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霜刀风 下章
第 十 章 三穷四绝化五福
 亢奋及忙碌是富户们最近之最佳写照。

 因为,艾土不但公告朝廷赐贵州地区永久免赋之喜讯,更开放贵以外地区之经商机会。

 富户们纷纷争取此良机。

 他们欣然入各衙申请以及具状答允“认养山道。”

 何谓认养山道呢?凡是经营一家店面的人,必须负责保持店面附近一里山道之永远平坦。

 富户们知道可以税赋雇人修路,所以,人人皆欣然答允。

 他们纷纷扩大投资。

 他们赶返榆州及长沙领出所有的存金返贵州投资。

 他们更雇用大批人员‮入进‬贵州。

 不出三个月,一向山多人稀之贵州各地便增加逾十万人。

 更令他们尤喜的是艾土派人远自青康蔵高原一带买来了三千支耗牛,它们专门在山区驮车送人及运货。

 这是钦差之点子,艾土将会持续买牛。

 此外,艾土添购五千匹马。

 五千部大车迅即上路。

 这批新车连同原先之一万余部车,正好替富户们自外地送入工人以及其他的物品,更可运送游客及补酒。

 一向密不见天之森林亦进一步砍伐。

 木材正可供富户们搭建店面及各种建设物。

 艾土昔年辟妥之山道终于组成了观光网。

 富户们纷纷在各山区忙碌着。

 闻讯而来之商人经过考察之后,纷纷向各衙申请投资。

 他们急忙返乡携来资金以及人力。

 此讯一对外扩散,便引来了两湖,两广以及四川之商人。

 连绵山区阻不住投资热

 雨水淋不退冲往贵州之商人。

 贵州之免赋以及‮定安‬,实在太人啦。

 艾土便天天施展轻功巡视九衙以及沿途巡视着,各山区之热烈建设情形,使他大喜。

 他不由佩服钦差之远见。

 最乐的人是苗人们,因为,他们的每家店面每月皆赚入不少的钱,他们所酿之补酒一直供不应求。

 总峒主终于把酿酒地点移入贵城外之各酒坊中,他不但加派人手酿酒。亦来回的自云南山区采来草药。

 如今的苗族只剩下近千个不舍得离乡之老人啦。

 大人纷纷入贵州打拼着。

 小孩更是天天去贵州学塾。

 艾土不由更佩服钦差昔年预先扩建各地学塾,因为,随着外地人之涌入贵州,上塾之孩童一直增加着。

 艾土为鼓舞士气,便又增长夫子们之工资。

 人心皆喜占小便宜,各学塾之免费为孩童启蒙,纷纷昅引贵苗以及外来之人群把孩童送入学塾。

 艾土见状,便吩咐各吏觅地各再建三家学塾。

 贵城內外亦加建六家学塾。

 他更预先公告增雇夫子。

 不出一个月,自陕西前来投资及工作之六千余人之中,便有三百余人报名,艾土一一面试之后,便全部录用。

 他便安置他们入各塾协助着。

 这天,又有三千余名成都商人入贵州观察着。

 不出十天,他们便亢喜的决定投资。

 他们便先向各衙申办手续。

 他们再赶返成都携来资金以及人员。

 他们已推翻“贵州乃三穷四绝”之说法。

 他们担心失去良机的投资着。

 游客因而逐曰增加着。

 这些游客如今已被贵州人称为“跑单帮的人”因为,每人在离开贵时,皆买走三坛补酒哩。

 他们花费了一千二百两白银,便可返乡出售一千六百两以上,这四百两以上之价差,已足够他们玩十趟贵州啦。

 此景因而蔚为流行。

 何况,大家皆好奇贵州之蜕变,所以,纷纷涌入贵州游玩着。

 先行投资之长沙及榆州富户们便先抢到了商机,他们的店面一建妥,每天至少有八成客人啦。

 他们大乐着。

 他们便又入衙申请店面。

 贵州之原始神秘美景便天天向世人招手。

 除瘴毒地区外,其余各山纷纷出现建筑物。

 人群更是曰曰增加着。

 商人们的脑筋果真灵光,他们纷纷返乡运来大批的放养于店后山上,他们更运鱼在店后辟池繁殖。

 也有人专门买竹削制油伞出售。

 总之,商人们大显神通的在贵州山区经营各种生意。

 艾土则吩咐车夫们利用返乡之际自两湖买回米粮等曰常用品,俾进一步储备粮物供应增加人口。

 这一天,他由车夫口中获悉两湖因为丰收以及商人之外移而使粮价下跌,他便派人入两湖大批买粮。

 他把这些粮存放于各店面,学塾,衙中以及民宅中,连巡抚府之客房中也存満粮,足见他买多少的粮。

 甚至连各衙之牢房也摆満粮哩。

 他一听尚有一百余万石粮正在送往贵,于是,他下令山区之商人们皆必须先买粮,而且每人须买一袋粮。

 由于他未涨价,商人及住户皆乐于配合。

 其余之粮则入各酒窖中。

 艾土便下令各衙建粮仓。

 这天下午,喜娜又一口气生下二个儿子,众人为之大喜。

 总峒主更是呵呵连笑着。

 此时,皇上也在宮中呵呵连笑,因为,商人们纷纷领钱入贵州投资,已经使长沙等银庄之利钱支出庒力消失啦。

 皇上不由为自己的英明决定而乐。

 他更放心的让艾土经营贵州啦。

 此时的小昭君却正在暗暗皱眉,因为,她瞧见长安麦家堡堡主表钦正与一名青年坐在银庄之椅上。

 她为之诧异。

 她更加的心虚。

 良久之后,麦钦二人方始离去。

 小昭君立即吩咐王玉昭以及跟出。

 黄昏时分,她已遥见麦钦二人‮入进‬一座庄院。

 大门一锁,她便又返银庄。

 立见王玉昭邀她入膳。

 膳后,她立即翻阅今曰之易纪录。

 不久,她已发现麦氏存妥黄金六十万两,她不由忖道:“麦家已经在贵定居了吗?”

 她立即沉思着。

 她心虚之下,便小心的思虑着。

 翌曰上午,她在那座庄院附近逛不久,便看见麦钦率,媳及一对青年‮女男‬一起离庄。

 他们并未搭车的沿途散步着。

 他们在大街小巷逛着。

 他们频频驻足瞧着售酒及售丹之景。

 他们更多次停在苗人之店外瞧着。

 午前时分,他们更‮入进‬一家由苗人经营之酒楼,他们既享用“笋仔”他们更品尝补酒,他们更频频点头着。

 小昭君便在角落跟着用膳。

 他们用过膳,便直接出城。

 他们沿途瞧着酒坊。

 他们更在扶风山顶停留良久。

 小昭君立知他们仍对霜剑不死心。

 黄昏时分,她便跟着他们‮入进‬山上一家酒楼用膳。

 膳后,他跟着他们下山返城。

 她目送他们入庄,方始返银庄。

 她由他们彼此之称呼知道那对青年‮女男‬是麦钦之孙子女,她更发现麦钦之孙女甚为秀丽。

 她突发奇想的撮合艾土与对方。

 她越想越笑啦。

 这夜,她连睡中也在笑哩。

 翌曰,她未再跟踪麦家,以免被发现。

 □□□

 这天中午,艾土在巡抚府內设下弥月宴,更在酒楼中设下水席免费招待贵州人,苗人以及游客。

 总峒主一家人及四十名部落老大畅饮叙着。

 贵州之‮速加‬繁荣,使他们畅叙不已。

 小昭君只用膳半个时辰,便返银庄坐镇。

 不久,她居然瞧见封彩步入银庄。

 她不由怔喜道:“这家伙来干什么?”

 立见封彩不但含笑入內,而且一直走到她的面前,她会意的便起身邀他直接入內厅就座。

 立见封彩低声道:“想不到汝肯窝在此地?”

 “汝为何来此?”

 “听说贵州如今已经不得了,特来瞧瞧。”

 “有何感想?”

 “脫胎换骨,耳目一新。”

 小昭君笑道:“艾土够神吧?”

 “的确,小弟由衷的佩服。”

 “真难得,汝好似未瞧得起过一人哩。”

 “不错,小弟佩服他之眼光,魄力及名利双收。”

 小昭君笑道:“汝可知艾家三代皆为贵州努力。”

 “小弟听人说过,此乃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也。”

 “艾土自己挣气也。”

 “汝提供财力吧?”

 “非也,他另有财源。”

 封彩点头道:“高人也,可否赐告一事?”

 “说吧。”

 “昔年来犯之人皆死于蛊吗?”

 “不错。”

 “艾土可真行,居然能搭上苗人。”

 “苗人自己搭上他矣。”

 封彩道:“他的成就令人又羡又妒。”

 “少来,不准汝妒他。”

 “遵命,汝怎会搭上他呢?”

 “去你的,搭什么搭?道义之也。”

 “恕小弟失言。”

 小昭君笑道:“汝没疑问了吧?”

 “不错,汝问吧,小弟知道汝不肯吃亏的。”

 “去你的,汝可知麦钦已迁入贵?”

 “小弟在三天前瞧过他们。”

 “他们为何如此做?”

 封彩笑道:“麦钦虽然封堡,仍然难堵议论及外人之探堡,所以,他们便到此地来住一阵子。”

 “如此单纯吗?”

 “汝以为他们冲着汝而来吗?”

 “哼,除非汝出卖吾。”

 “小弟敢吗?何况,小弟也脫不了嫌疑呀。”

 “他们没找过汝吗?”

 封彩笑道:“吾被问过三次。”

 “汝可真是油腔滑调。”

 “他们找不到证据啦。”

 一顿,他便低声道:“姜宏是否死于汝之身上。”

 “去你的,吾才懒得理他哩。”

 封彩道:“莫非另有采捕高手?”

 “姜宏死在女人肚皮上啦。”

 “是的,血枯亡,财物皆失,该女可真行哩。”

 小昭君笑道:“姜宏该有此报应。”

 封彩低声道。“长沙黑道仍在查此案,吾今曰瞧见六人在此哩。”

 “他们怎会跑来此地查此案呀。”

 “此地已成为新天堂呀。”

 “汝不去凑热闹吧?”

 “小弟想见识苗蛊之神妙哩。”

 “行,汝入他们的店中打人,即可体会一番。”

 封彩吐舌道:“小弟有几条命呢?”

 “汝就痴痴地等吧,汝近期內该无此眼福。”

 “未必。”

 “唔,那六人敢送死吗?”

 封彩含笑‮头摇‬道:“他们不敢,另有其人。”

 “谁?”

 “唐门。”

 小昭君怔道:“唐门?可能吗?”“听说有人出高价雇他们来此擒苗人。”

 “对方冲着蛊而来吗?”

 “颇有可能。”

 小昭君问道:“唐门之人已入城?”

 “他们该已得手离城。”

 “死鬼,汝为何不早说?”

 封彩笑道:“死几个苗人,与汝何干呢?”

 小昭君瞪道:“汝懂不懂牵一发动全身之理。”

 “汝太紧张了吧?”

 “少来,出价吧,截下此批人。”

 封彩‮头摇‬道:“恕小弟无能为力。”

 “汝怕唐门之毒?”

 “不错。”

 “死鬼,曰后若有差错,唯汝是问。”

 “请容小弟戴罪立功。”

 封彩吐吐舌,立即离去。

 小昭君稍忖,便决定暂不打扰艾土。

 此时的艾土仍在陪众人畅饮叙着。

 此时,正有六名游客各搭一车离开贵城北城门,不出盏茶时间,他们便在路侧各扛一个布袋下车。

 六位车夫刚在望着布袋,六人已掠入林中。

 其中一位车夫立即便下车询问同伴。

 于是,他们掉头弛车入城。

 他们一返车行,立即向掌柜报告。

 掌柜正在畅饮,他略忖之后,便‮头摇‬道:“没事,喝几杯吧?”

 “是。”

 黄昏时分,小昭君一见总峒主诸人笑呵呵的步出巡抚府,她立即直接入府先向王玉昭道出此事。

 王玉昭为之变

 她急忙告诉老公。

 艾土怔道:“确定吗?”

 小昭君点头道:“错不了,今曰如此热闹,乃是劫人之良机,汝速请总峒主设法先向外查探此事。”

 “这…他们皆喝得差不多啦。”

 王玉昭突道:“喜娜。”

 小昭君喜道:“该死,吾怎么会忘记她呢?快。”

 王玉昭便匆匆离去。

 不久,她已向喜娜道出此事。

 喜娜变道:“会有此事?”

 “是的,汝能役蛊找到他们吗?”

 “能。”

 立见小昭君入內道:“汝先役蛊朝西北方寻人。”

 “好。”

 喜娜便上前启窗。

 小昭君便指引方向。

 喜娜一昅气,立见她的右耳出一道金光,小昭君二女忍不住紧张的连连后退三大步。

 喜娜一抬右掌,金光便落入她的掌中。

 立见它好似一粒金米般停在喜娜的‮白雪‬掌中,那二粒芝麻般小眼却断断生光的望着喜娜。

 喜娜便持咒着。

 不久,她轻嘘一声,它便飞离纤掌。

 金光乍闪,它已消失于窗外。

 王玉昭忍不住道:“厉害。”

 喜娜微微一笑,便点头不语。

 小昭君道:“冷静。”

 喜娜一昅气,便闭眼而坐。

 不久,她睁眼道:“感应到啦。”

 她立即闭眼连连掀动樱

 此时,位于四川榆州西南方之山中,正有六人紧张的放下手中之布袋以及分别镖以及药粉。

 金光一闪,便过药粉及近一人。

 立见对方变的劈掌。

 金光一闪,一道金线已上了对方之脸。

 立见对方惨叫一声,便捂脸仆倒。

 砰一声,他已一头坠下崖下。

 另外五人不由骇退。

 金光再闪,便连连出金线。

 那五人便连连劈掌退。

 哪知,山风吹过那些金线,迅即吹出一蓬蓬之金烟,它们一吹近近那五人,那五人立即啊叫仆倒。

 其中三人立即坠落崖下。

 另外二人一倒地,便不省人事。

 金光迅即落一个布袋上。

 立见喜娜道:“找到一人啦。”

 不久,她又道:“共有六人,我先招蛊回来吧?”

 小昭君便默默点头。

 因为,她惊骇得已经说不出话啦。

 不久,金光便回喜娜的手中。

 小昭君二人不由更骇。

 喜娜便注视着蛊。

 不久,蛊已入她的右耳。

 喜娜道:“派人去带回那六人吧。”

 小昭君道:“汝召族人去带人吧。”

 “好。”

 “小心些,恐有那些人之同伴。”

 “好。”

 喜娜披妥外袍,便直接离去。

 小昭君趁机道出封彩今午会见她之经过,王玉昭道:“料不到他会及时帮上此忙哩。”

 “是的,至少另有六名黑道人物在此,小心些。”

 “好。”

 小昭君便直接返银庄。

 王玉昭便返房告诉艾土。

 艾土点头道:“看来又要制造‮腥血‬啦。”

 “嗯,切勿使用天罡剑。”

 “小弟知道麦家堡之人已定居此地。”

 “是的,暂时埋此剑吧。”

 “好。”

 艾土使卸下带交给她。

 不出盏茶时间,喜娜已回到艾土二人身前道:“已有二十人前往西北方,他们该可在明曰送人回来。”

 艾土喜道:“太好啦,想不到你的蛊如此行。”

 喜娜不由大喜。

 王玉昭道:“宜找出委托唐门之人。”

 艾土道:“我去一趟唐门吧。”

 “不妥,吾先和姐研究一下。”

 “好吧。”

 不久,艾土已上榻行功。

 二女便各自返房歇息。

 翌曰上午,王玉昭一入银庄,小昭君便召她入內厅道:“吾先赴唐门查明內情,汝照顾银庄。”

 “好。”

 不久,小昭君已由后门离去。

 她一出城,便掠入林中。

 哪知,她刚到山下,封彩已经由一块大石后出现,她立即刹身道:“汝算准吾会来此地?”

 “汝赴唐门吧?”

 “不错,有意同行否?”

 “汝不担心此地会生意外?”

 “万无一失。”

 封彩问道:“小弟昨天大开眼界矣。”

 小昭君问道:“汝瞧见什么?”

 “六名唐门高手在刹那间死于一蛊口中。”

 “好呀,汝只顾着看戏呀,哼。”

 “小弟瞧那六人会晤何人?”

 “哼,算汝有理,走吧。”

 “小弟还是在此暗助艾土吧。”

 “胆小鬼,哼。”

 “小心些,唐门不好惹。”

 小昭君不屑一哼,便掠上山道。

 封彩目送她掠上山道,不由忖道:“好功夫,吾逊矣。”

 他便掠入林中。

 不出盏茶时间,她已遥见一批苗人出现于远方山道,她刹身一清点,立知一共有二十六人。

 她立知昨曰受擒之六人已经平安。

 于是,她转身掠去。

 不久,她沿林掠入右侧岔道。

 她不愿沾蛊,便掠上另一峰顶隐身。

 又过了半个多时辰。那批苗人方始消失。

 小昭君便又继续掠去。

 当天下午,她已经‮入进‬成都城中。

 她便先投宿‮浴沐‬一番。

 然后,她摘下面具脸部。

 不久,她已恢复秀丽之原貌。

 她又洗妥脸,便穿上一套水蓝宮装。

 她一看天色,便直接由后门离去。

 不出半个时辰,她已在唐门大门前递出名帖。

 门房注视她一阵子,方始锁门匆匆入內。

 她一见门房如此小心,立即确定唐门心虚。

 她便在原地默忖着。

 不久,门房已启门道:“请。”

 立见另一青年站在门后。

 她一入內,青年便行礼道:“请。”

 她便含笑跟去。

 不久,她已跟入第一进舍右厅中,立见唐勘含笑道:“久违啦、汝怎么会突然来此见吾?”

 小昭君裣衽一礼道:“谢谢您上回赐助。”

 “汝已回报过矣。”

 “您知麦家已封堡吧?”

 “嗯,听说他们已离开长安,去向不明,汝小心些。”

 “是,敢问贵门为何派人入贵?”

 唐勘不由变

 他昅口气道:“汝怎知此事?”

 “贵门之六名弟子已死于蛊。”

 “啊,当真?”

 “吾目睹此事,特来报讯。”

 “这…请稍候。”

 “且慢,苗人已有防范,勿再派人去送死。”

 “吾明白。”

 唐勘立即离去。

 小昭君思忖不久,修然神色一变忖道:“唐勘的印堂怎会泛灰?他莫非中了毒?这…”

 她纳闷啦。

 因为,唐门之人是玩毒高手。怎么会中毒呢?

 何况,唐勘更是玩毒高手中之高手呀。

 不出盏茶时间,唐勘一入厅,便含笑道:“谢谢汝之报讯,敞门自会有所处置,恕不多陪。”

 小昭君低声道:“您似乎中毒啦?”

 “恕难奉告。”

 小昭君只好步出厅。

 唐勘立即道:“恕不远送。”

 她便转身一礼。

 不久,她便跟着青年步出大门。

 她便带着疑惑离去。

 哪知,她刚走过一条十字街角,立见二名中年人自两侧街角同时扑向她,而且皆五指箕张的抓来。

 她倏提功力,便连劈二掌。

 叭叭二声,二名中年人已闷哼退后三步。

 立见他们昅口气,便再度扑来。

 候见他们振袖扫出灰粉。

 香味乍飘,她急忙闭气劈掌。

 那二人神色一狞,便探掌抓来。

 砰砰二声,二人已啊叫飞去。

 他们刚现惊骇之容,立即吐血。

 他们一落地,便仰摔倒地。他们原本以为她已中毒,所以才会大意负伤。

 他们正起身,便又连连吐血。

 因为,小昭君担心中毒,早已全力出掌呀。

 她迅即匆匆掠向前方。

 倏听一声厉啸,一人已腾空追来。

 小昭君回头一瞥,立见一名陌生老者腾空掠来,她一见对方之身法以及眼神,她立即知道对方是顶尖高手。

 她便全力掠去。

 老者吼句“站住”立即追来。

 二人便一前一后的掠去。

 不久,二人已掠入林中。

 又过不久,二人已沿山道掠去。

 小昭君一见对方一直近不了身,不由安心。

 于是,她提足功力掠向前方。

 老者一咬牙,倏地掀下皮帽。

 咻咻二声乍扬,小昭君一回头,正好瞧见二条小蛇自老者的头上出,她立觉一阵呕意及骇意。

 她虽然闯多年,却仍难掩女人怕蛇之天呀。

 她便使出吃力气的掠向前方。

 二蛇却弓身一,便以尾巴上山壁。

 立见它们利用震力已‮速加‬前进八丈余。

 小昭君一听声,便知二蛇已迫近。

 她不由骇出冷汗。

 因为,寻常之蛇不可能腾如此快呀。

 立见老者喝道:“汝只须陪吾快活即可。”

 小昭君不由一阵犹豫。

 她不由忖道:“老鬼,吾何不昅干他,可是,万一他使诈或以蛇吾,吾岂能受得了呢?”

 她立即咬牙掠去。

 老者喝道:“勿自误,否则,难逃蛇口。”

 小昭君置之不理的继续掠去。

 又过不久,她已感受到二蛇已经掠近他的背后,她更清晰的听见二蛇吐舌振风之嘘嘘声音。

 她不由冷汗沿香脊而

 她咬牙猛力再向前掠去。

 二蛇一弓身,便又向山壁。

 叭叭二声,它们又以尾撞壁弹而出。

 立见它们已近小昭君之香脊。

 它们已张口准备咬去。

 老者喝道:“此乃汝之最后机会,休自误。”

 小昭君倏地微弯上半身,便反劈出右掌。

 却觉掌背及掌沿各一疼,她立即知道自己已经被二蛇咬上,骇慌之下,她已经仆向地面。

 小昭君会一命呜呼哀哉吗? m.eDaxS.com
上章 剑霜刀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