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霜刀风 下章
第十六章 平步青云任高官
 亥初时分,京城除巡夜及打更人员外,罕见人迹,艾土仍在尸堆旁行功等候黑道人物又来送死。

 倏听远方有一人奔来。

 艾土一听步声,立知来人不谙武。

 不久,立听门外传来轻声道:“艾大人!艾大人!”

 艾土便起身道:“我在此地!”

 “禀大人!什刹海北方有大批恶人!”

 “太好啦!带路!”

 “遵命!”

 那名青年立即奔去。

 艾土便从容跟去。

 盏茶时间之后,他已瞧见三座庄院灯火通明以及话声连连,艾土便就近掠入一座庄院。

 立见厅中及厅口皆有大批人。

 艾土立即上前疾劈不已!

 轰声乍扬,便响个不停!

 惨叫声为之伴奏不已!

 血连洒!

 尸体更似落叶般纷飞!

 立听怒吼道:“做掉他!”

 “杀!”

 “来人呀!杀呀!”

 人群纷冲!

 喊杀声大作!

 艾土便又大开杀戒着!

 人群便疾涌入大门!

 艾土似“打球”般劈飞一批批涌近之人群!

 他的衣衫已染红,却仍疾劈不已!他杀红眼啦!

 他只知全力劈掌不已!

 半个时辰之后,他便追杀二百余人而去。

 他一追到墙角,便超渡这批人。

 他一看大地黑暗,立即入厅。

 立见桌上有宵夜,他便入座取用。

 又过不久,便见一批人入内惊呼着。

 艾土一掠出,便劈杀着。

 他一追出大门,便超渡他们。

 他再度入厅享用宵夜。

 他更斟酒庆功着。

 良久之后,他一见没人再来送死,便进入一间房中。

 他便启柜取衣

 却见内有一包银票,他便拎出它。

 他挑妥衣物,便入内沐浴着。

 浴后,他整妥装,便拎走那包银票。

 不久,他已直接出京。

 他便先入林劈坑埋妥那包银票。

 然后,他又掠入那座庄院。

 立听不少人在现场惊呼着。

 艾土立即又大开杀戒!

 不久,他便又超渡那批人。

 他松口气,便直接离去。

 他一到宫门口,侍卫便暗笑行礼着。

 他便直接入宫。

 他便直接掠向刑部尚书府。

 他一到府前,便摘下面具。

 二名军士立即行礼道:“参见大人!”

 “免礼!”

 他立见卓相爷坐在厅中,另有六吏作陪,他们乍听军士声音,立即含笑起身快步出厅。

 艾土便上前行礼。

 卓相爷呵呵笑道:“神勇!神勇也!”“不敢当!明再杀吧!”

 “约已灭多少人?”

 “近万人吧?”

 “呵呵!神勇之至也!”

 “不敢当!”

 “请入房歇息!”

 “谢谢!”

 艾土便被入客房。

 他立即气行功着。

 卓相爷立即吩咐六吏离去。

 他便入书房赶缮奏摺。

 早朝时分,他率先呈奏战果。

 皇上为之大悦!

 皇上便指示一番。

 不久,皇上已欣然离去。

 卓相爷一返府,便吩咐下人备膳。

 半个时辰之后,他已陪艾土用膳。

 膳后,他转述皇上之喜悦及指示。

 艾土便欣然离宫。

 艾土便易容出宫穿梭于大街小巷。

 沿途之中,他听见百姓传述昨天及昨夜之恐怖情形。

 他便含笑而行!

 午前时分,一名青年已上前低声道:“目标出现啦!”

 “走!”

 艾土立即跟去。

 不到半个时辰,他已冲入一座庄院中,他疾劈双掌之下,沿途之人群纷纷惨叫吐血飞出。

 立见厅中冲出一批人拼杀着。

 艾土连劈八掌,便超渡这批人。

 他由掌劲知道这批人不凡!

 于是,他追杀其余之人。

 然后,他入内搜寻食物。

 不久,他已在厨房大吃大喝着。

 没多久,他已听见惊呼声。他便沿墙掠向前方。

 立见不少人在现场探视尸体。

 艾土便上前劈杀着。

 惨叫声及召人声立即响。

 立见大门口及两侧墙外掠入大批人。

 艾土便提足功力大开杀戒!

 人群便一批批的冲入。

 死亡列车一批批的客!

 艾土却不停的劈掌!

 他的源源不绝功力使他屠杀不已!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方始收招。

 立见院中已有六堆尸山啦!

 他满意的入内饮水。

 不久,他又入房沐浴更衣。

 然后,他在厅中行功着。

 入夜之后,果真又有一批人入内惊呼着。

 艾土便现身疾劈着。

 不久,他便又超渡这批人。

 他便隐在门后行功着。

 又过不久,便又有一批人张望的入内。

 艾土便又上前大开杀戒。

 不久,他便又超渡这批人。

 然后,他又返原处行功着。

 这一夜,他先后又宰掉近千人。

 破晓时分,他便又返尚书府。

 卓相爷便又含笑来。

 艾土便直接含笑道:“一万三千余人!”

 “神勇!神勇呀!”

 “不敢当!”

 艾土便直接入房歇息。

 卓相爷便欣然上朝。

 不久,皇上已听得呵呵连笑!

 经此一来,艾土连寻七天,皆找不到黑道人物。

 那三名青年亦表示黑道人物已撤出京城。

 于是,皇上赐宴为艾土庆功。艾土高坐首座,倍受众人之羡!

 不过,他却吃得拘束之至!

 这一餐,他居然没吃哩!

 翌上午,他便奉旨返武昌接家眷。

 午前时分,他已返回总督府。

 立见新任总督上前行礼及自我介绍着。

 艾土便与他客套着。

 然后,他入内会见三

 立见王玉昭含笑道:“可喜可贺!”

 “你们全知道啦?”

 “嗯!真令人欣喜!”

 “可是,我们一时返不了贵州呀!”

 “不急!再忙几年吧!咱们还年青!”

 “好!皇上叫我来接你们,可是,芳妹已近临盆哩!”

 麦芳含笑道:“妾返庄待产吧!”

 “也好!爷爷在吗?”

 “在!大家皆甚喜!”

 “很好!”

 于是,艾土率三出府。

 他们一到麦家,麦良已先掠来行礼。

 艾土答过礼,便欣然入内。

 立见姜钦欣然来道:“吾以汝为傲!”

 “谢谢!皇上叫我来接小入宫哩!”

 “芳儿先暂留此地吧!”

 “好!我届时再来接芳妹!”

 “吾已出售此地之产业,俟芳妹弥月之后,吾再送她入宫,届时,吾将长住长安堡中!”

 “好!两湖产业多已售光吧?”

 王玉昭点头道:“是的!只留下苗贵人之产业以及武当派之田地,银票亦已送回贵银庄!”

 “很好!功成身退矣!”

 “是的!”

 麦钦含笑道:“吾及少林各派之产业,亦持续出售中,不出半年,应该可以全部售毕!”

 艾土问道:“包括牧场及矿场吗?”

 “是的!汝已使各地商人信心大增,银庄之供应资金,已使商人们无所忌讳的大力投资着!”

 “太好啦!”

 王玉昭含笑道:“苏杭商人亦借钱投资着!”

 “很好!他们为何不向官方银庄借钱呢?”

 王玉昭怔道:“汝不知官方银庄已停止供应资金吗?”

 “会有此事?”

 “此事早已发生半年呀!”

 “小弟完全不知此事!”

 “看来是皇上在成全咱们哩!”

 “有理!好大的赐赏呀!”

 “是呀!”

 当天晚上,他们便在麦府共膳。

 翌上午,艾土便率二与十二子启程,立见贵州人、苗人以及大批百姓沿途列队恭着!

 不少人更是频频拭泪!

 不少人更是下跪叩送!

 艾土为之双目含泪!

 他感动之至!

 他欣慰之至!

 他知道自己的责任更重大啦!

 一百名群豪便主动护送!

 沿途之中。各吏纷纷恭恭送。

 百姓更列队送着。

 各地群豪亦接力护送着。

 他们因而顺利的入宫。

 他们一到刑部尚书府,卓相爷已率刑部三十名官吏们出,下人们亦前来搬入行李。王玉昭二女便先率子入内。

 卓相爷便介绍各吏。

 各吏一一行礼着。

 艾土一一答礼及紧握他们的手。

 然后,卓相爷便与艾土办理交接手续。

 接着,他安排艾土穿上官服。

 良久之后,他方始离去。

 艾土备妥红包,便召见诸吏。

 他一一赠送着红包。

 然后,他正道;

 “刑部职责在于肃贪清变,请各位勿知法犯法,若有任何困难,请直接来与我商量。”

 “是!”

 “京城近可再有黑道人物做恶?”

 “没有!”

 “很好!我明面圣后,再与大家研究工作吧!”

 “是!”

 艾土便直接翻阅案卷。

 他按照卓相爷所赠之秘诀逐一遵办着。

 这一夜,他彻夜研阅着。

 破晓时分,他方始整冠上朝。

 他一入殿,卓相爷便招呼他站于身后。

 不久,皇上一临朝,众吏立即跪

 “众卿平身!”

 “谢皇上!”

 皇上一瞥见艾土,便含笑道:“艾卿上任啦?”

 “是的!恭请皇上指示重点工作!”

 “艾卿先了解刑部业务!”

 “遵旨!”

 “众卿可有事启奏?”

 立见吏部尚书道:“恭请皇上钦定科试吉期!”

 “六月十五殿试!”

 “遵旨!”

 皇上向艾土道:“艾卿听旨!”

 “恭聆圣谕!”

 “为强化宫内外之安全,卿推荐五百名武者吧!”

 “遵旨!”

 卓相爷道:“请皇上赐知武者必备条件?”

 皇上道:“年在三旬至四旬间,五官端正,家世清白。”

 “遵旨!”

 艾土在动脑筋啦!

 不久,皇上道:“艾卿!朕今夜赐宴,携眷出席!”

 “遵旨!”

 不久,皇上已欣然离去。

 众吏便上前向艾土申贺!

 人人皆急于巴结这位当今大红人呀!

 艾土便含笑申谢着。

 良久之后,他才返回府中。

 他便向二道出皇上今夜赐宴之事。

 喜娜不由大喜!

 王玉昭道:“弟先指点礼仪吧!”

 “好!”

 于是,二女召来诸子。

 艾土便边述边示范着。

 半个多时辰之后,他方始离去。

 他便入厅翻阅卷宗。

 不久,一吏送上公文,便按前案报告着。

 艾土又详阅之后,方始批下第一件公文。

 他便又研阅相关案卷。

 黄昏时分,卓相爷含笑陪他们进入一个华丽的殿中,喜娜便似刘姥姥进大观园般沿途张望着。

 小家伙更是好奇的瞧个不停!

 立见宫女来行礼着。

 卓相爷便先安排他们入座及指点着。

 不久,他已含笑离去。没多久,皇上已率二位皇后入殿,艾土便率小下跪。

 皇上呵呵笑道:“平身!”

 “谢皇上!”

 艾土便率小起身。

 皇上三人乍见诸童如此俊秀,不由大喜!

 艾土使先介绍二

 二女皆恭敬行礼。

 不久,艾土一一介绍诸子。

 小家伙便一一上前下跪叩头。

 二位皇后含笑一一上前替各童戴上一条大金链。

 小家伙一一叩谢着。

 良久之后,皇上含笑道:“艾卿够美满的!”

 “是的!微臣另有一在武昌待产!”

 “很好!齐家治国平天下,艾卿做到矣!”

 “不敢当!微臣尚须多加学习!”

 “不急!不急!”

 说着,皇上已望向内侍。

 内侍一挥手,宫女们便送人佳肴。

 纯金银之餐具倍添富气。

 不久,二位皇后各坐入二童之间含笑替他们挟菜以及欣赏他们用膳之景,二女不由倍感温暖。

 皇上则与艾土品酒着。

 不久,皇上道:“朕之天下全仗卿安定矣!”

 “不敢当!”

 “吾朝由盛极转为先前之衰,加上天灾连连,使朕痛定思痛决定革新,盼卿多费心!”

 “遵旨!皇上一吩咐,微臣必会赴汤蹈火!”

 “很好!朕盼卿除恶治污吏!”

 “遵旨!”

 “朕决定在明年科试中择一批新吏汰换不适任之吏,卿宜在这段期间内替朕多出巡天下!”

 “遵旨!”“为强化安全,卿速觅高手入宫!”

 “遵旨!”

 皇上又道:“朕知卿正在大量供应资金予天下商人,朕相信只要吏治革新,子民必可安乐!”

 “皇上英明!”

 “卿有何建言?”

 “请皇上年年整治天下江河,以防水灾!”

 “朕已由卿在两湖之成效在执行此事!”

 “天下之福也!”

 “卿尚有何建言?”

 “剩下的除恶之事,微臣会全力以赴!”

 “很好!朕盼能及早目睹天下荣景!”

 “若无天灾,明年底前,该可见此景!”

 “很好!”

 皇上便欣然干杯。

 二人便边用膳边叙朝政。

 一个多时辰之后,艾土才率小叩谢。

 皇上三人便欣然离去。

 艾土便率小返府。

 小家伙一开眼界,不由大乐!

 艾土一换上便服,便又研阅案卷。

 此时,位于山东济南之山东巡抚府中,正在热闹纷纷,因为,今是梁巡抚之五十大寿呀!

 今天山东地区之十吏及仕绅名纷纷到场申贺着。

 梁巡抚乐得今夜与众人共享寿宴。

 席开百余桌,一千余人把巡抚府内外衬托得热闹纷纷,一罐罐贵州补酒纷纷见底,现场亦更热闹。

 划拳行令声大作!

 梁巡抚更是哈哈连笑着。

 又过不久,倏听大门前传出三声惨叫,立见大门口掠入一批人,两侧墙外亦掠入大批人。

 这批人皆手持刀剑及目泛凶光,众人不由大骇!

 诸吏纷纷喝道:“来人呀!”

 立见车夫及军士衙役匆匆战。来人却挥刀抡剑疾砍着。

 来人既狠又多,不久,便已杀入人群。

 一场寿宴顿成丧宴!

 现场立即惨叫及惊呼着!

 求救声更是此起彼落着!

 梁巡抚一见不妙,便逃入房中暗室。

 却听后方传出惨叫声。

 立见其子惊慌的奔入厅中。

 梁巡抚不由大骇!

 立见十人入厅砍杀着。

 接着便又有八人入内砍杀着。

 众人为之骇奔向后方。

 立见八人已仗剑自后砍杀而入。

 不少人骇得跪地求饶!

 来人们却照砍不误!

 他们含着狞笑宰人!

 他们不眨眼的砍个不已!

 不出盏茶时间。二千余人已入地府报到。

 立见凶手们在各尸及各房中搜括财物。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扬长而去。

 火势立即由六处冲天扬起。

 不久,巡抚府已成一片火海!

 附近的百姓纷纷惊呼求救着。

 百姓们却不予理会。

 因为,梁巡抚是个“胃口特大”的污吏呀

 他一手提拔之诸吏亦全是“歪哥郎。”

 这批仕绅名更是勾结官吏赚取黑心钱。

 住在巡抚府附近之人更是梁巡抚之亲友。

 所以,百姓们由一开始便不肯出面。

 不少人反而暗叫痛快哩!

 不久,火势已沿烧到附近的房舍,焦臭之尸味更是冲天飞散向各地,求救声已逐渐变小。

 代之而起的是哭声及咒骂声。

 不久,千佛山前已聚集那些凶手以及三百余人,只见六名壮汉嘿嘿一笑,便开始瓜分财物。

 亥初时分,众人已一哄而散。六名壮汉却在原地商量着。

 此讯终于在第三天送入吏部。

 吏部各吏不由瞧得大骇!

 不久,吏部尚书已匆匆会见卓相爷。

 卓相爷亦瞧得变!

 二吏便匆匆入殿叩见皇上!

 皇上一听拍案吼道:“反啦!大胆恶人竟敢集体杀朝廷命官!可恶之至!

 非即刻正法不可!”

 皇上立即下令召集艾土。

 不久,艾土已入殿叩头。

 皇上立即道:“艾卿!速至济南除恶!”

 “遵旨!”

 卓相爷立即递上公文。

 艾土瞧得怒道:“可恶之至!竟敢杀官!”

 皇上道:“此风可畏!”

 “皇上放心!微臣即刻启程!”

 “很好!下去吧!”

 “遵旨!”

 艾土便行礼离去。

 皇上便吩咐速派吏赴山东上任。

 卓相爷二人便匆匆行礼退去。

 艾土一返府,便吩咐诸吏。

 然后,他入房告诉二

 王玉昭道:“小心!此乃恶人首次杀官,他们或许要杀汝,汝切勿贪功躁进!小心为要!”

 “好!”

 喜娜道:“让小金跟你去吧!”

 “行吗?”

 “可行!它自会跟去!”

 “好!”于是,艾土换上便服,便束妥天罡剑。

 不久,他已匆匆戴妥面具出宫。

 他一出宫,便直接掠向南方。

 不到一个时辰,他已掠过太行山,他曾在赈灾时,三度去过山东,所以,他便掠向东南方。

 不出半个时辰,他已进入济南。

 不久,他已来到现场。

 立见现场一片废墟,尸体已经不见。

 他在现场绕一圈,便向百姓探听着。

 不久,他已探知事后之景。

 他便探听诸吏之棺。

 立见对方陪他来到一大批棺前。

 艾土便合什一拜!

 他不愿身份,便直接离去。

 不久,他已入酒楼用膳。

 果听不少酒客皆在议论此事。

 不久,他便听一人道:“痛快!污吏全死矣!”

 艾土便望向对方。

 立见对方是位青年,他正在仰首干杯。

 却见他的同伴低声道:“万兄别如此!人死为大!他们生前即使贪污,万死不宜再如此失四德!”

 “哼!朱兄明知吾家被这批狗官坑惨矣!”

 “算啦!他们已死得够惨啦!”

 “报应!哈哈!”

 立见他又斟酒干杯。

 不久,二人便默默取用酒莱。

 艾土便听别人之交谈。

 果听不少人皆批评堵吏生前之污迹。

 艾土一见听不出线索,便默默用膳。

 膳后,他便结帐离去。

 他便边走边听街上之人交谈着。

 回落时分,他仍然听不出线索。

 他便又入酒楼用膳。

 倏听一人边奔边喊道:,

 “失火啦!那些棺木失火啦!”

 艾土一听之下,立即起身。

 他留下一锭白银,立即离去。

 他一出去,便腾空掠去。

 不久,他已遥见火光,他便加速掠去。

 他一到现场,便嗅到腥臭味道,地面更倒着不少人,所有的棺木果真一起正在燃烧着!

 他不由打个嚏!

 却听啊啊二声,二人已倒在他身后三丈余处!

 艾土为之一怔!

 他立即又打个嚏!

 立见又有八人刚走近,便摇晃的啊叫倒地!

 艾土骇道:“怎么回事?”

 瞬听北方远处传来惨叫声,艾土立即掠去。

 立见一道金光在低空飞着。

 “蛊?这…它发现了什么?它会不会误伤人呢?”

 艾土立即掠去。

 立见数百人正在挥剑、劈掌、镖的阻止喜娜之蛊,它却夷然不惧的着毒

 远处另有更多的人正在匆匆掠来。

 惨叫声中,又有一批人沾上毒倒地。

 他们边叫边打滚抓个不停!

 不久,他们已毒发而亡。

 立见众人一掠到,使扬镖蛊。

 它一回飞,便向他们。

 艾土便隐在尸后瞧着!

 金线疾迅即风冲飞成大片毒,三百余人一沾上毒,立即惨叫倒地的抓个不停。

 立听远方传来吼声道:“速退!”

 其余之人纷退!

 金蛊却疾追猛着。

 这一千余人便沿途惨叫倒地。

 不久,金蛊已追向远方。

 艾土立即追去。不久,他已遥见大批人散逃向四方。

 他便隐在石后。

 不久,他已拦制倒二人。

 他立即沉声道:“怎么回事?”

 “蛊!杀人呀!”

 “它怎会找上你们?”

 “不!不知道!”

 “你是谁?”

 “李正忠!本城人!”

 “胡说!你京城口音!”

 “我住过京城!”

 “哼!你参加过杀官吧?”

 “不!不!没有!”

 “哼!你不说!好!”

 艾土立即扶起二人行去。

 不久,他把此人放在一具尸上。

 那人一沾上血,便惨叫着。

 另一人为之大骇!

 立听汨血之人尖叫道:“饶…命…疼死啦!”

 “招不招?”

 “招!招!疼…呀!”

 艾土便拿起那人之剑挖出沾血之

 那人不由疼出冷汗!

 “说!否则…哼!”

 说着,他便又把对方凑上尸体。

 “饶命!饶命呀!”

 “说!”

 “是!我杀官!我杀官!”

 倏听林林二声,艾土立见二镖来。

 他立即向后一闪。

 二镖一落空,立见八镖来。

 艾土抛下二人,便扬掌劈来。

 立见八人仗剑扑来。

 艾土一劈掌,便超渡他们。他便抓起对方道:“说!”

 “是!小的跟着帮主在五天前入巡抚府杀人!”

 他便略述经过。

 “你们好大的胆子!帮主呢?”

 “不…不知道!方才还在呀!”

 “你们为何不离去?”

 “帮主要杀艾土那个狗官呀!”

 “他在何处动手?”

 “已在方才焚棺下手,棺上抹过毒!”

 艾土不由暗骇!

 不久,他问道:“你们知道艾土来啦?”

 “是的!今天上午有人在山上看见他入城!”

 “你们确定他已死?”

 “不知道!大家正打算待会去瞧瞧!”

 “你们在何处会合?”

 “千佛山前!”

 艾土便一掌震死那二人。

 他一起身,便瞧不见金光。

 他便掠上高处打量着!

 不久,他便掠返焚棺处!

 立见火光已弱,却有大批人倒在地上。

 他立即喝道:“别过来!烟有毒!”

 其余之人果真骇退。

 艾土便掠入民宅取水。

 他便拎桶来回的泼熄诸馆之火。

 立见一具具焦尸已出!

 他便边忙边叹息着。

 良久之后,他方始浇灭火势。

 他便向远方喝道:“地上之人有毒!不准碰!”

 说着,他已匆匆离去。

 不久,他已遥见千佛山,他便绕一大圈。

 他由山顶一瞧,果见大批人聚集在山下。

 于是,他直接跃下。

 “啊!有人!”

 “杀呀!”

 “狗官来啦!杀啦!”

 立见飞镖如雨向艾土。

 艾土便场掌劈去。

 诸镖粉碎,却有不少支出毒粉。

 艾土急忙劈一掌。

 立见另一批镖又向艾土。

 艾土便又扬掌劈去。

 金光倏现,便入人群中毒!

 惊呼声中,人群纷散!

 艾土便直接落地。

 他便追劈向右侧人群。

 金蛊乖巧的追着左侧人群。

 艾土又追杀一阵子,便超渡近千人。

 他便转身掠向金蛊。

 立见大批尸体惨不忍睹倒着!

 不少人正在抓惨叫着。

 远方尚有数人疾掠而去。

 艾土立即掠去超渡他们。

 他不由松口气。

 接下来,他便必须面对毒尸之善后问题。

 他没有苗人及药粉相助,他只好自己动手。

 于是,他就地劈坑抛尸。

 他更以剑刮地上之血上火坑。

 他便耐心的一处处善后着。

 破晓时分,他一共埋妥四千余具尸体。

 他一返回棺旁,便见不少人在远处哭泣着。

 他立即摘下面具道:“我是艾土!”

 立听一人道:“艾大人救命呀!”

 “放心!我已杀死四千余名恶人!”

 “大人!小犬中毒死在此地!”

 “你们的亲人皆死在此地吗?”“是的!”

 艾土道:“恶人在棺上抹毒再烧棺害人,这些尸体皆已有毒,我不敢保证各位能安然收尸!”

 立听另一人道:“烧吧!”

 艾土点头道:“好主意!可有人反对?”

 不少人为之哭泣,却未见反对!

 于是,艾土派人搬来柴块架妥!

 他便把尸体放上一堆堆的柴块。

 他一一引火焚烧着。

 不少人为之大哭着。

 艾土道:“大家节哀!准备收骨吧!”

 众人纷纷含泪离去。

 艾土望着火光及白烟,立即道:“当心毒烟!”

 众人纷纷骇奔向远方。

 艾土便退到上风处瞧着。

 火光大盛,艾土之怒火更旺!

 他决定趁机消灭山东之黑道势力!

 他耐心在现场等着!

 他已决定一并埋葬诸吏之棺!

 他忍着怒火默立着。 m.EDaXS.Com
上章 剑霜刀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