首页 蝶衣变 下章
第十六章 意气风发嘎嘎叫
  喊声震天,灰尘滚滚!

 一千名侍卫和三千名御军正在校场对抗着。

 皇上和麻帆、蛇王三人则坐看台上观战。

 大内侍卫统领袁煌及御林军统领萧霖各自远在两侧司令台呐喊指挥,号角亦织响着啦!

 圣上瞧得兴奋不己!

 蛇王却暗暗摇头,因为,不堪入目也!

 麻帆左顾右盼,亦兴奋的瞧着。

 一个多时辰之后,侍卫们终于突破中央冲去,萧霖摇头道:“收军!”号言立即扬起了。

 御林军便低头收

 侍卫们立即欢呼着。

 圣上喜道:“帆儿!如何?”

 “很好!大家很卖力呀!”

 “哈哈!很好!今后,每演练一场,朕亲临校阅。”

 “遵旨!”

 圣上便愉快的和麻帆及蛇王搭轿返宫。

 他们送圣上返官之后,便直接返府。

 蛇王立即道:“杀一场!不堪一击!”

 “可是,他们卖力呀!”

 “吃力不讨好,派不上用场啦!再打一百场,也没用啦!”

 “爷爷教教吧!”

 “这…吾教你,你再教他们吧!”

 “好呀!”

 两人一入书房,蛇王便以棋盘之黑子及白子列阵解说着,他深知麻帆的心,所以,他以白子排列及变化。

 不到一个时辰,麻帆已经颇有心得啦!

 他开始练习以多参少啦!

 晌午时分,他用过膳,立即单独以三粒黑子围攻一粒白子。

 蛇王边品茗边愉快指点着。

 申初时分,门房进来通报道:“禀五殿下!御林军萧统领求见。”

 “请他进来!”

 说著,他己行入客厅。

 不久,只见萧霖手捧应盒入厅,他托将礼盒放在几上,再伏跪在麻帆的身前道:“卑职萧霖叩见五殿下!”

 “请坐!”

 “谢五殿下!”

 萧霖便捧礼盒前来道:“请笑纳!”

 “心领!我一向不受礼。”

 “区区薄礼,寥表敬意…”

 “心领!你再执意要送礼,就请退吧!”

 “遵命!”

 侍女立即送来二份香茗。

 麻帆喝了几口香茗道:“统领有何事?”

 “此事甚为冒昧,可是…”

 “说吧!”

 “殿下统率过百万大军,可否指点卑职明如何扳回一城?”

 麻帆暗乐道;“哇!可真巧哩!我刚学会以多参少哩!”

 他立即道:“万众齐心,六菅破山。”

 萧霖想了一阵子,脸红的道:“卑职愚钝,请五殿下指点。”

 “到书房吧!”

 “是!是!”

 两人一入书房,麻帆便以三粒黑于围攻向白子。

 他只学了三招,便反还的指点著。

 萧霖终于开窍的喜道:“卑职明白啦!感激不尽!”

 “快回去练!还来得及。”

 “遵命!卑职告退!”

 “别忘了拿返礼盒!”

 “遵命!”

 萧霖立即天喜地的携礼离去。

 蛇王入内道:“小帆!他明天会胜。”

 “很好!我也有面子呀!”

 “袁统领可能曾探听消息及前来问你哩!”

 “我也可以教他呀!不过,爷爷先教我吧!”

 “呵呵!现买现卖,你真行!”

 “不好意恩,我己全沾爷爷的光。”

 “呵呵!你脸,吾也高兴呀!来吧!”

 他立即手持一粒白子对抗麻帆之三粒黑子。

 他边攻边解说,一理通就百理通,麻帆领悟更多啦!

 翌早期之后,麻帆陪圣上来到校场,立见二位统领率四千人持行礼,圣上愉快的道:“平身!”

 圣上一入座,立即道:“开始吧!”

 两位统领一走向司令台,侍卫便和御林军迅速列队,麻帆一见御林军依照他的阵法结阵,不由暗

 号音一起,只见一千名御林军并肩持疾指前方,侍卫一冲来,他们立即以三人为一组的分别刺向一位侍卫的上中下三路。

 面而来的七百名侍卫立即被退。

 御林军信心大增的立即喊杀冲去。

 只见他们以三百人为一组的冲向不同的方位,虽然有不少人因为欠熟练而跑错方位,仍然颇具威力。

 萧霖立即大吼的指点军士归位。

 侍卫一下于便被冲退十余丈,袁煌急得猛喊杀。

 侍卫越急越,不久,便单兵攻击啦!

 不出半个时辰,侍卫们的盔甲己卸的遭缚啦!

 御林军立即欢呼连连!

 圣上颔首道:“很好!袁统领,好好督练!”

 “遵旨!”

 不久,麻帆己陪圣上返回万岁殿,立见圣上道:“帆儿,陪朕聊聊吧!”

 “遵旨!”

 两人入内一坐,圣上立即问道:“住得习惯吗?”

 “很好呀!爹!孩儿指点萧统领获胜哩!”

 “果然不出朕所料,他去找你啦?”

 “是的!”

 “很好!袁煌必会去找你,你也好好指点吧!”

 “是!他们越厉害,大家越安全呀!”

 “正是!吾朝重文轻武,以致积弱,你好好指点吧!”

 “是!”

 两人又聊了一阵子,麻帆方始返府。

 他立即向蛇王提及砌林军大胜之事,蛇王呵呵笑道:“牛刀小试耳,吾吩咐下人借来一册孙子兵法,你也研究一下吧!”

 “好呀!”

 两人便在书房研究孙子兵法。

 未初时分,袁煌果真备礼前来求教。

 麻帆指点一个多时辰,他方始携礼回去。

 翌上午,两军一对垒,便厮拼甚剧。

 侍卫挑自御林军之精英,他们的水准较高,不过,御林军肯练肯拼,双方因而打得烈。

 麻帆吩咐内侍取来棋盘,立即在左右角各摆下三粒黑子及一粒白子,他配合双军的拼斗而移动棋子解说着。

 圣上一听懂,便大感兴趣。

 一个时辰之后,侍卫一败,御林军立即欢呼。

 立听圣上道:“歇息半个时辰,再比!”

 “遵旨!”

 两位统领立即召军面授机宜。

 麻帆则分析双军方才之优缺点。

 圣上原本就有意振兴军威,此时一听懂行军用兵之道,他立即反覆的发问,麻帆亦仔细解说。

 聪明的麻帆己对孙子兵法有些印象,他再结合蛮族及边军在镇南关外之拼斗,已经领悟甚多。

 圣上东问一句,西问一句,麻帆边思考边回答,教学相长五下,圣上喜得频频叫好及更发问不己!

 半个时反之后,两军再度对垒。

 这回,双方皆小心列阵战,麻帆稍解说,圣上一听懂,立即注视现场,内位统领见状,更加买力的督军啦!

 没多久,双方父结阵对抗着。

 他们一直拼到晌午时分,侍卫方始险胜。

 坚上呵呵笑道:“辛苦!每人赏十两白银。”

 “叩谢圣上!”

 圣上便和麻帆搭轿离去。

 他们一入万岁殿,圣上使吩咐麻帆陪他用膳。

 膳后,响上又问了良久,方始让麻帆离去。

 麻帆一返府,便将上午所想到之问题请教蛇王。

 蛇王原本就役蛇结阵对抗外人,所以,他对阵式十分了解,他昨天及今天详阅过孙子兵法,更走大有心得。

 他立即详细解说着。

 不久,两人各以棋子列阵对抗着。

 两人以棋代人的对抗及研究,一直到黄昏时分,方始用膳。

 膳后,他们便又继续研究。

 ※※※※※※※※※※※※※※※※

 圣上经过半个月的督军及学习之后,这天上午,两军又拼斗一个多时反,方始由御林军险胜。

 圣上召来两位统领,当场指出区缺点及指点着。

 麻帆便一直含笑在旁听著。

 良久之后,两位统领心服口服的下去指点军士。

 圣上问道:“朕没有指点错误吧?”

 麻帆点头道:“圣上那招“探囊取物”高明之至!”

 “哈哈!的确是灵至心头矣!走吧!”

 两人便在军士恭送下离去。

 他们一返回万寿殿,圣上立即又询问兵法,麻帆自忖即将离京,于是,他配合孙子兵法解说着。

 圣上一直研究到深夜,方始让麻帆走。

 翌上午,两单一对垒,便进不少,麻帆立即结合孙子兵法指出两军的优缺点,圣上听得颇为折服。

 一个半时辰之后,侍卫扳回一城啦!

 圣上立即又召来两位统领解说着。

 良久之后,麻帆方始陪圣上返殿研究兵法及用膳。

 圣上一进入兵法之天地,更感兴趣啦!

 侍卫及御林军被他练得更加进着。

 又过了五天,圣上更有心得,于是,他吩附兵部尚书每必须率人陪同督练及详加研读孙子兵法。

 这天上午,麻帆在圣上退殿之后,圣上品过香茗,愉快的道:“帆儿!本朝能中兴,全是你的功劳。”

 “不敢!全仗爹以身作则,尉成风气!”

 “说得好!朕决定在半年之内,训练妥御林军及侍卫,再择优派赴各边城督练军队,可行否?”

 “太好啦!不出三年,必可大振军威!”

 “哈哈!不错!太好啦!”

 “爹!今天己是十二月五,孩儿得启程啦!”

 “这么快?金三的孙子是十五成亲吧?”

 “是的!”

 “事后,你就迳赴西湖吗?”

 “是的!七月初再返京,好吗?”

 “六月初吧!”

 “不妥!月妹在六月初可能尚在坐月子呀!”

 “好!七月初再返京吧!”

 “谢谢爹!”

 “下午去你池畔瞧坟吧!”

 “是!”

 “朕赐二幅贺匾,你顺便是给金项二府吧!”

 “是!”

 “多替朕查查各地府衙有否尽心行事,朕早己昭告天下,若有不法污吏,你就替朕就地正法。”

 “是!”

 “朕舍不得你走,你别忘了准时返京。”

 “是!”

 “陪朕用膳吧!”

 “是!”

 两人便一起用膳。

 膳后,麻帆一退府,便向蛇王道:“圣上同意咱们明离京啦?”

 “好!你去告诉玉娇她们吧!”

 麻帆循声行去,便见五女在花厅品茗叙,麻帆立即含笑道:“你们今天又去哪儿逛啦?”

 朱玉娇含笑道:“我们今天去三王爷府,他们一直不放我们走哩!”

 “你们是美丽的亲善团啦!”

 “才不是哩!大家皆知道你深得父皇的信任及心,我们是秃子照月亮,跟着你沾光哩!”

 “哈哈!好词!对了,咱们明启程啦!”

 “父皇同意啦!”

 “是的!他再一吩咐我们一定要在明年初回京哩!”

 “父皇一定舍不得你走。”

 “是呀!对了!燕姐!圣上赐二份贺匾给金、项二府哩!”

 金燕含笑道:“大家皆沾你之光。”

 “别如此说!咱们一起去娘的坟前走走吧!”

 “好呀!对了!太后一再吩咐咱们临走之前,要去一趟哩!”

 “好!咱们顺道去辞行吧!”

 他们又聊了一阵子,便开始整理行李。

 麻帆便返房歇息。

 一个时辰之后,麻帆六人结伴行到池旁坟前,麻帆一下跪,道:“娘!我一定会为你争气。”

 良久之后,他方始陪诸女进入慈宁宫,立见太后笑呵呵的一出来,便上前捂着朱玉娇腹部道:“行动小心些!”

 “谢谢太后!”

 麻帆道:“太后!我们明要离京啦!”

 “啊!何时返京?”

 “明年七月初。”

 “这么久呀!”

 “总得让娇姐五人坐满月子呀!”

 “有理!你得小心照顾她们。”

 “是!”

 “陪哀家聊聊,今夜就在此用膳吧!”

 “是!”

 “帆儿!你真行!朝充朝气啦!”

 “全靠爹以身作则呀!”

 “那也得靠你的指点及引导呀!”

 “我也很高兴,御林军及侍卫进步很多哩!”

 “很好!”

 他们又聊了一阵子,便见四位殿下及三位公主前来。

 不久,他们便一起用膳。

 膳后,四位殿下便一起向麻帆请教兵法,麻帆指点一个半时辰,方始率诸女返府歇息啦!

 翌下午,圣上率文武百官送麻帆,临别之际,圣上尚特别吩咐麻帆明年七月初一定要返一趟。

 良久之后,麻帆诗人方始离京,蛇王嘘口气道:“小帆!你让吾更体会人,吾以前太冷僻啦!”

 “爷爷现在很好呀!”

 “呵呵!全沾你之光呀!”

 “怪啦!你们最近很流行这句话哩!”

 “呵呵!事实的确如此呀!”

 他们便愉快的聊着。

 沿途之中,各地官衙皆竞相送及招待,他们一住进石家庄,便有官方设宴招待着。

 膳后,他们更住进官方借用之豪华庄院。

 六位官员一走,徐荷月立即邀蛇王及麻帆入书房道:“红姑曾杀死石鹿,她同意我们取出石鹿之珍宝。

 “那些珍宝甚多,我想取出两样送给轮哥及彬哥之,另外送一些给大内,其余之珍宝就变现吧!”

 蛇王点头道:“可以!不过得小心行事。”

 “是的!咱们目标太明显,不宜在白天掘宝。”

 “现在就去掘宝吧!”

 “好!”

 不久,三人便各自带著五兜布巾离去。

 没多久,他们已经进入竹林,徐荷月一找出理宝处,麻帆以剑掘土,不久,他们已经挖出一箱珍宝。

 他们小心的包妥之后,麻帆便和蛇王先行离去。

 徐荷月便继续挖宝及包入布巾。

 没多久,麻帆己带著常康及另外八人持巾前来,他们迅速包妥珍宝,又小心里妥空箱,便联袂离去。

 不久,他们已经返回房中,立见金琴四女己经将原先的珍宝分类包妥,他们便绝迹整理着。

 良久之后,他们将一包打算送给大内之珍宝小心的埋入后院假山旁之地下,然后方始歇息。

 翌上午,常康己带七人先行运走一车的珍宝,麻帆诸人则仍然平稳的南下。

 五天之后,常康前来会合,他将一个锦盒交给麻帆之后,立即和其他之人继续护送航帆诸人。

 麻帆打开锦盒,便见盒的银票,他便交给蛇王。

 蛇王清点之后,含笑低声道:“这一百五十万两银子,够大家安稳的生活啦!吾就替你保管吧!”

 “是!”

 这天下午,他们一近封丘,麻帆应徐荷月之建议,两人便提着一份礼盒,联袂来到封家堡前。

 立听一阵欢呼声,他们不由一怔!

 立见守门之人啊道:“殿下!夫人!是你们!”

 徐荷月含笑道:“堡主在否?”

 “在!在!请稍候!”

 说着,他立即掠去。

 没多久,红姑己单独行来,徐荷月立即捧盒道:“请笑纳!”

 红姑含笑接过礼盒道:“你们回来喝金家的喜酒吗?”

 “是的!顺道先来向你请安!”

 “很好!收下吧!”

 立见她由怀内取出一个信封。

 徐荷月道过谢,便收下信封。

 红姑道:“谢谢你们来看吾,走吧!”

 麻帆二人行过礼,方始退去。

 不久,他们已经登上远处之车,常康便率众驰去。

 “月妹!瞧瞧那封信吧!”

 “也好!不过,你别出声。”

 “为什么?”

 “记住!别出声。”

 说着,她己出那信封。

 她启封一,却只是一张存单,麻帆正在一怔,她的双眼己,便递出存单及默默拭泪。

 麻帆瞧不懂,却又不便发问,只好怔着啦!

 徐荷月低声道:“她以你的名义在银庄存了五百万两银子,今后,我们每年可收入十五万两银子的利钱。”

 “利钱!什么意思?”

 “你如果向人借钱,除了还钱之外,是否要多还些钱或礼物?”

 “是的!那就是利钱呀?”

 “不错!”

 “咱们可领多久呀?”

 “只要不提出那五百万两银子,银庄也没倒,便可以永远领利钱。”

 “真的呀?她那有如此多钱呢?”

 “封家堡以前抢了很多的财物。”

 “她为何要送我们呢?”

 “咱们上回和她一谈,她喜欢我们呀!”

 “原来如此!咱们去那儿领利钱呢?”

 “杭州!”

 “真的呀?我们真有钱哩!”

 “的确!你别为日子担心啦!”

 “好!”

 黄昏时分,他们一过黄河,便驰向忠义堡,不出半个时辰,他们便已经在忠义堡前下车。

 门房欣喜的行礼道:“参见殿下及诸位夫人。”

 麻帆道:“免礼!”

 立见金轮兄弟欣然掠来,麻帆立即笑道:“恭喜二位新郎倌!”

 金轮道:“谢谢殿下的金口!”

 “哈哈!答得快哩!圣上赐贺匾哩!”

 “啊!真的呀?请稍候!”

 “干嘛?”

 “不能失礼!”

 说着,他己绝匆匆掠入。

 蛇王吩咐常康及一名中年人合抬一幅以红布包妥之金匾道:“小帆!你待会转送给他们。”

 “为何要如此做呢?”

 “这是对圣上之尊敬!”

 “真的呀?”

 正见二名下人抬桌而来,另有四人则分别抱着鲜花素果及鞭炮行来,他们立即在堡前摆妥香案。

 立见金三一家三代及堡内人员恭敬的下跪,麻帆怔得向蛇王道:“爷爷!怎么回事?我该怎么办?”

 蛇王道:“你讲几句圣上说过的话。”

 “我…好!忠义堡保国卫民,热心感人,这个…金轮及金彬成亲,圣上赐匾一幅!”

 金三立即接道:“谢主隆恩!万岁!万万岁!”

 说着,他们便叩了三个晌头。

 常康二人送来金匾,麻帆价以双手接著。

 金武及金文立即肃容前来接一遍。

 金三一起身,便吩咐众人设道。

 金轮引燃火褶子,立即汪堡前鸣炮。

 金武二人便送匾入厅。

 金三便上前邀麻帆诸人入内。

 金武及金文一入厅,金武便掠去取下正中央之一遍。

 接着,他们解下红布,便将金匾送上原处。

 “百世其昌”四个金字立即褶褶生光。

 “赵明”二字更是令金家上下喜得脸上泛光。

 金三呵呵笑道:“小帆!谢谢你送来这份重礼。”

 “我没说!是父皇自己要送的。”

 “吾沾你之光呀!”

 “哇!又是这句呀!”

 “呵呵!先入客房歇会儿!”

 “爷爷!圣上也赐项家一幅金匾呀!”

 “明再送,文儿!你先去通知项亲家。”

 金文立即欣然离去。

 麻帆诸人立即赴房内净身更衣。

 半个时辰之后,众人己在大厅共膳。

 膳后,他们正在叙,便见项园带二子欣然行入。

 麻帆一见项园又要下跪,忙上前扶住他道:“别多礼!”

 “谢谢殿下!”

 “请坐!”

 项园三人向众人打过招呼,方始入座。

 麻帆道:“圣上赐贺金匾一幅,我明再送去。”

 “谢谢!真是项家之无上荣耀!吾可以告慰列祖列宗啦!”

 麻帆含笑道:“后天拜堂吧?”

 金三答道:“是的!吾还担心你赶不回来哩!”

 “太后及圣上一再留我哩!”

 “圣上真疼你哩!”

 “投缘的。”

 他们又叙良久,项园父子方始告退。

 麻帆诸人亦欣然返房歇息。

 翌上午,麻帆和金三父子三人送匾到项府,立见大门前已经设妥香案及“叩谢圣恩”四个正楷字。

 金武兄弟一抬匾,项府上下立即下跪叩头致谢。

 麻帆接过匾,便交给项园之二位儿子。

 项园恭敬的他们入内。

 鞭炮声中,“宜家宜室”金区己悬上项府的正厅,项园老泪涕零的向区下跪叩头道:“谢万岁!”

 麻帆扶起他入座之后,立即陪他们叙着。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在项家恭送下离去。

 他们返堡之后,便见宗扬呵呵笑道:“殿下回来啦?”

 “啊!爷爷!您来啦!”

 “是呀!殿下更英姿焕发啦!”

 “爷爷!拜托你别糗我啦!”

 “呵呵!镇南大元帅!镇南公!殿下!小帆你爬得如此快,大家皆引以为荣,吾也沾光不少哩!”

 “哇!又是这句话?”

 “怎么啦?”

 “大家为何一直沾我的光呢?我真的这么光吗?”

 众人不由哄堂一笑!

 他们便在厅内叙着。

 不久,七十一名大小官员来求见,麻帆便在厅中接待他们。

 一番客套之后,麻帆正道:“圣上一再旨令我注意各地之吏治,并且吩咐我随时将不法污吏正法,你们好好做吧!”

 “遵旨!”

 麻帆和他们聊了一阵子,便又有贺客登门,群官立即行礼退去。

 只见二名中年人各捧一个锦盒入内道:“奉堡主玉令,敬献玉麒鳞一对,祝新人百年好合,请笑纳!”

 金三立即行礼道:“请代陈老堡谢意!”

 金武兄弟立即上前接下锦盒。

 那两人立即拱手离去。

 金三拆开锦盒,便见两只栩栩如生的碧玉麒麟,金三道:“好贵重之礼!它们是汉代古物哩!”

 麻帆道:“月妹!咱们不是送礼吗?”

 徐荷月立即返房取来二个方盒。

 她一扬盒,室烛光为之失,她取出一件珍珠衫朝右肩一披,麻帆不由口道:“好看!真好看!”

 徐荷月含笑道:“每件衫皆由六百粒珍珠串成,名贵哩!”

 “是呀!走!咱们送去吧!”

 “帆哥送去吧!”

 说着,她己包妥方盒。

 金三道:“交给总管送去吧!小帆,你写几个宇!”

 下人立即送来红纸及纸砚。

 麻帆立即问道:“写什么呢?”

 “珠联璧合吧!”

 “有理!有很多珍珠哩!”

 他立即工整的书写着。

 不久,总管己率二名下人送走方盒。

 金三道:“明有百桌贺客,小帆,你得多替轮儿及彬儿喝几杯。”

 “行!”

 他们便边叙边喝着。

 入夜之后,金三设坛祭拜天地及列祖列宗,一只六百斤大牛及一百斤山羊更是被拾上祭台。

 麻帆便兴致的瞧着。

 午夜时分,他们方始返房歇息。

 翌上午,诸女为麻帆穿上新服及为他梳发整容之后,麻帆方始时金三接待贺客,下人们更忙碌不己!

 巳初时分,麻帆陪金输及金彬前往项府娶,项府按照古礼进行,巳未时分,新娘方登上花轿。

 不久,二对新人己在鞭炮声中进入忠义堡大厅,立见项园及金三向麻帆道句:“请!”便一起牵走他。

 不久,麻帆已坐入证婚人之主位。

 “哇!怎么回事?”

 金三这:“殿下乃是大福大贵之人,请您为这二对新人福证。”

 “好!好!”

 双方主婚人及观礼人陆续就座之后,立见宗扬走到厅前拱手道:“老朽宗扬代表金项二府向各位贺客致谢。”

 众人立即报以掌声。

 宗扬又这:“今这二对新人大家皆息,老朽不再赘述,让我们以由衷的祝顺贺他们恩爱多子多孙!”

 众人立即喊道:“多子多孙!”

 “谢谢大家!吉时到!”

 堡前立即燃起鞭炮。

 蛇王便笑呵呵的客串司仪。

 任蛇王的宏亮喝声之中,二对新人己被送入房。

 金三及项园联袂走到厅前,二人一作楫,金三立即道:“金项二府上下一致感激各位贺客光临祝福。”

 众人立即报以热烈掌声。

 倏听堡前传来脆声道:“恭喜!恭喜!”

 史绵绵不由一阵欣喜!

 因为,蛇姬已经含笑带着二女步入堡内,那二女双手各捧一个大红盒,显然,她专程赶来祝贺。

 金三呵呵笑道:“久违啦!谢谢芳驾!请!”

 麻帆立即前道;“师父好!”

 “殿下!恭喜你!”

 “谢谢师父!请!”

 麻帆一带地入厅,史绵绵正下跪,她立即上前扶道:“别多礼!”

 “谢谢恩师!”

 两人便在旁叙着。

 金三续道:“敬备非酌淡酒,请笑纳!”

 众人又即边鼓掌连连。

 鞭炮击中,佳肴纷纷上桌。

 麻帆和新人共桌,他频频为项园挟菜道:“圣上颇感念你的忠心,特嘱我吩咐你多保重身子。”

 项园合泪道:“遵旨!遵旨!”

 没多久,厅内之人纷纷前来敬酒,他们先敬过新人,便将火力集中在麻帆这位最帅最拉风的殿下。

 麻帆早已有备而来,立即照单全收。

 不久,丐帮帮主走到厅前扬声道:“各位贵宾!让我们竭诚恭请为咱们争光荣的殿下出来一下!”

 众人便欢呼的鼓掌著。

 麻帆笑嘻嘻的上前道:“大家好!”

 “殿下好!”

 丐帮帮主道:“先请殿下赐金言!”

 麻帆笑道:“我没装金齿,所以吐不出金言!”

 众人不由哄然一笑。

 麻帆又道:“不过,我倒想说几句话,首先,我要说善有善报,因为,金爷爷花那么多钱支持忠义庄逐退外敌,大家今才能在此共聚!”

 众人哄然喊道:“对!”

 麻帆又道:“项亲家公为百姓造福,所以,致有好子孙,对不对?”

 “对!”

 “还有,圣上十分的关心大家,他特别吩咐我代表他请大家好好的做人,共御外敌,大家过好日子!”

 众人便一阵欢呼!

 蛇王道:“小帆,你以圣上名义,宣布救济开封过围十八城镇贫民一白五十万两银子,明即可至各府衙领银子。”

 麻帆点头道:“各位!圣上嘱我携来一百五十万两银子!”

 蛇王立即掏出锦盒及亮出一大叠银票。

 采人立即聚会神的听着。

 麻帆道:“请大家听着!崔大人!你们七十一人也听着!”

 “遵旨!”

 “圣上要以这一百五十万两银于济助开封及周渣十八城镇之贫民,明起,便发给每位贫民。”

 “遵旨!”

 蛇王立即将锦盒交给麻帆道:“交给崔大人!”

 麻帆道:“崔大人!”

 “下官听着!”

 “你代表收下吧!”

 “遵旨!”

 崔大人一收下银盒,众人立即欢呼不己!

 金三端来二杯酒,他将一杯酒交给既帆,再向众人道:“各位!咱们共同遥祝圣上政福康泰,万寿无疆!”

 众人又即齐声呐喊着。

 麻帆喊道:“乾杯!”

 “乾杯!”

 现场立即一阵腾!

 堡内之人忙著搬酒啦!

 麻帆一入座,便见项园拭泪道:“圣上英明!”

 不久,麻帆带着二对新人及双方长辈走到厅前,只见麻帆道:“请大家斟酒,新人们出来敬酒啦!”

 众人立即欣然持杯起立。

 麻帆道:“大家充乾杯,我待会再陪大家畅饮!”

 “好呀!”

 恭喜声中,众人立即乾杯。

 麻帆果真跟着金三逐桌的敬酒。

 麻帆的“阿沙力”放着无限的魅力,众人更畅饮啦!

 黄昏时分,贺客们酒足菜的柑扶府去,麻帆陪着新人在堡前送客,领领吩咐大家“行路小心”

 送走贺客之后,麻帆一返厅,项园便起立持杯道:“徽臣己戒酒三十年,今要破例敬殿下,聊表谢意!”

 “好!祝您松柏长青!”

 “感恩!敬殿下!”

 两人立即砍然乾杯。

 项园之二位子媳便又敬酒。

 接著,金三一家三代也轮敬酒。

 蛇姬招手道:“小帆!来!”

 “小帆,绵绵怀二子,长子姓麻,次子姓史,你若同意,你就乾杯。”

 “当然同意!”

 说着,他己仰首乾杯。

 “好孩子!吾也乾杯!”

 说著,她一口气乾了一杯。

 “小帆,你做错一件事?”

 “什么事?”

 “你干嘛那么快就宰光蛮子,吾辛苦炼出来的五万粒避毒药派不上用场,你错了,对不对?”

 “对!不过,我不是故意的!”

 众人不由哄堂大笑!

 蛇姬笑得拭泪道:“吾替你管管西湖之殿下府吗?”

 “!你真的要管吗?”

 “废话!罚一杯,!”

 麻帆便乖乖喝一杯。

 “行啦!没事啦!”

 “谢榭师父!”

 蛇王招手道:“来!吾尚有事!”

 “爷爷有何指教?”

 “吾跟你们吗?”

 “天呀!!不过,你那些宝贝呢?”

 “炼丹呀!值钱的哩!”

 “太好啦!大家皆有伴啦!”

 “你还没醉吧?”

 “醉?什么叫醉?”

 众人不由哄堂大笑!

 蛇王笑道:“新人先入房吧!”

 两对新人便羞赧的离去。

 项园诸人亦欣然离去。

 麻帆使在厅内陪众人畅饮。 m.EDaxS.Com
上章 蝶衣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