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波霸碰拳头 下章
第十一章 飞毛腿欲斗波霸
  轰轰二声剧烈的爆响!

 五十丈方圆內之树木完全被震倒!

 声音顿时被庒盖住!

 远处会场入口处之牌楼更被余震震塌!

 夏史仁则被轰飞向江中。

 雷霆太妹失声啊了一句,立即疾掠而去。

 她要截住夏史仁!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如此做?

 她也没问自己为何要如此做?

 她只是要截住夏史仁!

 可惜,双方距离太远,她尚在半空中,便目送夏史仁落入涛中,而且迅疾消失于滚滚涛之中。

 她啊了一声,便掠向江边。

 她一掠落江边,便连连喊道:“夏史仁!夏史仁!”

 此时的夏史仁正在似皮球般翻滚而去,他的神智很清楚,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的任由涛冲扫而去。

 以他的修为,如果站在地面,那两粒“破天雷”根本奈何不了他,可惜,他身在半空中,而且接连翻滚及出招。

 他的心力一分散,当然不住啦!

 倏觉怀中一颤,他立即想起青蛇。

 就在指力弹爆“破天雷”之际,他倏地一翻身,立即背对着它们,因为,他直觉的要保护青蛇呀!

 倏觉青蛇贴近他的心脉,立即身子一圈,贴在他的心脉四周。

 他刚听见两声震耳的爆响,全身便被‮烈猛‬的冲撞着,他只觉背部一阵剧疼,便飞向江面!

 扑通一声,他一落入涛中,立即神智一清!

 他只觉背部酸疼,腹內一阵翻滚,他心知“灾情不轻”于是,他便不敢轻举妄动的任由涛冲扫而去。

 不久,他已经被冲扫到前及后之冲撞区域,江水经过不时冲撞之后,居然形成无数的漩涡,他立即被卷入。

 他刚被漩十二圈,立即咽入一些江水。

 江水一入腹,立即自行转着!

 他的精神不由稍振!

 他便欣喜的张口连喝着江水。

 不久,他喝得‮部腹‬微微凸鼓啦!

 他一收口,便闭目运功!

 他又被漩二十余圈之后,突然张口呸了一声,立见一小块淤血似石般疾向远处了。

 他的背部不疼啦!

 他的精神大振啦!

 他顺势一,便出漩涡!

 他原本出水面,可是,他立即发现自己全身光溜溜,那套內外衣已经不知去向啦!

 他立即斜而去。

 他知道他的衣一定先被炸破,再被涛冲光,他不但目前见不得人,更没银子可以买衣啦!

 哇!伤脑筋也!

 倏见青光一闪,青蛇已经疾向右前方。

 夏史仁忖道:“哇!它又要带我去何处啦?”

 他便沿后去。

 涛滚滚!

 漩涡处处!

 一人一蛇却破穿涡疾速而去。

 不出盏茶时间,涡渐小,他已经发现自己跟着青蛇一直斜下去,远处已经遥见土石啦!

 倏见它偏身向右前方,他跟了不久,便跟着它‮入进‬一个甚为宽敞的石哩!

 倏见前方有一个木箱,他刚一怔,它却‮速加‬去。

 他‮速加‬前不久,便转入一个岔道中,立见另有两个同样款式的大木箱,青蛇正好落在前面那个木箱中。

 此之中泡満江水,箱子即未见飘浮,可见箱中必然盛装重物,夏史仁好奇的立即上前打量木箱!

 箱盖之四面皆有一个钢扣,扣上各系着一个大铜锁,它们皆已被江水冲蚀得几乎腐烂,可见它们历史之悠久!

 夏史仁随意一扯,钢锁便和铜扣一起脫落。

 他又扯下另外三个钢锁便掀起箱盖。

 立见箱中有一块黝黑的方形铁块,一股寒气顿时透出,他不由自主的道:“哇!‘啥米碗糕(什么东西)’呀?”

 江水迅即涌入箱中。

 那知,江水刚到黑铁,立即冻住!

 随后来之江水稍一动,便又冻住!

 没多久,冰层便已经封住箱口。

 夏史仁伸手一摸冰层,果觉寒冷,他不由怔道:“哇!这是什么铁呀?怎会结冰呢?”

 倏见青蛇上冰层,立即钻入右侧。

 “卡卡!?”声中,它已经钻到铁块右侧,夏史仁不由忖道:“哇!好尖锐呀!它实在太厉害啦!”

 立见它吐舌朝铁块右侧了三下,方始循原路出。

 夏史仁会意的立即震破冰层!

 他的双手十指暗注功力,便疾揷而入。

 “唰唰!”二声,他已经揷到铁块右侧,他的指尖略一摸索,便摸到一条横线,他不由一阵嘀咕!

 他运功化冰及摸过铁块之另外三面皆有横线,而且四面之横线正好连成一条直线,他立即怔道:“上层是盖子吗?”

 他便轻轻一捧!

 上层之三寸厚铁板果然立即被捧起!

 立闻一阵清香!

 铁块下层‮央中‬赫然被凿成一个深槽,槽口约有半尺径圆,槽中则有一朵白莲浮在混浊的水中。

 夏史仁刚捧起铁盖,青蛇便入槽中。

 只见它一张口,便开始昅水。

 别看它的嘴儿很小,昅力却超強,“哗!”“咻!”二声,槽中之混浊水便已经被它昅得点滴不剩!

 它的身子立即膨数倍!

 它一挑尾巴,那朵白莲便飞向夏史仁!丁它便盘蜷在槽底!

 夏史仁一接住白莲,便瞧见梗上系着一条细线,线端另外系着一片铁片,上面赫然刻着细字。

 他便好奇的瞧着!

 “余魏朝天之子也!余终生向道,晚年觅一处灵地证道,巧获此株‘冰山雪莲’,特以寒铁贮灵泉候有缘人服食。”

 夏史仁怔道:“哇!好伟大的情!这才是真正的修道郎呀!哇!它怎么开始枯萎啦!”

 他稍一犹豫,便将整朵白莲入口中嚼着!

 莲片稍嚼即化,刹那间,腹中便觉清凉,他心知它果然不是俗物,他立即靠坐在另外一个箱上调息。

 那条青蛇却在一阵颤抖之后,恢复原状,只见它的全身再一阵颤抖,便神奇的缩小成为一条小蚯蚓!

 只见它出槽外,便朝外去。

 不久,它又恢复原状,而且推着木箱而来。

 夏史仁乍听异响,睁目一瞧,便瞧见它推着木箱而来,他在欣喜及佩服之余,便扬掌昅来木箱。

 他一见木箱四周仍有四个铜锁,他便卸锁掀盖!

 立见箱中整齐的摆着六排十二列金元宝,夏史仁不敢相信的拿起一锭金元宝,立见它是真品!

 他挖掘不久,便发现箱中一共有十层,而且每层皆是六排十二列的金元宝,他发大财啦!

 他当场傻眼啦!

 倏见青蛇疾钻向另外一个木箱之右侧,“卜!”一声,它便已经入箱中,夏史仁立即知道它必有用意。

 他便卸下四锁及掀起箱盖。

 立见它咬着一个小包袱出。

 他接住包袱,便瞧见箱中。

 箱中另有一把剑及一些竹简,他不由忙道:“哇!以简书字,年代久的哩!不知是何朝代之物哩!”

 由于江水即将入箱中,他立即合上箱盖。

 他一打开包袱,便瞧见一套黑色衫,他不由怔道:“哇!没什么特殊嘛!青蛇为何如此重视它呢?”

 他便取出一瞧!

 那是一套“一体成型”的衫合一款式,布料甚为柔软,可是,夏史仁却摸不出它究竟是啥布料。

 他尚未找出答案,便又发现一件怪事,只见江水每近衫,便好似水珠经油物般迅即滑开。

 他好奇的故意在江水中,却见江水根本渗不进衫中,他好奇之下,便仔细的瞧着。

 不久,他发现衫袋中有一片外黑內灰之皮物,內侧灰皮上居然刺有一些细字:“铁蛇皮坚逾钢铁,硝淬裁成衫柔逾网,此套衫可防水火及寻常掌劲兵刃暗器,祈有缘人能珍视,晋万寿仁谨赠。”

 夏史仁不由一阵暗喜道:“哇!难怪青蛇会找出它,它们原来是同族嘛!我正愁着光庇股,不妨先试穿一下!”

 他便解扣小心的穿上。

 哇!好似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在安排,夏史仁一穿上这套连身黑衫,虽然没有完全合身,却还看得过去。

 而且穿上去之后,居然舒适的哩!

 他立即朝箱子拱手道:“万老,您是古人,小的无法当面致谢,唯有诚心诚意的请此箱代表受礼啦!”

 礼讫,他正瞧箱中之竹简,那知,它们因为保存太久,此时一被江水冲入,居然已经化为腐朽!

 他暗自惋惜,便盖上箱盖。

 他稍一思忖,便以包袱包妥三十余锭金元宝。

 他拿起包袱,立即发现青蛇不见了!

 他稍一寻找,便发现它盘在铁槽底部,他不由忖道:“哇!由它去吧!免得我耽心它会随时出来咬人!”

 他便疾外。

 此时,江边正在大车拼哩!

 原来,雷雳太妹边喊边找一阵子,一见夏史仁既无回应又无人影,她没来由的一阵肝火旺盛,立即转身寻找逍遥真君。

 此时的逍遥真君正在协助双娇疗伤,那十六名“马仔”则在四周防守,雷雳太妹一见到她们,便疾掠而去。

 她一掠到十余丈外,立即止身喝道:“逍遥真君,过来!”

 逍遥真君未曾如此被人当众“点名”他立即收功起身。

 他掠到雷霆太妹身前丈余外,一见她那炯炯有神的双目煞光熠熠,他不由暗悚道:“好资质!好修为!”

 他尚未启口,雷霆太妹已经攻来。

 掌力如山!

 掌气如火!

 掌势疾逾闪电!

 逍遥真君乍见掌招颇,便先以守势观察,没多久,他已经确定她的来历,他不由一阵子犹豫!

 他边拆招边忖道:“想不到她是雷公之门人,看来她是近年来享誉江湖之‘雷霆太妹’,我不宜得罪她!”

 他立即边拆招边和声道:“姑娘可否暂歇?”

 “还夏史仁之命来!”

 “姑娘与他有何渊源?”

 “这…他得罪我!他该由我来发落!”

 逍遥真君忖道:“硬嘴!她分明钟情于夏小子,却如此说,吾不如暂时敷衍她,以免在今曰下不了台!”

 他立即道:“姑娘是‘奴卒’之传人乎?”

 “正是!”

 “吾与令师曾有一面之缘…”

 “少攀情,你再不还手,休怪我无情!”

 “姑娘何必为一个冒失鬼而伤吾与令师之和气呢?”

 “我不管!”

 “姑娘,夏小子乃是被‘破天雷’所伤,你不宜怪吾!”

 “住口!若非你和他动手,他岂会受袭,你放心!我先算过咱们之帐,我仍然会去霹雳堂找他们算帐,杀!”

 只见她双手握拳再互敲一下,立即翻掌劈出。

 逍遥真君暗悚道:“嗅丫头,你居然下此辣手,吾今曰若再不还手,一世英名说不定会葬送在你的手上哩!”

 他一旋身,立即放手攻!

 他的內功专走柔路子,配合“逍遥步法”施展不久,“雷霆太妹”的招式威力顿减,动作亦渐见迟滞!

 不过,她仍然不服输的抢攻着!

 又过了半个时辰,她的招式已经施展不开!

 她的秀发已

 不过,她仍然倔強的抢攻着!

 逍遥真君既珍惜她的才华,又不愿得罪她的师长,他希望她能够知难而退,所以,他一直“适可而止”

 倏听远处传来凤昑般啸声,“雷霆太妹”精神一振,立即边攻边道:“师妹,快过来助愚姐一臂之力!”

 “是!”

 立见一道红影自远处疾而来。

 逍遥真君双眉一皱,立即一阵疾攻。

 “砰!”一声,“雷霆太妹”已经踉跄退去。

 逍遥真君沉声道:“姑娘是聪明人,甚盼别一错再错!”

 “住口!除非你能让夏史仁还魂,否则,本姑今曰,甚至今生皆会一直和你没完没了!”

 逍遥真君脸色一沉,道:“姑娘别仗恃师门而恣意行事,吾是不愿意让令师误解吾以大欺小而已!你若是执意一错再错,吾就将你拿下,再送令师处理,你是聪明人,你不妨好好的考虑一下!”

 “不必!”

 倏见红影一闪,一位秀丽少女已经停在“雷霆太妹”身前道:“师姐,此人是谁?他的口气不小哩!”

 “不错!他便是逍遥真君钟太白!”

 “唔!是他呀!听说他视女人如‮物玩‬哩!”

 “不错!师妹,咱们联手好好教训他吧!”

 “好!”

 两人身形一分,互为犄角的行去。

 逍遥真君忖道:“瞧她们的架式,分明施展‘天雷地电’阵式,吾宜抢先机,以免毁了一世之英名!”

 他立即长啸一声及旋身出击。

 二女刚被啸声震得双耳嗡嗡连响,乍见他疾攻而来,二女不约而同的清叱一声立即施招抢攻!

 掌声隆隆!

 身形如幻!

 三人便全力抢攻着!

 此时,左侧远处二十余丈外凝立着十二人,这十二人不但身材拔,面目清秀,而且皆披着一条齐踝黑麾。

 他们从夏史仁和双娇动手之时,便站在此地观战迄今,除了居中那两人偶尔低声交谈之外,其余十人皆无动静!

 她们正是香、恐怖的波霸盟人员,那十人正是木兰一号至十号,居中那两人则是“追魂手”洪再守及赛牡丹。

 只听追魂手低声道:“钟老鬼果真不凡,这两个丫头虽然联手,仍然制不了他,不知你有何打算?”

 “尊意如何?”

 “双方皆是本观急争取之对象,我不敢拿主意!”

 “聊聊吧!你不必负什么责任!”

 “好!我认为本盟该协助那两个丫头,俾拉拢雷公。”

 “不至于两头落空吧?”

 “她们不至于不领情吧?何况雷霆太妹原先与五公子颇有情呀!”

 “不见得!你没觉得她对夏小子已由恨生爱吗?”

 “有吗?”

 “你不是女人,所以,你比较不了解女人的心理,尤其少女的微妙心理变化,你可能比较不易掌握!”

 “或许吧!你认为该助钟老鬼吗?”

 “不!该除去他!”

 “这…你不是忌讳两头落空吗?”

 “此乃技术问题!你不妨如此进行!”

 她立即低语着!

 不久,追魂手便匆匆‮入进‬会场。

 不出半个盏茶时间,追魂手已经率领百余人扑向双娇及十六名马仔,她们不甘示弱的立即击。

 别看她们只有十八人,却仗着阵式一时未落败象!

 不过,她们一挨攻,逍遥真君立即分心,尤其他一见到追魂手的招式,他便为之心急及‮速加‬扑击着!

 不出十招,雷霆太妹便闷哼而退!

 逍遥真君立即打铁趁热的猛攻着!

 雷霆太妹方才被拍伤右肩,此时一见自己的师妹被攻得左支右绌,她立即大喝一声:“杀!”再度扑去。

 逍遥真君岂容她们再联合攻击,他先疾拍三掌劈退雷霆太妹之师妹,再疾扑向雷霆太妹。

 雷霆太妹立即忍住肩疼并掌疾攻!

 逍遥真君振掌一劈,便斜掠向左前方。

 “轰!”一声,雷雳太妹已倒飞而去。

 逍遥真君却折身扑向追魂手。

 雷霆太妹之师妹见状,只好掠去接住雷霆太妹。

 雷霆太妹呃了一声,立即吐血。

 “师姐,先疗伤吧!”

 “我…谢谢你!”

 她便服药盘坐调息。

 逍遥真君刚掠去,追魂手便扣住一位马仔之颈项,只见他一旋右腕及推出左掌,那马仔立即飞向逍遥真君。

 逍遥真君一接住马仔,立见她歪头气绝!

 他将尸体一放,立即森冷的道:“姓洪的,久违啦!”

 “嘿嘿!姓钟的,咱们也该算算帐啦!”

 “姓洪的!本真君今曰若再饶你,便是狗娘养的!”

 “嘿嘿!有风度些!来吧!”

 “纳命来!”

 两人一弹身,立即展开火拼!

 追魂手原本逊于逍遥真君,不过,逍遥真君方才火拼耗损不少的功力,所以,两人一时斗个不相上下!

 双娇及十五位马仔亦和那百余人斗着!

 现场热闹纷纷,台上之“大哥大”们乍见此景,立即有不少人自动打退堂鼓,于是,海三被人推举为盟主。

 金虎则被推举为副盟主!

 不过,因为尚有追魂手及逍遥真君这两个超级魔头在此地,台上之人便决定暂时不宣布正副盟主名单!

 赛牡丹冷眼旁观,心中已经有了打算,她便低声吩咐十名波霸。

 又过了半个时辰,逍遥真君的十五位马仔已经八死三伤,仅剩下四名马仔和双娇在苦撑着。

 那百余人虽然只剩下四十余人,却更凶猛的进攻着!

 逍遥真君心急如焚,他虽然频频抢攻,却一再的被追魂手以游斗方式应付着,战况一时仍然胶着!

 雷霆太妹经过外敷內服及调息迄今,元气虽然已经恢复不少,伤处却仍然隐隐生疼!

 她只好起来观战。

 “师妹,钟老鬼果真名不虚传哩!”

 “哼!他活不过今曰!”

 “师姐再动手吗?你的伤势…”

 “我就是会残废,也不饶他!”

 “好吧!小妹奉陪!”

 “师妹,你可有师兄及师弟之消息?”

 “他们皆已入滇,可能已上点苍!”

 “他们真的要探波霸盟吗?”

 “不错!他们判断师伯真的在该盟!”

 “我不信!师伯已经失踪多年,他怎会突然在该盟呢?他应该先返师门呀!何况,他与该盟根本不呀!”

 “确是实情,可是,据师父表示,师伯一向憨直,行事常随心所,他说不定凑热闹的超往波霸盟哩!”

 “不可能!太违常理啦!”

 倏见追魂手闷哼一声,便捂腹疾退!

 逍遥真君双臂一振,袖中便疾出两点白芒。

 赛牡丹立即喝道:“逍遥针!快闪!”

 哇!说的比唱的好听,追魂手已经中掌而退,他并非没瞧见那两点白芒,他实在闪不开呀!

 他垂死挣扎般竭力一仰,那两点白芒便入他的肋间,立听他惨叫一声,便砰然倒地。

 “姓钟的!你竟敢耍!”

 “哼!咎由自取,报应!”

 说着,他便掠向双娇。

 追魂手惨叫一声,立即了结罪恶的一生!

 赛牡丹正上前替追魂手复仇,倏见雷霆太妹和她的师妹已经掠起,赛牡丹立即紧急刹车。

 逍遥真君急于救人,便全速掠去。

 他一掠入人群,立即大开杀戒!

 雷霆太妹喝道:“让开!”

 追魂手之部下立即散向四方。

 逍遥真君一刹身,立即暗自调息。

 雷霆太妹喝声:“看招!”二女立即扑去。

 逍遥真君明知此战胜负未卜,为了面子,却不能不战,于是,他全力扑攻,存心要速战速决!

 双娇互视一眼,立即上前攻向雷霆太妹的背部。

 雷霆太妹气得旋身喝道:“该死!”

 说着,双掌已经疾拍而出。

 赛牡丹立即沉声道:“一号!二号!上!”

 木兰一号及木兰二号立即疾扑向双娇。

 她们尚未接近双娇,便各拍出三掌,当场便得双娇向外闪去,雷霆太妹便又攻向逍遥真君。

 木兰一号一掠近大娇,大娇便扬掌劈来。

 木兰一号不避不闪的疾掠而去,双臂则向前伸直,双掌亦疾拍出两股凌厉的炙热的滚滚掌劲。

 “砰!”一声,木兰一号的长麾前襟倏然內塌!

 不过,它又迅速弹出,她更迅速的向右掠去。

 大娇无暇察看对手之伤势,因为,她必复闪避这两股掌力,立见她的左足尖一踢,迅疾掠向右侧。

 她刚掠出,便发现自己完啦!

 只见木兰一号双掌疾扬,便分别抓向她的双肩。

 大娇情急之下,便向后一仰!

 木兰一号正希望她如此做,只见木兰一号的双掌化抓为劈,迅即劈向她的口。

 “砰!”一声,安打!

 大娇惨叫一声,立即吐血!

 “砰!”一声,她已摔落地面。

 她被震得立即吐血连连!

 她吃力的睁开双眼,却觉眼前一黑!

 她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晕去,否则,她必然再也醒不来,可是,疾噴的鲜血及疾降的体温却和她“唱反调”

 她啊了一声,便含恨而殁!

 二娇的遭遇也和大娇相似,大娇一吐血倒地,二娇心儿一慌,右腹便挨了一掌,立见她惨叫飞去。

 木兰二号如影随形的跟前,立即朝她的心口一 !

 “砰!”一声,二娇立即倒地!

 木兰二号懒得多看一眼,立即掠回原位。

 二娇啊了一声,亦含恨而殁!

 逍遥真君再也逍遥不了啦!

 他乍见双娇先后嗝庇,心中一阵愤怒及急躁,气机便一阵混浊,雷霆太妹趁隙便疾攻而去。

 “砰!”“叭!”声中,逍遥真君已被劈中左腹。

 雷霆太妹却亦被他拍上左肩!

 两人立即踉跄而退。

 雷霆太妹之师妹见状,立即全力猛攻。

 逍遥真君正“镇庒”翻涌的內家真气,一见她全力猛攻,他只好咬牙拼命的还击着!

 雷霆太妹双肩皆疼,不过,她的确有够“恰”只见她在旁瞧了不久,倏地弹身疾跃而上。

 她刚跃上丈余高,倏地拧弹腿,立即横而去。

 她那师妹方才与逍遥真君硬拼一掌,双方各退三大步,她一见师姐亮出此招,立即厉吼一声:“杀!”

 身子一弹,便并掌和身扑去。

 逍遥真君正退向雷霆太妹来之处,他正闪身,乍听吼声及另外一女扑来,他不由神色大变!

 雷霆太妹厉吼一声:“杀!”便踢出“追魂脚”

 “呼呼!”二声,她已经连人带脚攻向逍遥真君的背心,逍遥真君惊骇加,立即使尽吃力气转身避。

 他刚转一半,倏见江中出一人。

 他直觉的多瞄一眼,立即认出是夏史仁!

 他直觉的想到一个字“鬼!”

 他毕生纵横江湖,根本不信神鬼,如今突然想到“鬼”他直觉的萌起不祥之念道:“我的寿难道将尽?”

 他不由打个哆嗦!

 高手决斗,生死往往系于一念之间,他这一分心及哆嗦,立听“砰砰!”二声,雷霆太妹已经踢中他的背心“命门

 他啊了一声,鲜血立即噴出。

 “砰砰!”二声,他的心口亦中了二掌!

 他啊了一声,便软腿下蹲。

 “砰!”一声,雷霆太妹亦摔落地面。

 双肩一阵疼痛,立即使她的颊肌菗搐不已!

 她那师妹忙上前扶住她道:“师姐,你不要紧吧?”

 “宰他!”

 “是!”

 只见逍遥真君双膝一屈,便趴跪在地上。

 他吃力的抬头望向天际,喃喃自语道:“报应!报应!我一辈子玩女人,如今死于女人之手中,真是报应呀!”

 “呃!”一声,他立即吐血趴地。

 “唰!”一声,夏史仁已经似流星般掠落在逍遥真君的面前,逍遥真君吃力的抬头一瞧,立即骇呼道:“鬼…”

 他原本伤势沉重,如今再一骇,立即“嗝庇”!

 雷霆太妹乍见夏史仁,凤眼立即暴瞪。

 檀口一开,双肩一直颤抖,却说不出话来。

 她那师妹却好奇的瞧着夏史仁。

 夏史仁方才一出江面,正好瞧见二女夹攻逍遥真君,他怔了一下,立即决定先上前瞧个究竟。

 此时,他一见逍遥真君喃喃自语而亡,他不由‮头摇‬忖道:“哇!人命实在不值钱,想不到他会嗝得如此快!”

 倏听一阵尖叫:“真君,您死得好惨呀!”

 立见八名马仔掠来。

 雷霆太妹之师妹立即转身备战。

 雷霆太妹悚然一惊,立即望向那些马仔。

 “师妹,杀!”

 “是!”

 那八名马仔之中,有三名伤者,可是,她们却悍不畏死的配合另外五女夹攻雷霆太妹之师妹,现场便又热闹滚滚!

 夏史仁见状,便望向四周。

 他立即发现四周之尸体,他不由一怔!

 雷霆太妹方才乍见夏史仁,惊喜的脑中一片空白,此时一恢复冷静,她立即默默的打量夏史仁的怪异连身衫

 夏史仁乍见她,心中便一阵复杂道:“哇!她怎会负伤呢?难道是逍遥真君的杰作吗?她们怎么火拼呢?”

 他正在沉思,赛牡丹也在沉思道:“这小子好长的命!他若和这两个丫头连上线,事情可真棘手哩!”

 倏听海三在台上扬声道:“各位弟兄,海某人辱蒙各位大哥抬爱,自即曰起与金帮主共掌本盟…”

 台下立即传出热烈的掌声!

 海三及金虎立即含笑拱手绕行于台上。

 赛牡丹不屑的冷笑道:“海老鬼,先让你神气一下吧!过了今天,你就不好受啦!我还是先稳住这两个丫头吧!”

 她便掠向雷霆太妹。

 夏史仁瞄她一眼,便掠向城內。

 他打算先返客栈好好调息一番,所以,他不经意的飞掠而去,刹那间,他便已经飞掠出四、五十丈。

 雷霆太妹暗骇道:“好高明的轻功!他究竟是谁?他怎谙本门之绝技,难道他是师伯的传人吗?”

 想至此,她的心儿没来由的一甜!

 她的目光立即转柔。

 “唰!”一声,赛牡丹已经掠落在她的身前传音道:“吾与吴小颇有渊源,姑娘放心的收药疗伤吧!”

 说着,她已取出一个小瓷瓶。

 雷霆太妹已经对夏史仁改变印象,她当然也对吴小失去好感,所以,她立即冷冷的道:“不必!”

 说着,她吃力的掏出另外一个葫芦形状小瓷瓶。

 赛牡丹含笑道:“且容吾协助姑娘疗伤吧!”

 “不必!请!”

 “逍遥真君已死,黑衣帮及其友人随时会向姑娘索仇,姑娘何不先疗伤,以免被那批鼠辈得逞呢?”

 “哼!他们若不怕死,尽管来吧!请!”

 赛牡丹转身边走边暗骂道:“臭丫头!若非为了拉拢令师,我早就废了你!哼!咱们骑驴看本,走着瞧吧!”

 倏见一名黑衣人沿江边掠来,赛牡丹刚返回原位,黑衣人便上前行礼低声道:“禀首席护法,信鸽到!”

 “呈上来!”

 黑衣人立即自怀中捧出一只信鸽及自鸽脚铅管中取出一卷纸。

 赛牡丹启纸一瞧,立即一喜!

 ‘姐:雷公之两名徒孙已入壳,他们果然如你所料的在寻找胡来,按计行事。’

 左下方赫然是个“秀”字。

 赛牡丹暗喜道:“胡来,你这个死鬼原来是雷公门之人呀!你可真会装呀!哼!看我如何拉你们下水吧!”

 她立即低声道:“一号!你把方才之情景托信鸽带呈盟主吧!”

 说着,她便又掠向雷霆太妹。

 雷霆太妹正在欣赏她那师妹大展雌威,乍见赛牡丹又掠来,她立即厌烦的沉声道:“你究竟是何居心?”

 赛牡丹含笑传音道:“我知道胡来的下落!”

 “你…”

 “见胡来吗?来找我吧!”

 说着,她便向后转。

 “等一下!你没骗人?”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当真?”

 “千真万确!”

 “你怎知我在找他?”

 “若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你…真的知道他老人家的下落?”

 “当然!”

 “你愿意带我去?”

 “当然!”

 “你为何愿意?你有什么条件?”

 “你先疗伤吧!”

 “不!你先回答我!”

 “你若觉无功不受禄,就帮我做一件事吧!”

 “什么事?”

 “见了他之后再说吧!”

 “不!你先说!”

 “帮我杀一人!”

 “谁?”

 “霹雳王!”

 “铁震天吗?”

 “不错!敢吗?”

 “哼!何惧之有!”

 “很好!咱们可以合作啦!”

 “不错!”

 “好!我在海宁客栈玄字房侯你,我先走啦!”

 “好!我随后就到!”

 赛牡丹愉快的掠向城內。

 雷霆太妹望着她的背影忖道:“她是谁?她真的知道师伯的下落吗?她会不会另有阴谋呢?”

 倏听一声惨叫,她一抬头,便瞧见她的师妹已经劈死最后一名马仔,她立即含笑道:“师妹,你的修为更高明啦!”

 “师姐客气啦!”

 “师妹,你陪我入城见一人吧!”

 “方才那人吗?”

 “正是!走吧!”

 “好!”

 * * *

 夏史仁一入城,便步入那家豪华的海宁客栈。

 他抛出一锭金元宝道:“上房一间。”

 掌柜颇为识货,立即陪笑道:“没问题!小!快带这位公子到天字房妥善侍候,不得有误!”

 一位少年立即向夏史仁行礼道:“公子,请!”

 夏史仁含笑跟入后院,不久,便‮入进‬一间幽雅的房中,小二立即陪笑道:“公子,不知您満意否?”

 “行!”

 小二立即边斟茶边道:“公子需要用膳否?”

 “一个时辰后,再送来吧!”

 “是!公子请品茗!”

 说着,他立即行礼退去。

 夏史仁端起香茗,便听见邻房有一人,而且鼻息轻细,他心知对方必然修为不弱,他便暗暗留意。

 他喝完那杯茶,立即在椅上暗自调息!

 真气一涌,他倏觉一畅,他不由暗喜道:“哇!果真因祸得福,看来我的功力更加纯啦!”

 他便继续调息!

 不久,小二带着一位中年人及一位青年‮入进‬对面的“地”字房,夏史仁置之不理的继续调转功力。

 他只觉全身轻盈飞!

 他飘飘仙哩!

 他知道他的修为又更进,岂肯中途歇息呢?

 不久,一人自后院悄然步向邻房窗外,立听房中低声道:“何事?”

 “去喝几杯吧!头儿快回来啦!”

 “散场啦?”

 “待会再说吧!”

 “好!”

 立听两人轻悄的掠去。

 夏史仁心中虽诧,却仍在调息着。

 不久,对面房中传出轻细声音道:“咱们要不要和他见面?”

 “别急!再观察一阵子吧!”

 “他一入海家庄,咱们就不易私下见他哩!”

 “别急!吾自有打算!”

 房中立即一阵寂静!

 夏史仁似懂非懂,他不愿多伤脑筋,立即继续调息。

 似听小二又带来二人,不久,夏史仁斜对面“黄字”房內便多了两人,立听小二殷勤的斟茶询问着!

 小二离去之后,立听一人行向夏史仁的房门,夏史仁只好收功暗骂道:“哇!是谁在皮庠讨揍啦?”

 房门轻响三下,便听低沉声音道:“夏公子在吗?”

 “在!尊驾何人?”

 “老朽姓甘,来自华!”

 夏史仁心儿狂跳道:“哇!原来是甘海!我…”

 他立即想起他与柴慕珊在太白山顶那件糊涂事,他的心中一阵羞惭,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房外之人正是甘海,自从夏史仁失踪之后,他便托华山派之人连络各大门派之人暗中寻找夏史仁。

 那知夏史仁久久没有消息,此番,他们不死心的前来海宁,希望能够在这种热闹的场合中找到他或听到他的消息。

 皇天不负苦心人,他们终于在方才见到夏史仁大展神威。

 他们一直在留意赛牡丹这批神秘人物,加上当时的情况复杂多变,所以,他们一时之间并未上前会见夏史仁。

 直至夏史仁被炸入江,雷霆太妹焦急的在江边啊呐寻人,他们方始在远处江边暗中寻找着!

 想不到夏史仁神奇的复活,他们等到夏史仁入城,便跟入此处。

 甘海一听房中沉默,他便又道:“老朽可否与公子一晤?”

 夏史仁只好硬着头皮上前开门。

 甘海一入房,立即关门及取下面具恢复原貌。

 夏史仁行礼道:“您好!请坐!”

 “你好!方才欣睹你的武功大成,可喜可贺!”

 “谢谢!你们好吗?”

 “托福!欣儿就在对房!她自从服下你致赠之灵物后,功力大进,已将那套掌法练至四成火候!”

 夏史仁道句:“恭喜!”立即一指对方示意该房有人。

 甘海传音道:“抱歉!老朽过度欣喜,一时语无伦次!”

 “言重矣!”

 “阿仁,你上回怎会…不告而别?”

 哇!问到核心啦!

 夏史仁不便亦不愿道出他与柴慕珊那段事,他只好瞒道:“我遇上一位奇人,跟随他去练武。”

 甘海欣然道:“果然不出老朽所料,你果真有这段奇缘,否则,你不会谙多种绝招,恭喜!恭喜!”

 “谢谢!”

 “那位奇人是…”

 “他不愿道出名讳!”

 “嗯!奇人奇行!对了!你方才入江,莫非另有奇遇?”

 夏史仁立即道出入江之经过。

 末了,他打开包袱道:“我取了一部份元宝,您拿一些吧!”

 “谢谢!老朽用不着!这些元宝不但手工细,成亦甚纯高,那位万寿仁必然是当年的望族!”

 “有理!”

 “最珍贵的是这套衫,你可要妥善使用。”

 “是!”

 “你为何当众寻找吴慕山呢?”

 “这…我受人托寻他!”

 “老朽曾听过此名字,听说他不但人品佳,武功亦甚高,不过,他独善其身,并未涉入黑白两道之纠纷。”

 “他目前在何处?”

 “不详!近年来一直没听过他的行踪。”

 夏史仁立即低头不语! m.EdaXs.CoM
上章 波霸碰拳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