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霜刀风 下章
第十三章 雷厉风行大扫黑
 黄河及长江半年余前之水灾,虽然只造成近十万人之伤亡,房舍、农作物之损失却空前的严重!

 最大的损害便是民心!

 若非艾土动员上百万人员一批批的送入粮食、药物、木材以及关心,可能会发生机民不而造反之事。

 虽然如此,大批商人皆涌入贵州。

 因为,艾土是安定之保证。

 因为,艾土是财富之保障。

 这些商人皆后悔去年没有跟着赴贵州居住。

 他们宁可放弃店面及田地,毅然迁入贵州。

 他们带着自己的财物及官方之赈银入贵州投资。

 不到一个月,贵州便增近百万人。

 而且,迁入之人持续增加着。

 再多的人搭建房屋,也安置不了暴增之人口。

 于是,艾土与总峒主及四十位部落老大会商对策。

 大家一致决定迁居入苗族及云贵界处。

 他们只留下药铺、银庄、酒坊及车行。

 其余的店面及庄院全部出售给第一批迁居贵州之富户以及商人,他们乐得立即付钱及办妥手续。

 他们纷纷出售山上之店面。

 艾土为之暴增一批财富。

 大部分贵州人便与苗人搬入界处及苗族。

 苗人不由庆幸艾土昔年鼓励他们改善居住环境。

 住的问题因而化解。

 百业之易也因而热络。

 艾土立即又面临食物不足之问题。

 因为,存粮多已送入灾区,如今又暴增近百万人,后不知又要增加多少人,艾土必须预作安排。

 于是,他以贵州巡抚身份入四川、云南及广西洽购米及杂粮,哪知,粮商们不但涨价而且指定以粮换补酒。

 艾土正愁存酒过多,立即答允。

 他以每罐补酒原价六百两与粮商们换米粮。

 他动员所有的人力及马车迅速完成此易。

 他便又解决吃的问题。

 他便准备扩大搭屋及学塾。

 哪知,钦差大人在这天下午冒雨抵达巡抚府,艾土乍见到他,便似见到恩人般欣然掠去撑伞他入内。

 他更吩咐衙役们陪三十名骑军入内更衣取暖。

 他更送上姜茗供钦差驱寒。

 不久,钦差含笑道:“贵州已空前繁荣矣!”

 “谢谢!全仗大人赐助!”

 “客气矣!汝领导有方矣!”

 “不敢当!”

 “汝此次协助赈灾,令人佩甚!”

 “不敢当!人溺已溺,人饥已饥矣!”

 “佩服!若非汝及时赐助,江南必!”

 “不敢当!”

 “汝怎会事先囤粮!”

 艾土答道:“在下原本只打算存些粮以供应增加的人口,却因两湖及成都粮商求售,在下只好大量存粮!”

 “善报也!若非如此,那批粮早已被洪冲走!”

 “是的!水火果真无情也!”

 “的确!听说灾区商人多迁入此地,是吗?”

 “是的!近来已增加近百万人,在下只好采取紧急措施!”

 艾土便略述自己所采行之食住措施。

 钦差正道:“佩服!不过,灾区复原之期,更遥矣!”

 “症结在何处?”

 “恶人横行,污吏或软弱之吏,加上此次之水灾!”

 钦差不由一叹!

 不久,钦差问道:“听说汝多次消灭来犯之恶人!”

 “是的!先后已灭逾二万人!”

 “神勇也!”

 “不敢当!若非在下不便远行,在下一定赴灾区除恶!”

 钦差喜道:“汝当真有此心意?”

 “不错!”

 “汝先瞧瞧圣旨及公文!”

 立见钦差自包袱中取出圣旨及公文。

 只见圣旨述道:“奉天承运皇上诏曰:查贵州巡抚艾土赈灾有功,朕龙心大悦,特赐封两湖总督,钦此”

 艾土怔住啦!

 钦差含笑道:“详阅公文吧!”

 艾土便拆阅公文。

 公文由吏部所发,内容包括两湖总督之职责以及具体作法,艾土详阅三次之后,方始望向钦差。

 钦差正道:“安定人心!增产粮食及恢复百业及两湖之三大工作,皇上对汝倚赖甚重,请全力以赴!”

 “这…在下…两湖总督管如此多呀!”

 “是的!汝管辖二位巡抚、八位知府及三十二位县令!”

 “这…在下恐怕无能为力!”

 “汝放心!皇上已汰换二十六名不适任官吏,吾会巡视两湖半年,汝专心除恶以及投资各行业吧!”

 “在下可以投资各行业?”

 “是的!此乃皇上特准!汝该明白皇上之心意!”

 “明白!在下会全力以赴!”

 “吾已为汝略作安排,汝参考吧!”

 立见他递出一封信。

 “谢谢钦差大人!”

 “吾明先赴长沙,汝先参阅内容,俾吾当面补述!”

 “好!”

 他只瞧一次,便发现内容与他在贵州之作法相近。

 于是,他重点式的询问着。

 钦差便逐一指点着!

 良久之后,他方始送钦差入客房歇息。

 他便携圣旨、公文及那封信入银庄会晤小昭君及王玉昭,二女不由瞧得大喜,尤其王玉昭更是春风面。

 小昭君含笑道:“形势比人强,朝廷低头啦!”

 王玉昭道:“两湖甚大,颇难管理哩!”

 艾土道:“放心!皇上已汰换二十六名官吏,钦差大人将巡视两湖半年,我们可以专心除恶及投资!”

 小昭君点头道:“机会来啦!汝邀麦钦相助!”

 艾土怔道:“有此必要吗?他肯吗?”

 “他求之不得也!这是麦家堡翻身之良机也!”

 “有理!”

 “只要他陪汝邀武当派相助,汝已成功一半!”

 “当真?”

 “有理!汝今夜去见他吧!”

 “好!”

 小昭君又道:“汝不妨如此做!”

 她便轻声叙述着。

 不久,艾土点头道:“行!”

 小昭君道:“汝明在府及县衙公告此事,以鼓励商人跟汝走,他们若售产,叫他们在三内来此办理!”

 “面面俱到矣!”

 “此外,安排懂生意经之贵州人及苗人入两湖管理产业!”

 “好!”

 “其余之事,明再商量吧!”

 “好!”

 艾土便携走圣旨等物。

 他一返府便挖出麦伦之天罡剑。

 立见喜娜一入内,便搂着他道:“哥当真要做大官啦?”

 “比目前之官大一级!”

 说着,他已指向桌上之圣旨。

 喜娜便上前翻视着。

 艾土便取布擦拭天罡剑。

 不久,喜娜上前问道:“哥拭剑入两湖除恶呀?”

 “不!我今夜要送走它!”

 “当真?”

 “是的!我要带大家到两湖买店及田地!”

 喜娜乐道:“太好啦!”

 个性率真的她立即在编织另一个美梦啦!

 □□□

 艾土拭妥剑,便望着钦差所赠之工作重点沉思着。

 不久,他便携剑撑伞离去。

 他一到麦钦之庄前,下人们立即行礼道:“参见大人!”

 “免礼!请通报!”

 “大人先入内避雨吧!”

 “好!”

 二人便撑伞入内。

 不久,艾土一到大厅檐下,立见厅中之一对老夫妇率一妇以及一对青年男女正在讶容起身。

 他道句“打扰!”便放下手中之伞。

 立见老者快步出来道:“大人冒雨莅驾!有何指教?”

 艾土含笑道:“受托奉还一物!”

 说着,他已直接入厅。

 此老者便是麦家堡老堡主麦钦,他乍见艾土手中那卷带,不由直觉的想起逆子之天罡剑。

 艾土一上前,便低声道:“它是否贵堡之剑?”

 麦钦不由一阵激动!

 他一接过它,便抖直它及按簧出它。

 寒光乍现,厅中之人皆激动!

 尤其麦伦之立即溢泪!

 因为,他们已认出它便是天罡剑呀!

 麦钦不由一阵激动的抚剑。

 不久,他收剑道:“大人请上座!”

 “请!”

 艾土便含笑入座。

 麦钦放剑于几上,立即吩咐侍女奉茗。

 不久,侍女已行礼退去。

 “大人请!”

 “请!”

 艾土便含笑品茗。

 不久,麦钦问道:“大人知道老朽之来历?”

 “是的!您老存金后,我已知道您老之来历,我一直想向您老请益,却又不便打扰!”

 “大人客气矣!大人之所作所为,太完美矣!尤其此次主动赈灾所发挥之大仁精神,更令人敬佩!”

 “不敢当!您老去过灾区否?”

 “吾去过长沙!”

 “惨不忍睹吧?”

 “的确!真令人想不到长沙会如此衰落!”

 艾土点头道:“是的!若不速扭转此局面,今年底便又要缺粮,届时,我已经无法帮得上忙!”

 “的确!”

 艾土掏出圣旨道:“请您老瞧瞧!”

 麦钦一接它,不由一阵激动。

 因为,他今年已近七十岁,却首次见到圣旨呀!

 他便展旨一阅。

 他立即申贺道:“恭喜大人!皇上英明!”

 “谢谢!我却惶恐又不知如何着手,特来向您老请益!”

 “不敢当。”

 “客气矣!您老之矿业甚成功!何况您老声望甚隆,我希望能够获得两湖各派或群豪之助!”

 麦钦道:“大人之方向正确,不过,老朽所助有限!”

 “客气矣!两湖若不及早复原,必危及天下粮供矣!”

 “大人不妨走一趟武当派!”

 “请您老同行!”

 “这…敝堡已封堡,吾已归隐矣!”

 “请您老为天下苍生着想呀!”

 “这…”

 麦钦动心啦!

 因为,他知道此乃自己及孙子女翻身之唯一良机。

 因为,他知道此事胜算甚大。

 不久,他点头道:“老朽试试!”

 “谢谢您老!”

 “请大人赐告此剑之来处!”

 艾土答道:“它来自一具尸上,此人去年跟着一千余人来此地劫财,被苗人之蛊收拾,苗人便献它予我!”

 “我并不知它是贵堡之物,直至此次赈灾才知道它之来历,所以,我此次让它物归原主!”

 “谢谢!大人笑纳吧!吾已用不上它!”

 “不妥!令孙尚用得上它!”

 “不!唯有大人可使它充分发挥矣!”

 “这…好吧!谢谢您老!”

 “客气矣!”

 麦钦便送上天罡剑。

 艾土便把它暂放在几上。

 麦钦问道:“大人打算何时启程?”

 “我尚须安排此地,您老先启程,我近再沿山路赶往武当山!”

 “好!吾先访武当派及略作安排!”

 “谢谢您老!”

 “客气矣!两湖人将可苦尽甘来矣!”

 “不敢当!我先除恶,再动员贵州人及苗人同到两湖各地投资,务必要在最短期间内使田地复耕!”

 “上策!老朽也会投资!”

 “!”

 “大人如此年青,便能有此成就,佩服!”

 “不敢当!”

 不久,艾土已申谢离去。

 麦钦不但恭送出大门,而且春风面。

 他一返厅,便吁口长气道:“良儿!多向艾大人学习!”

 麦良立即起身道:“是!”

 “好好把握此次机会吧!”

 “是!”

 麦氏道:“是否要召回弟子们?”

 “见机行事吧!”

 他们便开始会商!

 且说艾土办妥此事,便入银庄告诉小昭君二女。

 二女不由大喜!

 小昭君道:“汝今夜赶赴各衙吧!”

 “好!时间紧迫的!”

 “的确!吾二人已缮妥九份资料,由各衙配合办理吧!”

 “好!”

 “谁接任巡抚?”

 “仍由小弟兼任!”

 小昭君点头道:“也好!汝及早出去除恶吧!”

 “好!”

 三人便又商量着。

 黄昏时分,艾土便陪钦差用膳。

 膳后,他便冒雨携走资料。

 他便以大半夜时间会见过九吏及指点着。

 然后,他赶返府中沐浴更衣。

 接着,他彻夜行功着。

 翌上午,天一放晴,钦差便率三十名骑军离去。

 艾土便派人张贴公告及到处鸣锣通告着。

 他便飞掠向苗族。

 他一会见总峒主,便道出升官及工作计划。

 总峒主为之大乐。

 因为,苗族代代渴盼能入中原发展呀!

 艾土便吩咐他挑选谙汉语及生意之人在三后出发。

 艾土更请他配合三十四名贵州部落老大行事。

 总峒主便欣然答允。

 艾土一离去,方始离去。

 午前时分,他一赶返巡抚府,立见银庄内外已经大排长龙,他一出现,众人便纷纷申贺着。

 艾土便邀大家一起赴两湖打拼!

 众人皆尴尬不语!

 因为,他们正在排队售产呀!

 艾土见状,不由心中有数!

 他立即入内。

 立见连王玉昭及小昭君也在忙碌着。

 他观察不久,便入巡抚府吩咐衙役搬出所有的桌椅及文房四宝,他便吩咐众人先缮妥让渡状。

 众人便入座振笔疾书。

 不少人更派人搬来桌椅及文房四宝。

 经此一来,易速度为之加快!

 艾土诸人完全由富户或商人自行把价格写在让渡书上,他们核对过地状,便直接付钱。

 又过不久,艾土便吩咐已办妥易的人派下人前来协助。

 不出一个时辰,街上已增加二千余个易处。

 易速度为之大增。

 不过,闻讯而来之人却一波波的增加着。

 艾土一直在现场瞧着易及鼓励大家打消售意。

 刚迁入之商人们一咬牙,纷纷离去。

 他们在当天下午,便结伴率走亲人。

 因为,他们尚未在贵州投资,他们决定返乡再拼一次!

 因为,艾土赐给他们信心呀!

 不过,大多数人仍然售意甚坚。

 银庄一直忙到入夜,方始完成在场人员之易。

 艾土便各赏给协助之人一块碎银。

 他请大家明继续协助。

 他一入银庄,便见众人已在排放地状及让渡书,王玉昭来道:“按地区捆妥地状,以方便大家前往接收产业!”

 “有理?钱够吗?”

 “放心!共支用十分之一而已!”

 “明可能会有更多的人售产哩!”

 “当然!多雇些人手吧!”

 “好!我明夜再启程,我打算明天再劝劝大家!”

 “有此必要!”

 翌一大早,果真人山人海般出现售产之人

 艾土一声令下,众人便开始忙碌着。

 整条街便出现易人

 昨售过产之人便邀大家入内先缮妥让渡书。

 他们更派识字的人出来协助着。

 这一天,近二十一万人售妥产业。

 银庄之银票因而被搬走大半。

 艾土见状,便在当天下午自双亲坟中取出七张存单及印章,然后,他先赴长沙银庄领出本利。

 他一见增加近三千万两黄金之利钱,不由一怔!

 他一看天色已晚,便直接离去。

 他料不到会有如此多的利钱!

 他为之大喜!

 长沙银庄掌柜更喜,因为,他好似解除心腹大患哩!他立即缮妥公文及亲自送入衙中报喜着。

 因为,庄羽终于现身啦!

 艾土却完全不知自己如此重要哩!

 他一赶返银庄,便见大批人正在整理地状。

 他便会见王玉昭及递出银票。

 然后,他返回巡抚府。

 立见大批人在厅中及房中整理。地状。

 总峒主及喜娜便他入内。

 总峒主含笑道:“吾已排妥二万余人!”

 “好!我今夜赴武汉,你们随后来吧!”

 “好!”

 “先恢复田地之耕种!”

 “吾知道!”

 不久,艾土已入内用膳。

 膳后,他整理妥行李,便开始行功。

 半个时辰后,他一收功,便会见二及小昭君。

 不到半个时辰,他已经离去。

 天公作美,今夜并未下雨,他便飞掠于山区。

 他在去年赈灾期间,多次遥见过武当山上之宏伟宫殿道观,他由灾民口中知道该处便是武当派!

 他更瞧见武当道士协助洒药粉及诊治病患!

 所以,他对武当派颇有好感!

 天亮不久,他已经踏入武当派之真武殿。

 殿内只有一名年青道士在阅经典,艾土放下包袱,便直接焚香以及下跪默祷此行能顺利。

 他刚香入炉,倏见麦良入殿。

 “啊!参见大人!”

 麦良便快步行来。

 年青道士一变,急忙跟来。

 艾土含笑道:“免礼!来多久啦?”

 “昨天下午刚到!请!”

 “请!”

 艾土拎起包袱,立即跟去,年青道士便匆匆入内报讯。

 不久,麦钦已陪四位老道士来。

 艾土道句“打扰!”便上前行礼!

 此四位老道士便是武当派掌门人真元子及三位长老,他们乃是武当派之首脑及决策人物。

 四道立即恭敬问讯行礼。

 麦钦便含笑介绍双方。

 真无子道:“敝派上下二千一百名弟子敬候大人驱使!”

 艾土忙道:“不敢!请贵派协助安定人心及粮产!”

 “是!”

 艾土递来一个红包道:“请笑纳!”

 “不敢!不敢!”

 艾土正道:“请在城内外置产先定人心!”

 “是!敝派愿意代劳!”

 “谢谢!大批富户及商人已在贵州售产,因此,请各派在售产之余,鼓励地主及商人重建家园!”

 “是!”

 “若有恶人介入,请代为阻止!”

 “是!”

 艾土道:“在下孤介一人,须靠贵派鼎助!”

 “大人放心!敝派众弟子深谙此刻乃两湖及天下危急之秋,敝派会广邀同道全力以赴!”

 “谢谢!恕在下急于赴长沙除恶!”

 “大人歇会吧!”

 “谢谢!宜早耕种!”

 “大人仁心忧民,佩服!”

 “不敢当!偏劳贵派矣!”

 “大人客气矣!”

 艾土向麦钦道:“您老有何指示?”

 麦钦忙道:“不敢!老朽将召集昔日弟子共襄盛举!”

 “谢谢!”

 “大人邀少林派否?”

 “邀!多多益善!”

 “好!”

 艾土取出一大叠银票道:“请交给各派一千万两银票,俾扩大粮产以及安定人心之效果!”

 “好!”

 艾土一出手便是数千万两,众人不由暗暗咋舌。

 他的财力已展现无遗!

 □□□

 不久,他已直接掠上山顶。

 他便沿山区南下。

 他急于消灭两湖与贵州界处之黑道势力,以便贵州人及苗人可以顺利的沿途北上接手产业。

 午前时分,他已经发现目标。

 他便先在林中埋妥行李。

 他戴妥面具,便前往三义帮。

 他早已在赈灾期间由各地灾民口中获悉黑道势力以及他们之巢,所以,他决定由南扫向北方。

 如今他的功力沸腾般运转着!

 他浑身是劲!

 他杀机大炽!

 他知道自己的来回赶路,并未影响自己的功力,于是,他直接掠入三义帮中便先劈死八人。

 惨叫声乍扬,厅中已传出惊呼声。

 艾土便直接破窗入厅。

 “站住!汝是谁?啊!”

 惨叫声乍扬,艾土已劈死一百余人。

 他一翻身,便疾劈出双掌。

 轰声乍响,地面立震。

 桌椅纷碎!

 三百余人立被震死!

 其余之人不由大骇!

 他们正逃,艾土便又劈死三百余人。

 他由内追到大门,便又宰掉四百余人。

 下人们不由惊慌而逃!

 艾土一发狠,便上前超渡他们。

 他一见自己如此顺利的消灭三义帮,不由大喜!

 他便进入厨房匆匆进食。

 不久,他已由后院离去。

 他入林取出包袱,立即掠向北方。

 黄昏时分,他已杀入长沙南郊之永福帮。

 他仍然疾劈不已!

 不出半个时辰,他已扫平永福帮。

 他便继续北上。

 深夜时分,他已杀入长杀帮。

 他凶残的入房宰人。

 惨叫声迅即骇醒众人。

 众人刚冲出,艾土便狂劈不已!

 不出半个时辰,长杀帮已血成河。

 艾土喝口水,再掠向东南方。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已杀入天扬帮中。

 他仍先破窗震门的逐房宰人。

 当其余之人一聚集,他才出来大开杀戒。

 半个多时辰之后,他已大功告成。

 他便直接北上。

 破晓时分,他已杀入武昌的长泰帮中,酣睡中之众人便被杀得飞狗跳以及惨叫惊呼不已!

 艾土一鼓作气的大开杀戒着!

 天亮不久,他便超渡这一千八百余人。

 他便入一房中服丹行功着。

 良久之后,他一听见话声,便收功由后门离去。

 午前时分,他又杀入武昌帮中。

 立见众人挥刀扬剑围攻而来。

 艾土便催动功力大开杀戒。

 众人一冲近,便似撞山般惨叫而退!

 鲜血便如雨般着!

 尸体纷纷染红大地!

 盏茶时间之后,他已超渡一千余人。

 叱喝声中,大批人员正由大门冲入。

 艾土便提足功力疾劈现场。

 那批人刚接近,艾土已消灭剩下的六百余名武昌帮弟子,那批人在大骇之余,不由心生悔意。

 艾土迅即冲去大开杀戒着。

 那批人只好硬着头皮拼斗。

 又过盏茶时间,这批人已经倒地。

 不过,另有一千余人已经冲杀向艾土。

 艾土一咬牙,便又拼斗着。

 他知道这些家伙一定已经知道长沙黑道挨宰之事,而且已经决定彼此合作,才会有二批人来接应。

 他乐得节省时间。

 因为,他知道武昌只有三个黑道帮派而已!

 不到半个时辰,他已追杀三百余人而去。

 他出城拿起包袱,便前往汉口。

 他一到汉口,便冲杀入铁剑帮中。

 他提足功力大开杀戒着。

 蛟气加上他长年服丹喝补酒所累积之如山似海力道,如今正在一批批的爆发出来啦!

 他如猛虎般扑杀着!

 他如怒般席卷人命!

 不出半个时辰,他已超渡近二千人。

 他迅即掠向北方。

 不到二个时辰,他又消灭三个黑道帮派。

 他一见衣皆血,便先入一房内找出衣物及沐浴。

 不久,他已匆匆离去。

 他便折向湖北之南方。

 他连夜赶路及扑杀着。

 翌下午,他终于在贵州及湖北界山区看见贵州人及苗人已搭车进入湖北地面,他不由欣慰一笑!

 于是,他直接掠向贵

 黄昏时分,他已进入巡抚府房中。

 立见喜娜入内道:“办妥啦?”

 “差不多啦!大家出发了吧?”

 “是的!”

 “没人再售产啦?”

 “是的!”

 艾土便欣然沐浴。

 浴后,他便先入银庄。

 立见王玉昭及小昭君二女正与众人在分配地状,她们一见到艾土,便含笑直接进入内厅。

 艾土一跟入内厅,便略述战果。

 王玉昭不由大乐!

 小昭君道:“巡视两湖,防范黑道之反扑!”

 “好!”

 “午前已全部结束置产!”

 “辛苦!钱够吗?”

 “尚存六千万两黄金!”

 “总算解决心事啦!”

 “是呀!想不到他们之卖意如此坚定!”

 “我会叫他们后反悔!”

 “对!继续扫黑吧!”

 “好!”

 于是,艾土便先返府用膳。

 膳后,他便服丹行动着。

 翌一大早,他便离开贵

 他开始飞掠于两湖各地。

 他夜观察着。

 小昭君果然料事如神,散逃的黑道人物在串连之后,便打算反扑,武当派及群豪纷纷砍杀着。

 艾土更是到处劈杀着!

 他夜飞掠于两湖各地!

 他神出鬼没般扫黑!

 他每天只服丹行功半个时辰,便又成一条龙!

 又过半个月之后,两湖已经清洁溜溜!

 艾土又巡视三天之后,方始放心!

 他便先上武当派申谢。

 然后,他到武当城内之两湖总督府报到,立见钦差含笑他入内道:“可喜可贺!四十三个黑道帮派全灭矣!”

 艾土含笑道:“谢谢钦差大人关心!”

 “各衙皆出面善后及呈报此地,吾始知汝之成果。”

 “谢谢!”

 “各衙皆已暂时保管黑道之财物,汝可利用它们建设各城以及赐赏,以进一步激励人心士气!”

 “好!”

 “据各衙所报,汝之人皆已接收妥产业,各田地亦每由大批人在秧,局面已经安定啦!”

 “太好啦!”

 “汝就公开巡视各衙及安抚人心吧!”

 “好!”

 钦差含笑送来一函道:“它在三前由一位自称麦良之人送入此地,他们目前住在街角之庄院中。”

 “谢谢!”

 艾土便含笑拆阅该函。

 不久,他立知麦钦已在七天前率亲人及三十六名昔年弟子住入附近,而且已经买妥一批店面。

 艾土为之大喜!

 不久,他在钦差指导下,办妥上任手续。

 他更入内穿妥官服。

 然后,他由钦差引见十二名文书人员。

 接着,他开始参阅公文。

 当天晚上,他便拜访麦钦。

 双方不由叙着。

 扫黑成功使他们述着。

 不久,艾土便邀麦良入府相助

 麦良不由大喜!

 麦钦夫妇立即答允!

 二十名骑军使沿途护送。

 艾土便沿途巡视各衙,他大方的赐赏!

 他更利用黑道财力修桥铺路,搭建学塾,扩大修建上回被水灾,侵损之各种建筑物。

 他似散财童子般到处散财!

 财气一一引来人气!

 灾民一看到艾土这位大恩人出任大官,而且重建两湖,每人纷纷卖力的在各行各业工作着。

 尤其农户们更是努力耕种及除草。

 因为,他们如今之工资已是昔日之两倍呀!

 因为,他们知道此次收成关系重大呀!

 因为,他们知道大批人已改行种田,他们非拼不可啦!

 艾土便如此巡视着两湖各地。

 两湖地面逐渐的恢复生机啦!

 □□□

 艾土在清明之后始正式上任,如今欣逢端节,整个两湖地区在这二个月期间便恢复不少的生意!

 扫黑成功是主因!

 艾土之魁力是原因之一!

 两湖各地以每罐六百两白银出售补酒,及平价供应补丹,更引来外地之商人及游客。

 加上艾土持续的建设两湖,更引来大批工人。

 西湖周遭更涌入不少的人力。

 形势一片大好也!

 令艾土欢喜的是,两湖各田地之农作物已金穗累累,所以,他愉快的赐赏各衙三万两加菜金。

 这是前所未有的大礼,而且由艾土自己掏包,各衙吏及下人们欣喜之余,充佩服及感激。

 此外,艾土经由各衙举办龙舟赛,他不但包办所有的费用,他更提高彩金以及增加入奖名额。

 因为,他要祛除两湖之衰尾气。

 三百余万人因而在两湖各地渡佳节。

 艾土根本不在乎这些“小”支出,因为,补酒是他的靠山呀!

 端节当天中午,他更与麦钦一家人渡着。

 翌起,他又率麦良及二十名骑军出巡。

 五月十五上午,艾土二人搭车由二十名骑军护送驰于官道之际,艾土倏听右前方林中传出异声。

 他立即向麦良道:“小心!”

 不久,二人已瞧见两侧林中已掠出大批蒙面人,只见他们同时朝马车及骑士们疾来暗器。

 艾土吼句小心,便先冲出马车。

 他劈碎一批暗器,便冲劈向人群。

 “宰狗官呀!”

 “做掉狗官呀!”

 吼声之中,众人纷冲向艾土。

 两侧林中更如般冲出人群。

 艾土便提足功力大开杀戒着。

 麦良则仗剑在车旁采取守势。

 二十名骑士及车夫却早已被死。

 这批人乃是由山西及陕西四个黑道帮派所组成之三千六百名杀手群,他们决定要替两湖黑道复仇。

 他们便把艾土选为首要目标。

 他们打算后再宰各衙吏。

 哪知,他们踢到铁板啦!

 因为,他们不知艾土便是那位“大煞星”呀!

 轰声之中,惨叫连连!

 人飞树也飞!

 血更是天飞!

 人冲得越急,死伤人数便越增加。

 不出盏茶时间,便有二千余人进入鬼门关,其余之人骇得纷纷逃入林中,艾土便疾追猛劈着。

 麦良又宰三人,便匆匆掠向一衙。

 不出盏茶时间,他已率衙役们前来清理官道。

 艾土一回来,便在林中连连劈坑。

 众人纷纷搬尸入坑。

 又过半个多时辰,官道方始恢复畅通。

 艾土一返附近之衙,便吩咐厚葬二十名骑士及车夫。

 他更交给县令三十万两银票。

 然后,他与麦良另雇车离去。

 经此一来,艾总督威名大振!

 又过三,艾土终于查出那批刺客之来历。

 于是,他在这夜易容前往山西。 m.EDaXS.Com
上章 剑霜刀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