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波霸碰拳头 下章
第 三 章 喝水可以练功哩
  天刚亮,夏史仁正在前院扫地,甘欣在厅中擦拭桌椅,鹿宽便已经带着三位青年出现于大门口。

 这是夏史仁来到甘记茶坊所瞧见之第一批客人,所以,他不但立即停止打扫,而且还含笑哈道:“四位公子早!”

 鹿宽怔了一下,问道:“你是谁?”

 “夏史仁!”

 “啊!吓死人,你…开什么玩笑?”

 立见甘欣出厅道:“鹿公于、秦公子邢公于、吕公子,请坐呀!”

 鹿宽一见到甘欣,便笑嘻嘻的快步上前道:“阿欣,你早呀!你这套水衫裙真够高雅呀!”

 “谢谢!咦?你的门牙怎会掉啦?”

 鹿宽急忙捂嘴道:“前天不小心摔了一跤。”

 甘欣一瞥鹿宽的右颚下方尚有一道裂痕,她立即明白必是鹿宽与范铜在三里坡“单挑”之成果。

 她不动声的立即入内端出茶具。

 鹿宽一入座便道:“你们瞧瞧阿欣精心设计的新摆设,够高雅吧?”

 那三人一直担任“跟虫”当场立即附和的歌颂着。

 甘欣一送来茶具,便道:“鹿公子,先来些瓜果吧!”

 “行!行!别急,慢慢来!”

 甘欣立即端茶叶行往厨房冲泡。

 鹿宽目送她离去之后,立即指着夏史仁低声道:“沈隆,你过去摸摸光头家伙的底吧!”

 那名中等身裁青年立即走到夏史仁身旁问道:“我叫做沈隆,你真的叫做吓死人的呀!”

 “是的!夏天的夏,历史的史,仁义的仁。”

 “夏史仁,好怪的名字,你是那里人呀?”

 “潼关!”

 “不远嘛!你来此地干什么?”

 “打打杂,帮帮忙!”

 “谁介绍你来的?”

 “自己来的!”

 立见甘欣道:“沈公子,请品茗吧!”

 沈隆立即受宠若惊的快步入厅。

 夏史仁却匆匆的由墙角到井旁提了一桶水步入茅房。

 不久,他喝光水及开始呕吐。

 立听鹿宽问道:“好难听,谁在吐呀?”

 甘欣应道:“夏史仁。”

 “他是谁呀?他到此地干什么?”

 沈隆立即抢先答道:“他是潼关人,他自己来此地应征打杂。”

 甘欣点头道:“不错!”

 鹿宽问道:“阿欣,你为何要雇用这种病人呢?”

 “是家祖雇用的。”

 鹿宽立即不敢吭声,因为,甘海虽然没有骂过或干涉过他们,可是他的严肃神色使他油然心生敬畏。

 所以,鹿宽立即转变话题道:“阿欣,这 茶甘香的哩!”

 “冻顶掺菊花,适宜降火止渴。”

 “难得喝得精神大振,太好啦!”

 沈隆三人便又开始拍马啦!

 夏史仁却由墙角走向前院清扫着。

 没多久,范铜也和三位青年前来报到,他的右颊尚贴着药布,他一听到鹿宽来泡妞之消息,立即赶来报到。

 上回之单挑,他因为尚未完全退烧,所以,他被痛扁一番,若非鹿宽虚胖,后力不继,范铜铁定会被扁昏。

 不过,范铜仍然在开战之初,扁落鹿宽一颗门牙及在他的脸上及身上留了五处伤痕,稍保一些颜面。

 他们二人为了争风吃醋,已经单挑过五次,每次皆是养妥伤才来见甘欣,以免被瞧不起。

 且说范铜一入大门,乍见鹿宽已经在厅中,他焦急的立即匆匆行向前厅,根本没有瞧见院中另有一人。

 鹿宽一见到范铜,便故意问道:“阿欣,这 ‘冻顶菊花’够火侯的,你一定费了不少的心血,谢谢你啦!”

 “别客气,抱歉,失陪。”

 她立即前道:“范公子请坐!”

 “阿欣,来 冻顶菊花。”

 说着,一锭金元宝已经放在桌上。

 甘欣瞧惯他们二人之明争暗斗,她乐得居中坐收“渔翁之利”所以,她立即收下金元宝道:“谢谢范公子,请稍侯。”

 说着,她立即前往厨房泡茗。

 鹿宽揶揄道:“饭桶,你真英俊,我也该去贴一块布啦!”

 “妈的!君子报仇,三年不晚。”

 “嘿嘿!心肝会侯你三年吗?”

 “妈的!你给我记住!”

 “嘿嘿!随时奉陪!”

 两人立即不时的互瞪着。

 不久,甘欣送来香茗及糖果瓜子,便退回柜后。

 范铜及鹿宽各有忌惮的立即默默品茗。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夏史仁又在茅房喝水及呕吐,范铜乍听呕吐声,立即面现紧张及奇怪之

 鹿宽心生一计,立即含笑不语。

 不久,夏史仁已经在清理后院。

 鹿宽低声道:“去‘请’姓夏的进来,别失礼!”

 沈隆会意的立即离去。

 不久,夏史仁默默的入厅,鹿宽立即道:“小夏,坐!”

 “谢谢!我是个下人…”

 “耶!胡扯什么呢?见面即是有缘,坐呀!”

 夏史仁只好坐在桌角之座位。

 “沈隆,替小夏斟杯茗。”

 夏史仁忙道:“不!不必啦!”

 沈隆含笑斟茶道:“小夏,你是首次与鹿公子相处,所以,你不大了解他。鹿公子不但乐善好施,年青有为,更喜欢结朋友。”

 另一位青年立即道:“是呀!鹿公子并无贫之歧视。来,小夏,咱们二人一起敬敬最有前途的鹿公子。”

 夏史仁为难啦!

 他若不喝,一定会得罪客人。

 他若喝,铁定会自找苦吃。

 他尚在犹豫,沈隆已经端杯道:“来,大家一起敬鹿公子,祝他‘心想事成’,早娶得美娇娘归。”

 另外二名青年立即含笑端杯。

 鹿宽哈哈一笑,立即一饮而尽。

 夏史仁一见沈隆四人亦一饮而尽,他只好也一饮而尽。

 甘欣紧张啦!

 她急忙道:“阿仁,去瞧瞧灶中尚有柴火否?”

 夏史仁的内脏正在被香茗冲,他实在疼得要命,他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再起身走路了。

 可是,他明白甘欣是在替他解围,他只好握紧双拳,暗自咬牙起身行去,倏觉那些香茗更加速动。

 他疼得立即汨出冷汗。

 他的身子一晃,忙按向邻桌桌面。

 “卜!”一声,他的右掌居然按破桌面贯穿而下。

 鹿宽不由啊了一声。

 范铜亦哎唷一声。

 夏史仁身子一歪,岖意顿生。

 他慌忙的以掌捂口,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他离厅,却见右掌已经卡在桌下,他在情急之下,用力一拔,只听“卜!”一声,他已经拔出右掌。

 他因为用力过猛,不由踉跄晃去。

 倏觉腹中一阵滚烫,他急忙向后奔去。

 他一奔出后厅门,立见甘海右手持杯,匆匆拨来一杯水及低声道:“忍耐!”

 夏史仁张口咽下那杯水,顿觉一畅。

 倏觉呕意再涌,他急忙咬牙闭嘴。

 甘海低声道:“慢慢走向茅房,忍耐!”

 说着,他已过去提水。

 夏史仁咬牙缓行十二步,顿觉内脏因为未再被水冲而稍为舒服些,他急忙回头望向甘海。

 因为,他知道腹内马上又会滚烫啦!

 甘海会意的立即快步行来。

 夏史仁刚觉滚烫,甘海又泼来一杯水及低声道:“别入茅房,尽量忍耐,我会随时泼水。”

 夏史仁便咬牙忍住呕意及缓步而行。

 甘海亦步亦趋的走了一个多时辰,立即统计出夏史仁不但已经能够止呕,而且口渴的间距也渐渐拉长。

 他便低声道:“很好,从现在起,尝试多忍受腹内之滚烫。”说着,他立即又盛半杯水供夏史仁喝下。

 半杯水一入口,他立即闭嘴忍受呕意。

 那半杯水在他的内脏间穿二圈半之后,便被蒸发及收,因此,他立即觉得腹内越来越热。

 他的汗珠迅即蒸散成烟气。

 他又走了十二步,终于撑不住的张嘴。

 甘海立即供他喝下半杯水。

 两人便周而复始的在院中走来走去。

 且说夏史仁一离厅,甘欣便喃喃自语道:“这种楠木桌面实在经不起虫蛀咬及泡水,扔了吧!”

 她立即上前搬走那张被夏史仁按破桌面之桌。

 鹿宽忙道:“我来、我来,沈隆。”

 沈隆便和他抬起破桌。

 甘欣道过谢,便带他们将破桌抬到门旁暂放着。

 她一关上通往后院之门,便含笑道:“二位公子,请坐!”

 鹿宽乍见她这一笑,险些乐昏。

 他连连道好,便乐淘淘的入座。

 他得意的一瞥范铜,便开始品茗。

 甘欣表面上平静的坐在柜后翻书,却一直暗听后院之步声,她久久未听见呕吐声,不由暗喜。

 范铜越坐越不,不出半个时辰,他便悻悻离去。

 鹿宽得意的道:“饭桶,慢走呀!小心摔跤。”

 范铜恨得猛咬牙,却发作不得。

 他们一走出茶坊,一名青年便低声道:“公子,那个光头人很怪!”

 “妈的!他怪不怪,干我事呀!”

 “我…”

 “少噜嗦!陪我去喝几杯,走!”

 五人便加快脚步行去。

 鹿宽却又点了一 “乌龙菊花茶”及花生瓜子大肆贺功。

 晌午时分,他留下一个金元宝及一锭银子愉快的离去了,因为,他认为他今天全面打败范铜啦!

 甘欣一关上大门,便匆匆走向厨房。

 她经过后院之际,正好瞧见夏史仁全身烟气袅袅,痛苦的忍受腹内之滚烫,她瞧得又是一阵心疼。

 她便匆匆进入厨房炊膳。

 甘海又陪夏史仁走了一圈之后,便开始汲水。

 不久,夏史仁趴在大小桶旁猛灌水。

 接着,他大吐特吐啦!

 他吐过之后,甘海问道:“累不累?”

 “好!好轻松!”

 “很好,可见此种方式有效,你去歇会吧!”

 “我…破一张桌面,抱歉!”

 “呵呵!那种老爷桌子早就该汰换啦!别介意!”

 他道过谢,立即回房歇息。

 甘海却望着院中的凌乱步印忖道:“好骇人的内力,他究竟遇上什么事呢?如何善后呢?”

 立见甘欣上前低声道:“爷爷…用膳吧!”

 “别急,我再瞧瞧桌面之破吧!”

 两入便到壁前瞧着及抚摸着。

 不久,甘海抬着桌面步入厨房准备拆成柴火,甘欣立即低声道:“爷爷,他怎会有如此骇人的内力呢?”

 “他一定另有奇遇,他自己并不知道。”

 “爷爷,可否别让他受那种苦呢?我…”

 “小欣,你难道…”

 “我…没有…没有!”

 “小欣,你帮我拿个主意!”

 “爷爷吩咐吧!”

 “不!此事关系重大,而且和你大有关连,你如果不同意,爷爷也不便勉强,所以,你该好好考虑一下。”

 她立即想歪,脸儿顿时一红。

 他暗暗摇头,道:“我想把那株玉芙蓉赠他。”

 “玉芙蓉?”

 “不错!我原本要在你练剑最后阶段服用它,可是…”

 “爷爷,我同意此事,我即使服用玉芙蓉,至多只增加二十年的功力,他若能化解痛苦,就送给他吧!”

 “好!我就试试看,用膳吧!”

 两人便入座用膳。

 膳后,甘欣迫不及待的道:“爷爷,何不指导他运功之法呢?”

 甘海苦笑道:“我也想如此做,可是,我一想起你上回替他顺气即害他七孔溢血,我便犹豫不决…”

 “不!他的体内一定早有运功路子,否则,他不会在七孔溢血后再度重生,今亦不会顺手便按破桌面。”

 “这…不错,真是一言提醒局中人呀!我记得他的各处内脏附近甚具弹力,他一定练过某种诡异的功力。”

 “对,爷爷,你何不指导一般武学常识,他很聪明,他一定会自己发现体中之异状及进一步运用,对不对!”

 “对,好,就如此办!”

 “爷爷,要不要暂停营业呀?我真受不了那两个家伙。”

 “好吧!你去处理吧!”

 “好!”

 * * *

 黄昏时分,夏史仁一醒来,便瞧见甘海递来一杯水,道:“阿仁,恭喜,你足足的歇息三个时辰哩!”

 他道句:“真的呀?”便望向窗外。

 “渴不渴?”

 “有些渴?”

 “你就直接去井旁喝水吧!”

 夏史仁立即奔向井旁。

 他一到井旁,便趴在桶旁大喝特喝。

 不久,他又大吐特吐。

 吐净之后,他便走回房中。

 正见甘海指着桌上之书道:“坐下来瞧瞧吧!”

 夏史仁一入座,便瞧见一本纸张泛黄之书册,封面赫然是“武学总览”他不由一阵子欣喜。

 “阿仁,你喜欢练武吧?”

 “是的!”

 “好!我就教你练武,我的目的在于让你不需喝水及呕吐,便能自行适应体质,所以,你就专心学习吧!”

 “是!谢谢!”

 “练武之意义就省略,咱们直接瞧第二页之练武方法吧!你瞧瞧花样繁多,而且各具特色哩!”

 夏史仁仔细的瞧着。

 不久,甘海一一解说着。

 良久之后,夏史仁问道:“老爷子,我体中之热气,是否真气呀?”

 “尚待证实,所以,我打算让你作一个试验,当你觉得口渴之时,只喝半杯水,便注意那半杯水如何在体中动。”

 “它们一过喉部,便分成两部份,迅速的在体内冲…”

 “等一下,它们如何冲?比比看!”

 夏史仁便沿着左侧、肺、肝、脾、胃,先比了一圈,再沿着右侧、肺、肝、脾、胃比了一遍:“就是这样子。”

 “这两部份水会碰上吧?”

 “会!一碰上,就更疼哩!”

 “嗯!我明白,你先尝试将水过喉部之际,让它们向左侧或右侧,你便可以减少它们碰撞之疼。”

 “有理,可是,如何控制呢?”

 “练习、多练习,你不妨一小口一小口的喝,反正,你已经能够控制呕吐及忍受酷热,你不妨一试。”

 “好!”

 “阿仁,只要你能够确定那些热气亦会绕着内脏转圈,那些热气必然就是练武人所修练的真气。届时,你就让那些热气继续运动,我会在旁随时递水给你,你若口渴,就随时取水喝吧!”

 “你!何时试呢?”

 “现在就试,如何?”

 “好呀!”

 “来!你就坐在椅上,右手放在桌上,我会随时把杯子放在你的手旁。”

 说着,他便放三个杯子在夏史仁的手旁。

 他在那三个小杯各斟三滴水,便道:“开始吧!”

 夏史仁一含住那“一西西”水,便慢慢咽下。

 伪了慎重起见,他逐一歪左肩哩!

 果见那一“西西”水向左肺。

 他的内脏立即发热。

 那一“西西”水立即迅速的绕圈疾转。

 他的内脏立即被冲得发疼。

 那一“西西”水绕了一圈半,立即被蒸干,他便发现一股热气继续在内脏间绕圈滚动不已。

 他已经对运功有了概念,加上又有心理准备,所以,他立即忍住内脏之热疼,让那股热气继续的绕圈跑。

 那知,那股热气绕了三圈之后,便似“母鹅带小”般带领一大串热气跟在它的后面绕圈跑。

 它迅速的又跑了一圈,它后面的热气便有一大半被它收,而且又迅速的带出更多的“小

 夏史仁的上身因而晃了一晃。

 他的额头亦一红即逝。

 盏茶时间之后,他的脸色已经转为淡红。

 怪的是,他反而不再觉得热疼难耐啦!

 他一直眼观鼻,鼻观心的注视着那股热气之滚动,此时,他已经浑然忘记身外的一切了。

 他正式“入定”啦!

 甘海瞧到此刻,不由放心了!

 他轻轻移开捏住小杯之手,便注视着夏史仁之神色。

 以他的丰富经验,他已经由夏史仁的淡红脸色确定是夏史仁体中蕴藏着充沛的刚真气。

 他知道夏史仁已经入定,除非另有外力干扰或者他出声召唤,否则,夏史仁会一直的入定着。

 他在惊喜之下,打算瞧瞧夏史仁的脸色会红到什么程度。

 却见甘欣轻步上前作个用膳之手势。

 甘海摇摇头,便朝夏史仁指了一指。

 甘欣便仔细的瞧着夏史仁的脸部。

 大约又过了半个时辰,夏史仁突然颤抖三下,脸色立即更红,额头更是突然闪现出一片红色。

 不过,那红光一闪即逝。

 甘海及甘欣却瞧得惊喜不已!

 甘海又瞧了一阵子,立即起身轻步离去。

 甘欣一跟入厨房,便低声问道:“爷爷,他怎会闪现莹光呢?”

 “他一定有不平凡的奇遇,我要仔细瞧到底,用膳吧!”

 两人便默默用膳。

 膳后,甘海便又入房注视夏史仁。

 予初时分,夏史仁全身突然毕剥作响,甘海正在惊喜,却见甘欣已经快步的走了过来啦!

 他不忍心叫她走,便默默瞧着。

 夏史仁的全身毕剥响了盏茶时间之后,突然涌出丝丝红烟,没多久,他的周身已经布红雾。

 红雾越来越浓密,半个时辰之后,夏史仁已经消失不见,甘海及甘欣却似石人般目瞪口呆的分别立坐着。

 红雾似乎冻住了!

 夏史仁似乎消失了!

 甘欣及甘海似乎变成石人了。

 终于,雄长啼,甘海及甘欣悚然一醒,立即不约而同的望向即将破晓的窗外。

 “爷爷,天亮了!”

 “吁!你先去歇会儿,晌午时分,再来换我。”

 “早膳呢?”

 “我不饿,快去歇息吧!”

 甘欣依依不舍的望了红雾一眼,方始离去。

 甘海虽然瞧不见夏史仁,他却听见夏史仁的悠长又匀称吐纳声音,他不由发出会心的微笑。

 他下三粒灵药,立即盘腿调息。

 * * *

 接连七天七夜,夏史仁皆静坐着。

 他的周身亦一直被笼罩着红雾。

 甘海及甘欣则一直轮守侯着。

 这天晚上,甘欣换下甘海,便默默调息着。

 倏听一阵“毕剥”连响,她刚一收功,便立即发现夏史仁周遭的红雾已经开始微微的滚动着。

 她立即凝神瞧着。

 “毕剥”声音越来越响及越密集,连甘海亦被吵醒,他一掠入房中,便瞧见红雾翻滚不已!

 “爷爷,他…”

 “嘘!”

 倏听“啊!”了一声,便又听见“砰!”一声。

 立见夏史仁四脚朝天的坐倒在地上。

 红雾顿散。

 甘欣立即凑前一瞧。

 赫见夏史仁赤身体,而且脐间之物跃跃腾,她啊了一声,慌忙捂住双目及向后转了。

 甘海亦不由一怔!

 夏史仁却立即爬到一旁的桶中猛灌水。

 甘海立即瞧见地上有木屑及布屑,他这才发现夏史仁的衣及圆凳已经完全化为屑粉了。

 他不由全身连抖。

 立听夏史仁“呃哇!”的呕吐着。

 甘欣立即匆匆离去。

 甘海亦快步离去。

 夏史仁吐光之后,立即微的望向甘海二人。

 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坐了七天八夜,他搞不清楚甘海二人为何会不吭半声的匆匆离开这个房间。

 他无意间朝下身一瞧,不由啊了一声。

 他便起身取衣,却见间之物似“灌风”般“大突变”他不敢相信的立即伸手一抓。

 “哇!会痛哩!真的哩!这…”

 他怔住了!

 他慌忙找出衣穿上。

 却见双袖见肘,双脚管及膝,而且又紧又窄,他不由怔道:“哇!这套衣是不是缩水啦!”

 他慌忙另换一套。

 那知,仍然紧得要命及短得可怜。

 他正在诧异,甘海已经入房。

 甘海乍见到夏史仁,不由也一怔。

 “老爷子,这些衣好似变小了哩?”

 “呵呵?变小了,呵呵!呵呵!”

 “老爷子,你笑什么?”

 “来!走过来,咱们比比谁比较高吧!”

 夏史仁一走过去,立即发现自己居然比甘海高,他不由怔道:“不对呀!老爷子,你原本比我高一个头哩!”

 “呵呵!不错,很好,非常的好,太好啦!呵呵!”

 “老爷子,好什么呀?”

 “你长高了,难道不好吗?”

 “好归好,可是,怎么这样子呢?”

 “阿仁,你先说说体中之热气吧!”

 “好呀!它们起初并不多,不过,却很烫热,后来越多,却未再更加烫热,接下来,我就不清楚啦!”

 “很好,你接下来,便是书中所说的‘入定’,你一直坐了八夜七天,周身完全被红雾包住啦!”

 “真…真的呀?”

 “不错,可见你一定有一段很神奇的遇合过。”

 “我真的不知道呀!”

 “无妨,来,你坐下,我再查查你的脉吧!”

 “坐下,这张椅子为何会变成这样子呢?”

 “它是被你的真气所摧毁,你先坐下吧!”

 “好!”

 夏史仁一坐下,甘海便又按上他的“气海

 顿觉掌心麻疼难耐,他慌忙缩手,却笑道:“行啦!老夫的冶方行得通啦!来!到我的房中来阅书吧!”

 说着,他便取书欣然离去。

 夏史仁便默默行去。

 不久,甘欣悄悄入内清理椅屑及布屑。

 她一回房,立即取出剩下的布料开始裁剪及制着。

 黎明时分,她已经妥长,便悄悄送入他的房中。

 她一听爷爷正在轻声解说运功之注意事项,她欣然一笑,立即步入厨房炊做早膳。

 她望着灶中柴火,不由想起夏史仁间之雄伟宝贝,她的芳心便似鹿撞般急跳不已了哩!

 不久,她将早膳端在桌上,到甘海房外道:“爷爷,用膳吧!”

 “好,阿仁,一起来吧!”

 “我…恐怕会吐哩!”

 “试试看,你已经有三个时辰未喝水了呀!”

 “是呀!怎会如此呢?”

 “这就是运功的妙用,走吧!”

 夏史仁便和他行向厨房。

 他乍见甘欣低头而坐,他立即记起她的惊啊声以及自己的“见不得人”模样,他不由脸通红。

 甘海却道:“咦?怎会有焦味呢?”

 甘欣方才一阵发呆,致烧焦锅底之饭,她此时一闻言,立即脸通红的道:“我一时不小心烧焦饭。”

 “呵呵!焦饭更香,吃吧!阿仁,你先喝口汤吧!”

 夏史仁立即喝了一口汤。

 倏觉一阵呕意,他急忙闭嘴起身。

 “罢了,你去歇会吧!”

 夏史仁一走出厨房,顿觉一阵口渴。

 他便走到井旁提起一桶水,边喝边走着。

 一个时辰之后,他不再口渴,亦不觉呕吐,他便提着一桶水准备返房先歇息一阵子再说。

 却见榻上已经平放着一件长,他匆匆一穿上,顿觉十分的合身,他不由自主的想起甘欣。

 他不由暗道:“她待我太好啦!我该如何报答呢?”

 他上榻躺了一阵子,由于亮无睡意,他便准备调息。

 他担心再坐坏衣及椅子,便打赤膊,换上狭坐在地上调息,刹那间,他的全身又飘出红烟。

 不久,他又被红雾罩住了!

 甘海入内一瞧,便含笑调息。

 * * *

 一个月,夏史仁在红雾中足足的坐了一个月,甘海及甘欣一直保持肃静,以免影响他的运功。

 这天上午,只听一阵敲门声及范铜喊道:“阿欣,你在不在?”

 立听鹿宽又喊道:“阿欣,我是鹿宽呀!”

 立见红雾一阵滚动,甘海立即沉声道:“打发他们走吧!真可恶!”

 甘欣立即匆匆离房。

 夏史仁一起来,便发现子又成屑,他慌忙捂住下身。

 甘海转身道:“榻上有衣。”

 夏史仁立即匆匆穿上。

 那知,他仍然觉得衣略紧,他便瞄向甘海。

 他略一估计,便发现自己又长高不少。

 甘海一转身,便发觉夏史仁又长高二寸余,而且身子也更魁梧,那张脸儿更显得英姿焕发昂扬。

 尤其那对眼神更是熠熠生光,咄咄凌人。

 “老爷子,我好似又长高了哩!”

 “不错!渴不渴?”

 “一些些!”

 “来…你先喝下这杯水吧!”

 夏史仁一喝光那杯水,习惯性的立即闭嘴,那知,那口水只在内脏间冲一圈,便消失不见。

 “哇!怎会没有呕意呢?”

 “很好,你坐一下,我去取样东西来。”

 说着,他已经离房。

 不久,他捧着一个透明瓷盘入房。

 他掀盘盖,立见盘底“蛇木屑”一株三寸高,枝身全部雪白,枝顶另有三十余片灰白小叶之植物。

 他咦了一声道:“玉芙蓉!”

 “咦?你怎会认识它?”

 “我…我原来也有一枝玉芙蓉,听说是祖传之宝。”

 “不错,我在十年前辗转向一位商人购得这盒‘玉芙蓉’,据说它是由潼关售出来的。”

 夏史仁立即又想起家仇!

 他的心儿一颤,内脏便又烫疼。

 他一咬牙,硬忍了下来。

 “阿仁,别动火,这盒‘玉芙蓉’属于纯,它可能对你有益,你先摘下一片树叶嚼吧!”

 夏史仁便摘下一叶及细嚼着。

 他一咽下啐渣,口立即一凉。

 “如何?”

 “凉凉的!”

 “有呕意吗?”

 “没有!”

 “好,再嚼十叶,然后开始调息。”

 夏史仁便摘下十叶嚼着。

 不久,他去上衣,只穿着内坐在下凹的地中。

 他一咽下碎屑,腹中便阵阵清凉,他徐徐口气,胃下方立即又涌出一股热气开始绕圈奔跑。

 他的周身立即又飘出红烟。

 盏茶时间之后,他又被红雾罩住了!

 甘海收妥“玉芙蓉”立见甘欣道:“反应不错哩!”

 “嗯!那两个家伙走啦?”

 “是的,爷爷,你去歇息吧!”

 “好,多注意他的反应。”

 “我知道!”

 她一入房,便瞧见夏史仁的头顶上方之红雾缓缓旋动着,她好奇的忖道:“他难道即将贯天庭,通九宫吗?”

 她便仔细的瞧着。

 却见他的头顶红雾一直缓缓旋动,并未有进一步的变化。

 * * *

 又过了二个月及六天,这天下午,天空密布黑云,一阵闪电闪烁之后,立即传来一阵“轰隆”雷声。

 夏史仁啊了一声,立即醒来。

 甘欣急忙转身匆匆离去。

 夏史仁一起身,红雾顿散。

 他立即又发现内成为碎屑。

 他急忙拿起榻上之新衣穿上。

 这些新衣经过甘欣重新“加工”已经宽大舒适,夏史仁一穿上,立即觉得一阵愉快。

 更奇的是,他想吃饭哩!

 甘海含笑入房,问道:“喝不渴?”

 “不渴,有些饿哩!”

 “呵呵!好消息,走吧!”

 两人一入厨房,甘欣已经摆妥饭菜。

 甘海入座道:“老规矩,先喝汤吧!”

 夏史仁喝了一匙汤,喜道:“没有呕意哩!”

 “太好啦!开始吃吧!不过,别一下子吃太多,饭菜也要嚼碎些,似免你的肠胃一下子消受不了。”

 “是!谢谢!”

 他便小心翼翼的用膳。

 膳后,甘海陪他欣赏雨景及含笑道:“阿仁,我打算让你今天全部吃下‘玉芙蓉’,好不好?”

 “好呀!”

 “走,我教你如何收功以及敛神免受外界之干扰。”

 “好!谢谢!”

 * * *

 黄昏时分,夏史仁一一嚼下整株的“玉芙蓉”立见他口气道:“好冷呀!不要紧吧?”

 甘海含笑道:“放心,运功吧!”

 夏史仁便穿着内坐在地上。

 他一运功,寒意顿消。

 他的周身立即飘出白姻。

 不久,他再度飘出红烟,不过,颜色已经变淡很多。

 半个时辰之后,他已经被淡红色烟雾所笼罩,他的脸色却忽白倏红,有时是一半白及一半红哩!

 他浑然不知,因为,他已经入定啦!

 甘海却一直注视夏史仁腹间肌之颤动情形,因为,他正要清楚夏史仁的内功路子呀!

 他一直瞧到天亮,方始下去用膳及歇息。

 甘欣清晰的瞧见夏史仁的结实膛,她顿时又想起他间之雄伟宝贝,她的芳心再度纷纷了!

 良久之后,她方始收心调息。

 复一。夏史仁周身之淡红雾圈逐渐转淡,一个月之后,颜色已经变成轻灰色啦!

 夏史仁之脸色亦恢复正常了!

 他的腹肌亦不再颤动了!

 甘海忖道:“灿烂渐返平淡,他逐渐恢复正常了,我该把身世告诉他及传授他剑法及掌法啦!”

 又过了七,雪花已现,冬天正式来临了,这天上午,华荫城的名嘴兼“媒王”汪大娘笑嘻嘻的来敲门啦!

 甘海正在房中歇息,他乍听敲门声及瞧见甘欣低头陪汪大娘走向前厅,他立即穿上灰袍自动入厅。

 “哟!甘老爷子,您在呀!太好啦!”

 “有何指教?”

 “甘老爷子,您这家茶坊为何停业如此久呢?”

 “老夫身子不适。”

 “街上的孟大夫医术高超,请他来瞧瞧吧!”

 “小恙而已,谢谢,有何指教?”

 “甘老爷子,您也知道范家乃是本城首富,他那孙子小铜儿甚中意您家小欣儿,所以,我就来啦!”

 “抱歉,小孙女还小。”

 “不小啦!我十七岁那年,已经生下小虎及小美啦!”

 “抱歉!”

 “甘老爷子,小欣若嫁给范家,不但她可以享福,您也…”

 “抱歉,小欣,送客,顺便在门口贴张‘婉谢红娘’字条。”说着,他立即向后转及起步走。

 汪大娘傻眼啦!

 甘欣低头道:“大娘,请吧!”

 “这…好,好!我总算领教啦!”

 说着,她便悻悻离去。

 不久,甘欣果真在门口贴张“婉谢红娘”红纸条。

 她回房望着端坐的夏史仁,心中不由绮思连连!

 此时,远处的南方却凉风徐徐,根本没有半片雪花及寒意,阵阵丝弦悦耳乐声伴着歌声袅袅随风而飘。

 这是昆明五华山的一座豪华庄院,庄院四周有十六名青年来回走动,路过该处之游客皆难逃他们的凌厉眼光。

 这座庄院乃是昆明首富柴朗的私人产业之一。

 提起柴朗这个人,昆明人皆对他敬畏加。

 二十年前柴朗和十六位体态魁梧,脸横的大汉来到昆明,据他表示那十六人乃是他的随从。

 柴朗一抵达昆明,便一直住在昆明客栈,他的十六位随从却各提包袱拜访各家客栈及酒楼之主人。

 七天之后,昆明城之大小客栈及酒楼皆更换为“柴记”招牌,那群老板皆拱手让出经营权。

 当然也有一部分人不肯“让贤”结果,翌上午,那些人家中之鸭鹅等大小家畜离奇的死啦!

 聪明的人立即自动“让贤”

 至于那些不聪明的人则只多呼吸一天的空气,便“无疾而终”他们的家人当然乖乖的“让贤”啦!

 所以,昆明人皆暗骂柴朗是“豹狼”

 柴朗以“超低”价格买下昆明大小客栈及酒楼之后,立即兼营赌场及姑娘陪宿等“特种营业”

 昆明四季如,百花盛开,所以,被命名为“花都”

 柴朗兼营赌场及姑娘陪宿半年之后,全国皆知道昆明这个逍遥城,昆明名符其实的成为“花”都啦!

 经过二十年之大捞特捞。柴朗已变成“昆明王”

 他的财产富可敌国。

 他有六十余名手下。

 他有二千余名一的美女。

 京城“八大胡同”及秦淮河畔之名皆被他的重金网罗至昆明来,热情的、豪放的“服务”恩客。

 在昆明,柴朗“泼水可结冰”他只要一咳嗽,至少有一百人要“感冒”他已经是一位“超级大哥大”啦!

 俗语说:“一位成功男人的背后,皆有一位女人。”柴期能有今的成就,完全靠他的大姨太“水娘”

 水娘原本是位小太妹,她一出道,便以泼辣及敢陪高手上之作风,迅速的在中原武林占有一席之地。

 她经过众人之“灌溉”及“滋润”不到二十岁,便有丽的脸蛋及魔鬼般身材,因而被封为“第一妖姬”

 别看她的肢细得盈盈只有一握,在上一活动起来,不但变化多端,而且妙趣横生,因而又被封为“水娘”

 她在二十一岁那年和柴朗同居,更协助柴朗干了一票大买卖,所以,柴朗才有钱买下全昆明的客栈及酒楼。

 这些年来,柴朗负责经营赌场,水娘则负责训练姑娘及经营姑娘陪宿,所以,柴朗才会发大财。

 水娘是位有野心的女人,她一有钱,便一直培植势力及训练少女修练奇技,俾供她达成野心。

 目前这座豪华庄院正是她训练少女之处。

 水娘替这座庄院命名为“木兰庄”!

 那些少女则分别编为木兰一号、二号、三号…

 此时,正由木兰五号至十号在轻歌妙舞。

 座上之唯一男客赫然是东方二爷哩! M.eDAxS.cOM
上章 波霸碰拳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