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波霸碰拳头 下章
第 一 章 天使脸魔鬼身材
  “一生看尽佳风月; 不负湖山不负身。”

 亥初时分,太华山山顶传出这两句诗,寓意颇为足。

 诗声未歇,立即传出嗲甜的声音道:“二爷好大的兴致。”

 “水娘,又是你,你何苦呢?唉!”

 “二爷,别叹气嘛!人家让您开开眼界嘛!”

 “住手,别妄想以吾。”

 “二爷,别紧张嘛!您已经瞧尽天下的各种佳妙风光月,人家怎敢以蒲柳之姿碍您尊目呢?”

 “既然如此,为何还不住手。”

 “您瞧瞧嘛!”

 “啊!啊!啊!”

 哇!他干嘛连啊三声呢?

 这位二爷姓东方,单名仁,他原本该是川方世家的主人,他却因为乐山乐水而放弃名利漫游天下。

 所以,大家尊称他为“二爷”

 由他方才之诗意,可见他已经欣赏过全中国名川大岳及名胜风光,所以,他自认对得起自己及那些名川大岳、名胜风光啦!

 他可以称得上“见广渊博”啦!

 可是,他如今连啊三声,好似瞧见什么奇景哩!

 哇!机会难得,咱们快去瞧瞧吧!

 只见一位身材中等,相貌普通的中年人好似一支箭般自一株古松枝桠间疾向蹲于地上的一位妇人。

 他就是东方二爷。

 不过,他那对炯炯生光之眼睛却使他似乎又年青十岁。

 地上有一位妇人单膝着地而蹲,她的双手轻拉衣角,雪白的酥背完全而出,赫见酥背上画着一付青色山水图。

 她正是以“妖姬脸旦,魔鬼身材”著名的水娘。

 她一见东方二爷失常的疾掠而下,她的嘴角立即现出一丝冷笑,不过,那丝冷笑迅即被她“封杀消失”

 东方二爷一停在水娘身后尺余丈,他立即目光炯炯的瞧着水娘酥背上面的那付山水图。

 “格格!二爷,难怪你不接任东方世家的主人…”

 “你…胡说什么?”

 “格格!人家在胡说吗?好!”

 酥肩一耸,她便拉衫遮住酥背。

 东方二爷急喝道:“慢着!”不由按上酥背。

 他的指尖顿时一麻。

 看官们,东方二爷的指尖发麻,并非少年家的“来电”他是因为沾上水娘酥背上之青色纹路啦!

 他的指尖方麻,立即收掌疾退。

 水娘右手向后一抓,立即抓上他的右脚踝。

 他急于后退,反被她这一抓,立即砰然仰倒。

 他急忙踢出左脚。

 她一旋身,左掌立即扣住他的左脚踝。

 他急忙劈出双掌。

 功力一催,他倏觉右臂全麻。

 他不由暗暗叫糟。

 她却伸掌疾扣向他的右眼。

 他那右眼若被她扣住,他的右半身立即会“报销”所以,他顾不得制止毒素蔓延,他立即扬起右脚。

 只见他的右膝朝她的臂弯一顶,右脚尖便踢向她的右,当场得她向外翻去。

 她这一翻身,左掌只好也松开。

 东方二爷疾拍一掌,立即骈指朝右肩肩窝及右臂弯各戮一下,迅即向侧疾翻而去。

 这是东方二爷积三十年拚斗经验所养成之紧急应变措施,既可阻止毒素蔓延,又可紧急逃生。

 水娘刚翻出去,右腹便被拍中一掌,她闷哼一声,立即顺势向外疾滚而去。

 却见东方二爷向外滚去。

 她知道自己中计了!

 她急喝道:“三煞,速截住他。”

 “呃!”一声,她已经出一道血箭。

 她知道她负伤不轻,可是,她仍然挣扎起来,因为,东方二爷已经跃起身,正在以单腿疾跃向山下。

 东方二爷果然名不虚传,他虽然只是以左腿纵跃,却甚为迅速,刹那间,他便已经消失不见。

 水娘一起身,便觉右腹一阵剧疼,她果真不愧为“母老虎”只见她一气,立即喊道:“三煞,你们听见没有?”

 立听半山传来宏亮的声音道:“三煞听令!”

 “生擒东方仁。”

 “是!”

 所谓三煞,便是黄河三煞,他们早已是水娘的“入幕之宾”今夜特地前来担任“护花使者”

 他们一见东方二爷以单腿纵跃而来,他们心中一安,立即一字排开的双掌提劲,准备联手将东方二爷震退。

 东方二爷处变不惊的继续纵跃而下。

 就在他跃到三煞身前二十余丈之际,他倏地一掌劈向一株大树,那株大树迅即连拔起。

 “轰!”一声,那株大树撞断另外一株大树,二树便“相亲相爱”的疾坠向三煞所站立之处。

 三煞齐声厉吼,立即劈向二树。

 “轰隆!”声中,二树已被劈成无数的残枝断叶,不过,东方二爷已经趁隙疾速跃空而过。

 三煞急怒加,便转身掠去。

 东方二爷却踏枝疾跃而下。

 “叭…”声中,他所踏过之树枝已由摇晃而转成断裂,立听大煞喝道:“他的毒素已经发作,追。”

 “叭!”一声,东方二爷已经跃落山下,他踉跄二下,方始稳身,不过,他立即觉得口一窒及眼冒金光。

 他知道毒素已经突破封锁线,他即使没被三煞活捉,他亦会在短期间内因为毒发而昏去。

 届时,他怀中之物,必会落入水娘之手。

 水娘既然知道利用山水图下毒,可见她已经知道东方二爷身怀异宝,他岂会让她得到此宝。

 所以,他一稳身,便继续纵跃而去。

 太华山位于潼关之西,东方二爷心知此时已是深夜,城内外必然罕有人迹,他打算入城匿身。

 他曾经数次来过潼关这个兵家必争之地,他一入城,便沿着荒僻的街巷不停的纵跃而去。

 不久,他已经遥见一株枯槐,他的主意一萌,他立即自怀中掏出一个长型檀木盒抛入枯槐之中。

 他回头一瞧三煞尚未追出街角,他便继续纵跃而去。

 晕眩之感越来越浓。

 晕眩之频率越来越密。

 他回头一瞧,大熬已经追到二十丈内,他的头儿一阵晕眩,慌忙口长气,咬牙再度纵去。

 不久,他已经遥见黄河之滚滚河,他咬牙再度疾跃而去,便“噗通!”一声,跃入河之中。

 眼前一黑,晕眩更浓。

 他的左掌朝心口附近疾扣,便随之昏去。

 三煞沿河疾掠盏茶时间,便瞧见东方二爷已经在河中载浮载沉,立听大煞道:“老三,把他上来。”

 三煞便跃入河中抓起东方二爷。

 大煞沉喝句:“走!”三人便疾掠向太华山。

 不出盏茶时间,三熬已经掠回太华山山顶,水娘原本正在运功疗伤,乍见他们回来,立即收功道:“辛苦啦!”

 “理该效劳。”

 “把他交给我吧!”

 大煞立即将东方二爷放在她身前。

 她立即搜向他的怀中。

 不久,她搜出一瓶药,三张银票,二张面具以及数块碎银,她怔了一下,立即又由头搜到脚。

 “你们搜过他啦?”

 大煞忙道:“没有!”

 “怪啦?这…”

 她思忖片刻,道:“你们在追捕途中,可瞧过他失落物品?”

 三煞立即摇头。

 “这…难道是被河水冲失啦?”

 她又思忖一阵子,道:“偏劳你们至他入河之处寻找…寻找一个盒子,盒中应该有两只小蚕。”

 大煞皱眉道:“河甚急,恐怕不易寻找哩!”

 “帮帮小妹的忙嘛!三位大哥。”

 三煞骨头一酥,只好离去啦!

 水娘即不死心的继续搜索东方二爷。

 * * *

 且说,东方二爷正跃入黄河之际,东大街那株枯槐旁,突然有一位少年边张望边沿墙行来。

 这位少年年约十五六岁,他打着赤膊,只穿着一条内,光看脚丫子,却机灵的快步行到枯槐旁。

 立见他一管,立即“掏击”

 一泡便开始“点放”

 他朝树边边低声骂道:“臭槐树,你当年不该替曹挡住马超那一,妈的!薰死你。”

 他故意举入树,同时低声骂道:“死槐树,你昔年救了曹子孙曹书及曹法为害乡里,薰死你。”

 他经呸一声,就

 却听一声沉喝道:“小子,原来是你!”

 少年回头一瞧,立即神色大变。

 他立即拔腿就跑。

 那知,他刚跑出三步,那人已经站在他身前。

 他急忙紧急刹车及向后转。

 条觉后颈一紧,他不由张嘴。

 那人朝少年的双肩各按一下,立即倒抓起少年的右脚。

 那人一走到树旁,便将少年的嘴巴贴住地上之处,绕树缓行,少年的嘴中立即卷入不少的及土屑。

 那人边走边沉声道:“小子,你连八晚,今晚总算被吾逮个正着,吾就罚你在树中悔过八个时辰,明午再放你出来。”

 说着,他已将少年入树,再向树下。

 不久,少年已经被得不见人影。

 那人冷哼一声,立即掠向远处之高墙。

 刹那间,那人已经消失不见。

 且说那少年被硬入枯树中,他不但无法动弹,而且因为头下脚上,气血向下运转,他立即头儿发

 加上他嘴的土屑,顿觉一阵呕意。

 树中充及旧臭味道,他薰了不久,便“哇!”一声,接着便是大吐特吐不已。

 要命的是他吐出来之物因为树狭窄,大部份皆到他的脸上,他又吐了不久,便被薰昏过去。

 良久之后,倏见他的脸前秽物一阵漾动,居然有两条半支香烟长之虫从秽物之中爬了出来。

 这两条小虫一只通体雪白,另外一只通体火红,它们一爬出秽物,正好爬上少年之脸上。

 而且正好爬到他的鼻孔旁。

 它们立即各爬入一个鼻孔。

 没多久,它们由少年的鼻腔爬向颈部。

 少年立即“哈啾!”一声及“呃!”了一声。

 二虫立即被少年吐出来之腹中之物冲到上颚。

 少年却因为气血倒太久,又立即昏去。

 二虫立即又向内爬去。

 当它们爬入少年的颈部,少年便又开始呕吐。

 二虫立即又被冲入口中。

 它们却又向内爬去。

 不久,少年又呕吐。

 它们一被冲出,便又爬入。

 它们周而复始的出入着。

 少年亦周而复始的吐着。

 不久,他连胃水及胆汁也吐出来啦!

 他的鼻孔及双耳已经汨血啦!

 二虫终于爬过少年的颈项,而且分道扬镖的各自爬去。

 一个时辰之后,它们在胃右会面,只见它们擦肩而过,便沿着对方刚才爬过之路线继续爬去。

 又过了一个时辰,它们又在胃下方会合,不过,白虫爬得较快些,所以,它们这回是在少年的胃下方会合。

 这回,红虫加快脚步爬行。

 所以,一个时辰之后,二虫在少年的胃左会面啦!

 白虫怔了一下,便加速爬去。

 红虫当然也加速爬去。

 不到一个时辰,二虫便在少年的胃下方会合啦!

 二虫不甘心的继续加速爬去。

 少年的腹中被当作“运动场”他只有昏不醒的不时吐出体中之物,天亮之后,他已经张嘴溢血啦!

 他气若游丝,没力呕吐啦!

 二虫却仍然不停的比赛着。

 天亮了,街道上再度热闹了!

 不过,因为,味及少年吐出秽物之异臭味由树中飘出,路经枯槐附近之人皆掩鼻匆匆离开。

 这株枯槐在三国时代,曾经替曹挡住马超刺来之一,所以,曹便龙心大悦的封它为树王。

 所以,这株槐树便有专人在侍候它。

 它长得更茂盛啦!

 树干那个孔因而益宽大。

 后来,槐树寿终正寝啦!

 它只留下那个已经宽阔成之树身供后人凭吊。

 想不到,它如今却如此的不受人

 那二只虫正是水娘千方百计得到之宝贝,它们亦是“山海经”里提及之“冰蚕”及“火蚕”

 冰蚕通体雪白,一向匿迹于之处,由于它生下来之时,比虫还小,经常被蛇蚁咬,根本难以生存。

 似眼前这只冰蚕之长相,它至少已有千年之龄。

 火蚕则只生存于弋壁大沙漠之中,它不怕热,却怕冷,所以,它在幼年时期罕能熬过弋壁大沙漠子夜之冰冷。

 似眼前这只火蚕之长相,它亦已有千年以上之龄。

 这对宝贝在二百余年前,被一位异人先后捕到,那位异人便打算按照“山海经”之记载让它们成亲。

 听说,它们一成亲,便会化成水,任何人只要喝下此水,必可胎换骨,延年益寿,连“彭祖”也不够看啦!

 练武之人若喝下此水,不但可以立即贯穿坐死玄关,若是童身,甚有练成金刚不坏之身哩!

 所以,那位异人便将它们摆在一个盒中。

 可是,它们一碰面,便互咬不已!

 那异人在百般调停失败之后,只好在盒中摆二支竹管供它们居住,它们才会相安无事哩!

 那异人经过二十年的苦思及寻找资料,终于另外修裁一个檀木盒及两支檀木管企图薰陶它们。

 异人临终之际,将它们紧握在掌中,徐徐的输出功力。

 异人之功力发檀香之灵气,终于使二虫化干弋为玉帛,不过,让它们成亲,不知要等到“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异人死后三十年,一名樵夫进入他的府中,这樵夫复姓东方,单名财,他便是东方世家的鼻祖。

 他识字不多,又没练过武,不过,他由异人之留书取得那个檀木盒以及异人之武功秘笈。

 东方财为了练武,便去请教镇中谙武之人,于是,一名武夫便将爱女嫁给他,另外附上丰厚的嫁妆。

 十年后,东方财夫妇试探的到外面去比较一番。

 不出三年,东方财夫妇大大的有名啦!

 东方财夫妇大大约有名啦!

 东方财夫妇却谨慎的只收至亲为徒。

 因为,他们期待能喝二蚕成亲之水呀!

 那知,东方世家传了四代,二蚕仍然“相敬如冰”东方二爷便让出庄主之宝座,遍履天下准备撮合二蚕成亲。

 那知,东方二爷却有此一劫。

 那知,二蚕却爬入少年的体中。

 这位少年姓夏,名叫史仁,外号“吓死人”

 夏家与曹家原本是潼关之两大世家,而且分据关东及关西。

 潼关因为黄河入城,便分成关西及关东。

 夏史仁之父夏天煌原本是位有为青年,又是夏家之长子,所以,他是众人公认的夏家未来掌门人。

 可惜,夏天煌天生心软,经过曹家的刻意安排,他敬了一位老人及美貌女子,终于将那女子收为侍妾。

 夏史仁之母怀夏史仁之时,正是夏天煌恋那女子之时,甚至,夏史仁生下之后,夏天煌仍然没回家。

 所以,夏史仁之母便替他命名为“史仁”意在责骂,夏天煌这个“死人”居然尚不知回头。

 要命的是,夏史仁二岁那年,夏天煌被染上赌瘾,不出一年,夏家的产业完全被诈赌诈光啦!

 那女子因为利用价值已失,便被曹家杀死,而且布成她是被酒后神智不清,因争吵而被夏天煌杀死。

 这宗命案当然有不少的疑点,却被曹家打通大大小小的关节,夏天煌因而被处斩毙命了。

 夏史仁之母羞愤之下,因而投环自尽。

 年方三岁的夏史仁便孤零零的跟着一位老仆生活。

 那老仆识字,所以,他亲自教夏史仁学字,更不时的提起夏家败落之事,所以,夏史仁恨透了曹家。

 所以,他用功的读书。

 所以,他时常去偷窥武馆之人练武。

 夏史仁八岁那年,,那位老仆驾鹤西归啦!

 夏仁便跑到那家武馆遂自荐要当“童工”可是,由于曹家之“干涉”夏史仁难以如愿。

 曹家之人不便公然迫害夏史仁,不过,他们有力量阻止夏史仁“找头路”所以,夏史人找了一个月,没有一家肯收留他。

 最后,他在“喜相逢”找到“头路”啦!

 喜相逢乃是一家窑子,里面有十二位姑娘,夏史仁必须从早忙到晚,担任各项杂役,一个月才能领到一串钱。

 别人一天吃三餐,他一天经常只吃一餐。

 而且大多是在三更半夜捡吃剩菜饭。

 不过,他忍了下来。

 他牢记着老仆的一句话:“忍是心上一把刀”

 为了复仇,他非忍不可。

 他似哑巴般忍着。

 九天前,曹家一位长工曹福来喜相逢玩姑娘,他一见到夏史仁,便藉着蛮力踏倒夏史仁及在夏史仁的脸上撒一泡

 夏史仁忍了下来。

 不过,当天晚上,他跑到这株槐旁来大一场。

 而且是每晚皆来大一次,俾出出气。

 想不到,他却在昨晚出这个漏子来。

 潼关之城民根本不注意此事,因为、因为,他们大多跑到河边去看热闹。

 原来,三煞入河捞了大半夜,根本捞不出什么盒子来。

 水醒东方二爷之后,无论如何软硬兼施,亦问不出答案,所以,她吩咐三煞悬赏找人入河搜盒。

 三煞画了一个盒子,便直接找上捡关武馆。

 他们一亮出身份,立即慑住馆主。

 不出半个时辰,便有三百人入河搜盒。

 河边大石上更放着五十锭金元宝及一个木盒样品,另有两名武师在旁鼓励城民入河去搜盒。

 任何人只要搜到盒子,便可以立即领走那五十锭金元宝,此讯一传出半个时辰,便震动整个潼关。

 于是,一批批“泳士”入河啦!

 河边更是挤围观之人

 “天公伯仔”似乎不愿瞧见这幕闹剧,它躲入乌云后啦!

 已中时分,下雨啦!

 可是,“泳士”们却仍然努力的搜盒。

 上万人在河中搜索,可谓奇观矣。

 雨势越来越大,而且持续下着,那株枯槐因为雨水由树不停的淋入,树身已经贮蓄不少的雨水。

 夏史仁的全身已经泡在水中,可是,他因为被硬而入,一时尚无法浮出,眼看着他便要被溺毙。

 那人似乎存心要溺毙夏史仁,所以,一直未见他前来。

 雨水终于由树倒溢而出。

 夏史仁却仍然昏不醒及动弹不得。

 二虫不但尚在“赛跑”而且越跑越快,它们已经不需要盏茶时间便会在夏史仁的胃下方会面啦!

 它们更加速的赛跑啦!

 雨水虽然泡住夏史仁的全身,因为有二虫在加速“赛跑”夏史仁不但没被溺毙,心跳反而更加强劲哩!

 黄昏时分,雨势渐歇,突然有人敲锣喊道:“奖金提高一倍啦!大家快来发财呀!一百锭金元宝等看你啦!”

 哇!城民再度出动啦!

 连“老泳士”也出动啦!

 河水水位虽然更高,水势虽然更汹涌,入河搜盒之人却奋不顾身,前仆后继,慷慨昂,热烈极了!

 火把闪烁。

 众人皆瞪大双口。

 此时,曹家那人出现啦!

 他望着空旷的街道一笑之后,他立即走到枯槐旁,伸手抓住夏史仁的双脚,便将他拉出来。

 他望着夏史仁那黑肿的脸及昏不醒,他嘿嘿一笑,便将夏史仁装入麻袋之中,再挟着麻袋匆匆行去。

 没多久,他已经将夏史仁抛入黄河下游。

 他望着麻袋迅速的去,他愉快的回去啦!

 夏史仁却仍然昏不醒。

 不过,二虫却一起爬向夏史仁的背部,因为,夏史仁的背部方才撞到河面,肌及血一阵震,已经勾起二虫的兴趣。

 它们一阵爬动之后,夏史仁挨撞淤聚之气血迅即化散。

 亦即夏史仁的体中已经有两位“清道夫”啦!

 不久,夏史仁的腹部撞上河面之大石,布袋立即微裂,二虫便又忙着到夏史仁挨撞处清理着。

 所以,夏史仁虽然一直在浊黄中边撞边疾而去,却仍然安然无事,可谓是人间一大奇事也。

 丑初时分,河拐过太华山山角,立即产生一道回

 夏史仁被回一卷,居然入一个中,倏听一阵嘘,麻袋便似铁钉上磁铁般疾中深处。

 此时,正有一条通体斑纹之大蛇卷盘在中深处,它乍闻到人味,便欣喜万分的嘶及张口

 麻袋便迅速的被入蛇腹。

 大蛇便合口收头,准备好好加菜一番。

 这条大蛇乃是已有七、八百年道行的毒蛇,它一直在此地坐享其成,每逢河水高涨,便大大的加菜。

 若逢干旱,它便在中苦撑,由于它未曾外出兴风作食人畜,所以,它一直活着。

 此时,它一入麻袋,便收头闭目慢慢享用着。

 一般的几岁蛇儿一下物品,便一直收缩身子或撞击外界硬物,以便迅速的分解物品及消化物品。

 似目前这条七八百年“老太爷级”毒蛇,它就不必如此大费周章,它体中之分沁物自然会分解,消化物品。

 所以,它悠悠哉哉的缩蜷身子。

 不久,麻袋被溶化了!

 夏史仁的内发亦逐渐溶化着。

 眼看着夏史仁便要被溶化,倏见二虫分别自他的鼻孔爬出来,便不约而同的爬向毒蛇之内丹。

 毒蛇觉得不对劲啦!

 它的腹中忽冷忽热啦!

 它尚未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二虫已经爬上它的内丹,而且如获至宝,贪婪的咬着了。

 它知道完啦!

 它不甘心的疾冲出去。

 它一冲入河中,立即翻,挣扎不已。

 夏史仁便正式接受“震撼教育”

 不久,二虫已咬光毒蛇的内丹,只见它们似一阵风般弓身爬飞出去,迅即爬上夏史仁的脸部。

 “刷刷!”二声,二虫已由夏史仁的鼻孔爬入他的体中,而且不约而同的一起爬到夏史仁的胃部下方。

 小久,它们全身附在夏史仁的胃部下方。

 毒蛇却更剧烈的作垂死挣扎。

 浊黄河水便不停的淹上两岸。

 房舍纷倒。

 树倒石滚。

 黄河决堤啦!

 酣睡中的人群哭爹喊娘不已。

 人畜纷纷惨遭淹毙而随波滚而去。

 二虫随着毒蛇及夏史仁之翻腾而逐渐的贴在一起,加上毒蛇内丹之溶化,它们的尾部终于勾住啦!

 哇!“来电啦!”

 它们轻轻颤抖着。

 毒蛇又挣扎半个多时辰,终于一命呜呼哀哉啦!

 夏史仁却仍然昏的泡在蛇血中。

 他体中之二虫却颤抖更剧。

 破晓时分,天上突然又下起雨,地面之人们惨上加惨啦!

 二虫却在一阵剧抖之后,身子一起爆炸。

 刹那间,二虫已变成无数的碎屑。

 不久,它们已经完全溶化啦!

 夏史仁的肝、脾、胃、肾等内脏原本因为大量呕吐及失血而变成又干又扁,此时之,立即不停的收。

 二虫之顿似遇上干海绵般迅速的被光。

 没多久,夏史仁呻一声,口渴的张嘴咽着蛇血。

 也不知过了多久,毒蛇之尸体已被河冲扫翻来滚去,蛇腹便被浊黄的河水灌得圆似一座小山。

 夏史仁亦已喝得肚子成小鼓。

 不久,毒蛇已撞上山壁。

 “砰!”一声,毒蛇立即炸散。

 夏史仁亦随之出。

 “噗通!”一声,他已沉入河

 不久,他立即又浮出。

 他的圆腹已经客串“救生圈”啦!?

 他便似皮球般滚而去。

 不久,他已经滚上一株大树的枝桠上及迅速的去。

 黄昏时分,他已经被冲入岔

 两个时辰之后,他已经和大树被卡在滩旁。

 他却浑然不知的昏睡着。

 * * *

 天亮了,华县城城民即仍然趴在屋顶或树上,他们望着缓缓下降之水位,个个心有余悸的互询灾情。

 午后时分,水位已经下降到门槛下方,立即有不少人涉水入屋,开始清理屋内之物品或寻找亲人。

 啊喊之声,此起彼落。

 哀嚎之声亦到处响着。

 唉!天灾呀!

 黄昏时分,河水已经退尽,城民便立即冲洗屋内之泥浆。

 戌初时分,两位少年抬着一张方桌缓缓的行向河边,突听右侧之人叫道:“饭桶,走慢些啦!”

 “妈的!再慢下去,就似王八在爬啦!”

 “拜托你走慢些,我快不住啦!”

 “妈的!不住?爱说笑,堂堂鹿大爷宽大哥会不住吗?紧啦!天色不早啦!我还想睡一觉哩!”

 说着,左侧之人便故意大步前行。

 右侧之人边碎步前行边叫道:“拜托啦!饭桶,帮帮忙啦!”

 左侧之人缓下步伐道:“妈的!阿宽,你今晚怎么没劲啦?你平常不是生龙活虎,嘎嘎叫嘛?”

 “饭桶,你瞧瞧我的双肩各挂一个包袱,背上尚背着一个大包袱,还要抬这张八仙桌,桌上还摆着这么多的家俱哩!”

 “妈的!谁叫你爱现呢?”

 说着,他故意尖声道:“莫要紧啦!心肝,不重啦!”

 说着,他立即又“妈的!”一声。

 右侧之人咳了一声,立即脸通红。

 “妈的!阿宽,你下回若再利用这种手段讨取心肝的心,我一定会和你翻脸,甚至不惜来一场‘黄昏决斗’。”

 “是!是?改进!改进!”

 不久,他们已经走到河边,两人一放下八仙桌,右侧之人立即迫不及待的卸下那三个大包袱,道:“喔!酸死啦!”

 “酸个,又不是在玩姑娘。”

 “你玩过呀?”

 “妈的!别破坏名誉,我还是‘在室男’哩?”

 “你若没玩过,怎知道玩女人会酸死呢?”

 “妈的!干活啦!”

 说着,他便从八仙桌上搬下一张木椅步向河中。

 没多久,两人已经手持抹布,站在河水中擦洗椅上之泥浆。

 这两人年约十九、二十,长得又胖又高,此时各打着赤膊及穿着短,更显出一身的赘及痴胖。

 那身赘更随着他们在干活而抖动不已!

 右侧之人姓鹿,单名宽。

 左侧之人姓范,单名铜。

 这两人皆是有钱人家之独子,偏偏同时爱上一位小家碧玉,两人便甚有默契的展开“爱情攻势”

 华此次闹水灾,家家户户皆愁眉苦脸,只有他们两人高兴的要命,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表现啦!

 所以,他们巴结的接下这份活儿。

 他们乃是公子哥儿,根本未曾洗碗或扫地,如今一搬来家俱,他们不由双手泛酸,为之气如牛。

 不过,他们却不以为苦的卖力抹洗椅子。

 忙碌之中,倏听远处传来“啊!”一声低响,鹿宽抬头一瞧,只见四周黑漆漆,心中不由暗暗发

 “饭桶,你有没有听见啊声呀?”

 “啊个,快干活啦!”

 立听一声:“啊!”

 “饭…饭…饭桶。”

 “怎么啦?”

 “你…你听见了吧?”

 “听见什么?”

 “啊…啊声呀!”

 “啊个!”

 倏听一声更清晰的“啊!”声。

 鹿宽立即跑上岸。

 “阿…阿宽…等…等一下!”

 倏然又是一声“啊!”

 鹿宽秋足一软,便摔入河中。

 范铜一个踉跄,立即也摔入河中。

 “饭…饭桶…”

 “阿…阿宽…”

 “噗通!”连响之中,两人猛游爬上岸之后,立即跌跌撞撞,鼻青脸肿的慌乱奔去哩!

 “啊…”声音却更加的密集及清晰。

 范铜二人吓得早已不见人影。

 不久,一人自大树枝桠间坐起,此人正是夏史仁,他果然名不虚传,他光凭啊声,便险些吓死范铜二人。

 夏史仁一坐起身,便一怔!

 他略一张望,便见自己坐在树上,大树却搁在岸上,前方则是滚滚浊黄河水,这些完全是陌生的呀!

 他还记得自己在枯槐前撒,结果被人倒入树中,他只知道臭得要命,后来便搞不清楚啦!

 那知,他此一醒来,竟是这幕陌生、荒凉的情形。

 夜风一吹,他顿觉一凉。

 他低头一瞧,顿见自己的光溜溜下身,他急忙伸手一遮。

 他匆匆向四周一瞥,便瞥见四周没人,不过,却有一大堆桌椅以及三个大包袱,他不由一阵犹豫。

 哇!不告而取,谓之偷,他虽穷,却未曾偷过。

 不过,此地既然有这些家俱,必然迟早会有人来此地,他光着股,岂能见人呢?所以,他想取遮身。

 他不由矛盾啦!

 没多久,他突然听见远处传来步声,他只好趴蹲在树后。

 他明明听见步声不断的传来,可是,却久久没有瞧见人,他不由怔道:“哇!这两人在原地踏步呀?”

 他并不知自己因为收二虫及毒蛇之内丹,因而听力超强。

 他并未发现自己居然能在黑夜中瞧清楚远处之家俱。

 不久,一位六旬老者和一位少女出现啦!夏史仁乍瞧见那位少女,不由暗暗喝采道:“哇!正点,好马仔!”

 他在喜相逢“服务”八年,已经瞧遍燕瘦环肥各式各样的马仔,所以,他已有丰富的监赏能力。

 他瞧少女走了五步,便知道她不但尚是“原封货”而且必然是一位正经姑娘,所以,他躲得更紧啦!

 “咦?范公子和鹿公子呢?”

 “小欣,爷爷不是早已经提过了吗?这种公子哥儿只会吃吃喝喝,那能干活呢?咱们自己动手吧!”

 “好呀!”

 两人一靴,少女立即裙涉水。

 夏史仁乍见那双雪白、匀称的小腿,立即暗暗喝采。

 “爷爷!似这种五月天,怎会闹水灾呢?”

 “是呀!坏兆头喔!”

 “坏兆头?会吗?”

 “爷爷六岁那年之端节亦闹水灾,隔年便不停的发生凶杀案,一直闹了十二年才平静下来哩!”

 “好可怕喔!一定死了很多人吧?”

 “听说死了十余万人,而且大部份是江湖人士哩!”

 少女匆匆向四周一瞥,低声道:“是不是‘鬼剑事件’呀?”

 “不错!那把鬼剑最后消失于雪山,这四五十年来,仍然有不少江湖人物不死心的在雪山寻找鬼剑哩!?”

 “这是雪山派派毁人亡之主因吗?”

 “是的!他们死得太冤啦!唉!”

 “爷爷,爹娘究竟是如何死的?”

 “先练妥剑法吧!”

 “是!”

 两人便默默的抹洗桌椅。

 夏史仁一听这两人在谈江湖典故,他立即明白此两人是江湖人物,所以,他更加的小心藏躲着。

 他在喜相逢“服务”时最不喜欢遇上江湖人物,因为,他们一向大吃大喝,一直对他使唤来使唤去。

 万一遇上他们干起架来,事后之善后整理,更是让夏史仁忙得连眯眼的时间也没有了哩!

 不错!江湖人物一向“阿沙力”赏钱特别多,可是,夏史仁只能干瞪眼,一个子儿也落不进他的口袋。

 所以,他对江湖人物十分的“感冒”

 他趴蹲不久,突觉一阵口渴,他急忙咽口水。

 那知,口水一咽下,顿似引燃导火线般一发不可收拾,他只觉口辣辣的干渴,立即直觉的爬向河边。

 原来,他的内脏因为在近乎枯干的状况下,收二虫及内胆,所以,他“三不五时(偶尔)”说渴就渴。

 他一爬动,便惊动老者。

 老者乍见一位全身赤的和尚爬行,不由一怔!

 “国…”声中,夏史仁一头裁入河中猛灌水,此情此景立即令见多识广的老者也为之目瞪口呆。

 少女也瞧见此景,她羞赧的立即低下头。

 当她瞧见脚下之浊黄河水,她不由忖道:“好脏的水呀!此人如此灌喝,待会铁定会呕吐或腹疼。”

 她顿觉一阵翻胃,似作呕。

 倏听“呸!胚”一声,她一抬头,正好瞧见夏史仁将一只死呸开,她受不了啦!“哇!”一声,她一张口,便开始呕吐。

 她“哇!”“呃!”大吐特吐啦!

 夏史仁乍闻声,他侧首一瞧,不由一怔!

 老者正协助少女止吐,乍见夏史仁的脸孔,他不由暗怔道:“好灵秀的脸蛋儿,他究竟是谁呢?”

 他立即沉声道:“小欣,气。”

 “爷爷…我…呃…哇…哇…”

 她扶住座椅继续猛吐啦!

 老者只好上前替她拍背顺气。

 夏史仁一见到浊黄的河水,他立即发现自己方才居然不知喝了这种脏水,他的呕意一涌,立即开始呕吐。

 少女刚暂止呕吐,乍见他吐,她便又跟着吐啦!

 老者替她拍背道:“气!气呀!”

 莫路用,她们二人好似在“赛吐”哩!

 良久之后,夏史仁停止呕吐啦!

 那少女却余波漾的仍在吐着。

 夏史仁一停止呕吐,他立即开始伤脑筋,他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如此口渴,而且居然喝水,因为,他以前那有时间喝水呢?

 某次,他的行踪已,又光着股,该怎么办呢?

 他受环境之影响,自幼便养成冷静及思考习惯,此时一想起这两个问题,他立即又爬回去躲在树后。

 立听老者道:“小师父,你是否被洪水所困?”

 “哇!小师父?我…”

 他朝脑瓜子一摸,立即一怔!

 他左右开弓的摸遍整个脑瓜子,立即确定自己已经变成光头,难怪别人会称呼他为“小师父”

 他无暇思考原因,他必须答话。

 他立即道:“是的!”

 “小师父若不嫌弃,老夫有一套被水淹过之衫,小师父不妨稍在水中冲洗衫,便可以勉强遮身。”

 “这…好吧!先谢谢您!”

 “耶!天灾嘛!何必客套呢?”

 他匆匆自包袱中挑出一套衫,便在水中迅速的洗着。

 不久,他已经将衫抛去。

 他们爷孙立即“向后转”非礼勿视也。

 夏史仁接住衫,便匆匆穿上。 m.EDaXs.Com
上章 波霸碰拳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