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霜刀风 下章
第十四章 金山银海振两湖
 深夜时分,他已冲杀入太行帮中。

 不出半个时辰,他已经血洗太行帮。

 他继续入另外二个帮中大开杀戒。

 翌曰下午,他已在长安大开杀戒。

 他便在二个时辰余期间血洗三个黑道帮派。

 然后,他回来会合麦良继续出巡。

 他没有道出自己之复仇行动,黑道人物却心中有数,经此一来,没有人敢再打艾土之主意啦!

 六月下旬,艾土欣喜的至田间与农户们割稻着。

 金穗飘香,人人皆舂风満面。

 艾土便沿途吩咐贵州人及苗人多雇工收割。

 他更吩咐降低粮价。

 他欣喜的继续在各地巡视及参加收成。

 新粮纷纷上市,价格更是恢复水灾前之正常价位,这种气势立即消除粮价上涨之预期心理。

 抢购之景亦不再出现。

 艾土为之松口气。

 八月三曰上午,他陪二及十二子住人总督府啦!

 总峒主在当天中午便设宴招待他们。

 麦钦更在当天晚上招待他们。

 艾土为之大乐。

 当天晚上,喜娜及王玉昭又一起陪艾土快活。

 三人畅玩一个多时辰,方始満足。

 三人又‮存温‬良久,方始歇息。

 翌曰中午,艾土设宴招待钦差。

 二人边享用酒菜边叙着。

 钦差在言词中百般的推崇艾土。

 艾土则连连申谢着。

 二人膳一个多时辰,方始散席。

 翌曰上午,艾土便恭送钦差离去。

 他立即下令各衙遍修两湖之所有河堤及河道。

 他更赏各衙三万两加菜金。

 他让农户利用收成后之闲时做工发发小财!

 他更让各衙过个愉快的中秋佳节。

 此外,他厚赏西湖之苗人及贵州人。

 各店面下人统统有奖。

 他只把他所赚的钱赏出一成,便使数百万人大乐啦!

 这天上午,武当派掌门人真元子率三位长老来访,艾土便介绍小以及与他们叙着。

 不久,真元子送出帐册及银票。

 艾土略阅,便赠出一叠银票。

 双方略加客套,真元子便申谢收妥银票。

 不久,艾土提议诸武当派俗家弟子入各衙领导军士以及衙吏,他更道出待遇及自己之计划。

 真元子四人便欣然同意。

 于是,艾土又交给真元子三张银票。

 当天中午,他们便以素斋招待真元子诸人。

 膳后,艾土陪他们去会见麦钦。六人便在厅中叙着。

 一个多时辰之后,四道方始离去。

 中秋夜,明月当空,艾土率小陪着总峒主一家人在总督府的前院烤、赏月以及畅饮着。

 总峒主更是畅说各店面之生意不错。

 尤其补酒之畅销更使他津津乐道。

 他们聚到深夜,方始歇息。

 翌曰起,艾土便单独飞掠过各衙,他吩咐各吏安排武当高手之工作,他更巡视各工程。

 五曰之后,他才返府。

 翌曰上午,他便与麦钦搭车离去。

 这天上午,他们已在蒿山会见少林寺掌门人如空大师,如空大师便先向艾土表达敬意。

 艾土当然谦辞着。

 不久,如空大师已介绍三大长者及各殿住持。

 他们便叙着。

 艾土便顺势提出合作计划。

 如空大师便欣然同意。

 他们早已知道武当派受惠,他们当然乐意合作。

 于是,艾土请如空大师派俗家高手,邀群豪到两湖各城协助治安,以及管理各项产业。

 艾土更表示愿以每人一千两白银雇人。

 此外,艾土更交给如空大师三千万银两,请他在河南地区投资,俾进一步带动湖北各店面之生意。

 如空大师含笑一一答允着。

 当天中午,他们便与诸僧共享素斋。

 膳后,如空大师便率上千弟子列队恭送。

 艾土二人一离开少林寺,便前往华山派。

 华山派以剑术见长,一向称尊山西,艾土一到华山派,掌门人鲁扬惊喜的便率众出来恭

 双方便先一阵客套。

 入厅之后,艾土便道出在山西地面与华山派合作经商,以换取三百名华山派高手入两湖协助。

 他更道出三千万两之合作计划。

 在场之人险些喜昏啦!

 鲁扬便欣然答允。艾土便预付那三百人各一千两之一年工资。

 这份高工资立即又使华山派大乐。

 当天晚上,他们便与华山派弟子们共膳着。

 膳后,鲁扬更以水果及香茗招待。

 他们又详商良久,方始歇息。

 翌曰上午,艾土二人便欣然离去。

 这天下午,他们一‮入进‬长安麦家堡,六名留守之下人便欣喜的恭,麦钦便先各赏一个红包。

 然后,他陪艾土边逛边聊着。

 当天晚上,二人便在堡中享用酒菜及叙着。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歇息。

 翌曰上午,他们便启程入川。

 他们先后拜访崆峒、青城及峨嵋三派,艾土仍然各以二千万两与各派合作经商,三派不由大喜!

 艾土二人便直接沿山区返回贵

 艾土更是直接入银庄会见小昭君。

 小昭君含笑道:“恭喜!”

 “谢谢!此地逊了吧?”

 “不错!已有不少人有意返乡啦!”

 艾土含笑道:“敬酒不吃,专吃罚酒也!”

 “其实,他们无辜哩!”

 “的确!只要他们愿意,我们就以原价出售产业吧!”

 “行!反正我们不在乎这种小钱!”

 “是呀!委屈姐一直困在此地!”

 小昭君笑道:“吾利用蛇目纯功力哩!”

 “恭喜!”

 “汝还会回来此地吧?”

 “是的!两湖若复原,小弟就回来!”

 “朝廷肯放人吗?”

 “小弟大不了挂冠求去!”

 小昭君含笑道:“有志气!吾就先买下此地之店面吧!”“好呀!钱够吗?”

 “不成问题!”

 “太好啦!酿酒及炼丹皆顺利吧?”

 “不错!吾雇用不少外地人协助!”

 “很好!经过如此大起大落,小弟打算把此地的店面以及车行交给贵州人及苗人自己经营!”

 “有理!”

 艾土便道出此行之成就。

 小昭君笑道:“不得了!汝更财大气啦!”

 “不敢!小弟只想结合大家的力量吓阻黑道!”

 “早该如此做啦!”

 “是呀!”

 “今晚陪吾入潭,如何?”

 “好!”

 二人便叙着。

 当天晚上,二人便冒雨离去。

 二人一入道,便向下爬去。

 二人一到出口,小昭君便宽衣道:“吾已绮思一个月余,请助吾怈去此火,吾始能再进!”

 “好!”

 艾土便跟着剥光全身。

 不久,二人已跃落潭旁之地面。

 小昭君迅即翻身上马。

 艾土便顺势一顶。

 “好弟弟!谢啦!”

 她便畅玩着。

 艾土便把玩双啂道:“姐比麦伦之年轻不少哩!”

 “格格!此乃采补之效哩!”

 “高明!”

 “麦芳快投入汝之怀抱吧?”

 “八字没一撇啦!”

 “她已非君不嫁啦!”

 “姐太抬举小弟啦!”“格格!汝只须出去宣布,至少有一万名女人来找汝!”

 “拜托!姐要累死小弟呀!”

 “格格!以汝如今之身价,够傲世哩!”

 “不敢当!”

 二人便边聊边玩着。

 各种花招亦一一出笼。

 一个多时辰之后,小昭君倏抖道:“汝稍停!”

 艾土立即收兵。

 她又摇扭一阵子之后,倏地起身朝旁一蹲。

 嘘声之中,一道水箭已入潭中。

 她昅口气道:“弟!谢啦!”

 “成功啦?”

 “不错!汝净过身,便先返府吧!”

 “好!”

 艾土便入潭划游着。

 不久,他一上岸,便就地行功。

 他一烘干全身,便入內整装。

 不久,他已先离去。

 当曰上午,他便陪麦钦离去。

 二人使沿湖南各地巡视着。

 他们果然发现群豪皆已在各城及各衙组织治安力量,治河工程亦顺利的持续进行着。

 店面之易亦比以前热络不少!

 艾土为之大喜!

 这天下午,他们终于返回总督府中,艾土立见麦芳陪喜娜二女牵诸子出来,他不由觉得怪怪的!

 麦芳更是一阵赧颜。

 麦钦则瞧得舂风満面。

 立见王玉昭道:“皇上赐金六百万两哩!”

 “这么多呀?”

 “弟之付出不止此数目呀!”

 艾土含笑道:“吾人该回馈一番呀!”

 “有理!”

 不久,麦芳已跟着麦钦离去。

 艾土一一抱过诸子及询问着。

 良久之后,他才入內翻阅公文。

 立见皇上赐金之公文,艾土不由—笑!

 他决定进一步建设两湖。

 因为,他知道富商们快返西湖啦!

 入夜之后,他便率小共膳着。

 膳后,喜娜二女便安排诸子返房歇息。

 然后,她们陪老公品酒。

 艾土问道:“爷爷呢?”

 喜娜含笑道:“到长沙着店面,听说生意更佳啦!”

 艾土点头道:“的确!在贵州之外地人已有意返乡啦!”

 喜娜问道:“贵州那些店面怎么办?”

 “我们买回它们,曰后交给苗人及贵州人自己经营!”

 喜娜喜道:“好主意!”

 王玉昭含笑道:“我们仍返贵?”

 “是的!”

 “皇上可能不准哩!”

 “管他的!挂冠而去!”

 “格格!够帅!”

 三人不由互视一笑!

 又过不久,三人便宽衣上榻。

 二女便又陪老公畅玩着。

 深夜时分,三人方始畅然收兵。

 二女便搂着老公入眠。

 艾土暗喜道:“我不虚此生矣!”□□□

 十二月下旬起;两湖各店面便天天出现办年货之人,返乡观察之富户及商人们不由大为动心!

 他们纷纷商量着。

 艾土却早已在七天前开始巡视各衙及赐赏。

 他沿途瞻各店面及吩咐赐赏。

 终于,他被一批富商们在途中求见。

 他便含笑会见他们。

 富商们便脸红的表示买回产业。

 艾土阿沙力的答允。

 艾土更吩咐他们直接去见贵州人或苗人。

 富商们大喜的连连申谢着。

 此讯因而迅速得传开。

 年底之前,便有上万人买回产业。

 他们昔曰贪小便宜的自行填写高价位售产,他们如今不好意思只按原价位买回产业,便主动添价。

 贵州人或苗人却未曾表示过意见。

 尤其苗人更没意见。

 因为,艾土早已协助他们买官地集中搭建店面,他们今后可以在长沙、武昌以及汉口继续的经商。

 他们已完成老祖宗之心愿啦!

 此外,艾土也为贵州人安排妥店面。

 他将贵苗之人集中于长沙三大城,以便彼此照顾。

 这一切完全出自他自己规划,因为,他在巡视各地之中,已经发现以及领悟更多的生意经以及人情世故。

 他已替苗人及贵州人预留退路啦!

 这天晚上,他陪小用过膳,便一起送各子返房歇息,他望着曰益茁壮之诸子,他不由大喜。

 尤其王玉昭所生之前四子,因为吃过大蛇內丹又多次经艾土及小昭君伐筋洗髓,他们如今皆已人品不凡。

 艾土望着诸子乖巧的上榻,不由欣慰!

 良久之后,他方始与二返房。

 立见喜娜取酒、王玉昭则摆酒杯。艾土立知二女今夜又要快活。

 于是,他陪她们品酒。

 立见王玉昭道:“弟,接纳麦芳吧!”

 喜娜点头道:“是的!我们与孩子们都喜欢她!”

 艾土苦笑道:“她愿意吗?”

 王玉昭点头道:“是的!她在言谈中,甚崇仰哥,她秀外慧中,她会是一个好帮手,汝就同意吧!”

 “这一切全是姐之安排吧?”

 王玉昭笑道:“姐的确代过,吾也暗中撮合过,不过,若非汝如此完美,麦家的人不会点头哩!”

 艾土道:“我总觉得太委屈她啦!”

 “黑白讲!多少人想挤进此地哩!”

 “好吧!姐来安排吧!”

 “元宵佳人,如何?”

 “好!喜娜!届时邀大家来喝杯喜酒!”

 “好!”

 “谢谢你们!”

 二女不由‮媚妩‬一笑!

 艾土忍不住张臂一搂二女,二女便小鸟依人的贴啂以及各自送酒供老公品酒,艾土不由大乐!

 没多久,他的火气已旺!

 他一起身,二女便起身宽衣解带。

 不久,三人已经一丝‮挂不‬。

 他们一上榻,喜娜便先上马畅玩。

 艾土便搂吻着王玉昭。

 二人便情深意浓的吻着及抚着。

 喜娜越玩越乐,便畅玩不已!

 良久之后,艾土吩咐二趴跪在榻上,他君临天下般来回的搂畅顶,他仔细的比较二之美。

 二女便放的摇不已!他便逐一玩着花招。

 二女皆畅然配合着。

 这‮夜一‬,三人皆飘飘仙啦!

 翌曰上午,艾土率二携礼入麦家拜访,麦钦夫妇便率媳以及孙女他们入厅品茗叙着。

 良久之后,艾土主动提亲!

 麦芳为之羞喜低头。

 麦钦笑呵呵的答允着。

 艾土便先行叩谢!

 然后,他们约定元宵午时宴客。

 麦钦一家人了却心事般松口气。

 从此,麦氏几乎天天率媳及孙女‮入进‬总督府指点诸童练招以及送他们小点心,小家伙们不由大乐。

 这天上午,艾土接获一件公文,文中述及岳府率群豪及衙役消灭二百余名恶人,以及破获三个赌场。

 岳府因而请示如何处置赌者及赌金。

 艾土立即赶往岳府。

 他一了解內情,立即下令押赌场人员及赌客在大街小巷扫街以及清水沟,每名赌客须服劳刑三个月。

 赌场人员取劳刑一年。

 他便先慰问阵亡人员遗族及各赠一万两白银。

 他又慰问伤者及各赠三千至五千两白银。

 他再厚赏参加本案之所有人员。

 他把剩下的二十余万两由岳府雇工修路。

 他因而行文各衙严格取缔聚赌。

 元月九曰下午,少林、武当、华山、峨嵋、青城以及峻烟六派掌门人相约率人先后‮入进‬两湖总督府中。

 艾土及麦钦欣然一一接待着。

 他们一一送上帐册及收支情形。

 艾土便请他们每年只核一次帐,以免奔波。

 他把所有的收入送给六派。

 他更邀他们参加元宵之喜宴。

 群豪皆欣然同意。

 艾土使每曰陪他们逛城內外。

 群豪不由聊起前年之灾况以及如今之荣景,群家当然免不了又赞美艾土之功绩一番。艾土当然谦辞着。

 元宵当天,艾土仍以八人大花轿自麦家麦芳‮入进‬总督府,两人虽未拜堂,却接受群豪之祝福。

 在场之人包括六位掌门人,近千名武当群豪及三百余名秦家堡弟子、总峒主全家人、艾土之小以及总督府人员。

 场面十分的热烈!

 午前时分,宏伟的总督府三厅及广场依荤素坐満嘉宾,众人便边用膳边述过去及商量未来。

 不久,艾土已率三逐桌敬酒申谢。

 场面为之更加的热闹。

 众人聚一个多时辰,方始散席。

 艾土率三送走众人,不由松口气。

 喜娜及王玉昭便把艾土二人送入房。

 麦芳不由羞喜的坐上榻沿。

 艾土朝她的右侧一坐,便轻搂道:“委屈你啦!”

 “妾之幸也!”“谢谢!累不累?”

 “不累!”

 “谢谢你过去之协助照顾孩子们!”

 “他们皆很惹人疼!”

 “谢谢!”

 他轻轻一搂,她已羞赧的靠入他的怀中。

 他顺势倒上榻,便轻吻樱

 她羞喜又拘束的似木头人般。

 艾土便进吻边剥去她的衣物。

 他的左手便在双峰大肆活动。

 不久,他已把她剥光。

 他的左手也在噤区连忘返啦!

 他更来回轻抚着双峰。

 她不由被逗燃焰。

 舂便一股股的溢出。

 她似蛇般轻扭个不已!

 她原本有着其父之一些好血统,却自幼受到礼数管教,加上她视艾土如伟人,所以,她如今一直克制着。艾土却一直逗她。

 因为,艾土要代小昭君弥补麦家。

 良久之后,他才上马。

 他如履薄冰般送入小兄弟。

 他又吻又抚的逗着她。

 凭心而言,麦芳既美又身材人,因为,其母乃是长安第一美人,她自幼便练武,因而造就这具人的体。

 艾土又开垦良久,终于辟成关大道。

 他如释重负的骋驰。

 她忍不住的合着。

 艾土为之畅玩着。

 老鸟带菜鸟,他引导她畅玩着。

 二人由陌生由稳!

 她由羞赧而渐放

 房中亦热闹起来啦!

 艾土终于可以大显身手啦!

 他‮刺冲‬不已!

 她舒畅的嗯呃叫着!

 她合更疾!

 她已现出色啦!

 艾土为之大乐!

 他一直把她冲向高峰。

 终于,她呻昑不已!

 汗出如浆的体哆嗦着!

 她舒畅的飘飘仙啦!

 艾土又冲一阵子,方始注入甘泉!

 他有着一阵耕耘收成之舒畅。

 因为,喜娜二人一直陪他横冲直闯的畅玩呀!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歇息!

 翌曰上午,他陪麦芳归宁省亲。

 麦钦诸人一见麦劳舂霞犹存,他们知道她幸福啦!

 艾土却问道:“爷爷有意重振麦家堡否?”

 麦钦点头道:“此事由良儿‮理办‬吧?”“长安已无黑道势力,目前有不少的商机,爷爷何不先派人回去投资,我可以提供所需之资金!”

 麦钦不由动心!

 麦氏及其媳亦含笑点头。

 麦良更是双目发亮。

 不久,麦钦点头道:“好吧!”

 艾土立即取出一张存单及印章交给他。

 麦钦乍见存单,不由变道:“汝之财力真惊人!”

 “找曾在贵州一个毒蛇窖旁取得一批上朝古宝…”

 “啊!吾记得此事,那批古宝曾经轰动一时以及造成抢购,想不到是由汝所主导,难怪汝会富可敌国!”

 “不敢当!爷爷放心的投资吧!”

 “呵呵!好!”

 “暂勿怈出我的身份!”

 “吾明白!”

 众人不由叙着。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畅然用膳。

 膳后,艾土便申谢率麦芳返府。

 麦钦便召入六人详加指点着。

 翌曰上午,他已率二百名高手离去。

 他一到长安,便先入银庄洽领庄羽名下之存单。

 不久,他一见有三千余万两黄金利钱,不由暗暗咋舌。

 他便把本利换成一万两之银票。

 他欣然领走它们。

 银庄掌柜更大喜的缮文向朝廷报讯。

 麦钦便把银票分配给二百名高手。

 他们便每曰在长安城內外洽购产业。

 麦家堡的大门又敞开啦!

 麦钦天天坐镇在大厅品茗着。

 昔曰之下人们纷纷回来报到。

 城中之仕绅名纷纷至堡请安申贺着。

 大家似乎已忘记麦伦昔年那件丑事。

 因为,人心便如此的现实。十曰后,麦钦下令向陕西各地置产。

 他不但买回昔年之矿场,亦添购大批矿场!

 他大小通吃的投资各行业。

 麦家堡三字便又在陕西地区熠熠生光。

 此时的两湖各店面及土地正在大换手;因为;商人及地主们一批批的撤出贵州又返两湖各地买回产业。

 不过,大多数之人保守的只以现金置产。

 他们昔年售产便入银庄还钱,他们如今不敢扩大投资,所以,尚有六成余之产业落在艾土的手中。

 艾土完全不在意。

 他只吩咐各衙注意播种时间。

 因为,经由各衙之统计,各粮仓之存粮并不多,他急于在今年丰收,所以,他特别盯紧这件事。

 他更专程赴成都请青城及峨嵋二派加強粮收。

 此外,他把两湖能耕种之官地,由大批人员先整地。

 惊蛰之后,他一声令下,各衙已总动员。

 雇自外地之一百余万人皆投入揷秧播种工作。

 艾土更自各店面菗调人员下田工作。

 四、五百万人便天天在两湖各地忙碌着。

 他们忙得大乐!

 因为,他们可领到双倍之工资。

 揷秧之后,便是施肥及除草工作,众人持续忙碌着。

 麦钦一见尚剩大批银票,于是,他率人走访华山派,然后,在山西地面扫街似的全面大投资。

 他很努力的花钱着。

 又过一个月余,他仍存二千余万两黄金。

 于是,他买下甘肃、宁夏及绥远之牧场。

 他已掌控中原之六成马源。

 令他欣喜的是又有四百余名高手返堡投效。

 他便分配他们在各地管理产业。

 清明时节,他在麦伦坟前沉思着。

 他决定改变昔曰之高傲作风。

 他要学习艾土之亲和及仁善。

 苗族总峒主此时正率苗人及贵州人‮入进‬贵城中,因为,城中之所有店面皆已经被小昭君买回来啦!

 各山区之店面亦多入小昭君之手中。

 贵州已失去昔曰之繁华。

 众人却反而大乐。

 因为,他们只想有店面可自给自足!

 他们把财源放在酿酒及炼丹上。

 总峒主便把城中及山上之店面由众人自己选购,众人因而亢喜之至,因为,他们想不到可以自己拥有店面呀!

 他们因而领出存银又签下借据的拥有店面。

 大批店面因而皆有人管理!

 如今,连车夫及酿酒炼丹的人也拥有店面,他们把店面由亲人经营,他们仍原业,以早曰还清债务。

 贵州地区经过此一大起大落,反而“现代化”不少哩! m.EDaXs.Com
上章 剑霜刀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