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蝶衣变 下章
第 一 章 塞外春光无限妙
  皓皓天山积雪终年不化,即使今天是七月七大热天气,天山仍然披着那片“银白外衣”矗立著。

 山下五十饴里外那片大草原,却是绿意盎然。

 时值黄昏时分,中原之男女皆打扮准备“鹊桥会”啦!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何况今天是牛郎会织女之七夕,多少对年青男女算着今要订情呀!

 可是,草原上却有一位青年挥剑纵跃不已的练习着,四十五尺见方内已经没有一完好的绿草。

 他已经汗透衣衫及冒上额头,可是,他仍然挥剑闪身不已,四周之绿草逃[☆]去。

 天色渐黑,他吁口气,方始止剑取巾拭汗。

 倏听一声脆喝道:“好一套逐电剑法。”

 青年双目一凝,立即瞧去。

 那喝声既脆又甜,分明出自马仔,值此天黑,哪位马仔敢在潦旷的草原出现,青年当然首先注意啦!

 其次,青年不但不知道有人在看他练剑,而且也被马仔瞧出剑招来历,他当然更加的注意及紧张啦!

 不久,一位头戴白圆帽,身被白披风之女子由远处袅袅行来,她的帽沿垂著两重白纱,而遮住她的脸部。

 不过,随著阵阵香风飘来,加上她的袅袅步姿,分明她是位自信心极强,胆识不逊须眉的江湖女子。

 不久,她停在青年身前丈余处,她一瞄右侧大石上之剑痕及字痕,立听她脆声道:“你仍然忘不了海棠?”

 “你是谁?”

 “水!仙!”

 圆帽一掀,一张丽脸孔已经出现。

 不错,她正是水家堡之水仙,亦是“武林太妹”的水仙,她妩媚一笑,顺手一挥,圆帽便飞落在那块大石上。

 白纱立即盖住字迹及剑痕。

 水仙之媚笑,顿时热力四,更加扣人心弦。

 青年却皱眉望向别处道:“有何指教。”

 水仙忖道:“童辉煌,你别摆『酷哥』的模样,我水柔柔今生今世如果得不到你,我就枉走人生这一趟啦!”

 水仙立即格格笑道:“古人有云:『不迁怒,不二过』公子何必因为海棠移情别恋而排拒所有的女人呢?”

 青年沉声道:“不准提她。”

 “格格!面对现实吧!海棠目前一定依偎在徐慕仁的怀中,你却在荒野练剑,你是不是要宰掉她们呀?”

 “不错,我一定要宰掉这对狗男女。”

 “单凭你,行吗?”

 “皇天不负有心人,我一定可以成功。”

 “除非你有帮手,否则,你永远破不了他们联手的『龙翔凤舞』。”

 “天下并无一成不变之事。”

 “我自承抵消不了龙翔凤舞,你若能击败我,你才发狠吧!”

 “刷!”一声,她已经披风甩落在圆帽上。

 立见一套白色动装裹着一具健美的体,她该凸则凸,该凹则凹,草原顿时添增不少的春光。

 只见她探肩拔剑,立即换出三个剑花及斜举天际。

 青年皱眉道:“咱们没有动手的必要。”

 水仙妩媚一笑,问道:“怕啦?”

 青年冷冷一哼,便转身走。

 水仙喝句:“看剑!”立即攻来。

 剑风凛疾,青年急忙向右闪去。

 水仙一近,立即又连剌三剑。

 青年被得只好还击。

 水仙立即加劲猛攻。

 青年振剑疾攻六招,立即磕飞水仙手中之宝剑。

 他冷哼一声,便转身行去。

 倏听“刷!”一声,一位陌生白衣人已经落在青年前方十丈处,他徐徐举剑,全身便散发著一股煞气。

 青年更加承受到压力,他立即提劲道:“尊驾何人?”

 立听苍劲声音道:“休套情,出招吧!”

 青年一提气,立即缓步行去。

 不久,青年滑步振剑,立即攻去。

 白衣人旋身探剑,立即格开青年之剑。

 青年顺势疾剌,迳取白衣人之右肩。

 白衣人斜里一剑,便削偏青年之剑,只见白衣人顺势疾挑,剑尖已经近青年的印堂了。

 青年神色一变,立即仰头闪。

 白衣人一横剑身,剑叶便拍上青年的右肩胛。

 “叭!”一声,青年右半身一麻,加上原本仰头闪身,居然向右摔去,白衣人一旋剑,迅速以剑身刺过青年的右腋及托起他。

 青年为之冷汗溢出。

 白衣人不屑一哼,便剑滑出一丈余远。

 青年又羞又气,不由怔住!

 白衣人沉哼道:“你尚有二次机会,上!”

 “你究竟是…”

 “少废话,上!”

 青年一咬牙立即又振剑攻来。

 白衣人格开青年之剑,不屑的道:“似这种力道及速度也敢妄想逐电,你们这批小辈太无知啦!”

 青年脸儿一红,斗志更旺的抢攻著。

 滓氯卟鹫斜叩溃骸负≌馐健毫鞑ɑ眯恰桓揪褪蛊玻 埂赴龋 挂簧嗄甑挠壹珉瘟⒓从直唤R肚昧艘幌隆?

 青年踉跄退道:“铭谢指点。”

 白衣人冷峻道:“海飞怎会授出你这种庸才。”

 “我…我…”

 “哼!瞧清楚啦!”

 立见白衣人飘出右侧三丈远,立即挥剑闪身。

 同样的“逐电剑招”在白衣人手下施展出来,威力至少增加一倍,青年当场瞧得神色变化不已。

 他深深体会道:“海飞居然如此误我,该死!”

 白衣人施展完毕之后,冷峻的道:“你想不想雪恨?”

 “想,请师伯指点。”

 “师伯?吾才没有海飞那种师弟,你尚认海飞为师吗?”

 青年立即低头不语。

 “说呀!你若是男子汉,你说呀!”

 “在下不认识海飞。”

 “很好,三年之内,吾可以让你雪恨,相信吗?”

 “相信,在下一定终生不敢忘恩。”

 “不必,吾要你娶吾女柔柔。”

 “这…”

 “吾女配不上你吗?”

 “不是,在下配不上令媛。”

 “你尚对海棠不死心吗?”

 “不是!”

 “你因为海棠便不娶?”

 “在下…在下…”

 “糊涂,天涯何处无芳草,柔柔美若天仙,个性朗,吾又肯授技,你还在犹豫什么?快答应。”

 青年暗暗咬牙,立即下跪道:“叩见岳父!”

 说著,他已经叩了三个响头。

 “嘿嘿!很好,就地合体吧!”

 “啊!太…太草率啦!”

 白衣人脸色一沉,道:“需要海飞、海棠及徐慕仁来观礼吗?”

 青年神色一变,立即应是。

 白衣人嘿嘿一笑,便飘向远处。

 水仙迫不及待的立即宽衣解带。

 青年起身一瞧,不由皱眉。

 不久,他已咬牙低头宽衣。

 水仙在卸下肚兜之际.突然由内袋取出一个掌心大小的扁盒,便迅速明放在她的右脚旁。

 一对雪白又高耸的玉女峰立即跃出。

 她卸下亵,立即含笑仰躺著。

 地面之细石粒及草枝刺得她有些不适,不过,她却甘之若饴的将亵盖住那个扁盒子哩!

 不久,青年也成为“原始人”他一见如此人的体及火辣辣的情景,他的焰立即被引燃。

 他一上前,水仙立即媚笑道;“什么也别说,来吧!”

 他二话不说明立即趴跪而下。

 她一,便自动宾入内。

 她热情的扭着。

 不久,他亦由生涩而稔。

 他逐渐的加速前进啦!

 她更热情的承啦!

 草原便飘人的响曲。

 欢乐时光迅速消逝,半个时辰之后,两人已经汗夹背,不过,他们仍然舍生忘死的狂着。

 因为,男女爱呀!

 倏见亵稍稍一动,接着便是一阵抖动,立见一只虫由扁盒爬出,再迅速的由爬出。

 这条虫约有二寸余长及筷身状,不过,它那嘴儿却不小哩!此时,它正张嘴及迅速张望着。

 别看它是一条小虫,她却聪明的沿着二人的腿旁爬去,然后再迅速的爬到水仙的下体附近。

 这对男女正在死,根本不知来了不速之客呀!

 虫爬到水仙的前,便张嘴不动。

 水仙二人又狂不久,青年终于茫酥酥的哆嗦着。

 他守了二十年的宝贝便一股股的捐献出来。

 虫嘴儿张合不已,状似饥渴。

 不久,水仙稍挪绿澹嗄甑摹负眯值堋沽⒓幢慌渤觯嫫炔患按牧⒓磁赖较绿迩罢抛煳敝?

 不久,它更爬入著。

 水仙搂著青年道:“煌哥,愉快吧!”

 “我…是的!”

 “煌哥.你放心,爹一定可以让你如愿以偿。”

 “我…我不会负你。”

 “谢谢煌哥。”

 她立即欣然送上香吻。

 虫在她的体内秽物,得她十分的难受,于是,她不由自主的扭身及热吻着了。

 青年更舒的亦搂吻著。

 不久,虫“酒足饭”的爬出来,只见它的身子大一倍,所以,它胖嘟嘟的,缓慢的向前爬着。

 倏见地下钻出一只地鼠,虫乍见到它,不由发抖。

 地鼠迅速爬来,立即咬住它及迅速入口嚼著。

 地鼠略一张望,便钻入地下。

 不久,青年呼呼的松口。

 水仙认为虫已经爬同盒内,她便偷快的摊开四肢。

 不久,青年又搂吻著她。

 水仙有求必应的热吻著。

 没多久,青年又大军境啦!

 她一见他如此神勇,亦欣然纳客。

 两人便又合奏响曲。

 没多久,草原又飘出青春进行曲。

 却见那只地鼠爬出来,便全身发抖的爬向远处。

 原来,这只虫乃是异种“火虫”它最喜收男女的秽物,它早在三年前便被水仙之父所饲养。

 水仙之父平以十五种灵药饲养它,每月再让它收水仙及男人合的秽物,这是一种魔教“移玉大法”

 它的体质加上灵药可以收男女秽物的华,所以,它在三年期间,便已经长到二寸七分长。

 水仙之父估算它今夜收含有青年纯之秽物后,甚有可能长到他所企盼的三寸目标哩!

 届时,他便可以将它和药炼丹助长他的功力呀!

 哪知,人算不如天算,居然会被这条野地鼠吃掉它。

 可是,这条地鼠吃下它之后,便肚痛不已。如今,它实在疼得受不了,所以,它才会爬出来。

 它爬出三里余远,便钻入土内。

 它钻入土内十余丈深之后,立即咬住一株野参。

 这株野参原本是地鼠的芳邻,它已有五百余年,如今已成人形,想不到会被它的邻房伤害。

 地鼠咬住野参,便一直着参汁。

 参汁入腹之后,它的疼痛稍止,它立即不已。

 终于,野参只剩下一层皮啦!

 地鼠的腹部却突然痛不已。

 地内空气甚少,它便又向上爬。

 不久,它已爬出地面之草丛内,此时,虫的华正在和参汁混合,所以,地鼠痛得在草丛中打滚不已。

 没多久,一位少年由远处奔来,他姓麻,单名帆,他乃是青年自中原路旁捡来之弃婴,如今,他要来通知青年用膳。

 麻帆前奔不远,便听见奇异的声音,他立即张望着。

 不久,他已瞧见青年和一名女人光股的“打架”他一见青年在上面,那女子啊啊叫,他不由笑了!

 他便放心的回去啦!

 因为,他太佩服他的主人啦,如今一见主人打胜,他当然乐啦!

 他前行不久,便听见沙沙声音,他便好奇瞧去。

 他一见草枝摇倒不已,便好奇的前去。

 不久,他已瞧见一条地鼠在滚来滚去,他不由忖道:“妈的!这畜生居然如此顽皮,我非修理它不可。”

 他立即缓步上前。

 不久,他已按住鼠尾及鼠嘴。

 地鼠疼痛稍减,却披人捉住,它不由挣扎着。

 它这一挣扎,体内之物立即加速混合,参香一飘出,麻帆不由暗道:“哇!真香,我何不炖来吃呢?”

 他立即欣然奔去。

 不久,他已经奔入一排木屋,他一见桌上的饭菜,肚子更饿,可是,主人没吃,他怎么可以吃呢?

 于是,他奔入厨房.立即将地鼠放入锅中。

 他倒入一些水,便引燃灶火准备以热水冲掉鼠,然后,再好好的炒“三杯鼠”或炖制“大补鼠”

 哪知,锅内之水稍热,地鼠的肚子立即爆开,麻帆虽然听见一声大响,他以为是地鼠在挣扎,他不以为意的扇烘灶火。

 不久,地鼠已经化入热水中啦!

 麻帆一直等到热气目锅盖飘出,他方始掀盖。

 哇!好香喔!

 可是,地鼠呢?

 麻帆取杓挑找良久,仍然不见地鼠,他耐不住香味,立即杓出一大口,再津津有味的啜饮着。

 他连喝三瓢之后,顿觉全身发汗及口甘甜,于是,他取夹巾、边喝边拭汗边叫过瘾哩!

 不知不觉之中.他已喝了半锅汤,他道句过瘾立即盖妥锅盖,再到门前张望着远处哩!

 “妈的!那个查某这么能打呀!主人居然尚未打完哩!”

 他一见一身衣衫已,立即入内取衣到水井旁净身。

 这口水井是青年自行觅寻水眼及打掘而成,水味甘甜,洗起来更是舒,麻帆不由越洗越乐。

 他洗净身子及衣衫之后,便又到门前张望着。

 不久,他嘀咕的又去喝那锅地鼠汤。

 此时的青年又愉快的献过宝,水仙亦舒畅的搂著他,两人便躺在草原上哥呀妹呀情话绵绵着。

 麻帆终于喝完那溃蹩谄⒓炊斯辆韵赐祝会岬矫徘罢磐暗群蜃拧?

 不久,他忖道:“莫非主人被打败啦!”

 他想了一下,立即拿着木剑奔去。

 他这一奔,居然又快又轻,他不知原因的继续奔着。

 不久,他已奔近现场,立听青年道:“小帆,是你吗?”

 “是的!主人…”

 “回去吧!”

 “可是,主人尚未用膳呀?”

 “回去!”

 “是!”

 麻帆边走边暗暗嘀咕道:“算我婆。”

 他返家之后,不的上榻就睡。

 此时的水仙已和青年分别着装,她拿起亵,见扁盒尚在,她在大之下,不加思索的将盒放入肚兜袋内。

 不久,她已整装完毕。

 她一见青年望着地面,她不由忖道:“他一定在看我有否落红?”

 她立即道:“煌哥,走吧!”

 “好!一块儿用膳吧?”

 “算啦!咱们连夜离开草原吧?”

 “我尚得回去吩咐小帆呀!”

 “不必啦!他可以照顾自己啦!”

 “这…我须料理私物,至少得取衣衫呀!”

 “入城再买吧!走!”

 于是,她已上前取剑及披风、圆帽。

 青年只好仗剑跟去。

 二人联袂族前十余里,便见一匹白马嘶驰来。

 水仙笑道:“它叫小仙,喜欢吗?”

 “神骏的,汗血马吗?”

 “正是!”

 白马一驰近,立即刹蹄止身。

 水仙轻抚马首三下,立即上马。

 青年一上马,立即和她保持一段距离。

 “煌哥,抱紧啦!”

 青年只好搂着细

 她将他的右掌拉到自己的右道:“小仙,走!”

 白马立即疾驰而去。

 青年握著丰,不由心猿意马。

 不久,她已发觉有异物顶着,她会心一笑,立即回头道:“煌哥,咱们在马背快活,好不好?”

 “不安吧!它跑得太快,危险哩!”

 “不会啦!来!”

 说著.她立即站在马背上。

 她迅速褪去内外,便坐在他的对面。

 青年只好荷备战啦!

 “煌哥,后仰些。”

 青年向后一仰,她已纳客入内。

 马背动着。

 他们也扭着。

 “煌哥,妙吧!”

 “妙透啦!你常…对不起!”

 “煌哥,你别怀疑嘛!人家尚是处子呀!”

 “对!对!”

 两人便加速动着。

 白马负荷一重,便自行缓速前进。

 黑夜漫漫立即被水仙的叫声打破。

 青年被她叫得“火冒万丈”便将她按躺在马背及猛攻着。

 白马吃不消的更缓慢前进着。

 水仙乐得自行解衫扭不已。

 青年便来回吻著那两个丰

 狂之中,扁盒已经落下,她却毫不知情。

 又过了半个时辰.两人才尽兴的安静下来。

 不久.她在整衫之际,乍发现扁盒不见,她不由啊了一声,青年急忙问道;“柔柔,怎么啦?”

 “我…我掉了一个重要的东西。”

 说着,她已经勒止白马及掠落草丛内。

 青年忙掠问道:“柔柔,你掉了什么东西?”

 “一个扁盒,它约掌心大小,怎么办?”

 “别急,咱们回头找吧!”

 “到处是草,如何找呢?”

 “别慌,咱们以剑平草,如何?”

 “这…好吧!唉!”

 两人立即拔剑削草及沿著蹄印找回去。

 天亮时分,水仙终于找到那个扁盒,却见它张成两片,虫已经不见.她吓得不由芳容失

 “柔柔.盒内是何宝贝?”

 “是…是…唉!”

 她望向四周之茂盛青草,忖道:“火虫一定跑掉啦!天呀!爹不知会如何骂我哩!我…唉!”

 她思忖不久,立即道:“算啦!回去挨骂吧!”

 “柔柔,再找找看吧!”

 “找不到啦!走吧!”

 她立即带著空盒掠上马。

 青年掠上马之后,她便专心策骑。

 午后时分,白马已载著他们来到安西城外的一座庄院前,立见一名青年行礼道:“恭姑娘!姑爷!”

 青年便脸红的跟看水仙掠落地面。

 水仙使匆匆带他入内。

 两人一入厅,便见二位侍女来行礼道:“参见姑娘,姑爷。”

 水仙问道:“家主回来啦!”

 “是的!庄主目前在房内歇息。”

 “先访姑爷入客房歇息。”

 “是!”

 青年跟着侍女离去之后,水仙立即来到老父的门外敲门,立听:“柔柔吗?门没锁,进来吧!”

 水仙推门而入.便见双亲正在整衫,她由老母的蓬松秀发,她立即明白他们快活过了哩!

 她便上前下跪道:“孩儿请罪。”

 “怎么回事?”

 “火虫不见啦?”

 水仙取出扁盒道:“是的!”

 “为何不见啦?”

 “孩儿没有妥善收好,坠于途中,俟孩儿发现时,立即返身寻找…”

 “人,气死吾也!”

 妇人忙下跪道:“老爷恕罪,柔柔不该如此疏忽,咱们不妨再觅一条…”

 “住口,你以为它是普通之虫呀!它独一无二呀!”

 “这…它已遗失,老爷别气坏身子。”

 “人,吾再三吩咐你要妥善保存,你刻把它掉,真该死。”

 水仙叩头道:“孩儿知错,爹恕罪。”

 妇人亦道:“是呀!东西已丢,气之何益呢?”

 “住口,它关系著吾多大的计划呀!”

 二女立即低头。

 良久之后,白衣人道:“童辉煌回来了吧?”

 水仙答道:“是的!”

 “吾给你一个戴罪立功机会。”

 “谢谢爹,恭聆吩咐。”

 “三年之内,练全『玄蚌功』。”

 “是!”

 妇人神色大变明道:“老爷,你…”

 “哼!动手!”

 说著,他已步到窗旁及望向窗外。

 妇人暗暗一叹,立即起身赴柜取出一个锦盒。

 水仙心知有异,刻因为自己闯祸,只好乖乖起身。

 妇人沉声道:“宽衣,上榻躺妥。”

 水仙依言而为,榻上便多了一具人的体。

 妇人一嗅到味,立即传音道:“丫头,你玩了几次?”

 水仙立即比出三指头。

 妇人皱眉传声道:“荒唐,忍著些。”

 她打开锦盒,立即各将一粒黑、红、白色药九放入水仙的下体,然后再迅速的拍按水仙的区四周。

 一阵阵彻骨麻痛立即使水仙闷哼发抖。

 妇人迅速的取出八支银针,便戮入区四周。

 不久,体汨汨自区溢出。

 水仙全身亦泛出汗珠。

 “娘,好痛!”

 “忍著些。”

 妇人注视水仙区良久,一直到她汨出鲜血,她方始又入八粒绿色药丸,同时以掌捂住水仙的下体。

 “娘,饶…饶…”

 “声,敢作敢当。”

 水仙立即以手捂嘴及咬牙忍受著。

 足足又过了盏茶时间,妇人一松手,立即端来半盆水及扶水仙蹲在盆上道:“…用力的。”

 水仙咬牙气十余次,终于入一股水。

 妇人松口气,转身道:“老爷,根基己奠妥。”

 “下月今,吾验收。”

 说着,他立即离房。

 妇人替水仙取下银针道:“净体吧!”

 “娘,孩儿为何要练『玄蚌功』?”

 “别多问,先净体。”

 说著,她收针入盒,便放入柜内。

 水仙只好进入内室净身。

 不久,妇人替水仙取来干净裙,她立即穿上。

 “娘,求求你…”

 “柔柔,你明知你爹视火虫如心头,你为何把它掉呢?你爹肯饶你,你就多问吧!”

 “娘,孩儿以后要天天受这种罪吗?”

 “不必,你只需每三盆水入另外三个空盆即可。”

 “孩儿不动呀!”

 “那是因为你贪玩及赶路之故,好好歇息,明早就开始练吧!”

 “是!”

 且说白衣人离房之后,立即步入童辉煌之房内,立见他行礼。

 “免礼,吾叫水芳冰,知道吧?”

 “知道,慕名已久。”

 “明起,好好练剑,今好好歇息。”

 “是!”

 “你的根基已够,只是练偏了窍门,吾只要指点一个月,你再勤练三年,必然可以雪恨。”

 “是!”

 “水仙必须另练玄功,你若闷,吾会安排侍女侍候你。”

 “谢谢,不必!”

 “好好歇息吧!”

 ※※※※※※※※※※※※※※※※

 七天,麻帆一直睡了七天方始醒来,他一醒来,便嗅到食物腐臭味道,他哇一叫,立即望向窗外。

 只见阳光普照,麻帆立即下榻。

 “布!”一声,他放了一个响

 他不由皱眉快步出去,哪知,他每走一步,便“布”一声,一记记的臭立即飘绕于他的周遭。

 他暗暗嘀咕,便到对面房门口探着。

 “哇!主人还没回来呀?”

 又是“布”一声,他急忙匆匆入厅。

 却见桌上之食物已经霉腐,他不由怔道:“哇!为何如此呢?我究竟睡了多久了呢?”

 他勿匆端饭菜到后院,立即倒入大坑中。

 不久,他匆勿的洗着碗筷。

 一记记的响随著他的走动及出力而响个不停,他边洗边嘀咕道:“妈的!一定是臭鼠汤在作祟。”

 他不知道火虫的华及野参已经在他的体中“发酵”十天,这些响正是在排出他体内之废气。

 他洗净碗筷之后,立即提水浇菜。

 他一见菜园之土干得发灰,菜叶也低头,他不由哈哈道:“哇!我至少睡了五天,我怎会变成死猪啦?”

 他浇妥菜圃,立即匆勿奔去。

 他越奔越快,不过,“布布”声也响得更急。

 不久,他已奔到现场,却不见任何人,他不由一怔。

 他立即喊着:“主人,你在那里呀?”

 他边跑边喊,一直到黄昏,方始返家。

 他找不到主人,实在懊恼之至,他一听股仍在放,他立即拍向股道:“布什么布,臭死啦!”

 他立即勿勿洗米及洗菜。

 不久,他已经稳的炒菜做饭。

 他妥饭菜之后,立即端至厅内。

 他勿勿净身及洗衣之后,便入厅等候。

 他等了个把时辰,耐不住饿的只好用膳。

 膳后,他到主人房探视道:“主人没有带走衣衫呀?他会去那里呢?他会不会和那女人到别处去打架呢?”

 他越想越有理,便返房歇息。

 他这一躺下,只厅一记悠长的声,他不由苦笑摇头。

 不久,他一侧身,居然没有声,他一合眼不久,立即入睡。

 破晓时分,他一下榻,立即到主人门前探视。

 却见衣衫仍然端放在榻上,他不由摇头。

 他漱洗之后,立即提水浇菜圃。

 接着,他面对东方蹲马腿。

 这是童辉煌授他的健腿及强神功,不久,他已经着朝阳徐徐气及吐气,立听一阵响。

 他暗暗嘀咕,不过,仍然继续蹲马步吐纳着。

 他吐纳三百下之后,立即妥剩菜饭取用着。

 不久,他便放足奔出大门。

 他一直奔到山下,便又奔返大门。

 这是他每天的第二个功课,他必须来回奔三次。

 以往,他奔完三次回来,正好是巳末时分,可是,他今天发现提早甚多,于是,他又加跑了一趟。

 巳中时分,他一奔返家,立即切菜准备炊膳。

 他一掀米盖,便发现米缸已经见底,他立即忖道:“明得买米啦!我该不该入主人的房呢?”

 原来,他以往皆向资辉煌拿银子去买米及杂物,而且不准擅入主人之房,所以,他在伤脑筋啦!

 不久,他决定多吃些菜及少吃饭,耐心等主人回来。

 膳后,他立即开始挥锄开辟菜园,因为,他有足够的菜籽,他决定今后多吃菜,少吃饭啦!

 黄昏时分,他已经辟妥二个菜圃,立即开始播种浇水。

 一切就绪之后,他方始炊膳,而且是饮稀饭和菜。

 他要尽量节省米啦!

 又过了三天,米已吃光,他只好在当晚进入上人的房中,他打开抽屉,便瞧见一卷纸,他不敢看的找着。

 不久,他找到一个小布包,他不由大喜。

 因为,他的主人一直由小布包取银子给他去购物呀!

 他打开布包,便看见金块、银块及三粒小珠,他取出二个银块,立即收妥布包及返房哩!

 不久,他已提若空篓奔出去。

 他必须在翌下午赶到小市集购物,所以,他一路奔跑,子初时分,久违的声又响起来啦!

 他不敢稍留地继续奔去。

 天亮不久,他居然已经赶到市集,他不敢相信的张望良久,方始确定自己没跑错地方。

 他立即入店购实米、油、盐、醋。

 由于他是老客户,又是眉清目秀的少年,店主不但特价优待,秤尖更是高高翘起,不久,他已装了两篓物品。

 他便带著剩下的铜板去买三个大烙饼。

 不久,他便边吃边挑物行去。

 他刚离开市集十余里,便见地面有一个布包,他好奇的上前一瞧,立即发现一包的亮澄澄金块,他不由哇一叫!

 他忙望向四周。

 不久,他放下物品,坐在扁担等侯着。

 黄昏时分,只见一名老人由远处边走边张望着,麻帆忖道:“看样子,他在找东西,这包金子会不会是他丢的呢?”

 他立即起身道:“老爷子,你在做什么?”

 “小哥儿,我掉了一包东西,你有没有瞧见?”

 “什么东西?”

 “一包金块。”

 “在这儿,在这儿,我等了很久了哩!”

 老者快步前夹,他乍见布包,立即喜道:“就是它。”

 “老爷子,你快回去吧!”

 说著,他已蹲身挑起物品。

 “小哥儿,等一下。”

 “老爷子有何吩咐?”

 “你确定这包金块是我的吗?”

 “我…我不知道,不过,你这一说,我就信了啦!”

 老者指着袋口道:“我姓金,袋内绣了一个金字,对不对?”

 “对!对!”

 “小哥儿,下回记得先问清楚。”

 “谢谢老爷子教我。”

 老者抓出六锭金块道:“小哥儿,收下吧!”

 “不行!不行!我如果要金子,我早就拿走啦!”

 “不对,你若全部拿走,你便是贪,贪和贫只差一撇,举头三尺有神明,你这一贪,后必贫。”

 “不过,我现在送你的金子是答谢你,你可以收下,而且,你如果好好运用,今生可能会发财。”

 “谢谢老爷子,我不能收,我并没有出过力。”

 “你看住它,就是出过力。”

 “不!我若收下它,我会睡不著。”

 “小哥儿,尊姓大名?”

 “我叫麻帆,风帆的帆,不是烦恼的烦。”

 “呵呵!有意思的,你住那儿?”

 “天山下!”

 “你住那么远呀?家人呢?”

 “我和主人住在一起。”

 “主人?他是谁?”

 “我不知道,他不说,我也不敢问。”

 “他待你可好?”

 “很好呀!”

 “可是,他怎可让你挑这些物品走远路呢?”

 “我在强身呀!”

 “哦!你乐观的,你真的不要这些金子?”

 “是的!我不能要,谢谢你!”

 “好,我不勉强你,我叫金三,不是山峰的山,而是一,二,三的三,我住在开封府,你找我。”

 “开封府?在那儿?”

 “河南,去过吗?”

 “没有,我只来过此地,平常都在家。”

 “你后若跟主人路过开封,来找我。”

 “好,不过,我可能没机会去,老爷子,我走啦!再见!”

 说著,他已挑担奔去。

 金三便含笑注视着。

 不久,一位中年人陪一位少年及少女前来,老者立即道:“武儿,你昨夜所见之人便是他吗?”

 “是的!他连奔一百里,途中未曾休息哩!”

 “你跟去瞧瞧,吾在市集候你。”

 立听少年道:“爷爷,轮儿可否跟去。”

 “好!你跟燕儿去见识一番吧!”

 “是!谢谢爷爷!”

 三人一弹身,立即掠去。 m.EDaXs.Com
上章 蝶衣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