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蝶衣变 下章
第十一章 人蛇共住妙事多
 且说小铁线蛇重返潭内深处之后,它立即攻向大蛇。

 大蛇一盘身护住要害,只是以蛇头及蛇尾还击。

 小铁线蛇仗着全身耐打,它一直猛攻着。

 大蛇守得甚稳,小铁线蛇因而久久得不了手。

 潭水便被它们搅得震不己啦!

 不久,徐荷月已经被吵醒,她一见潭水震,她心知是小铁线蛇之缘故,于是,她立即考虑该不该去瞧瞧?

 没多久,她为了感激它送来金鱼,而且,她后尚打算借重它,所以,她一气,立即掠游向潭内深处。

 可是,二蛇所搅之水劲甚强,浊水亦逐渐增多,她尚未潜近二蛇,使被阻得难以接近,她只好游向潭壁。

 她的水性颇佳,可是,水劲甚强,她挨了不久,只好浮出潭面,她不由张口急促的呼吸。

 不久,她再度潜入潭内,这回,她沿着潭壁潜下,不久,她顺利的潜到潭底,她立即瞧见二蛇在关着。

 她立即注视着。

 不久,她己经找出大蛇之弱点,她拾起二粒石子立即左右开弓的向大蛇的双目,大蛇果真立即闭目及偏头。

 小铁线蛇趁机疾咬向大蛇之头顶。

 大蛇果真不俗,只见它继续偏向右侧,小铁线蛇立即落空。

 徐荷月立即又出二粒小石。

 小铁线蛇立即又掉头咬去。

 大蛇被她们一再夹击,它因为一直偏头,它所盘卷的身于亦逐渐的伸直,它的七寸之地终于出现啦!

 小铁线蛇一折身,使疾而去。

 “叭!”一声,它己由大蛇的环纹钻入。

 它疾游到蛇胆前,立即咬破蛇胆及咬着。

 大蛇疼得立即翻滚不已!

 徐荷月见状,立即欣然游上。

 没多久,她已经掠返荒内。

 小铁线蛇光蛇胆,立即去内丹!

 接着,它着大蛇之血。

 大蛇翻腾良久,蛇尸方始浮上来。

 徐荷月一见大蛇潭面,她不由暗暗咋舌。

 不久,小铁线蛇已经爬出来,它易头朝徐荷月一颔首,正见它到蛇头,立即咬出右目。

 徐荷月啊道:“天呀!我怎会忘了蛇目可以增功避毒呢?”

 她一掠到潭旁,它已经以嘴尖桃出蛇目。

 徐荷月伸手一接,急忙入口中。

 小铁线蛇另一咬出大蛇之左目。

 徐荷月一接任,便送入口中。

 她立即掠入内运功。

 小铁线又入大蛇腹部着。

 翌黄昏时分,小铁线蛇终于出,立见它又增长四分,浑身更是黑得发亮,显然大蛇颇为滋补哩!

 它一内,便直接入徐荷月的下体,徐荷月一收功,屈指一弹,它立即怪叫一声的被弹出外。

 徐荷月捂指暗喜道:“天呀!我成功啦!”

 倏见小铁线蛇又入,她一张腿,立即“光临”

 小铁线蛇一入,便盘卷着。

 徐荷月倏觉一阵温热,全身不由一酥。

 原来,小铁线蛇昨天所收之大蛇是一条雄蛇呀!

 徐荷月只觉一阵温热,全身不由一酥。

 徐荷月嘘口气,立即更衣汾成男人。

 不久,她己经提包袱掠向山上。

 她决定以自己的能力复仇,然后摆红姑这一批人,目前,她必须到别处用膳、沐浴,再搭车南下。

 不久,她己经发现自己身轻如羽,她掠出之际,只需踢腿,或扯成挥臂,便可以更加快速前进。

 她做梦也料不到会有今的成就,她不由一直掠去。

 一山又一山,她如履平地的飞掠着。

 一山又一山,她似飞鸟般飞渡着。

 天黑时分,她一见自己处身于荒山,不由张望着。

 她未曾单独外出,更未曾在山上跑,她张望一阵子之后,她押宝似的朝右侧那条岔路疾掠而去。

 此时的她信心十足,所以,她认定方向飞掠着。

 天亮时分,她居然闯入云梦山区,漫山的大小蛇儿立即使得小铁线蛇自动去,她立即跟而去。

 不久,她己瞧见小铁线蛇在吃一条毒蛇,她刚止步,便听见一阵“咻…”及“嘶…”声音,她抬头一瞧,立即汗悚立。

 因为,大小蛇儿正在沿着树枝飞而来,天生怕蛇的女人,她即使再大胆,也立即被吓坏。

 她已经闯入蚣王之蛇谷周围,大小蛇儿一向逢人即咬及逢兽就啃,所以,她们迅速游向小铁织线蛇及徐荷月。

 哪知,前面之蛇乍见到小铁线蛇由一条毒蛇内钻出,它们乍见到这个克星,它们吓得立即紧急刹车。

 可是,随后而来之蛇儿疾冲而来,一时之间,它们滚卷成一团的滚向小铁线蛇,当场将它入地下。

 徐荷月一见群蛇来,她立即挥掌疾劈着。

 头一批糊涂蛇立即被劈死二百余条,其余之蛇经过一阵混乱之后,它们也嗅到她体内有怪气。

 于是,它们纷退着。

 倏听一声怒吼道:“住手!”

 徐荷月立即收招而立。

 来人正是二位守山之人,他们一见到陌生人宰蛇,他们自忖有失职守,于是,他们立即扑向徐荷月。

 徐荷月挥掌喝道:“住手!”

 “轰轰!”一声,那二人已经连退六步,他们的双手麻痛的抬不起来,于是,她们立即扬嗓呐喊道:“有强敌啊!”

 常康立即率人掠去。

 麻帆正在和金燕、金琴、史绵绵及宗晓燕拆招,他乍听此讯,立即飘退道:“娇姐,究竟是怎么回事?”

 朱玉娇道:“不知是哪位强敌哩!”

 立听蛇王在厅内道:“小帆,你去捉那人回来。”

 麻帆立即答道:“没问题!”

 说着,他已经疾掠而去。

 诸女惧蛇,只好留在现场。

 蛇王却仍然偷决的和宗扬奕棋。

 金三亦欣然在旁品茗观棋。

 麻帆后发先至,他一掠落地,常康诸人亦已经落地,麻帆立即望向陌生人道:“怎么回事?”

 只听“卜!”一声,小铁线蛇已经由麻帆右脚站立之外钻出,立见它以蛇尾顶身,头儿则一直点着。

 徐荷月见状,不由暗征!

 麻帆问道:“它在斡什么?”

 常康道:“禀孙姑爷,它投有恶意,它在向你行礼。”

 “我该怎么办?”

 “请掐指滴血赏给它!”

 说着,他先以右手食指指甲比向左手小指。

 麻帆跟着指掐破左小指,便好奇的挤出血。

 小铁线蛇嘘嘘一声,便张口接血。

 常康立即取出药粉为纸帆止血道:“它是铁线蛇…”

 “哇!它也叫铁线蛇呀!”

 立听蛇王喝道:“当真有铁线蛇?”

 麻帆喊道:“是呀!它喝了我的血哩!”

 “快摸它的全身,别伯!”

 麻帆立即蹲下去摸它。

 它欣然伸舌着麻帆的手。

 麻帆将剑入土中,立即捧起它。

 他含笑摸著它,它亦敕嘶不已,因为,麻帆体内所含有的铁线蛇可说是它的十八代祖宗呀。

 徐荷月见状,立即点忖道:“也好!它留在此地,我也省了麻烦。”

 她立即自包袱取出一叠银票道:“我无意闯入,更无心杀蛇,我负责赔偿!”说著,她已抛来银票。

 立听蛇王喝道:“不行!”

 麻帆竖掌一挥银票便飞向徐荷月。

 徐荷月顺手一接,手指立即一阵疼,她不由暗察道:“好堪的功力,他是谁呢?他如此年青怎会有此修为呢?”

 蛇王一掠近,他一见小铁线蛇,立即泛笑。

 小铁线蛇立即盘身戒备着。

 “呵呵!好家伙!机伶的!”

 麻帆道:“爷爷,如何安排它?”

 “待会再说!”

 他立即向徐荷月道:“道出来历吧!”

 徐荷月一见宗扬及金三随后而来,她的心中一阵悲怆,她立即道:“别来这一套,你究竟想怎样?”

 “嘿嘿!丫头!够种!好!只要你能胜吾孙婿,你便可以离去。”

 “好!请!”

 常康立即抛去一剑。

 麻帆问道:“爷爷!它呢?”

 “放在蛇尸!”

 麻帆轻经一托,小铁线蛇果真落蛇尸上。

 麻帆拔剑向徐荷月道:“你是姑娘家,你先攻!”

 “哼!你不是吾敌,你先出手吧!”

 “不行啦!我一出手,你会输啦!”

 “少来!出手吧!”

 蛇王道:“小帆!出手!”

 麻帆喝句:“小心啦!”立即出招。

 徐荷月冷哼一声,亦振剑攻来。

 两人身形一分,立即各自出招。

 蛇王喝道:“小帆!不许放手!用力!”

 麻帆振力一刺,半尺长剑虹已经出,徐荷月心中一凛,她一偏身,立即疾攻出三招及一掌。

 麻帆翻身向上,立即疾砍而下。

 六股剑虹立即织攻去。

 徐荷月向右一闪,左指已经弹出指力。

 麻帆拧翻身,剑虹乍碰上指力,只听“波!”一声,他的宝剑立即又闪电般放出一股剑虹。

 徐荷月匆匆闪掠,一株树立即做了替死鬼。

 麻帆朝树枝一踩,便人剑合一的扑去。

 徐荷月一招落后,便招招受制。

 又过了六招,麻帆一剑刺向她的心口,她避无可避之下,她凄呼句:“我不甘心呀!”

 小铁线蛇更是向麻帆的右腕。

 麻帆收招捧腹,便站在一旁。

 小铁线蛇一落在二人之中,立即张望着。

 麻帆道:“方才是我先攻,这回轮到你先攻。”

 “好!你算是君子!”

 她向左一掠,便掠落在平坦处。

 麻帆随后掠到,立即道:“好好攻吧!”

 她口气,立即疾刺出三刺,九朵剑花织出现之后,蛇王等三老不由暗暗喝道:“好招式!”

 麻帆喝句:“继续!”便采取守势。

 蛇王原承张口阻止,他的念头一转,他也跟着看此女有何妙用,于是,他便咽下己经滚到嘴旁之话。

 徐荷月全力猛攻,立见剑尖不时的吐出剑芒,蛇王三老瞧得暗悚,立即注视着她的招式。

 麻帆经过这些时拆解不同的招式,他的实战经验甚为丰富,配上他的充沛功力,他仍然未见败象。

 徐荷月接连施展三遍之后,招式又领悟不少,所以,她定下心,反而未再全力猛烈的进攻着。

 麻帆又守了三遍之后,他立即道:“姑娘,你的劲不足,你若旋身快些,你的威力会加强不少!”

 徐荷月不由暗暗佩服。

 她因为面对如此多的男人,她担心旋身太急会现出丑状,所以,她出招之时,一直无法顺利施展。

 立见她身退道:“我们到别处比,如何?”

 麻帆便望向蛇王。

 立听金三道:“你是荷月吗?”

 徐荷月心儿一酸,点头道:“不错!你想不到我能恢复功力吧?你想不到我练成这身武功吧?”

 “可喜可贺!”

 “不必!我不屑和你这种怕事的人多言!”

 麻帆忙道:“你不对!爷爷若非为了叫大家对抗蛮人,他何必怕什么黑两道,我不准你如此说!”

 “你凭什么不准?”

 “爷爷没错!我就凭这一点!”

 “哼!胳臂向内弯!”

 “这是什么意思?”

 金三忙道:“小帆!她没错!任何人遭受到她这种打击也会受不了,她已经是了不起,你别计较!”

 “是!”

 徐荷月心中称,却仍然冷哼道:“我为了复仇误闯此地,你们若一定要留下我,我不惜一拼!”

 麻帆道:“朱爷爷!让她走,好吗?”

 蛇王轻轻点头道:“下不为例!”

 徐荷月冷冷一哼,立即掠去。

 金三立即喝道:“西南方!”

 徐荷月明知他在指引方向,她却开不了口致谢。

 麻帆一见小铁线蛇在张望,他立即下去招手。

 立见它嘶一声,便飞落麻帆的手中。

 蛇王含笑道;“好宝贝!很好!”

 金三问道;“它有益于蛇姬之炼药否?”

 蛇王点头道:“有!不过,它尚幼,不宜摧残!”

 金三立即点头不语!

 蛇王愉快的道:“小帆!你跟吾来安置这位小贵宾!”

 “好呀!”

 不久,蛇王已经带麻帆来到一处蛇,立见中诸蛇垫伏的发抖,蛇王立即道:“小泛,它够威风吧?”

 “怪啦!它们为何怕它呢?”

 “一物降一物,放进去吧!”

 麻帆振手一托,小铁线蛇便嘶的入蛇,只见它朝一条毒蛇的头儿一啄,便钻入蛇

 “呵呵!好宝贝!”

 “爷爷!它钻进去做什么呀?”

 “它会乾蛇血及内胆,这蛇够它吃上半年,届时,它至少会长一寸,它的毒及威力也会增强。”

 “不好吧?它会咬人呀!”

 “不会!有你在此,它不敢!你若不在,它只会吃蛇。”

 “蛇群会不会吓跑呢?”

 “不会!走吧!”

 不久,两人已经返厅,立见朱玉娇道:“爷爷!可否让帆弟去协助徐姑娘,她可怜的,恐怕打不过水家庄之人哩!”

 “这…不妥!水家庄可能会来此地来哩!”

 “爷爷!可以让帆弟戴面具!”

 “这…吾考虑一下!”

 麻帆道:“她怎么啦?”

 金三立即叙述逐电刺客带水家庄人员杀死海家庄全体人员又毁去徐荷月功力之经过清形。

 麻帆忙道:“爷爷!我要去帮忙她。”

 金三却忖道:“糟!吾忘了童辉煌,他们一碰面,小帆若被留下来,岂非要助纣为吗?”

 他立即道:“小帆!别急!徐姑娘能够恢复功力,乃是靠封龙之协助,封家堡之人必会来协助她。”

 “可是,她为何曾跑错地方呢?”

 “她可能急于赶路而走岔路。”

 “封家的人行吗?”

 “没问题!”

 “好!我不必去啦!”

 “小帆!你好好想想她的招式,如何?”

 “对!她的招式怪哩!”

 “来!吾来协助你!”

 蛇王朝众人道;“大家别接近这窝蛇,小铁线蛇在内。”

 “是!”

 蛇王呵呵一笑,便又去蛇欣赏小铁线蛇。

 ※※※※※※※※※※※※※※※※

 天亮时分,徐荷月终于探听到水家庄,她小心的住进客栈,立即沐浴更衣再默默用膳啦。

 不久,她居然想起麻帆,她只听见他名叫小帆,她却将他的形像深镌脑海,心甲更是怪怪的!

 不久,她甩甩头,立即含着蛇目运功。

 役多久,她己入定。

 她为了拚斗,便一直运功着。

 晌午时分,她神采奕奕的收功,立即吩咐小二送来佳肴。

 她刚用膳不久,便觉得一阵恶心,她运功默察,便发现体内怪怪的,她研判她已经中毒。

 她不吭声的含着蛇目便趴在桌上。

 她所中之毒甚为剧烈,所幸她吃过灵果及金鱼,此时一含着蛇目,她立即觉得一阵舒畅。

 她便佯作呻的在上榻躺着。

 不久,小二己带著二人来到门前,这二人乃是水家庄之人,他们买给小二一锭银子,立即含着冷笑入房。

 他们一近,徐荷月立即左右开弓的弹出指力,“叭叭!”二声,那两人的印堂及后脑己经疾出鲜血。

 两人掺叫一声,立即隔庇。

 除荷月提起包袱,立即离去。

 不久,她在林中更上女装,便以原来面目出现。

 她徒手前行不远,便有三人挡路道:“丫头,是你杀人吗?”

 “你们是谁?”

 “大爷来自水家庄。”

 “你们死定啦!”

 惨叫声及呐喊声立即引来十二人。

 徐荷月抢过一把剑,立即大开杀戒。

 她边攻边掠去,可是人越来越多,她一发狠,便决定先痛宰一番,必要时,她明再来宰水若冰及童辉煌。

 水家庄高手在哈虎及哈伦指挥水若冰之下,他们不必运用笛音,便派出一千余人去扑杀着。

 徐荷月仗着功力决厚猛攻,可是,半个时辰之后,她的招式尚未成又欠缺实战经验,所以,她己经负了伤。

 她的信心立即大挫!

 她立即全力突围着。

 可是,人重重掠来,她一时杀不出去。

 她立即继续拼杀着。

 惨叫声立即密集不己!

 血更是纷飞着。

 又过了一个时辰,她终于冲出去,不过,她的双手及腹部、背部一共被砍了十三剑。

 水家庄高手随后猛迫,她只好逃向林中。

 不久,她被上山,她直觉的想起小帆,于是,她咬牙掠去。

 她的功力已经经耗损不少,可是,她全力奔掠之下,金鱼及灵果的潜力一发出来,她反而掠得更快。

 水家庄人员便沿血迹迫着。

 天黑了,他们仍追逐着。

 又过了一个时辰,她遥见云雾,她便欣然凉去。

 没多久,她已掠入蛇区,她立即喊道:“小帆!”

 此时的她因为过度发出体内潜能,加上血过久,她不由有些头晕,于是,她不敢再往前闯。

 她担心水家庄之人追来,不由连喊着“小帆”

 不久,麻帆已经和蛇王掠至,麻帆乍见她一身的血,他啊了一声,立即上前道:“快!我抱你!”

 “不必!”

 蛇王哼道:“后面有人追你?”

 “有!水家庄…”

 “臭丫头!逞什么强!快进去!”

 她只好跟着麻帆掠去。

 蛇王召来常康诸人,立即吩咐着。

 不久,常康诸人己经携毒丸沿血迹去。

 没多久,他们已经在山下听见谈话声,他们立即散开。

 “刷…”声中己经有十八人先行掠来,立听一人道:“前面是蛇谷,咱们别进去,那丫头一定已被蛇咬死啦!”

 “胡说!她方才一直喊小帆哩!”

 “可是…”

 说话之间,又有十人掠近,常康见状,他立即撒出两把毒粉,当场便有三人中毒惨叫倒地。

 其余的蛇谷人员立即猛撒毒粉。

 现场便是惨叫连天。

 远处的二十七人正在被蛇王、金三联手扑杀着。

 不久,常康诸人赶至,他们一围住四周,蛇王和金三又宰了二人,立即身疾退,常康诸人立即疾撒毒粉。

 那群水家庄高手立即做了枉死鬼。

 蛇王松口气道:“灭尸!注意随后赶来之人。”

 “是!”

 蛇王三老便联袂掠返大厅!

 此时的徐荷月正在房内被五女止血上药,她被剥得全身赤,她不便挣扎的含着蛇目任由诸女上药。

 良久之后,宗晓燕道:“你要养伤十天左右,别动。”

 “嗯!”

 她为徐荷月盖上毯,立即联袂离去。

 立听麻帆问道:“妥吗?她不会走不动吧?”

 朱玉娇含笑道:“帆弟!你放心!她没有伤到要害,不过,她可能安在此地好好的养伤十天左右哩!”

 “叫她多住几天吧!”

 “当然!去见见爷爷吧!”

 “好!”

 她们一入厅,金三立即道:“辛苦啦!玉娇!你不要紧吧?”

 “谢谢爷爷!没事!”

 “别动了胎气!”

 “嗯!”

 “你们好好守着,吾三人去瞧瞧!”

 说着,三老便联袂离去。

 麻帆问道:“爷爷他们要出去做什么?”

 朱玉娇道:“徐姑娘了血,才被那些人道来,万一又有人追来,就很不好,所以,爷爷他们要去看看!”

 “我也去!”

 说著,他立即掠去。

 房中的徐荷月听至此,芳心更是怪怪啦!

 麻帆掠去不久,便见诸人正在劈去地上的血迹,他二话不说的立即掠到前面去找血迹及尸体。

 他们一直忙到天亮,方始返回。

 立见徐玉娇道:“帆弟,你快来帮忙。”

 蛇王忙问道:“怎么回事?”

 “爷爷!徐姑娘有一处伤口含有媚毒…”

 金三啊道:“催情剑蔡豪便在水家庄…”

 蛇王立即匆勿入客房。

 只见徐荷月汗下如雨的道:“我…我要…我要…”

 金琴四女各按着她的四肢,她却仍然汗下如雨的扭身不已,蛇王一搭上脉不久,立即望向金三及宗扬。

 二老明白他的心意,一时难以作答。

 麻帆立即道:“好可怜!我该如何做?决说!”

 蛇王沉声道:“今夜救了她,后便要扯上水家庄,你敢吗?”

 麻帆点头道:“敢!”

 “好!宽衣!好好和她打架!”

 “打架?她好多血呀!”

 蛇王将一把蛇丹入徐荷月口中,立即和二老离房。

 朱玉娇忙道:“帆弟!快!”

 说着,她己帮他宽衣。

 不久,麻帆一搂上徐荷月,金琴四女立即松手离房。

 徐荷月便疯狂的扭着。

 麻帆只好用力打啦!

 这是一场苦战,因为,徐荷月的功力越高,媚毒也中得越深,房中便好像是天翻地覆的连响不己!

 蛇王连叹三口气,便迳自返房。

 金三低声道:“琴儿,你们备些灵药给她服用。”

 “是!”

 “多注意她的外伤。”

 “是!”

 二老立即默默返房。

 晌午时分,徐荷月尖叫一句,方始昏去。

 麻帆唔了一声,宝贝便而出。

 立见五女分别提水及端药入内,麻帆立即返房沐浴。

 诸女灌下药,便抬徐荷月净身及换被褥,徐荷月悠悠醒来,她乍见此景,便脸红的任她们安排。

 良久之后,诸女为她上妥药,立即离去。

 徐荷月闭上双眼,思却波涛汹涌。

 ※※※※※※※※※※※※※※※※

 水家庄内充着紧张及不安,童辉煌及水若冰更是紧张,因为,徐荷月的修为远超过他们呀!

 哈虎及哈伦更是紧张不安,因为,少峒主己死,姑娘又失去联络,他们已派六人前住封家堡找她。

 苗族却三两天使来函催问,他们可真头疼哩!

 尤其,徐荷月那一役,光水家庄便折了九百余人,他们心痛之下,立即不准水家庄之人任意外出。

 又过了七天,红姑所派之人终于赶到安西城,他们稍加探听,便获悉徐荷月曾在此地砍了数百人。

 信鸽立即带走这份消息。

 当天晚上,红姑便接获飞函,她瞧过之后,格格笑道:“水家庄不过如此,咱们可以准备南下啦!”

 柳助诸人立即附和的赞成着。

 她们便开始计划着。

 此时的徐荷月已经伤口结疤,她坐在桌旁沉思良久,她立即暗自决定道:“我一定不能连累他们。”

 倏听一阵响曲,她立即面上一热!

 因为,她迄今仍难忘那种销魂滋味呀!

 她便默默聆听着。

 此时的麻帆正搂着史绵绵行乐,史绵绵的体似蛇般合,麻帆立即尝到愉快的感觉啦!

 史绵绵最耐战,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方始足的呻及喀嗦着,麻帆兴奋的继迹冲刺。

 “喔!弟…饶了我吧!”

 “绵姐!要不要?”

 “要…要…”

 麻帆便欣然注着。

 “好帆弟!好帆弟…”

 两人便绵不己!

 徐荷月听得全身火热,急忙嘘口气喝茶!

 良久之后,她方始定神上榻运功。

 翌一大早,朱玉娇五女便又联袂陪着麻帆进来,她们摆妥菜肴,便请徐荷月一起用膳。

 膳后,朱玉娇取出一个瓷瓶道:“月妹!这瓶生肌散可以消去疤痕,你请琴妹为你上药。”

 “谢谢!”

 她一起身,麻帆便和诸女离去。

 金琴便小心的为她抹上“生肌散”

 “月妹!你的修为不错,恢复甚快哩!”

 “谢谢!”

 “月妹!我说几句话,可以吗?”

 “请!”

 “不管你遭遇何事,你只来了二次,便己经和帆弟结缘,这是冥冥之安排,请你接受它,咱们今后同共苦,好吗?”

 “我不能施累你们!”

 “别如此说!我们住在此地,主要是让帆弟好好的练剑,我们并不是怕事,我们一定协助你复仇。”

 “我…我另外扯上封家堡,那儿的人亦是野心!”

 “没关系!各大派站在我们这一边!”

 “你不知道好多事,我真的不能拖累你们!”

 “月妹!你仍然因为家祖昔年末出面协助你而排斥吗?”

 “不!不是!我没有此意!我真的不能拖累你们。”

 金琴嘘口气道:“别为此事激动,你先养妥伤,咱们再聊吧!”

 金琴立即默默离去。

 麻帆和朱玉娇敞步至山前,立见她道:“帆弟!你方才已经听见,她不大希望我们介入呢。”

 “不行!她再去水家庄,一定会死的!”

 “不要急!她后天便可以复原,你好好的和她打一架,然后再好好的问她,我们一定要帮她。”

 “对!不过,打一架就有用吗?”

 “一定有用!不过,你别急着打,她感哩!”

 “我懂!”

 “帆弟!她很可怜,咱们一定要帮他。”

 “是的!我一定要帮她,我要请爷爷让我陪她去。”

 “我会向爷爷说。”

 “谢谢你!”

 “帆弟!我可否和你谈一件事?”

 “说呀!干嘛此客气呢?”

 她轻按腹部道:“可否让这孩子姓朱?”

 麻帆搂她道:“可以!金爷爷己经和我提过了,可以呀!”

 “谢谢帆弟,我会多生几个孩子,好让他们姓麻。”

 “好!”

 “对了!帆弟,你下次初月妹打架之时,不要送宝贝给地,因为,她若有了孩子,就和我一样不能动武啦!”

 “我送你宝贝,你就会有孩子啦?”

 “是呀!所以,你别把宝贝送给地。”

 “好!”

 两人便连步向归途。

 两人一入庄,史绵绵四女便和他练剑。

 不久,麻帆已经任凭四女围攻著,徐荷月站汪窗旁瞧了不久,便兴趣的将自己的招式模拟对抗着。

 不久,宗扬及金三含笑到旁观战,他们立即以传言入密功夫指点四女进攻,四女的威力亦迅速增强着。

 麻帆士气大振,继续守着。

 足足又过了半个时辰,四女方始收招,麻帆立即叫道;“燕姐!你方才那一刻,险些戮上我的右臂,厉害!”

 宗晓燕含笑道:“爷爷指点的。”

 宗扬立即指点著麻帆。

 金三则指点著四女。

 徐荷月嘘口气,便躺回榻上,麻帆五人之招式立即闪现不己。

 她躺了不久,颇有心得的立即起身缓缓演练着。

 她越演练越有心得,便练得更起劲。

 她一直练到用膳时分,她一见麻帆六人端膳而入,她立即嘘口气,金琴立即立即取巾上前道:“拭拭汗!准备用膳吧!”

 “谢谢!”

 没多久,她们已经欣然用膳。

 膳后,麻帆道:“月妹!咱们出去走走吧!”

 徐荷月便脸红的跟去。

 二人沿径而行,沿途的蛇儿被麻帆的体气薰得纷纷退避,徐荷月不由问道;“它们为何如此伯你呢?”

 “我的身上含有铁线蛇之血气。”

 “铁线蛇?它和那只小黑蛇有渊源吗?”

 “有!它是小黑蛇的十八代祖宗呀!”

 “真的?你如何降伏它呢?”

 “我说!不过,你别取笑喔!”

 她立即轻轻点头。

 麻帆指向右前方的小亭道:“到那儿去吧!”

 她立即默默跟去。

 两人入亭一坐,麻帆立即叙述在天山发现铁线蛇之事,他说得甚为仔细而且还比手划脚,可谓精彩之至。

 她听得暗暗害怕,不由频频瞄向亭外之蛇群。

 尤其当麻帆提到被铁线蛇追时,她更是回头望去。

 当麻帆提到铁线蛇追到大门前,他身打算让蛇咬之际,她不由口道:“你真傻!它咬上了吗?”

 “是呀!你别笑喔!它咬上我的这儿!”

 他一指向下体,她不由脸红。

 麻帆便仔细叙述着他在大门前运功数十之事。

 徐荷月不由忖道:“天呀!太巧啦!我和他的下体皆被铁线蛇侵占,难道这正是上天安排之良缘吗?”

 麻帆道:“我现任才知道,我光了它的血气,它才死去,对了!那只小铁线蛇为何会和你一起来吧?”

 “它…它可能想我的血吧?”

 “有理!有理!”

 “帆…帆弟,你能助我复仇吗?”

 “好呀!我一定助你复仇。”

 “月妹!你一定很少和别人拼斗吧?”

 “是的!”

 “哈哈!我没有料错!因为,你越拼越热呀!不过,你真的要多扭,否则,你的招式不会进步。”

 “好!”

 “你快点恢复,我陪你练剑,然后,一起去复仇。”

 “谢谢!”

 “月妹!我一直在草原木屋独居十八、九年,所以,我不大懂得做人说话,你可别怪我胡说八道。”

 “你说得很好!”

 “谢谢!”

 “你从小便在草原呀?”

 “是的!我从小便被放在路旁,主人带我返草原,九年前,主人外出迄今,我仍然找不到他。”

 “他是谁?”

 “我不知道他的姓名,他很少说话,他只是一直练剑。”

 “你知道我的事吗?”

 “听过!你真可怜!不过,你真勇敢!”

 “谢谢!我一定要亲手复仇。”

 “我一定会帮你!”

 “谢谢你!”

 整理:书香斋http://bookart。xilubbs。com m.EDaxS.Com
上章 蝶衣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