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蝶衣变 下章
第十五章 平步青云当殿下
 落时分,三部马车运来项家三代十人,麻帆陪金三父子三人在堡前接,双方便是一阵客套。

 麻帆立即道:“我建议!今夜聚,别多礼,如何?”

 项家之人刚一怔,项圆已经恭谨的应是。

 麻帆哈哈一笑,立即扶着项园行入堡中。

 项园忙道:“微臣受之有愧呀!”

 “别多礼!别多礼!好不好?”

 “是!”

 立见金轮及金彬前来道;“小帆!我们来扶!”

 项园立即沉脸道:“别失礼!”

 “是!是!”

 麻帆含笑道:“他们是我的大哥,无妨!”

 “是!不过,吾自行走!”

 显然,他不愿让金轮兄弟扶。

 麻帆便含笑扶他道:“慢慢走吧!”

 他们好不容易步入大厅其余之人方始跟入大厅。

 立见蛇王道;“小帆!扶他坐妥啦!”

 “是!”

 项园一坐妥,蛇王立即问道:“你的双膝每夜疼,对不对?”

 “你是…”

 麻帆立即道:“他是我的朱爷爷,他很会治病哩!”

 项园点头道:“是的!”

 “你愿摆这种痛苦否?”

 “愿意!”

 “好!陪吾喝三杯酒。”

 “不!抱歉!吾己戒酒三十年。”

 “你便是因为戒酒及缺少运动才会这样子,喝吧!”

 “这…”

 麻帆附和的道:“喝吧!”

 项园点头道:“是!”

 蛇王向金轮及金彬道:“斟六杯酒来!”

 金轮二人立即各斟来三杯酒交给二老。

 蛇王似倒水般乾杯之后,立即向金轮二人道:“你们分别按着他的『少』及『太阳』,吾一行功,你们各吐入真气。”

 “是!”

 “你们尚未破身吧?你们若破身,就没效啦!”

 金轮二人脸红的摇头着。

 项园却似喝苦药般皱眉的喝下那三杯酒。

 蛇王立即将六粒蛇丹入他的口中道:“下!”

 接着,他捏碎二粒蛇丹,便抹在项园的双膝。

 不久,他的双掌已经飞快的按着项园的腹及双腿道,金轮二人亦迅速的渡入功力啦!

 蛇王刚按到项园的双膝,项圆立即咬牙发抖。

 蛇王道句:“撑着些!”立即掉项园的靴袜。

 蛇王立即喝道:“一盆热水!”

 金三立即道:“泡脚水!快!”

 金武立即向后掠去。

 蛇王朝项园的背部及双协又按不久,金武已经端来半盆温热水,蛇王便将项园的双脚泡入水中。

 他朝项园的双肩一按,立即道:“一!二!三!行功!”

 金轮二人会意的立即灌入真气。

 蛇王向下一,立见盆内传出一阵沸腾般“波…”连响,项园体内之气及秽气当场便被了出来。

 项家之人乍见此景,皆起身注视着。

 蛇王嘘口气道:“行啦!”

 金轮二人立即收掌退去。

 蛇王含笑返座道:“跑看看?”

 跑?项家之人全怔住啦!

 项园咳了一声,道:“替吾整履!”

 说着,他立即提起双脚。

 金家的下人立即取来乾巾。

 项园之二位孙子立即上前拭脚及穿靴。

 不久,项园自己起身,便步出大厅。

 他便在众人注视下走到堡门。

 不久,他已经慢跑向大厅。

 项家之人完全傻眼啦!

 他跑到厅前台阶,便加速跑向大门。

 蛇王道:“他必须更衣,谁替他取衣呢?”

 项园之长子立即欣然离去。

 蛇王走到厅前道:“再跑一趟之后,再走三遍!”

 项园立即欣然点头。

 麻帆问道:“爷爷!你真行哩!”

 蛇王呵呵笑道:“武功原本可以行气治病哩!”

 “教教我吧!”

 “可以!明在车内再教,如何?”

 “好!谢谢爷爷!”

 蛇王立即向金武道:“吩咐下人备一缸热水供他泡泡!”

 金武立即欣然入内。

 项园又跑一圈之后,便已经汗下如雨,立见他边以袖拭汗边缓步而行,原本古板的脸儿已经挂笑容。

 麻帆道:“爷爷!他笑得好开心哩!”

 “不错!他至少可以愉快的再活二十年。”

 “爷爷!你真行哩!”

 “呵呵!小卡司啦!小帆!以你的修为,你可以迅速学会,歧黄之术,不过,你得先记住人体道哩!”

 “我记住啦!绵姐教我啦!”

 “很好!你该看懂吾方才之手法吧?”

 “以处,对不对?”

 “呵呵!你在行的嘛!”

 “绵姐也教了我一些小功夫呀!”

 “呵呵!很好!大家住内聊聊吧!亲家公不会有事啦!”

 金三立即招呼众人入内。

 金琴五女立即项家二位千金聊着。

 金武及金文之亦陪项家一位媳妇聊着。

 麻帆及金轮、金彬则陪项家三位公子聊着。

 金三父子则陪项园次子聊着。

 项园走完三趟之后,蛇王立即道:“通体舒畅吧?”

 “是的!谢谢!”

 “呵呵!今后,每夜睡前喝一小杯酒,每天早上卯时起来跑跑走走,只要能出汗,便可以达到运动筋骨的功效。”

 “谢谢你!”

 “进去净身再泡到发汗,便大功告成啦!”

 “是!”

 立见项园之长子带着侍女下车,侍女立即提着一个箱子入内。

 金三立即邀项园入客房净身。

 半个时辰之后,项园昂头的入内,项家之人好似瞧见天大的奇事般纷纷停止说话及望向项圆。

 蛇王呵呵笑道:“很好!相随心生,不虚也!”

 金三呵呵笑道:“亲家至少年轻十岁呀!”

 项园感激的道:“谢谢你们!”

 蛇王道:“待会多喝三杯吧!”

 “是!”

 蛇王便邀众人入座。

 麻帆年纪最轻,却被推坐于金三及项园之中,蛇王便和项园之两位儿于及金武、金文坐于一旁。

 娘子军们亦和帅哥们各据一桌。

 项园之复原使大家心情大悦,这一餐更热闹啦!

 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众人方始返厅品茗叙。

 亥初时分,项家之人方始欣然离去。

 蛇王立即又拉着金三父子及麻帆畅饮着。

 翌中午,麻帆夫妇陪蛇王在封丘酒楼内用膳,常康诸人则另据二桌,倏见一顶豪华软轿在八人齐抬之下,停在酒楼前。

 珠帘一揪,一身大红罗裙的红姑已经出轿,徐荷月乍见红姑,立即忖道:“她必无善意,我该如何应对?”

 来人果真是红姑,她在昨夜获悉镇南公已经在忠义堡,她并不知道徐荷月己嫁给麻帆,她只是来瞧瞧麻帆。

 徐荷月稍一思忖,立即藉故向后行去。

 红姑一下轿,立即有一名青年走入大厅道:“请问镇南公在否?”

 麻帆立即答道:“我就是!有事吗?”

 青年道句:“请稍候!”立即离去。

 不久,两位青年自轿内各捧出一个礼盒,便跟着红姑入内。

 红姑的左臂已经装上义肢,它虽然无法使力,却有美观之效,局外人根本不知道她曾经断过一臂。

 她一入厅,便瞧见蛇王,她立即暗忖道:“这个老毒鬼怎会和他扯在一块呢?看来我只好收敛一些啦!”

 她一上前,立即脆声道:“我是封家堡堡主洪秋茹,镇南公是那位呀?”

 麻帆一见到她,便没有好感的道:“我啦!”

 “喔!好人品!难怪能为咱们江湖人物挣颜面,区区二份薄礼,聊表尊敬之意,尚祈笑纳!”

 二位青年立即捧来礼盒。

 蛇王立即道:“且慢!”

 红姑含笑道:“朱老有何吩咐?”

 “很好!你既然认识吾,便该知吾之脾气,无功不受禄,吾之系婿承受不了这份大礼,收回去吧!”

 “朱老刖误会!我别无他意!”

 “收回去!”

 “朱老!何苦拒人于千里之外呢?我是希望封家堡四五十人能够和大家和睦相处,别无他意呀!”

 “河水不犯井水!”

 “这…镇南公!您说一句话呀!”

 麻帆立即道:“河水不犯井水!”

 “好!心领啦!”

 说着,她己经转身离去。

 不久,她己经搭轿离去。

 立见徐荷月入座,蛇王不便多问,便默默用膳。

 膳后,众人立即又搭车前进,麻帆仍然在学习歧黄之术,此时,他正在学习如何把脉察五脏六腑。

 不到半个时辰,二百余名封家堡高手在总管抑助的率领下疾驰而来,蛇王乍听蹄声,立即沉声道:“谁?”

 常康立即答道:“封家堡的人!”

 “继续前进!”

 “是!”

 立听柳助喝道:“请停车!在下封家堡总管柳助。”

 蛇王沉声道:“停车!”

 常康立即率众停下。

 柳助一驰到附近,立即下马掠到车前道:“在下奉堡主之令,放问徐荷月姑娘是否在车内?”

 徐荷月立即答道:“总管有何指教?”

 “啊!姑娘果真在此!堡主想念你,请返堡一趟!”

 “缘己尽!你请回吧!”

 “这…在下奉命在身,请惠允!”

 “不必!我己作人妇矣!”

 “呵!不知尊夫是…”

 麻帆立即道:“是我!”

 “啊!你便是镇南公吗?”

 “不错!回去吧!”

 “是!打扰!”

 柳助立即匆匆带走众人。

 蛇王立即吩咐启程及指点麻帆如何把脉。

 徐荷月立即向同车的金琴姐妹叙述自己和红姑相处之经过,金琴便道:“月妹!别担心!你没有欠她什么?她不会来搞鬼。”

 “她的气度狭窄,仍得小心哩!尤其封家堡尚有四五千名高手,这股力量足以做出不少的坏事哩!”

 “别担心!咱们有各派支持,必要时就围剿他们。”

 “谢谢!”

 徐荷月不便扫兴,便不再多言。

 马车便平稳的前进着。

 黄昏时分,他们一接近镇甸,便见封家堡弟子从镇口道路两侧站起,一直站到镇内。

 为首之人正是总管柳助。

 蛇王心中有数,便不吭的坐着。

 麻帆正握著一个小铜人在背诵切脉之要领哩!

 徐荷月立即直接掠落到柳助面前道:“你是何意思?”

 “堡主在宾楼恭候芳驾!请!”

 “别为难别人!”

 “不敢!请!”

 徐荷月立即脆声这:“帆哥!我去吧。”

 麻帆掠到她的身旁道:“走吧!”

 “这…帆哥!此乃我之事,你别扯进来。”

 “夫一体,没什么你我之分,走吧!”

 徐荷月只好陪他行去。

 沿途人墙一直站到三条街外的宾楼前,徐荷月约略估算,便知道封家堡今动员了二千人以上啦!

 她立即边走边思忖红姑的用意。

 不久,她们跟着步入宾楼大厅,便见红姑独坐在桌旁,桌上则摆着一道火锅及八道佳肴。

 柳助上前行礼道:“禀堡主!贵宾到!”

 “嗯!招呼朱老他们用膳!”

 柳助立即应是离去。

 红姑含笑望着徐荷月的险,又望向她那微隆的小腹,立即道:“恭喜你啦,镇南公夫人。”

 徐荷月淡然道:“谢谢!”

 “坐!”

 麻帆立即问道;“有何指教?”

 红姑笑道:“请用膳吧!”

 麻帆正拒绝,徐荷月己经道:“帆哥!用膳吧!”

 麻帆只好跟着入座。

 红姑立即道:“夫人肯斟几杯酒否?”

 徐荷月立即起身斟酒。

 “很好!镇南公!贺您少年得志!乾!”

 麻帆一抓杯,立即乾杯。

 徐荷月先斟酒后再斟茗道:“我以茗代酒敬堡主。”

 “很好!”

 说着,她立即乾杯。

 徐荷月立即又为麻帆及红姑斟酒。

 麻帆举杯道:“敬你!”

 “很好!”

 两人立即乾杯。

 红姑举筷遍尝佳肴道;“吾不会下毒!请!”

 “请!”

 三人便默默用膳。

 不久,红姑斟酒道:“荷月!你还记得如何坠谷吧?”

 “记得!铭谢堡主救命大恩!敬你!”

 红姑立即又乾杯。

 徐荷月斟酒道:“堡主统帅五六千名高手,放过我吧!”

 “荷月!吾并非不通情理,是你约!”

 “堡主误会矣!我闯水家庄不慎负伤,虽经帆哥搭救仍疗伤甚久,此乃我逾期归堡之由。

 “其次,我和帆哥赴水家庄寻仇之时,适值你们毁庄离去,我的心愿己了,你也如愿以偿,所以,吾未再返堡。”

 红始道:“吾谅解!不过,你今午为何回避?”

 “自知理屈!”

 “罢了!以你的个性,你肯如此屈从,吾何须再计较呢?来!”

 她立即一饮而尽!

 徐荷月斟了一杯酒,道:“谢谢你!”

 说着,地也乾杯。

 红姑道:“石鹿那些珍宝送给你吧!”

 “谢谢!”

 “用膳吧!”

 红咕便低头用膳。

 不久,红姑又道:“你们定居大内吗?”

 “不!我们将定居西湖原海家庄。”

 “原来如此!怪不得金家在西湖大典土木,吾会致赠一些小东西,这回企盼镇南公别再推辞!”

 麻帆点头道:“谢啦!敬你!”

 说着,他便执壶斟酒。

 红姑欣然乾杯道:“好甜!好香!镇南公之酒久天矣!”

 “多喝几杯吧!”

 说着,他又斟酒及乾杯。

 红姑连喝三杯酒道:“够啦!荷月!有生之年别忘了我这个人!”说着,她一起身,便向外行去。

 徐荷月惑动的道:“我永远忘不了你!我的孩子会命名为念姑。”

 红姑身子一震,止步道:“好孩子!够啦!”

 说著,她立即行去。

 那些高手五即跟着离去。

 麻帆低声道:“好怪的人!”

 “她的遭遇可怜的!”

 说着,她将一锭金元宝放在桌上,便会麻帆离去。

 他们在门前等候不久,便见车队行来,两人立即前上车。

 麻帆仍和蛇王同车,他一坐下,立即叙述经过。

 蛇王肃容道:“吾今瞧见不少的高手在封家堡,她如果没有处理妥当,今后必然会玩火自焚。

 “届时,这批人必会内讧而分裂,江湖必会跟著混乱,此事必须预作准备及注意发展。”

 麻帆问道:“我该怎么做?”

 “你别担心!吾会托丐思及各派办此事。”

 “是!”

 蛇王立即又指点切脉探气之要领。

 行行复行行,京城终于已经在望,午后时分,他们刚进入天香楼用膳,便见一名中年人来到大门口。

 麻帆一瞄那人,颇觉眼,不由一怔!

 那人一入厅常康立即前道:“有何指教?”

 那人取出牌道:“吾来自大内,见镇南公!”

 麻帆立即道:“我想起啦!我们在大柑国寺见过面。”

 那人立即行礼道:“卑职袁煌参见镇南公!”

 “免礼!用膳吧!”

 “谢谢!卑职奉旨来您入宫,卑职暂在门前恭候!”

 说着,他又即行礼退去。

 蛇王低声道:“小帆!你先去吧!我们在此地候你!”

 麻帆立即跟着离去。

 不久,他己搭着一部密篷马车离去,袁煌站在车辕双目却注视前方,显然,他担心有人会行刺。

 沿途无事,半个时辰之后,麻帆登上一顶官轿,袁煌立即护轿行去,立见沿途的军士纷纷默默行礼着。

 不久,麻帆己在一座八角亭前下轿,袁煌立即道:“请您稍候!卑职这就去请圣上来此。”

 “请!”

 麻帆朝四周一瞧,便见前方池塘内长荷莲,他立即凭栏欣赏。

 没多久,袁煌便护轿前来,麻帆一转身,立即低头下跪。

 官轿一停,果见梅斯明仍然便服下轿。

 “下去吧!”

 “遵旨!”

 袁煌立即和轿子离去。

 梅斯明立即上前扶起麻帆道:“谢谢你为朕平南,更谢谢你找出毒害先皇之三名凶手,坐吧!”

 说着,他己行入八角亭入座。

 麻帆跟着入座,立即问道:“谢谢圣上看得起我。”

 “不错!朕不顾朝文武百官异议破破格录用你为镇南大元帅,确是历朝以来未曾有过之事。

 “不过,你在四天内立即平南,这份空前伟大的功绩,使朗文武百官一致奏请朕加封你。”

 “谢谢!我太年青了!我不配呀!”

 “名符其实!若非你平南,蛮人如今己入关矣!”

 “可能喔!他们很凶,又有很多毒物哩!”

 “所以,你居功甚伟呀!对了!你找到主人了吗?”

 “他死了!我没有见到他。”

 圣上暗暗松口气道:“你的身世恐怕查不出来了。”

 “无妨!我只要端正行事,便不会辜负他们了。”

 “你不怪他们遗弃你吗?”

 “你说得不错,他们一定有苦衷。”

 “很好!这才是好男儿,朕带你去一个地方!”

 说著,他己向外行去。

 不久,他己停在池畔的一个大坟前,立见墓碑铭刻道;“侠女麻咏昭之墓”麻帆乍见“麻”字,不由一征。

 圣上手抚墓碑上方道:“二十一年前,朕尚是殿下,朕一向喜欢微服探访民隐,有一天部在西湖畔遭三十人误攻。

 “八名便衣侍卫先后殉难,临危之际,麻女侠和六名家人救驾,朕幸得一命之后,便随住麻府。

 “翌,麻女侠女汾男装单独护送朕返京,途中,朕情难自的和她合体,哪知,那一天居然明珠暗结。

 “朕返京之后,麻女侠即返乡,一年之后,朕再到麻府,却见地己经分娩一子,其后背正好有三粒黑痣。

 “当时,朕己订下皇后,她又是民女,朕不便她入宫,她也体谅此事,所以,朕住了半个月,便又返京。

 “哪知,半年之后,昔年任西湖畔被她逐走之人,再度邀人夜晚来袭,麻女侠全家因而殉难。

 “据左邻右舍事后提及,麻姑娘之幼儿在临危之际,被一名陌生人救走,那些凶手亦遭对方击毙。

 “看来,那陌生人便是你那位主人,你便是吾儿,不知你是否肯归宗认祖,你好好考虑。”

 麻帆二话不说的立即在坟前叩头。

 他一想起老母的忍屈及牺牲,不由掉泪。

 圣上瞧得心儿一酸,便默默望坟。

 不久,麻帆一拭泪,便向圣上叩头。

 圣上唤句:“皇儿!”便扶起麻帆。

 麻帆道:“我不能连累圣上损英名。”

 “你…你不愿归宗?”

 “妥吗?别人会说话呀!”

 “这…朕不相信谁敢批评!”

 “不好!”

 “不行!你一定要姓赵。”

 “好!我姓赵!不过,我不能公开。”

 “行!朕依你!”

 “谢谢!爹!”

 “很好!听说你有五房室,是吗?”

 “是的!她们皆帮孩儿不少的忙。”

 “很好!她们入府住吧!”

 “爹!我打算定居西湖。”

 “西湖?也好!朕早己修复麻府,你多去瞧瞧吧!”

 “是!”

 “不过,你每年夏季仍得返府住一季,如何?”

 “是!”

 圣上嘘口气道:“去见见太后吧!他该是你的!”

 “是!”

 两人并肩而行,圣上便沿途介绍各宫殿。

 不久,两人已经进入慈宁宫,内侍行礼之后,立即入内通报。

 没多久,太后已慈颜悦行出,麻帆立即下跪道:“太后好!”

 “好孩子!大宋靠你撑住了,快起来。”

 “是!”

 圣上立即附耳道:“帆儿己知身世,不过,不对外公开。”

 太后会意的点头道:“坐呀!”

 麻帆便坐在太后的左侧。

 太后瞧着这位俊逸又英的孙儿,不由越看越欣喜。

 圣上道:“母后!赵帆己有五位室,近将暂居府内矣!”

 “很好!哀家真想早些瞧瞧她们。”

 “明再派人她们入官吧!”

 “好!哀家收赵帆为孙,你不会反对吧?”

 “儿皇欣然同意,明定会昭告文武百官。”

 “很好!帆儿!你今夜就住在此地吧?”

 麻帆又即点头应是。

 “好孩子!陪哀家走走吧!”

 “是!”

 圣上立即欣然离去。

 慈宁宫甚为宽广收华丽,二人逛了一圈之后,天色己暗,麻帆立即陪太后入厅用膳。

 纯金的餐具配上二十三样山珍海味,麻帆便在二位内侍挟菜添饭之下,尝了一份可口的佳肴。

 他望着那么多剩菜,惋惜的道:“太多啦!”

 太后笑道:“还有水果及甜点哩!”

 “真的呀!”

 立见内侍又送来“莲容汤圆”及四果。

 麻帆只好努力吃啦!

 膳后,两位皇后便带着四位青年及三位姑娘前来请安,太后一介绍,麻帆便知道他们是他的兄弟姐妹。

 他便一一恭敬行礼。

 两位皇后己由圣上的吩咐知道麻帆的身世及他己被太后收为孙子,麻帆的卓越人品立即使她们起了戒心。

 因为,她们担心麻帆后会登基呀!

 没多久,太后己发现她们的不自然神色,她稍为观察一阵子,她乃是过来人,她立即明白她们的心意。

 她不便言明,便打算明再告诉圣上。

 良久之后,两位皇后方始带走子女。

 太后带麻帆入客房,立即含笑离去。

 麻帆入内瞧了一遍,立即欣然宽衣沐浴。

 浴后,他立即在锦榻上“推球”运功。

 一夜寂静而过,天刚亮,麻帆便以指代剑的在房内练武。

 不久,内侍己送来洗漱品及取走麻帆换下的衣物。

 麻帆漱洗之后,他一听太后的房中传来步声,他立即入内下跪道:“太后早!太后好!”

 “呵呵!免礼!昨夜睡得可好?”

 “很好!好安静喔!”

 “你先去赏花,待会再用膳吧!”

 麻帆正即步入花园瞧着。

 立听远处传来“叩见万岁!万万岁!”

 他不由好奇的运功听着。

 “众卿平身!”

 “谢万岁!”

 “镇南公己于昨进宫,朕己封他为皇子,不过,他后无权登基,众卿及内宫间不宜作揣测或误传。”

 “遵旨!”

 “东成及北狄近将先后来朝贡,众卿宜善待之。”

 “遵旨!”

 “礼部更妥善安排接待并送厚礼。”

 “遵旨!”

 “四海己定,中原承平,兵部宜研议裁退军队,同时必须妥慎安排退员的生活,俾避免积怨。”

 “遵旨!”

 “众卿可有事启奏?”

 “启奏圣上,微臣可有福份觐见镇南公?”

 “准卿所奏!皇儿目前在慈宁宫。”

 “谢万岁!”

 立听宏亮的“退朝!”

 “万岁!万岁!万万岁!”

 立听一阵步声,麻帆不由暗暗摇头道:“好多的礼数喔!”

 立见内侍前来行礼道:“恭请殿下进膳。”

 麻帆道过谢,立即入内。

 他一入座,便向太后道:“禀太后!有不少官儿要来此哩!”

 “喔!有人来通报啦?”

 “不是!我听见的!”

 “你听见?你听得见早朝?”

 麻帆立即叙述着。

 “呵呵!哀家待会要求证一番,先用膳吧!”

 “是!”

 两人又即用膳。

 没多久,麻帆己听见远处有不少人被挡住,他立即道:“他们来了!我去见见他们,别让他们候太久。”

 “嗯!好!去吧!”

 麻帆拭拭嘴,立即离去。

 他出宫不远,果然瞧见近百人站在一名内侍前,他立即道:“大家好!”说着,他已经快步行去。

 文武百官立即行礼道:“参见殿下。”

 “别多礼!你们先回去歇息,我会去看你们!”

 “遵命!”

 文武百官一走,麻帆便入内用膳。

 膳后,太后和麻帆步入花园道:“帆儿!你这种亲切作风土反家甚为欣赏,很好!很好!”

 “我会不会了礼数呢?”

 “不会!不会!谈谈你的五位贤内助吧!”

 麻帆便一一介绍他和五女成亲的经过。

 太后听得连连颔首叫好着。

 没多久,圣上已经含笑行来,麻帆立即前行礼。

 圣上还礼之后,便向太后请安。

 太后好奇的道:“你今早朝宣布些什么事呢?”

 圣上立即一一叙述着。

 太后呵呵笑道:“帆儿!你真行!”

 圣上不由一怔!

 太后含笑道:“帆儿早在膳前便将这些内容告诉哀家啦!他在花园居然听得见早朝内容。”

 圣上含笑道:“这便是武功之奥妙呀!帆儿!你听听这个方向!”

 他立即指向东北方位。

 麻帆运功听了不久,便道:“二位皇后在谈…在谈…”

 “直说无妨!”

 “她们在说孩儿是不是真的不会登基?”

 圣上摇头道:“名利真害人!朕今早朝如此宣布,她们仍在度疑,朕一定要和她们说个明白!”

 “爹!别生气!孩儿近就离京。”

 “不必!你多住一些时!”

 “孩儿尚须在十二月十五至开封参加金家喜宴哩!”

 “金三吗?”

 “正是!他的两位孙子娶项家二位干金,对了!爹记得项园吗?听说他曾经在湖北做过巡抚哩!”

 “唔!朕查查看!朕会送礼。”

 “谢谢爹!”

 太后道:“帆儿!你宜称父皇。”

 圣上道:“不妥!别再引起不必要的揣测。”

 太后摇头道:“这些人真不懂事呀!”

 麻帆道:“别生气!是我不好!”

 圣上道:“不干你的事,你先去府中瞧瞧吧!”

 “是!”

 麻帆向太后行过礼,便跟着圣上行去。

 不久,他们已经走近一座华丽殿宇,立见一百名男女跟着一位中年人快步出来下跪道:“叩见圣上!”

 “平身!”

 “谢万岁!”

 他们一起来,圣上立即道:“全部就绪了吧?”

 “是的!”

 圣上使和麻帆入内瞧着。

 华丽的亭、阁、水榭及百花顿使麻帆双目一亮。

 他入厅一瞧见那些豪华摆设,险些怔住了。

 他陪着圣上瞧过大小厅及房间之后,立听圣上问道:“满意否?”

 “太好啦!不必如此啦!”

 “若非你平南,岂有这些,你受之无愧!”

 “是!”

 两人入厅坐了不久,便见一名侍偷切匆入厅下跪道:“启禀圣上!五殿下之五位夫人已经入大内。”

 “很好!下去吧!”

 “遵旨!”

 圣上立即道:“你就按照朕方才的指示安排她们的房间吧!”

 “是!”

 没多久,便见袁煌带著常康诸人护送六顶轿来到大门前,轿一停妥,便见蛇王张望的下轿。

 任凭他自称蛇“王”一踏入大内.便被气势所慑啦!

 不久,袁煌己时蛇王及五女来到厅口,袁煌立即入厅下跪道:“启禀圣上,五位夫人己经到达!”

 “下去歇息吧!”

 “遵旨!”

 蛇王和五女一入内,他们正下跪,圣上己含笑道:“赐座!”

 麻帆便上前招呼他们入座。

 蛇王便拘谨的坐着。

 麻帆便一一介绍着。

 圣上亦含笑一一颌首。

 不久,圣上道:“朕今午设宴,内侍会来请你们!”

 说着,他立即起身。

 麻帆便送圣上而去。

 蛇王张望道:“哇!够气派!不愧为大内呀!”

 立见侍女送来香茗下跪道:“奴婢恭请夫人品茗。”

 五文立即各赠一块金元宝。

 六位侍女欣然道谢而去。

 不久,,麻帆一返回,蛇王立即低声道:“不得了!吾大开眼界哩!”

 “我也一样呀!”

 “听说圣上收你做儿子啦?”

 “是呀!”

 “不得了!你会不会当皇帝呀!”

 “不会!绝对不会!先到房内歇息吧!”

 说着,他立即带她们入房内放妥包袱。

 诸女立即好奇的内外瞧着。

 已未时分,内侍便来下跪道:“恭请殿下及五位夫人赴宴。”

 麻帆立即率五女搭轿而去。

 没多久,他们已经进入万岁殿,立见四位殿下及三位公主亲切的前来接,麻帆立即介绍五位娇

 五女之天仙容貌及高雅气质,立即使三位公主折服,她们便亲热的陪五女向后行去。

 他们一入内,便见殿内众人停止交谈的望来,大太子立即低声道:“自己人!他们全是皇叔及皇婶们!”

 说着,他便一一介绍着圣上之弟。

 麻帆便和五位娇恭敬的行礼着。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入座。

 立听:“太后驾到!”

 众人一起身,麻帆六人便跟着起身。

 不久,太后笑呵呵的入内,众人立即行礼。

 太后笑呵呵道:“坐!大家坐呀!”

 太后一入座,便见圣上和两位皇后出来。

 大家打过招呼,便联袂入座。

 圣上含笑道:“今之宴旨在帆儿六人,朕顺便在此重申一次,帆儿不会也不愿意登基,因此,朕不会让帆儿介入朝政。

 “历儿四人自明起分别至吏、兵、礼、史部好好的学习朝政,你等之表现将决定三十年后能否登基。”

 “遵旨!”

 “帆儿母子先后数过朕及保住吾朝边疆,吾朝今后倚仗甚多,各位宜多礼遇,不宜妄加排挤!”

 “遵旨!”

 “请母后赐言!”

 太后起身道:“在座皆是自己人,哀家就直言!家和万事兴,各位皆是万民表帅,慎之!慎之!”

 “遵谠旨!”

 “帆儿!好好介绍玉娇五人吧?”

 “是!”

 朱玉娇一听太后喊出她的名字,不由暗喜。

 麻帆便一一介约五位娇

 接着,麻帆道:“我不懂朝政!我也不是这种料,我只会挥掌抡剑,今后,我会在外面好好守护这儿。

 “我不大会说话,我只是要表明一件事,我珍惜眼前这一切,我很足,我绝对不会登基做皇帝,大家放心!”

 众人立即含笑点头。

 圣上含笑道:“行啦!好好聚聚吧!”

 山珍海味立即端上桌。

 虽有宫女在旁挟菜,太后和二位皇后及三位公主仍然不时的为朱玉娇五女挟菜,不由令她们大喜。

 不久,麻帆被邀到圣上的七位老弟那桌,这七位王爷立即轮和麻帆喝酒,麻帆亦大小通喝,七位王爷不由大喜。

 不久,圣上也来凑热闹啦!

 四位殿下亦来敬酒啦!

 一个多时辰之后,太后带著娘子军返官去聊天啦!

 麻帆诸人及各王爷之于凑成五桌畅饮着。

 圣上放下身段的畅饮,众人当然乐意奉陪啦!

 黄昏时分,众人方始兴劲散席,圣上带麻帆及四位殿下进入太和殿,他立即指向龙椅道:“你们四人各凭本事坐上来吧!”

 “遵旨!”

 “帆儿!你好好为朕守护疆土吧!”

 “遵旨!”

 “历儿!朕钦定明年为你们四人成亲,你们就定下心好好学吧!”

 “遵旨!”

 圣上哈哈一笑,立即离去。

 四位殿下便陪麻帆至慈宁宫。

 他们一入内,太后便呵呵笑道:“帆儿!玉娇这一胎必是孪生兄弟哀家已为他们取名为正承及正忠。”

 “谢谢太后!”

 “呵呵!明年初,孩儿降世满月之后,你们得返宫一趟,哀家要好好的庆祝一番,你别忘记啦!”

 “是!”

 麻帆又陪他们聊了一阵子,方始返府。 M.eDAxS.com
上章 蝶衣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