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波霸碰拳头 下章
第 十 章 散财童子是奇也
 雷霆万钧!

 天沉

 排山倒海!

 钱塘势越来越雄伟,可惜,有心欣赏此种大自然奇景的人只能远观,而无法就近享受“震撼效果”

 因为,江浙地面各大小帮派正在举行会盟大典!

 江浙一向富庶,“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便足以佐证,所以,江浙一带的大小帮派之油水也比较丰富!

 他们平各占地盘维生,罕有纠纷,此番为何要会盟呢?

 只听宏亮的声音道:“谢谢!谢谢各位的鼓励!在下海三恭居本次会盟主持之职,可谓既荣幸又惶恐。

 目前,咱们江浙地面一共有八十九个帮派,由于各位当家领导有方及各派密切协调,故各派一直未发生过冲突。

 不过,自从雁在两个月前加盟波霸盟之后,这种和谐的局面便被他们破坏掉啦!

 这两个月以来,一共有二十三个帮派被雁威胁利,投效波霸盟及奉命逐步并其他的帮派。

 当然,亦有不少帮派拒绝这批鼠辈之威胁利,可惜,他们皆被对方以大吃小,予以重创或消灭!

 若让这种情势继续发展下去,吾人迟早只有死路一条,所以,才有今这种始无前例的会盟。

 根据六十六位当家方才之初步协商,为了改善这种群龙无首之局面,今天必须推选出一位盟主。

 盟主诞生之后,再进一步协商如何同心协力对付那批人,所以,咱们必须特别慎重的推选一位众望所归之盟主。

 经过初步的协商,盟主宜由六十六当家之中产生,不过,为了符合众望,老朽希望各位以掌声表示支持!”

 立听一阵热烈的掌声。

 掌声历久未歇,甚至盖过声,可见众人反应之热烈!

 倏听一声暴喝道:“我反对!”

 掌声顿 !

 众人立即望向声音源处。

 “唰!”一声,一道灰影似大鹏展翅般疾向台上右侧,立听不少人自四周喝道:“放肆!速拦住他!”

 站在高台右侧之中年人立即喝道:“退下!”

 说着,双掌一推,两道掌力便卷向对方。

 却见对方一式“鹞子翻身”便飞掠过中年人。

 中年人当众出糗,立即旋身出掌。

 那知,他刚出掌,对方已经疾翻斛斗而去。

 刹那间,对方已经停在主持人对面。

 中年人见状,立即脸通红的收掌退回原位,因为,他若再出手,万一误伤主持人,那可就不好玩啦!

 灰衣人却含笑拱手道:“参见庄主!”

 “唔!原来是载兄弟呀!有何指教?”

 “庄主方才所提及之盟主产生方式大大不妥!”

 “愿聆高见!”

 “真正的高人经常独来独往,若限制这些人角逐盟主,一定会有遗珠之憾,何况,武林盟亦无这种限制,是不是?”

 “你是独行客,你角逐盟主吗?”

 “不敢!在下有自知之明,在下只是不希望咱们江浙地区的这种推选盟主方式,遭到武林盟甚至其他地区之取笑!”

 “你是否有适当人选?”

 “没有!”

 “载兄弟,你冷静想一想!咱们江浙地区的真正高人是不是已经出来领导各地区的兄弟们?载兄弟,你再想一想,即使有真正的高人,可是,他平不肯出来领导大家,如今肯临危受命出来领导大家吗?”

 “这…庄主高明!在下方才冒昧,恕罪!”

 说着,他立即深深一揖致歉!

 “不敢当!请!”

 灰衣人立即掠下高台。

 只见他连翻六个大斛斗,便伸臂弹腿落回原处。

 他一站妥,便低头不敢瞧四周之异样眼光。

 他姓载,单名飞,艺出秋泷老人,练成一身不凡的轻功身法,听说当今武林尚无人比他跑得快,所以,他获得“飞腿”万儿。

 他热心公益又心直口快,虽然做了不少的善事,却得罪了不少人,譬如:他方才说了那些话,便得罪不少帮派之老大。

 可是,他并不知道呀!

 难怪他的人缘一向欠佳!

 且说台上主持人一见飞腿下台,便扬声道:“可有人尚有异议?”

 此台搭建于江边空地中央,四周站着六十六个帮派及其他的独行客,所以,他一说完,立即沿着高台走了一圈。

 台下一片寂静!

 这位主持人乃是海宁海家庄庄主海三,他一向海派,不但获得江浙江湖人物及城民之好感,在江湖之中亦颇有地位。

 所以,他才能主持江浙地面始无前例的会盟。

 此时,他一见无人异议,他立即道:“请六十六位当家上台!”

 立见一阵人影飞掠!

 六十六个帮派老大纷纷卖轻功掠上台。

 海三请他们面对台下站妥之后,便扬声道:“各位,他们便是咱们江浙地区最适当的盟主人选。现在就要由他们六十六人开始推选盟主,请各位保持安静,有请六十六位当家面对台中央坐妥!”

 说着,他便先行步向台中央。

 不久,他们六十七人便在台下围圈而坐及低声商议着。

 台下果真一片寂静。

 夏史仁亦默立于高台左南方,那两位中年人仍然站在他的两侧监视他,另有一对青年则站在他的前方。

 夏史仁认得右侧之人是吴小川,左侧之人则是女扮男装,极可能是被他驱逐出潼关的曹贵珠。

 所以,夏史仁不吭半声的以静制动。

 他一见吴小川不时的东张西望,他立即明白吴小川必然在等人,否则,吴小川不会只让他“罚站”而已!

 吴小川可以东张西望,夏史仁当然也跟着东张西望,那两位中年人便不时的瞪他及暗示他别妄想求援军。

 他却置之不理的继续瞧着。

 他首次遇上这种上万人集会场面,尤其是江湖会盟,他在好奇之余,便想瞧瞧这些人是啥模样?

 他瞧到此时,获得两个印象。第一、这些人的内功不怎样高明。第二、这些人龙蛇杂处,有正派之人,也有派之人。

 他不由暗自摇头道:“哇!正一向不两立,这种局面能够维持多久呢?波霸盟为何如此的鸭霸呢?”

 他便边忖边瞧着!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吴小和那位红衣劲装健美少女从后面行来,夏史仁尚未回头,那两位中年人已将他挤向左侧。

 夏史仁回头一瞧,便暗道:“哇!是她!巧也!”

 那两位中年人立即躬身拱手行礼。

 吴小略一颔首,倏见少女咦了一声,他不由一怔!

 少女一见夏史仁站在身前,深感意外的咦了一声,立即双掌一扬疾劈向夏史仁的腹间。

 她出道以来,一向百战百胜,想不到却在黄沙镇受挫于夏史仁,而且让夏史仁从容离去,她觉得颇没面子!

 她决心要找到夏史仁及痛宰他一顿!

 所以,她此时一见到夏史仁,立即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出招,而且是施展她认为一击必中的招式。

 她一出招,那两位中年人立即拉着夏史仁向右疾闪而去,因为,他们认识这只老虎,他们得罪不起呀!

 他们奉命监视夏史仁,当然必须保护他,所以,他们闪啦!

 可是,现场并不宽敞,他们这一闪,立即先撞倒一人,右侧之中年人更因为这一撞而身子顿了一顿。

 这一停顿,少女之掌劲已经卷到,他只好运掌劈出。

 “轰!”一声,他一松手,便惨叫飞出。

 “砰砰!”二声,他已撞到另外二人。

 “呃!哇!”声中,他已吐血倒地。

 现场便一阵动!

 少女一击落空,便迁怒于另外那名中年人,只见她一旋身,十二道掌力便已经疾劈而出。

 吴小制止已经来不及,他为了不得罪这只“母老虎”他只好决定先牺牲这名中年人啦!

 吴小川也是同一心态,加上为了除去夏史仁这个劲敌,他乐得临时客串一次“哑巴”坐视夏史仁挨宰!

 那位中年人撞退一人尚未站稳,乍见母老虎准备追杀及自己之友亦已吐血倒地,他不由大骇!

 他边闪边喊道:“四公子、五公子,速制止她!”

 “她”字方出,他已发现漫天炙热,雄浑的掌劲已经近,而且他已经闪避不了,于是,他立即疾掷出夏史仁。

 接着,他疾滚向地面!

 “砰砰!”二声,他的右脏及背部已经各挨一掌,他的嘴儿一阵热甜,两道鲜血便已经吐而出!

 “砰!”一声,他一摔下,立即晕去。

 其余之掌劲立即有一半卷向附近之人,当场便有五人带着惨叫边吐血边似断线风筝般飞去。

 夏史仁乍被掷出,立即十指疾弹!

 斯嘶连响!

 热劲纷散!

 夏史仁若无其事的站在少女的面前啦!

 少女惊骇之下,一时呆若木

 却有二十余人剑疾扑向她。

 夏史仁身子一闪,便闪向吴小川。

 吴小川想不到夏史仁并未受制,他曾经挨过扁,心知自己不是夏史仁之对手,所以,他立即向右疾掠而去。

 另外那位青年稍一犹豫,亦匆匆掠去。

 夏史仁一落地,便刹身不语!

 那位少女刚追夏史仁五丈远,便有二人来飞镖,她不屑的冷哼一声,立即振掌疾拍向飞镖。

 “叭…”声中,那四支飞镖已被震破!

 却见四篷细针爆溅而出。

 少女只有刹身振掌疾拍猛挥开细针。

 她刚劈开细针,便有十余支剑疾刺而至。

 她喝句:“找死!”双臂立即似千手观音闪动不已!

 “当…”声中,十余支剑皆断!

 那十余人捂着迸裂出血之虎口踉跄连退。

 不过,立即又有三十余人疾扑而去。

 吴小一直返到一旁,他一见此景,立即忖道:“太好啦!趁此良机拖她下水,必可进一步掐制她!”

 他立即喝道:“住手!谁敢对阿香失礼!”

 妈的!众人已经怒火攻心,岂管“阿香”“阿臭”呢?当场不但又扑来四十余人,更有七人疾攻向吴小

 吴小便敷衍的防守着。

 少女则火冒万丈的大开杀戒!

 惨叫连连!

 血纷飞!

 二十五条人命迅速的“挂”啦!

 倏听海三在台上喝道:“住手!”

 那群人立即收招。

 少女却余恨未消的继续猛攻着!

 当场便又有三人“嗝”啦!

 海三怒喝道:“雷霆太妹,你还不住手!”

 少女倏地收招喝道:“你是谁?为何敢直呼本姑的万儿?你难道不知本!”之忌讳及准备送死吗?”

 海三当众挨训,脸上根本挂不住,立听他喝道:“放肆!雷霆太妹,你凭啥滥杀无辜?总管,上前制止她!”

 “是!”

 一声凤般啸声方扬,少女己疾向台上。

 四周之人正阻止,台上已经有一人喝道:“让她上来!”

 四周之人立即住手!

 台上诸人便纷纷让出一片空处。

 方才出声之魁梧壮年人立即越众而出。

 少女一站上台沿,乍见那人,她立即拱手道:“帮主好!”

 “哼!你师兄在何处?”

 少女头儿一低,道:“师兄已入滇!”

 “他入滇,你没人管,便可以放肆啦?”

 少女低头道:“帮主明鉴,是那批人先动手的!”

 “你若不人撞伤他们的朋友,他们岂会出手?”

 “我没人撞人呀!是那人自己胡闪躲的呀!”

 “强辩!”

 “你…”

 两人立即大眼瞪小眼!

 这名魁梧中年人正是金虎帮帮主金虎,他有如山的财富,他乐善好施,他为人海派,所以,他由“虎爷”跃升为“金帮主”

 他原本不成立帮派,却碍不过知己及益增多之部属之托求,所以,他在三年前成立了“金虎帮”

 金虎帮虽然历史甚短,却发展甚为快速,若非金虎订下严格的条件,帮众至少已经逾越五千人啦!

 尽管如此,金虎帮已经拥有一千人,而且在江浙地面近百帮派中名列前十名,金虎更是被人视为大帮主!

 所以,雷霆太妹才会如此忌惮他!

 不过,她正在火气头上,金虎那句“强辩!”顿使她难以下台,所以,她的情绪又逐渐的要开始发飙啦!

 金虎为了面子,当然也不甘示弱啦!

 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台上之六十余人虽然皆是“角头老大”一时之间却也想不出适当之化解方法。

 倏听台下传来低沉有力的声音道:“喂!你找错对象啦!”

 出声之人正是夏史仁!

 夏史仁原本不愿多管闲事,可是,他一见到金虎,便油然生出好感,所以,他不愿金虎再僵持下去。

 此外,他见到吴小川及吴小的暧昧眼神,他直觉的认为他们不怀好意,而且亦希望台上打起来。

 所以,他包下这件“工程”

 雷霆太妹果真立即扑来。

 只见她尚在半空中,便双掌掌心互贴,双臂高举过顶,那姿势就好似咱们如今在游泳跳水哩!

 金虎神色一变,喝道:“阿香,别行凶!”

 夏史仁曾三度和胡来拼过此招,所以,他已经知道破解及反制之道,因此,他从容不迫的立着。

 雷霆太妹原本松劲,乍见夏史仁这付“臭”模样,她的火气一旺,立即原式不变的疾扑而来。

 金虎立即喝道:“年青人,速避!”

 夏史仁却双臂向上一兜,作出搂抱状!

 雷霆太妹叱声:“该死!”立即双掌一分疾推而来。

 夏史仁左掌一旋,右掌便一切!

 接着,他的双掌向左侧一甩,再疾抓而去。

 他一共施展四招,好似小孩子在玩耍哩!

 “轰轰!”二声,夏史仁左侧地面立即出现一个三丈深、半丈宽之深坑,而且没有半粒土块纷溅出来哩!

 哇!好霸道的掌力!

 哇!雷霆太妹果真名不虚传!

 附近之大汉在庆幸之余,不心跳如雷!

 雷霆太妹不但没有喜,而且充

 因为,夏史仁的双掌已经疾抓而来,她因为冲力过速,即使能移开双腕,恐怕闪躲不了他的追击。

 于是,她立即而走险!

 只见她自动递上双腕,不过,却立即踢来双脚。

 夏史仁暗道:“哇!可真巧!胡来在首次双腕受制之后,亦曾经施展这招,看来她的反应不赖哩!”

 他立即气沉下身及抓去。

 “叭叭!”二声,他已扣住她的双腕。

 “砰砰!”二声,他的两侧骨已经被她踢中,以她的功力再加上如此响亮之声音,众人不由替夏史仁紧张。

 雷霆太妹笑了!

 她认为他已被踢伤,她可以回双掌了!

 倏觉双臂似遭电殛般齐麻,接着全身皆麻!

 这是夏史仁自创的“麻功”胡来曾经多次被吓得求饶,夏史仁心血来,便打算先麻她一场再说!

 此时,她的双腕被扣,双脚踏在夏史仁的双上,她便似一只“虾子”般弓背收腹完全粘在夏史仁的身上。

 她全身麻了不久,双腿便一阵发抖!

 不久,她的双足沿着他的双腿滑下。

 她便在他的身前摇晃不定!

 她又急又怒,立即喝道:“松手!”

 夏史仁淡然道:“我的骨还在疼哩!”

 “你…啊…”

 她的全身一颤,双腿一软,身子便下蹲。

 夏史仁一狠心,便又继续催功。

 她终于双膝着地向他下跪啦!

 夏史仁一松手,便行向吴小川。

 吴小川立即退到一名大汉身后道:“夏史仁,你想干什么?”

 夏史仁?当场便有不少人好奇的瞧来!

 夏史仁边走边道:“吴小川,我已经饶你一次,你不但不知悔改,而且还摆我一道,你要命?还是要功力?”

 “我…”

 立听另外一位青年摘下头巾喝道:“姓夏的,你霸占曹家的产业,今当众行凶,你可把江浙群豪放在眼中?”

 夏史仁摇头道:“少来这套!在场之人不会误信谎言,我不愿意伤你,你还是识相些,趁早离去吧!”

 立听吴小道:“姓夏的,你恃武霸占曹家之产业,此事已经传遍关中,你还是束手就缚吧!”

 夏史仁淡然道:“你是吴小川的什么人?”

 “拜弟!”

 “哇!一丘之貉,一起上吧!”

 倏听雷霆太妹喝声:“看招!”便疾扑而来!

 立听掌劲隐含风雷之声!

 夏史仁沉声道:“不知进退!咎由自取!”

 说着,他便原地疾旋不已!

 他那双掌却、拍互施展着!

 雷霆太妹便似走马灯般在夏史仁四周疾转及全力进攻。

 夏史仁不屑的暗道:“恰查某!你的功力远逊于胡来,胡来尚不是我的对手,好根本‘不够看’啦!”

 他一瞥吴小川已经和吴小并立于右侧五丈远处,他稍一思忖,便决定“借刀杀人”做掉吴小川。

 他对她的招式之又,因此,他又等了三招之后,倏地停止旋身及并掌将她的功力疾甩向吴小川。

 吴小川及吴小立即骇然向上弹而起。

 夏史仁双掌一顿,十指齐弹出指风。

 吴小川惊啊一声,立即挥掌劈来。

 他的功力原本不如夏史仁,此时又在半空中匆促出掌,他只觉小腹连中三指,顿时一阵绞疼难耐!

 他惨叫一声,便向外飞去。

 “轰…”声中,另有六人已经被雷霆太妹的掌力劈飞而去,瞧他们猛吐血之情形,分明即将“嗝”啦!

 雷霆太妹呼呼的怔立着!

 夏史仁沉声道:“别在此地误伤别人,走!”

 “你敢跟本姑来吗?”

 “走!”

 倏听吴小喝道:“慢着!”

 夏史仁沉声道:“有何贵干?”

 “你太目中无人了吧?你伤了人哩!”

 “少煽火!你若想动手,来吧!”

 “你…”

 “动手呀!”

 “我…”

 “不敢动手吗?那就少开口胡吠叫!”

 吴小神色一狞,立即出软剑疾攻而来。

 立见剑光霍霍,嘶嘶连响!

 夏史仁左掌一拍,右掌便以“空手夺刃”抓去。

 立见曹贵珠弹身夹攻而至!

 夏史仁道句:“找死!”便游身挥掌!

 “砰砰!”二声,吴小二人便被退!

 不过,他们迅即扑来。

 夏史仁双臂倏合即分,身子便疾弹不已!

 雷霆太妹啊了一声,立即瞪目以视。

 夏史仁心血来的施展出胡来的招式,雷霆太妹虽然不懂此技,却瞧过这套掌法,所以,她惊讶万分。

 以夏史仁的修为施展这种绝技,不出三招,吴小及曹贵珠便吐血惨叫及捂着小腹倒飞而去。

 吴小一落地,便厉叫道:“姓夏的,你废了本公子的功力?”

 “不错!安份些!你尚可保住天年!”

 “住口!你敢如此做,你会死得很惨!”

 “或许吧!”

 立听曹贵珠厉叫道:“姓夏的,我会化作厉鬼追命!”

 说着,她已出袖中短匕戮入心口。

 曹书无恶不作,曹贵珠先替他遭到报应矣!

 吴小厉喝一声,亦引剑自绝!

 夏史仁见状,不由一阵沉默!

 雷霆太妹却问道:“你是谁?你怎会施展那套掌法?”

 “我是夏史仁,那套掌法是捡来的!”

 “胡说!我不信!”

 “别在此地影向别人,走吧!”

 “好!跟我来!”

 倏听海三道:“夏少侠,请留步!”

 夏史仁忙拱手道:“有何指教?”

 “夏少侠可否稍候…”

 “抱歉!我尚需和她了结此事。”

 “夏少侠事后会再返此地吧?”

 “不一定!对了!”

 立见他扬声道:“在下夏史仁,见吴慕山一面,若有人知道吴慕山之下落,尚祈赐告!”

 立听海三道:“少侠所找的吴慕山,是否为‘白衣大侠’?”

 “白衣大侠?我不清楚哩!”

 “少侠随时至寒舍了解白衣大侠吴慕山之下落!”

 立听雷霆太妹道:“姓夏的,你目前没空!”

 “你带我赴远处?”

 “不错!你若敢跟我去,你今生回不了海宁啦!”

 “我不去啦!”

 “你怕啦!”

 “或许吧!”

 “你…没用的家伙,居然出尔反尔,我…”

 “少胡闹!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她喝句:“住口!”立即双目一瞪!

 他哼了一声,双目立即如炬!

 她的心中连颤,立即低下头!

 夏史仁便侧身望向台上。

 一场“戏外戏”便暂告结束!

 台上之六十六名“大哥大”便又开始磋商着。

 台下之人则开始抢救伤者及抬走尸体。

 不久,两名大汉走到吴小川的身旁,他们望了昏不醒的吴小川一眼,便又互相望了一眼。

 他们便抬着吴小川来到吴小的尸体旁。

 他们朝吴小川的人中及“关元”各按一下,便抛在地上。

 “砰!”一声,吴小川立即疼醒。

 他乍见吴小引剑自戮及另有两名大汉不怀好意的在旁盯着他,他当场为之神色大变啦!

 这两名大汉正是黑衣帮之人,他们自从与吴小川站在一起之后,便对他的“臭”暗暗觉得不

 尤其夏史仁被押来之后,吴小川的得意神情更令人不悦!

 加上方才被雷霆太妹误伤三十余名弟兄,他们不敢找她算帐,所以便连本带利的算在吴小川的身上。

 吴小川是聪明人,他岂会不明白自己惨啦!

 他利用曹贵珠急于报仇之心理,安排曹贵珠以处子之体换取“逍遥真君”允诺协助她复仇。

 他在一周前与“逍遥真君”相约今在此地见面,如今时辰已经接近,所以,他方才一直在东张西望着。

 想不到,逍遥真君未至,他已经变成废人!

 更想不到他目前已临死亡之界!

 他不甘如此死去,情急之下,他立即道:“二位大哥是否认识逍遥真君?”

 逍遥真君乃是一位“老字号”之魔头,这两人岂会不认识呢?所以,他们二人不由微怔的互视着!

 吴小川忙道:“他老人家乃是家师!”

 这两人紧张啦!

 哇!谁敢得罪逍遥真君呀?

 吴小川暗笑,立即道:“在下很感谢二位大哥救命之恩,在下若遇上家师,一定会向他老人家禀明此事!”

 立转右侧那人问道:“令师今会来此地吗?”

 “是的!他老人家目前说不定正在寻找在下,二位大哥若能通知家师,在下一定不敢忘去此恩此德!”

 那两人刚相视一眼,立见一位中年人前来道:“邱元,你们在偷什么懒,还不快运走尸体吗?”

 那两人立即低声道:“香主,他是逍遥真君的徒儿,需否特别照顾?”

 “妈的!唬谁呀!逍遥真君只收女徒啦!”

 “当真?”

 “不错!做掉他!我负责!”

 “是!”

 吴小川立即骇呼道:“逍遥真君,救命呀!”

 那两人狞笑一声,便上前制住他的“哑”及抬他离去。

 不久,吴小川已被抬到江边,那两人立即把他当作“靶”般劈来扫去,他便鼻青脸肿及血如注!

 这是他采花及行恶之报应也!

 “妈的!臭小子!你竟敢耍我!”

 “妈的!臭小子,你不是逍遥真君的徒弟吗?你怎么如此没用呢?逍遥真君的脸快被你丢光啦!”

 两人便边骂边海扁着吴小川!

 就在吴小川奄奄一息之际,倏听一声娇叱:“住手!”

 那两人收手一瞧,便瞧见二十丈外路旁停着一顶华轿及十八名“马仔”两人当场神色大变及匆匆掠去。

 因为,他们已经认出这顶轿正是逍遥真君的香轿,那十八名“马仔”正是他的轿夫及双娇呀!

 方才出声之人正是双娇中之大娇,她一见那两人临阵逃,立即喝声“站住!”及疾掠而去。

 二娇当然也掠去拦住另外一人。

 吴小川被扁得七辈八素,那两人一掠走,他便昏倒在地上。

 远处的黑衣帮弟子一见自己的两位弟兄被两位丽“马仔”追逐,他们立即匆匆的回去禀报副帮主。

 那两人刚逃到会场入口处,便被双娇拦住,他们立即喊道:“禀帮主,逍遥真君到了!双娇伤人呀!”

 大娇笑道:“妹子,是他们作贼心虚,还是咱们长得太难看,以致于被这两位大哥误解了呢?”

 “格格!姐姐貌美如花,小妹亦不丑,他们一定作贼心虚哩!”

 “问看看吧?”

 “好!这两位大哥,你们跑什么跑呀?”

 立见右侧之人道:“你们追什么追呀?”

 “格格!有意思!二位大哥方才好似批评真君哩!”

 “没有!没有!”

 “没有吗?”

 “当然没有!声太杂乱,二位一定听错啦!”

 “是吗?好!小妹去问问那位兄弟吧!”

 说着,她立即掠去!

 那两人立即神色大变!

 大娇笑道:“二位大哥别紧张!真君度量如海,不会计较别人的批评,二位别再作糊涂事吧!”

 那两人更紧张啦!

 不久,他们瞧见二娇挟着吴小川掠到香轿前叙述着,他们心中有数,立即不约而同的分别掠向左右两侧企图掠入会场。

 大娇正拦截,远处倏地传来:“让他们去吧!”

 她立即应是止步。

 香轿便平缓而来!

 台上之“大哥大”们立即停止磋商望来。

 不久,香轿已经停在会场之入口处,立见二娇扬声道:“奉真君圣谕:有请黑衣帮楚帮主!”

 站在台上的黑衣帮帮主楚向林不敢耽搁的便直接由台上斜掠而下,再匆匆掠向入口处。

 原本掠往入口处之黑衣帮副帮主立即止步。

 楚向林掠到轿前,立即行礼道:“钟前辈金安!”

 骄内立即传出阴沉的声音道:“楚向林,你可真大胆呀!哼!”

 “砰!”一声,楚向林立即下跪道:“晚辈不敢放肆!”

 “哼!你不敢放肆!吴小川怎会变成这付模样?”

 “禀前辈!吴公子是另被夏史仁所伤!”

 “夏史仁是谁?他目前在何处?”

 “夏史仁来历不明,目前在此地!”

 “宣他来见吾!”

 “是!前辈请稍候!”

 说着,他立即匆匆步入会场。

 他原本角逐盟主,如今为了保命而当众下跪,他自知已经与盟主绝缘,便寒着脸喝道:“夏史仁何在?”

 夏史仁早已瞧见这一幕,他喝声:“夏某来也!”便缓步行去。

 雷霆太妹稍一思忖,便快步跟来。

 她和夏史仁一前一后的行来,双娇立即神色一变。

 楚向林沉声道:“姓夏的,你自己善后吧!”

 说着,他立即面对香轿下跪道:“禀前辈,姓夏的来了!”

 “你自己处理那两位宝贝弟子吧!”

 “是!谢前辈海涵大恩!”

 说着,他立即匆匆入内。

 夏史仁走到楚向林方才下跪之处,便止步望向香轿。

 轿前除了一排珠帘外,尚有一排白纱帘,不过,以夏史仁的视力,仍然由中瞧见一位肥胖老者坐在轿中。

 他便盯着对方默察对方的呼吸吐纳情形。

 远处涛如山,轰隆连连,若非似夏史仁之修为,根本无法“闹中取静”的默察别人的“道行”!

 不久,他已经听出逍遥真君的呼吸转急,他不由忖道:“哇!他光火啦!我该不该得罪他呢?”

 立听轿中传出阴冷声音道:“小辈,你的胆子不小哩!”

 “马马虎虎!”

 立听双娇叱道:“跪下!”

 夏史仁淡然道:“不关你们的事!”

 大娇神色一冷,立即踏前一步。

 立听逍遥真君道:“大娇,退下!”

 “是!”

 “小辈,你是近二十年来,唯一敢如此藐视吾之人,报名!”

 “夏史仁!”

 “人如其名!报来历!”

 “无可奉告!”

 “放肆!”

 “少来这套以老小,你看着办吧!”

 “很好!够‘阿沙力’!够种!掀帘!”

 十六名马仔便托轿落地。

 大娇立即上前掀帘。

 果见一位肥胖锦服老者步出香轿。

 二娇立即放下吴小川与大娇并立在老者面前。

 吴小川气息微弱的道:“真君,贵珠已被他死,真君,你别饶过这小子,你一定要将他锉骨扬灰呀!”

 老者神色一冷,沉声道:“小辈,当真是你下手?”

 “不错!”

 “小辈,你会死得很惨,你明白吗?”

 “说一丈,不如行一尺!”

 “很好!吾逍遥真君钟太白已经有十一年未曾和人手,你能死在吾之手中,可谓光宗耀祖矣!”

 立听大娇转身道:“禀真君,杀焉用牛刀!”

 “好!别辱吾之威信!”

 “是!”

 一旋身,她便弹身掠来。

 夏史仁右掌一按,她立即斜掠而去。

 夏史仁一见她的身形甚疾,反应又快,他立即收起轻敌之念,立见他的双掌似车轮般疾拍十掌!

 大娇连劈带闪,倏听“波!”一声,她已经踉跄连退。

 逍遥真君右手一推,沉声道:“比翼双飞!”

 二娇立即应是掠来。

 大娇乍稳身,便疾掠而来。

 夏史仁再度掌挥如轮疾拍不已!

 双娇接连变招,不但前近不了半步,而且被得步法渐,逍遥真君的脸色更加的难看啦!

 倏见夏史仁双掌一合,再疾速向外一翻!

 “砰砰!”二声,双娇立即惨叫飞退。

 逍遥真君双掌齐按,立即卸劲令二娇落地。

 二娇一落地,立即吐血摇晃!

 大娇更是右掌疾拍向“天灵

 逍遥真君冷哼一声,立即屈指弹向她的肘弯“曲池

 “大娇领罪!呃!哇!”

 “退下!”

 二娇立即扶着大娇退到轿后服药。

 逍遥真君沉声道:“小辈,你是少林弟子?”

 “错!”

 “哼!你若非少林弟子,岂会施展百步神拳?”

 “错!”

 “哼!错过今,本真君自会向少林理论!小辈,你可有胆量和本真君入江踏涛一决高下?”

 “踏涛一决高下?”

 “不错!”

 “就是在江面车拼吗?”

 “不错!”

 “不干!”

 “你怕啦?”

 “没此必要!”

 “哼!那就自行了断吧?”

 “不干!”

 “你…打算怎样?”

 “就在此地各凭本事一决高低!”

 “本真君没兴趣!”

 “滚吧!”

 “放肆!”

 “不服气?来呀!”

 “好!本真君今就让你见识一番吧!”

 说着,他的身子一晃,立即幻出六条人影!

 刹那间,便又幻出三十六条人影!

 夏史仁双目一凝,正准备找出逍遥真君的“元身”却见幻影又幻成二百余条,他不由神色一悚!

 他立即提掌护

 “唰…”声中,近千条人影已经扑来。

 夏史仁暗叫句:“夭寿!”倏地冲天起!

 倏见近千个手掌疾拍而来。

 夏史仁立即察出右后方疾卷来一股潜劲,他的心中暗喜,立即原式不变的疾而上!

 倏觉两道疾速尖锐的破空声音传来,他一低头,便瞧见两倏细绳似闪电般疾而来。

 绳端赫然各有一粒黝黑之小丸哩!

 夏史仁不敢开玩笑,他立即屈指弹向两丸。

 “叭叭!”二声,两丸立即爆溅而出。

 不过,两条长绳却纷卷而来。

 夏史仁此时正好冲势稍顿,他一见两条细绳飞卷而来,他直觉的立即挥掌劈向前端。

 “叭叭!”二声,细绳前端立即碎断!

 不过,它被劲风一震动,立即胡弹动!

 夏史仁因为在半空中出掌,气机一浊,便落向细绳,他担心细绳另有机关,所以,他立即拧向右疾翻而去。

 逍遥真君乍见夏史仁施展这种高难度的“虚空挪移大法”他的神色为之大变,险些当场喊出声来。

 倏见右侧三十余丈外之树后出两粒黑丸,接着便是一道黑影自树后疾掠向右侧远处啦!

 逍遥真君乍见两粒黑丸,立即暗骇道:“‘破天雷’!此丸一被外力震动,必会爆炸,我该不该通知他呢?”

 他尚在犹豫,夏史仁已经翻身屈指弹去。

 他向左疾掠而出及喝道:“小心!”

 他这招叫做“顺水人情”因为,他认为夏史仁既然已经弹出指力,又身在半空中,铁定会被炸死!

 何况,夏史仁正翻向那两粒黑丸呢!

 逍遥真君一掠出,立即朝诸女喝道:“退!”

 诸女迅即抬轿疾掠而去。

 二娇更是匆匆挟起大娇掠去。

 雷霆太妹稍一犹豫,立即掠去!

 远处之各派人物亦紧张啦!

 金虎帮帮主金虎张口叫,却因为忌惮逍遥真君及认为已经来不及,他只有暗暗低头叹息。 m.EDaXs.Com
上章 波霸碰拳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