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蝶衣变 下章
第十四章 纵横沙场大元帅
  辰中时分,麻帆己率百万大军停在二十五里界限处,立见十余里外立着服装肤长相皆异的南方蛮族人。

 麻帆立即道:“就地歇息!”

 说著,他已经服乐运功。

 辰末时分,蛮族那方已经传出鼓声!

 麻帆一起身,众人立即跟着起身。

 麻帆源立于一块大石宏声道:“别怕!按计行事!”

 “遵命!”

 六位将军一挥剑二十万弓箭手已经踏前布成五线。

 “盾手!上!”

 十万名盾手己经迅速的持盾趴在弓箭手前方。

 “步军!上!”

 六十万步军立即坐任弓箭手之后。

 “骑军!就位!”

 三十万名骑车便牵马殿后。

 史义低声道:“蛮族膂力甚钱,咱们必须先扑杀敌!”

 麻帆立即轻轻点头。

 史义轻轻挥手,二万一千名江湖人物已掠到盾手前方。

 蛮族之鼓声越来越急,呐喊声亦越宏亮。

 不久,骑军已经喊杀的驰来。

 弓箭手更坐在骑兵之后张弓以侍。

 麻帆喊句:“杀!”立即疾掠而去。

 江湖人物们亦疾掠府出。

 盾手们立即持盾以待。

 弓箭手则搭箭以待。

 麻帆疾掠而去,弓箭手立即朝他疾,他如闪电般掠去,那些箭刚落地,他已经砍死六人!

 他立即冲入骑军砍杀着。

 正中央前方的骑军立即一

 麻帆趁隙便疾砍向右侧。

 金三六老立即亦欣向右侧。

 江湖人物们则疾趴向面之人。

 他们一近,弓箭手反而成为累赘,马匹负荷过重加上江湖人物专砍马脚,蛮人纷纷坠下马。

 江湖人物们便趁扑杀着。

 一阵号角声之后,长队已经呐喊的扑来。

 麻帆仍然一马当先的砍杀着。

 六老便率江湖人砍杀。

 不久,十万名步车在号角声中掠来,史义吼句:“小心啦!”麻帆及众人会意的边退边砍着。

 步军们贫功的疾追而来。

 不久,雷行健已经扬刀,麻帆百意的吼一句:“上!”众人立即跟著向上腾掠及翻向已方。

 盾手立即趴在地上。

 三万只箭迅疾去。

 当场便有二万余人中箭。

 弓箭手迅速搭箭,立即再度财去。

 蛮族们立即呐喊的奔跑而来。

 汉军们不由一阵紧张。

 麻帆吼句;“杀!”立即又掠去。

 江湖人物们迅即掠去。

 盾手及弓箭手一稳住阵脚,立即撤退。

 步军们立即结阵来。

 六万余名蛮族一近,步军们便以参砍杀着。

 麻帆大闻杀戒啦!

 六老及江湖人物们亦全力拼斗着。

 鼓声倏疾,剩下的二十余万蛮族己经奔来。

 弓箭手立即踏着尸体居高临下的箭。

 他们分成二批轮箭不久,便退剩下的十三余万人,他们立即搭箭专门段外困之蛮人。

 包围住麻帆及江湖人物之外围人员立即纷纷中奖。

 不久,骑土们迅速运来一筒筒的弓箭,弓箭手们更兴奋的“点名”入,蛮人们死伤更重啦!

 半个时辰之后,鼓声再催,方才散逃的蛮族预备除再度奔来,弓箭手们上前路着尸堆再度疾攻箭。

 没多久,那十三余万人只剩下八万人,不过,他们已经拼死杀过来,六位将军立即吼道:“骑军上!”

 三十万名骑军喊杀的疾驰而去。

 三十万人扑杀八万人,而且又有健骑代步,他们一近,立即整齐的疾踯出手中的长

 当场便有四万余人中倒地。

 骑军出鞍旁之刀再度冲去。

 他们疾冲府去,身子一偏更挥刀猛砍。

 蛮族们不是被马踢撞倒,便是被砍倒,死伤甚急之下,他们的戾气及斗志立即“趺停板”

 他们慌乱的逃着。

 骑军立即追杀着。

 此时,麻帆诸人已经宰得遇遭之蛮人散逃,弓箭手兴奋的再度“点名”疾,当场便是惨叫连天。

 麻帆诸人立即由半空中疾掠入汉军的包围圈,他们一扑下,立即凶残的扑杀被包围的蛮族。

 这批人只剩下三万余人,他们既累又惊慌,岂堪麻帆这批高手的扑杀,所以,他们迅速的伤亡着。

 步军们一散开,立即扫战场。

 负伤的蛮族纷纷做了刀下亡魂。

 又过了半个时辰,现场已经结束,立见骑军们拖着三百余人驰来,汉军们立即一阵欢呼。

 那三百余人被五花大纫的沿途拖地磨来,每人不但狼狈不堪,身上更是血淋淋的叫饶着。

 雷行健上前一瞧,立即近来向麻帆道:“大元帅!他们正是各族之首要份子,是否要就地正刑?”

 立听金三道:“不妥!只要他们肯臣服,便放了他们。”

 麻帆立即这:“对!如此办!”

 懂得番语之官军立即上前叱喝着。

 那三百余人立即叩头求饶着。

 麻帆向六位将军道:“你们善后吧!”

 “遵命!”

 六位将军立即令人取来文房四宝。

 那三百余人一被解绑,立即趴跪的立状乞和。

 他们又按下掌印,方始踉跄离去。

 雷行健上前道:“禀大元帅!他们己经答应退回原居处,而且每年派人上京岁贡,战役已经结束。”

 “好!按规定厚恤死伤人员及报告圣上吧!”

 “遵命!”

 此时,负伤的军士及江湖人物早已经被金三六老及江湖人物们救治妥,他们立即被始返城内歇息。

 军土们亦拾运尸体集中掩埋着。

 麻帆嘘口气道:“没事啦!”

 蛇王含笑道:“好像太不容易了吧?”

 金三笑道:“双手酸哩!”

 “呵呵!多喝几杯便行啦!”

 “呵呵!行!”

 采人便欣然入城。

 立见城民们夹道及送来酒菜,麻帆加拒绝,史义已经道:“大元帅,别拒绝,以免伤民心!”

 “好!谢榭大家!”

 “大元帅千岁!”

 欢呼声立即呐个不停。

 麻帆便先陪江湖人物们在行营内外席地取用酒菜。

 半个时辰之后,六位将军率领重要干部前来,江湖人物们自动退去,麻帆便陪他们畅饮。

 他们一直欧到天黑,方始散去。

 麻帆一入内,便见蛇王提包袱道:“小帆!吾元返谷报佳音吧!”

 “好!我会曾尽速赶回去。”

 “别急!你或许要去见皇上哩!”

 “我…我不去!”

 “别这样子!给他一个面子吧!”

 “好吧!爷爷沿途小心!”

 “呵呵!谁敢惹吾呢?呵呵…”

 说着,他己欣然掠去。

 麻帆嘘口气,立即入内歇息。

 ※※※※※※※※※※※※※※※※

 连接六天,麻帆轮和各军的官兵用膳,各地送来的犒赏品正好派上用场的供他们畅然取用。

 这天上午,铎站送来圣旨,麻帆在六位将军的指点之下,按礼接过圣旨,立即欣百的拆阅着。

 不久,他吩咐道:“清大家集合!”

 “遵命!”

 不久,号角声己召集各处人马到域前,麻帆登上高台,立即扬起圣旨道:“各位注意听!注意记住!”

 “遵命!”声中,众军已经下跪。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欣闻致南大元帅平定南,各级将士按律各加封一级及赐赏,镇南关今后由雷行健元帅统领二十万军。

 余军于三内启程归建,麻大元帅加封为镇南公赐府院一座,三内启程入京,

 钦此!”

 众军立即喝道:“谢万岁!万万岁!”

 麻帆立即道:“雷元帅,你来安排吧!”

 “遵命!请镇南公返行营歇息。”

 麻帆立即欣然离去。

 麻帆一返回行营,金三、宗扬及三义立即道贺。

 麻帆问道:“赐府院一座是什么意思?”

 金三含笑道:“你汪京城有房子及下人啦!”

 “什么?我要住汪京城?我不要!”

 “见了圣上,再向他说吧!”

 “我真的要见他呀?我有些紧张哩!”

 “别紧张!他也是人呀!”

 “好吧!我只好去见他了,我要不要带娇姐地们一起去呢?”

 “时间有限!不必!”

 “好吧!”

 “咱们明启程!”

 “太早了吧?圣上给我之目的时间呀!”

 “咱们利用这三天的时间可以返蛇谷,去桃源山、去雷亲家之处,顺便去西湖瞧瞧新居。”

 “有理!好!咱们明启程!”

 “你歇会儿!吾二人去安排一下!”

 麻帆立即欣然近房“推球”运功。

 翌上午,麻帆及五老合搭三部车,江湖人物们则跨骑,雷行健诸人则率大军列际恭送,城民更自动前来送着。

 感激及依依不舍使不少人掉下泪来。

 出城之后,众人方始加速驰去。

 麻帆和金三同车,金三立即指点着应对礼仪。

 俗语说:“雪中送炭少,锦上添花多”麻帆出征之时罕有人来捧场,返京途中,他们每一停车,便有人设宴送。

 麻帆不便拒绝,只有致谢笑纳啦!

 这天上午,他们一接近蛇谷,便见蛇王带著五女及常康等六十对夫妇在接,麻帆欣喜的立即下车。

 蛇王故意行礼道:“参见镇南公。”

 “哇!爷爷!少糗我啦!”

 “呵呵!恭喜啦!”

 “谢谢爷爷的帮忙。”

 说着,他高兴的一一抱着娇

 蛇王则笑呵呵的招待众人入内。

 谷中迅即大爆

 蛇王一吩咐,常康六十人立即各赠江湖人物一瓶版蛇丹,众人一接到这种武林名丹,立即道谢。

 不久,众人席地取用着佳肴。

 麻帆向蛇王道:“爷爷!我得上京见圣上啦!”

 “呵呵!吾投有料错吧?去呀!别忘了回来喔!”

 “不会啦!”

 金三道:“圣上赐府院一座哩!”

 蛇王道:“小帆!你不会住在那儿吧?”

 “不会啦!我要住在西湖啦!”

 “呵呵!这才像话嘛!”

 蛇王便陪诸人畅饮著。

 蛇王未曾如此乐,所以,他的左手托着一碗酒,右手持婉的走向众人,而且愉快的和众人乾杯叙着。

 众人一见以往冷僻,喜怒无常的蛇王如此亲切,不由大喜!

 一万余人喝起酒来,那场面真够浩大,蛇王吩咐常康诸人买了三天的酒,终于在这次整个的喝啦!

 常康便带诸人到附近的城镇歇息。

 蛇王打个酒呃道:“小帆!来!”

 “爷爷!你好似年青了十岁,真可爱!”

 “呵呵!真的吗?小帆!爷爷告诉你,你们尚未返谷,丐浮便送来大内密旨,圣上要见见你们一家人,你明白吗?”

 “不明白!圣上为何要如此做呢?”

 “圣上自有他的打算,你们明就启程吧!”

 “这…这…来得及吗?金爷爷!”

 金三含笑道:“没问题!圣上不会怪你的。”

 “好吧!朱爷爷!一起去吧!”

 蛇王呵呵笑道:“吾可以去京城逛逛,吾可不去见圣上喔!”

 “行随!”

 “好!咱们明就启程,歇息吧!”

 麻帆便带着五位娇返房叙着。

 诸女听得眉飞舞,频频脆笑着。

 良久之后,她们方始歇息。

 翌上午,常康等十五人陪众人护送马车离开蛇谷,麻帆和朱玉娇同车,他一直温柔的搂她欣赏风景。

 沿途之中,不但各派人送,各地府衙的大小官儿更是送这位最年青、最勇猛,正在红得发紫的镇南公。

 这天下午,他们一接近忠义庄,便受到官员及城民的夹道,麻帆率先致意之后,方始和众人登山。

 不久,他兴趣的瞧着山坡上梯田的农作物及水果,他未曾瞧过这些物品,不田好奇的询问不已!

 史义便愉决的介绍着。

 麻帆及五位娇逛了一个多时辰,方始意犹未尽的返厅。

 没多久,他们己汪忠义厅内外聚餐啦!

 膳后,金三带著麻帆、蛇王及常庚十五人去拜访常康等六十人之岳家,一瓶瓶蛇丹亦随后送给他们。

 蛇王亲切的聊着,更不时的保证会照顾她们。

 他们聊了良久,方始返庄歇息。

 翌上午,他们在众人恭送之下离去,由于少了忠义庄那一万余人,他们的行动便更加的迅速啦!

 这天下午,他们终于进入宗家堡,腹部已经徽隆的宗晓燕带著幸福的笑容,立即先行会见双亲。

 麻帆立即也上前行礼着。

 宗扬便欣然介绍着蛇王。

 双方热络的聊了良久,方始用膳。

 细致的佳肴及香醇的美酒立即使宾主皆

 他们尚在饮酒,使见三十位官员通帖求见。

 宗扬忙道:“小帆!吾不和官员来往,你打发他们走吧!”

 麻帆含笑步到堡外,立见那三十人一起下跪叩头请安。

 麻帆含笑道:“免礼!请起!”

 “谢镇南公!不知您有否吩咐?”

 “好好的待百姓!”

 “遵命!”

 “下去吧!”

 那三十人立即行礼退去。

 远处的城民们不由瞧傻啦!

 麻帆一返厅,立即又陪众人畅饮。

 良久之后,众人方始尽兴歇息。

 翌上午,宗扬率众人送走麻帆诸人,便入内津津有味的叙述着。

 麻帆诸人立即又沿途叙的赏景着。

 这天下午,他们一抵达岳,立见上百名大小官员在城门口接,麻帆下车致意之后,便吩咐他们下去歇息。

 不久,他们跟着随行的丐帮弟子来到丐帮总舵,立见丐帮帮主率领帮中重要干部恭敬的列除接着。

 麻帆及金三、蛇王立即上前致意。

 不久,双方己步入丐帮总舵之忠义厅,麻帆张望道:“好地方,让人觉得这儿的人有骨气!很好!”

 “谢谢!”

 蛇王立即致赠一百瓶蛇丹。

 金三亦愉快的主导叙会谈。

 没多久,众人己入大厅用膳。

 没多久,参与镇南关之丐紧弟子联袂来向麻帆敬酒,麻帆起身道:“咱们死拼一次,换来这种太平日子,不错吧?”

 “是的!敬您!”

 “好!我喝三碗,你们各喝一碗,如何?”

 “遵命!”

 众人便愉快的喝着。

 此例一开,丐思弟子纷纷前来敬酒,蛇王及全三见状,只好代为挡酒,场面在闹哄哄之中倍添喜气。

 这一餐一直闹到天黑方始结束,麻帆嘘口气,道:“我的妈呀!好热喔!”说著.他己剥下外衫。

 诸女立即递巾及香茗。

 朱玉娇送来三粒蛇丹,麻帆立即服下。

 他嘘口气道:“这些弟兄真会闹酒!”

 朱玉娇道:“是呀!不过,你的人缘真好哩!”

 “他们好相处的。”

 他们聊了一阵子,方始净身更衣。

 不久,麻帆带着著她们出去逛街,这群帅哥美女立即引起沿途人群的注意,他们习惯的迳自赏景。

 不久,他们已经登上岳楼,庭湖之夜景甚美,他们便陶醉着。

 半个时辰之后,倏见一粒灰影由一位游客的口中出,刹那间,它已经叮上麻帆的发梢,游客便带著狞笑悄悄的下搂。

 此人正是留在封家堡监视的三位苗人,他们一听见麻帆这位镇南大元帅带人屠杀六十五余万人,他们便愤怒的南下。

 今天,他们终于遇上麻帆六人落单啦!

 于是,立即由这位仁兄愉快的放蛊,此时,他打算先下楼,再役蛊好好的乾麻帆的每一滴血。

 哪知,那售蛊一钻入麻帆的发间,便被他的体味薰得不敢动,因为,麻帆的体内含着太多的黑白宝贝啦!

 它不敢动,麻帆却不知情的继续买景。

 不久,那位苗仔躲在小船内,他立即念符经催蛊咬人。

 那知,那只蛊根本不敢动呀!

 那位苗仔不信的一再催促啦!

 可是,它仍然不敢动弹啦!

 良久之后,他方始匆匆去找另外那两人。

 那两人此时正楼前酒肆喝酒,他们打算欣赏好戏,可是,却见那位苗仔匆勿入内,他们立即小心的望向附近。

 那苗仔一入座,便低声叙述着。

 不久,他们三人联袂上楼,他们一见那只蛊不动半下,另外两人立即张口各放出一蛊,立见它们亦趴在麻帆的发问。

 他们相视一笑,立即联袂下楼。

 不久,他们任小船内联袂念咒催促三蛊咬麻帆。

 那知,它们仍然未动半下。

 他们商量不久,便决心召蛊回来,为了安全起见,他们便再度登楼及在一旁等俟游客散去。

 可是,游客末散,麻帆六人已经先行下褛。

 那三人只好跟着下褛啦!

 就在麻帆六人沿阶离楼之际,那三人催咒张口,便打算收蛊,哪知,它们仍然趴在麻帆的发间。

 因为,麻帆散发出来之气使三蛊怕得不敢动呀!

 那三人着急啦!

 他们边跟连思忖啦!

 他们频频张口蛊啦!

 麻帆倏地回头问道:“你们在做什么?”

 那三人正在张口蛊,乍听此景,不由张口无言。

 “你们是不是看她们很美,才张口呀?”

 “是!是的!”

 “哈哈!不好啦!不要脸啦!”

 说着,他己转头离去。

 徐荷月倏见麻帆的发问有异物,她偏头一瞧,那三位苗仔在骇急之下,他们便伸手入袋掏出毒物。

 徐荷月立即喝道:“你们想斡什么?”

 那三人啊了一声,便转身奔入楼内。

 麻帆不由怔道:“他们在发什么神经呀!”

 徐椅月注视麻帆的发梢,立即啊道:“蛊!帆哥!你别动!”

 蛊?诸女不由大骇。

 麻帆怔道:“蛊?在那儿?”

 “趴的发间,怎么办?”

 未玉娇道:“别出手,否则,它会吐毒,回去见爷爷吧!”

 “可是,帆哥一动,它们会不会咬呢?”

 朱玉娇上前一瞧,立即道:“放心!它们不敢动!”

 “可能是那三人下的蛊哩!”

 “别埋他们,蛊亡人亦亡,他们自己会跟来。”

 六人立即快步离去。

 他们一入丐帮总舵,便立即去敲蛇王的房门,蛇王一开门,朱玉娇立即道:“爷爷!帆弟被人下蛊啦!”

 说着,她立即指向麻帆的后脑。

 蛇王凝容瞧了不久,立即泛出笑容道:“你们好好欣赏一下吧!”说著,他己从包袱内取出八个瓷瓶。

 立见他倒出入种药丸,立即装入一个大瓶中。

 不久,他以筷子将三售蛊拨入大瓶,立即封住瓶口。

 麻帆嘘口气道:“怎会如此呢?”

 蛇王取剪剪下麻帆被蛊趴过之发,立即以碗接发道:“它们含毒甚深,你瞧瞧水之变化吧?”

 说著,他己倒下一撮清水。

 水一沾发立即视出五彩绩纷的颜色,麻帆不由啊道:“厉害!”

 “呵呵!这些蛊是由上百种毒物互咬互食四十九天,最后才变成一只蛊,所以,它们的毒才会如此强烈!”

 麻帆问道:“我为何没事呢?”

 “铁线蛇呀!它克得住毒呀!”

 “原来如此!这些发水该怎么办?”

 “待会再一起埋掉!瞧瞧此瓶吧!”

 “爷爷!瓶子怎会一直晃呢?”

 “那三只蛊正在咬打!”

 “它们不是好朋友吗?它们怎会咬打呢?”

 “吾方才所配之药正是它们最喜欢吃的东西,它们本凶残,根本不曾顾及一切,它们只知道吃。”

 “原来如此!”

 “嘿嘿!它们在此地咬打,外面那三人便惨啦!”

 “怎么惨呢?”

 “蛊和人共存亡,它们负伤,主人也会难受!”

 “我出去看看他们有否跟来?”

 “不!吾来玩玩,他们一定会自己来。”

 说着,他又开始调药。

 没多久,他含笑将药倒入大瓶,便盖妥瓶盖,瓶中那三只蛊立即抓狂般拼命的互相抓咬着。

 那三位苗仔方才路到丐帮总舵附近,便不敢跟去,当那三只蛊互咬不久,他们已经全身疼痛啦!

 此时,它们更是内腑皆疼啦!

 他们心知要命,立即捂腹奔向远处。

 可是,没多久,他们已经疼得奔回来啦!

 他们尚距丐帮大门,便疼得倒地喊救。

 守门的丐帮弟子正上前寻问,蛇王立即喊道;“让他们进来。”

 邢三人立即喊救的爬进来。

 鲜血更是由他们的口中游出啦!

 那三只蛊已经拼咬得残肢断管及肚破血,它们的凶残本无遗之下,更是全力的撕咬着。

 那三位苗仔刚爬入大门,便疼得翻滚着。

 其中一人突然嚎叫道:“我…知道…谁毒…圣上…”

 此言一出,众人不由骇怔!

 那人又嚎道:“救…我…我招…我招…”

 另外两人一发狠,便过来杀死那人。

 蛇王疾闪而出,只见他遥拍二掌,那两人立即被劈滚出去,那苗仔立即叫道:“是他…他…他…”

 他立即抖着右手指向右侧之人。

 那人又即喊道:“是…他们…叫我…下毒的…”

 另外一人立即喊骂着。

 蛇王想不到会引出这个这个毒杀案,他立即匆匆入房配药及咬破左手中指并且将指血滴入药粉之中。

 不久,他己经血粉倒入瓶中。

 三只蛊饥渴的立即抢食血粉。

 不久,它们已经呼呼的趴任随内。

 那三位苗亦倒任地上呻着。

 蛇王掠到那三人面前道:“你们毒杀圣上啦?”

 “不!是他!”

 两名苗仔使指向右侧之人。

 右侧之人忙道:“是他们说的!”

 蛇王指向右侧之人道:“你如何下毒的?”

 “我在夜晚爬入宫内,找到皇上,然后放蛊进入他的头发,结果,他就被咬死啦!”

 “你没说谎吗?”

 “没有!是他们的主意!”

 “全部有罪!”

 说着,他已经挥掌制住他们的道。

 他上前控出他们的毒物之后,他将他们一剥光,立即吩咐丐帮送来三套衣服,立即有三名丐帮弟子入内。

 蛇王向丐帮帮主道:“通知官方吧!”

 立即有一名中年叫化匆匆离去。

 不久,三位叫化已经取来乾净便服及布靴,他们末侍呀咐,便上前自动替那三位苗仔穿妥衣跳。

 蛇王道:“吾保存蛊,你们将人交给官方吧!”

 “是!”

 蛇王一入房,麻帆立即道:“爷爷!你真军哩!”

 “托你之福啦!呵呵!”

 金三道:“想不到圣上死于蛊毒,这三位苗仔真大胆!”

 蛇王道:“所幸小帆一克毒,否则,后患无穷。”

 朱玉娇问道:“爷爷!会不会尚有苗仔在中原?”

 “不会!这三人一定为了替族人复仇而来,他们如果还有人在中原,一定会相邀一起来。”

 “有理!”

 麻帆问道:“爷爷为何不将蛊交给他们呢?”

 “不行!人蛊必须分隔,那三人才不会搞鬼,这三人一入京,必会被处死,这三只蛊也会跟着死!”

 “有理!”

 “小帆,挖深些!”

 说著,他己指向墙角。

 麻帆立即拔剑挖土。

 不久,蛇王已经理妥所有的毒物。

 此时,三位官员已经带人来押走那三位苗仔,二名叫化则跟着去录口供,蛇王立即含笑道:“可以安睡啦!”

 说著,他己托瓶和金三离去。

 麻帆和娇们聊了一阵于,方始歇息。

 翌上午,他们在常康诸人赶送之下离去,两湖的风光及繁华店面立即使麻帆留下深刻的印象。

 这天午前,他们一接近开封,便见大小官员及城民夹道,金武及金文夫妇亦带着金轮及金彬站在城门口。

 麻帆一下车,官员们立即喊道:“恭镇南公!”

 城民们立即跟着喊道:“恭镇南公!”

 麻帆挥手喝道:“大家好!”

 他一上前,官员们立即前来请安。

 麻帆领首致意,便带他们入域。

 他先至开封府聊了一阵子,方始赴忠义堡。

 他一近忠义堡,金轮及金彬己经行礼道:“参见镇南公!”

 “轮哥!彬哥!别糗我啦!”

 金轮道:“小帆!你真行哩!你居然做大官啦!”

 “瞎猫碰上死耗子啦!”

 “待会好好的聊聊吧!”

 “好呀!”

 三人一入厅,麻帆便欣然拜见众人。

 厅中便热闹纷纷!

 麻帆便牵着金轮及金彬聊着“大车拼”之经过。

 金轮扼腕道:“爹娘偏偏不准我去,可惜呀!”

 金彬道:“小帆!你不怕那些蛮仔呀?”

 “我怕!不过,我硬着头皮杀了不久,便不怕啦!说真的!我也没有时间怕,因为,数万人一直冲砍而来呀!”

 “小帆!你真行!我便没有这个能耐!”

 “事后觉得手酸哩!不好玩!”

 “小帆!我们刚在诧异圣上为何破格录用你做大元帅,便听见你的捷报,你真是厉害呀!”

 “大家帮的忙啦!光靠我一人,是不行啦!”

 金轮道:“世事多变化,当年,你尚不会一招半式,我们己经练了六年的武,如今,你是镇南公,我们仍是小百姓呀!”

 “哇!别糗我啦!我仍是人呀!”

 金彬道;“小帆!你已有五位美娇娘,我们仍是王老五呀!”

 “哇!我正要间这件事哩!你们要加油啦!”

 “我们已有对象啦!”

 “哇!真的呀?谁?”

 “本城项家之二位姑娘!他们是堂姐妹!”

 “哇!好呀!堂兄弟娶堂姐妹,门当户对哩!”

 “谢谢!你得来喝喜酒喔!”

 “没问题!我已经没什么事,我可以随时奉陪啦!”

 “谢谢!有你这位镇南公出席,最有面子啦!”

 “哇!你别把我看得这么大!”

 “你的确够大呀!大小官儿皆向你叩头哩!我们遇上大小官员便心中,哪似你如此的风光呢?”

 “我才不喜欢他们这么多礼哩!怪别扭哩!”

 “你真是与众不同,别人皆羡慕之至呀!”

 “别提这些!咱们去项家走走,如何?”

 金彬脸红的道:“不好意思啦!改天吧!”

 “没什么不好意思啦!走吧!”

 “不!不要啦!”

 立见金武出来道:“小帆!怎么啦?”

 金彬忙道:“爹!小帆要孩儿时他去项家吁!”

 “哈哈!好!小帆!吾陪你去吧!”

 “好呀!走!”

 两人欣然离堡之后,金武边走边道:“项家是书香世家,项老太爷曾经任过湖北巡抚,他欣赏本堡哩!”

 “巡抚大不大?”

 “大的,不过,他和你一比,就似芝粒和拳头。”

 “太夸张了吧?”

 “的确!圣上下来便是公侯伯子男五等官,朝文武百官连外面之宫,最大也只是侯而已呀!”

 “大元帅呢?会不会比巡抚大?”

 “大太多啦!对了,小帆!吾要去邀项家今夜来此聚餐,因为,你们明又要启程,大家得聚一聚。

 “项家二位姑娘如果难为情,你不必强邀她们,倒是项老太爷得靠你邀他来一趟,因为,他一向罕外出哩!”

 “没役问题!”

 不久.他们已经来到城郊的一座庄院前,立见门房行礼道:“金大爷!请!”说著,他己经快步入内通报。

 麻帆朝庭院一瞧,立即道:“好看的哩!”

 “项家最重视礼数和整洁。”

 立见两位中年人含笑快步前来,金武立即低声道:“他们便是吾之亲家,右侧之人便是大哥。”

 两人立即含笑颔首。

 “亲家!有请!”

 金武含笑道:“在下先介绍小婿麻帆!”

 “啊!镇南公!弟!速禀告爹!”

 左侧之人立即匆匆入内。

 “禀镇南公!家父再三吩附他一定要见见你!”

 麻帆忙道:“在下也企盼拜见亲家公祖。”

 “不敢!请!”

 麻帆二人立即跟入。

 他们一步近厅内,便见一位清瘦老者在两位少女搀扶之下入厅,金武立即行礼道:“参见亲家公。”

 “免礼!且稍候!”

 立见他挣脱二女,便整衫下跪道:“臣项园叩见镇南公!”

 项家大小立即跟着下跪。

 麻帆忙下跪道:“不敢当!请起!”

 说著,他已经扶起项园。

 “微臣惶恐之至!”

 “请亲家公别如此客气!”

 “遵命!语上座!”

 麻帆只好坐在项园的身旁。

 金武立即道:“亲家公!家父已经返堡,今夜在敝堡设宴为小婿洗尘,甚盼亲家公能够莅临。”

 项园立即望向麻帆道:“微臣有此荣幸否?”

 “之至!甚盼府上采人皆赏脸!”

 “遵命!”

 麻帆抬头一瞧,立即望着那幅字画。

 项园忙道:“禀镇南公,此画系微臣涂鸦,请海涵!”

 “很好呀!你很忠心呀!”

 “谢赞矣!微臣入仕期间,确是效力朝廷。”

 “很好!”

 “微臣可否乞赐墨宝?”

 “什么意思?”

 金武忙道:“亲家公请你写幅字!”

 “好!我就写个忠吧!”

 项园喜道:“敬备四宝!”

 “是!”

 不久,下人们已经送来头纸及一把大毫,他们铺妥纸之后,项园执笔润墨,方始道:“请!”

 麻帆拿起大毫,立即正经八百的写下一个方方正正的“忠”宇,项园感激的道:“恭请镇南公落款。”

 金武取来小楷,指向左下方道:“请签字!”

 “爹!你为何如此客气?”

 金武含笑道:“请!”

 麻帆立即签下“麻帆”二宇。

 项园感激的道:“铭谢镇南公赐墨宝。”

 “别见笑!我首次写这么大字哩!”

 “客气矣!请上座!”

 下人们立即送来香茗。

 这回,麻帆不敢看啦!他只是品着茗啦!

 金武又客套一阵子,方始起身。

 麻帆迫不及待的起身,项园立即道:“恭送!”

 麻帆忙道:“请留步!今夜再会!”

 “遵命!且容小犬二人代徽臣恭送您!”

 “好!好!”

 麻帆立即还礼及步出大厅。

 项家兄弟果真还到大门前,双方行过礼之后,麻帆边走边暗道:“哇!受不了!我下回不再跑啦!”

 立见金武含笑道:“小帆!你的面子够大哩!”

 “哇!受不了!礼数太多啦!”

 “你必须适应这种礼数,听说大内的礼数更多哩!”

 “完啦!我有得忙啦!”

 “哈哈!水到渠成,别担心!”

 两人便边走边聊而去。

 沿途之城民热情招呼着,金武二人亦欣然挥手致意,此情此景使一落入开封酒楼楼上的二位酒客眼中。

 这两人正是封家堡人员,他们奉命入城买些补品,此时乍见此景,他们不由面现佩服之神色。

 他们早己听见麻帆匆匆挂帅消减六十余万蛮人之神勇事迹,他们即使作恶,却也存有“蛮汉不共存”之念头。

 “白兄!这娃儿真的如此行吗?”

 “错不了!他此番便是要入京受封哩!”

 “妈的!同样是人,为何差这么多呢?”

 “命啦!人家的祖坟挑妥福,咱们的祖坟却七八糟啦!”

 “是呀!唉!”

 “别嫉妒!你忘了水家庄使毒之可怕吗?”

 “妈的!我做了十来天的恶梦哩!”

 “可见这娃儿有几套,咱们别不服气。”

 “是呀!喝酒吧!”

 两人便默默喝酒。

 麻帆和金武一返堡,金武立即向金三道:“爹!亲家公已经答应今夜带全家来聚聚,小帆的面于真够大!”

 “呵呵!当然罗!吩附下人好好准备吧!”

 金武立即应是入内。

 金三向麻帆道:“小帆!吾打算在十二月十五在此为轮儿及彬儿主婚,你们六人一定要回来一趟。”

 “没问题!”

 倏听一阵异呐,蛇王托起儿上之大缅道:“那三个苗仔必然己死,这三只蛊才会作垂死的挣扎。”

 立见他掠致后院,立即劈深坑埋妥大瓶。

 他特地运来一块大石镇在土上,方始返厅。

 他一入厅,金三立即含笑道:“亲家!咱们先奕盘棋再用膳,如何?”

 “行!”

 两人便欣然步入凉亭奕棋。

 麻帆却和五位娇在堡内散步着。

 他边走连叙述赴项家之经过,同时频频叫受不了,五女听得脆笑连连,气氛显得十分的融洽。 M.eDaxS.com
上章 蝶衣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