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霜刀风 下章
第十七章 神秘杀手宰污吏
 细雨纷飞之中,艾土埋妥诸吏之焦尸。

 他召集枉死人员之亲人安慰着。

 他把三十万两银票交给众人分配着。

 然后,他飘然离去。

 他戴上面具穿梭于山东各地。

 哪知,又过五天,他居然找不到及探不到黑道人物,他只听见百姓反映黑道人物已经逃逸。

 这天下午,他正在孟子故乡邻县探听,倏见金光由远方飞来,他立即仰首注视着它。

 金光一飞到艾土的上空,便又飞向原路。

 艾土心中有数的立即跟去。

 不久,他已遥见它飞入一处庄中。

 立听庄中传出:“蛊!”

 “蛊?天呀!金蛊!完啦!”

 立听一阵啊叫声。

 接着便是惨叫不已及淋淋镖声。

 艾土便掠墙而入。

 立见大批人正在缥及掷出毒粉。

 金蛊却无畏的冲入人群毒。

 艾土一确定此批人是恶人,便出手。

 却见大批人匆匆由大门掠入。

 接着,两侧墙外也掠入大批人。

 他立即大开杀戒。

 “啊!狗官在此!”

 惊呼声中,众人纷逃!

 艾土便边劈边追着!

 金蛊亦疾飞猛

 艾土便来回的追杀着。

 良久之后,他才返回现场。

 他一见血迹斑斑之尸,便又开始忙碌。

 他便边劈坑理尸边刮血止火坑。

 他由内向外的忙碌着!他一直忙到入夜,方始办妥此事!

 他便入庄先冲净全身。

 他另穿上一套衣衫,方始埋妥原衣衫。

 他入内一搜,便搜出二大包银票及帐册。

 他略翻阅,便确定这批人是恶徒。

 于是,他携走二包银票。

 他便直接掠向远处。

 □□□

 艾土又在山东地区查探半个月,方始返京。

 他一返府,立见喜娜来道:“哥怎会如今才回来,小金早已经回来十天,我还以为哥出事哩!”

 “放心!我继续在找恶人呀!”

 “杀光了吗?”

 “不详!我只杀近万人而已!”

 立见王玉昭来道:“相爷已来过三次!”

 “有事吗?”

 “济南府已呈奏汝之成果,相爷以为汝已返府!”

 “我仍不死心呀!”

 “先去见见相爷吧!”

 “好!”

 艾土便直接离去。

 他一会见相爷,便略述成果。

 卓相爷含笑道:“辛苦矣!”

 “这批恶人杀我,他们安排毒及四千余人哩!”

 “可恶之至!若非汝神勇,别人必已受害!”

 “不敢当!我会及早邀群豪再入山东除恶!”

 “皇上一直关心汝哩!”

 “我即刻面圣!”

 “好!”

 艾土便行礼离去。

 他一入殿,皇上便含笑道:“艾卿辛苦矣!”

 “理该效劳!”艾土行过礼,便略述经过。

 “很好!太好啦!”

 “启奏皇上!请赐准微臣明出宫邀群豪入山东继续除恶,以及挑选五百人入宫!”

 皇上道:“爱卿先歇几吧!”

 “谢谢皇上关心!微臣不累!”

 “唉!诸吏若皆似卿,该有多好呢?”

 艾土一时无言以对!

 不久,他已行礼离去。

 他一返府,便会见二商量着。

 翌上午,他已直接出宫。

 他便先入林挖出此次及上回所埋之三包银票,他把它们成二大包,便直接飞掠南下。

 他以二时间拜访过少林、华山以及武当三派掌门人,三位掌门人皆欣然同意协助艾土。

 他们更取帐册让艾土过目及送出银票。

 艾土一收妥,使约定妥会面之期。

 然后,他赶返武昌麦家。

 他立知麦芳已在十五天前为他生下二个儿子。

 他为之大喜!

 这一夜,他接着麦芳而眠。

 翌上午,他便赶往贵州。

 他一会见小昭君,立见银庄内外有大批人在洽借,他便与小昭君进入内厅及送出一大包银两。

 小昭君笑道:“恭喜汝高升!”

 “谢谢!小弟一时返不了贵州啦!”

 “先忙数年,天下太平再回来啦!”

 “是!害姐在此忙碌矣!”

 “胡说!吾忙得乐哩!”

 “借钱的人仍然多哩!”

 “不错!官方银庄让贤呀!”

 “辛苦姐矣!”

 “小意思!每天有二百余人相助!忙中有乐矣!”

 “谢谢!此地还好吧!”

 “比先前稍热闹些!各店面已可收支平衡,酒及丹仍是主要收入,销路也一直稳定!”“很好!钱够吗?”

 “没问题啦!汝那批钱足可买下半个天下,何况,售酒及丹之收入,每月皆逾三千万两白银!”

 “太好啦!麦芳已生下二子!”

 “汝可真行!胎胎双丁!”

 艾土为之脸红!

 小昭君笑道:“伴君如伴虎,宜保持距离!”

 “是!总峒主在此吗?”

 “他刚回来过,如今该已在长沙,他忙得乐得!”

 “是的!他已完成苗族之宿愿!”

 “是呀!今夜陪吾喝几杯吧!”

 “好!”

 “汝先入内歇会吧!”

 “好!”

 艾土便入内服丹行功。

 当天晚上,他便与小昭君品酒叙着。

 深夜时分,二人方始歇息。

 翌上午,艾土便欣然北上。

 他便沿山区赶向京城。

 午后时分,他已顺利入宫。

 他便先入府沐浴更衣。

 然后,他放松身心用膳。

 膳后,他穿上朝服入殿面圣。

 皇上一听他已安排妥,不由大悦!

 不久,皇上已赐赏三百万两黄金。

 艾土便叩谢离去。

 他一返尚书府,便直接入房。

 不久,他已各赏三十吏三千两黄金。

 他便欣然入房歇息。

 当天晚上,他便与二畅玩着,这是他们入宫之首次快活,又宽又舒适之锦榻使他们畅玩各种花招。

 一个多时辰之后,三人方始畅然收兵。

 艾土便道出麦芳已生二子之事。

 二女不由大喜!

 艾土便道出银庄兴旺之事。

 二女不由更喜!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歇息。翌起,艾土便专心处理公文及事务。

 又过六,他便出宫入五百位高手以及他们的亲人,他便先安置妥他们的住处以及介绍朝仪。

 当天下午,他率五百人入殿叩见皇上。

 皇上愉快的一一点名着。

 群豪亦一一自我介绍着。

 皇上满意的连连点头着。

 黄昏时分,皇上赐赏每人一个红包及嘉勉着。

 良久之后,艾土才率众叩谢及离殿。

 翌起,艾土便率群豪逛皇宫各地。

 他更沿途分配着任务。

 经由卓相爷之规划,群豪各有三十名军士供他们指挥,他们便每在个人责任区内巡视着。

 其中二百人更每在宫外巡视着。

 这天下午,艾土自宫前入麦钦一家人以及二位娘和二婴,他便直接他们进入尚书府。

 王玉昭二女便率诸子出

 良久之后,麦钦诸人方始住入客房。

 翌上午,王玉昭二女便陪他们逛皇宫,沿途之中,他们每遇见群家,便欣然招呼着。

 当天晚上,皇上赐宴,艾土便率小及麦钦诸人赴宴,席中,皇上嘉许麦良之人品便谕他入宫。

 麦钦诸人为之大喜!

 于是,皇上派麦良入刑部任官。

 这一餐便热络的散席。

 经此一来,麦钦诸人又住一个月,方始出宫。

 又过了一个月余,济南巡抚府便呈奏群豪又消灭三千余名恶人,皇上为之龙心大悦!

 皇上赐金三百万两谕艾土转

 艾土便领旨出宫。

 他便先后赴少林、华山及武当各赠金一百万两。

 他顺便赶返贵州银庄。

 小昭君一邀他入内厅,便问道:“山东出了何事?为何有大批江苏人借钱入山东置产呢?”

 艾土便道出上回杀官血案。

 “原来如此!杀得好!”

 “算啦!人死为大!”“其实,尚有不少污吏该杀哩!”

 艾土苦笑道:“小弟知道!小弟有心如此做,却一直被皇上办一连串事情,以致一直办不了此事!”

 “能者多劳呀!”

 “劳碌命罗!”

 小昭君笑道:“趁着年青多做些事吧!”

 “有理!麦良现在刑部任官!”

 “麦钦一定乐透啦!”

 “是的!姐也可以欣慰吧?”

 “不错!多照顾他!”

 “好!银庄仍是如此忙!”

 “是呀!可见各地商人原先多是打肿脸充胖子而已!”

 “是呀!小弟奇怪昔年为何能轻易售宝哩!”

 “包嘛!”

 “有理!商人最爱摆排场啦!”

 “正是!对了!据说山上药草已渐少,今后可能会减少甚至停酿补酒数年,汝宜有心理准备!”

 “够啦!咱们赚够啦!”

 “的确!吾已在安排种植药草!”

 “有此必要!”

 “吾已在闲置学塾存粮以供备用!”

 “有此必要!”

 “另有一事!汝见过封彩否?”

 “曾在月人楼见过一面,他怎么啦?”

 “他是当今天下顶尖之用刀高手,他叫风刀!”

 “啊!原来他便是风刀呀!”

 “正是!他是一名正宗杀手,他个性善变,吾担心他有朝一会受雇对付汝或汝之亲人!”

 艾土不由变!

 “小心防范!”

 “真不知该如何防范哩!”

 “他多次监视过汝,但愿汝已慑服他!”

 “会吗?”

 “会!此人一向吃硬不吃软!”

 艾土道:“但愿如此!”

 小昭君道:“吾会提及他,乃因为在七夜前梦见他与汝拼斗,吾作梦一向很准,汝体大意!”

 “好!”

 小昭君又道:“昭妹比吾了解封彩,汝问问她吧!”

 “好!”

 “风刀甚傲!一向以‘一刀穿心’夺魂,不过,他知道汝强过他,他可能会改变原则,不能不防!”

 “好!”

 二人又叙一阵子,艾土方始离去。

 他便直接掠向北方。

 他一赶返宫,便入府召入王玉昭。

 王玉昭低声道:“出了何事?”

 艾土便道出小昭君所叮咛之事。

 王玉昭点头道:“封彩的确是位顶尖杀手,不过,各地黑道多已被灭,他不大可能暗算汝!”

 “宁可信其有!他有何特征?”

 王玉昭道:“风彩有洁疵,他一直身怀香包!”

 “怪胎!娘娘腔!”

 王玉昭笑道:“他自命不凡哩!”

 “好!我会注意此事!”

 “吾听说宝库内有软甲,它可挡刀剑及掌力,汝不防向皇上开口,届时,汝便可以高枕无忧啦!”

 艾土喜道:“太好啦!我立即面圣!”

 说着,他已开始穿上官服。

 艾土自从被小昭君提及封彩这个超级杀手之后,他一直有一段难以形容的无形压力!

 因为,他若死,眼前这一切便化为乌有!

 他的小必然受害呀!

 这就是人之弱点呀!

 他如今一听有软甲可以护身,不由大喜!

 他一穿妥官服,立即离去。

 他一到殿前,侍卫便行礼道:“参见大人!”

 “免礼!皇上有空否?”

 “相爷正在上奏!卑属先通知内侍吧!”

 “谢谢!请!”

 侍卫便快步入内。

 不久,侍卫已陪内待前来行礼,只听内侍道:“皇上有请!”

 “谢谢!”

 艾土立即跟入。

 他一入殿,便下跪行礼道:“叩见皇上!”

 “平身!赐座!”

 “谢皇上!”

 艾土便坐在单相爷之下位。

 皇上含笑道:“赐赏过三派啦?”

 “是的!三派永铭皇恩!人人矢志效忠!”

 “很好!艾卿任两湖总督时,曾聘武者入衙协助治安吧?”

 “正是!他们如今仍在各衙效劳!”

 “艾卿自付聘资乎?”

 “是的!”

 “艾卿令朕感动矣!”

 “微臣原本意在保护个人产业,岂可动用公币呢?”

 “很好!朕决定扩大此措施至各衙,以防山东诸吏惨案再度重演,进而安定人心繁荣天下!”

 “皇上英明!”

 “艾卿推荐合适人选吧!”

 “遵旨!”

 “子民借钱之情况如何?”

 艾土答道:“仍甚积极!足见人心已安,对朝廷更具信心矣!”

 “很好!资金足否?”

 “是!”

 “很好!若需资金,准卿入任一银庄调支!”

 “谢谢皇上!”“卿何事入殿?”

 “启奏皇上!请赐微臣一件软甲护身,俾全力除恶!”

 “准!卿自行取用吧!”

 “谢谢皇上!”

 皇上便吩咐内侍陪艾土赴宝库。

 艾土便叩谢离殿。

 盏茶时间之后,他一入宝库,立即一阵眼花缭

 因为,宝库宽广得一望无际,而且琳琅目呀!

 所幸库吏引导艾土前行不久,便启柜取出三件软甲,而且主动送上一件黝黑色软甲道:“此甲最具效果!”

 “谢谢!”

 “请大人立据!”

 “行!”

 于是,艾土按格式写妥领据及画押。

 不久,他已直接穿上软甲再套上官服。

 他只觉软甲又软又轻,他不由怀疑它的功能。

 所以,他直接返尚书府会见三

 他一下官服,麦芳便惊喜的道:“乾坤甲!”

 艾土怔道:“它叫天织甲哩!”

 “不错!乾坤甲便是天织甲!据山海经记载,它出自后周王室,此甲是以千年蛟皮织成!”

 “千年蛟皮?”

 “不错!它既可挡刀剑掌力,更可防水火,它曾经引起无数次之争夺,想不到它会在朝廷之中!”

 “它有此神效吗?”

 “不妨一试!”

 “如何试呢?”

 “哥勿行功,妾劈掌一试,如何?”

 “好呀!”

 立见王玉昭已先拍上艾土之右肋,艾土果真只是一震,并未被拍封住道。

 立见麦芳掌指加的拍按上艾土之腹部,他果真只是一震,气血并未被震成翻腾之状。

 他不由大喜道:“赞!”

 三女为之大喜!

 王玉昭喜道:“勿此事,以免遭妒!”

 “好!”

 艾土便套上官服。

 王玉昭道:“本月底是皇上甲子大寿,目前已经开始筹备献寿之事,皇上可有向汝提及此事?”

 “没有哩!”

 王玉昭含笑道:“相爷昨天来此提过此事,相爷还担心汝若来不及献寿,皇上必会不悦哩!”

 “原来如此!我们该准备一份大礼!”

 “芳妹已决定献出陪嫁之宝!”

 麦芳便含笑入内。

 不久,她捧出一个长盒。

 她一启盒,艾土便啊道:“此宝出自我手呀!”

 麦芳含笑点头道:“爷爷昔年以十五万两黄金买它!”

 艾土稍付便道:“我记得以十一万两黄金出售它!”

 说着,他已自盒中取出一支如意。

 他轻抚如意上的八仙刻象道:“我对八仙印象最深刻!”

 麦芳含笑道:“相公同意以它献寿吧?”

 “可是,它对你甚具意义呀!”

 “妾不重视此种俗物,妾已足!”

 “谢谢!就以它献寿吧!”

 说着,他便把它放入盒中。

 麦芳便捧它入内。

 王玉昭道:“若无要紧事。歇一阵子吧!”

 “好!”

 “相爷希望汝空多深入公文!”

 “好!我也觉得有此必要!”“府中诸吏皆甚尽职哩!”

 “是呀!若非他们如此尽职,小弟那能在外奔波呢?”

 “是的!”

 不久,艾土便入厅召来一吏请教公文。

 当天晚上,他搂着麦芳道:“爷爷他们呢?”

 “住在弟之府中,弟已大有心得!”

 “很好!我会大力提拔他!”

 “谢谢!”

 “客气矣!真抱歉!你分娩时,我没在场!”

 “相公为朝廷奔波,妾有亲人照顾,相公切勿如此说!”

 “谢谢!复原了吧!”

 “嗯!”

 于是,艾土吻上樱

 她稍抖便着。

 艾土一见她反应热烈,便边抚体边宽衣。

 不久,他已把她剥成一支白绵羊。

 他轻抚右道:“真美!”

 说着,他轻轻的她。

 她受用的全身一抖!

 他便边边抚体!

 不久,已泛滥成灾!

 她更似蛇般动不已!

 艾土便含笑去衣物!

 不久,他已欣然上马。

 小兄弟更似识途老马般滑入。

 他愉快的开垦着。

 她也欣然扭着。

 人之响曲立即飘出。

 花招便一套套的上演着!

 她舒畅的更卖力合着!

 他更心的冲刺看!

 战鼓为之频响!

 往,她畅然呻着。

 他又冲刺不久,便畅然“送礼。”“相…相公!”

 颤呼之中,她道出无限的舒畅。

 艾土便愉快的爱抚着。

 他充征服之快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歇息。

 翌,艾土在上朝之后,便边批阅公文边召吏请教着。

 他便如此的忙碌及快活着。

 宫中亦天天张灯结彩布置着。

 终于,皇上六十大寿吉一到,各种庆典贺寿活动自一大早便开始展开,整个皇宫为之热闹纷纷!

 一个多时辰之后,艾土率三十二子携玉如意拜寿。

 十二个小家伙更齐声道:“恭贺皇上爷爷万寿无疆!”

 “呵呵!很好!赏!”

 内侍便上前各赠一童一个红包。

 艾土便率小叩谢着。

 皇上便吩咐他们入座道:“朕年年作寿,唯独今年最悦,朕目睹艾卿之全家福,似已预见天下之安和乐利也!”

 “微臣定会全力以赴推己及人!”

 “很好!”

 不久,又有一批人前来拜寿,内侍便邀艾土一家人入殿,立见卓相爷一家人已和麦钦一家人同桌。

 艾土忖道:“爷爷可真会做公关哩!”

 他便率小上前行礼。

 卓相爷含笑道:“坐!吾正想和汝谈件事!”

 艾土便入座道:“相爷有何吩咐?”

 卓相爷望向麦良又望向他的孙女卓翠海,便含笑望着艾土不语,艾土心中一动的忖道:“他莫非有意结亲?”

 他便望向麦钦夫妇及其媳。

 立见他们一起含笑点头。

 艾土含笑道:“相爷莫非让卑职客串一次红娘!”

 “小女有此福否?”

 “客气矣!良弟之福也!”

 “呵呵!此事就此说走吧!”

 麦钦含笑道:“谢谢相爷!”

 “客气矣!令孙文武全才,小孙女高攀矣!”

 “客气矣!”

 二老不由呵呵一笑!

 众人不由脸笑容!

 唯独这对年青人脸通红。

 其实,他们比谁皆乐哩!

 他们便品茗叙着。

 众吏及皇族拜过寿,便一一入殿,人人皆默契十足的向卓相爷以及艾土行礼请安,神情中充着恭敬!

 午前时分,皇上率二位皇后及太子、公主们入殿之后,皇上特别召艾土单独坐在他的身旁,酒宴方始启用。

 王玉昭三女说多便有多啦!

 不久,太子已先向艾土敬酒。

 艾土惶恐的立即干杯。

 太子便频频与艾土品酒以及低叙着。

 艾土受宠若惊的无心享用山珍海味。

 这一餐,人人吃得暗叫过瘾,只有艾土吃不

 不过,他充愉及自信。

 因为,太子频频请艾土多辅佐呀!

 此时,人间天堂之一的苏州城中,蔡巡抚正在巡抚府中与十吏共享美酒佳肴,并遥祝皇上万寿无疆。

 他们大吃大喝及叙着。

 巡抚府内外及四周却有二百名军士及衙役在巡视着,因为,蔡巡抚及诸吏防范山东血案之重演呀!

 不久,六名小二挑食盒到大门前,立见六名衙役上前一一掀起食盒,再以银针刺过每道佳肴。

 然后,他们放六人入内。

 六人一到厅口,便又被二人掀盒以银针验毒。

 然后,他们方始入内。

 其中五人便开始把佳肴送上桌。

 只有一人倏然自食盒下拔出一剑及转身疾刺,只听卜一声,便见蔡巡抚惨叫一抖!

 利剑一拔,血箭立标。

 那人迅疾连刺四剑。

 剑剑正中心口,另外四吏迅即惨叫卜倒!

 桌倒菜翻,现场一阵混乱!

 另外六吏不由骇躲!

 那人哼道:“念汝六人尚非大恶,饶汝等一命!”

 说着,他已疾掠向屏风后方。

 三名衙役便匆匆掠去。

 竹哨声大作!

 呐喊连连!

 后院之军士及衙役纷纷奔来!

 那人却扫剑如飞及拍掌不已!

 刀纷飞!

 人体纷倒!

 混乱之中,对方已掠出后墙。

 倒地之诸人纷纷起身奔去。

 不久,对方已踏宅疾掠出城。

 他一入林,便掠向山上。

 大批军士及衙役纷纷追向山上啦!

 他们追得气如牛,却一直见不到人影。

 破晓时分,杭州朱巡抚正在西湖庄院中搂着三姨太呼呼大睡,只听一声轻响,窗栓已被震断。

 不久,一人已启窗入内。

 只见他一到榻前,便捂住朱巡抚之口及一剑刺入心口。

 然后,他以剑尖在朱巡抚额上刻一个“贪”字。

 不久,他已由窗口离去。

 天未亮,他又潜入另一庄中。

 此庄是李知府之别庄,他仍先以内功震断窗栓再启窗入房,不久,他如法泡制的刺死李知府。

 他又在李知府的额上刻一个贪字。

 然后,他从容离去。

 第二天深夜时分,他潜入福建孟巡抚的房中,他以剑刺死孟巡抚夫妇,便又在孟巡抚额上刻一个“贪”字。

 然后,他从容离去。不出半个时辰,他又刺死二吏及刻妥“贪”字。

 又过一个多时辰,他便又刺死四吏及刻妥“贪”字。

 又过二天,他又返杭州利用深夜刺死三吏及留下“贪”字。

 接着,他入两广刺杀十二吏及刻下“贪”字。

 然后,他直接入京城刺杀九门提督及在脸上刻下六个“贪”字,他更把何提督一家九口全部刺死。

 然后,他入山东、太原、大同先后刺死六吏及留下贪字。

 接着,他折返京城。

 他竟潜入皇宫而且在一夜之间刺死八吏及留下“贪”字。

 然后,他赶到江西刺杀七名污吏及刻下“贪”字。

 他又入江西刺杀六吏及留下“贪”字。

 艾土快抓狂啦!

 因为,他一直追缉此凶手呀!

 苏州血案在第三天上午便呈报入宫,吏部一上奏,皇上立即召见艾土以及指示他务必要消灭此凶手。

 艾土便穿妥天织甲系剑出宫。

 麦钦亦出宫拜访各派请求协助缉凶。

 艾土一到苏州巡抚府,便召见幸活之六吏详询着。

 六吏便详述经过。

 他们更押来酒楼掌柜及五名小二。

 艾土一问之下,立知凶手以制手法他们掩护他作案。

 他便替他们解及释放他们。

 他便赶入武昌及汉口召集三十名群豪入苏州协助。

 哪知,他们尚未找出线索,便获悉杭州蔡巡抚二吏遇刺,艾土一赶去瞧过二处现场,立知凶手同一人。

 他一见尸体额上之“贪”字,便皱眉。

 他心中有数的召集诸吏求证着。

 他果然证实蔡巡抚二吏生前贪污。

 他便吩咐各吏继续加派人手缉凶。

 他更令各衙悬赏缉凶。

 哪知,不出三,他又获悉福建又有官吏遇刺。

 他便又匆匆赶去。

 他便如此的跟着奔波。由于时间之差距多达二天以上,加上凶手又折入京城作案,等艾土赶入京中时,便已经落后四

 所以,当他追到山西太原时,已落后六

 皇上在此时犯下重大的错误,他下令五百名高手夜出宫缉凶,凶手才从容入皇宫刺杀污吏。

 皇上在翌险些骇昏啦!

 皇上便紧急召五百名高手入宫防守!

 等艾土获讯入宫时,已落后十

 他险些急昏啦!

 他无颜以对皇上啦!

 他请过罪,便又奉旨出去缉凶。

 他夜飞掠于各地。

 他沿途遍访各派以及群豪求援。

 整个天下为之震动!

 各地官吏为之紧张!

 尤其手脚不干净之吏更是心惊胆跳!

 他们恨不得立即辞官保命!

 可是,他们又担心巧成拙!

 他们只好深居简出!

 他们夜加派大批人员守护着!

 不知不觉之中,便又过三个多月,凶手仍然无影无踪,虽未再有官吏被刺,艾土已快急疯啦!

 他因而无颜返宫!

 这一连串命案所带来的另一影响,便是报考科试的人数锐减,因为,功名虽可贵,生命更要紧呀!

 皇上获讯后,为之震怒着!

 整个皇宫为之笼罩低气压。 m.EDaXS.Com
上章 剑霜刀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