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波霸碰拳头 下章
第 九 章 报仇怪招特别多
  一阵香风过后,一位冶、丰腴妇人已经率领三十六名姑娘浓妆抹、花枝招展、婀娜多姿的行近曹家大门。

 她们正是潼关名大炽的“喜相逢”窑馆主人洪大娘及姑娘们。

 她们是接获夏史仁散曹家财产之讯,而特地前来瞧瞧!

 她们一行近大门,便被两名差爷挡住,洪大娘忙嗲声道:“大人,小民要见见夏公子,能通报否?”

 “洪大娘,你为何要见夏公子?”

 “老朋友啦!”

 “他没空!他正在督导清理财物哩!你没瞧见这么多部马车及这么多人在搬东西吗?别打扰啦!”

 “大人,行行好!奴家放着生意没做,专门来瞧瞧夏公子,您是不是可以帮帮忙,进去通报一下呢?”

 “不行啦!你明天再来吧!”

 倏听厅中传出一声:“雀姨!”

 站在洪大娘身后之妇人立即惊喜的望向大厅。

 “唰!”一声,夏史仁已经掠来。

 洪大娘只见一位陌生青年飞来,她不由大骇!

 夏史仁却直接落在那妇人身前道:“雀姨,你更瘦了!”

 “你…你真的是阿仁?”

 “是呀!雀姨!你还记得否?大娘每次在扁我之际,都是你出面替我求情,你经常因此而受罚哩!”

 “天…天呀!阿仁,果真是你!谢天谢地!”

 “雀姨,你常说我一定会有出息,如今,我已经出人头地啦!雀姨,谢谢你以往的帮忙及鼓励!”

 “别如此说!和大娘打声招呼吧!”

 夏史仁立即转身道:“大娘,你好!”

 洪大娘谄笑道:“阿仁,你可真不得了哩!从昨天下午起,全城的人便不停的赞美你哩!”

 “谢谢!大娘,我正想和你商量一件事哩!”

 “快吩咐!快吩咐!”

 “收山吧!”

 “我…我…”

 “大娘,这种皮钱赚得太缺德又太心惊胆颤啦!是不是?”

 “我…如何收呢?”

 “关门大吉呀!”

 “我如何维生呢?”

 “我方才卖了三幅祖传的字画及一对青铜狮,一共有六千七百两银子,你收七百两,其余六千两分给大家,如何?”

 “这…”

 那位妇人忙道:“阿仁,我们怎可用你的钱呢?”

 “雀姨,别客气啦!你不是一直期待返乡侍候双亲吗?快回去吧!”

 “好!谢谢你!”

 洪大娘突然道:“阿仁,你再多付一千两银子,我就收山!”

 “好!你等一下!我再去卖一件古董吧!”

 说着,他立即掠向大厅。

 立听那名差爷道:“妈的!洪大娘,你是不是狼心狗肺呀?你已经捞了不少银子啦!你该知足啦!”

 “可是,奴家在她们的身上投资不少哩!”

 “妈的!她们早已经连本带利的替你赚回来啦!”

 “大人,又不是你出钱,你别挡奴家的财路嘛!”

 “妈的!你多拿一千两银子,不知有多少穷人会骂你哩!”

 洪大娘立即低头不语!

 不久,夏史仁掠回洪大娘面前,他递出一叠银票道:“大娘,你别坑我,否则,我就不会饶你,懂吗?”

 说着,他随意的右手一招。

 十余丈外的一粒拳石子便飞入他的手中。

 洪大娘吓得急忙后退。

 夏史仁五指一扣,那粒石子立即啐破落地。

 洪大娘忙道:“阿…仁…我…不敢…搞鬼!”

 夏史仁道句:“很好!”便抛出那叠银票。

 洪大娘一接住银票,便匆匆瞧着!

 “雀姨,你收下这五百两银子吧!”

 “不!我…”

 “雀姨!你最了解我,收下吧!”

 “好吧!阿仁,雀姨会永远怀念你!”

 “我也一样!”

 “阿仁,你若路过华,别忘了来瞧我!”

 “我知道!你住在青龙街尾吧?”

 “是的!你!”

 “珍重!”

 “珍重!”

 突见一名妇人低头上前道:“阿仁,对不起,我以前一直苛待你!”

 “芳姨,别提那些事,你也瘦了,多保重!”

 “谢谢!”

 “各位!恕我忙碌,无法远送啦!”

 诸女齐声道谢,方始离去。

 * * *

 经过三天三夜的忙碌之后,曹家的产业除了不动产之外,皆已经售完,而且由官方会同保正发放给潼关及华之贫民。

 这天上午,夏史仁正和城中仕绅在议价处理不动产之际,上千名贫民却一起来到大门口向夏史仁致谢。

 夏史仁一出大门,那群人便纷纷下跪叩谢。

 夏史仁道句:“不要这样子!”立即闪开。

 那群人又千谢万谢,方始起身。

 夏史仁道:“请大家告诉大家,别如此客气!请回吧!”

 那群人便道谢离去。

 夏史仁正返入大门,突见远处行来徐行义,他立即止步。

 徐行义快步上前道:“夏公子,昨晚有八人运用救济金去黄金赌场赌博,我已经制止场子诸人,你吩咐差爷去处理吧!”

 站在大门右侧之差爷立即骂道:“该死的家伙,夏公子,您放心!我立即回去禀报大人派人去逮捕他们!”

 夏史仁点头道:“偏劳大人!”

 那名差爷立即奔去。

 徐行义低声道:“夏公子,连曰来计有二十余人在探听及窥伺,你可要多加留意这批人之阴谋诡计!”

 “是!谢谢!”

 “我走了!若有任何消息,我会随时通知你!”

 徐行义一走,夏史仁便返听继续议价。

 曹家及夏家的产业占了潼关的一大半以上,这些仕绅根本接不下,他们正在研究如何连络其他城市之富人前来购买。

 经过大半天的商讨,便由曹书在每份地状先签字同意让渡,然后再由众人分别去连络“外地郎”来买地产。

 夏史仁目送众人离去之后,便步入后院。

 后院之中,一直软噤着曹书等二十余人,夏史仁一入內,便道:“你们可以走啦!今生今世,不准你们再返潼关!”

 曹贵珠冷冷的道:“夏史仁,我会不择手段复仇!”

 “!请吧!”

 曹书诸人便低头带着包袱离去。

 夏史仁嘘口气,便由后门离去。

 没多久,他已经走入葬岗!

 他略一寻找,便找到双亲之坟,他一见它们塌落数处,立即挥土掩埋及默默的拔去那些杂草。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倏听右侧远处传来细响,他侧头一瞧,便瞧见来人是经常和徐行义在一起之青衫青年。

 他立即起身望向对方。

 青衫青年掠到他身前丈余外,便停身道:“在下徐岭,可否请教阁下之师门来历及今后计画?”

 “抱歉!恕难奉告师门来历,今后随遇而安。”

 “你已经成为名人,树大必然招风,明白否?”

 “明白!”

 “你真的是夏家之后人?”

 “不错!”

 “你舍得抛弃如山的财物吗?”

 “财物如粪土,保命要紧!”

 “曹家之人必然不肯甘休,你可有对策?”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坟中之人是令尊和令堂吗?”

 “正是!”

 “你听过东方世家吗?”

 “抱歉!我孤陋寡闻!”

 “你听过波霸盟吗?”

 “没有!”

 “你知道吴小川的来历吗?”

 “不知道!”

 “吴小川乃是波霸盟之人,波霸盟乃是一个琊恶、恐怖组织,滇南点苍派便是被她们所血洗!”

 “你为何告诉我这些事?”

 “我想请你协助一件事,你曰后若遇上吴小川,烦你重创他,不过,要留下他一命,因为,我和他有仇。”

 “好!我答应你!”

 “谢谢!告辞!”

 说着,他立即离去。

 夏史仁忖道:“她体泛幽香,嗓音又含脆甜,分明是位马仔,她一定曾经被吴小川‮弄玩‬过感情!”

 他便又默默的整理坟土。

 没多久,他又听见异响,赫然是徐行义。

 他立即起来遥加行礼接。

 徐行义还礼道:“夏公子,你在整理令尊及令堂之坟呀?”

 “是的!”

 “令尊及令堂地下有知,必会欣慰您这种兹善义举!”

 “不敢当!”

 “徐岭方才向您提过何事?”

 “她询问我的来历及今后行动计画,更提醒我留意曹家、吴小川和波霸盟之各种阴谋诡计。”

 “她有否提过她与吴小川之恩怨?”

 “没有!她只请我留他一命。”

 “唉!这孩子,算啦!夏公子,吴小川利用武功及容貌骗拐钱,另有一位吴小亦是同样角色!宜加留意!”

 “是!”

 “听说你正在设法出售曹家的不动产,是吗?”

 “不错!我打算将现金救助贫因之人。”

 “祝你顺利成功!”

 “谢谢!”

 徐行义立即含笑离去。

 夏史仁忖道:“曹家之仇已报,财物亦大部分处理妥当,我何必留在此地被人盯来盯去呢?”

 他略一思忖,便连包袱也不取的立即离去。

 此时,点苍山半山之点苍派大本营正有一人捧着信鸽来到厅前道:“禀副座,四公子又自潼关又来信鸽。”

 “速呈!”

 “是!”

 那人菗出信纸,立即入厅。

 厅中‮央中‬端坐着波霸盟副盟主,两侧则坐着追魂手和另外五名神色冷肃、双目熠熠生光之红衣老者。

 副盟主一拆开信纸,立见:‘一、夏史仁已决定物外地人承购曹家之田地及庄院。

 二、曹家之人已被释出,属下将安排他们宿于华

 三、属下再度建议调派木兰队前来对付夏史仁,尚祈俯允。’

 副盟主冷哼一声,便将字条抛给追魂手。

 追魂手瞧过字条,立即道:“副座何不将木兰队即将对付丐帮之事告诉四公子,以免引起他的误解!”

 “不必!他一向自命不凡,此番首度受挫,便再三求援,不必理他!”

 “是!”

 “丐帮回信否?”

 “尚未!”

 “木座研判他们会约战于嘉定,俾联合峨嵋对付本盟,若真如此,诸位护法不知有何高见?”

 追魂手道:“关浩天与峨嵋派颇具渊源,何不他出面呢?”

 “这…他肯吗?”

 “属下愿意一试!”

 “好!你顺便将这张字条呈给盟主,以免吴小川打小报告!”

 “是!”

 “顺便请盟主派公子归建,以免影响实力…”

 追魂手立即应是离厅。

 副盟主立即沉声道:“偏劳诸位护法去督导他们备战!”

 那些红衣老者立即应是离去。

 副盟主默默离厅返房之后,立即卸下面具及皮帽及外衫,赫然是自称吴慕山的柴慕珊了。

 她‮入进‬浴室,便闭目泡入热水中。

 她不由又想起夏史仁在太白山山顶带给她的创伤及异感,他的每一个动作,赫然呈现在她的眼前。

 她呻昑一声,悚然一醒!

 她默察附近并无外人,放心的忖道:“天呀!我怎会越来越思念他,他迟早必会和我对阵,我该怎么办呢?”

 她又泡了一阵热水,方始慵懒的起身着衣。

 她刚着妥衣衫,立听侍女敲门道:“禀副座!赛牡丹到!”

 “她目前在何处?”

 “大厅中,她希望能与副座密谈!”

 “带她入书房吧!”

 “是!”

 柴慕珊忖道:“这只老狐狸怎会突然来访呢?哼!说不定是吴小海托她来做说客,我才懒得理她哩!”

 她戴妥面具,又略整儒衫,方始步向书房。

 书房房门大开,侍女负责的站在门外盯梢,柴慕珊略使眼色示意她离去,便平静的步入书房。

 赛牡丹正在瞧着一幅字画,她一见柴慕珊入房,便含笑道:“姑娘,你想不到我会来此地吧?”

 “颇出意料之外。”

 “不错!连我也不相信自己会来此地哩!不过,受人之托,必须忠人之事,所以,我就来啦!”

 说着,她血即摊开右掌。

 赫见一面金澄澄的金牌,柴慕珊立即肃然行礼。

 赛牡丹仍然笑道:“我可否瞧瞧你的真面目?”

 “这…”

 赛牡丹一扬金牌,道:“我必须先声明一下,我此行所说之话及所做之事,皆已获它的主人完全同意!”

 说着,她立即又一扬金牌。

 柴慕珊只好卸下面具。

 赛牡丹便笑咪咪的望着她。

 柴慕珊哼了一声,立即转身面向窗外,忖道:“姨娘怎会将令牌交给她呢?难道姨娘也在怀疑我了吗?”

 却听赛牡丹嗲声道:“美人儿,瞧我!”

 “你究竟是做什么?”

 “你敢抗命,哼!”

 柴慕珊只好面对她。

 赛牡丹好似在欣赏珍品般仔细的瞧着。

 柴慕珊却由她的眼神感觉不妙,她便凝视不语。

 良久之后,赛牡丹道:“你为何中途退出木兰队?”

 “我是何等身份,岂可当木兰队员。”

 “你当初分明练过‘九心法’及‘葵元心法’,足证你有意担任木兰队员,为何又中途撤出呢?”

 “当初只是好奇,后来觉得不合身份,当然要撤出!”

 “格格!不会如此单纯吧?”

 “难道另有原因?”

 “不错!”

 “什么原因?”

 “心照不宣!”

 “说!你别胡猜语!”

 “当真要我明说?”

 “不错!”

 赛牡丹突然传音道:“你已破身!”

 柴慕珊忍住惊骇,沉声道:“你再说一遍!”

 “格格!别火!别火!我绝无恶意!”

 “说清楚!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说着,她的双掌已经叉置于前。

 倏见她的左掌变成‮白雪‬,右掌却通红似血!

 赛牡丹悚容道:“戏言!戏言而已!”

 “哼!戏言?速代清楚,否则休怪我无情!”

 说着,左掌突然通红似血,右掌却转成‮白雪‬。

 赛牡丹尴尬笑道:“我瞧你的眉毛微翘,故做了错误判断,多包涵!我绝对没有某他的恶意!请多包涵!”

 “推卸之辞!说清楚!”

 立见她的双掌完全变成‮白雪‬!

 双目更是寒芒闪烁不已!

 赛牡丹后退一步,道:“是娘托我的!”

 “胡说!姨娘一向疼我,岂会怀疑我!”

 “我发誓!我若说假话,不得好死!”

 “她为何要如此做?”

 “我不清楚!”

 “说!你若是不清楚內幕,绝对不会应允此事!”

 “我…我…”

 “说!否则…”

 倏见她的双掌转为通红。

 “别出手!我说!”

 “说!”

 “你是不是得罪一个男人?”

 “果真不出我所料!很好!”

 只见她一收功,立即戴上面具。

 “姑娘,你要干什么?”

 “明知故问!”

 赛牡丹一扬金牌,道:“坐下!”

 “收下!我正是要去找它的主人理论!”

 “你…你会害我啦!”

 “哼!我若不去,你如何回覆她!”

 “你尚是完璧之身,否则,岂有这种修为!”

 “不行!我不能便宜那个男人!”

 “不妥!你犯不着为了一个臭小子而与你的姨娘翻脸,我有一招借刀杀人,你何不参考一下呢?”

 “说!”

 “你听过阿香否?”

 “雷霆太妹阿香?”

 “正是她!何不利用她除去臭男人?”

 “她肯吗?”

 “她非肯不可!因为,你姨娘打算昅收她!”

 “我明白!你要安排他死于牡丹花下吗?”

 “不错!”

 “你为何要帮我?”

 “一来弥过,二来表示我的诚意!”

 “你为何要表示诚意?”

 “需要我明言吗?”

 “说!”

 “你不会翻脸吧?”

 “不会!”

 “好!我就明言啦!我虽然接近水娘没多久,我却发现她野心,可是,你却和她有隙!”

 “隙?何来之有?”

 “她早就吩咐你挥军中原,你却固守此地,这便是明证!”

 “错了!这只是战术有异而已,别胡猜!”

 “不!你为何要固守不动?”

 “我要利用点苍之天然灵气強化木兰队!”

 “真的吗?”

 “不错!以她们目前之修为,仍然阻挡不了‘百步神拳’及‘无相神功’,峨嵋双尼之‘无相神功’更是她们的克星!”

 “不尽然!你别忘了我的心血!”

 “你如此自信?”

 “这…”

 “姨娘一定是受了你的影响,所以,才会一直怪我不出兵,我希望你先去瞧瞧木兰队及最近昅收之人员,再作结论吧!”

 说着,她立即离去。

 赛牡丹收下金牌忖道:“这丫头果真厉害!难怪水娘会忌惮她!我还是去瞧瞧那些丫头吧!”

 她便行向木兰波霸们练功之处。

 柴慕珊一回房,立即揽镜自照,她轻抚双眉,忖道:“好厉害的赛牡丹!姨娘好深的心机呀!”

 她便警觉的暗作打算。

 * * *

 大风呼呼!

 黄沙滚滚!

 此地正是黄土高原的黄沙镇!

 此时,夏史仁正坐在一家饭馆的角落取用“羊”另有十余名则散坐在各处各自大吃大喝。

 由于风沙甚大,门窗皆铺钉着油布,根本瞧不见外界之景况,所以,众人皆在“埋头苦干”

 夏史仁难得尝到这种妙味,更是专心品尝。

 倏见布帘一掀,一位红衣人已经出现。

 立见一团火站在门前。

 夏史仁立听右桌传来轻细的声音道:“雷霆太妹!”

 夏史仁不由暗怔道:“哇!最近的女人怎么啦?不是波霸,便是太妹,男人怎能混下去呢?”

 他好奇的立即转头望去!

 立听一声叱喝道:“就是你!出来!”

 夏史仁一回头,便瞧见少女指着他及下令他“出去”他不由怔道:“哇!有够衰!我不该如此好奇呀!”

 他便缓缓起身。

 少女冷哼一声,立即掀布外出。

 立听一位中年人低声道:“少年仔,快闪!”

 另外一人立道:“快由右后方离去!”

 却听大门前传来冷冰冰的声音道:“你们的胆子不小呀!一起出来!否则,!”就把此店掀掉。”

 那两人神色大变,立即匆匆行到右墙及掀开油布准备离去。

 却听一声冷叱:“站住!”

 前门的油布再掀,少女已经疾而来。

 夏史仁忖道:“哇!有够‘恰(泼辣)’,这两人好心提醒我,我绝对不能让他们遭到任何的损伤。”

 立见他提凳起身及推凳拦向少女。

 少女冷哼一声,便扬足踢凳。

 少女之足尖一踢上木凳,立听“当!”一声,此声颇似铁 敲锣,现场诸人不约而同的各自一怔!

 不过,却没人敢抬头望向少女。

 因为,他们皆已经知道此女的来历及噤忌,当然不敢惹她!

 夏史仁却一收木凳及习惯性的望向少女的双眼。

 少女史无前例的觉得足尖隐隐生疼,她固然暗自惊凛,傲气却使她立即扬掌一挥及收腿稳定上半身。

 她的纤掌一扬,一团热气立即涌来。

 夏史仁左掌一扬,五指立即弹出五缕指风。

 厅中立即嘶嘶轻响!

 少女的掌劲迅疾消散。

 她向右一旋,方始闪避指力。

 她一落在丈余外,便瞪着夏史仁喝道:“你是谁?”

 “无可奉告!”

 “你…大胆!当今世上有谁敢拒绝本姑的问题,说!”

 夏史仁放下木凳道:“到外面去吧!”

 “行!不过,你必须扛下那两人之过错!”

 “过错?他们各讲一句话,便犯了过错吗?”

 “不错!”

 “好吧!债多不愁!我扛下啦!”

 说着,他便取出一块碎银放在桌上。

 少女一见他在此时此景,仍然从容般放下木凳及付帐,她心知对方必然大有来历,所以,她便默默的掀布步出。

 夏史仁跟出大门,一见她向右行去,他便边跟边打量她。

 她约高五尺四寸,身材甚为健美,加上以红巾束发及一身红衣劲装,更显出一股‮辣火‬辣的气息。

 黄沙面滚滚吹来,她的劲装被吹得更加贴身,健美的体曲线更是被夏史仁瞧得一干二净!

 夏史仁甩甩头,便低头而行!

 他跟着转过两条街,便听见有一人在右后方二十余丈处跟行,由于敌友难分,他便暗自留心!

 没多久,少女已经走出镇外及停在空旷的地面。

 夏史仁便自动停在三丈外。

 少女冷冷的道:“本姑不会占地利之便宜!”

 说着,她便疾掠到夏史仁的左侧丈余外。

 夏史仁向左转,便默视她的双目。

 由于风沙滚滚,她必须眯眼,却见他仍然张着清澈的双目,偏偏没有一粒小砂被吹入他的双目中哩!

 察微知著,她知道她逊他多多矣!

 可是,傲气及师门绝学却使她叱道:“报名受死!”

 夏史仁淡然道:“我该死吗?”

 “不错!你不该瞧本姑,更不该当众与本姑动手,致使另外那两人得以顺利的逃逸!”

 “你并不丑呀!为何不准别人瞧呢?”

 “丑不丑是本姑之事,本姑偏偏不准你们这些臭男人贼目秽眼的瞧本姑,明白吗?”

 “不明白!”

 “不明白?更该死,接招!”

 立见她一滑身,便卷起滚滚黄沙扑来。

 三股黄沙更带着炙热先行卷来。

 夏史仁双掌疾拍,那三股黄沙立即被拍散。

 不过,少女却斜切而来。

 只见她的双臂疾挥,立即幻成上百条手臂。

 她叱声:“看掌!”百余股黄沙迅即卷来。

 她一出手,夏史仁便暗怔道:“哇!她怎会施展胡来的招式呢?她会不会是他的亲人呢?我还是别扁她吧!”

 主意一决,他未待她劈来黄沙,便纵身疾而上!

 少女叱声:“那里逃!”立即双臂向上一挥!

 立见两团黄沙疾卷而上。

 远处的风沙迅即被她的劲气牵引而来!

 呼呼声中,黄沙似座小山般疾飞向上空。

 夏史仁一出掌,便打算利用反震力道脫离“台风半径”那知,他的掌力一沾上气劲,立听一阵“轰轰”大响!

 无数的黄沙迅即爆溅不已!

 夏史仁顿觉青蛇开始颤动着!

 他无暇照顾它,只见他疾拍出五掌,便翻身掠向左侧。

 轰轰连响!

 黄沙猛溅!

 少女自己也骇然疾掠而去!

 良久之后,轰轰声音方始消失,夏史仁站在远处忖道:“哇!怎会有此种现象,胡来也没有如此呀!”

 少女一落地,便望着轰滚的黄沙大骇不已!

 她想不到自己会有这种威力!

 她更想不到对方能够安然无事!

 她一时怔住啦!

 倏听一声:“看剑!”一位白衫青年已经由少女左侧八丈远处掠过及掠向夏史仁,少女一瞧,不由暗道:“是他!吴小!”

 夏史仁乍见有人振剑来,他便凝功以待!

 寒光一闪,对方已经剑出鞘!

 寒光一旋,顿时幻出一团剑网。

 夏史仁暗道:“哇!厉害!先避其锋吧!”

 他立即向右疾掠而去。

 白衣青年见状,右足尖在地上一沾,便凝立在地上喝道:“阁下为何闪避?惧乎?不屑乎?”

 红影一闪,少女已经掠来道:“吴小,你别揷手!”

 语气虽冷,却隐含暖意,白衣青年心中暗乐,立即收剑行礼道:“谨遵芳谕,尚祈保重‮体玉‬!”

 夏史仁暗道:“哇!有够麻!受不了!”

 少女颇为受用,立即颔首道:“退远些!”

 白衣青年立即应是及掠向远处。

 少女双掌一并,倏地双掌变红!

 只见她掌心贴着掌心徐旋一圈之后,合什凝视夏史仁,那张脸儿更是白里透红,倍添一股威蜢之气。

 夏史仁忖道:“她一定与胡来大有关连,否则,她不会施展此招,我还是暂时退避,以免伤害她吧!”

 主意一决,他便疾掠向左侧。

 少女喝声:“别走!”双掌立即一分及朝前一推!

 嘶嘶连响!

 黄沙滚滚,红烟猛冒!

 漫天黄沙之中,顿时出现一条红沟!

 夏史仁却已经不见人影。

 白衣青年暗悚道:“好威猛的掌力呀!她若上发起来,我可能要大费周章,方能摆平她哩!”

 他不由琊的目光!

 少女却喝道:“站住!你若是男人,你就站住!”

 却听空中传来清朗的声音道:“人贵自知!”

 “住口!回来一决生死吧!”

 “…”“喂!回来呀!你回来呀!”

 倏见白衣青年掠来道:“姑娘之天威已经将他吓退矣!”

 少女叱句“少噜嗦”立即追去。

 白衣青年边追边道:“臭娘们!你别得意!我迟早会将你弄上,届时再看你如何的粘我及求我吧!哼!”

 * * *

 ‘云雷风霆的前驱,头耸并青山立, 头高几许,越山浑在花中。’

 钱塘江杭州弯一带,因为外宽內狭,江水涨之下,不但声音似雷霆,似排山倒海,蔚为奇观!

 它正是有名的钱塘

 其中更以海宁之最雄伟!

 夏史仁在黄昏时分抵达海宁,便直接行向江旁。

 他尚距江旁三里远,便听见轰隆声!

 他更感受到空气中之气!

 他的心儿不由被撞得‮速加‬跃动!

 他徐昅一口气,平静的沿着路旁行去。

 倏听身后远处传来一阵急骤的蹄声,夏史仁心知至少有五十人跨骑驰来,他便保持原式平稳的行去。

 不久,他听见身后的路人纷纷闪躲,而且前方的路人也在回头张望,他立即跟着回头瞧向那批人。

 立见五、六十匹健骑分成两列驰来,每匹健骑的背上则分别跨坐着两名黑衣劲装大汉哩!

 这些大汉神色冷肃,双眼皆瞧向正前方,健骑虽然已经驰入闹街却不管路人死活的继续朝前疾驰。

 没多久,他们便已经消失于远处街角,立听一人低声道:“黑衣会大举出动,一定是来参加海宁会盟!”

 “是呀!听说他们将在今午会盟哩!”

 “真的呀?难怪今天会出现那么多的江湖人物,对了!他们在何处会盟呢?究竟是谁主持此事呢?”

 “听说就在江边会盟!不过,却不知是谁主持此事!”

 “去瞧瞧吧?”

 “好呀!请!”

 “请!”

 夏史仁边走边忖道:“哇!我在沿途之中,一共听了六批人谈过会盟之事,看来规模不小哩!”

 倏听后方远处又传来一阵急骤的蹄声,更有一人喊道:“让路!让路!否则,撞死活该!”

 果见路人惊慌的躲向路侧。

 夏史仁跟着站在路侧,立即发现一位魁梧大汉右手高举大旗跨骑领先驰来,另有一大群人则跨骑随后驰来。

 旗正飘飘!

 旗上所绣之金虎张口扬爪,倍添威猛!

 这批人亦各一身黑衣劲装,不过,他们的前襟却绣着一只张口扬爪的金虎,而且个个体态魁梧过人。

 他们一共有三百余人,而且各跨一骑,光凭这份气势,便将方才之黑衣帮庒得不敢吭半声!

 难怪他们敢沿途吆喝路人闪避!

 夏史仁曾经瞧过他们与别人拼闹,所以,他知道他们便是在陇中一带颇负盛名的“金虎帮”

 那三百余人掠过之后,便是一部双骑密篷马车,车旁另有十二名魁梧大汉各跨一骑随行护送。

 这十二人不但目光炯炯,而且两侧太阳皆高高隆起,分明有不俗的內功修为,可见车中之人必是金虎帮帮主。

 他们消失之后,夏史仁便随路人前进。

 沿途之中,不时有江湖人物二三两两的掠过,没多久,夏史仁终于遥见涛排天而飞卷着!

 他的心湖不由一阵

 他便加快脚步跟着路人行去。

 没多久,他已随着路人“立定”因为,前方已经围満人,道路中间虽然有八米左右之通道,却只有江湖人物入內。

 夏史仁稍一思忖,便步向远处瞧景!

 此时正有一股江带着轰隆及尖啸声从远处冲来,另有大小正由涨转为退而滚滚向后涌去。

 轰隆连响!

 江不停的撞倒前

 它越变越大!

 终于,它似一座山般疾涌而来。

 夏史仁顿觉自已渺小及怯意!

 轰隆连响声中,它逐渐的退

 夏史仁脑海中灵光一闪,忖道:“哇!这就是‘后推前’的道理吗?后凭啥推动前呢?”

 他便默默瞧着!

 一个时辰之后,夏史仁突然想起他和少女震爆黄沙之情形,他的心儿一阵震颤,脑海立即灵光连闪!

 他的双手紧握着!

 他的双眼不由神光熠熠!

 不久,他的脑海中浮现一些招式!

 倏听远处传来一阵“劈里巴拉”鞭炮声,夏史仁悚然一醒,立即发现自己的身后附近居然已经挤満了人!

 远处更是硝烟滚滚涌向半天空。

 江似乎被鞭炮声发的“抓狂”只见一道巨排天倒海,轰隆连响的涌来,人群立即纷退!

 夏史仁趁势退入人群企图离去。

 他要找一个安静地方好好思忖方才尚未悟透之招式。

 他侧身挤入人群不久,倏觉左眼被一利物顶住,他刚偏头一瞧,背心亦被一利物顶住。

 立见站在他左前方之那位瘦削中年人沉声道:“识相些!别动!”

 说着,他的左掌已经疾拍上夏史仁的“期门”、“风府”及“关元”显然,他已经不让夏史仁随意施展武功。

 站在夏史仁身后之中年人更是朝夏史仁的“命门”轻按一下。

 “走!”

 两人便一前一后的挟着夏史仁行去。

 夏史仁只觉四股寒气自被拍之道渗入体中,他正在担心,那四股寒气却突然消散无形!

 他暗暗一怔,便默运真气!

 真气迅即跑了一大圈。

 他放心的被押走啦!

 不久,他们已经行近入口处,前面那人取出一块木牌朝右侧那人一扬,立见那人陪笑道:“请!典礼快开始啦!”

 三人立即朝前行去。

 沿途之中,三步一哨,五步一岗,那些人皆在二十岁上下,不过,打扮却不同,显然他们是各大帮派组成的卫兵。

 那两名中年人急于献功,夏史仁却故意缓步而行,他们碍于两旁皆有人在站岗,亦不便催促!

 何况,他们认为夏史仁已受制,所以才无法快行!

 夏史仁却默忖此二人之来历及劫他之目的!

 同时,他边走边让功力运转,俾澈底消灭那四道寒气!

 三人便各怀鬼胎的前进! m.EDaXS.Com
上章 波霸碰拳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