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逍遥神剑手 下章
第十八章 功成名就乐逍遥
 八月中秋时分,洪菱陪子媳及十姐妹在院中赏月,七位已能走路之小帅哥更在诸女间来回走着。

 没多久,他们竟粘在十姐妹身旁吃东西啦!

 洪菱瞧得暗乐啦!

 倏见金大人匆匆前来行礼道:“禀王爷,黄河水位因连雨三天已临危,开封府急文请王爷协助护堤。”

 方源立即望向洪菱。

 洪菱急道:“速行文各衙召百姓搭车驰援。”

 金大人立即匆匆离去。

 洪菱立即道:“源儿,速请二老。”

 方源立即匆匆将赏月的二老请来。

 洪菱急道:“开封府因黄河三天告急,请二老通知五大世家驰援,申家堡亦动员一千人。”

 二老立即匆匆离去.

 洪菱向侯珠道:“汝留下来坐镇,莺儿,还有十姐妹随吾及源儿先行驰援,源儿及莺儿联袂先出发吧!”

 “是!”

 不久,方源已和申莺飞掠而去。

 他们沿山路飞掠,不出一个时辰,便遇上雨,所幸雨势甚小,他们便认明方向,牵手全力飞掠而去。

 亥初时分,他们已瞧见滚滚黄河,幸好雨势不大,他们迅速掠向山下,不久,他们已沿堤疾掠而去。

 方源更是不停的喝道:“大家辛苦矣!吾方王爷也!”

 救堤之百姓们欢呼着。

 半个时辰之后,方源二人已会见开封府胡定添,立见他一身的衣靴皆是泥污,头发更是已经散

 “谢谢王爷!民心安矣!”

 “不敢当,可有告急之处?”

 “幸好王爷赐款修堤,目前皆安好,不过,雨势若持续一天,恐会破堤,目前已动员二百万人在补强。”

 “很好,扬州江湖同道有数千人已经赶来,百姓随后而来。”

 “谢谢,其实,两岸百姓若不自私的离乡,足以救堤矣!”

 “什么?有人在此时离乡?”

 “是的!人人争卷居扬洲!”

 他立即掠上堤道:“大家听看,吾永全王也,自今起,扬州不任何人卷入,请大家与故乡共存亡!”

 救堤之人立即欢呼着!

 欢呼声亦源源不绝!

 他来回呐喊到天亮,便见救堤之人增加不少,而且雨势也更小,他不由仰首呐喊道:“老天,救救黄河子民吧!”

 立即有不少人跟着下跪叩求着!

 良久之后,方源便和大家在堤旁共用饭面。

 膳后,他便和申莺在人群中扛砂袋筑堤。

 午后时分,洪菱率十姐妹已会合方源,她们立即扛砂袋筑堤。

 一个时辰之后,二老已率申家堡及五大世家五、六千人赶到,他们立即配合众人开始扛砂袋补堤。

 入夜之后,雨势已歇,众人却仍彻夜忙碌着。

 天亮之后,阳光乍现,众人不由欢呼着。

 众人稍歇不久,立即继续筑堤。

 黄昏时分,十余万部大小马车运来八十余万扬州人,他们一奔来,二话不说的立即扛砂袋筑堤。

 黄河百姓边含泪边致谢着。

 白天没雨,入夜更是出现明月,众人放心啦!

 这一夜,大家歇了一夜啦!

 翌起,众人边巡堤边重点式的筑堤,七天之后,黄河河堤已经固若金汤,抢救工程终于正式结束。

 黄河百姓频频含泪道谢着。

 四、五百万人自动汇集在被雨泡的田中,知府大人刚请方源向大家致词,掌声便如雷般响起。

 方源振功扬声道:“皇上洪福,黄河此次未破堤,不过,各地作物却损失不少,道路亦待整建。

 所以,吾先抛砖引玉捐出三千万两白银,甚盼有钱者出钱,有力者出力,让各位的家园能有早复原。”

 说着,他已取出一叠银票。

 当场便有不少人哭泣叩谢。

 胡知府含泪叩谢,方始收下银票。

 当场便有二百余人各出三十万两银子。

 更有一位孩童抱着竹筒扑捐了出来,方源抱起他道:“好孩子,扬州免费招待汝吃喝一生,汝!”

 众人不由欢呼着。

 乐捐风立即云涌。

 不出一个时辰,金银巳堆成小山,银票更巳堆了六个大竹筐,方源方始欣然宣布解散了。

 当天下午,他们仍和众人蹲在地上用膳。

 膳后,方源率众挥手道别,黄河人纷纷下跪哭泣着。

 出城之后,方源站在车顶道:“谢谢大家,扬州见!”

 “恭送王爷!”

 方源牵起洪菱,便弹掠向空中。

 不久,他们已飞掠于山区。

 子中时分,他们终于赶返府中,侯珠立即出

 洪菱道:“当心风寒,汝先入书房清点现金。”

 “是!”

 洪菱母子立即返房沐浴。

 不久,洪菱入书房道:“黄河幸未破堤,由各界之踊跃乐捐,黄河人反而因祸得福,真是令人欣慰。”

 “娘辛苦矣!”

 “可动用多少?”

 “若不包含大内八百万两黄金,可动用二千七百余万两银子。”

 “好!五大世家主共又各捐三十万两,各赏五十万两。”

 “是!”

 “行文各衙,此次参与救堤之人各赏二十两银子,车夫之资另计。”

 “是!约有多少人?”

 “八十余万人!”

 “若车辆有损,购赠新车,人员负伤,贴补医疗费用。”

 “是!”

 “汝清点一下,逾二千七百方两否?”

 “尚未!”

 “好!汝去歇息,吾来分配。”

 “不,娘去歇息吧!”

 “不妥,汝尚在坐月子,下去吧!”

 侯珠立即行礼离去。

 洪菱立即开始行文及分配着。

 天亮之后,一切皆已就绪,她立即亲自将行文交给金大人,然后赴银庄通知掌柜准备供应各衙之需。

 不到一天,一切财物皆已送入救堤人员的家中。

 可是,第三天上午,五大世家主人便持银票前来归还,双方客气一阵子之后,方源只好致谢收回。

 立见侍女奉侯珠之吩咐送出五箱上百年野参,方源一一致赠,五大世家主人只好致谢收下啦!

 当天中午,方源便宴请他们及二老。

 膳毕,五大世家便联袂离去。

 剑王呵呵笑道:“想不到吾这把老骨头尚派得上用场哩!”

 “是呀!”

 二老呵呵一笑,便返厅奕棋。

 洪菱含笑向十姐妹道:“辛苦啦!”

 十姐妹便含笑摇头不语!

 当天晚上,方源轻敲大姐房门,她一启门,不由一怔!

 方源传音道:“我助汝溶合功力!”

 “这…请进!”

 方源便含笑入内宽衣。

 大姐见状,只好低头宽农。

 “大姐,请!”

 她连数口气,方始定神运功。

 方源徐徐撤军,她仍以原姿势运功。

 方源穿妥衣衫,便返房运功。

 翌夜起,接连九夜,他终于让十姐妹各走一年余的功力,他似大富翁般根本不在乎这些功力。

 可是!十姐妹却已经练成纯功力。

 她们经常低声商量啦!

 方源平静的服药夜运动着。

 不过,他夜运功时,一直开门,因为,洪菱心中有数啦!

 九月一晚上,亥初时分,方源正在榻上入定,大姐披袍而入。她一到榻前,立即徐徐褪下睡袍。

 魔鬼般的身材立即出现。

 方源一收功,便去衣袍。

 此时无声胜有声,大姐立即送上热吻。

 她首次尝到真正的舒畅啦!

 方源微微一笑,便入内沐浴!

 不久,二姐进来啦。方源全力以赴,亦在丑初时分,将她摆平啦!

 接着,另外八女每隔一夜,便自动来报到,方源不但包她们,而且还让她们带走“旧念品”

 她们各乐一次之后,便未再来访啦!

 方源再度陪三公主等六女啦!

 十月十五,少林各派掌门人联袂来访,方源立即陪洪菱及六位娇和剑王、申庸接待他们。

 各派一阵颂功之后,方源便以素席招待。

 膳后,各派掌门人邀方源入书房,便表明各借二百万两银子购买田地及培训新进人员。

 方源不但立即答应,而且马上送出银票。

 各派掌门人一呈出借据,方源立即含笑撕破。

 各派掌门人连连致谢,方始离去。

 此时的十姐妹边在银庄核对帐册及现银边低语着,因为,大姐、二姐及四姐居然一炮便中奖啦!

 她们早巳彼此由切脉中确定有喜,此次不该一炮而中奖,可是,她们的体质已变,才会飘飘然中奖啦!

 良久,她们在书房会见洪菱,大姐便伸手道:“请夫人切脉!”

 洪菱心中暗喜,立即仔细切脉。

 “好孩子,汝该改变注意了吧?”

 大姐苦笑道:“遵命,不过,盼勿对外张扬。”

 “吾明白,汝十人一向共进退,咱们一言为定吧!”

 十姐妹立即脸红的点点头。

 当天晚上,洪菱和方源夫妇七人陪十姐妹欣然共膳,双方绝口未提亲事,不过,每人皆洋溢着笑容。

 散席之后,十姐妹便陪三公主六女返房亲热啦!

 洪菱低声道:“好源儿,恭喜啦!”

 方源脸见一红,却开不了口。

 洪菱低声道:“一视同仁对待她们,懂吗?”

 “懂!”

 当天晚上,方源正在入定,三姐披袍入房。

 他一收功,便含笑下榻搂她。

 她一卸袍,便一丝不挂的献上香吻。

 又过了良久,两人方始同归于尽啦!

 两人情的搂吻爱抚啦!

 三月一上午,扬州王府猛放鞭炮,百姓更是夹道欢呼连连,因为,皇上、皇后陪太上皇大驾光临啦!

 胡王、胡后更是笑呵呵同行。

 方源母子率三公主六女行礼恭,侍女及娘分别牵童及抱婴跟在后面行礼,场面十分的感人。

 太上皇呵呵笑道:“平身!”

 众人立即含笑起身。

 胡王问道:“吾孙呢?”

 胡后亦上前问道:“吾黝?”

 二位公主便着大肚子牵来二童。

 二位侍女亦抱来二童。

 胡王及胡后便呵呵的来回抱四童啦!

 太上皇及太后笑呵呵的牵抱四位曾孙哩!

 皇上及皇后则含笑在旁瞧着。

 良久之后,众人正入厅,倏见人群中挤出一大群人跪在王府前面,为首之人更叩头道:“黄河子民叩请皇上褒赏方王爷!”

 皇上呵呵一笑,道:“准!平身!”

 “谢万岁!”

 他们叩头叩得咚咚连响啦!

 皇上道:“永全王听旨!”

 方源立即下跪!

 “永全王于去年中秋率百万人救堤有功,又慷慨慨捐三千万两白银及号召热心人士捐助黄河子民重建家园。

 朕龙心大悦,永全王加官一品,黄河堤赐名为永全堤,另赐黄金八千万两,各位黄河子民满意否?”

 “叩谢万岁!”

 不少人叩得额头又红又肿!

 方源立即叩头谢恩。

 胡王笑呵呵道:“本王也有赏,来人呀!”

 立见六位胡族勇士各举三个大瓶而来,瓶中不但有酒,而且各有一株二尺长,五官分明的人参,众人不由欢呼!

 因为,此乃千年以上之参王也!

 不久,胡王呵呵笑道:“此三株参王在吾国已泡有二十年以上之历史,吾将它们赏给永全王,祝王府万世昌旺!”

 他的生硬汉语立即博得众人欢呼。

 随行的胡人呐喊得更起劲啦!

 方源—一接下,再由下人送入府中。

 胡王又呵呵一笑道:“吾首次入中原,特将吾国近十年来所泡这五百年以上野参三千瓶供有福者补身!”

 人群立即欢呼连连!

 胡王哈哈笑道:“否由永全王明代售,今别影响吾畅饮。”

 人群更欢呼不已啦!

 胡族勇士立即来回搬入参瓶。

 胡王哈哈一笑,便和皇上陪太上皇及太后入厅。

 宽敞的大厅首次爆啦!

 参茗、点心纷纷送上来啦!

 人群在军士疏散下,亦迅速离去。

 太上皇朝壁上的三十位诗人作品一瞥,含笑道:“不凡!不凡!”

 胡王指向一幅字书念了一段,哈哈笑道:“汉文真好玩!”

 皇上含笑道:“大王不愧为一国之王!”

 “哈哈!吾这身汉王服,不错吧!”

 “既合身,又具威仪!”

 “哈哈!有酒否?”

 方源立即亲自启坛倒出二碗酒。

 “哈哈!干!”

 “干!”

 二人立即干一碗!

 胡王拂去嘴角之酒道:“好酒,它是何酒?”

 “二锅头,东北名酒!”

 “好酒!好酒!”

 “儿臣另备三十坛孝敬父王。”

 “哈哈!太好啦!大大的好!你陪他们,吾自己来啦!”

 说着,他一手托坛,便自倒自喝着。

 皇上含笑道:“太上皇已三十年未莅扬州,此番适逢大王来访及诗大会,特重游扬州。”

 方源喜道:“儿臣自从半月前获此喜讯,即夜渴盼此刻,扬州三百余万子民更是引颈以待。”

 太上皇呵呵笑道:“扬州较昔年倍加繁荣矣!”

 方源含笑道:“此乃皇上泽被之故!”

 皇上呵呵笑道:“朕只泽被扬州,驸马却除恶行善遍及天下,永全王已朗朗悬于百姓口旁矣!”

 洪菱忙下跪道:“不敢,若无天岂有地,若无皇上,岂有小犬。”

 “哈哈!朕此言无他意,平身!”

 “谢万岁!”

 胡王怔道:“驸马,你娘为何下跪?”

 洪菱担心功高震主而下跪,方源此时已明白,他乍听胡王之语,立即答道:“家母跪谢父皇之大恩!”

 ‘哈哈!对!光凭那八千万两黄金,吾便比不过。”

 方源跪在胡王身前道:“父王远途来此,即抵数十万两黄金哩!”

 “哈哈!吾懂!起来!”

 “谢谢父王!”

 皇上含笑道:“朕由大内沿途瞧到扬州,所见之处皆是生机蓬,子民更是既笑又歌及勤奋工作,朕甚悦也!”

 方源答道:“皇恩浩,万民同沾也!”

 “哈哈!朕明白此乃驸马灭恶及在四十大城设方便居,又广贷百姓理财所致,朕甚悦。”

 “若非父皇浩赐,儿臣无力及此矣!”

 “很好,其实,朕如此支持驸马,全系一种尝试,想不到一试即成功,朕今后可以免朝十年矣!”

 “父皇英明!”

 “哈哈!勿再客套,太上皇及太后此次出宫,特赐二首诗,驸马后天代为宣布,此二首诗长存学塾。”

 “遵旨!叩谢太上皇,太后!”

 太上皇呵呵笑地:“平身!”

 “谢谢太上皇!”

 太上皇呵呵笑道:“九秩高龄之人,恐会诗不成韵矣!”

 方源啊道:“禀太上皇,您…”

 皇上接道:“本月十五正是太上皇九十华寿。”

 “太好啦!万民有幸,普天同庆矣!”

 太上皇不由呵呵连笑!

 站在厅前阶下的金大人立即匆匆去筹备啦!

 皇上道:“朕有意免赋三年,俾嘉惠黎民,扬州能配合否?”

 方源喜道:“大喜…能也!”

 “哈哈!很好!自本月十五起.免赋三年。”

 “遵旨!儿臣即刻代诏天下,俾万民同庆。”

 “准!哈哈!”

 洪菱立即欣然离席啦!

 胡王道:“驸马,吾有意自吾国直接开路到扬州,既可方便运送物品,吾更可常来扬州抱抱孙子。”

 方源立即望向皇上。

 皇上立即含笑点头道:“准!”

 胡王哈哈笑道:“太好啦!”

 侯珠立即自动去报告洪菱啦!

 太上皇及太后立即抱着三公主之二位次子逗着。

 皇上及皇后则一一牵着诸女之子逗着!

 胡王夫妇更是抱着大小孙逗着。

 这批一向高高在上的人已成为世俗人啦!

 良久之后,方便居送来佳肴,方源便陪他们入席。

 太上皇及太后胃口大开的遍尝佳肴及频频含笑点头,皇上及皇后亦欣尝这种民间的佳肴。

 胡王则和方源畅饮二锅头。

 这一餐足足过了一个半时辰,方始散席。

 内侍们立即侍侯太上皇、太后、皇后及胡后入内歇息。

 胡王又喝了一坛酒,方始入房呼呼大睡。

 皇上召方源入书房向道:“上回救朕之二老尚在人世否?”

 “启奏父皇,他们已长逝东海畔!”

 “可惜!朕一直厚赐他们!”

 “儿臣已代他们承恩!”

 “对了!汝为何退还那八千万两黄金?”

 “儿臣已金银盈府呀!”

 “汝迄今仍大量借贷予民间,那来金银盈府?”

 “启奏父皇!儿臣财源甚多,尤其利钱差价甚距。”

 “不!汝仍宜收下那批黄金!”

 “启奏父皇,民间受黑道及污吏摧残三十余年,大内存金必然有限,未来又须免赋三年,请父皇收回成命!”

 “哈哈!汝可知胡国一称臣,大内每年可省下多少的军饷及军粮,何况,太上皇理朝时,留下巨金矣!”

 “可是…”

 “朕明白汝之忠厚,朕要汝有足够的财力及人力为朕稳住民间,尤其东南及西南半壁江山,全仗汝矣!”

 “儿臣誓必鞠躬尽瘁,儿臣目前已有足够的财力人力矣!”

 “收下吧!此乃太上皇之意!”

 “这…遵旨!”

 “哈哈!这才像话!”

 “谢谢父皇!”

 “本月十五之贺诗,宜热烈举行!”

 “遵旨!”

 “来得及否?”

 “来得及,扬州人才济济,万民同心哩!”

 “很好!此外,胡王建议开辟路之事,朕会谕沿途各衙全力配合,为加强效率,汝来出面吧!”

 “遵旨!儿臣早有此意!”

 “不过,不准汝出一文半毫喔!”

 “这…遵旨!”

 “汝放心,各地商人目前争相购买官地经商,大内金银如山矣!”

 “可喜可贺!”

 “此乃汝之功,区区八千万两黄金,汝可别放在心上。”

 “遵旨!”

 “只有一事,朕为进一步同化胡族,有意准胡人入关易货经商及汉人出关,胡王已企盼甚久,汝俟机提此事,朕必准!”

 “谢谢父皇!”

 “此外,俟机带小们走一趟胡国,胡王渴盼此事。”

 “遵旨!儿臣俟三公主诸女分娩后,即办理此事。”

 “很好!”

 “目前共有三十个县衙即将出缺,汝由学塾教师中择优推荐十五人,朕准他们五月一上任。”

 “谢谢父皇,儿臣明带他们见父皇吧!”

 “免!汝安排他们见左相吧!”

 “遵旨!”

 皇上又吩咐不久,方源便陪他入房歇息。

 不久,方源向洪菱报告皇上方才所吩咐之事,洪菱含笑道:“吾先召集教师们明会见左相吧。”

 “好!免赋三年,不会有影响吧?”

 “放心!九牛一啦!”

 洪菱含笑道:“各店面皆已快备妥,民宅正在进行,各风景区游客们更自动协助布置哩!”

 “太好啦!”

 “今夜便可陪他们上街欣赏灯景!”

 “谢谢娘!”

 “返房歇息吧!汝这阵子必很忙!”

 方源立即含笑返房运功。

 当天晚上,方源陪太上皇诸人用膳之后,便陪他们步行上街。

 巨大的贺寿牌楼配上临时赶工绘出的三丈高太上皇书像,在火把照耀下,倍显慈祥气质。

 太上皇呵呵笑道:“此书出自何人?”

 方源道:“禀太上皇,此乃家母拙作。”

 “太好啦!太好啦!”

 他立即笑呵呵欣赏着。

 方源道:“禀太上皇,此书可否长奉于学塾,俾子民同敬?”

 “呵呵!好!很好!”

 他们便沿途行去。

 各家店面及民宅不但张灯结彩,而且沿途之人纷纷自动含笑让道,太上皇乐得双眼皆眯啦!

 良久之后,他们一入学塾,便见太上皇及太后之诗,方源立诵着。

 不久,他们一入学塾,太上皇便入课室瞧着。

 “禀太上皇,另十六县城共有八十七家学塾,它们皆由民间热心人士斥资合办,共嘉惠学子逾十万人。”

 太上皇含笑道:“很好!宜扩及全国!”

 皇上立即含笑点头。

 良久之后,他们进入一家方便居,皇上便欣然瞧着。

 他们一直逛到亥初时分,方始返府歇息。

 翌上午,方源陪太上皇诸人游瘦西湖,洪菱则陪左相荆明于大厅遴选十五名后备县太爷。

 洪菱昨天便通知所有的二百一十三名学塾教师,此时他们一坐上大厅,每人皆紧张及兴奋。

 洪菱及左相同致过词,便在一个书房举行面试。

 每位教师须先后经过他们的面试,在综合成绩遴优录取十五人,洪菱及左相皆甚为慎重。

 黄昏时分,面试一完毕,他们立即换意见。

 当天晚上,十五位入围者之资料已落入皇上的手中,皇上含笑敲过之后,立即旨谕左相择行文入宫。

 翌上午,一年一度的诗大会在悠扬乐声中揭幕,方源陪着皇上、皇后、太上皇、太后及胡王、胡后含笑上台。

 欢呼声立即镇天响起。

 今年至少增加二十万人到场,这二十万人多是来自黄河两岸,他们早已在半个月之前自动来协助布置大会。

 所以,皇上他们一来,当天便布置妥贺寿之事。

 今年在中央主台四周增加八个较低的平台,平台上架妥纸,架旁则各有二人准备抄录主台上人员所说的话。

 这是一项很实用的创举,因为,现场太辽阔,除了方源以功力发声,其余人员之语音罕能被大多数人听见。

 所以,洪菱增加此一创举。

 此时,方源以主人的身份含笑起身扬声道:“今年之盛会堪称吾朝立朝以来,空前之浩大场面。

 因为,未曾有太上皇、太后、皇上及皇后同时列席,又有邻国大王及王后指导之场面,对不对?”

 众人哄然答对!

 方源又道:“身为中原的一份子,咱们皆是主人,身为扬州的一份子,更是主人,因此,大家全力办妥此次大会,好不好?”

 “好!”

 “现在,恭太上皇赐金言。”

 三、四十万人立即欢呼鼓掌着!

 太上皇含笑道:“仁者无敌,恭喜各位!”

 说着,他已含笑点头。

 八位写字之人尚未写完此八宇,太上皇已退,众人不由一怔!

 方源含笑扬声道:“太上皇所赐金言,意指皇上以仁政嘉惠大家,太上皇特别祝贺大家,明白了吗?”

 “明白!”

 掌声立即响起。

 太上皇笑呵呵的返座啦!

 方源又道:“请大家热烈恭聆皇上金言!”

 掌声立即如电响起。

 皇上含笑一上前,便指向那八个平台道:“此项便民之举,足证主办单位甚为爱民,扬州子民们,幸运之至也!”

 皇上说得甚慢,所以众人可由字板瞧见内容,皇上说至此,刚稍稍一停,众人立即鼓掌欢呼着。

 不久,皇上含笑道:“驸马方才诠释太上皇金言,将功绩归诸朕,其实,大家皆知驸马名至实归,是不是?”

 这回,分成两派,智慧较低者答是,较聪明者则沉默。皇上哈哈笑道:“扬州人果真高人一等,朕在此郑重宣布,自五月一起,扬州学塾十五位教师出任县令。”

 欢呼声立即雷动。

 皇上含笑道:“朕并非独疼驸马,实因扬州学塾教师甚优秀,今后朕定会陆续延揽他们入仕。”

 掌声又如雷啦!

 皇上又道:“诗大会宗旨在于端风正俗及激励学风,朕盼各位行有余力则学文,多多亲近知识吧!”

 众人立即呐喊遵旨!

 皇上含笑道:“朕预祝大会圆成功。”

 掌声再度如雷啦!

 皇上便欣然入座。

 方源含笑道:“蒙太上皇及太后赐诗添辉,请大家恭听。”

 他立即振声诗。

 清朗的诗声响遍全场,加上他贯注感情,不少人立即恭聆,连太上皇及太后亦瞑目含笑聆听着。

 字板上亦顺利出现整首诗。

 良久之后,方源一收音,掌声立即如雷响起。

 太上皇及太后笑呵呵的起身朝四周点头致意啦!

 接着,三十位大诗人依序上台诗,他们不约而同的循太上皇或太后的诗发挥,太上皇及太后笑呵呵啦!

 盛会便热烈进行着。

 晌午时分,众人方始各自用膳着。

 膳后,太上皇诸人歇息,方源仍上台主持盛会。

 翌起,皇上及皇后每陪太上皇和太后在另外十六县城巡视,各地之安和乐利及稚童之笑声,足证扬州之富足。

 太上皇频频吩咐皇上记下重点供治朝参考。

 时光飞逝,三月十五一清早,扬州城便由四万余名乐手齐奏寿曲,数十万百姓更是高歌祝寿。

 太上皇忍不住的含泪嘉评着。

 良久之后,炮竹声在城内外震天响起,它们足足响了半盏茶时光方始结束,余音却和烟笼罩着扬州。

 太上皇诸人早巳由方源母子陪到王府楼上欣赏这份空前浩大的场面,太上皇乐得频频点头叫好。

 接着,锣鼓声在大街小巷响起,舞龙舞狮之人多达二万人,他们到处腾跃,象征万民腾贺寿。

 方源母子便陪太上皇诸人到厅前坐妥。

 不久,巨龙在王府广场大展雄风。

 舞龙一毕,太上皇欣然赐红包。

 接着,大小队伍依序入王府广场卖力贺寿着。

 太上皇笑呵呵的一一赏赐着。

 这天,整个扬州城闹纷纷啦!

 入夜之后,江旁烟火冲天起,夜空立即灿烂辉煌。

 各家方便居整赠送自制及由十六县城运来之寿桃及寿糕,众人边吃它们边看烟火,每人皆充笑容啦!

 这一夜,太上皇兴奋的失眠啦!

 翌起,诗大会继续举行,太上皇诸人却在江边欣赏近十万条船只出入及众人忙碌的情形。

 皇后低声道:“此地若免赋三年,驸马必锐减收入哩!”

 皇上低声道:“无妨!银庄足以弥补,何况,这三年之免赋,使各行业兴旺,第四年起,税赋必可增。”

 “啊!皇上英明!”

 太上皇道:“有朝以来,皆希望藏富于民,却一直无法达成,由扬州之现况,不出十年,吾朝必可见此景。”

 皇上点头道:“是的,届时恭请父皇再游扬州!”

 “呵呵!君无戏言,汝别哄吾!”

 “不敢!”

 太上皇乐得呵呵一笑,便提议登船。

 不久,他们登上一条运木船,便欣然到处逛游。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返府歇息。

 三月底,方源主持诗大会落幕典礼,他请太上皇赐过金言,立即道:“各位有福矣!恭请贵宾赐金言。”

 胡王笑哈哈的起身啦!

 掌声立即如雷响起。

 胡王一上前,使哈哈连笑的向四周道:“我学汉文…不久…明…明年,我…我要跟他们…饮…饮死(诗)…一定…一定…”

 立即有人忍不住哈哈一笑。

 不过,皇上带头一鼓掌,大家便跟着鼓掌。

 方源道:“各位听听大王的汉语,够正点吧!”

 皇上立即又率众人鼓掌。

 胡王哈哈笑道:“谢谢!”

 方源又道:“明年有大王诗,一定更热闹,今年大会至此圆结束,不过我要宣布几件事。”

 众人立即注视着!

 方源道:“皇上英明嘉惠大家,已自本月十五起免赋三年。”

 众人会意的立即下跪叩谢。

 皇上含笑道:“平身!”

 “谢万岁!”

 方源又道:“自本月初起,由本城通往胡国的国道,已经开始修筑,请大家号召亲友同心协力完成它。”

 “遵命!”

 “此外!为恭贺太上皇九旬华寿及庆祝大会圆成功,今明二,本城及全国六千余家方便居免费招待!”

 欢呼声立即雷动。

 “谢谢大家!明年再来!”

 说着,他便挟太上皇先行下台。

 不久,他们一返府,太上皇呵呵笑道:“毕生难忘矣!”

 太后道:“哀家续住此地,俟环儿分娩弥月后,再一并返官。”

 太上皇忙道:“有志一同!呵呵!”

 方源忙道:“之至!”

 众人便叙着!

 黄昏时分,众人饮用晚膳,胡王更是畅饮着。

 膳后,皇上率方源登上楼道:“太上皇忌酒及辛辣食物,肤留御医在此,汝可要注意太上皇的健康。”

 “遵旨!”

 “此次盛会使朕安心矣!汝今后放手行事吧!”

 “谢谢父皇!”

 “返宫之时,把小全部带来热闹一番,届时,朕再和汝等到胡国一趟,以免胡王一直埋怨!”

 “遵旨!”

 翌上午,皇上及皇后和胡王、胡后欣然搭车启程,胡王望着运酒之车队,他乐得呵呵连笑,右手挥别更起劲啦!

 百姓问讯而来,纷纷下跪恭送着。

 皇上喝句:“平身!”车队立即弛出!

 方源一返府,便见太上皇及太后正在后院逗孩子,他正前去,洪菱已经传音道:“先入偏厅吧!”

 方源立即行入偏厅。

 立见十姐妹和她们的双亲含笑列立于厅中,侯珠及申莺亦在场作陪,方源立即下跪道:“参见…”

 他们立即下跪道:“不敢当!”

 方源起身道:“请起!各位爹娘来多久啦!”

 贺安代表道:“已来两天,正好目睹盛况,眼福不浅。”

 “我原本打算送走皇上才邀你们来扬州玩玩哩!”贺安道:“内人关心小女,特来瞧瞧!”

 “谢谢!大家请坐呀!”

 众人立即欣然入座!

 洪菱问道:“生意如何?”

 贺安道:“甚佳,供不应求哩!”

 “怎会如此呢?”

 “苗族以物易盐,需求量甚大哩!”

 洪菱点头道:“好!吾待会吩咐他们加发一百船盐至贵吧!”

 贺安诸人立即欣然致谢!

 洪菱道:“此一百船盐系皇上加赐,就转赠各位吧!”

 “不…不要…”

 洪菱含笑道:“无妨!聊充聘礼吧!”

 “不!小女能沾恩,已是万幸矣!”

 方源道:“收下吧!十位姐姐助我良多,银庄每天的利钱收入便百倍于一百船盐,各位别推却吧!”

 “好吧!吾等会好好做些善事!”

 “对!惜福及植福,才是正途。”

 洪菱道:“苗族之物若滞销,就运来扬州吧!”

 贺安道:“在下诸人正有此意,因为,苗族之物品甚多。”

 “很好,扬州已是南北货易中心,尽管运来吧!”

 “谢谢!”

 “侯大人之官誉如何?”

 “好一位清官,又爱民,深获民心。”

 “很好,否有意改善云贵之交通,烦汝等携三千万两银票由侯大人全权处理此事吧!”

 说着,她已递出锦盒。

 贺安众人立即下跪叩谢。

 洪菱回避道:“别如此多礼,收了吧!”

 “是!谢谢!”

 洪菱道:“多配合侯大人行善,必有善报!”

 “是!”他们又叙一阵子,方源母子方始离去。

 洪菱率方源入书房道:“咱们之财力已足以应付任何变局,所以,吾要汝去瞧瞧筑路情形,环儿会陪太上皇二人。”

 “是!”

 “吾会通知筑路沿线之方便居增派人手炊膳供给筑路工人,汝顺便注意此事,务必让大家吃得又吃得好!”

 “是!”“此五千万两银子由汝备用吧!”

 说着,她已递出一个锦盒。

 “孩儿今启程吗?”

 “不急!吾今要巡视各地方便居,汝明再启程吧!”

 “是!”

 洪菱又吩咐一阵子,方源方始返房。

 不久,他已搂着二位公主低声道:“我明出去催工人们快筑路,路一筑妥,我就陪你们返胡国!”

 二位公主立即大喜。

 “父王此次很乐吧?”

 大公主点头道:“我未见过父王如此乐!”

 二公主道:“父王明年一定会再来。”

 “很好!”

 大公主道:“驸马为何不出售那一千瓶参呢?”

 “咱们又不缺钱,我要自己喝!”

 二位公主立即会心一笑。

 因为,老公的健壮,便是太太的幸福呀!

 方源陪她们一阵子,便去陪太上皇及太后。立见他们各抱一孙的逗着,方源立即上前陪他们叙及逗小孩。

 当天晚上,他安排太上皇二人入睡之后,便折房运功。

 没多久,么妹又披袍前来报到啦!

 方源一收功,便含笑伸出双手。

 她一卸袍,体立即毕现。

 她投入他的怀中,立即送上香吻。

 方源便边吻边爱抚体。

 幺妹却急的为他宽衣哩!

 不久,他轻抚她的圆道:“急什么嘛!”

 “人家要怀你的孩子嘛!”

 “对呀!她们九人巳有喜甚久,为何只汝未闻喜讯?”

 “大姐说我还年轻,可以缓一段时再有喜,因为,我若也有喜,便没人陪你,你岂非难受呢?”

 “谢谢你们如此为我设想。”

 “其实,我比她们乐得更多倍哩!”

 “我知道,你为何可以免喜呢?”

 “服药呀!”

 “原来如此!你怎会突然想有喜呢?”

 “娘昨吩咐我该有喜了,娘说你将外出一段时。”

 “不错,我要去监工。”

 “何时启程?”

 “明!”

 “这么快呀!碰碰运气吧!”

 “么妹,汝何不陪我出去监工,暂别生孩子。”

 “好呀!你等一下!”

 说着,她抓起衣袍,立即取出一粒药丸入腹中。

 “喔!好哥哥!”

 “么妹,满意了吧?”

 “满意!”

 “你今夜特别热情哩!”

 “人家方才喝了不少酒嘛!人家原本要怀孩子嘛!”

 “别急!后够你左右逢源抱不完啦!”

 “人家不怕,乡多益善。”

 “好么妹!”

 两人立即热情的搂吻着!

 良久之后,两人方始欣然入寐。

 (全书完) m.EdaXs.Com
上章 逍遥神剑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