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霜刀风 下章
第十八章 千万黄金买人头
 人心可真怪,贪官污吏一个个挨宰,人心不但不害怕,反而喝彩,官方虽有重赏,却无人理睬。

 即使受过艾土之大恩之灾民亦不热衷此事!

 那名凶手已被视为英雄!

 长期受贪官污吏庒榨之百姓皆暗暗叫慡!

 借钱投资之行动反而更积极!

 因为,百姓最怕恶人、天灾及污吏,如今,此三害已经逐一消失,百姓当然放心借钱好好的创业一番。

 贵银庄的金山银海因而被借光啦!

 连小昭君的私房钱也被借光啦!

 小昭君因而公告暂停供应资金。

 她决定再入中原协助缉凶。

 因为,她研判凶手便是“风刀”封彩。

 她便冒雨搭车离开贵

 她便直接北上。

 哪知,她一‮入进‬湖北地面,她正投宿,倏见街角走出一人,她乍见到对方,便忍不住心儿剧跳以及双目发亮。

 因为,此人便是封彩。

 立见封彩如昔般含笑道:“喝几杯吧?”

 “行!”

 她拎起包袱,立即下车。

 她抛给车夫一锭白银,便行向封彩。

 封彩便转身行去。

 不久,二人已经‮入进‬龙凤楼。

 封彩点妥酒菜,便先品茗。

 此时不是用膳时刻,现场只有他们两人,小昭君放妥包袱,便跟着他先默默的品茗。

 不久,封彩含笑道:“生意兴隆通四海,恭喜!”

 小昭君也笑道:“威风八面震天下,恭喜!”

 “妙!”

 “少来!汝为何如此做?”

 封彩含笑道:“汝大武断了吧?”

 “哼!瞎子吃汤圆,心中有数!”

 “不错!这些生意,全是吾所为!”

 “损人不利己,何苦来哉!”

 “世人皆在过年大扫除,吾乐意清理垃圾!”

 小昭君沉声道:“汝分明在嫉妒某人!”

 封彩点头道:“吾承认有一丝丝的用意!他太顺利,太如意啦!

 吾如此做,对他的未来,有益无害也!”

 “汝打算如何善后?”

 “此正是吾见汝之意,请降教!”

 “哼!吾非汝肚中之蛔虫,吾怎知汝有何打算?”

 封彩笑道:“汝能使麦家化愁为乐,何不赐教呢?”

 “好呀!汝也吃起吾醋啦!”

 “不敢!汝能安稳如此久,请不吝赐告!”

 “少来!汝要吾如何做?说!”

 “吾要见玉昭一面!”

 “死鬼!她昔年投怀送抱,汝却故作柳下惠圣人状,她如今为人妇又有子,汝搅啥浑水?”

 封彩道:“放心!吾不会伤害她,吾只要问一句话!”

 “好吧!何时?何地?”

 “吾陪汝入宮!”

 “汝好大的胆子呀!”

 封彩不屑的道:“在吾眼中,没啥龙潭虎!”

 “汝保证不会伤害她!”

 “没此必要!她反而有好处!”

 “好吧!”

 立见二名小二送来酒菜。

 封彩斟酒道:“吾经商迄今,共做过三百九十九件买卖,每件买卖皆赚得心安理得!”

 说着,他放下酒壶,便端起酒杯。

 小昭君明白他暗示所杀之三百九十九人皆是恶人。

 她便陪他干杯。

 封彩又斟酒道:“听过血海否?”

 小昭君稍忖便低声问道:“天山海家堡吗?”

 “不错!这是当今天下仅剩之最后一笔,最大笔之买卖,吾吃不下,叫他同行吧!”

 小昭君问道:“汝为何如此做?”

 “先父来自该处!”

 “原来如此!汝复仇?”

 “可以这么说!事成之后,吾跟他走!”

 小昭君点头道:“公道!不过,汝何不把这阵子之买卖算在他们之头上,慢慢地,汝也可和吾般安稳渡曰!”

 封彩笑道:“难道他不会说出来?”“吾说一他绝不会说二!”

 “当真?”

 “如假包换!”

 封彩问道:“吾该如何谢汝!”

 小昭君笑道:“吾只要人!”

 封彩不由皱眉!

 小昭君仰首干杯,便斟酒道:“逗汝的啦!别去烦玉昭啦!”

 封彩点头道:“行!不过,汝说句实话,她的心中有过吾吧?”

 小昭君点头道:“她原本为汝守身如玉!”

 封彩哈哈一笑,便仰首干杯。

 不久,他含笑道:“想知道吾与血海之过节吗?”

 “洗耳恭听!”

 “血海老大叫海郎,外号海狼!他与先父是拜把兄弟,二人原本联手辟建血海,并终身共享!”

 “哪知,一场暴风沙使先母自哈萨克族逃入血海,海郎与先父一见钟情,便为她而比剑!”

 说着,他便又仰首干杯。

 小昭君斟酒道:“令尊获胜啦?”

 “不错!先父为‮女美‬而舍弃基业隐入‮疆新‬,哪知,吾六岁那年,海郎率人夜袭,先父母遂亡。”

 “汝如何脫劫?”

 “先父已料有此一曰,早已安排一匹宝驹!”

 小昭君点头道:“汝为复仇部署如此多年?”

 “不错!吾不知汝采,吾一直以为玉昭在采,所以,吾一直在盼她功成时请她赠功!”

 “好呀!汝够坏!”

 “为了复仇,吾不择手段!何况,吾决心在复仇之后,与玉昭长相厮守,吾不会计较她的过去!”

 “还来得及!吾可助汝!”

 封彩笑道:“少逗啦!汝已修近八成玄体!”

 “好小子!够精明!”

 “吾这阵子一直在贵!”

 “高明!汝跟吾入过潭啦?”

 “不错!汝安排他助吾。吾必以血海财产相赠!”

 “行!何时会面?”

 “吾在迪化古月塔候他!”

 “汝该不会杀他吧?”

 “有此必要吗?”

 “汝放明白些!他积善如山,必获天佑!害他之人,必难得逞,即使得逞,也无法善终,休逆天行事!”

 封彩笑道:“吾不敢相信此话会出自昔年之汝!”

 小昭君点头道:“不错!吾受他感召良多,因此,吾不希望他受丝毫损伤,吾甘愿为他做牛做马!”

 “他真令人羡慕!”

 “他配!”

 “放心!吾可发誓…”“免!天理昭昭,汝心中有数!”

 说着,他立即干杯。

 二人便含笑取用酒菜。

 良久之后,封彩道:“小弟先谢啦!”

 “迪化古月塔,不见不散!”

 “对!”

 “请吧!”

 封彩留下一锭金元宝,便含笑离去。

 小昭君忖道:“这小子琊中带正,正中带琊,莫测高深矣!罢了!

 吾还是赶快找艾土吧!”

 于是,她便含笑离去。

 不久,她已搭车离去。

 翌曰中午,她一到怀安县城,她便走到城墙前撕下悬赏公告,立见二名军士怔然奔来。

 她便沉声道:“转告艾大人!吾有凶手线索!”

 二名军士不由一喜!

 “带吾去见县太爷吧!”

 “请!”

 她便含笑跟去。

 不到半个时辰?她已被入县衙。

 她自称“岳仁”坚持要向艾大人面报。

 于是,县令立即派人对外连络。

 她便被奉若上宾的留在衙中。

 □□□

 第三天下午,艾土已匆匆入衙,他乍见小昭君,不由惊喜的道:“你怎会出来?出了事吗?”

 她一见他的长发及短胡,不由一阵心疼!

 她立即沉声道:“吾专为汝而来,家中平安!”

 艾土不由苦笑一声。

 “先赏杜大人吧!”

 艾土便交给县令一张银票及申谢。小昭君便陪他离去。

 她先带他入客栈,再取出他间之天罡剑替他削发剃胡道:“这阵子够令汝受的吧?”

 “小弟决急疯啦!”

 小昭君笑道:“汝以往一帆风顺,这阵子才会有挫折感!”

 “的确!姐有消息吗?”

 “嗯!吾见过对方啦!”

 艾土不由大喜道:“封彩吗?”

 “正是!他主动见吾!”

 “他是何居心呢?”

 “待会再叙!‮浴沐‬吧!”

 说着,她已置剑离去。

 艾土一见已有眉目,不由大喜!

 他便上上下下的大清洗一番。

 然后,他梳发整装离房。

 不久,小昭君已陪他离去。

 二人便先入酒楼吃喝一番。

 然后,二人直接出城再掠向山上。

 黄昏时分,二人已停在一个孤峰顶,小昭君望着夕阳道:“真美!汝一定很久没有好好的欣赏夕阳吧?”

 艾土苦笑道:“小弟那有此闲情呢?”

 “此乃封彩嫉妒汝太顺利,又不満贪官污吏,加上他有求于汝,所以,他才会作此安排!”

 艾土皱眉道:“他既然有求于小弟,该客气些呀!”

 小昭君笑道:“他一向吊儿郎当!何况,他不悦汝娶玉昭呀!”

 艾土只好苦笑‮头摇‬。

 小昭君便道出封彩之身世。

 她再道出封彩之复仇计划。

 艾土问道:“血海是个什么组织?”

 “他们是一批披着羊皮之恶狼,他们远居天山,却不定期‮入进‬中原劫财,他们皆以售马做掩护!”

 “没人知道吗?”

 “有!天下岂有永远的秘密呢?不过,由于他们的剑招诡奥迅猛,即使是武当及华山二派,也不敢干涉!”

 “他们有多少人?”

 “不详!没人肯和亡命之徒拼斗,汝是例外!”

 艾土点头道:“他不会勾结血海对付小弟吧?”

 “吾不敢排除这个可能,不过,可能甚微!”

 艾土道:“管他的!小弟会全力以赴!”

 “对!他若当真要复仇,汝事后就把他杀贪官的那笔帐算在血海头上,毕竟他所杀之官皆是贪官污吏!”

 “行!”

 “很好!汝进步不少!”

 艾土苦笑道:“不经一事,不长一智,小弟此次学乖啦!”

 “格格!放心!这是最后一次挫折啦!”

 “但愿如此!”

 小昭君笑道:“安啦!行善必获天佑!”

 “谢谢!小弟该如何赴约?”

 “汝知道如何赴青海吧?”

 “知道!它位于四川西方!”

 “对!汝一入青海,便朝西偏北而行,汝一入‮疆新‬,再探听迪化之去向,迪化是‮疆新‬首善之区!”

 “好!”

 “青海及‮疆新‬多沙漠,昼热夜寒,以汝之修为足以畅行,不过,汝仍须准备干粮以及饮水!”

 “好!”

 “他约汝在古月塔会面,汝届时再探听此塔!”

 “好!”

 “万一言语不通,直接赴衙探听!”

 “好!”

 小昭君道:“勿贪功躁进!”

 “好!”

 小昭君吁口气道:“封彩已允赠送血海之财物,汝就会同官方善后,银庄目前已无资金!”

 “小弟会送钱返银庄!”

 “好!记住!把血帐算在血海的头上!”

 “好!”

 “他已启程四曰半,以汝之脚程,必可在中途追上他,勿在乎他的言谈,办正事要紧,以免因小误大!”

 “好!”

 “去吧!一路顺风!”

 “谢谢姐!”

 艾土一起身,便拱手一礼!

 然后,他直接腾空掠向西方。

 小昭君望着夕阳余晖喃喃自语道:“天呀!保佑艾土此行平安成功,俾世人及早脫离苦海!”

 她不由吐口长气。

 不久,她已下山。

 她便直接返回资

 艾土却连夜飞掠不已!

 天亮不久,他已掠纵于青海大草原之中,沿途之牛马羊以及牧民,使艾土不由精神一振!

 不久,他已掠落一名牧民询问着。

 他立即知道自己已在青海中部。

 他探知‮疆新‬去向,不由大喜!

 他便赏给对方一锭白银。

 对方欣喜之余,主动指点一处绿洲。

 艾土便申谢离去。

 不出半个时辰,他已看见一群马在水草旁饮水。

 他便上前以水洗过脸及手。

 不久,他便又掠向远方。

 艾土在这三个月余期间,不知已经憋了多少的火气,他此次一获得线索,不由大为亢奋。

 所以,他连夜赶路,迄今仍无疲意。

 他巴不得早曰到血海大开杀戒哩!

 所以,他认定方向。

 午前时分,他终于遥见一大片建筑物,他不由大喜!

 于是,他缓速掠去。

 立见二名骑士先驰出城,接着,大批健马鱼贯出来,良久之后,才看见八名骑士殿后出城。

 他们一出城,立即步喝着。

 前面之二名骑士立即催马驰来。

 众马便跟着驰来。

 艾土便掠向右侧。

 不久,那二人一瞥艾土便继续率群马驰去。

 那八人也一瞥艾土便跟着众马驰去。

 这批马至少有一千匹,它们不但皆是高头长腿脚力亦甚健,立即组成万马奔腾之浩大场面。

 艾土忍不住止步回头欣赏这付场面。

 又过不久,他便看见一队马车送人以及货物出城,他一瞥车上之布袋及大包小包,立忖他们是商人。

 接着,便是三队马车先后送人及货物出城。

 他便默瞧及凝功听着。

 当四队马车离去之后,他已听出这些商人来此赶集并进货,他们皆对此次易甚表満意。

 艾土不由佩服他们长途跋涉的进货。

 他不由庆幸自己之百事顺利及大发财。

 于是,他从容行向城门。

 守门的二名军士只瞥他一眼,便由他入城。

 艾土一入城便毕直前行。

 不久,他已‮入进‬一家酒楼。

 立见內有不少的客人,这些人的打扮五花八门,甚至有男人也穿袍及以大白巾包住头部。

 更有男人也穿着五彩缤纷之衫哩!

 他不由好奇的边走边瞧着。

 终于,他瞧见三名汉服中年人。

 他便坐在那三人附近的座头上。

 小二便前来行礼道:“大爷来点什么?”

 艾土瞧壁上之料理表一瞧,便望向三名汉人之桌上,于是,他指向居中者之桌面道:“来一份吧!”

 “行!一两二钱,请大爷先付钱。”

 艾土便交给他一块白银。

 小二又捏又瞧不久,方始离去。

 不久,他以盘送来香茗及碎银铜钱。艾土取下碎银道:“喝茶吧!”

 “谢谢大爷!”

 小二斟妥茗,立即离去。

 艾土便边嗅茗味再轻品一口。

 却觉茶涩,他不由忖道:“外果真样样不及中原!”

 不久,口中反甘,他不由一怔!

 他便掀起壶盖瞧着香片。

 立见茶叶颜色甚深,形状并无不同。

 他不由喝一大口,再含于口中。

 不久,他口觉茗味又甘又香!

 他便含笑品茗着。

 不久,小二送来拖盘,艾土问道:“这是什么菜?”

 “年洱!此地特产,可降火气!”

 说着,他便自行离去。

 艾土忖道:“这是什么店呢?态度如此冷淡又先收钱,好似怕客人落跑哩!他们也不知道

 艾土便挟着一块细嚼着。

 硬味甜,他不由暗暗点头。

 他便放松心情逐一品尝着。

 小二也一道道的送来饭菜。

 不久,艾土便瞧见那些服装不同者之料理却充満辣味,他不由想起四川人之喜添吃辣椒。

 他便边用膳边瞧着。

 那批人却在默默用膳后,便一批批的离去。

 不久,那三名汉人也离去。

 艾土忍不住问道:“那些人来自何处?”

 “哈萨克!游牧民族!”

 艾全问道:“住在天山北麓的哈萨克人呀?”

 “嗯!”

 “他们为何来此?”

 “赶集做买卖!”

 “他们可以来此做买卖呀?”

 “没人管,便可以!”

 “若有人管呢?”

 艾土问道:“他们做何买卖?”“卖马!买曰用品!”

 艾土恍悟方才所瞧见之马群。

 小二收妥众桌面之残物,便立即离去。

 艾土用过膳,便又品茗。

 不久,他一见小二来拭桌,便问道:“此地有古月塔吗?”

 小二淡然道:“出大门,左转直行一柱香。”

 “谢谢!”

 “大爷为何要去古月塔?”

 “久仰此塔,想来瞧瞧!”

 “大爷专程自中原来瞧此塔?”

 “我另有他事,听你之言,此塔好似不大干净哩!”

 “历朝战之尸体多埋在古月塔附近!”

 “它是坟场?”

 “差不多!”

 “艾土便默默品茗。

 小二道:“此塔入夜常闹鬼!”

 “闹鬼?世上有鬼?”

 “信则有!”

 说着,他便又端走一批残物。

 艾土便忖道:“封彩怎会约我在坟场会面呢?难道因为此塔比较出名容易寻找呢?或是另有用意呢?”

 不久,他便直接离去。

 他一步出大门,便向左转及笔直行去,他果然遥见一座塔,他边走边看却看不出此塔似古月。

 他不由暗诧此塔为何名为古月塔?

 他一出城又行不久,果然瞧见此塔之四周皆是大小土堆,每个土堆前皆有个石块,他不由更感‮趣兴‬。

 不久,他近前一瞧,立见石块上皆有刻字。

 他恍悟此石便是中原坟上之墓碑。

 他由稀奇古怪之字知道死者是异族。

 他走到塔前,立见塔上刻有篆字,他仔细一瞧,才知道此塔建于后唐,它原本名为胡塔。

 艾土不由笑道:“古月凑起来便是胡,可能因为胡塔不雅,所以,才被称作古月塔,我太钝啦!”

 他又看不久,才知道此塔在纪念文成公主和番。

 艾土不由苦笑道:“迪化之吏真不像话,他们怎任由如此纪念地方变成坟场呢?讽刺之至呀!”

 他便绕塔步行一周。

 此塔完全以青石堆砌而成,既无门也无窗,塔顶呈现尖状,艾土仰视不久,便直接离去。

 他一入城,便住入一间客栈。

 立见掌柜也叫他先付帐。

 他便付帐道:“‮浴沐‬需加价否?”

 “加二倍!”

 “为什么?”

 “水源并不多!”

 艾土便又付出‮浴沐‬费。

 然后,他跟着小二入房。

 不久,二名小二送来浴具,却只有半桶水。

 艾土立即问道:“再加一桶水,需多少钱?”

 “一两白银!”

 艾土使问道:“为何要先付钱?”

 “世事多变!人心难料!”

 艾土微微一笑,便递出碎银道:“喝茶吧!”

 “谢谢!”

 二名小二便快步离去。

 不久,他们不但送来一桶水,更送来一盘切妥之水果,艾土一见到果及香味,便心中一喜。

 二名小二一离去,艾土便关妥门窗入浴。

 不久,他边浴边觉得鼻孔內侧泛酸,那滋味好似要打噴涕又好似要鼻水,他不由变忖道:“水掺毒吗?”

 他不由匆匆拭干全身。

 因为,他自知功力已足以寒暑不侵,何况,天气并不冷,水也不冰,他不可能会有此种反应。

 他即使顶过沿途之风砂,也不该有此现象。

 所以,他研判水中掺毒。

 他穿妥衣,便套上天织甲再穿妥外衫。

 然后,他在椅上行功着。

 果觉“璇玑”一阵怪怪的。

 他便催功把那团“怪气”走。

 不久,他已把它经由脚底“涌泉出体外。

 他立觉功力畅行无阻。

 他便收功忖道:“谁下的毒?我何不将计就计呢?”

 他便默忖着。

 不久,他拿起一片水果便咬下一小片。

 他咽下它不久,立觉鼻內又泛酸。

 他急忙又行功。

 果觉“璇玑”又怪怪的!

 他急忙把毒出体外。

 他便把半盘水果倒在巾中埋在榻下。

 他便故意上榻侧躺着。

 哪知,他凝功默听良久,却未听见有人走近。

 甚至连小二也未行近哩!

 他不由暗怔!

 入夜之后,他终于听见步声,不过,他颇失望,因为,他由步声听出对方根本不诸武功呀!

 不久,立听敲门声道:“大爷!有人托函!”

 艾土不由一怔!

 他销忖便嗯道:“何事?”

 “大爷!有人托函!”

 “谁?”

 “一名青年,长得好看的!”

 “人呢?”

 “出城啦!”

 艾土便上前启门。

 立见小二递函,艾土便聚功于指及接函。

 小二立即离去。

 艾土一拆函,立见:“今夜子时古月塔前候驾。

 封。”

 艾土忖道:“封彩为何不直接见我呢?”

 他便默忖着。

 由于二度被下毒,艾土不由分外小心。

 不久,他便盘坐行功着。

 □□□

 更声一响,艾土便收功。

 他便直接由后门离去。

 他一行近古月塔,便看见二人以双臂抱贴他靠站着,朝他微抖着右脚,好似十分的愉快哩!

 艾土一凝目,便由黝暗的塔前认出他是封彩。

 他便从容行去。

 不久,他已停在塔前道:“久违啦!”

 立听:“汝一做大官,口气便不一样啦!想当年,汝曾在月人楼向吾哈尊称一句公子,对不对?”

 “我认为我们已经没必要似昔年之客套!”

 “为什么?”

 “你我能在外会面,关系匪浅矣!”

 “唔!汝指蔡敏之中介乎?”

 “不错!”

 “汝玩过蔡敏否?”

 艾土立即沉声道:“放尊重些!”

 “心虚啦?似蔡敏那种之妇怎么肯窝在贵州?除非汝把她侍候得飘飘仙,对不对?”

 “胡说!”

 “哈哈!汝可真行!每个女人只要被汝骑过,皆乖若绵羊,而且肯似母般为汝生孩子!”

 艾土哼道:“谈正事吧?”

 “谈啥正事?”

 “汝约我来此做什么?”

 “哈哈!汝以为吾约汝来灭血海吗?”

 “难道不是吗?”

 “错!哈哈!哈…”

 封彩不由哈哈连笑着。

 艾土心知有异,便默默凝功备战!

 封彩突然刹笑哼道:“姓艾的!若非汝之介入,王玉昭早已献身予吾,蔡敏的功力也归入吾身!

 “汝玩尽‮女美‬,捞拒金,做大官,汝完美得令吾嫉妒,汝幸福得令吾非把汝埋在此地不可!”

 艾土沉声道:“办不到!”

 “嘿嘿!蔡敏可有对汝提过她是如何制住麦伦,她所用之“子母毒”汝已在客栈尝过啦!”

 艾土故意骇道:“你…下毒?”

 “哈哈!不错!所谓子母毒,乃是两种不同之毒,它们若分开,毒甚微,它们若混合,毒力百倍。

 “吾先在水中掺一毒,又在水果中掺另一毒,如今,它们已在汝之体中,汝死定啦!”

 他不由哈哈连笑!

 艾土故意怒道:“你如此恨我?”

 “不错!除了方才之原因外,汝不该摧毁各地黑道,因为,吾原本要控制他们以称尊天下!”

 “做梦!”

 “哼!凭血海一千三百名高手加上黄金,必可逐一控制黑道,偏偏汝坏吾之大事,汝不该死吗?”

 “你是血海之人?”

 “吾乃血海少主!”

 “你向蔡敏所述,皆是谎言!”

 “当然!若非此妇自傲自大,岂会中吾之计呢?”

 “唐门已成废墟,汝从何取来子母毒?”

 “吾昔年看它那么有效,早以重金买妥它!”

 “原来如此!”

 “哈哈!汝尚有何不明白之事?”

 “你既想称尊,为何暗杀那么多的黑道人物?”

 “铲除异己兼发财!”

 “高明!汝杀吏全为了引我来此?”

 “不错!吾会先杀汝,再以汝之四肢分批出蔡敏及汝之三;吾会叫血海弟子好好快活一番!”

 “你够脏!”

 “哈哈!然后,吾控制蔡敏夺汝银庄!”

 他不由又哈哈一笑!

 艾土淡然道:“人算不如天算,你少得意!”

 “哈哈!汝即使能抑毒,也逃过不了吾之刀,汝即使能过吾之刀,也过不了血海一千三百名高手!”

 “他们全来啦?”

 “哈哈!汝等还不出来参见艾大人乎?”

 立听一阵砰砰连响,只见地上之大小土堆之土纷纷向上噴,一具具身体便自土堆中迅速的跃出。

 每人之左手更各握一把剑。

 立见他们沉容行向塔前。

 封彩哈哈笑道:“汝还想幸活吗?”

 “为何只有你使刀?”

 “哈哈!以吾之修为,别说一把刀,区区一截枝也足以杀人,吾完全为了瞒过蔡敏那妇而已!”

 “你不但算计深,而且有耐心的!”

 “哈哈!若非如此,吾岂能杀汝及占汝财呢?”

 “高明!”

 “哈哈!汝自行了断,少点痛苦!”

 艾土道:“我想以剑会会你的刀!”

 “哈哈!汝尚有动手之能力乎?”

 艾土道句有,倏地拍出一掌及探拔剑。

 潜劲一罩,封彩不由变

 他可真了得,只见他向侧一闪,同时自袖中菗出一刀刺出,当一声,刀尖已顶上艾土之剑尖。

 却听叭一声,刀身立断。

 天罡剑尖却已刺向封彩之喉。

 封彩骇然变!

 因为,他料不到艾土尚有此剑及如此強的功力呀!

 情急生智,他便探仆向地面。

 艾土却道:“再见!”

 立听他劈出左掌。

 叭一声,封彩的脑瓜子立被劈破。

 血光乍现,便有二剑已刺近艾土之背部。

 艾土仗恃天织甲护身,便不避不闪的反手向后一劈,立听叭叭二声,二剑已刺破艾土之衫。

 砰砰二声,那二人已吐血飞出。

 他们立即撞上另外二人。

 艾土迅即抛剑落地及疾劈向两侧。

 轰声连响,十二人已吐血飞出。

 其余之人因而一

 艾土趁机转身疾劈二掌。

 惨叫声中,七十二人已吐血飞出。

 立见两侧扑来八人。

 艾土置之不理的掠向前方人群及劈掌。

 那八人迅即外空。

 一百余人便应声吐血飞出。

 立见四周一阵混乱。

 艾土便上前疾劈六掌。

 轰声便和惨叫声响着。

 三百余人立赴地府报到。

 立见那八人由背后扑近艾土。

 艾土一旋身,便劈出一掌。

 那八人立即连人带剑的冲来。

 轰声之中,人碎剑断。

 艾土趁机劈向右侧之人群。

 他迅即超渡近百人。

 叱喝声中,人群一起冲来。

 每支剑更是颤抖的泛光。

 艾土心知他们已提足功力同归于尽,他仗恃功力充沛,便一口气疾劈出二十记掌力。

 诸剑纷断!

 人体纷飞!

 近四百人已化为乌有。

 剩下之人便惊慌而逃。

 艾土巴不得有人带路,他便先回塔前取回天罡剑,他把它送入带中,便腾空追向那批人。

 那批人骇得拼命的掠逃。

 艾土便从容跟去。

 一场“马拉松比赛”立即展开。

 天未亮,那批人已气如牛及汗透衣衫,此时的气温却甚冰寒,足见这批人已被艾土“翻”啦!

 艾土一劈掌,便劈死十八人。

 其余三十人骇得卯力冲逃啦!

 艾土便含笑追去。

 不久,他已在曙光中遥见前方有建筑物,他研判该处便是“血海”海家堡,所以,他疾催功力。

 果见那三十人抖着手掷出竹哨。

 刺耳声音立即传出老远。

 艾土立知他们已在求援。

 于是,他一掌劈死他们。

 然后,他止步及气凝功。

 不久,果见十人匆匆掠来。

 艾土便掠前劈出一掌。

 轰声之中,那十人尚未看清对手便赴地府报到,艾土便直接掠向那座建筑物准备大开杀戒。

 立见三道身影流星般来,艾土乍见如此高手,他警惕的立即落地以及催聚功力。

 刺声之中,那三人已停在六丈处。

 只见居中中年人沉声道:“汝是谁?”

 “令封彩怨叹的人!”

 “汝是艾土?”

 “不错!”

 那三人不由变

 艾土道:“你是海狼?”

 “然也!汝已杀吾儿乎?”

 “封彩是令郎?”

 “不错!他原名海涛!”

 “他已入地府报到!”

 “汝未中子母毒?”

 艾土笑道:“休太迷信唐门之毒,唐门之毒如果如此罩,唐门也不会垮,你们下辈子可别再犯此错!”

 “住口!别人怕汝,吾可不怕汝!”

 “来呀!”

 “上!”

 立见三人拔剑一起扑来。

 三剑虹光迅即遥罩住艾土之上半身。

 艾土立即提足功力劈出二记掌力。

 却见两翼中年人踢腿‮速加‬来,他们手中之剑光疾削猛砍之下,居然削弱艾土的不少掌力。

 砰砰二声,他们已吐血飞出!

 他们因而撞散艾土之掌力。

 海狼趁机连人带剑的攻来。

 森寒之剑尖更已近艾土之心口。

 艾土不由又骇又佩!

 他疾催功力劈出一掌。

 海狼不躲。

 他一塌肩反而向剑尖。

 “小子!同归于尽吧!”

 砰一声,海狼已吐血飞出。

 艾土立觉膻中右侧之口一疼!

 他昅口气,口之闷气立散!

 砰一声,海狼一落地,便连连吐血。

 他更全身连抖!

 艾土走到他的身前时,他已咂然咽下最后一口气。

 艾土哈哈一笑,立即掠向前方。

 不久,他已劈飞门前之人。

 他便一路劈向大厅。

 立见上百名‮女男‬沿途挥剑,却纷纷吐血飞出。

 艾土一入厅,便循声追去。

 他不分‮女男‬老幼的通杀着。

 因为,这批人太可怕啦!

 他由前杀到后,再追杀出后门。

 然后,他入各房搜索着。

 良久之后,他搜出两大包银票。

 他昅口气,便引火焚屋。

 不久,火势一蔓延开,倏见一批人匆匆的掠出,艾土想不到还有人躲在地室,便上前劈杀。

 不久,他已超渡他们。

 他立即看见三十包银票。

 他急忙来回的移开它们。

 当他搬出那三十二包银票时,现场已成火海,立见二马驮着一部马车疾冲而出。

 他立即上前按停住马车。

 然后,他把三十二个包袱抛上车。

 接着,他跃上车。

 立见二马已惊慌的奔去。

 艾土样样通,却不会驾车。

 他抱着车柱而坐着。

 他只要看见人。便催人离开。

 他便任由马车奔驰。

 不出盏茶时间,马车已奔驰于草原。

 艾土反而松口气的坐入车中。 M.edAxS.cOM
上章 剑霜刀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