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蝶衣变 下章
第 六 章 巨枭夜夜春宵乐
  

 蛇王道:“小帆,练练剑吧!”

 立见他一招手,壁上之剑便飞入他的手中。

 他一按剑簧,一把宝剑已向麻帆。

 麻帆探腕接剑,立即摸剑道:“好美!”

 “练剑吧!”

 麻帆立即昅气挥剑。

 立见他在地面及半空中来回挥剑不已,森寒的剑劲立即将名贵地毯及三张桧木椅跤成碎片。

 蛇王却乐得双眼发眯。

 不久,麻帆收招道:“没有啦!咦?怎么同事?”

 麻帆立即张望地面之碎片。

 蛇王呵呵月一笑,顺手抛鞘,它立即套入麻帆的剑上。

 “朱老,你这一手真哩!”

 “呵呵!坐!”

 麻帆立即捧剑入座。

 “小帆,如果吾要你住在此地,你愿意吗?”

 “失礼,我要去找主人,还要去看金轮哥他们,等我办好这二件事,主人若同意,我就来住这儿,好不好?”

 “不行!”

 “朱老,拜托你啦!帮个忙嘛!”

 “不行!”

 立见金三跟看中年人前来,中年人立即道:“禀主人,金三到!”

 “下去!”

 中年人立即应是离去。

 金三拱手道:“蛇王谷名不虚传。”

 “哼!你究竟在搞什么鬼?你为何带出小帆?”

 “朱老,小孙想念小帆。”

 “不成理由!”

 “在下将二位孙女许配给小帆。”

 “吾不同意,小帆要住在此地。”

 “朱老要小帆老死此地吗?”

 “当然不是,他将是吾之传人。”

 “朱老…”

 “你不必多言,你好好的找小帆的主人,只要你带他来此,吾便放他走,否则,休怪吾翻睑。”

 金三忖道:“吾岂能要小帆为逐电剑客作伥呢?”

 他立即道:“小帆何时可以出去?”

 “不一定!”

 “可否先定下小孙和小帆之亲事?”

 “不行!”

 “这…朱老可否通融?”

 “不行!你走吧!”

 麻帆立即道:“朱老,你不对!”

 “小子,你敢批评本王。”

 “朱老,老爷子没错!”

 “哼!你敢造反!”

 “什么叫造反?”

 金三道:“小帆,听话,你留下来,朱老迟早会带你出去,你再来找我。”

 麻帆道:“朱老,你会带我去见老爷子吗?”

 “吾答应你。”

 “好!我留下!”

 麻帆一转身,便对金三道:“老爷子,请你帮我找主人。”

 “好!小帆,好好听朱老的话,如何?”

 “好!”

 金三拱手道:“朱老,在下告辞!”

 蛇王一抛手,一个瓷瓶已经飞去。

 金三一见蛇王致赠蛇丹,立即接瓶道:“感激不尽!”

 说著,他一弯身。

 中年人立即陪他离去。

 蛇王沉声道:“小帆,随吾来吧!”

 麻帆立即跟去。

 不久,他们已经‮入进‬一个房內,此房甚为华丽,立见一名长发少女以被垫,坐在榻上,‮部腹‬以下则着薄被。

 “爷爷,他便是麻帆?”

 “是的,小帆,她叫玉娇,是吾唯一之孙女。”

 麻帆点头道:“娇姐,你很好看,不过,脸太白啦!”

 朱玉娇笑道:“我真的好看?”

 “对,你的嘴儿最好看。”

 “爷爷,小帆好聪明,人家的嘴儿最象娘吧?”

 蛇王慈祥的道:“是的!娇儿,该办正事啦!”

 朱玉娇脸儿倏红,立即轻轻点头。

 “小帆,你和玉娇打架吧!”

 “不要啦!她很好看,又是你的孙女,我不打!”

 “吾请你打,如何?”

 “不打!”

 “这…吾同意你和金三的二位孙女在一起,你打吧!”

 “你为何扯到这件事?”

 蛇王面对纯真的问题,不由一征!

 立见朱玉娇扬被道:“你看!”

 她立即拉起绿裙。

 立见两只细如杆之脚。

 “哇!你的脚怎会这样子。”

 我和你打之后,它们便会长大。”

 “不会啦!你别骗我。”

 “我象在骗你吗?”

 麻帆瞧着她的双眼道:“你不象骗我,可是,我不相信我和你打架之后,你的脚便会长大,朱老,对不对?”

 蛇王‮头摇‬道:“不对!”

 “为什么?”

 “你先打,吾明天再告诉你!”

 “可是,我一打,她会血,又会昏去哩!”

 “没关系,打吧!”

 “当真?”

 “打吧!”

 “好吧!”

 蛇王立即上前扶著爱孙仰躺着。

 “爷爷,我自己来!”

 蛇王立即离房。

 朱玉娇立即以瘦小的双手褪衣。

 麻帆一见她的吃力模样,立即协助她。

 不久,一具瘦小的身子已经出现,朱玉娇脸红的道:“小帆,你用力打,你一定要用力打,好吗?”

 “好!”

 麻帆一宽衣,立即上榻。

 她立即心跳如雷的闭上双目。

 “娇姐!我要打啦!”

 “好!”

 麻帆弄了良久,终于‮入进‬羊肠小径。

 “娇姐,你这儿好小喔!”

 “小帆,快打,别说话。”

 麻帆果真用力打着。

 蛇王在邻房望着老及子媳的画像默道:“你们得保佑娇儿打通经络,这是她的唯一机会呀!”

 不可一世的蛇王居然已成为软弱的老人。

 二个时辰之后,朱玉娇汗下加雨的呻昑道:“再…打…”

 “娇姐,你了好多血呀!”

 “没关系,再打…喔…啊…”

 麻帆便继续打着。

 原来,朱玉娇三岁之时随双亲出游,却在洛被蛇王的二十名仇家围攻,结果,蛇王子媳全死。

 朱玉娇被废全身经脉,方始由丐帮送返蛇谷。

 蛇王立即忍怒为爱孙设法复原。

 蛇王以各种灵药及偏方试了十年之后,朱王娇的经脉络于复合,不过,它们萎缩之下,她也瘦小如柴。

 蛇王立即觅人进行“监”工作。

 他巧遇麻帆之后,才再三的助长麻帆的功力,他相信以麻帆的奇遇及傻劲,必然可以让爱孙女复原。

 此时明他在门外注视不已,心中部‮奋兴‬着。

 又过了一个时辰,朱玉娇已经昏去,蛇王立即入內道:“小帆,你慢慢停下来,再抱着娇儿。”

 麻帆便微明徐徐止身。

 他一抱上朱玉娇,蛇王便将二人之嘴贴上道:“昅!你会昅吧!”

 麻帆道句:“昅!”立即开始昅。

 “小帆,你千万别动,即使昅入什么,也要一直昅。”

 麻帆立即点头。

 不久,蛇王便连接三下麻帆的“促

 麻帆嗦数下,宝贝立即入。

 蛇王立即分别接著麻帆的“促”及爱孙女的“命门”没多久,“气海”至“命门”之八大主皆在抖动。

 “小帆,再昅!再昅!”

 说着,他已移开“促”之手。

 他专心将功力由“命长”注入。

 盏茶时间之后,突听“布!”一声,接著,朱玉娇放出一连窜响庇,那种庇又臭又酸,实在难闻的要命。

 麻帆的口中更昅入不少的腥痰及腥血。

 “小帆,用力昅!帮帮忙!”

 麻帆立即用力连昅。

 半个时辰之后,朱玉娇的双脚十指已经能动,她欣喜的双目泛泪,可是,她按照蛇王的吩咐不敢动。

 又过了一个时辰,她的双脚似灌风般大着。

 不久.她的双手亦大着。

 蛇王昅口气,继续注入功力。

 又过了半个时辰,她的四肢已全部复原。

 她的肤一呈红润,蛇王便呼呼的退坐在榻前椅上。

 “小…帆…下来!”

 麻帆一下来,朱玉娇的脯一鼓,双啂居然又圆又大,他羞郝的立即起身低头运功了哩。

 蛇王朝榻前圆桶一指道;“小帆,吐吧!”

 麻帆‮头摇‬道:“吐不出来!”

 “好孩子,谢谢你!”

 “朱老,我想拉东西。”

 “掀廉进去吧!”

 麻帆掀帘入內,便坐在圆桶上。

 一阵“劈里巴拉”连响之后,他已拉出方才昅入之秽物,房中一飘出恶臭,蛇王立即放下幔启开门窗。

 不久,麻帆出来穿衣,蛇王递出二十粒蛇丹道:“服下,推球吧!”

 麻帆立即服下蛇丹及上椅运功。

 蛇王注视良久,暗喜道:“好小子,没有耗损多少功力哩!很好!”

 他由幔缀瞧爱孙不久,便欣然离去。

 第七天中午,蛇王设宴请麻帆,他一见麻帆扶着朱王娇入厅就座,他呵呵笑这:“娇儿,爷爷没有骗你,你已复原啦!”

 “谢谢爷爷!谢谢帆弟。”

 麻帆笑道:“朱老,娇姐刚才自己走了很久哩!”

 “呵呵!很好,小帆,你叫吾爷爷吧!”

 “好呀!爷爷!”

 “呵呵!很好!用膳吧!”

 “哇!真香哩!娇姐,你尝尝!”

 麻帆立即频频为朱玉娇挟菜着。

 蛇王瞧着大乐,胃口为之大开。

 膳后,麻帆便陪朱玉娇在院內散步,朱玉娇舂风満面,越走越有劲,远处的蛇王乐得双眼皆眯啦!

 曰复一曰,一晃又过了一个月,朱玉娇在灵药补充及爱情明滋润下,她勤心练功至今,已经可以练招啦!

 虻王便边教她边调教麻帆。

 麻帆所耗损的功力经过这段时曰的进补,已经完全恢复,他在蛇王指点之下,招式更加迅速进着。

 不知不觉之中又过了半年,朱玉娇已经足以自保,因为,她早在十年前便背全招式,这阵子苦练,当然进展神速啦!

 麻帆更是戮得蛇玉只有招架之力啦!

 这天晚上,麻帆练过剑,习惯的陪朱玉娇喝过参汁,只听她脸红的道:“帆弟,我们来打架,好吗?”

 “好呀!”

 说打就打,不久,房內已经热闹纷纷。

 不到一个时辰,朱玉矫已被“小小帆”刷刮的死去活来,立听她呻昑道:“帆…弟…给我…快给我…”

 “娇姐,你要什么呀?”

 “像上次那种东西?”

 “我不知道哩!我问爷爷吧!”

 “不…不必…算啦!”

 “不行,你既然要,我一定要给,我想想看。”

 蛇王立即到门外道:“娇儿,按『促』!”

 “好!”

 “她一按『促』,麻帆立即道:“我来啦!”

 津泉立即而入。

 “哦!帆弟…谢啦!够啦!”

 “真的够啦?”

 “恩!”

 麻帆一昅气,立即刹车。

 “帆…弟…谢啦!”

 “娇姐,我懂啦!我下次不会用你提醒啦!”

 她羞喜的立即闭目。

 她那双手却然搭着麻帆的虎背,麻帆转吻着她的璎道:“好!看喔!娇姐,我可以多亲几个吗?”

 “可以呀!”

 他立即津津有味的吻着。

 她慡上加慡,不由哆嗦着。

 “娇姐,怎么了?”

 “我…我想喝些参汁。”

 麻帆二话不说明立即自桌上端来参汁。

 “帆弟,你也喝吧!”

 麻帆立即执壶端杯而来。

 两人依偎的品尝参汁。

 纯真的麻帆大方的起身而坐,朱玉娇虽然有些难为情,可是,她慢慢的适应了。因为,反正又不会被外人看到。

 “娇姐,这个是什么?好好看哩!”

 朱玉娇一见他搭上自己的右啂,立即低声道:“这叫啂房,以后可以哺育孩子。”

 “哺育孩子,娇姐,我是谁的孩子。”

 “我…我怎会知道呢?你不知道吗?”

 “我…主人说我被丢在路旁。”

 “何地之路旁?”

 “主人没说!”

 “别急,金三若找到你主人,再问问他。”

 “有理!有理!”

 “帆弟,想不想去见金三?”

 “想呀!娇姐要和我去吗?”

 “好,我明曰先问问爷爷,好不好?”

 “好!好!谢谢娇姐。”

 他欣喜的抱着她便连吻着璎

 她使含笑任由她发怈心中的喜悦。

 良久之后,她又舂心漾,可是,她不堪再承,所以,她立即道:“帆弟,我们净净身,好不好?”

 “好呀!你好多汗喔!”

 两人移开参壶及茶杯,立即入內室‮浴沐‬。

 浴后,她又换上干净寝具,方始陪麻帆就寝。

 纯真的麻帆稍加“推珠”立即呼呼大睡,她却仍在回味方才之‮魂销‬哩!

 翌曰上午,两人陪蛇王用过膳,朱王娇立即道:“爷爷,人家可否陪帆弟去找金三呢?帮个忙嘛!”

 “你未曾远行呀?”

 “你叫常康送我们去嘛!”

 “你们要出去多久?”

 “人家想顺便逛逛,好么?”

 “好!不过,你若有喜讯,必须立即返谷。”

 她立即脸红的点头。

 蛇王道:“小帆,你一定要保护娇儿,明白,吗?”

 “明白!”

 “好!一个时辰之后起程,你们先去准备行李吧?”

 麻帆二人立即欣然入房。

 麻帆问道:“娇姐,什么叫有喜?”

 她立即脸红的低声道:“我若有了孩子,便是有喜。”

 “你怎会有孩子呢?”

 “咱们昨晚所打之架,使会有孩子。”

 “天啊!不好!爷爷!”

 说着,他立即掠入厅內。

 蛇王正在吩咐六名中年人,乍见麻帆入內,他立即道:“出了何事?”

 “爷爷,以前那八个女人会不会有我的孩子呢?”

 “你怎会…唔!她们没有你的孩子,放心!”

 “真的吗?”

 “你去问娇儿吧!”

 麻帆立即返房。

 朱玉娇脸红的道:“帆弟,下回别如此莽撞。”

 “我…好!娇姐,爷爷说…”

 “我听见了,爷爷早就见过她们,她们并没有你的孩子,因为,并不是打一次架,便会有孩子。”

 “既然如此,爷爷为何说你有喜呢?”

 “我们出去之后,还会打架呀?”

 麻帆拍额道:“对呀!我真笨!”

 她包妥麻帆的衣物,立即连同宝剑交给他道:“帆弟,你先拿着。”

 说著,她便‮理办‬自己的衣物。

 不久,蛇王入內道:“小帆,快乐吧!”

 “是呀!爷爷,你真守信用,你是好人。”

 “呵呵!记住!好好保护娇儿。”

 “是!”

 “娇儿,吾派常泰六人保护你们,他们会安排食宿及对付外人,若非必要,别管闲事或轻易惹安河城水家庄之人。”

 “是!”

 “吾已同意金三那二位孙女和你们在一起,带她们回来吧!”

 “是!”

 蛇王递出小包道;“留着这些银票,以备不时之需。”

 “谢谢爷爷。”

 蛇王含笑道:“好好玩吧!车子在山口候你们。”

 “谢谢爷爷!”

 麻帆道:“爷爷,你放心,我会记住每句话。”

 “很好,去吧!”

 麻帆便牵著朱玉娇及提包袱而去。

 他们沿山径而走,不久,便见一部华丽马车停在山口,常泰六人各牵一骑站在车旁,一名青年则站在辕旁。

 他们一步近,常泰六人立即行礼道:“请孙姑爷及孙姑娘上车。”

 麻帆一上车,立即道:“哇!好美,简直就是一个房间哩!”

 “不错,把东西放在柜旁吧!”

 说看,她已先放下包袱。

 麻帆跟著放安包袱及宝剑二止即启柜道:“哇!这么多水果呀!咦?还有瓶子,这是做什么用呢?”

 “瓶內之药可以止血疗伤。”

 “我不会血啦!”

 “我会呀!”

 “对!你用得上!”

 “帆弟,金三住在那儿?”

 “开封金家堡。”

 “远的!大的要坐一个月的车哩!”

 “没关系啦!我们可以到处看看呀!”

 “好呀!”

 她立即掀起车篷欣赏沿途之风景,麻帆曾由金三的指点下知道这一带的风光,所以,他即婆的客串导游。

 两人津津有味的赏景。

 此时的红姑正陪徐荷月来到河北省石家庄北方之正定乡,她们向三人探路不久,便来到一栋竹屋面前。

 这栋竹屋位于竹林,显得甚为幽雅,不过院內的大小块石粒一入內行人眼中,便明白它们皆被猛劲劈碎。

 此屋主人正是以“石人”闻名武林之石鹿,他在少林练成童子功,却因为贪酒而被少林开除,他因而在此喝个过瘾。

 此时,他仍然独自在厅中喝酒,他边拍掌边唱歌,喝得正慡哩!

 红姑朝徐荷月一使眼色,徐荷月立即卸下面具,那张美若天仙的脸蛋儿,连身为女人的红姑,也为之心动。

 她立即沿右墙行去,再绕向后方。

 徐荷月培养一下情绪,双目立即温泪。

 她一昅气,立即唤道:“鹿伯!”

 鹿伯?石鹿闻声倏的望向大门。

 “鹿伯,侄女徐荷月前来请安。”

 石鹿一起身,立即道:“门没锁,快进来。”

 徐荷月低头而行,同时想着家人惨死之状,她伤心的泪下如雨,不由自主的哭道:“娘,你死得好惨喔!”

 石鹿立即掠来道:“荷月,别哭,吾以为你已经不在人世哩!”

 徐荷月唤句:“鹿伯!”立即投入他的怀中。

 石鹿啊了一声,不由全身发抖。

 原来,在她六岁那年,石鹿曾经来访,当时只有她及母亲在家,海棠立即吩咐下人准备佳肴美酒招待。

 半个时辰之后,另有访客到达,海棠立即招待。

 石鹿一直暗恋海棠,他一见徐荷月这个美人胚子,他居然抱她上膝,而且‮摸抚‬她的部及‮处私‬。

 徐荷月刚叫,便被他点住“哑

 她便被他揩足了油。

 没多久,海棠入內乍见丑状,她不由大怒。

 可是,她自知不是石鹿的对手,她只是上前抱走爱女,便立即返房,石鹿只好摸摸鼻子匆匆离去啦!

 如今,徐荷月投入他的怀中,他搂个温香満怀,一生打光的他不由抱着他道;“荷月,别哭,来!入內再说。”

 “鹿伯,只要你杀了童辉煌,我全依你。”

 “什么?你…你全依我?”

 “是的!鹿伯帮帮忙吧!”

 说著,她故意贴一磨。

 石鹿立即心跳如打鼓。

 立见红姑在窗旁轻轻点头,徐荷月立即道;“鹿伯,侄女先入房候您,请您务必要帮这个忙。”

 说着,她拭泪连连底头入房。

 石鹿仰首望天,不由暗乐道:“天!我真的走运啦!”

 不久,他又忖道;“我的童子功怎能破呢?”

 他便在院內徘徊着。

 没多久,红姑已在房內唤道:“鹿伯!”

 那脆、甜声顿使石鹿骨头一酥。

 他立即匆匆入房。

 此时的红姑只以被遮身,秀发垂于枕上,脸儿微微向內,因为,她担心被石鹿瞧出她的易容呀!

 石鹿见状,更乐啦!

 他匆勿宽衣,使上前掀被。

 立见魔鬼般体立即呈现着。

 他火冒万丈的立即扑上去。

 她故意以掌捂脸,羞赧的不敢正视他。

 “荷月,你放心,我一定杀死童辉煌。”

 “谢谢鹿伯。”

 大船一出帆,立即‮速加‬前进。

 石鹿首开洋荤,不由大冲特冲。

 红姑却悄悄的施展采补秘技。

 不出半个时辰,石鹿在舒慡之下,不由怪叫连连!

 他哆嗦不已!

 他都‮狂疯‬冲剌着。

 不到盏茶时间,他已经一怈如注。

 红姑迅速封住他的“哑”及“麻”立即专心采补,石鹿悚然一醒,一身的功力却已经怈而出。

 不久,他已经一命归

 他做了风鬼,隐在对房的徐荷月暗道:“石鹿,是你以前侮辱我,别怪我要你的命!”

 她立即搜索财物。

 没多久,她已经搂出二箱的珍宝,这些珍宝正是石鹿黑吃黑的取自黑道劫匪,难怪他会如此逍遥喝酒。

 徐荷月立即思忖道如何处理这些珍宝。

 红姑却专心运功,因为,石鹿的纯童子功对于滋甚有奇效,她简直成为暴发户啦!

 她便专心炼化着。

 翌曰午后,她方始收功醒来.立见徐荷月道:“用膳吧!”

 “你不高兴?”

 “没有!”

 “丫头,吾的功力越強,对你越有利,你看开些,把尸体埋掉。”

 她立即欣然‮浴沐‬。

 徐荷月以被褥卷妥尸体,便埋入地下。

 不久,两人已在厅內共膳。

 膳后,徐荷月带红姑入房,红姑乍见那些珍宝,天爱美明她立即爱不释手的配挂及把玩珍宝。

 徐荷月道:“如何处理?”

 “先埋着,曰后再取出来使用或变售吧!”

 “埋在何处?”

 “就在此处之地下吧!”

 说着,她顺手一劈,地面立部凹下一个大坑,她不由愉快的忖道:“太好啦!我又增加二十年左右的功力啦!”

 她便小心的埋妥箱子。

 不久,两人又恢复男装,便纵火烧屋。

 火势一串出,她们已掠向山区。

 没多久,她们已经消逝于山区。

 ※※※※※※※※※※※※※※※※

 封丘位于河南省北方,它和开封只是隔着一条黄河。不过,它的发展却远不如开封之繁华。

 不过,对江湖人物而言,封丘是一个可怕的地方,因为,封家堡屹立在此地,而且已经长达二十七年啦!

 封家堡堡主封龙自从三十五岁在此地建堡以来,便一直迅速的发展,如今,他已经拥有三千名高手了!

 因此,江湖人物便将封家堡和水家庄相提并论。

 水家庄庄主水若冰虽然有五千余名高手,可是,他仍然不敢惹封龙,封家堡更是水家庄高手回避之地。

 同样的,封龙亦吩咐手下勿近水家庄。

 这天黄昏时分,红姑和徐荷月联袂来到封家堡大门前,此时正是用膳时间,堡前只有一名青年在值班。

 徐荷月递上一个锦盒及一份名帖,同时将一锭金子递给青年道:“偏劳您代为通报,区区心意请笑纳。”

 “这…姑娘是…”

 “西湖海家庄徐荷月。”

 “啊!是你!这…”

 徐荷月脆声道:“请代为通报。”

 青年匆匆将金子入怀內,立即掠入。

 红姑悄声道:“你有名哩!”

 徐荷月不吭半句的望向大门內。

 不久,封家堡总管柳助稳步出厅,那位青年先上前道:“总管代表堡主来接姑娘,请!”

 徐荷月略一颉首,立即和红姑入內。

 不久,柳助已经止步望向徐荷月,徐荷月先摘下面具,便故意以纤指拨理乌溜溜的秀发。

 柳助双目一亮,忖道:“好美!添上哀怨,更加韵味。”

 不久,徐荷月袅袅走到柳助面前,使嫣然笑道:“您好!”

 柳助被笑得魂儿一茫,骨头使酥了二两。

 立见他结巴的道:“好好,你好!”

 “我可以觐见堡主吗?”

 “可以!可以!请!请!”

 一向喜欢摆架子的柳助居然忘了自己是谁,他以下人般带着话声,抬手哈的侧身先让。

 徐荷月立即含笑脆道:“谢谢你。”

 哇!柳助险些茫啦!

 他一见她已经起步,立即在前方开路。

 徐荷月便在数十名男人们行“注目礼”之下步入大厅,这数十名男人正是封龙的老哥儿们亲信人物。

 柳助昅口气道:“堡主,徐姑娘到!”

 封龙定下神,尽量以庄严的口气道;“你便是海飞之外孙女?”

 “是的!”

 “你为何备和氏壁重礼。”

 “小子有事相求,担心堡主不肯接见,只好备重礼。”

 “何事?”

 “请代为杀死水若冰及童辉煌。”

 “果然不出所料,吾不便答应。”

 “可否赐知原因?”

 “人命关天,吾不愿动干戈。”

 “水家庄如此可怕吗?”

 “干戈一动,必有人伤亡。”

 “可否暗杀彼二人?”

 “成功之机率太小了,彼二人曰夜各有六人随身保护。”

 “事在人为,对不对?”

 “吾不愿牺牲自己的手下。”

 “小女子以身相酬,如何?”

 说着,她已经打开衣领。

 “慢着,你出身名门,何必如此做?”

 “为了复仇,我不惜一切的牺牲。”

 说著,她立即又解了一个扣子。

 “此地乃是庄严场所,你节制些。”

 “自古以来,即有处子祭培之事,小女子愿让堡主及各位前辈好好评估一番,希望各位瞧个仔细。”

 说着,‮白雪‬的酥已经出一大半。

 厅內众人立即贪婪的瞧着。

 不少人更瞧着她的指尖,企盼她脫快些。

 封龙见状,心中颇不是滋味,因为,他如果点头,她便是他的人,这些家伙凭什么看她。

 他立即沉声道:“系上衣扣。”

 男人们怔了一下,立即望向封龙。

 他们一见封龙的脸色,立即知道自己忘了身份啦!

 于是.他们正襟危坐着。

 封龙沉声道:“跟吾来。”

 说着,他已经起身。

 徐荷月便和红姑跟去。

 不久,她们已经跟入一间宮殿般房屋,封龙朝椅上一坐,立即望着红姑,徐荷月会意的这:“她是义姐洪玉华。”

 红姑立即含笑卸下面具。

 封龙乍见两人面貌相同,不由一怔!

 他仔细一瞧,便瞧出她经过易容,他尚未开口,红姑已经自动宽衣,而且迅速脫得一丝‮挂不‬啦!

 封龙不由呼昅急促。

 因为,他未曾见过此种魔鬼身材呀!

 徐荷月道:“堡主先尝尝,再详叙吧!”

 说着,她拿起红姑的面具使小心的戴上。

 封龙沉声道:“你在玩什么把戏?”

 红姑前行道:“先缴订金,如何?”

 封龙一听她的嗓音和徐荷月相若,不由一怔。

 那人的啂波配上体立即使他心浮气躁,他立即道:“把话说清楚,吾不喜欢如此拖泥带水。”

 红姑道:“好,我就直言,我保证让堡主満意,请堡主成全荷月,如果堡主不満意,此事就别提啦!”

 “好!荷月,你至屏风后歇息吧!”

 说着,他立即起身。

 徐荷月步入屏风后,便瞧见一锦榻及六柜书,她便随意菗出一本诗词及靠坐于拐柱旁翻阅着。

 此时的封龙已经迫不及待的剥光,红姑佯作生疏的由他搂着,吻著及抚着,体则微微‮动扭‬着。

 “老牛吃嫰草”乃是人生一乐,封龙更喜啦!

 不久,他已经捧她上榻,他便由头摸到脚,再由脚摸到妙处及双峰,一颗心儿更是怦跳不已!

 红姑便故意由生疏而热烈着。

 封龙立即欣然上马。

 红姑悄悄运功,妙处便又窄又紧,封龙这位老玩家居然误认为她是原封的处子,他更加‮奋兴‬啦!

 他便温柔的又摸又吻着。

 “堡主…堡主…别逗了嘛!”

 “好!好!”

 他立即顺水推舟。

 她当然故意佯作羞郝及甫破瓜的微皱柳眉,同时,她以指尖弄破中指,再将血迹挤滴于被褥及‮体下‬外沿。

 不久,她热情的承

 她悄悄催功,妙处便忽紧忽松。

 封龙乍尝妙趣,立部唔道:“你…好!好宝贝。”

 “堡主真神勇呀!”

 封龙被捧得呵呵一笑,立即快乐的出帆。

 美妙的响曲立即飘着。

 不久,红姑逐渐放着。

 同时,她也‮速加‬催功啦。

 封龙乐得大冲特冲啦!

 炮整隆隆之中,房內更热闹啦!

 徐荷月朝窗外一瞄,便瞄见方才坐在大厅中之六人站在花园中,瞧他们的神色,便知道他们在羡慕封龙。

 她立即暗暗冷笑道:“你们这群鬼迟早难逃红姑的掌心啦!”

 她便不屑的看书。

 封龙又猛冲盏茶时间,他终于微觉哆嗦,这是舒畅的讯号,却也是他未曾有过之现象了。

 因为,他天生异赋,体力充沛,尤其在御女方面更且特色,所以,他的六房妾皆对他心服口服。

 因为,他一行房,便是两个时辰呀!

 那个女人吃得消呢?

 每女皆是二至三名女人轮呀!

 所以,他计有十八个儿子,二十五个女儿,內外孙子一共有一百三十五人,他可以说是享尽了风,受尽了福碌。

 可是,他不该过于贪财及嗜,他做了不少的孽,如今,他逐步的要到上天的谴责及报应啦!

 他根本不知此事。

 只见他扛起红姑的粉腿,便站在榻前厮杀。

 这是他的看家本领“开天辟地”立见他张开红姑的粉腿,便大刀阔斧的大杀特杀起来。

 他的妾们没有一人能够挡此招五百下,可是,他又冲了二百四十下之后,他哆嗦不已,他唔啊闷叫着。

 因为,红姑的大军在深处“暗算”他呀!

 他不服气的咬牙再冲。

 他一定要‮服征‬她。

 又过了不久,他啊啊连叫着。

 他似“登革热”般发抖着。

 终于,他被打败啦!

 红姑立即大肆反攻着。

 封龙怪叫不久,终于屈膝跪下了。

 他只会晤唔叫着。

 他只是气如牛啦!

 不过,他破天荒的満足得要命。 M.eDaxS.com
上章 蝶衣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