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蝶衣变 下章
第 二 章 玄蚌阴功威力强
 天亮不久,麻帆便已经返家,他吃了一大块烙饼,便在后院蹲马步吐纳着,金武三人便躲在远处看着。

 麻帆吐纳之后,立即又奔向天山。

 金武低声吩咐子女,便遥遥跟去。

 不久,他已遥见麻帆掉头奔来,他便趴入草丛。

 麻帆来回奔了四次之后,方始炊菜饭。

 菜饭未,他已在井旁沐浴。

 浴后.他便上榻歇息。

 金武带子女到远处,立听爱子金轮道:“爹,他的主人不在呀!他种了很多菜,房间干净哩!”

 金燕问道:“爹,他跑了一夜,方才又跑了一,二个时辰,他为何不累呢?他是真正的高手吗?”

 “他不谙武,他可能经常奔跑养成了耐力及韧力。”

 金轮问道:“他的胆子不小,敢独居此地哩!”

 “轮儿,他未和外界接触,纯朴自然,不知他是否愿意练武,爹真想好好教他哩!”

 “好呀!孩儿也有伴啦!”

 “回去问问爷爷吧!”

 三人便联袂掠去。

 黄昏时分,他们已在市集小客栈内会见金三父子,金武立即低声叙述麻帆的行动,金三不由含笑点头。

 他们便欣然用膳。

 膳后,金三道:“文儿陪吾观察此子一段时,武儿,你和马商谈妥之后,就先返堡吧!”

 “是!”

 金轮道:“爷爷,轮儿可否陪您呢?”

 “不妥,你们别误了练功进度。”

 “是!”

 “文儿,你去买些卤及三对供他繁殖饲养。”

 金文立即离去。

 不久,金三父子已经离去。

 他们沿着草原飞掠,深夜时分便已经抵达木屋前,金三立即含笑来到麻帆之窗外。

 他一见门窗敞开,麻帆四肢大张的酣睡,他不由暗笑道:“好一块朴玉,吾一定不能失去他。”

 他飘入房内,便步到榻前。

 他立即默听麻帆的鼾声。

 不久,他的慈眉一轩,忖道:“他谙武吗?”

 他立即拂皆麻帆及轻按麻帆的道。

 良久之后,他沉声道:“文儿。”

 金文快步入房道:“爹有何吩咐?”

 “探探他的筋络,吾去厨房瞧瞧。”

 说看,他立即离去。

 不久,他已瞧着简陋的厨房。

 他瞧见清洁、整齐的灶,锅及碗盘,不内欣慰一笑。

 不久。他已步入童辉煌的房内,他一打开抽屉,取出那卷纸,立即注视着书中之人及那些字。

 他不由忖道:“画中人是海棠,字句间充恨意,此人难道是情场失意的逐电剑客童辉煌吗?”

 他小心收妥那卷书,便继续打开另一个抽屉。

 立见一小包金块,银块,小珠及一张字条写道:“某月某花用一两三钱三分”他不由微微一笑。

 他收妥小包,便启开衣柜。

 立见一套蓝色劲装和三套衣衫并挂著,他看劲装,立即忖道:“此人果真是逐电剑客矣!”

 他关妥衣柜,便瞧着榻上之衣

 他一见衣泛尘,他立即忖道:“逐电剑客果真已经离开多,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思忖不久,便步入麻帆的房中。

 立见金文来道:“爹,他不谙武,却拥有一甲子左右的功力,他可能吃过灵果及异物而不自知。”

 “此子之主人是逐电剑客。”

 “是他?原来他隐在此呀?”

 “他情场失意,才会隐居此地,此子之功力必非他所送,看来他只是把此子视作下人而已。”

 “爹,咱们不该糟蹋美材。”

 “此子纯善,必然不肯跟咱们离开此地,吾考虑在此地调教他,却担心逐电剑客会发现此事。”

 “爹不妨先指点他运功及提纵身法,届时,逐电剑客若未返,爹再正式调教别招及掌法。”

 “也好,你先去会合你大哥吧!”

 “是!孩儿何时来接您?”

 “马贩马之时吧!”

 金文立即应是离去。

 金三解开麻帆的道,便提着儿及脯离去。

 天亮时分,麻帆准时起,他漱洗、浇水之后立即蹲马步及吐纳,金三隐在远处瞧得暗暗点头不已!

 不久.麻帆又开始奔跑,他连跑四趟之后,使到水井旁沐浴、洗衣,然后再熟练的炊炖饭菜。

 没多久.他又欣然用膳。

 膳后,他正歇息,倏听一阵叫声,他好奇的探头一看,便瞧见金三站在大门口,他立即喊道:“老爷子,你来啦?”

 说著,他已经奔去。

 “小帆,吾可以如此称呼你吗?”

 “好呀!主人也如此称呼我,而且,你明年纪也有资格如此称呼我,再加上我也有些喜欢你,你就尽量叫吧!”

 “呵呵!小帆,你讲理哩!”

 “主人以前每天讲很多道理给我听呀!”

 “很好,你走了之后,吾越想越过意不去,所以,吾买这些脯及来送给你,你可以收下吧?”

 “这…好…我收下脯,如不能收。”

 “为什么?”

 “一定要吃东西呀!我不能花钱呀!”

 “不对,母生小,小又变母,会生更多的,你只要拿去市集卖,你可以换回更多的米。”

 “真的呀?”

 “你试试看,如何?”

 “好呀!老爷子,你吃东西了没有?”

 “吃过了,我想喝些水。”

 “好,我立即去烧水。”

 “你把脯拿去放好,吾来饲。”

 说着,他已欣然入内。

 不久.他将一把米撒在右墙角,立见那六只咯咯欢呼地走去啄米,他便另外端去一碗水。

 万事起头难,他便仔细规划着。

 不久,麻帆端来一碗开水道:“老爷子,水来啦!不过,还烫哩!”

 金三道过谢立即一口喝下热水。

 “哇!老爷子,你不要紧吧?”

 “呵呵!小事一件,小帆,吾可否在此暂住?”

 “这…主人不在,我不知道行不行哩!”

 “吾暂时借住,你那主人一回来,吾立即走,如何?”

 “可是,主人的房内,不许外人进去哩!”

 “吾不住他的房内,吾住柴房,如何?”

 “不行!不行!我住柴房,你住我的房间吧!”

 “也好,谢啦!”

 “老爷子,我去整理一下。”

 他一走,金三立即离去。

 不久,他由绿洲抱回不少的树枝,立见他以掌劈成一段段的树干,没多久,他已围住那些

 “老爷子,你在忙什么?”

 “吾要关住这些,免得它们去啄菜叶。”

 “有理,有理,我来帮忙吧!”

 “好,你去拿柴刀吧!”

 不久,两人已经来到绿洲旁,这片绿洲罕有人畜接近,所以,它的四周充茂盛的大小林木。

 金三挥动柴刀,便似利剑般砍伐树干及杂枝。

 麻帆来回扛抱树干,忙得不亦乐乎。

 不久,金三吩咐麻帆拾杂枝返屋作柴块,他则返回旁迅速的伐木砍片及搭建著篷了。

 不到一个时辰,篷已经搭妥,麻帆前来一瞧,不由叫道:“老爷子,你真行,你还为它们搭篷呀?”

 “是呀!此地会下雨吧?”

 “会,不过,少的哩!”

 “小帆,今后,你得常清扫屎,再埋入菜园,菜会长得更多及更好吃,你不妨试试看。”

 “好呀!”

 金三递出柴刀,便到井旁洗手。

 立见麻帆拿来木盆及新巾道:“老爷子,请!”

 “很好!”

 “老爷子,要不要喝些水?”

 “好!好!多喝水,可以强身。”

 “真的吗?”

 “吾已经六十三岁,却还如此愉快,因为,我爱喝水,你这儿水多,柴又多,你也该多喝水对不对?”

 “对!对!”

 “你的主人不喝水?”

 “他喝茶,龙井茶。”

 “市集有没有香片?”

 “有喔!”

 “下回,你替吾买些香片吧!”

 “好!我今夜就去买。”

 “不急,吾教你几样小功夫,好不好?”

 “小功夫?好呀!反正我也是闲着。”

 “第一项功力叫做捉老鼠。”

 “老鼠?是不是地鼠呀?”

 “对!”

 麻帆立即想起自己喝地鼠汤猛放之事,他便道:“老爷子,我不想玩捉老鼠,咱们换一项,好不好?”

 “好!咱们玩推球,如何?”

 “推球?什么意思,如何玩?”

 “每人体中皆有一个球,越推身体越健壮哩!”

 “好呀!我要推球。”

 “行,你先上榻躺着,你最好不穿上衣。”

 麻帆立即进入柴房及衣躺在旧被上。

 金三盘坐在他的右侧道:“你先睡吧!”

 “睡?太早了吧?”

 金三朝他的后脑一按,他立即昏睡。

 金三口气,立即以双掌连按麻帆的、腹、背部道,因为,他要为麻帆开辟一条内功路子。

 半个时辰之后,大功已经告成,金三目睹麻帆体中之功力滚滚震动各处道,他不由笑得双眼发眯。

 黄昏时分,他洗米下锅,立即炊煮着。

 他摘好菜,便伴著脯炒着。

 没各久,他已经欣然用膳。

 膳后.他又看过麻帆,方始返房运功歇息。

 金三接让麻帆的功力在他的体内运转七天,他则妥善的在后院立了一百零八木桩,每株木桩各有编号。

 此外,他又入市集买了米、油、盐、补药及六对,因为,他要麻帆专心的持续好好的修练筑基功夫。

 同时,他又买了二套寝具供自己及麻帆睡得舒适些。

 这天早上,他炒了三道菜及一锅饭,便将麻帆的功力聚返“气海”然后解开肺帆的道道:“小帆,用膳啦!”

 “哇!天亮啦!”

 麻帆一下榻,立即端盆至井旁漱洗。

 金三立即替他换安全新明寝具。

 “老爷子,这些桩要做什么呢?”

 “给你玩呀!”

 “给我玩?怎么玩呀?”

 “膳后再说吧!”

 不久,两人已经步入小厅,麻帆立即道:“哇!好香!”

 “呵呵!多吃些吧!”

 “老爷子,您真行!”

 “呵呵!是脯行啦!吃吧!”

 说着,两人便欣然用膳。

 麻帆七来未用膳,在金三催促下,他吃光了剩下的饭菜。

 不久,金三带他到桩前,立即道:“小帆,你等会就沿著一二三的顺序走下去,最好记住他。”

 “好呀!”

 “别走太快,以免扭闪或摔跤。”

 “好呀!”

 不久,麻帆已按号码顺序在桩上走着。

 这是金三祖传的“幻步法”它是金家创招及掌招之基础,所以,金三安排麻帆先走步法。

 麻帆扭晃手走了一通之后,苦笑道:“不好玩!”

 “呵阿!难得!不少人乍走之时,至少摔十遍哩!”

 “真的呀!我再走走看。”

 “各走几遍,最好背下每一个下一步。”

 麻帆立即踩桩而行。

 半个时辰之后,金三见麻帆越走越稳,他不由暗喜道:“奇才!真是奇才,幻绝学必会在他的身上发扬光大。”

 这一天,麻帆便在桩上度过啦!

 用过晚膳之后,金三将运功提气之法寓于“推球”仔细的指点麻帆,同时提醒一些注意事项。

 一个时辰之后,麻帆坐在上“玩球”啦!

 金三目睹他运功一周天之后,道:“把球送回脐下吧!”

 脐下乃是“气海”麻帆把球收回脐下,正是完成收功的手续,立见他吁气道:“哇!好舒股,好好玩喔!”

 “呵呵!睡吧!明早一起来,先玩球一遍,再去漱洗。”

 “好呀!谢谢老爷子。”

 金三立即愉快的返房歇息。

 ※※※※※※※※※※※※※※※※

 日子在麻帆练步法及运功之中消逝着,眨眼间,已经过了三个月,麻帆的功力及幻步法已经筑妥扎实的基础。

 这天早上,金武及金文带著他们的一子及一女前来,他们各提两包物品,笑嘻嘻的来到木门前。

 金三便笑呵呵道:“小帆,歇会儿!”

 麻帆立即由桩上跃下。

 “小帆,吾之子孙来了,见见他们吧!”

 “好呀!”

 二人一走到大门前,立听“爹!”“爷爷!”的称谓及行礼,金三呵呵笑道:“他叫麻帆,帆船的帆,不是烦恼的烦。”

 麻帆立即这:“大家好,请!请!”

 众人一入小厅,立即爆,金三呵呵笑道:“小帆,吾来介绍一下!”说著,他便介绍二子及四孙。

 麻帆笑嘻嘻的招呼着。

 金三道:“轮儿,你们四人陪小帆去走走桩。”

 金轮四人立即欣然和麻帆向后行去。

 金文低声道:“爹,一百匹健驹已经启程返堡。”

 “很好,堡内没事吧?”

 “没事,首批赤金已经售光,买者反映良好。”

 “很好,多赏给工人吧!”

 “孩儿已各赏他们五两金子。”

 “很好!”

 “爹,孩儿送来六瓶『回丹』。”

 “很好,小帆的内功及幻步已经完成筑基,正需要这些『回丹』来配合练掌,你们安排甚佳。”

 “是!”

 “吾将在此各住一段时,你们各注意堡务。”

 “是,爹,孩儿送来一批衣物及脯、白米,妥当否?”

 “很好,去瞧瞧小帆走桩吧!”

 三人便向后行去。

 不久,他们已瞧见麻帆在桩上追金轮,金燕、金彬及金琴则在旁加油,他们随含笑在旁观看。

 没多久,金轮已被麻帆捉住右肩,他立即旋掌切脉,“叭!”一声,麻帆已经捂腕站在桩上道:“轮哥,你教我这一招.好不好?”

 金轮道;“好呀,痛不痛?”

 “不痛!”

 立见金彬掠立于中心桩道:“小帆.你追我吧!”

 麻帆道句:“好呀!”立即追去。

 金轮掠到金三前面道:“爷爷,他真行哩!”

 “呵呵!你得加油啦!”

 “是!爷爷,我可否教他掌招呢?”

 “好呀!”

 “爷爷!我可行留下来?”

 “不妥,此地的房间不足,你们还是返堡练武吧!”

 “是!”

 金武道:“爹,小帆确是奇才暧!”

 “不错!吾要他发扬幻绝学。”

 “爹真是远见。”

 “呵呵!此乃你之功劳,若非你巧遇他,岂会有今呢?”

 “比乃本堡之福气。”

 “呵呵!很好!很好!”

 立见麻帆又接住金彬之右肩.他一见金彬又扬掌切来,他立即收手道;“行啦!不玩啦!”

 金彤顺势收手道:“小帆,你真行!”

 “谢谢!轮哥,你教我吧!”

 金轮立即仔细解说着。

 金彬亦婆的在旁担任“助教”的比划着。

 麻帆便专心的学习着。

 金武道:“爹,让轮儿留下来吧!年青人轻易相处及学习哩!”

 金文道:“是呀!轮儿和小帆可以教学相长及砌磋哩!”

 金三点头道:“好!”

 一顿,他立即道:“咱们再搭几间木屋吧!”

 “是!”

 他们三人立即欣然掠向绿洲。

 他们一入绿洲,立部伐木。

 不久,他们已搬木返回空地搭建着。

 金燕及金琴立即上前协助着。

 金武便带她们又去伐木及搬运。

 没多久,麻帆已经入内炊膳,金轮及金彬亦协助搬运树干。

 午后时分,他们已经欣然用膳。

 膳后,金武立即掠往市集购买锯、钉等物品。

 黄昏时分,他已提两大包工具回来,众人立即一起干活,麻帆仍然迅速的炊炒著丰盛的菜肴。

 不久,他们又欣然共膳。

 膳后,金燕及金琴提水入屋净体,金轮及金彬热心的指点麻帆练掌,三人忙得不亦乐乎。

 金三父子则去架梁筑屋。

 经过五天的忙碌之后,六个房间已经搭妥,六套全新的寝具一摆上去,立即显得喜气洋洋。

 金三父子商量之后,决定让金轮及金彬留下,翌上午,金文兄弟便各带走一位女儿了。

 金三便正式调教麻帆练掌。

 同时,他亦督促二位孙子练剑。

 每天下午,金轮及金彬各自陪麻帆练掌拆招,“老鸟帮菜鸟”麻帆的招式迅速的进步着。

 金轮及金彬被麻帆追赶,真心练剑之下,亦突飞猛进着。

 一个月之后,二位中年仆人前来报到,有他们炊膳、种菜、喂及采购,金三更专心的调教三小啦!

 不知不觉之中,除夕已过,崭新的一年又开始啦!位于安西城的童辉煌终于在大年初陪水仙外出逛街。

 他们各自练功及练剑,平未曾共处,更未曾“玩”过,所以.他们逛一圈,便立即返回水仙的房内。

 他们锁妥门窗,立即搂吻着。

 “煌哥,想我吗?”

 童辉煌轻抚娇颜道:“想,柔柔,你更美啦!”

 “煌哥,咱们先玩玩.好吗?”

 “好呀!”

 两颗青春的心立即蹦跳着。

 衣衫纷纷被驱逐出境啦。

 不久,两个原始人已在榻上纠不清啦!

 原始的焰顿使二人兴奋的宣着。

 降隆炮声之中,两人狂着。

 不久,水仙尝试的施展『玄蚌功』,当“小煌”入内之时,她收缩,他立即觉得一阵彻骨的酥麻。

 没多久,他已茫酥酥啦!

 水仙一见奏效.便收功狂着。

 这一役,他软似泥巴啦!

 他得不知东西南北啦!

 水仙吁口气,道:“煌哥,妙吧!”

 “妙!妙透啦!”

 两人便绵温存着。

 晌午时分,他们匆匆用膳,立即贪婪的玩着。

 这一天,他们玩了四趟,方始尽兴的歇息。

 ※※※※※※※※※※※※※※※※

 时光飞逝,一晃,宣辉煌已经苦练三年的逐电剑招,这天上午,水若冰步入练剑房,他立即道:“参见岳父。”

 “免礼,可以启程雪恨了吧?”

 “是!铭谢岳父指点。”

 “别客气,吾明派车送你吧!”

 “是!”

 “不论成与败,皆须立即返庄。”

 “是!”

 水若冰微微一笑,立即离去。

 翌上午,一部马车送走童辉煌,他坐在车内平抚宝剑,心中却泉涌出昔年那一段恨事。

 他是金陵人,自幼家逢巨变,他便被善心的海飞收容,他不但不愁吃穿,跟著海飞练武。

 海飞艺出异人,练成追风及逐电两套剑决,他出身富族,又有绝技,若是好好运功,必可成为一方之霸。

 他却恬淡名利的住在西湖“三潭印月”旁竹林庄院中,他除了调教海棠及童辉煌之外,尚调教徐慕仁。

 海棠美若天仙,武功又高,个性又温柔,所以,徐慕仁及童辉煌不约而同的对她产生爱慕之心。

 海飞有见于此,便在海棠双十生日那天为二位徒弟举办比武招亲,胜者可以获得海棠及这片产业。

 童辉煌连败两场.便含恨而去。

 他便匿居边陲苦练剑招,企盼雪恨。

 如今,他的剑招进甚多,他信心十足的出发啦!

 八月十五下午,他终于抵达西湖,他用过酒菜之后,便单独佩剑及戴上一付中年人面具及步入“海家庄”

 海家庄位于“三潭切月”竹林中,“三潭切月”乃是西湖最美之处,平游客如织,今夜更是人为患。

 三潭切月的夏季有荷花胜景,秋天则有月景,此时,明月悬空,月影映入水中.水月连天,心随影转,好一片诗境。

 此时,海飞夫妇在院内品茗赏月,徐慕仁及海棠陪坐在一旁,他们的女儿徐荷月则正在替海飞夫妇递点心。

 徐荷月今年才十岁,却是一位美人胚子,徐慕仁的俊逸及海棠之富贵,秀美完全集中在她的身上。

 他们一家五口使和乐融融的赏月。

 庾初时分,章辉煌终于路近那片竹林,它很美,值比月夜,它更美,而且似当年中秋夜般美得令人陶醉。

 含恨而来的他却立即目寒芒。

 因为,他若在当年获胜,他便可以天天欣赏美景,可是,他竟因为海棠的神色而以一式饮恨落败呀!

 当时,他每占上风,海棠使蹙眉,他每居下风,海棠使神彩飞扬,他瞧得心神大,所以,他才会败得不甘心。

 他越想往事越心,立即咬牙入内。

 他在竹林内卸下面具,使深口气昂头行去。

 他尚未抵达,使听海飞道:“明月贵客至,请!”

 他不由哈骂道:“好强的听力,海老鬼。”

 他一见徐慕仁起身,立即冷冷一哼!

 “啊!师弟…是你。”

 海棠不由神色大变。

 海飞夫妇亦微微皱眉。

 徐荷月则好奇四探望着。

 董辉煌停在大门约十丈处,立即沉声道:“徐慕仁,吾向你挑战。”

 “师弟…”

 “住口,谁是你的师弟,取剑。”

 “你…你可以不认我这个师兄.不该不认恩师吧?”

 “恩师!呸!”

 “你怎可如此忘恩负义呢?”

 “少废话,速去取剑。”

 徐慕仁只好走返院内。

 立见海飞传声道:“士别三,别目相看,仁儿,小心!”

 徐幕仁轻轻点头.立即入内取剑。

 海飞注视童辉煌道:“煌儿,入内赏月吧!”

 “少来,我已经不似当年之傻矣!”

 “煌儿,你想想幼时,若非吾留你又调教你…”

 “住口!我宁可成为儿,也不受你们这种假仁假义的假安排,你不必再多废话,你影响不了我的意思。”

 说著,他已拔剑凝立。

 海飞乍见他散发出煞气,他立即担心道:“仁儿太安逸,他必然不是对手,看来得吩咐海棠准备联手啦!”

 立听海氏道:“童辉煌,你听着,我自幼为你洗澡、炊饭、洗衣,你怎能为了比剑落败失去海棠,而演成今之以武相向呢?”

 童辉煌冷冷一哼,仍然斜剑而立。

 徐荷月问道:“娘,他是谁呀?好凶喔!”

 “月儿,他该是你的师叔,小孩别过间大人之事。”

 “是!”

 不久,徐慕仁已经换服及仗剑步出大门道:“此役如何结束?”

 “你死我活。”

 “有此必要吗?”

 “少废话,接招!”

 寒虹一闪,利剑已幻出五朵花,尚且依五行方位卷向徐慕仁的前大道,海老立即道:“海棠,速接应。”

 海棠立即匆勿入内。

 徐荷月忙向海氏问这:“婆,她是坏人吗?”

 “这…他该不是坏人呀…他…”

 “可是,他一直要杀爹哩!”

 “放心,你娘会帮忙。”

 “可是,比则不是一对一吗?娘不该帮忙呀!”

 “你娘要阻止他杀你爹。”

 “公平吗?”

 “婆要观战,你待会再问吧!”

 原来,童铎烽疾攻六招之后,便占了上风,安逸多年的徐慕仁终于发现自己的手脚笨拙不少啦!

 即使他全力动员,威力仍然打了八折哩!

 反观童辉煌却似尖锥般猛钻而来。

 他的充沛力道及疾猛招式颇令徐慕仁有面对巨之感。

 倏觉左小臂一痛,他立即瞧见衣破血,他啊了一声,身子一偏,立即仗剑疾砍及猛向后飘退。

 童辉煌收兵不屑一笑道:“徐慕仁,你真可悲。”

 徐慕仁脸儿一红,立即匆勿裹伤。

 立见海棠仗剑掠来道:“师兄,你太过份啦!”

 “过份?哼!你心中有数。”

 “你已胜了,走吧!”

 “不,我要桃战龙翔凤舞。”

 “为什么?”

 “你怕啦?”

 “好!你别后悔。”

 她立即上前为徐慕仁裹修伤。

 “相公尚能动武否?”

 “没问题,小心他的快剑。”

 两人口气,立即步向童辉煌。

 童辉煌不屑道:“好一对同命鸳鸯。”

 海棠冷哼道:“忘恩负义的人,看剑。”

 两人立即联袂攻来。

 童辉煌立即挥剑疾攻着。

 他将重点放在徐幕仁,而且再刺左半身,这一招果真徐慕仁的招式,更两人的联手威力。

 海飞皱眉道:“咱们这些年太安逸啦!”

 海氏道:“他难道会杀人吗?”

 “不一定,他积恨太深了!”

 “我不信,除非上苍不睁眼。”

 “夫人,因果循环,别怨天怪人!”

 “这,老爷该出手阻止呀!”

 “不行,吾若如此做,有违规矩,更会徒增仇恨!”

 “可是,咱们要坐视他们受死呢?”

 “唉,吾只好暗加指点啦!”

 他立即以传音入密指点海棠。

 十招之后,海棠的侧攻已经产生牵制作用,尽管徐慕仁已经手忙脚,局势并未再恶化。

 海飞旁观者清,立即指点徐慕仁。

 不出十招,徐慕仁已经稳定下来,海棠亦全力扑攻之下,童辉煌的锐利攻势已经逐渐被封挡住。

 又过了十招,双方居然已经扯平。

 童辉煌急怒之下,居然猛攻向徐慕仁。

 不出盏茶时间,他已经在徐慕仁的右腹刺了一剑,不过,他的右后背也被海棠狠狠的砍了一剑。

 他一咬牙,便挑剑一旋,徐慕仁立即痛叫着。

 海棠尖叫道:“住手!”

 童辉煌一拔剑,徐慕仁便惨叫扑下。

 海棠急忙扶住他。

 海飞立即掠来为他止血上药。

 童辉煌一见没人关心他,他立即恨恨的道:“一剑之仇,必报。”

 说著,他已疾掠而去。

 他一见竹林隐有不少人,他一收剑,便疾掠而去。

 背上的鲜血及他的疾掠,立即引起沿途人员的注意,他们的眼神更似利剑戳伤他的心口,不由更令他痛恨。

 他一返回客栈,车夫便迅速入内为他止血上药。

 不久,他愤恨的道:“走,我要离开这个可恨的地方。”

 车夫只好连夜赶路啦!

 此时,隐在竹林的水若冰瞧得面泛笑容道:“第一步计已经行啦!接下来该是第二步啦!”

 子初时分,马车尚在旷野疾驰,似见两排强矢及暗器疾向车厢,车夫喝句:“小心!”立即催鞭疾赶。

 “朴!朴!”声中,强矢已经破板入,童辉煌挥剑疾砍一阵,终于惊险的过关,不过,他的伤口又扯裂啦!

 不久,车夫止车道:“姑爷不要紧吧?”

 “伤口又裂了!”

 车夫立即引燃火褶子察看着。

 不久.他再度止血上药。

 童辉煌拾起箭头,指著“史”字问道:“你识得否?”

 “这是飞箭盟之箭,盟主史方正受过海飞之栽培。”

 “原来如此,可恨!可恨!”

 “姑爷歇息吧!”

 说着,他立即又催骑驰去。

 童辉煌气得咬牙切齿的趴着啦!

 ※※※※※※※※※※※※※※※※

 此时的麻帆正陪著金三及金轮、金彬在院中取用香菇及赏月,金三目睹三小之成就,不由泛起笑容。

 不久,金轮提议道:“爷爷,咱们上山赏月,如何?”

 “呵呵!好呀!”

 四人立即联袂掠去。

 金三故意放缓身形供三小跟上,途中,他默听三小的鼻息,立即察出麻帆内功力遥遥领先二孙。

 他欣慰的带三小掠到山顶,道:“冷不冷?”

 “不冷!”

 三小首次登上天山,不由好奇的张望着。

 金三朝雪地一坐,遥视远处,不由心旷神恰。

 倏见麻帆指着后山斜坡道:“那是什么?”

 金轮问道:“小帆,你瞧见什么?”

 “一条绳子,会动哩!”

 金三起身一瞧,立即道:“别动,它是铁线蛇,你们别看不起它,它可以任由你们劈砍,而受不了伤哩!”

 金轮问道:“铁线蛇?是不是山海经中之飞蛇?”

 “不错!它甚具剧毒,别惹它。”

 “啊!它一直爬过来了呀!”

 “你们后退!”

 三小立即站在金三的身后。

 不久,果见一条一丈余长,通体泛黑之蛇爬到四人身前三丈远处,只见它迅速盘身,便张口吐信。

 金三道:“它在查探着。”

 金轮问道:“爷爷,它已经这么长,该有五百年了吧?”

 “不错,它至少有六百年,它一向喜欢钻入兽体食内脏…”麻帆立即捂住鼻孔及右耳。

 他突然发现左耳没有捂到,立即偏头以左大臂捂着。

 金彬道:“小帆,别紧张,它不会咬你啦!”

 倏听“刷!”一声,铁线蛇居然来。

 麻帆哇一叫,使先行退后。

 金三挥掌使劈飞它道:“你们快走。”

 三小便匆匆掠下山。

 铁线蛇倏地在半空中弓身疾,便破空追来,金三喝句:“畜生!”立即接连劈出两记掌力。

 它立即被劈落向后山。

 金三忖道:“可惜无法擒它。”

 他吁口气,立即掠下山。

 他们刚掠到山下,却见铁线蛇又追来,金三立即道:“小帆,你回去提一只,吾要它进入内。”

 麻帆应句是,便疾掠而去。

 金三立即挥掌劈走铁线蛇。

 却见它路一再被劈出去,却仍然迅速弓身弹而来,那对森白蛇齿暴张频频,状甚恐怖。

 金三边劈边忖道:“好厉害的畜生,看来得它走。”

 他立即道:“你们先回去!”

 二小立即匆匆掠去。

 金三喊道:“吩咐小帆别来啦!”

 “是!”

 金三又猛劈三掌,便掠向山上。

 哪知,铁线蛇弓身一,居然追向二小,金三回头一看,暗暗叫糟之下,立即刹身及疾追而去。

 铁线蛇的尾端一沾上草尖,便疾而去,金三疾迫猛劈掌,反而送它飞向远处。

 “轮儿,彬儿,小心!”

 金轮二人回头一瞧,吓得拚命掠去。

 哪知,没多久之后,铁线蛇过他们身旁,仍然弹而去,他们紧急刹车,心儿不由砰跳不已。

 金三道:“你们随后跟来。”

 说着,他已经全力掠去。

 不久,他已经拦住铁线蛇,哪知,他刚劈掌,它已经入草丛,立听一阵沙沙连响不已。

 他暗自叫糟,立即猛劈向草丛。

 铁线蛇虽然频频中掌,却无碍的穿掠而去。

 不知不觉中,只见麻帆捧掠来,金三喊道:“小帆,小心,它在草丛内,当心!”

 麻帆吓得立即刹车。

 却听沙沙声响越来越快,金三立即道:“小帆,快走!”

 “呢?”

 “抛去它。”

 “咯咯”叫声之中,公展翅慌飞。

 麻帆立即掉头猛跑。

 哪知,铁线蛇不理睬儿,仍然近向麻帆。

 麻帆边掠边回头,一张脸儿吓得又青又白啦!

 金三猛劈之下,铁线蛇仍然于草丛,他在暗急之下,立即奋起全力疾掠而去。

 “刷!”一声,他终于拦住它,立即猛劈不已。

 哪知,铁线蛇越退越急进,他不由大急。

 因为,他的功力已经耗损不少呀!

 又过了盏茶时间,他一个失闪,铁线蛇已穿而去,他急忙喊道:“小帆,小心,它追过去啦!”

 此时的麻帆已经拿著木剑在门内,他一听声音,立即忖道:“他们待我如此好,我不能连累他们。”

 他稍加思忖,立即抛剑去。

 他一步出大斗,便见铁线蛇来,立听金三喊道:“小帆,快躲!”他急忙道:“老爷子,谢谢你们!”

 说着,他反而张臂去。

 “小帆,你在干什么?你别糊涂呀!”

 “老爷子,我不能连累你们。”

 说着,他已张臂闭目而立。

 金三不由凄呼道:“小帆,傻孩子!” M.edAxS.cOM
上章 蝶衣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