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霜刀风 下章
第十九章 千里长征奏凯歌
 深夜时分,那二匹马终于吐着白沫停下来,只见它们一屈腿,便趴在草地上连抖以及吐着白沫。

 艾土见状,便放下手中之索。

 原来,他在上午任由二马奔驰半个多时辰之后,二马一定下神反而不走,他便以索催它们奔驰。

 此二马乃是良驹,它们如今已冲近新疆以及青海界,艾土一见四下黝暗,不由吁口气。

 他干脆在车上行功着。

 天亮之后,他一收功,立见二马已死。

 他望着车的包袱沉思着。

 不久,他打开每个包袱瞧着。

 良久之后,他立见每个包袱中皆是一束束的银票,他实在不知道血海这批人如何聚到如此多的钱。

 他便以大包包小包般硬包着。

 他忙了一阵子。仍有十二大包银票。

 他只好卸下二马,自己驮车跑!

 一个多时辰之后,便有一批牧民怔望着他。

 艾土却不吭声的继续驶车奔去。

 他不能怪这批人,因为,他自己也觉得好笑呀!

 他便笔直的驮车奔去。

 午后时分,他终于遥见镇集。

 他便打算入内雇车。

 他一入镇集,便开始雇车。

 哪知,他的异举加上衣破,使不少人不愿受雇,于是,他掏出一张银票道:“一千两!要不要?”

 立见三人大声答允着。

 艾土便挑妥一部比较干净之马车。

 他把包袱搬上车,便坐上车。

 车夫折妥银票,便笑哈哈的控车驰去。

 经此一来,艾土总算可以松口气啦!

 他便沿途进食及换车。

 这天下午,他一进入成都,不由松口气。

 他便在途中另雇一车离城。

 入夜之后,他便吩咐车夫在山道旁停车。

 他取下所有的包袱,便吩咐车夫离去。

 他便来回的拎包袱入林。

 然后,他埋妥八个包袱。

 他便先拎走四包银票。

 他已在沿途养蓄锐,他便沿山区飞掠着。

 亥初时分,他已进入贵银庄。

 他一放下包袱,便摘下面具。

 二名苗人立即喜道:“大人好!”

 “辛苦!”

 他便拎包袱入内。

 立见小昭君易容来,她乍见他衣破且沾黄土,她不由怔道:“怎会如此呢?战乎?”

 “是的!小弟先取回东西再说!”

 说着,他已放下包袱。

 他便匆匆入内。

 不久,他已找到二个大麻袋。

 他又找妥二索,便匆匆离去。

 他仍沿山区飞掠着。

 他一赶回埋包袱处,便挖出它们。

 他便把它们入布袋及绑妥。

 然后;他拎着它们飞掠而去。

 天亮不久,他已返回贵银庄。

 小昭君便直接陪他入房。

 立见房中已备妥浴具及一套全身的衣,她便含笑道:“先歇口气,吾去备膳。”

 说着,她已经离房。

 艾土松口气,便剥光全身沐浴着。

 浴后,他不由全身一畅。

 他便穿妥新衣

 他一见颇合身,不由佩服小昭君之细心。

 他又穿妥靴袜,便含笑出房。

 立见小昭君他入另一房中。

 只见桌上已摆妥酒菜,他便欣然入座。

 小昭君斟酒道:“封彩没回来?”

 艾土含笑道:“他永远不会回来啦!”

 “他阵亡啦?”

 “是的!”

 “血海如此强?”

 “的确!”

 “封彩抱恨去矣!”

 “的确!”

 艾土便先行干杯。

 小昭君摇头一叹,便跟着干杯。

 艾土突然哈哈一笑!

 小昭君怔道:“汝笑什么?”

 “小弟逗姐啦!”

 “汝!封彩没死?”

 “不!他已死!他被小弟劈破脑瓜子而死!”小昭君怔道:“汝怎会杀他?莫非他骗吾?”

 “不错!他是血海少主海涛!”

 “啊!当真!”

 “海狼亲口所述!”

 “该死的家伙!吾险些坑了汝!”

 “的确!他先以唐门“子母毒”坑小弟!”

 “啊!他怎会有子母毒?”

 艾土笑道:“见贤思齐呀!”

 “该死的家伙!”

 艾土便略述经过。

 小昭君骇道:“真可怕!若非汝,别人即使有九条命也会不来,这小子有够阴沉,死得好!”

 “小弟已一把火烧光血海!”

 “烧得好!”

 小昭君不由悻悻的一哼!

 艾土道:“小弟为他们的血腥钱而出力哩!”

 他便道出自己驮车奔跑数百里之事。

 小昭君忍不住格格一笑!

 艾土哈哈一笑,便又干杯。

 小昭君低声道:“吾只清点过半包银票,便有九千余万两白银,足见血海确有计划要称尊天下!”

 “是的!”

 “老天有眼,汝又添银财啦!”

 “这叫做财由险中求吧?”

 “的确!吾险些害了汝!”

 “算小弟命大!小弟该返宫缴旨啦!”

 “行!这批横财由吾安排吧!”

 “好!”

 二人便欣然取用酒菜。

 膳后,艾土便申谢离去。

 他仍沿山区赶路。

 途中他拜访过武当及少林二派,他道出血海杀吏杀他以及他已灭雪海,他更请二派转告群豪。

 落之前,他已返回尚书府。

 立见三皆匆匆出

 喜娜乍见到他,便溢泪奔来抱住他低泣着。

 艾土不由大为感动。

 他轻搂着她道:“我已灭凶手啦!”

 “小金怎会找不到你呢?”

 “我去天山!”

 “什么?你去过西陲啦?”

 “是的!我先去见皇上吧!”

 喜娜便松臂退开。

 立见诸子纷纷唤爹来行礼。

 艾土含笑道:“乖!爹先去见皇上!”

 说着,他已经入内更衣。

 不久,他已一身官服离去。

 他一到殿前,二名侍卫便惊喜的道:“参见艾大人!”

 “免礼!方便面圣否?”

 “这…皇上正在用膳哩!”

 立听殿内传出:“艾卿!”唤声。

 艾土忙道句“微臣在”及快步入厅。

 立见皇上已率二位皇后及太子行来。

 艾土急忙下跪道:“微臣请罪!”

 “何罪之有?平身!”

 “谢皇上!”

 皇上道:“卿风尘朴朴,辛苦矣!”‘

 “启奏皇上!微臣已在新疆西陲之天山下消灭一千六百余人,他们便是杀朝廷命官之凶手!”

 “他们远自天山入中原杀官?”

 “是的!他们微臣!”

 “原来如此!辛苦矣!”

 “微臣理该效劳!”

 “共膳吧!”

 “遵旨!”

 内侍便送上餐具。

 皇上立即亲自斟酒道:“朕未去过天山哩!”

 “草原无际!昼热夜寒,不堪远涉!”

 “辛苦矣!”

 “皇上记得迪化之胡塔否?”

 “朕于十六岁那年去过该塔!”

 “该塔四周皆是坟,已失去立塔之意矣!”

 “什么?坟仍未移走?”

 “是的!皇上昔年指示过乎?”

 “不错!朝廷更拨款哩!”

 皇上不由一哼!

 艾土道:“微臣另行前往处理吧!”

 “朕另派吏办此事,卿不必再远涉!”

 “遵旨!”

 皇上道:“卿可知报名科试之人数锐减?”

 “微臣不知此事!”

 “此乃诸吏被杀之影响,联之革新计划为之受阻!”

 艾土道:“启奏皇上!请赐准微臣再经由群豪推动此事!”

 “准!”

 太子道:“殿试期恐须顺延!”

 皇上点头道:“无妨!该不会逾一个月!”

 艾土道:“微臣明即出宫!”

 “辛苦矣!”

 “微臣乐意效劳!”

 “很好!”

 众人便宽心用膳。

 膳后,艾土便叩谢离去。

 他便顺道进入卓相府。

 立见卓相爷惊喜的道:“想煞吾矣!”

 “卑职至天山灭凶!”

 “啊!凶手来自天山?”“是的!他们原本控制天下恶人,由于卑职已消灭恶人,他们因而杀官卑职人天山宰卑职。”

 “可怕!若非汝神勇,别人必已受害!”

 艾土点头道:“的确够惊险!”

 “汝又立功矣!”

 “不敢当!卑职已面呈,明将出宫鼓励士子参加科试,以贯彻皇上革新吏治之心愿!”

 “很好!皇上这阵子一直以此事及汝为困!”

 “卑职知罪矣!”

 “客气矣!来返天山已经够耗时,何况尚须查案及涉险,皇上一定会责怪汝矣!”

 “卑职曾因愧而无颜返宫矣!”

 “足见汝责任心之重矣!”

 “不敢当!”

 卓相爷含笑道:“汝昔日在两湖所委用于各衙之各派高手,他们如果识字,汝不妨保荐他们出任县令!”

 艾土喜道:“好点子!他们皆是文武全才,而且已在各衙任职很久,他们的确是县令之最佳人选!”

 卓相爷含笑道:“汝此次就先征询他们之意愿吧!”

 “是!”

 “此外!汝不妨保荐在贵州学塾任教之夫子,他们有此牺牲奉献精神,实乃地方官吏之最佳人选!”

 “有理!有理!该补偿他们!”

 “如此一来,科试可以如期举办!”

 “对!肯在此种情况下报考之人,必然有眼光或忠心,只须由这批人之中择优即可进行革新吏治工作!”

 “对!面圣吧!”

 “好!”

 于是,二人立即离去。

 不久,他们会见皇上,卓相爷便先启奏此二项构想,艾土亦立即补充以及保证这二批人之可靠!

 皇上欣然同意啦!

 艾土为之松口气。

 于是,皇上指示按时举办各级科试。皇上更指示先召集那二批人入宫“集训。”

 卓相爷立即赴吏部指示着。

 艾土则欣然返府。

 翌一大早,他立即出宫。

 他先进入两湖,再赴各衙会见各吏以及担任捕头或总捕头之群豪,他向他们转达此项喜讯。

 他吩咐群豪二十天后在武昌总督府会合。

 他更请群豪另推荐高手入衙接替工作。

 他赶场似的飞掠于各衙间。

 三天后,他已安排妥此事。

 群豪为之大喜及欣然同意任吏。

 艾土便直接赶返贵州。

 他直接赴各学塾询问夫子们。

 除六名老夫子愿意续任外,其余之二百七十三名夫子皆欣然愿意任吏,艾土便吩咐他们准备率亲人入京城。

 此外,他请他们另推荐一百名夫子。

 艾土为何缩减夫子之人数呢?

 因为,如今只剩下苗贵孩童上塾呀!

 他安排妥此事,方始进入贵银庄。

 立见上千人正在等候借钱。

 他便与小昭君入内厅;

 小昭君含笑道:“忙什么?”

 艾土便略述经过。

 小昭君含笑道:“好点子!该鼓励这批夫子!”

 “是呀!”

 “如此一来,朝廷可以推动革新吏治吧?”

 “是的!借钱的人可真动作快哩!”

 小昭君含笑道:“昨天已有五千余人借走九千余万两白银,今可能会有更多的人前来借钱哩!”

 “太好啦!大家一起打拼吧!”

 “他们完全在为汝打拼哩!”

 “姐指利钱收入吗?”

 “正是!若一年期,每一百万两便可收入十二万两哩!”“哇!比昔日存钱多一倍哩!”

 “正是!利滚利之下,不出七年,汝目前之财富必可增加一倍,若再恢复售补酒,汝之财富必可加速增加!”

 “真令人不敢相信!”

 “是呀!”

 “真抱歉!一直把姐绑在此地!”

 “汝若有此心,今夜陪陪吾吧!”

 “好!”

 小昭君不由双目发亮!

 于是,艾土便先入房行功歇息。

 小昭君便愉快的入厅协办借钱手续。

 入夜之后,她陪着艾土取用酒菜。

 膳后,二人便出去散步。

 天公作美,不但未下雨,而且明月当空,二人便散步赏月向山上,不知不觉之中,二人已经来到扶风山顶。

 四下无人,小昭君含笑坐在一块石上道:“游客已逐增加,山上各店面生意也逐渐不错着!”

 “太好啦!他们前阵子一定亏本吧?”

 “嗯!他们并不在意!”

 艾土含笑道:“他们知足的!”

 “是的!他们一有自己的店面,便已经足,他们皆即时趁机入塾识字,如今皆已可自己记帐!”

 “太好啦!他们可有协助酿酒?”

 “有!目前已有近二十万罐酒,只要草药一,便可拼酒,届时,大批茅台补酒便可以财源滚滚矣!”

 “有理!他们继续在还钱吧?”

 “是的!吾皆由他们自己记帐!”

 “对!咱们不在乎这些小钱!”

 “嗯!总峒主在宫中或武昌?”

 “他们在武昌与苗人忙得起劲的!”

 小昭君含笑道:“此乃汝之骄傲也!”

 “是的!能使苗贵人自立自足,真令人愉快!”

 “的确!”

 二人又叙一阵子,便含笑下山。

 不久,二人已潜入道中。

 二人直接爬到潭旁,立即宽衣解带。

 不久,她轻抚艾土的小兄弟道:“它真人!”

 “小弟在那方面之需求仍未减哩!”

 “此乃故之效,何况汝正年青!”

 说着,她一蹲下,便张口含着小兄弟。

 同样是品萧,王玉昭就不如小昭君,小昭君又又轻咬不久,艾土便已经火气大旺!

 不久,她已转身弯按立于壁前。

 那人之双立现。

 妙处更是溢着

 艾土一搭便破关而入。

 她受用的嗯了一声。

 她便扭、顶、个不停。

 艾土便挥戈不已!

 冰寒的潭水丝毫冷却不了他们的火。

 他们便畅玩各种花招。

 小昭君之魔鬼身材配合纯的动作,使得艾土大畅,他便大刀阔斧无忧无虑的冲刺不已!

 良久,良久之后,小昭君叫不已!

 她更放的玩着。

 艾土也尽情作乐!

 终于,她呻的仰倒在地上。

 她毫无招架之力的任由他玩着。

 又过良久,他方始畅然送礼。

 “好弟弟!”

 “好姐姐!”

 二人皆足啦!

 二人畅然互搂着。

 “好弟弟!谢啦!”

 “不会碍及姐的功力吧?”

 “不会!姐不该如此自私!”

 “姐别如此说!小弟也舒畅呀!”

 “吾!唉!好弟弟!”

 她足的笑啦!

 又过良久,二人方始入潭游着。

 他们一泡净全身,便上岸运功。他们一烘干身,便整装易容离去。

 二人一返银庄,便直接各入房中歇息。

 翌夜,二人便又入潭快活着。

 他们又连连快活三夜之后,方始打住。

 这天上午。他便以车队率那些夫子们及他们的亲人们离去,大批贵州人及苗人皆欣然列队送别。

 经由车夫们之沿途安排,人人皆吃得又睡得好。

 这天下午,他们一到武昌城中,便会见总峒主诸人,艾土便先安置他们住入客栈以及庄院中。

 他便入总督府吩咐着。

 黄昏时分,准备入宫的群豪已率亲人前来会合,艾土便介绍他们与夫子们认识以及叙着。

 然后,大家入酒楼享用酒菜。

 膳后,众人方始欣然歇息。

 翌上午,艾土便率这二批人离去。

 总峒主也笑呵呵的同行着。

 沿途之两湖百姓不由送着。

 沿途之中,各衙吏更是恭恭送着。

 这天下午,艾土终于率他们入宫。

 立见担任侍卫的群豪沿途欣然招呼着。

 接着,吏部尚书率二十吏前来,只见吏部尚书主动向艾土行礼道:“辛苦矣!请容卑职安顿他们吧!”

 “好!”

 艾土便向众人介绍吏部尚书。

 众人便一阵恭敬行礼。

 艾土便与总峒主先行离去。

 这批新吏及他们的亲人沾艾土这个大红人之光,他们虽然是入宫“受训”三个月,吏部已安置妥他们之食宿。

 若换成别人,一律不准携眷。

 当事人更只能住小房舍且须受到行动限制。

 这批新吏便与他们的亲人被一一安排妥食宿。

 艾土陪总峒主一入刑部尚书府,喜娜三女便率诸童来,总峒主乐得呵呵连笑个不停。

 艾土便含笑率亲人入内。

 不久,他已含笑入厅会见诸吏。

 诸吏不但行礼,更依序简报每人这段期间之工作成果,艾土听得连连点头以及各赠一个红包。

 良久之后,他才补阅重要之公文。

 他尤其重视三件惩罚污吏之公文。

 他阅毕公文,方始入内换上官服。

 不久,他已会见卓相爷及道出已率新吏前来报到。

 卓相爷便陪他入殿面圣。

 艾土首先道出率吏入宫之事。

 皇上含笑道:“朕后天中午赐宴,二卿赔侍!”

 “遵旨!”

 “朕后天上午见这批新吏,二卿列席!”

 “遵旨!”

 卓相爷道:“启奏皇上!各地已开始科试!”

 “很好!”

 卓相爷道:“启奏皇上!末相孙女出阁时,恳请皇上福证!”

 “哈哈!准!”

 “谢谢皇上!”

 “二卿今后已成一家人啦!”

 “是的!”

 三人便一阵叙着。

 良久之后,艾土二人方始出殿。

 艾土忙问道:“择妥吉期啦?”

 “是的!本月底午时拜堂!”

 “可喜可贺!”

 “呵呵!吾可以了却心事矣!”

 不久,艾土便直接返府。

 他一换下官服,果见麦芳人房道:“弟将于月底拜堂!”

 艾土含笑道:“皇上方才已允到场证婚!”

 麦若喜道:“好大的福份呀!”

 “相较之下,妹受委屈矣!”

 麦芳足的笑道:“妾已知足!”“谢谢!我一直在外奔波,冷落你啦!”

 “别如此说!妾以相公为傲!”

 “谢谢!二子还好吧?”

 “健康可爱的!人见人爱哩!”

 “太好啦!爷爷他们快入宫了吧?”

 “是的!弟已派人送函!”

 “很好!这场喜事一定够热闹!”

 “是的!”

 艾土便率她出来陪喜娜二女及总峒主品茗叙着。

 当天晚上,艾土便与喜娜及王玉昭快活着。

 “小别胜新婚”三人不由畅玩着。

 良久之后,三人方始足的收兵歇息。

 翌上午,艾土便赴吏部探视新吏们上课情形,喜娜则与王玉昭及总主陪着新吏的亲人们一起出宫。

 她们陪众人畅游京郊胜景。

 当天中午,她们更招待众人享用京城名肴。

 膳后,她们便续游着。

 黄昏时分,众人方始返宫住处。

 每人皆乐透啦!

 此乃艾土之安排,他要使众人畅游一番。

 他吩咐三陪他们畅游宫内外。

 他要使众人宾至如归。

 他更要使三也畅游一番。

 他自己则除了上朝之外,便钻研公文。

 尤其卓相爷更天天邀他入相府详加指点着。

 卓相爷更让他介入相府业务。

 相府之诸吏更是一一向他简报工作。

 艾土的公文素养为之提升。

 他的处事亦更达练。

 这天下午,麦钦夫妇率媳一入宫,麦良已先走他们,当天晚上,艾土便在府中以酒菜招待他们。

 麦钦一听皇上肯赐证亲,不由大喜!

 他们畅饮良久,方始歇息。

 翌上午,艾土与卓相爷一入殿,便见新吏们已经服装整齐的列立,吏部诸吏正在“临时恶补”朝仪。

 吏部尚书便艾土二人到旁瞧着。

 艾土趁机赞几句,吏部尚书不由大喜!

 又过不久,皇上已率太子入殿,众人立即跪

 皇上一入座,便含笑道:“平身!”

 “谢皇上!”

 众人便依序列立。

 皇上一瞥新吏,便含笑道:“开始吧!”

 吏部尚书便按名册唱名。

 每位新吏皆依序出列恭立着。

 皇上及太子便边瞧边在名册上注记着。

 一个多时辰之后,皇上方始钦点过新吏们。

 皇上含笑道:“众卿先前分别在两湖保护子民或在贵州为稚童启蒙,每人皆已奉献出心力及缔造成果。

 说着,皇上已含笑扫视新吏们。

 立见新吏们齐声道:“叩谢皇恩!”

 说着,每人皆下跪叩头。

 “平身!”

 “谢皇上!”

 新吏们便起身恭立。

 皇上含笑道:“朕盼众卿利用这三个月期间,全力学习吏治,俾继续替更多之子民造福!”

 “遵旨!”

 皇上又道:“众卿虽是朕破格撰用,今后只须立功,仍可晋升,盼众卿维持初衷续为朝廷效命!”

 “遵旨!”

 “很好!朕今午赐宴!”

 于是,皇上及太子含笑起身。

 卓相爷便率众跪送。

 皇上二人便含笑离殿。

 吏部尚书便陪艾土二人离去。

 半个多时辰之后,艾土二人一入殿,便见新吏们已拘谨而坐,吏部尚书便快步前来接艾土二人。

 二人便直接入座。

 又过不久,皇上便与太子入殿。

 众人便起身恭。皇上道句平身,便含笑入座。

 这一场官式盛宴,便拘谨的进行着。

 膳后,艾土便陪卓相爷一起离去,便入相府。

 卓相爷仍然指点着公文。 m.EDaxS.Com
上章 剑霜刀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