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霜刀风 下章
第 九 章 金银浩荡震九尊
 长沙,古称米城,它是两湖大粮仓之一,因为,它产米之多似沙也,可惜,如今之长沙已逊不少。

 因为,黑道帮派先前之争夺地盘已骇走了不少的有钱郎。

 如今,长沙已被二个黑道帮派瓜分妥地盘,刀光剑影之景已经罕见,不过,商人们已如昔般必须按月缴“保护费。”

 而且金额有增无减,一天也不能拖。

 不少人因而皆在暗中洽售店面及田地。

 各行各业因而萧条。

 小昭君便在此时进入长沙城之锦风楼。

 锦风楼乃是长沙城数一数二之高级酒楼,它不但设备豪华,服务周到,酒菜皆是一

 若在以前,此时已座无虚席。

 如今却只有三成余之客人。

 其中有过半皆是横眉竖眼的家伙,他们目中无人的喧哗,划拳拼酒,店家却只有陪笑的份儿。

 小昭君女扮男装一入内,便坐入邻窗座头。

 她由此景证实不少人为何迁居贵

 她点妥酒菜,便自行品茗。

 她原本打算膳毕即走,可是,没多久,便见一名锦服老者由近百人前呼后拥的进入了锦风楼大门。

 她一见此老,便改变心意。

 因为,此老便是黑道大哥大姜宏。

 姜宏是位江湖怪客,他自幼因为家贫被家人送入一寺做小沙弥,想不到却造就他一身的武功。

 该寺原本有三十名和尚,因为香火不旺,住持只顾炼丹以及练功,他入寺六年,便只剩下他一个人。

 他原本只求能够渡三餐,想不到如今居然四面徒壁,他只好托钵出去化缘,再买米回来供养住持。

 在他十二岁那年冬天,住持召他入禅房注视良久。

 然后,住持自鼎把所炼之六丹一起送入他的口中。

 他疼得死去活来。

 住持却一直拍按他的全身。

 终于,他昏不醒。

 等他醒来时,却已不见了住持。

 他怔了一阵子,方始离房。

 不久,他居然瞧见住持死于后院之一个长坑中,而且身上卷着一张被单,尸体亦已经开始腐烂。

 他骇得拔足便跑。

 他一口气跑回家,却见双亲已病倒在上连咳。

 七位弟妹则木然坐在地上。

 他便奔入药铺求大夫诊治双亲。

 哪知大夫却派人赶他出门。

 他不由悲、怒、怨而行。

 途中,他遇上当时的一名飞盗,对方乍见他眼神光,不由大诧,对方评现一阵子,立即爱才。

 于是,对方详加询问。

 他便含泪以告。

 对方立即率他入药铺出资找大夫。

 大夫果真热心的立即赴姜家诊治。

 对方不但住下,而且开始指点他练武。

 姜宏先服老住持所炼之六丹,又蒙老住持顷顶赠功,他有此修为,一练武便新月异突飞猛进着。

 他的双亲经过服药又进补之后,病情已好转。

 对方便留下了三千两白银。

 此三千两好似姜宏的卖身银,姜宏便跟着对方离去。

 从此,他跟着对方作案。

 幼时之贫及遭遇,使他爱财如命。

 他的武功及财力便随着年纪之增长而增。

 三年后,那名飞盗在作案中失风被人围攻而死,姜宏却冲杀而逃,他反而获得对方之财富。

 他便返乡替亲人买庄院及置产。

 姜家因而翻身。

 他也倍受乡亲之逢拍马。

 不到三年,那位飞盗之老友遇见姜宏,便邀他作案。

 贪金的姜宏立即答允。

 二人便在苏杭大城作案。

 二人在夜间作案,白天便吃香喝辣玩美女。

 他终于失自己。

 他因为武功高强又经验增,身边便有上百人供他使唤。

 他开始尝到了做老大的快

 他二十岁那年,他衣锦还乡后,但却庄毁人失。

 他一询问之下,始知亲人皆在去年冬天死于劫匪之手中。

 他因而查访凶手。

 半年后,他单挑贼寨,勇杀三百余人。

 他终于闯出小霸王之万儿。

 更多的人皆追随着他。

 美人醇酒更天天陪着他。

 他终于明白老住持昔年之恩。

 可惜,当他返寺时,该寺已成废墟,老住持亦成枯骨。

 他因而更加的凶残及贪金。

 玩归玩,他更勤于食补及药补。

 所以,他永远屹立不摇。

 小昭君首次遇见姜宏时,是在杭州西湖,当时,他左拥右抱二位美女游湖,前后有近百人保护。

 小昭君跟踪三天,却一直接近不了他。

 她不死心的又跟踪一个月余,终于目睹他以一敌九的把九名华山派高手在盏茶时间内便送入地府报到。

 那九具尸体皆七孔溢血。

 当时,她发现唐勘,便转移目标。

 她如今又见到了姜宏,便暗中注意他。

 不久,她发现姜宏的内功更湛。

 她不由心

 于是,她边用膳边忖着。

 不久,府中之黑道人物皆冲出去接姜宏。

 姜宏便笑呵呵的入厅就座。

 酒菜纷纷送上。

 不久,二名美女前来歌舞着。

 众人巴结的跟着打节拍。

 姜宏便呵呵的欣赏着。

 不久,他拉一女入怀,左手已钻入酥着。

 那美女便笑的扭身着。

 不久,姜宏道句:“子太小。”便推开了她。

 另一美女迅即扯衣出一对大

 姜宏呵呵一笑,便拉她坐上大腿及一头栽入双间嗅吻着,那美女乐得笑及扭不已。

 没多久,姜宏已拖走她。

 小昭君一见他仍然如此好,不由暗喜。

 她便低头用膳着。

 黑道人物们便喧哗的取用酒菜。

 半个多时辰之后,姜宏笑呵呵的入厅。

 他连喝三杯酒,便昂头离去。

 众人便似一阵子风般跟去。

 店家陪笑送走他们之后,便入厅低骂不已。

 因为,这群人皆吃霸王餐未付钱呀。

 小昭君留下了一块白银,便直接离去。

 她遥跟半个时辰,便目送姜宏进入一个华丽庄院,两位大汉朝门前一站,众人便都自动离去。

 小昭君便掉头离去。

 首先,她把重要财物埋入林中。

 然后,她入城买绸纱罗裙及饰品。

 接着,她入客栈详加易容。

 翌上午,她便含笑来到姜宏的庄院前。

 二位大汉乍见她,便魂儿飞走了一大半。

 她妩媚一笑,他们便险些昏倒。

 她正在搭讪,姜宏已入厅品茗。

 他乍见如此大美人,不由大乐。

 于是,他派人召小昭君。

 小昭君立即嗲声上前裣衽行礼道:“奴家莺莺参见您老。”

 “呵呵,汝叫莺莺?”

 “是的。”

 “汝怎会来此?”

 “奴家昨天甫入城,便知您老惜金怜玉,奴家因投亲不着,困于方孔,企盼您老能够收容。”

 “听汝腔音,似来自杭州哩。”

 “您老英明,小女子原是杭州曹记绸缎行曹家之女,因为遭劫杀,亲人皆遇害,奴家只好来投亲。”

 “嗯,吾瞧瞧。”

 “是。”

 小昭君一起身,便拉破土衫出双

 她的那对房既拔,加上她于采补以及保养,所以,它们不仅超过波霸标准,更引的姜宏双目发直。

 她顺势撕裙,便妙处。

 “妙,尤物也。”

 他一起身,便上前抱起她。

 他笑呵呵的边行边吻着双

 她不由笑连连。

 她的笑声立即使他的火气更旺。

 他一入房,便把她抛上榻。

 他两三下便剥光全身。

 他一上榻,便以肩扛起了粉腿。

 他一搂,便破风而入。

 “喔,轻…轻些。”

 姜宏反而横冲直撞着。

 小昭君故意哀哀求饶。

 他杀得更起劲啦。

 房中因而热闹纷纷。

 良久之后,他放下了粉腿,便贴身疾攻。

 她顺时旋合着。

 他连连叫好。

 他畅玩不已。

 舒畅之中,他冲刺不已。

 终于,他哆嗦着。

 她立即紧搂着他。

 她的粉腿一盘上他的虎,便顶不已。

 他美的喔叫不已。

 不久,她吻着他及旋不已。

 舒畅之中,他疾甘泉。

 她茫酥酥啦。

 不久,他倏地一颤,全身倏冷。

 他明知不妙,肌立紧。

 小昭君迅即扣住他的麻

 她疾催功力猛着。

 姜宏骇怒加着。

 他猛翻着白眼。

 不久,他已枯而亡。

 他的一身功力已全被她没收。

 这便是他积恶之报应。

 他一生不知已玩过多少女人,如今却死于女人手中。

 公平也。

 不久,小昭君放倒他,便开始行功。

 庄中之人却以为姜宏已如昔般入眠啦。

 午后时分,小昭君一收功,便到柜前取出女人的衫裙。

 不久,她已整妥衫。

 她便开始搜刮财物。

 不久,她已包妥一大包银票。

 她便又上榻行功着。

 深夜时分,她便悄然离房。

 不久,她已掠墙而出。

 她直接出城,便进入林中。

 她便先拎出自己的包袱。

 她剥去衣裙,便束换上男装。

 她戴妥面具,便束发戴帽。

 不久,她已埋妥杂物。

 然后,她拎走那包财物。

 她认妥方向,便直接掠去。

 天亮不久,她已返回艾土的庄前。

 立见不少人正在厅内申贺着。

 她一入内,立见王玉昭含笑来道:“喜娜在昨夜子时生下二子,母子平安,今天一定会热闹纷纷。”

 “很好,别无大事吧?”

 “已炼成功一批大补丹,当天便被买光。”

 “很好。”

 “阿土的息心法已有重大的突破。”

 “太好啦,吾先返房歇息。”

 “请。”

 小昭君便直接返房收妥财物。

 不久,她已行功歇息。

 当天晚上,她陪艾土夫妇用过膳,便取回那二颗蛇目。

 然后,她邀艾土离庄。

 不久,二人已潜入扶风山之密道。

 二人一到出口,她便先行宽衣解带。

 艾土便跟着剥光全身。

 不久,他已仰躺着。

 小昭君一上马,便先厮磨着。

 小兄弟迅即昂举。

 她一光小兄弟,便气凝神。

 艾土一见她未趁机揩油,立即气。

 她迅即发现他的丹田硬凸而起。

 她心知他果真已大有进展。

 于是,她吻上他的双

 她一催功,便出姜宏之功力。

 不久,她便轻按他的左肩。

 他一刹功,她便松下马。

 她拿着蛇目,便跃入潭中。

 艾土一见小腹比以前更,急忙起来行功。

 半个时辰之后,他已收功整装。

 立见小昭君已坐在潭中行功着。

 他立即转身离去。

 他一返房,立见榻前已备妥了浴具,王玉昭却不在房中。

 他心知她已明白自己与小昭君在做什么。

 于是,他宽衣沐浴。

 然后,他穿袍上榻行功。

 功力一涌,他立即小心的控制着。

 他因而整夜行功着。

 翌上午,由于贺客又到,他只好收功。

 他整妥装,便含笑出来接待贺客。

 人心便是如此现实,这天,他一直忙到天黑,仍有人前来申贺及赠礼,他含笑又接待一阵子才送客离去。

 他便先返房瞧喜娜及二子。

 然后,她陪王玉昭及四子用膳。

 膳后,他陪她们取用过水果,便又返房行功。

 因为,他发现息心法又有进展啦。

 他便又澈夜行功着。

 翌上午,他便又被贺客们纠着。

 午后时分,他一有空,便又开始行功。

 王玉昭见状,便在当天下午替老公接待贺客。

 艾土因而未进晚膳的继续行功着。

 深夜时分,他的全身骨骼突然似连珠炮般一阵剥响,良久之后,此种声音方始消失。

 他倏地抬起右手,便指向窗口。

 卡一声,茶树便掉下一截枝叶。

 他惊喜的目泛神光。

 他心知自己又进入了另一境界啦。

 于是,他定神继续行功着。

 翌一整天,他皆在行动着。

 他的全身似午后闷雷般忽停忽响着。

 他便夜不停的行功着。

 又过了三天,他静悄悄的入定着。

 他又入定了三天,方始收功下榻。

 立见王玉昭入房低声道:“知府陪钦差来访。”

 艾土怔道:“什么钦差?”

 “来自朝廷之大官,来意善的。”

 “好,我去见见他。”

 艾土便含笑离去。

 他一入厅,便见二吏在座。”

 他便含笑上前行礼着。

 知府含笑道;“禀钦差大人,他便是融合苗贵汉,嘉惠近百万人造成贵州奇迹之艾土。”

 艾土忙道:“不敢当。”

 立见钦差含笑点头道:“有为青年也!吾朝之幸也。”

 “谢谢钦差大人缪缵。”

 “请坐。”

 “谢谢。”

 钦差大人含笑道:“本钦差此次奉旨出宫,专程来此了解汝如何使贵州地区以及百姓享有富裕之生活。”

 “不敢当,草民只是出资而已,全仗贵州人之努力。”

 “客气矣,贵府衙前后上奏十八次提及汝在贵州之各项功绩,本钦差此次打算实地了解一番。”

 “草民随时备询。”

 “本钦差盼汝能同行。”

 “遵命。”

 钦差含笑道:“听说府上三代皆为贵州人造福,是吗?”

 “不敢当,尽心力而已。”

 “真难得。美艺天下,人人急功好利又好逸恶劳,唯有汝家三代却把如此蛮荒之地化为人间乐园,佩服。”

 “不敢当,全仗各衙大人时加赐教矣。”

 “很好。”

 三人便含笑品茗着。

 不久,钦差含笑道:“此地所酿之补酒已在京城畅销矣。”

 “谢谢大家赐助,贵州及苗族始有今。”

 “很好,据闻此补酒所含之药材道地的,是吗?”

 “是的,它们皆采自山区又经过清洗处理过。”

 “可有人在饮后引起身子不适?”

 “未曾有人提过,皆是增神提力,反应甚佳。”

 “很好,难怪有数万人迁入贵。”

 “全仗大家之助也。”

 “很好。”

 双方又叙良久,二吏方始离去。

 翌上午,二吏便搭官轿率六名衙役出巡,艾土便陪行。

 钦差大人不但巡视各酒坊,更详视各种草药及清理情形,他更询问在场之人工作及家居情形。

 双方虽然由通译沟通,钦差大人由工人们之愉情形,他知道艾土果真把这些人照顾得满意之至。

 他们便以一个月余时间走过部份部落及山区。

 他们沿途食宿于民宅。

 钦差大人满意之至。

 这天下午,他们一返府衙,钦差大人便向艾土申谢。

 艾土便邀钦差大人入宴。

 钦差大人便含笑婉拒。

 艾土便直接返庄。

 翌上午,钦差大人便率队离去。

 知府便赶来向艾土道:“钦差大人太满意啦。”

 “谢谢大人美言。”

 “客气矣,这位钦差大人来自刑部,他素以铁面无私闻名,他此次能够如此满意,实乃公子长期努力之功也。”

 “不敢当,大人赐助良多矣。”

 “客气矣,钦差大人代本官随时配合公子建设贵州。”

 “太好啦,何不开辟黄果树瀑布一带供大家赏游?”

 “行,公子如何建设,本官皆支持。”

 “谢谢,在下明午时为二位小犬设满月宴,请大人率各位大人赏脸。”

 “好,好。”

 不久,知府已欣然离去。

 艾土便召来四十位部落老大研究着。

 其实,艾土及众人并无意发展观光生意,因为,大家皆只知关心三餐以及荷包,那有心情充实心灵呢?

 此事纯由那些富户及商人之建议也。

 想不到知府会阿沙力的答允。

 众人商量之后,便决定由富商们去建设。

 于是,他们会见富商们表达心意。

 富商们早就打算投资,如今,一见良机已到,他们在大喜之余,立即推派代表入府衙申请此事。

 知府阿沙力的批准。

 于是,富商们便开始忙碌着。

 由于苗人及贵州人皆忙于现有的工作,富商们便派人返乡雇来了七万余人浩浩的在贵四周山区建设着。

 贵各店面之生意因而更旺。

 贵更加的热闹。

 且说艾土在翌中午,便在各店面以及庄中宴客,大部份下人皆趁机大加菜一番,诸吏更是开怀畅饮。

 总峒主一家三代更是连连干碗着。

 不出半个时辰,他们便乐得醉倒啦。

 艾土却越喝越稳哩。

 他的功力更是自行运转不已。

 黄昏时分,众人方始散席。

 剩下的菜肴皆送入各民宅中。

 艾土了却此事,不由大喜。

 他一返房,立见喜娜已玉体横陈于榻上,只见她主动撤被,人的体居然一丝不挂光光如也。

 艾土不由火气大旺。

 他便欣然宽衣。

 不久,喜娜已主动上马畅玩着。

 她热情奔放的扭顶着。

 因为,今午之宴使她太高兴啦。

 艾土便把玩双任由她发着。

 良久之后,他才上马大开杀戒。

 喜娜乐得又摇又叫着。

 良久,良久之后,她才足的哆嗦着。

 艾土又轰一阵子,方始送礼。

 她已舒畅得全身瘫软啦。

 她方才之劲已消失了。

 她只剩下足及醉人的笑容。

 不久,她已进入了梦乡。

 艾土便起身行功着。

 他便又澈夜行功着。

 翌,他仍然又整天行功着。

 因为,他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功力越运转越强劲哩。

 且说钦差大人返宫之后,便详加启奏艾土嘉惠苗人及贵州人之情形,他更仔细的的逐一举例佐证。

 然后,他分析艾土成功之因素。

 皇上不由听得龙心大悦。

 不过,当他听见艾土在贵银庄存巨银时,立即皱眉。

 因为,皇上经由去年官吏启奏杭州等七家官方银庄均有一名庄羽之人存九千万两黄金,时隔多年,却只领过六百万两白银。

 此七家银庄每年备拨五百四十万黄金之利钱入庄羽名下。

 年复一年,因而利上加利着。

 如今,朝廷每年必须付出四千万两黄金给庄羽。

 庄羽如果再不领钱,金额便会累积更多。

 皇上当时听得大吓一跳。

 皇上并非被这些利钱支出所吓,因为,在他的印象中,银庄每年所收入之利钱,至少有此笔数目的三倍以上。

 何况,赋收十倍于此数目哩。

 皇上是惊骇居然会有如此富者。

 皇上便垂询庄羽之身份及财源。

 哪知,各吏及相关银庄皆无法回答。

 于是,皇上旨谕澈查此事。

 经由各衙配合银庄澈查三个月余之后,终于综合庄羽售古宝致富以及存金入银庄。

 至于庄羽之来历仍然一团谜。

 那七家银庄更已多年未看见庄羽。

 皇上越好奇之下,便持续查庄羽。

 当麦家堡封堡,导致杭州等城富户及商家售店撤出之一个月之后,杭州等城之银庄生意便“拉警报”

 因为,富人皆存钱入银庄以免被途中遭劫。

 因为,有实力之商人在售产之后,也把钱存入银庄。

 有意借钱投资之人因而打消主意。

 向银庄借钱之人纷纷售产还钱。

 所以,银庄居然在二个月内便亏钱啦。

 各银庄掌柜纷纷向朝廷反映以免越陷越深。

 皇上获讯之后,不由皱眉。

 不过,他一看别处银庄之利钱收入尚足以弥补这些亏损,何况,尚有赋收备用,他便“准予备查。”

 因为。官方银庄怎可拒绝百姓存钱呢?

 哪知,由于商家不愿受黑道剥削,他们一批批的售产之后,便立即入银庄还债以及迁居至外地。

 杭州等银庄之亏损便益扩大。

 皇上因而重视此事。

 所以,皇上如今听钦差道及艾土领巨银,便直觉的紧张。

 不过,皇上迅即释然。

 皇上反而认为该给艾土多赚些钱。

 因为,皇上自忖无法如此照顾任一大城,何况是鸟不拉屎的贵州呢?皇上便打算赐赏艾土一番。

 钦差大人一仰体圣意,便奏请两案。

 第一案,直接赏金褒扬艾土。

 第二案,赐艾土任贵巡抚以扩大建设贵州。

 皇上正在防范利钱之巨额支出,他不愿赏金,所以,皇上赐准在贵增设贵州巡抚府,且由艾土出任首任巡抚。

 皇上只以此官鼓励艾土继续建设贵州。

 皇上并不打算后再让艾土升官或调任别处。

 皇上更撤掉贵银庄赐艾土经营。

 皇上更赐贵州永远免赋。

 因为,皇上要让艾土在贵州“玩”且勿增加朝廷之利钱负担。

 皇上便谕钦差赴贵办妥此事。

 皇上当然也赏钦差三万两黄金。

 翌上午,钦差便携旨及相关文件离宫。

 他既获赏又为朝廷荐才,所以,他欣然赶路着。

 这天下午,他一到贵府,便先告知知府。

 然后,他详加指示以及安排着。

 翌上午,钦差便到艾土的庄中颁布圣旨,艾土一听皇上封他做官,他不敢相信的为之一怔。

 房中之王玉昭及喜娜更是不信。

 钦差便递上圣旨及公文详加解释着。

 艾土惊喜的全身一抖。

 因为,他的官居然大过知府哩。

 更令他惊喜的是皇上把贵银庄赏给艾土。

 当他听见贵州永远免赋,险些乐昏啦。

 喜娜二人更是喜极溢泪。

 钦差便逐项的解说及安排着。

 艾土开始忙起来啦。

 王玉昭心知自己夫妇招架不了,便入潭向小昭君报告,小昭君惊喜之下,立即出潭返庄。

 于是,小昭君及王玉昭接收贵银庄。

 她们按钦差之指示逐项办理着。

 艾土挖出存单,便由二女入银庄结清本利。

 银庄人员便通知所有的存户结清本利。

 贵州人及苗人险些乐疯啦。

 他们先入银庄领出本利先携返家中。

 他们边工作边哼歌着。

 他们替自己之财富以及艾土之做官而欣喜。

 苗族总峒主最乐啦。

 他欣喜之下,派人返苗族报喜。

 艾土完全没有时间接受大家的祝贺,因为,钦差在贵之途中,便已经替艾土规划妥一连串事情。

 他天天入衙学习着。

 他一返庄,便翻册详问着。

 此外,他决定把贵州之一府三县衙扩大为九县衙,而且把九个县衙迁到各个山区之中。

 他要此九衙长期维护山路,设塾以及管理商人们之建设。

 这一切全是钦差之点子,他一律照办。

 一向没事办之四吏亦天天忙得不可开

 他们先雇人在各山区设衙。

 他们征雇青年训练为衙役。

 贵州青年早已仰慕入衙,如今纷纷报名着。

 艾土先封锁永久免赋之喜讯,以免在自己尚未掌控大局时,便被涌入之外地人揽大局。

 经由钦差之协助及口试,艾土安排妥六名部落老大以及三名苗族峒主担任县令,此九人险些乐歪啦。

 艾土便吩咐他们天天入衙学习。

 整个贵州为之充了活力。

 又过了一个月余,府衙已悬上贵州巡抚府重匾。

 艾土亦正式上任。

 钦差便陪他巡视各山区之立衙设塾清形。

 九名新吏更已到各县衙见习着。

 小昭君及王玉昭早已接收贵银庄,她们现已经选妥三十名识武青年在银庄内展开工作。

 原先之银庄人员在领赏后,早已撤离。

 贵州银庄使天天做赔本的生意。

 因为,贵州人纷纷存钱,却没人借钱。

 不过,小昭君二女完全不在乎,因为,只买卖十天的补酒,便足以支付所有贵州人一年的利钱啦。

 小昭君为守护地室之财物,便一直住在银庄中。

 艾土之亲人,娘及下人们则住入巡抚府。

 艾土之庄院则由总峒主使用。

 城内外之三个县衙则拆建为学塾。

 又过了一个半月,钦差方始陪艾土返回贵,他又巡视城内外之后,立即知道已经接近大功告成。

 于是,他吩咐艾土以重酬自外地雇来夫子。

 他更逐一面试挑选着。

 又过了二个月余,三千余名夫子已经各在城内以及另外九衙附近之学塾正式替孩童们启蒙。

 他们每月之收入比外地多达五倍,他们另有住处,他们更受人尊敬,所以,他们皆与亲人们安居着。

 这天中午,艾土宴请钦差,知府,三位县令以及原先各衙之所有军士和衙役,以酬谢他们这段期间之协助。

 九名新吏及总峒主皆含笑作陪。

 这一餐可谓宾主尽

 临别之际,艾土亲赠每人一瓶补丹。

 此丹可防风祛寒,活血行气,更可添男人之雄风,目前之行情每瓶二百两,瓶内却只有三十粒补丹。

 足见它的身价不凡。

 众人为之大喜申谢。

 连铁差也含笑收妥一瓶。

 翌上午,艾土便率大批城民列队恭送走他们,立见不少城民纷纷把一包包的笋干送上了每部马车。

 众人不由又喜又感动。

 他们出城不久,艾土便向大家道:“大家继续努力吧。”

 “是。”

 他一返巡抚府,便换下官服。

 他如昔般一身便服的先入隔壁之银庄。

 下人们纷纷起身行礼。

 艾土含笑道:“今后别多礼,请坐。”

 “是。”

 不久,艾土已与小昭君及王玉昭进入内厅。

 立见王玉昭含笑道:“扣除近半年之所有支出,共又累积九千余万两白银,皆已存放地室。”

 “太好啦,小弟以为会贴老本哩。”

 小昭君含笑道:“售酒及售补丹之收入足以支付一切,今后,已不必再似先前之支付各种建设,必可加速存钱。”

 “太好啦,每月皆已退回朝廷所拨之款吧?”

 “是的,已经三个月未再收到朝廷之款矣。”

 “小弟已报告钦差,皇上该不会不悦。”

 小昭君笑道:“汝别担心太多,朝廷巴不得让此地自己玩哩。”

 “小弟也有这种感觉。”

 “所以,汝好好的开发贵州吧。”

 “好,可以公告永久免赋之喜讯了吧?”

 “汝已可掌握大局吧?”

 “不错,大家皆配合哩。”

 “公布吧。”

 “好。”

 于是,艾土返巡抚府亲自拨发公告。

 然后,他由八名青年一起抄妥。

 不出半个时辰,便有九名衙役各携公告赶往各衙。

 又过不久,城内外已到处张贴此公告。

 然后,另批衙役在大街小巷敲锣宣达此讯。

 艾土则返后院瞧四子打拳。 M.eDAxS.com
上章 剑霜刀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