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波霸碰拳头 下章
第十八章 金拳铁掌定江山
  子初时分,水娘和辽东三霸得意的率众立在山道入口处,五十余丈外则立着二千余人。

 他们正是以各派掌门人为首之联军。

 甘海、东方二爷及关浩天当然也和各派掌门人并立着。

 水娘轻嗯一声,便有一名中年人喝道:“叛徒关浩天何在?”

 关浩天早知会有今,他立即沉容行去。

 甘海便和东方二爷联袂作陪。

 辽东三霸乍见甘海,立即嘿嘿连笑。

 甘海双目一凝,仍然稳步前行!

 不久,水娘已喝道:“关浩天,你在二十七年前糟蹋年方十五岁的我,你如今尚有何颜来见我?”

 “不错!老夫昔年不该见起意,不过,老夫这些年来在你身边任你羞辱,老夫自认可以弥补此过矣!”

 “住口!天下会有如此便宜之事吗?除非你立即自绝!”

 “抱歉!老夫必须消灭你们这些恶之徒!”

 大霸一笑,道:“多言无益!甘海,久违啦!”

 甘海沉声道:“辽东三霸,你们昔年即已手血腥,如今又不知悔改,老夫今天非替上苍惩罚你们不可!”

 “嘿嘿!你强得过奴卒吗?自行了断吧!”

 “老夫已经没啥眷恋,如今只图除去你们而已!”

 “嘿嘿!那就准备动手吧!”

 “出招吧!”

 三人立即并肩而立。

 “嘿嘿!你们瞧得起吾三人哩!很好!”

 三人身子一弹,便各依方位而立。

 甘海三人心神一 ,立即蓄势以待!

 奴卒师徒被曝尸之事,已经强烈的震撼各派,所以,他们动员一倍以上之人力,存心作悲壮的全力一搏!

 刹那间,辽东三霸便又疾速旋身及出招。

 空气倏地泛寒!

 甘海三老早已会商过对策,立即全部采用守势。

 可是,不出半个时辰,寒气更烈,他们的气势更弱,于是甘海喝句:“杀!”三老立即开始还击!

 战况立即烈!

 大霸嘿嘿一笑,道:“水娘,上!”

 水娘喝声:“杀!”便振臂疾挥。

 二十位老者便以两人为一组各率九十人掠向各派。

 其余之老者则率领六十余人掠向左翼。

 水娘的身边便只剩下八位心腹、五位波霸以及辽东三霸的传人,她立即微现紧张的瞧向远处。

 因为,她担心那千余人拼不过各派联军呀!

 她果然没有料错,各派全力扑杀之人,水娘的那批手下立即陷于劣势,而且当场有十余人负伤。

 她立即指挥左翼那批人驰援!

 辽东三霸之传人及五名波霸立即也派上用场!

 现场立即杀声震天!

 水娘注视五位波霸不久,她便发现其中三女之威力逊甚多,她不由暗骂道:“她们一定被辽东三霸破身啦!”

 她不由望向辽东三霸。

 只见他们虽然已经占上风,可是,一时也取不了甘海三人之老命,水娘不由暗责自己之战术错误!

 她不由急躁啦!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甘海三人之败象更明显,不过,各大门派已经占上风,正在各个击破的除恶着!

 水娘不由急道:“恭请三位总盟主下煞手!”

 “嘿嘿!没问题!”

 倏听远处传来一声:“夏史仁来也!”

 声音宏亮震耳,夏史仁果真吓死人也!

 甘海正在暗急,乍听此声,不由精神大振!

 三老立即紧守门户!

 辽东三霸倏地撤身后退,立听大霸喝道:“小子,速来送死!”

 甘海三人立即掠到一旁拭汗。

 其余之人立即各自收招望向远处。

 战况迅即结束!

 水娘不由暗急!

 黑影划天掠来,立听甘海喝道:“阿仁,你来啦!”

 “唰!”一声,夏史仁已掠落甘海前行礼道:“参见前辈!”

 “来得好!辽东三霸交给你啦!”

 “行!小卡司!”

 “唰…”声中,飞腿和甘欣四女及八位波霸已经联袂掠来,水娘的脸色立即更难看啦!

 木兰一号喝道:“十二号,你们的家人已经解毒安全啦!”

 五位波霸立即掠向她们。

 甘欣上前道:“爷爷,欣儿来啦!”

 “很好!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很好!”

 柴慕珊叱道:“水娘,咱们该结帐啦!”

 “人!你敢破坏老娘好事,该死!”

 木兰一号拱手朝柴慕珊道:“姑娘,可否容属下寻仇!”

 “这…好吧!”

 水娘见状,立即喝道:“住手!俟三位总盟主和夏小子定胜负之后,老娘自然会和你们算算总帐!”

 辽东三霸立即掠过去围住夏史仁。

 倏听阿香喊道:“恩师,您死得好惨呀!”

 谢仙正喊叫,甘欣立即拉住她。

 柴慕珊立即劝道:“香妹,让仁哥替令师复仇吧!”

 阿香只好点头拭泪。

 夏史仁一气,便沉声道:“动手吧!”

 他一听阿香师父已死在这三个老鬼的手中,方才又瞧见甘海三人头大汗,他立即知道不大好玩啦!

 辽夷三霸一旋身,便催功疾攻!

 他们已经决定要速战速决啦!

 夏史仁立即攻出“雷电加”!

 辽东三霸已经谙此招,迅即化解。

 甘海立即喝道:“阿仁,别施展雷公门绝学!”

 夏史仁忖道:“哇!有理!连阿香的师父也不是他们的对手,我何必再自找苦吃呢?就施展岳岳掌法吧!”

 他立即旋身变招!

 辽东三霸趁隙,便一阵猛攻。

 “砰!”一声,夏史仁的部已经挨了一掌。

 他晃了一晃,趁势还招。

 四人便疾攻不已!

 半个时辰之后,夏史仁毕竟比不上辽东三霸作战经验丰富,岳岳掌法逐渐不住啦!

 甘海立即喝道:“千招百式任你攻!”

 夏史仁会意的立即施展出胡来所授之各项绝技。

 妙的是,他每隔五六招,便疾攻出“雷电如”因此,不到半个时辰,他虽然又中了二掌,却已逐渐扳回均势。

 辽东三霸立即怒吼的全力扑击。

 现场便寒雾遮目,刺骨泛疼!

 群豪不由暗自担心!

 可是,夏史仁却无动于衷,因为,他当年已经习惯于长期滞留在浊黄滚滚的黄河中,眼前这些寒雾不够看啦!

 他振起全身功力猛攻狠打不已!

 又过了半个时辰,他已经微占上风啦!

 倏听大霸喝道:“海中海!”

 他那些传人倏地各掏出一个小瓶,便疾掠前洒去。

 甘欣诸女阻止,立即被甘海制止!

 立见白烟蒙蒙洒入斗场!

 辽东三霸边掠边猛,全身骨骼立即爆响。

 甘海皱眉道:“好诡异!”

 甘欣忙问道:“爷爷,仁哥不会有事吧?”

 “他不会中毒,不过这三人可能正在利用这些粉末发全身的潜能,阿仁可能要面临苦战啦!”

 他没有判断错误,辽东三霸不但暴增五成的功力,而且凶大发,出掌更疾,夏史仁顿时挨了一掌!

 他立即全力劈出“雷电加”

 辽东三霸稍一闪避,便又疾攻而上。

 “砰…”声中,夏史仁接下三掌却挨了两掌。

 他大吼一声,立即以攻止攻。

 倏听甘海喝道:“速以岳岳掌法应付!”

 夏史仁立即改采岳岳掌法。

 岳岳掌法动若山崩,静若泰山,不出半个时辰,夏史仁挨扁的次数已经急速减少着。

 甘海估计辽东三霸利用药物发体中潜能必然无法持久,所以,他指点夏史仁先稳下来及拖延时间。

 那知,辽东三霸在海底之潜修并未摸鱼,所以,又过了一个时辰,他们仍然没有显现后力不继的现象。

 尤其他们已经瞧出夏史仁招式之漏,因此,他们一番快攻之下,夏史仁便又接连挨了三掌。

 夏史仁虽然已经贯通生死玄关,毕竟年纪太轻又缺少实战经验,此时一连续挨扁,他又紧张啦!

 他紧张,甘欣四女比他更紧张!

 他不疼,她们却心疼得要命!

 甘欣不由求道:“爷爷,指点一下嘛!”

 甘海苦笑道:“他只懂施展,并不懂招式,如何指点呢?”

 “这…”

 哇!果真伤脑筋也!

 夏史仁一紧张,招式顿

 他挨扁的次数更多啦!

 他被扁得踉跄来踉跄去啦!

 急中生智,他立即忆起胡来那套醉东歪西步法,于是,他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将它施展出来啦!

 嘿嘿!有效哩!

 他挨扁的次数顿减!

 倏听大霸厉喝句:“海涛天!”

 三人倏地停止旋转及疾拍向夏史仁。

 夏史仁骇得向侧一翻,背部却仍然挨了一掌,立听他“哎唷!”一叫,便滚落向地上,四女不由亦齐啊出声!

 夏史仁一滚落地面,辽东三霸急于追杀他,步伐立即一,于是,夏史仁想起自己曾和胡来玩过这一套!

 于是,他擒拳疾捣而去!

 “砰!”一声,他已经捣中三霸之左膝!

 三霸啊了一声,立即歪身仆去。

 三霸的伤势未愈,此时一被夏史仁重逾千钧的掌力捣中,不但左膝立即破碎,整个左半身亦倏地一麻!

 夏史仁见状,立即再捣一拳。

 大霸及二霸急吼一声,各自劈向夏史仁。

 他们夏史仁收掌闪避,那知,夏史仁已经铁下心及横下肠,他闪也不闪的继续捣向三霸。

 “砰!”一声,三霸的心口结结实实挨了一拳,立听他惨叫一声,鲜血一,身子便仰后倒去。

 “砰砰!”二声,夏史仁的右及左腹各挨一掌,这两掌颇为够力,夏史仁立即觉得一阵微微的疼痛!

 四女不由又啊了一声!

 夏史仁一咬牙,再度疾捣一拳。

 “砰!”一声,三霸的间已挨了一拳!

 蛋黄立破!

 子孙带立碎!

 他惨叫一声,立即晕去!

 大霸及二霸齐喝句:“老三!”便扶他!

 夏史仁不客气的疾捣不已!

 大霸及二霸被得只好向外闪去。

 “砰!”一声,三霸一落地,便七孔溢血而亡!

 哇!他死得真惨!死后也不能“泡妞”啦!

 夏史仁一式“鲤鱼打”立即起身!

 群豪立即报以热烈的掌声!

 十余名波霸盟高手火大的立即出招。

 群豪一见辽东三霸已被除去一霸,威胁大减之下,众人便放心出招,准备澈底歼灭这群恶之徒!

 十三名波霸立即掠向水娘!

 大霸及二霸更是含怒攻向夏史仁。

 夏史仁信心大生,便先以“岳岳掌法”对敌。

 大霸及二霸失去三霸,阵式威力至少减弱一半,于是,他们被施展原先招式扑杀夏史仁。

 夏史仁便不慌不忙的拆招。

 甘海一见辽东三霸之传人一直在旁俟机出手,他便朝东方二爷及关浩天一使眼色及联袂掠去。

 雷霆太妹及谢仙上前劈倒高杆,立即解下奴卒三人之尸体及挟着它们掠到远处去埋葬哩!

 甘欣及柴慕珊便在旁押阵。

 水娘被木兰一、二、三号围攻,她的修为虽然不弱,可是,却也抵抗不了这三位铜筋铁骨、掌力如山的波霸!她频频出声召人来援,可是,每人皆被扑杀,岂能来援呢?

 最惨的是她那八名心腹已经被十名波霸宰掉三人,剩下的五人亦只能东闪西躲,随时要“嗝”啦!

 “砰!”一声,水娘已经被木兰一号劈中右大臂,她那整条右大臂立即疼痛难耐,好似随时会落!

 她闷哼一声,便掠向左侧。

 木兰三号抡臂一扫,便扫向她的左臂。

 她被紧急刹车及向后一仰!

 木兰三号立即扫空!

 不过,木兰二号却一举疾捣向她的心口!

 倏听木兰一号喝道:“别让她死得太容易!”

 木兰二号拳头一顿,便捣向水娘的右膝。

 “砰!”一声,水娘的右膝立碎!

 她惨叫一声,便仰摔在地上。

 木兰一号足尖一挑,便将她踢滚向木兰三号。

 木兰三号足尖一挑,便将她踢滚向木兰二号。

 木兰二号足尖一挑,便将她踢向木兰一号。

 她们三人便各踢一足,踢封住水娘的麻,立见水娘似皮球般任由三女踢来踢去的!

 不久,三位波霸已经疾掠而来,只见她们各踢一脚,便先后恨恨的踢中水娘的“方寸之地”!

 水娘的“方寸之地”立即血如注!

 她不由疼得惨叫连连!

 这三名波霸刚被辽东三霸这三只老猪哥破身,她们越想越恨,所以才会先行施展这种毒辣的手段!

 木兰一号、二号及三号见状,便自动退开!

 那三名波霸便恨恨的将水娘活活踢到死!

 木兰一号一见其余的波霸已经解决水娘的八位心腹,于是,她吆喝一声,便杀向波霸盟的高手。

 甘欣低声道:“珊姐,她们不错的哩!”

 “不错,可是,我却在思考一件事。”

 “什么事?”

 “如何安排她们往后的日子?”

 “这…须由你费心吗?”

 “我该负担一些道义上的责任,因为,她们原本是单纯的姑娘,如今一练上这种功夫,今后不易嫁人矣!”

 “为什么呢?”

 “寻常男人无法足她们,不出三年必死!”

 “啊!竟会有此事?她们若不嫁人呢?”

 “她们若不嫁人,我会不安心!”

 “这…怎么办呢?你难道作媒吗?”

 “我…我有一个主意,却不知是否妥当?”

 “提出来研究一下吧!”

 “可否让她们跟咱们一起生活?”

 “啊!这…”

 “荒唐吧?”

 “不…不是!我一时怔住啦!”

 “欣妹,仁哥在那方面…似乎很强,是吗?”

 说着,她立即微羞。

 甘欣红着脸,点头轻嗯一声。

 “欣妹,恕我直言,以咱们之体能,即使有香妹及仙妹加入,恐怕亦无法足仁哥‘那方面’之要求。”

 “是…是的!”

 “所以,我打算接纳她们!”

 “会不会太多啦?仁哥会同意吗?”

 “不会太多!因为,她们必有自知之明,必会自己节制,至于仁哥会不会同意,就必须靠令祖啦!”

 “这…如何启口呢?”

 “晓以大义!这群波霸若没有理想的归宿,可能步入途,届时,大家皆不得安宁,是不是?”

 “有理!小妹愿意一试!”

 “谢谢!”

 “珊姐,你有否打算咱们今后将在何处落居?”

 “由仁哥决定吧!他可能返潼关吧!”

 “或许吧!他可能返潼关。”

 “我担心香妹会央求仁哥执掌雷公门。”

 “她们提过此事吗?”

 “她们方才私下商量过。”

 “这…此事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可是,仁哥似乎希望过平淡的日子,岂可再烦他呢?”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哩!欣妹,真不相瞒,我另外私下留着一笔财物,足够仁哥大大发扬雷公门哩!”

 “妥吗?会不会强迫仁哥呢?”

 “理该不会!你瞧!他的那招式更进了哩!”

 “不错!仁哥真是天才!”

 “似这种天才若潜伏不出,实在是武林之一大损失,是吗?”

 “是的!”

 “欣妹,咱们先别勉强他,由他自行做主吧!”

 “好!”

 倏见甘海掠来,二女立即行礼!

 甘海含笑点头,便望向斗场。

 不久,他欣慰的道:“仁儿,难得有这种绝顶高手替你喂招,你可要好好的把握机会呀!”

 “是!”

 大霸厉吼道:“甘海,少嘴!”

 甘海淡然一笑,便望向甘欣道:“欣儿,你们怎会凑在一起?”

 甘欣先羞赧道出与夏史仁成亲,再道出与波霸们合作之事。

 甘海欣然道:“很好!爷爷可以了无牵挂赴嵩山啦!”

 “什么?爷爷,您出家?”

 “不错!爷爷有此福份,岂可失去呢?”

 “可是,欣儿舍不得离开您呀!”

 “痴儿!天下岂有不散的宴席,何况,你有阿仁及这些好姐妹相陪,你该好好发挥一番!”

 “是!”

 “这位姑娘是…”

 柴慕珊立即行礼道:“晚辈柴慕珊见过前辈!”

 “免礼!观汝人品,乃是人中之凤,欣儿能和你相处,实是天大的福份,今后尚祈多加照顾!”

 “前辈缪赞矣!欣妹文武全才,聪明慎断,晚辈该多学习哩!”

 “呵呵!客气矣!”

 甘欣道:“爷爷,您瞧那些姑娘的修为如何?”

 “异数!放眼江湖,再追溯武史,未曾有这种奇女子,不知她们是如何练成这种坚硬逾钢之身子!”

 柴慕珊道:“她们先后修练‘九心法’及‘葵元心法’,再配合上百种灵药及在脉眼长期静坐!”

 “原来如此,奇哉!奇哉!”

 “爷爷,依你所知,这种姑娘能嫁给寻常男人吗?”

 “当然不妥!咦?你为何有此一问?”

 “欣儿…打算让阿仁收下她们!”

 “啊…”

 “爷爷!您认为不妥吗?”

 “这…统统收下她们吗?”

 “是呀!欣儿担心她们迟早会涉入途哩!爷爷,您瞧她们如此拼,她们完全在替仁哥拼呀!”

 甘海忖道:“此事必是柴姑娘之主意,以她的机智会做此决定,她必然深谙这群波霸的心,吾该支持此事,可是…”

 显然,他仍然无法接受这种“一夫多制”!

 甘欣二女明白甘海之心意,立即沉默!

 天色即将破晓,战斗更加的烈,惨叫声此起彼落着,倏听甘海问道:“柴!”娘,你同意此事吗?”

 “是的!唯有仁哥能接纳她们!”

 “你们今后有何计划?”

 “香妹及仙妹可能会请仁哥执掌雷公门,晚辈打算劝仁哥同意此事,俾发挥所学,这群波霸正是理想佐材!”

 “这…仁儿会同意吗?”

 “请前辈费心开导!”

 “这…棘手的哩!仁儿生淡泊,可能不会同意这两件事哩!”

 甘欣忙道:“爷爷,您去邀各派掌门共襄盛举嘛!”

 甘海回头一瞧,便瞧见各派掌门已经聚集在远处注视夏史仁三人之拼斗,他立即轻轻点头。

 “好吧!吾去试看看吧!”

 “谢谢爷爷!”

 “丫头,你就瞧不惯爷爷清静!”

 “失礼嘛!”

 甘海立即含笑离去。

 柴慕珊低声道:“欣妹,谢啦!”

 “珊姐,别客气!”

 倏听砰一声,二霸的左腿已经挨了一掌,他刚捂腹后退,夏史仁便已经边冲边疾劈“雷电加”!

 大霸急得边吼边攻向夏史仁。

 “砰砰!”二声,夏史仁已挨二掌!

 倏听一阵叱喝,三位波霸已扑向大霸。

 她们正是被辽东三霸破身的三位波霸,她们早已将水娘活活踢死,再在一旁俟机出手!

 大霸乍见三女掠来,立即神色一狞!

 他双掌一翻,便疾拍而出!

 “砰砰!”二声,二位波霸已经中掌,却见她们一,不但忍住口中之鲜血,更将劲气倒震向大霸。

 另外一位波霸更是全力扑去。

 大霸正在闪避劲气,立即被波霸搂住右腿。

 他喝句:“人!”便一掌拍向她的脑瓜子。

 “波!”一声,波霸立即脑袋开花。

 不过,她仍然死命的挥腿。

 另外两位波霸各自张嘴出鲜血,便扑向大霸!

 大霸被得急忙偏头闭目!

 两位波霸趁机合身分别拍上大霸的部,立听“砰砰!”二声,大霸便惨叫吐血倒向地面。

 “砰…”声中,四人便跌成一团!

 二女四掌疾出,立即掐住大霸的颈项及下身。

 大霸惨叫一声,双掌奋力一拍!

 “波波!”二声,三大立即又中掌。

 “呃!”声中,她们一再的吐血!

 可是,她们却死命猛抓狠着!

 大霸惨呃一声,立即嗝

 二女神色一缓,方始松掌滑倒在旁。

 木兰一号等十二人立即掠来围跪在三女尸旁,甘欣瞧得鼻头一酸,泪珠不由自主的滴下!

 夏史仁早已宰掉二霸及在旁观战,他一见三女如此悲壮的牺牲,他激动的不由紧握住双拳。

 柴慕珊见状,打铁趁热的道:“太伟大啦!太伟大啦!”

 说着,她便上前一一合上三女暴瞪的死目!

 她叹口气道:“一号,你们起来吧!”

 说着,她便和甘欣上前抱起尸体。

 一号抱起一具尸体,便吩咐诸女起身。

 柴慕珊道:“一号,咱们一起送十五号三人入土吧!”

 诸女便默默跟去。

 此时,战争已近尾声,只剩下三十余人被围住作困兽之斗,各派掌门人却正在低声商议着。

 柴慕珊率诸女到远处掘土埋妥三具尸体,便正问道:“一号,你们十二人对未来的日子有何计画?”

 “追随姑娘!”

 “当真?”

 诸女便一起点头。

 “我已经和夏大侠结为夫妇,夏大侠可能会执掌雷公门弘扬武学及维护正义,你们可愿协助?”

 “愿意!”

 “!我另有一事,要和你们相商!”

 “请姑娘吩咐!”

 “我昔年让你们练成这种身子,我知道寻常男人无法和你们结合,我必须为此事负完全责任。我和欣妹已经商量妥,你们若愿意,我们诚心邀请你们结为姐妹共同侍候夏大侠,你们若反对,我也不勉强!”

 诸友立即惊喜集。

 “一号,你同意否?”

 “荣幸之至!同意!”

 柴慕珊一一问过诸女,诸女亦先后羞喜的同意。

 柴慕珊含笑道:“很好!咱们去见仁哥吧!”

 诸女便羞喜的跟去。

 此时的夏史仁正在向雷霆太妹阿香及谢仙询问她们有否负伤,二女亦正在羞喜的回答平安无事!

 柴慕珊和诸女上前,她立即道:“仁哥,小妹有事相商。”

 夏史仁会意的便跟她行向山上。

 不久,她停身道:“仁哥,请你做一件善事!”

 “哇!为善最乐!你说吧!”

 “请你收下一号她们十二人。”

 “什…什么?你再说一遍。”

 “一号她们十二人愿意侍候你,请你收下她们。”

 “真…真的?”

 “是的!”

 “太…荒谬了吧?十二人哩!”

 “不荒谬!你若不收下她们,她们皆练过特殊的内功,寻常的男人若娶了她们,不出二一年,必会暴毙。她们若不嫁,迟早会变成更多的水娘,届时不知又会发生多少的血腥惨事,所以,请你帮忙。”

 “我只有一人呀!我已经有四人呀!”

 “你的体质特殊,无碍!”

 “可是,那有人娶如此多房室呢?”

 “皇帝娶更多哩!”

 “我不是皇帝呀!”

 “仁哥,你狠心见死不救吗?”

 “我…我…我考虑一下,如何?”

 “好吧!小妹先告退!”

 说着,她立即默默下山。

 夏史仁忖道:“哇!伤脑筋!怎会有这种事呢?她的度量怎么如此大呢?我该不该接受呢?”

 他猛伤脑筋啦!

 却见阿香及谢仙联袂掠前行礼,他急忙还礼道:“免客气!”

 阿香道:“仁哥,师父既死,你又有本门令符,你可否执掌本门,以免本门命脉就此中断!”

 “哇!你们要我担任雷公门门主呀?”

 “是的!”

 “妥吗?咱们只有几人哩!”

 “兵贵不在多,本门原本只有五人而已!何况,据欣姐方才表示,你若同意接纳她们十二人,咱们便有不少的实力啦!”

 “哇!你们同意我接纳她们呀?”

 “是呀!人多福气多!何况是在行善哩!”

 “这…妥吗?妥吗?”

 “妥啦!你今天大显神通,已经扬名立万,你若能接掌本门及接纳她们十二人,必会吓阻那些作恶之徒!”

 “我…给我考虑一下吧!”

 “免考虑啦!怕什么嘛!”

 “我…”

 谢仙忙道:“师姐,咱们先走吧!”

 二女便掠向山下。

 夏史仁忖道:“哇!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原本打算返乡逍遥渡,那知竟曾遇上这两档事呢?”

 他尚在伤脑筋,却见东方二爷掠来,他立即想起替他护送雀姨尸体返回华县城的徐岭。

 东方二爷一掠落在夏史仁面前,便含笑道:“铭谢少侠大显神威挫败辽东三霸,否则,天下苍生危矣!”

 “不敢当!前辈三人足以消灭他们矣!”

 “别取笑老夫啦!老夫当时已经危在旦夕矣!”

 “言重矣!”

 “少侠,您吩咐小孙女之事,她已经办妥且已托丐帮于今午报平安,尚祈少侠别担心此事。”

 “谢谢!谢谢!”

 “少侠,小孙女仰慕你的为人,颇想终生追随,不知你愿意给她这份荣幸否?”说着,他便企盼的望向夏史仁。

 “我…我…”

 “少侠,老夫以东方世家的清誉作保,她不会辱没你!”

 “我明白!我不敢嫌她,我已经有四房室呀!”

 “老夫便是知道此事,才敢厚颜提亲!”

 “我…我…”

 “老夫即将陪甘兄及关兄赴少林剃度,尚祈少侠能让老夫安心向佛!”

 “我…好吧!”

 “谢谢!老夫自会吩咐小孙女和你们会合!”

 说着,他便欣然离去。

 夏史仁暗自苦笑,一时心如麻!

 却见甘海和各派掌门人一起行来,他不由暗暗叫苦道:“哇!他们难道又有什么点子吗?天公伯仔,保庇喔!”

 立见甘欣招手扬声道:“仁哥,请过来一下!”

 夏史仁只好应召掠去。

 “仁哥,各位掌门人有事相商!”

 “参见各位掌门人,请吩咐!”

 峨嵋掌门定慧师太和颜道:“阿弥陀佛!贫尼以地主身份铭谢施主奋勇挫魔,力保武林元气及正义!”

 “不敢当!”

 “贫尼观施主谙雷公门绝学,不知施主与该门有何渊源?”

 “晚辈曾由胡来处学得该门绝学。”

 “原来如此!该门第二任门主不幸牺牲,贫尼与各派掌门人衷心期待施主能执掌该门,共同捍卫正义!”

 “这…”

 倏见阿香及谢仙掠到夏史仁右侧下跪道:“参见门主!”

 夏史仁只好道:“请起!请起!”

 阿香忙道:“请门主出示本门令符!”

 夏史仁只好掏出令符。

 阿香立即道:“门主既有令符,何必再推辞呢?”

 “好吧!”

 二女立即欣然道:“参见门主!”

 “免礼!请起!”

 柴慕珊立即和甘欣及十二位波霸下跪道:“参见门主!”

 哇!硬鸭子上架啦!

 夏史仁只好道:“免礼!请起!”

 却听“唰!”一声,飞腿已经趴跪在左侧道:“参见门主!”

 “哇!你…你…”

 “禀门主!属下载飞幼承家学至今未曾服人,唯门主一人值得属下信服及追随,尚祈门主俯允属下为本门跑腿!”

 “这…”

 甘海欣然道:“仁儿,载飞急公好义,赤胆忠心,你就同意吧!”

 “好吧!委屈您啦!”

 “谢门主!”

 “你们…起来吧!”

 “是!”

 诸人刚起身,夏史仁突然望向远处,因为,他突然听见一阵蹄声,而且似乎数目甚为众多哩!

 众人不由好奇的回头望去。

 不久,两位魁梧大汉跨骑执旗先行驰来,大旗着晨风疾扬,“江浙同盟”四个大金字,份外的显眼。

 立听飞腿道:“禀门主,江浙地面群豪赶来啦!”

 “嗯!正副盟主海三及金虎出现啦!”

 只见海三及金虎各跨一骑并驰而来,二人之身后便是两排快骑勇士,为数至少有一千人哩!

 不久,海三一抬手,群豪便下马凝立。

 海三和金虎联袂掠到定慧师太面前道:“晚辈海三率江浙弟兄们来迟,祈诸位前辈海涵!”

 “阿弥陀佛!诸位施主急公好义,未召自来,令人感佩!难怪上天厚爱吾道顺利歼灭波霸盟!”

 “什么?波霸盟已灭?”

 东方二爷含笑道:“夏门主奋勇挫灭辽东三霸,致使各派顺利消灭波霸盟,你们正好赶上庆贺!”

 “夏门主?那位?”

 “呵呵!他便是你憾未能亲晤之夏史仁少侠,他如今已经是雷公门的第三代门主啦!”

 “真的?可喜可贺!”

 说着,他便向夏史仁拱手!

 夏史仁忙还礼道:“谢谢!请多指教!”

 “不敢当!江浙弟兄们甚盼门主空前往指教!”

 “不敢当!一定会择机拜访!”

 倏听金虎道:“夏门主,贵门以往神秘,今后是否决定公然现身?”

 “是的!”

 “门址座落何处?”

 “尚未决定!”

 “夏门主若不嫌弃,江浙一向富庶安定,民风淳朴!若能蒙贵门在江浙落居,数十万居民额手称庆矣!”

 “这…”

 海三肃容道:“夏门主,您若肯设址于江浙地面,老夫愿意率本盟一千余名弟兄投效贵门!”

 “这…”

 金虎忙喝道:“同意!诸位弟兄意下如何?”

 远处之人立即齐喝道:“同意!”

 海三拱手行礼道:“祈门主惠允!”

 “这…怎么可以呢?”

 甘海含笑道:“众望所归,仁儿,别推拒啦!”

 “这…好吧!”

 金虎立即振臂一招,道:“集合!”

 那群人迅即整齐掠来。

 不久,海三肃容道:“参见门主!”

 说着,他立即率人下跪叩头。

 夏史仁手忙脚的道:“起来!起来!”

 “是!起!”

 海三率众人起身之后,立即退向远处。

 定慧师太含笑道:“夏门主深获民心,致有如今之成就,今后甚盼夏门主与各派多加联系!”

 “是!请多指教!”

 甘海含笑道:“仁儿,你似乎尚未答应一件事吧?”

 “什么事?”

 “十二位木兰姑娘的终身大事呀!”

 “这…好吧!”

 “呵呵!太好啦!太好啦!”

 诸友立即羞喜的低下头。

 海三正在发怔,飞腿已经掠来道:“好消息!门主一共有十七门室!本门真是喜气洋洋呀!”

 “老弟,你也加入本门啦?”

 “是呀!只比你们早一步而已!”

 “呵呵!瓦太好啦!”

 “海老,咱们门主可真够威风及福,咱们何不为门主举办一个空前浩大的成亲大典呢?”

 “没问题!”

 “海老,您代表门主先行邀请各派届时赴宴吧!”

 “行!副座,走!”

 金虎陪海三一起走到夏史仁面前,立听海三道:“禀门主,属下可否代您邀请各派掌门观礼及赴宴?”

 “观什么礼?”

 “您与诸位夫人成亲大礼!”

 “这…何必劳师动众呢?”

 “理该如此!尚祈门主惠允!”

 “好吧!”

 海三二人道过谢,便步向定慧师太诸人面前。

 “禀师太!敝门准备替敝门门主举办成亲大典,尚祈师太及诸位掌门人偕各派长老前往福证!”

 “阿弥陀佛!荣幸之至!敬候通知佳期!”

 “是!谢谢师太!”

 众人立即面现喜

 倏见北方空中传来一阵龙,众人一抬头,便瞧见一道丈余长的耀眼青光由空中疾而来!

 立即有人骇呼道:“啊!鬼剑!”

 “天呀!果真是鬼剑!”

 定慧师太忧心道:“阿弥陀佛!真是一波方平,一波又起!苍天慈悲,为何连番降劫于苍生呢?”

 青光盘空一飞,立即在空中飞来绕去!

 夏史仁立见它居然划出两个大喜字!

 他立即扬声道:“小青!速写‘歉’字向诸位前辈致歉!”

 众人不由一怔!

 甘海及甘欣却会心的微笑!

 立见青光速度一缓,居然飞来绕去的书写一个“歉”字。

 众人不由啧称奇!

 夏史仁喝道:“小青!速返!若非必要,不得外出!”

 青光立即在空中写出一个“是”字!

 一声龙之后,青光便向远处!

 刹那间,它便消失不见!

 群豪立即好奇的询问!

 夏史仁便欣然叙述获得它之经过。

 本书便在夏史仁之朗朗话声中结束。

 (全文完) M.edAXs.cOM
上章 波霸碰拳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