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逍遥神剑手 下章
第 七 章 天仙美女齐投怀
 山西自古以来便是文化、政治及军事大城,省城太原更是华,所以,太原一向是繁荣及热闹的!

 近二十年来,太原更是闻名,因为,飞刀门设立于太原城之后,便一直协助官方治安及为官军调教刀招。

 尤其在神刀出任辽东提督之后,出身飞刀门的他不但孝敬飞刀门十万两银子更大力为飞刀门宣传。

 所以,飞刀门此番派人出来寻找郑旺及缉凶啦!

 那知,飞刀门四大堂主之一的褚德及另外十一人居然惨死于扬州,当官方递来此消息时,不由震惊他们。

 于是,六人前往扬州探听消息啦!

 就在那六人尚未传回消息,这天晚上,飞刀门四周不约而同的出现上千名青衣人,不约而同的掠墙而入。

 飞刀门占地一甲余,四周筑着高墙,寻常身手之人根本无法掠过墙,这一千余人却似飞轻易掠入。

 墙内之人立即告警及去。

 那知他们刚递招,便立即被砍死。

 飞刀门一向以快刀闻名,如今居然似稚童般挨宰啦!

 叱喝声中各房内之人纷纷着装出!

 那一千余人却似返回自己家中般掠去。

 不久,他们已冲入预先分配妥当之位置。

 其中二人更是掠去打开大门。

 四名壮汉立即陪着魔步入大门啦!

 魔乍现,房内之人立即大骇!

 飞刀门门主侯风更是疾思对策。

 魔却大摇大摆的入厅就坐。

 厅中另有二十人分十组在狠拼,一名壮汉却迅速由袋中取出一个酒葫芦及一个酒杯,另外三人则去宰人。

 不久,魔悠哉的品酒及欣赏飞刀门的招式啦!

 那三名壮汉挥剑协助青衣人不久,厅中只剩下三名飞刀门高手在苦撑,其余之人则已成为剑下游魂。

 魔挥手道:“出去吧!”

 三名壮汉立即猛攻向那三人。

 那三人果真被出厅啦!

 其余青衣人立即迅速扔光尸体及扑杀向别处。

 不久,侯风单独入厅拱手道:“请明示敞门之过?”

 魔嘿嘿笑道:“汝为何派人去扬州?”

 “在下探查郑旺之下落!”

 “汝不知吾已罩扬州之盐工乎?”

 “在下的确不知!”

 “真该死!”

 说着,他自行干杯。

 壮汉立即为他斟酒及挥剑去。

 侯风忙道:“就凭此事值得教主大动干戈乎?”

 “哼!汝这个狗腿子死有余辜!”

 壮汉立即攻出“剑劈华山”

 侯风只好挥刀战。

 他的刀招既快又变化迅速,壮汉疾攻八招之后,魔便脆呸了一声,一道酒箭便疾向侯风。

 他距离侯风十七八丈远,酒箭却凝聚的近侯风,侯风暗骇之余,立即收招疾掠向厅外。

 那知,他刚掠近门沿,便见到二剑由两侧门旁疾砍而来,他骇呼一声,立即挥刀的砍而去。

 “当!”地一声,他的刀险些手而落。

 卜地一声,他的左掌已被砍落。

 出剑之人正是方才出厅的三位壮汉中之二人,他们此时一得手,立即迅速的扬掌疾劈向侯风。

 侯风正被断掌所慑,如今乍见来掌,却已无能还击,只见他一咬牙,立即拧闪避上半身之奇袭。

 两名壮汉却化劈为切迅速切上侯风的双膝。

 砰二声,侯风的双膝立碎。

 侯风惨叫一声立即摔倒。

 厅内壮汉顺手一剑,便砍下的他的右臂。

 侯风又惨叫啦!

 他已经十余年来曾挂彩,如今连受重挫,不由惨叫连连,立见屏风后迅速的掠入一名妇人及一位青年和一名少女。

 他们正是侯风之媳及孙子女,他们一出现,魔便嘿嘿笑道:“豆瓣!红烧!嘿嘿!很好!”

 三名壮汉立即各拦下一人。

 另外那名壮汉则以地上之刀将侯风钉在墙上,立见他的断臂、断掌及断膝处不停的滴落鲜血啦!

 他忍不住惨叫啦!

 魔嘿嘿笑道:“叫他安静些!”

 壮汉立即卸开他的下巴。

 不久,少女呀了一声便被扫开手中之刀及制倒。

 魔抛出二粒红色之丹道:“清蒸!”

 壮汉欣然接丹应是。

 他将丹入少女的口中便猛撕她的衣杉。

 裂裂声中她已被剥光啦!

 她哭叫的叱骂啦!

 妇人及青年亦怒骂的猛攻着!

 两名壮汉趁机猛攻她们立即落下风。

 倏听一声惨叫,侯风之孙已被砍去右小臂。

 壮汉疾削挥猛砍之下,青年已被砍成八块。

 侯风盛怒之下,鲜血疾啦!

 妇人一分心立即被制倒。

 两名壮汉熟练的合作不久,她不但已被剥光,更被制成一条活虾般放在桌上任由魔欣赏着及批评啦!

 道受制的她已求死不能啦!

 她泪水直候候滴落啦!

 那少女在一粒媚药发下,已经呼呼啦!

 侯风气得眼角溢裂出血啦!

 魔指向一名壮汉道:“尝尝豆瓣吧!”

 “遵命!谢谢教主!”

 壮汉立即卸走近桌旁。

 他破关而入猛顶着。

 另外三名壮汉则在厅前砍杀着。

 此时,二千余名飞刀门之人除了妇人受制及下人挨宰之外,已经有七百余高手死于方才之突袭中。

 这一千余人乃是魔之精锐部队,如今!他们边杀着边将飞刀门之高手到广场准备全部消灭!

 其中三百名顶尖高手更是在厅前列队砍杀入厅救人之飞刀门高手,三名壮汉则负责砍杀漏网之鱼。

 魔将少女搂入怀中,欣然抚摸她的玉体啦!

 那名壮汉之后,便整装出厅。

 侯风气得吐血啦!

 魔乐得嘿嘿一笑,便将少女放上桌。

 他一张嘴便含住少女的玉门关口。

 他的双手连她的玉啦!

 没多久少女哆嗦的被出元啦!

 少女却舒畅的哼叫不已哩!

 妇女急怒攻心立即昏去!

 侯风心口一疼便连连吐血啦!

 魔嘿嘿一笑便将少女抛出厅!

 一名壮汉搂着少女便在厅前发着。

 飞刀门之人怒吼的猛攻啦!

 他们只攻不守的拼啦!

 青衣人当场被拼死七十三人。

 青衣人们火大的全力屠杀着。

 倏听一阵喊杀声,大门外已冲入不少人,这批人来自曾在飞刀门练刀之人及飞刀门之友,另外则是军士们。

 魔见状立即喝道:“来加点胡椒吧!”

 胡椒乃是毒器之暗号,立即有一百多人应声而去。

 只见他们疾猛抛之下,毒针及毒沙一撒上冲入大门之人群,当场便见不少人惨叫倒地翻滚着。

 其余之人正退,立即又被第二批毒物中。

 大门前便似人间地狱般恐怖啦!

 魔愉快的嘿嘿一笑便在椅上运功炼化少女的元

 大约又过了半个多时辰,便见妇人已经瞪眼气绝。

 她的下体则被二把刀叉的戳入。

 侯风双目暴瞪,肌搐连连。

 厅前的拼斗已经结束,青衣人们各搂着妇人或少女在尸体上发,已经之人则正在搬出财物。

 此外,尚有七十名青衣人在大门外砍杀军士们。

 魔满意的嘿嘿一笑啦!

 他上前合上侯风的下巴道:“滋味如何?”

 却见侯风双连抖,却说不出话来。

 良久之后,他方始道出:“报…应…”二字。

 魔嘿嘿笑道:“多少人如此诅咒吾,如今,他们已不在人间矣!”说着,他随手一挥,侯风已被震成酱。

 其实,侯风是在后悔自己该遭报应,原来,他这一生曾三度利用官方力量除去黑道高手再着他们的女。

 事后,他皆毁尸灭迹,因此,无人知道他的丑行呀!

 破晓时分,魔已带五百余人离去,这五百余人除了有一百人挟负伤的青衣人,其余之人皆带走飞刀门的财物。

 三百余名阵亡的青衣人则和飞刀门之人正任由大火燃烧着。

 二千余名军士及二千余名前来协助之人亦陪葬啦!

 这场大规模火葬迅即冲天而起!

 尸臭弥漫太原城啦!

 却没人敢出面吭声哩!

 不过,却有一位青年及一位少女泪面的躲在民宅中,他们正是幸逃之侯天及侯珠,他们正是侯风之孙也!

 天亮之后,他们方始跟着旅客搭车出城。

 他们不敢返庄收尸,以免惨遭追杀。

 三天之后,他们一抵达泰山派,立即向掌门人蔡弘哭诉。

 蔡弘正是他们的外公,他听得破口大骂啦!

 不久,他安置妥二小,便和六人会商着。

 魔所率领的如意教已是江南一带的最大帮派,魔的修为更令人骇怕,所以,蔡弘找人商量着。

 不久,此六人各挟蔡弘之函离去啦!

 蔡弘已决定向少林、武当、丐帮、崆峒、衡山及恒山六大派求援,他相信六大派皆会协助,如意教非垮不可!

 不出半个月,六派掌门人已经在太原城和蔡弘会面,蔡弘立即陪他们去瞧过已成废墟的飞刀门。

 不久,府城大人祝远已微服前来,蔡弘立即引见。

 六派掌门人明知此乃蔡弘之安排,却不便拒绝。

 祝大人晓以大义的再三请求之后,大派掌门人终于答应,祝大人欣然离去之后,蔡弘便和他们研究着。

 良久之后,他们已达成共识的离去啦。

 他们准备调兵遣将,中秋会师金华消灭如意教啦。

 且说魔率众离去之外,除一百人先送伤者返金华之外,其余之人则如往昔赴各地以珍宝换回银票。

 魔则率四大壮汉沿途寻找美女。

 魔只要发现美女,便先走她的元,再由四位壮汉发,结果,每位美女皆惨遭蹂躏而死,魔的功力却逐次增加着。

 七月上旬,他们正在秦淮河畔欣赏名赛贵妃的歌舞表演,倏见一名青衣人匆匆到魔面前递出一函。

 魔乍瞧函,立即皱眉。

 因为,七派联军之事已述明于该信中。

 不久,他取出一个锦盒啦!

 他取出十余张银票,便交给四名壮汉及吩咐着。

 四名壮汉立即先宰现场之人灭口。

 接着,他们挟巨银准备收买黑道人物啦。

 魔又吩咐过青衣人,对方立即行礼而去。

 魔冷冷一哼,便易容换衫离去。

 江湖风云汹涌如涛啦!

 七月三十晚上,一千名恒山派女尼在掌门人率领之下,迅速的离开恒山,因为,她们准备赴金华会合啦!

 那知,她们刚前进一个多时辰,倏见两侧林中似暴雨般疾出各种暗器,她们立郎骇然出招。

 一阵闷哼之后,已有八十名女尼负伤。

 立见人由两侧林中疾冲而出。

 这批人正是由魔重金收买的两大黑道帮派,他们动员五千余人埋伏于此,此时正准备”以大吃小”

 一阵冲杀之后,他们已死一千余人,恒山女尼则死一百余人。

 战况更烈的展开着。

 这批黑道人物的修为低于恒山女尼,不过,他们以人数优势配合暗器在黑夜中便残杀不少的恒山女尼。

 恒山派掌门人和三太长老虽然沉稳对付,却难以回天。

 一个多时辰之后,恒山女尼只剩下七十三人,黑道人物虽然死了三千余人,另有三百余人负伤,仍然冲杀不已!

 二大黑道帮派首脑及重要干部更是以逸待劳的现身扑杀,七十三位女尼立即陷入苦战。

 不过,她们仍咬牙苦撑着。

 天亮时分,恒山派掌门人含恨而殁啦!

 剩下的近千名黑道人物立即毁尸。

 天亮之后,伤者就近养伤,剩下的八百余人则搭车联袂离去。

 当天晚上,衡山派的一千五百名高手亦先遭到另外二大帮的暗器袭击,再面临人海攻势。

 子初时分,一千五百名衡山派高手全部阵亡,黑道人物在灭尸之后,剩下的七百余人亦连夜催车赶路。

 此时,魔正率领二千名高手杀入泰山派,魔不但一马当先,而且正式出手,立见他疾劈双掌不已!

 他每次皆掌出无风,却似炸弹般劈碎二至三人,委实恐怖。

 不久,蔡弘怒吼而来,魔更是全力出招。

 不出七招,蔡弘已被劈死啦!

 泰山派的士气立遭重挫!

 魔便继续率众扑杀着。

 不到一个时辰,三千余名泰山派高手及上千名下人们全部阵亡,魔的手下却只有伤亡五百余人。

 魔欣然下令搜刮财物啦!

 一个多时辰之后,魔已率众离去。

 泰山派则已陷入火海中。

 侯天及侯珠陪蔡弘之孙女蔡杏在山顶趴跪哭泣啦!

 天一亮,消息迅速传出,少林、武当及丐帮震骇啦!

 两夜之中折损三派,谁能不怕呢?

 不过,他们在互通意见之后,决定加派人手出击,因为,他们担心会被各个击破,他们非拼不可啦!

 散布各地的丐帮的弟子立即动员一切力量调查魔诸人之行踪。

 不出三天,那二批黑道人物先后被发现,经过少林三派紧急调动各地豪杰之后,他们遭到截杀啦!

 他们“现世报”的遭到以多攻少啦!

 不到一个时辰,他们全被消灭啦!

 魔由黑道人物互通消息中获悉此事,立即夜赶路,因为,他要赶返金华老巢和少林一决生死。

 可是,少林三派利用水路拦截,终于在这天下午将他们阻于大别山下,正立即展开火拼!

 少林、武当及丐帮三派掌门破例合攻魔,因为,他们自知无法对付魔,他们无法顾及颜面啦!

 魔以一敌三,却仍立于不败之地哩!

 不过,他的一千五百名高手在七千余名联军围攻之下,却迅速的死伤,魔不由瞧得暗暗焦急!

 倏见他由袋取出一把软剑,立即大开杀戒!

 三派掌门人当场被退。

 魔立即杀入三派联军。

 他猛挥宝剑及狂劈左掌,他所到之处,便似炸弹般将附近的三派联军宰得惨叫飞向四处。

 三派掌门人焦急拦,却反而被自己人阻挡。

 不久,魔已砍杀三百余人啦!

 他喝句走立即攻向南方。

 他那些手下立即攻向南方。

 联军立即奋勇阻挡着。

 战况更加烈啦!

 混战之中,二名武当弟子疾刺向魔的背后,魔虽然转身劈死一人,右臂却已挨剑。

 负伤之下,他怒吼不已啦!

 他便在原地附近扑杀着!

 惨叫声立即震天连响!

 三派掌门人一冲近魔,便联手疾攻,魔在一阵混战之后,他已经被少林掌门人劈中左肩啦!

 剧疼之下,他不由闷哼一声。

 他真正尝到疼之滋味啦!

 他疾速旋身猛攻之下,丐帮帮主连中三剑之后,立即血如注的由丐帮弟子扶到一旁疗伤啦!

 少林及武当掌门人立即全力猛攻着。

 砰砰声中,疾旋的魔之左背已经又挨了一掌,不过武当派掌门人之腹之间则已经连接了两剑。

 他立即由弟子扶走。

 武当三老立即上前补位。

 魔连负三伤立即扬剑疾攻向南方。

 一阵血拼之后,他又挨了二剑,武当三老却已死了二老,少林掌门一咬牙便震臂疾劈及扑向魔之右肩。

 魔一闪身,却被武当长老在右脚刺了一剑,他回手一剑,立即将武当长老当场砍成两段,血当场溅着!

 少林掌门一扑近立即猛劈二掌。

 魔挥剑疾砍,两人便闷哼退开。

 少林掌门的右掌已断。

 魔的腹部又挨了一掌。

 气血翻腾的他不由大骇!

 他立即疾挥宝剑冲去。

 三派联军便在沿途拼命攻击。

 魔的手下更是拼死冲去。

 短短的三十余丈,魔在平时可以轻易的一掠而过,如今他又挨了二剑,现场至少又死了四百人,他仍然冲不了。

 于是,他转身冲向北方。

 联军见状,急忙围来。

 魔身旁的四大铁卫如今尚剩三卫,他们联袂猛劈出一条血路,魔立即挥剑冲出。

 少林掌门人及三位丐帮长老立即率先追去。

 另有四百余人亦尾随追去。

 其余之人则扑杀魔的手下。

 血成河!

 尸堆如山!

 终于三位铁卫及魔带出来之人全被消灭啦!

 二位负伤的掌门人便吩咐一千五百人分由官道及山路追去,其余之人则留下来善后及抢救伤者。

 这一役,联军死了三千余人及伤了近一千人哩!

 且说魔冲出重围之后,便被丐帮长老紧追不舍,因为,此长老正是以脚程快闻名江湖三十余年的千里丐!

 千里丐曾经奔驰六六夜,却未曾合上一眼,因为,他当时正由北方胡国偷出一件重大军事机密。

 他为了赶时间,方始如此拼命哩!

 事隔三十年,他准备再拼命一次!

 因为,魔太恐怖,若不趁此时除掉他,大家今后一定要整提心吊胆,千里丐已决定拼掉老命啦!

 魔负伤颇重,他急于止血疗伤,所以,他朝前猛掠。

 两人便相距十余丈的追逐着。

 一山又一山,魔因失血过多而偶觉晕眩啦!

 他更拼命朝前掠着。

 一山又一山,两人仍无停止的打算!

 天黑了,两人仍在山区迫逐着!

 破晓时分,魔一见前方有人,立即折入岔道。

 没多久,老天爷作的下雨啦!

 千里丐担心追丢人,立即咬牙猛追一大段。

 一个时辰之后,他已跟在魔身后四丈远处!

 雨势越来越大啦!

 午前时分,雨势稍停,魔朝四周一瞥,立见左前方有水,于是,他折入岔道,疾掠向左侧。

 不久,他一登上山,便见大海及海边避雨之船队。

 于是,他咬牙腾空掠下。

 千里丐见状,亦腾空掠下。

 魔连翻三次,终于直接掠上小舟,他一掌劈断绳,立即朝岸上一劈,小舟便倒而去。

 千里丐立即也如法炮制。

 不久,二人已在海上追逐着。

 黄昏时分,海面上突然雷电加。

 接着风雨疾袭而来。

 魔望着汪洋大海及风雨,终于尝到骇怕的滋味。

 千里丐自忖必危,立即单身掠去。

 魔一回头,便疾出宝剑。

 千里丐立即也掷出叫化

 “卜!”一声,宝剑已穿千里丐的腹部,他却鼓起最后一口气的翻身向下一冲,立即由上向下的撞破魔的船板。

 魔刚避过叫化,乍见船破,不由大骇!

 那知海水疾涌而入,小舟立即剧摇。

 风雨一助威,小船立即一翻。

 魔急劈掉一块船板,便死命抱着。

 海水猛灌上他的伤口,他疼得死去活来啦!

 他便遭受大自然的无情体罚。

 不过,暴庚成的他即使疼昏,仍然抱着船板哩!

 风雨猛击,他疾昏十余次之后,风寒终于侵入他的体中,他便昏昏沉沉的抱着船板随风雨而去。

 丑初时分,风雨已停,海却继续涌向魔。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已被涌上辽东的岸边,岸上的大小石块及死鱼立即来回的随波冲刷他。

 他却昏沉沉的僵躺着。

 海水对他的刺疼已经麻木啦!

 不久,远处海面却出现一条小舟,它不但破如飞而来,而且笔直而来,可见舟者有甚强之腕力。

 刹那间,便见两人搭舟驰来。

 赫见他们是洪菱及方源哩!

 他们的双眼皆红,莫非受海水泡过?

 哇!他们怎会深夜出现于海上呢?

 原来,白仔在昨晚趁方源运功之际,将全身剩下的功力全部赠给方源,他却含笑指向地面之右侧。

 他耗尽最后一滴元气时,脸上仍含笑哩!

 因为,地上刻着“黑仔!吾比汝先走一步啦!”

 方源却毫不知情的继续运功着。

 黑仔因为久候不到白仔,便入内一瞧!

 他乍见白仔及地上之字,他居然掉泪啦!

 他受此刺便茫然出

 良久之后他被海冲醒,立即沉思着。

 午后时分,他催舟离去。

 他早已探知洪菱之居处,所以他迅速以舟载洪菱出海。

 当他们冒雨上岸之后,他指向自己的口道:“雨歇后,再入右!”说着,他不再多言的步向白仔之

 他已经决定去陪白仔啦!

 白仔之死已使他万念俱灰啦!

 他便沿途提聚功力!

 当他入步到方源身旁之时,他先仔细的瞧方源一阵子,再以指力在地上刻道:“葬吾二人于此中!”

 说着,他已按上方源的命门

 方源原本一直运功,此时一被按上重,功力直觉的反震之下,黑仔急道:“好哇儿!准备功!”

 方源急忙煞住功力。

 他正反对黑仔已疾灌入功力。

 方源只好运功收啦!

 不久,黑仔牵着白仔之双手含笑躺在他的对面,当他咽下最后一口气之时,脸上已布笑容矣!”

 方源却不知情的继续运功着!

 洪菱依言入之后,便在口侯雨停。

 当雨一停她立即出

 不久,她入内一瞧,她完全愣住啦!地上之字迹使她感动而哭啦!

 方源乍听哭声急忙收功。

 “娘!是你吗?”

 “是的!后转!跪下!”

 方源一回头便见二老倒地。

 他乍见字迹立即哭啦!

 他抱着黑白配的尸体哭啦。

 洪菱陪哭不久便起身准备着!

 不久,她由黑白配的柜内取出全新的衣靴,便带着它们来到尸旁道:“源儿!为二老换上寿服吧!”

 “是!”

 方源拭去涕泪立即为二老更衣。

 他那不争气的泪水却不停的滴落着!

 洪菱在中劈一大坑,便搬入大小石块。

 不久,他们合抬黑白配的尸体入坑啦!

 他们一块块的放入土石,泪水亦一串串的滴落着。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埋妥黑白配。

 两人一出外,洪菱便劈塌通道。

 一阵轰响之后,令全天下头疼的黑白配已经安息啦!

 两人拭去泪水,便掠向海边。

 不久,方源舟带慈母出险滩,便疾催舟前进。

 所以,他们才会在此时接近辽东海岸。

 洪菱小心的朝岸上一瞥,正好瞥见岸上有人。

 她朝岸上一指,立即道:“小心!”

 方源凝神一瞧,道:“此人将死,救不救?”

 “这…去瞧瞧吧!”

 小舟一泊岸,两人一起掠去。

 洪菱一掠到魔的身旁,立即蹲下。

 她乍见对方的伤势,立即忖道:“此人伤势如此重,又被海水将伤口泡如此模样,分明已落海甚久。”

 她好奇的立即朝对方的下额一摸。

 她一确定对方戴面具,立即卸下它。

 她乍见对方之睑,立即骇啊一声。

 “娘!怎么啦?”

 “没…没什么?汝上堤注意有否外人?”

 方源立即掠上堤。

 洪菱忖道:“会是他吗?可能吗?”

 原来,她已认出此人便是她的主人呀!

 看官们还记得她在十年前曾在富江任婢女吧?魔便是令她在倚江居侍候那位青年的主人呀!

 她为何如此怕魔呢?

 其一,她曾是红之婢,红偷人而惨遭轮而亡的事,永远烙上她的脑海,她怎能不怕!

 其二,她曾目睹魔在她的厅内将一个叛徒活活撕成两片,再生吃对方的心,她迄今仍会发抖哩!

 其三,魔曾要她品箫,她当时未十岁,当然无法使魔满意,结果,她被食一个月。

 那个月,她每天只能喝三次水,每次只有一匙水哩!

 此时,她卸下魔的底,终于发现老顶端有一粒红痣,因为,魔曾自诩此痣可使他玩尽天下的女人。

 此时,她一确定魔的身份,立即匆匆下他的锦靴。

 原来,魔昔年疼红时,曾由靴内夹层各出一张油纸,他除掉油纸,便将内层纸拼凑成为一图。

 他曾向红炫耀那张图有盖世财物。

 红顺口一问,竟问出“西湖”二字。

 洪菱当时正提水入房,所以,她听得一清二楚。

 此时,她迅速下被泡得快变形的锦靴,立即搜着。

 不久,她果然找出二张油纸。

 她忍住惊喜的徐徐出二张,赫见一张图。

 她欣然折妥,便收入袋中。

 不久,她替魔穿妥锦靴,便一指将他制死。

 接着,她将他的外衫下及撕成布条。

 没多久,她以大石绑上尸体,便放上小舟。

 她一掌推舟入海,便另驾一舟跟去。

 不久,小舟一入海,她立即一掌劈破舟底。

 海水一贯入,小舟迅即翘尾。

 不久,舟身连旋,一代魔便沉入海中。

 哇!大鱼们又可以加菜啦!

 洪菱嘘口气,立即舟泊岸。

 破晓前,她已陪爱子返庄。

 她吩咐爱子入客房稍歇,立即在自己的房内拼妥二图。

 她未曾去过西湖,所以,一时瞧不出所以然来。

 她收妥二图,便沐浴更衣。

 不久,她吩咐那对母女多准备早膳,便返房运功。

 一个时辰后,她已和爱子在房内用膳。

 方源仍在怀念黑白配,胃口因而欠佳。

 洪菱不愿勉强,便吩咐他返房歇息。

 她为了赴西湖,便召来母女吩咐着。

 那对母女一听,她要将庄院赠送,立即下跪叩谢。

 一个多时辰之后,洪菱备妥干粮,已和爱子搭车离开辽东。

 “源儿!好好运动,勿辜负二老赠功之恩!”

 方源应句是,立即在车上运功。

 黑白配先后各将一甲子功力贯入方源的体中,他因为尚未完全发育,他只能发挥一半,其余的一半则渗入骨髓中。

 不过,他若能常运功,必会加速活化那些功力哩!

 他运功不久,便已悠悠入定。

 洪菱暗喜道:“源儿之修为已远逾吾矣!” M.edAXs.cOM
上章 逍遥神剑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