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蝶衣变 下章
第 五 章 孝女献身报亲仇
  

 喝声连连,人影飞闪,麻帆挥动木剑疾攻,金三则施展各种杂招配合幻剑法拆招着了。

 晌午时分,金三飘退道:“很好!”

 “谢谢老爷子!”

 “呵呵!小帆,你进,很好!”

 “谢谢老爷子。”

 “洗洗手脸,准备用膳吧!”

 二人立即至井旁舀水拭洗着。

 哪知,他们一入厅内,便见两位下人昏倒在地,蛇王则迳自斟酒细品,麻帆立即啊道:“蛇王,是你!”

 金三忙拱手道:“朱兄有何指教?”

 蛇王沉声道:“一句话,吾要他。”

 “这…”

 麻帆道:“不行!我不是东…不,我不是物品,不能…”

 “哼!金三,你要金家堡,还是要他?”

 金三道:“小帆,吾该走啦!”

 麻帆坚毅的道:“好!谢谢老爷子!”

 金三返房拾起包袱,立即步入厅。

 蛇王双掌遥按,两名下人立即醒来。

 金三道:“走吧!”

 三人便默默掠去。

 蛇王道:“膳后再走。”

 麻帆道:“不行!主人未返,我不能走。”

 “谁是你的主人?”

 “我已经说过,我不知道。”

 “金三知道否?”

 “他更不可能知道。”

 “嘿嘿!我说你得走!”

 “行!除非我躺下。”

 “嘿嘿!娃儿,吾就欣赏你这一点。”

 “我可以不去啦!”

 “可以呀!”

 “真的?你没有耍我吗?”

 “没有!吾一向守信,你可以不走啦!”

 “哈哈!你真上路,你并不坏嘛!”

 “谁敢说吾坏。”

 “不对!这句话太冲啦!”

 “住口,你敢教训吾!”

 “不敢!不敢!我可以吃饭吧?”

 麻帆一入座,立即埋头苦吃。

 蛇王边欣赏麻帆的吃相边品酒着。

 不久,麻帆一放碗筷道:“我吃啦!我要睡觉啦!”

 “行!请!”

 “礼多必诈,你不会搞鬼吧?”

 “娃儿,你配吗?”

 “对,我不配,我算老几嘛!”

 他立即迳自返房歇息。

 蛇王品酒忖道:“这娃儿梃开明,吾何不暂居此处呢?”

 他稍加思忖,便欣然喝酒。

 未初时分,麻帆迳自在木桩上练剑,蛇王持酒边喝边欣赏,双眼不时闪烁着光辉了。

 一个时辰之后,麻帆止招道:“来玩玩吧!”

 “你向吾叫阵?”

 “玩玩而已,别看得太严重嘛!”

 “不后悔?”

 “你真健忘,我上回…”

 “你放肆!”

 “失礼,我不该大嘴巴,来呀!”

 蛇王置壶拄拐,立即弹而来。

 他一近,拐尖已幻出一屡劲网,麻帆悍然出招“当!”一声,蛇王向上翻掠而去,麻帆却手腕一麻。

 “哇!你的力气真大。”

 “接招!”

 蛇王连人带拐扑来,立即劲风顶。

 麻帆不愿闪避,立即震剑疾攻。

 一阵当声之后,他的左肩已被戮了一下,他只是微微一痛,立即咬牙疾戮向蛇王的腹部。

 “好小子,够狠!”

 他那拐尖朝麻帆的左肩一按,他又弹而去。

 麻帆一偏身,立即闪身再攻。

 蛇王一直利用劲力迥震而翻掠于半空中及实施“空袭”没多久,麻帆先后被戮了十二下。

 铁线蛇的华使他皮坚硬,加上他不服输的斗志,他屡败屡斗,继续彪悍的斗着了。

 蛇王越攻越疼爱他,立即继续攻着。

 一个时辰之后,麻帆双肩之衣上已经被戮似蜂巢,不过,他仍然不服输的继续挥动木剑出击。

 蛇王存心折服他,立即加劲进攻。

 又过了一个时辰,麻帆的右头顶被戮了一下之后,他哎哟一句立即按头飘退道:“不来啦!你戮!”

 蛇王持著酒壶旁,立即执壶灌了一大口酒。

 麻帆过脑瓜子,暗暗伤脑筋。

 蛇王沉声道:“好好想想吾之身法。”

 说著,他迳自入客房歇息。

 麻帆果真抱头回想着。

 黄昏时分,他已经记全蛇王的身法及戮招,他立即边想边挥剑闪身,企盼能的找出破招。

 夜渐深,他仍在闪身练习着。

 蛇王由窗口瞧得暗暗点头道:“孺子可教也!”

 他立即迳自吃着剩饭菜及喝酒。

 这一夜,麻帆便在忙碌中消磨过去了。一阵啼之后,他立即入内取米及撒给群吃。

 接着,他提水浇着菜园。

 然后,他将菜送入灶上温热,再去漱洗。

 不久,他端妥剩饭菜道:“来喔!用膳啦!”

 蛇王入内道;“吾叫朱永高,你就唤吾朱老吧?”

 麻帆险些笑出来,因为,他又矮又老,偏偏又名叫“永高”实在太名不符实,可是,他不敢笑出来。

 蛇王瞪他一眼,立即入座用膳。

 麻帆便低头用膳。

 瞎后,蛇王道:“好好睡一觉,吾下午再戳你。”

 “我一定也要戮你。”

 “嘿嘿!你配吗?”

 说着,立即返房歇息。

 麻帆将剩菜倒入篷,方始洗净餐具。

 不久,他返房服下三粒“回丹”便开始运功。

 半个时辰之后,麻帆便又开始练剑。

 蛇王忖道:“够杠!够劲!很好!”

 他却置之不理的运功。

 麻帆一直练个不停,黄昏时分,蛇王叫道:“做饭啦!”

 麻帆一瞧天色,道:“好,你要吃什么?”

 “炖一只,三杯…:”

 “等一下,我不喝酒,所以,我不会做三杯。”

 “好!炖吧!”

 “炖较久喔!”

 “无妨!”

 麻帆杀了二只,立即迅速拔去内脏。

 不久,已上灶,他立即洗米炊饭。

 接着,他摘来蔬菜,立即配合脯炒着。

 半个时辰之后,香四溢,蛇王上前揭盖,立即将六粒药丸放入汁内,再合上盖。

 “娃儿,你为何不问,你不怕毒药?”

 “不怕,你自己也要吃,何况,你何必向小辈下毒。”

 “好小子,够聪明,这六粒药丸乃足以六百条蛇胆浓缩合炼而成,功能明目清气,知道吗?”

 “苦不苦呀?”

 “你没嗅到香味呀?”

 麻帆口气道:“真香,失礼,我不对。”

 “先用膳吧!”

 麻帆立即端著饭菜跟去。

 一入厅,他又送来碗筷,两人便各自用膳。

 不久,蛇王又斟酒细品着。

 麻帆则到灶前揭盖一瞧,便熄火端走二

 两人便各抓一大吃着。

 麻帆吃光之后,蛇王推来那碗剩,使迳自执杖返房,麻帆便客气的将它吃个光。

 不久,他匆匆洗净餐具,便返房运功,因为,他发现体内煞气频涌,分明是那六粒蛇丸在作崇。

 不久,他已经悠悠入定。

 虻王到房外瞧了半晌,忖道:“好功力,可惜,尚欠发,吾何不好好的成全他呢?”

 他思忖不久,便连夜离去。

 天亮之后,麻帆一见蛇王不在房内,他又叫又走的绕了二圈,立即嘀咕的去喂及洗菜。

 不久,他吃过剩菜,使又去练剑。

 他接连一个月的苦练之后,信心大增啦!

 这天下午,蛇王带来两位秀丽的姑娘,麻帆见状,立即怔道:“朱老,你带她们来干什么?”

 “嘿嘿!你自会明白。”

 “我可不和她们打架喔!”

 “嘿嘿!她们不堪一击,你们去炊膳。”

 二女立即应是而去。

 “朱老!”

 “别发话,动手吧!”

 说著,他又弹而来。

 麻帆喝句:“来得好!”立即扬剑戮去。

 “叭!”一声,剑尖和杖尖一触,蛇王使藉势攻来,麻帆闪身出剑,一气呵成的戮来了。

 “很好,再来!”

 “陆军”立即对抗着“空军”

 半个时辰之后,麻帆又开始挨戮啦!

 不过,他仍然猛攻不已!

 又过了半个时辰,蛇王又戮他七下,便说道:“停!”

 麻帆双肩道:“你真厉害。”

 “你也进步不少,用膳吧!”

 麻帆一见内已摆妥二道菜及二只,他立即上前取用。

 蛇王吃了半只,便取壶品酒。

 “朱老,我越吃越热,你呢?”

 “心静自然凉,专心吃,别想招式。”

 他一甩头,便继续吃。

 蛇王斟酒暗笑道:“好小子,居然撑这么久。”

 不久,麻帆下内外衣,边喝汁边叫热。

 他阳光汁之后,身大汗的便跑取冲水。

 不久,他只穿着内跑入房里,乍见一名女子全身光溜溜的躺在榻上,他不由叫道:“喂!你跑错房啦!”

 女子捂道:“是吗?”

 “是的!你到右房去睡,快穿衣,别着凉啦!”

 “人家等你嘛!”

 “等我?做什么?”

 “人家陪你玩嘛!”

 “玩什么?”

 “你上来就知道嘛!”

 “不行,先说清楚。”

 “上来嘛!”

 说着,她已扭动下身。

 “你酸啦?”

 “是嘛!帮人家捶捶嘛!”

 “不行,你叫你的朋友帮你捶。”

 “不要嘛!人家只要你捶嘛!”

 “这…”

 “来嘛!快嘛!”

 “好!我帮你捶,捶过之后,你得走。”

 “好嘛!”

 麻帆立即握拳替她捶

 不久,女子道:“人家这儿好酸嘛!”

 说着,她仰身指着双

 “你一定练武太急,才会酸,我替你!”

 “太好啦!”

 麻帆果真握著双个不停。

 不久,女子漾的一把搂住麻帆,麻帆挣脱双手道:“不行!我不能和你打架啦!”

 “打架!格格!妖打架吗?”

 “才不是哩!你走吧!”

 “不要麻!人家要你打嘛!”

 “不行,我和你没仇。”

 “没仇?我和你比嘛!”

 “这…比过之后,你得走喔!”

 “好嘛!”

 “你已经黄牛一次,这次不许赖皮哦!”

 “好嘛!快嘛!”

 麻帆立即去内

 女子乍见麻帆的下体,不由啊了一句。

 “怎么啦?不打啦?”

 “打!打!打死我,我也要打,快打。”

 麻帆立即上去抱着她。

 她自动宾纳客,不由喔了一句。

 “怎么啦?我尚未使力,你叫什么叫?”

 “快使力,快!”

 说著,她已动着。

 麻帆也动道:“这样打吗?”

 “对!用力!用力!”

 “好!我一定要打败你。”

 他果真用力打啦!

 女子边叫边个不停。

 半个时辰之后,女子香汗淋漓的呻着。

 她只会叫一个字,那就是“打”

 麻帆边打边喝道:“你还不认输?”

 “打!打…”

 麻帆一打再打,女子终于乐昏啦!

 另外一名女子立即赤身体入内道:“我也要打。”

 “你要为她讨回面子吗?”

 “不错!来吧!”

 说着,她已经躺下。

 麻帆一移身,倏见血水,不内叫道:“她血啦!”

 “没事,既要打架,何必怕血。”

 “有气魄,来!”

 他立即搂著她猛打着。

 女子亦欣然着。

 蛇王瞧得眯眼暗笑而去。

 半个时辰之后,那女子亦汗下如雨啦!

 不过,她仍然一直喊打哩!

 麻帆又猛打良久,她终于昏去。

 立听蛇王在远处道:“娃儿,运功吧!”

 “运功?什么意思?”

 “你不会运功?胡说!”

 “我…我真的不会呀!”

 “很每晚睡前在做什么?”

 “推球呀!”

 “推球?好,你快推球吧!”

 “我想洗洗身…”

 “不必,快!”

 麻帆只好在椅上推球。

 真气一爆,她便全身一震。

 他暗暗叫怪,却不敢停止“推球”

 不久,他已浑身飘香,蛇王忖道:“好小子,吃过参王呀!”

 他一直瞧到麻帆入定,方始返房歇息。

 一夜无事,啼唤醒麻帆,他立即匆匆到井旁沐浴。

 不久,他已着装喂及浇菜。

 蛇王到门口一点头,便有二名中年人掠入房中,他们挟走二女及衫裙立即迅速的掠向远处。

 不久,他们制死二女,便埋入草堆中。

 他们一掠到蛇王身前,立听蛇王沉声道:“一个月内,向蛇姬买来六名完璧之女弟子。”

 二人立即应是离去。

 蛇王微微一笑,便掠向天山去赏景。

 不久,麻帆一见蛇王及两名女子已走,他立即自行用膳。

 膳后,他洗净被单,方始练剑。

 他的功力大部份取目铁线蛇及火虫,其中含有火虫所之男女合秽物,它内大多一直存在麻帆身上各处经脉。

 他昨夜“打”昏二女,她们的处子元不知不觉的渗入他的体中,所以,他被发一部份潜力。

 如今,他练起剑来,更加得心应手啦!

 他便更欣喜们练习着。

 十五天之后,蛇工又在上午时分前来,他一见麻帆在练剑,他喝句:“接招!”立即弹过去。

 “来得好!我要戮你。”

 双方立即拚斗着。

 蛇王仍然一直在半空中进攻,麻帆迅速闪避及还击,一个时辰之后,蛇王终于戮中麻帆的左肩。

 “哇皎!你行!再来!”

 蛇王喊停,便向外飘去。

 麻帆肩道;“朱老,我一定要戮到你。”

 “可能吗?做饭吧!”

 “失礼,米已不多,吃稀饭吧!”

 “吾只吃炖。”

 反正蓬已经为患,麻帆捉来二.立即忙着。

 一个时辰之后,两人已在吃

 蛇王仍然只吃半只溪,便自行离去,麻帆吃完剩下的,便去清洗餐具。

 不久.他便返房“推球”

 半个时辰之后,他立即又开始练剑。

 他一直练到深夜,方始沐浴。

 浴后,他炒了一盘菜,便默默取用。

 膳后,他以二个大篓装著八十只,便挑向市集,不到一个半时辰,他便已经抵达市集。

 他一见尚无人影,便坐在篓旁“推球”

 破晓时分,赶集的人纷纷前来,麻帆便以那些换了篓的米、盐、油及三块银子,他便欣然离去。

 巳末时分,他一返家,立即装米入缸及欣然喂浇菜。

 不久,他已欣然用膳。

 膳后,他便又欣然“推球”

 又过了八天,这天上午,麻帆正在练剑,蛇王已经带来六位女子,麻帆立即前道:“她们又要来打架呀?”

 蛇王道;“不错!她们要报仇。”

 “谁怕谁?来吧!”

 一名女子便跟麻帆入房。

 麻帆一光,女子乍见他的下体,不由一怔!

 麻帆抱她上榻,使猛打着。

 破瓜之痛,立即使女子皱眉。

 不过,异样的妙趣却使她舍不得。

 不久,她不由自主的还击着。

 麻帆更用力打啦!

 这一天,六名女子轮上阵,麻帆一直打到天黑,方始将她们打昏,他立即捂腹道;“好累!”

 蛇王道:“快推球。”

 麻帆到椅上去“推球”全身便连震不已。

 不久,他已飘出白烟。

 白烟越来越密,半个时辰之后,他已被白烟包住,蛇王微微一笑立即到大门口吩咐着那二名中年人。

 不久,他们悄然入房,便来回挟走六女。

 没多久,六女已被制死及埋入地下。

 蛇王沉声道:“好生看守府。”

 二人立即应是离去。

 蛇王便愉快的掠到天山去品酒。

 翌天亮,麻帆又被啼吵醒,他匆匆喂,浇菜及沐浴之后,立即又清洗著被单了哩!

 不久,他方始松口气的炊膳取用着。

 膳后,他迫不及待的立即开始练剑,因为,他浑身是劲,如果不决点练剑,他憋得难受哩!

 他这一练剑,便一直练到天黑,他越练越有心得,而且,体内之劲儿越运用越,所以,他连午膳也忘啦!

 此时,他的潜劲至少已经被发一半,他以前限于功力无法顺利施展的招式死角,如今已经一一克服啦!

 他信心十足的要戮蛇王一下啦!

 那知蛇王居然一直未出现,他只好继续苦练。

 此时的安西域水家庄内外正在拚斗,六百余名丐帮弟子邀请七百名好友来消减水家庄。

 这已经是丐帮的第三次出征啦!

 自从萧风诸人死后,丐帮便视水家庄为死敌,前二次,他们一共有一千二百余人死在水家庄,今夜,他们再度来拚啦!

 水若冰一直愉快明战着,因为,水家庄位于偏僻的西方边陲地区,他可以以逸通待劳的消灭丐帮诸人。

 他协助逐电剑容雪恨,便是等着这一刻,他要“分期付款”的将丐帮瓦解,俾心头之大恨。

 原来,丐帮在当年暗中协助海飞坑他,所以,他才会被打到这个程度,他当然要好好的“报答”丐帮啦!

 他早巳收揽五千余名高手,所以,他以逸待劳着。

 前两次他配合地形内外包抄扑杀一千余名丐帮弟子,他却只折损一百五十人,可见水家庄实力之强大。

 今夜,他仍然和逐电剑客袒任主力,其余五千余人仍由四周包抄扑杀,丐帮之人立即又陷入了险境。

 不过,他们存心找人垫背,立即死拚着。

 水家庄之人不愿同归于尽,战况因而胶着。

 又过一个半个时辰,水若冰和逐电剑客率领二百名得力助手展屠杀。一声厉啸声后,僵局立即被打破。

 丐帮诸人死拚迄今,已经一衰二败三竭啦!

 现场立即一阵惨叫。

 其余的水家庄人员立即跟著扑杀。

 以大杀小,以多吃少的屠杀行动因而开始啦!

 又过了半个时辰,屠杀已经结束,水若冰朝四周一瞧,立即嘿嘿笑道:“臭化子,吾等着宰光你们,善后吧!”

 众人立即救治伤者及拾走尸体。

 ※※※※※※※※※※※※※※※※

 此时的苦命小芙蓉徐荷月仍然坐在泥浆中运功,红姑则在内梳发,烛光映照之下,她娇若花。

 昔日之发已经梳理得光亮、人之体洗得莹白细,昔日之发魔女又恢复为大美人啦!

 昔年,她艺出蛇姬,她巧遇追剑客徐慕仁之后,便为他痴,她便似胶般终他。

 哪知,徐慕仁一再推拒,红姑为了争取他的好感,她不惜背叛蛇姬,哪知,徐慕仁仍然和海棠成亲。

 红姑在心灰意冷之下,为了躲避蛇姬的惩罚,她只好躲在此地,哪知,此地居然是一块与世隔绝的宝地。

 红姑在此地巧获灵药及秘筵,她修练十余年之后,更为增,如今又获得一位化身,她雄心的计划着。

 徐荷月为了复仇,后将步入她想不到的境界。

 时光飞逝,中秋住节又来了,麻帆一直练到圆月东升,他在稍歇之际,不由啊道:“哇!又是中秋啦!”

 他不由想起金轮他们。

 他不由想起前二次中秋夜之险状。

 他吁口气.立即捉来二准备加加菜。

 半个时辰之后,锅内香飘扬之际,他愉快的前去沐浴洗衣,再回来炒菜及脯,准备大吃一顿。

 此时,蛇王陪著一位妇人站在远处,这妇人正是蛇姬,她今年已逾六旬,因为于采补,而得以驻留青春。

 只听蛇姬道:“朱老,人家之六个丫头便是毁于这小子吗?”

 “嗯!她们皆快活过,死得不冤。”

 “这小子如此罩呀?”

 “不错,想尝尝吗?”

 “朱老大老远的送人家前来此地,不会只是要让人家快活吧?人家能效什么劳呢?朱老吩咐吧!”

 “干脆,你只要尝到甜头,就赠他十年功力吧!”

 “代价太高了吧!”

 “你可以玩三次。”

 “好!人家玩三次之后,只要真的,人家一定送他十年功力。”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蛇王立即低声吩咐着。

 半个时辰之后,麻帆刚端来菜肴及炖,蛇王及蛇姬已经联袂步入大门,麻帆立即喊道:“朱老,你来啦!”

 “你迫不及待要戮吾一剑吧?”

 “是呀!来吧!”

 “不急,先用膳吧!”

 麻帆立即取来碗筷。

 三人使一起用膳。

 膳后,蛇姬便先行入房备战,麻帆问道:“她要和我打架呀?”

 “不错!”

 “她是不是去年那八人之大人呀?”

 “不错,你怕了吧?”

 “惊啥米,我照打不误。”

 “他要和你打三扬,敢吗?”

 “惊啥米,任她来打吧!”

 “很好,进去吧!”

 麻帆一入房,便见蛇姬全身赤的侧躺在榻上,那对媚眼带著媚笑一起飘向麻帆,纯朴的麻帆不由心生好感。

 他不由笑道:“你很好看。”

 “是吗?我比那八人好看?”

 “是的!我不想和你打架啦!”

 “不!我要和你打,来呀!”

 “是吗?我真的不想打啦!”

 “没关系,我喜欢和你打。”

 “好吧!”

 麻帆一卸,蛇姬不由媚目泛闪,因为,她瞧见一把似螺纹之宝贝,而且是刷般之宝。

 原来,麻帆的宝贝被铁线蛇卷了二个月又三天之后,已经变成一圈圈,简直就是螺纹物呀!

 此外,虫、野参及铁线蛇汇聚而成之后,他那宝贝居然生细,所以,它简直就是把刷子啦!

 蛇姬阅男无数,却未曾瞧过这种怪物,不由心大炽。

 她迫不及待的抱住麻帆,使宾纳客。

 异样的刷刮,不由让她一畅。

 她便愉快的扭着。

 麻帆起初不好意思猛打,不久,她一催促,他立即猛打,房内立即回着隆隆鼓声响了。

 一个时辰之后,蛇姬愉快之下,更放啦!

 麻帆见状,亦猛打不已。

 入骨的妇遇上精力充沛的小伙子,这场打架一直打到天亮时分,蛇砸方始呻道:“不…不打啦!”

 “你认输了吧?”

 “嗯!我明夜一定会赢!”

 “你还不死心呀?”

 “当然!”

 “好!我明夜一定再打败你。”

 “不!你非败不可。”

 “哈哈!你真是死鸭子嘴硬,死不认败呀!”

 “明夜再说,我困啦!”

 “你睡吧!”

 麻帆立即自动在椅上运功。

 蛇王瞧了一阵子,方始闭目欧息。

 一无事,用过晚膳之后,蛇姬立即挑战,这回,她趴在麻帆的身上放扭,麻帆不甘示弱的打着。

 此招甚为过瘾,未到一个时辰,蛇姬便舒畅不已。

 她放的叫著及扭着。

 麻帆又打了不久,道:“该我打啦!”

 “好呀!”

 两人一翻身,麻帆便猛打著。

 蛇姬又舒畅发一个时辰之后,不由自主的喀嗦着,她已经被刷刮得全身酥软不已了。

 麻帆存心连庄获胜.所以,他一冲再冲着。

 又过了半个时辰,蛇姬大震一下,叫道;“不…要…”

 麻帆边打边道:“认败了吧?”

 “是…我…我败了…快停,哎唷…”

 麻帆刹车不住的又打了二十来下,方始停住。

 蛇姬的功力原本已经危危,此时又被打了二十来下,堤防一崩溃,功力立即疾而出。

 她哎唷一叫,急忙咬牙握拳克制着。

 不久,她组于止住外的功力,不过,她知道亏大啦!

 她立即服药及爬起来运功。

 麻帆早已经坐在椅子上“推球”立见他的全身似“打摆子”般发抖。没多久,又有一大批潜劲被发出来啦!

 他悠悠入定啦!

 良久之后,蛇姬定住功力,吁气的收功。

 她一下榻,便望向麻帆。

 她不由暗骇道:“好可怕的功力,这…蛇王在搞什么呢?”

 她思忖良久,方始至井旁净身。

 不久,她已整衫进入客房歇息。

 天将大白了,蛇姬便邀蛇王离去,不久,她已停在草原道:“朱老,请高拾贵手,千万饶过人家。”

 “放心,吾不会主动对付你。”

 “谢谢朱老。”

 “不过,吾不准你打麻帆的主意或对他不利。”

 “不敢,人家可以告退了吧?”

 “行!你不会怪吾吧!”

 “不会,人家也乐了两次呀!”

 “很好,去吧!”

 蛇姬立即松口气的掠去。

 蛇王嘿嘿一笑,便欣然离去。

 ※※※※※※※※※※※※※※※※

 时光悄逝,一晃之间,麻帆已经十九岁,在这几年之间,蛇王也没来找他,他只是单独练剑及渡日子。

 充沛的功力使他顺利的施展各种高难度的招式。

 熟练的招式,使他来去如风。

 他居然也练全了蛇王的空中扑击招式。

 不过,他仍然不停的练着。

 童辉煌仍然住在安西城之水家庄,如今的水家庄因为收留或招募四千余名黑道高手,它已是天下第一庄。

 丐帮又有二千余人前来送死之后,使被各派劝阻复仇行动,所以,水家庄已经是黑道的“大哥大”啦!

 洼谷中的徐荷月已经十八岁,她在红姑的调教及进补之下,不但武功大进,更有天使般的脸蛋和魔鬼的身材。

 妙的是,在红始栽培之下,两人的身材居然相若,红姑更将自己易容成为徐荷月,不过,她另戴一付面具。

 这天上午,她们走出洼谷,重见天的徐荷月虽然面对云雾,她的心儿却充著激动及欣喜,全身不由颤抖。

 红姑道:“咱们得隐身及适应阳光,来!”

 不久,两人已经步入内,红姑取出衣衫及面具,没多久,她们已经扮成男人,而且是对相貌普通之年青人。

 红姑递给她一叠银票道:“咱们先访仇家吧!”

 “是!”

 她们便联袂掠出罗浮山。

 午后明阳光果然使她们的双目不适,她们便眯眼步行于山区,不到半个时辰,她们已经渐能适应。

 黄昏时分,她们已住进客栈,她们沐浴之后,立即到前厅用膳,因为,她们想探听一些逐电剑客的消息。

 那知,她们部听见蛮子犯境之事,徐荷月只关心复仇,加上太年青,红姑却立即竖耳注意听着。

 只听一名中年人继续出声道:“桃源山那三万名汉子真是好汉,若非他们拚命抵挡,三十万名蛮人早巳入关啦!”

 另外一人皱眉低声道:“哪来如此多蛮子呢?”

 “大内要求各夷族进贡甚钜,起不少人的反感,所以才会引起他们联手进犯,此事可能没完没了。”

 “郑兄此次出来.便是为了此事吗?”

 中年人朝四周一瞄,低声道:“圣上召见桃源山好汉。”

 “理该如此!英明!”

 “唉!全是相欺骗圣上致引起此祸,圣上已经杀相及降旨免贡一年,可是,难以确定会平安无事。”

 “唉!外有敌寇,内有水家庄行凶,唉!”

 “古兄,吾不管江湖事,圣上亦不顾介入此事,不过,吾倒希望你劝江湖人物以邦兴国重,勿再私斗。”

 “唉!小弟人徽言轻呀!”

 “尽其在我吧!”

 “听说桃源山伤亡颇重,郑兄是否知情?”

 “据他们向县衙报告,死二万三干六百余人,伤五千七百余人。”

 “啊!几乎全部牺牲啦!”

 “佩服!不过,他们杀了十三余万人,始能退蛮子哩!”

 “佩服,小弟可否陪郑兄去见他们?”

 “好呀!吾正好可以托你保护哩!”

 “言重矣!敬郑兄。”

 两人立即取用着。

 红姑忖道:“桃源山哪会有三万名江湖人物呢?他们又怎会为朝廷去杀蛮子呢?我还跟去瞧瞧吧!”

 原来,红姑的故乡就是在桃源山,在她背叛蛇姬之后,她的亲人便完全被杀光,可是,她仍然怀念故乡。

 用膳之后,她一见那两人一起搭车离去,另有八人搭两部马车随行,那八人分明是便衣护卫人员。

 她立即促车遥跟于后方。

 沿途无事,七天之后,她们已在午后来到桃源山下附近,返乡情怯的红姑,不由内心激动不已!

 她在村口下车之后,便默默行去。

 不久,她瞧见荒草半人高的旧址,原先华丽的庄院如今已成平地,而且完全被野草盖得不见人影。

 她连连气,方始跟去。

 不久,她已瞧见山上的景物,她不由双目一亮。

 因为,原本山的挑林已经不见,代之而起的是一排排的二层楼木屋以及井然有序的梯田,她不由一征!

 立见山口处有座牌搂写着金字道:“丹心照汗青,英雄好汉居”横牌便是“姚源忠义庄”

 只见两名青年快步来到牌楼前,郑姓中年人一吩咐,便有一人上前低语数句,一名青年立即匆匆掠上山。

 另外那名青年则引导他们沿山阶行去。

 红姑使站在原处遥望着。

 不久,三名老者带著六十五人先行夹,接著便是人影掠闪,山上之人员已经纷纷集合。

 这三名老人正是金武口中之“三义”他们分别名为史义、胡义及李义,他们皆同名,便结拜为“三义”

 却见他们分别断臂或失耳或失目,不过,他们仍然而来,并不因为身体残废而失了自信心。

 因为,他们正是为朝廷及百姓而受伤呀!

 郑姓中年人立即低声道:“在下礼部侍郎郑迁。”

 “参见大人!”

 “免礼,请开密旨。”

 说著,他立即由凄内掏出一卷黄吊递出。

 胡义一接阅,立即递给二位拜弟。

 不久,三入互视一眼,立听胡义道:“恕草民违命,草民只知尽心尽力,不敢求封禄,更不敢见圣上。”

 “老英雄客气矣!请务必帮忙,俾本官缴旨。”

 “草民心意已决。”

 倏听隐在人群之金三传声道:“胡兄不妨请朝廷追封死者,朝廷既可对百姓代,更有台阶下。”

 郑大人忙道:“老英雄成全本官的辛劳吧!”

 “大人,草民斗胆有个建议。”

 “请说!”

 “请朝廷追封死者之忠勇。”

 “这…好,可否赐死者名册。”

 “请稍候!”

 没多久,一名中年人已经捧来九本名册。

 郑大人立即吩咐下人收妥。

 郑大人又客套一阵子,方始离去。

 金三立即和三义及二十名重要干部重返忠义厅,立见胡义道:“金兄研判朝廷会出面,如今已应验,高明!”

 “不敢当,各位,此次苦非大家拚死退敌,中原如今已经涂炭,咱们是保国卫民,不是贪官求利。”

 “是!”

 “蛮番虽退,随时会再来犯,吾正在和各派联络,企盼各位好生养息,俾再为国为民效一份力。”

 “是!听说金兄已顶让金矿,是吗?”

 “不错,吾必须对死者之家人有所代。”

 “唉!金兄才是大英雄。”

 “不敢当,吾尚需办件私事,告辞!”

 “恭送!”

 “请留步!”

 不久,金三已单独下山。

 立见车夫驱车而来,他一上车,马车立即离去。

 红姑思忖不久,便和徐荷月搭车离去。

 她们使沿途采听江湖动态及逐电剑客的消息。

 金三搭车迳自朝水家庄驰去。

 这天下午,他一抵达水家庄,立即在门前递出名帖及指名见逐电剑客。不久,他已被请入大厅。

 金家堡一向采金及售金,一向中立,因此,水若冰同意逐电剑客见金三。不久,他们已在大厅会面。

 金三道:“老朽直陈来意,先请问尊驾记得麻帆否?”

 “麻帆?你在何处见到他?”

 “天山下木屋内。”

 “他尚在木屋吗?”

 “是的!他一直在候尊驾。”

 “喔!你意何为?”

 “老朽喜欢他,可否谓尊驾书函放他出来?”

 “这…吾考虑一下!”

 “无妨!”

 不久,逐电剑客道:“吾答应你,不过,吾不想让他知道吾之一切,因此,烦你告诉他,吾已经不在人间。”

 “好!”

 逐电剑客立部入书房缮信。

 不久,他持函入厅道:“你若背信,吾会杀死他。”

 “一言为定!”

 “你为何要他?”

 “投缘的。”

 “你不是帮丐帮探路吧!”

 “老朽一向中立,请放心。”

 “请吧!”

 金三道过谢,立即搭车离去。

 逐电剑客派人跟踪大半天,那人回来报告金三已进入大草原,逐电剑客方始安心的返回房中。

 不久,他又和水仙作乐啦!

 麻帆在他的心目中,只是一粒小芝麻啦!

 这天上午,金三在木门前下车,立听一声:“老爷子!”

 他欣喜的喊道:“小帆!”

 “刷!”声,麻帆已经持剑掠来。

 金三一见麻帆双目含泪,感动的鼻头一酸。

 麻帆掠落在金三面前,道:“老爷子,你来啦?轮哥好吗?彬哥好吗?燕姐好吗?琴姐好吗?”

 他那思念之情,洋溢于字句间。

 金三感动的频频点头咽声连连道:“很好!”

 “老爷子,你为何这么久没来看我?”

 “吾已答应朱老,他呢?”

 “他也好久没来看啦?”

 “小帆,你先看主人的信吧?”

 “什么?你通上主人啦?”

 “不是!他托人转信回来,那人途中被人杀死,这封信经过好多人的手,才入了吾的手中哩!”

 麻帆一见信封之“小帆亲启”立即掉泪道:“不错!这正是主人的字迹,主人呀!主人!”

 他不由抱信入怀。

 金三终于掉泪啦!

 “小帆,快看信吧!”

 “好!”

 麻帆拆信一瞧,立见:“小帆:吾不幸被六名劫匪杀伤,已卧病客栈一个月,如今已命在旦夕,特立此函,你可以自由外出了。

 主人。”

 麻帆喊句:“主人!”立即趴跪大哭。

 金三瞧过信,不由一叹!

 他立即顺手制昏麻帆。

 他放走群,又将剩米洒地,便入内收麻帆明衣物,不久,他便挟着麻帆搭车离去了哩。

 黄昏时分,马车已入敦煌,他便挟麻帆入客栈。

 他一入上房,使制住麻帆明哑及唤醒麻帆。

 麻帆果真张口喊,金三忙道:“小帆,别伤心,你那主人说不定没死呀!吾陪你去找他,好不好?”

 麻帆一点头,道立即冲开道:“谢谢老爷子。”

 “吾已带你出来,咱们先用膳吧!”

 “好!”

 不久,小二已送来佳肴,二人立即用膳。

 金三由麻帆的鼻息知道他的功力突飞猛进,金三明白必是蛇王之杰作,所以,金三没有多问。

 膳后,他便带麻帆夫逛街。

 一个多时辰之后,麻帆被到处的新奇景物冲淡伤口,他一返回客栈又即愉快的宽衣“推球”

 半个时辰之后,他已上榻入睡。

 金三知心跳不已,因为,他在邻房默察之下,已由麻帆的悠长气息发现麻帆的功力已经登堂入室啦!

 他兴奋良久,方始入睡。

 翌起,马车便驰往蛇王居处。

 世人皆知蛇王住在云梦山蛇谷,可是,没人敢入山,因为,山的毒蛇及虻王之令,没人敢入山送死呀!

 半个月之后,麻帆已在山前下车,他按照金三的吩咐自车内搬下两担酒,然后再以扁担挑酒行去。

 不久,他已经来到登山口,立见路右有一块大石,石上以红漆照看“擅入者死”石后则堆着三百余个骼髅头。

 麻帆立即喊道:“我叫麻帆,我要见朱老,请通报!”

 清朗的声音立即回于空中。

 山上之蛇群立即一阵动。

 “咻…”声中,小蛇已弹而来。

 大蛇则昂头吐舌游来。

 立听一阵笛音,群蛇立即紧急刹车。

 立听:“主人有令,麻帆沿路上山。”

 麻帆道句:“谢啦!”立部挑酒掠去。

 他的体味已经薰得沿途诸蛇嗫伏发抖着。

 他掠到山顶。便见一名中年人道:“请跟小的来。”

 说着,中年人已沿路掠下。

 漫山的蛇儿立即使麻帆好奇的瞧着。

 不久,一片云雾阻住线,麻帆眼著那人掠过云雾,立即瞧见一片华丽的建筑物,他不由张望着。

 那人一掠到门前,立即缓步道:“请!”

 麻帆一入门,便见一人独坐于大厅,那人头戴王冠,一身的黄袍,居然有几分样子,麻帆立即注视着。

 立贝中年人在厅口行礼道:“禀主人,麻公子到!”

 “下去!”

 “是!”

 麻帆怔道:“朱老,是您吗?”

 “不错!进来吧!”

 麻帆一入厅,立即张望道:“好好看喔!”

 厅内之人正是蛇王,立见他道:“坐!”

 “朱老,这两坛陈年竹叶青孝敬您。”

 “唔!你怎知吾喜饮竹叶青?”

 “老爷子说的,酒也是他送的。”

 “唔!他带你出来的?”

 “是的!朱老,你有没见过我的主人,他病得很重哩!”说话之中,他已放下扁袒及上前递信。

 蛇王闻信之后,道:“你哪来此信?”

 “主人别人送给我,那人被坏人杀死,又经过好多人,才被老爷子瞧见,老爷子才拿来给我哩!”

 蛇王忖道:“墨迹及纸张皆非陈旧,看来是金三托麻帆主人所书,金三究竟在搞什么鬼?”

 他立即应道:“吾不识你主人,你为何来此?”

 “老爷子请你准我跟他在一起。”

 “他要干什么?”

 “他疼我,他要带我去找主人。”

 “他呢?”

 “在山下候我。” m.EDaxS.Com
上章 蝶衣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