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霜刀风 下章
第 八 章 图穷匕现留笑柄
 这天下午,王玉昭又顺利分娩三子,小昭君不但行功替她祛除秽血,更一口气替她永绝生育之能力。

 艾土为之大喜。

 贺客又纷纷上门。

 礼品又开始堆积着。

 总峒主刚来申过贺,便见一名彩面中年人匆匆前来低语一阵子,总峒主为之皱眉以及变

 艾土问道:“出了何事?”

 总峒主道:“小龙生气,淹水啦。”

 “小龙是什么?”

 “—条大蛇。”

 艾土不由一怔。

 总峒主道:“吾须回山一趟。”

 艾土心中一动道:“稍候。”

 他便匆匆入房告诉二女。

 小昭君道:“可能是大蛇在作怪,汝可除它。”

 “好。”

 “记住,杀蛇之后,取回蛇目及蛇胆,由于蛇胆易破,汝以大蛇血水把蛇胆装入木桶中。”

 “好。”

 “蛇之致命处皆在颚下,以掌力及剑除之。”

 “好。”

 “万一一时杀不了蛇,先避避吧。”

 “好。”

 于是,艾土便直接离房。

 不久,他便与总峒主离去。

 不久,总峒主便入一店中吩咐一名中年人。

 然后,他率六名大汉离去。

 八人便直接沿山路离去。

 不久艾土干脆扶起总峒主先行掠去。

 经由总峒主之指引,二人在黄昏前便已经返回苗区,艾土便放下总峒主以及陪他沿山道而下。

 不久,他们便看见一批男女奔来。

 双方一会见,那批男女便惊慌叙述着。

 艾土虽然有听没有懂,却猜忖他们在叙述大蛇。

 不久,总峒主已率众前行。

 立见苗人一批批的奔来行礼及叙述着。

 入夜之后,他们终于会见大批苗人。不少人皆见过艾土,不由欣然招呼着。

 总峒主便吩咐大家撤离后山。

 不久,他便与艾土入他的屋中。

 立见二对中年夫妇率三位青年及一位少女来。

 总峒主便介绍他的子媳及孙子女。

 那少女乍见艾土,便再也移不开视线。

 艾土一见她没有彩面,不由多看一眼。

 二人好似来电般一时互视着。

 总峒主不由泛出了微笑。

 他的子媳亦面泛笑容。

 不久,艾土移开视线,便向众人行礼着。

 双方便热烈招呼着。

 又过了不久,便有苗人送入食物及酒。

 总峒主便招呼艾土取用。

 那少女更是主动前来斟酒。

 不久,她干脆坐在艾土的身旁。

 艾土不由一阵尴尬。

 不久,总峒主向少女道:“喜娜,向公子道出小龙作怪之事。”

 立见少女以脆甜的声音道:“在此地东北方三十余里有一潭,潭中有一条大蛇,它长逾二十丈,逾树身力气甚大,它在前天晚上大怒的翻动不已,造成山塌及大水出,虽然没有人畜伤亡,大家皆很害怕。”

 艾土颇惊讶她的字正腔圆及表达能力。

 艾土便问道;“它一直在潭中?”

 “是的,已逾一百年啦。”

 “它吃什么呢?”

 “潭中之鱼,草。”

 “好,我明去杀它。”

 喜娜骏道:“不要,危险,可怕呀!”

 “放心!你们的蛊对付不了它吗?”

 “是的,被吃不少蛊,死了不少人哩。”

 “我非杀它不可。”

 “可是,它的力气很大,很危险哩。”

 “我有对策。”

 “这…”

 总峒主便点头道:“喜娜,放心,公子似神哩。”

 “不敢当。”

 不久,总峒主已送艾土入客房。

 他一返原处,便召开“家庭会议。”

 喜娜听得笑嘻嘻啦。

 艾土却一上,便直接行功着。

 翌上午,他便与总峒主父子及三名勇士一起离去。

 不久,地面已震动着。

 山石及树木纷倒。

 众人纷纷骇退。

 艾土却拎着木桶掠去。

 不久,他果真瞧见一条又胖又长的蛇在水中翻腾不已,它的尾巴更是一直扫上潭壁。

 它的双目大如鸡蛋,泛出蓝光。

 它头大如盆,舌尖狰狞。

 艾土观察不久,便把衣物放在桶中。

 他把桶放在凹处,便拔出利剑。

 他去靴袜便跃向大蛇。

 人未至,他已先劈出一掌。

 大蛇倏地一头钻入潭中。

 艾土立即劈空。

 他迅即一剑刺向蛇身。

 卜一声,利剑已刺入蛇背。

 大蛇负疼便猛力向下钻去。

 艾土便被它拖入潭中。

 他立即握拳扁向蛇腹。

 他一拳之力何止千斤,蛇身立即一阵翻腾。

 艾土便连扁着。

 不久,大蛇已疼得胡钻游。

 它更以尾部扫向艾土。

 艾土一拔剑,便刺上它的腹部。

 利剑一入蛇腹,他便开腔剖肚般猛力向外划。

 蛇血疾

 蛇腹大开。

 大蛇挣扎的逃。

 艾土却穷追猛打的划剑及出拳。

 大蛇似知大限已至,却不甘心的挣扎着。

 不久,它已冲出浑面及翻向潭壁。

 艾土只好拔剑反身掠去。

 轰轰声中,土石纷落。

 大蛇便重掉落潭中。

 艾土虽然已潜入潭中,仍被震得一晃。

 他一见大蛇已入潭,便反身游去。

 不久,他又以剑刺上蛇腹及剖腹。

 他更连连扬拳扁蛇腹。

 大蛇伤上加伤,却凶大发。

 艾土便拔剑先行避开。

 他掠上潭壁,便边换气边瞧着。

 午前时分,他立见蛇力已弱。

 于是,他再度入潭修理它。

 盏茶时间之后,他剖开蛇腹看见一个圆球,于是,他一刀削断球旁之管,便以掌托出它。

 大蛇原本已弱,如今却又翻腾不已。

 艾土急忙游出潭面及掠起。

 不久,他已把圆球送入木桶中。

 他吁了一口气,便又入潭。

 这回,他掠落蛇头,便刺剑及劈掌。

 血光乍,大蛇便连抖。

 艾土便以剑挖出一颗蛇目。

 大蛇急忙钻入潭中。

 艾土掠上潭顶,便把蛇目放下桶中。

 然后,他已入潭刺蛇。

 午后时分,他又挖出一颗蛇目。

 他仍先把它放入桶中。

 他一见大蛇仍在挣扎,便拎桶离去。

 不久,他已把桶交给了总峒主。

 总峒主不由大喜。

 众人不由为之欢呼。

 艾土便含笑掠上潭顶。

 立见大蛇已在搐。

 他不由松口气。

 他便在原地气行功着。

 黄昏时分,大蛇已经一命呜呼哀哉。

 艾土一收功,便掠入潭中。

 不久,他已又扛又拉的把大蛇拉上潭顶。

 他便把它抛向远处。

 轰一声,蛇尸已掉落山上。

 艾土不由吐口长气。

 不久,他上前取桶,便到蛇尸旁接血。

 立见总峒主率众持火把奔来。

 他接半桶血,便道:“我先回去。”

 总峒主喜道:“谢谢。”

 “小意思。”

 艾土便拎桶掠去。

 众人忙着抬尸离去啦。

 喜娜却痴痴的望向艾土消失之远处。

 不出一个时辰,苗族已鼓声连连。

 歌声更是连连响起。

 火光大作,映着张张欣之脸。

 一百名勇土亢奋的以匕切割着蛇

 不久,六百个大锅已在炖蛇

 补酒及佐料更早已放入大锅中。

 苗人准备享用蛇及蛇汤啦。

 苗人们祛除此大患,不由大乐。

 他们便澈夜的歌舞及进食。

 □□□

 愁眉苦脸之中,艾土之四个儿子一口口的喝着碗中之绿,它便是大蛇之内丹,由于它又苦又腥,小娃儿们纷纷呕。

 艾土与小昭君一一替四童顺气着。

 良久之后,四童方始喝光丹

 艾土二人便制昏四童及放上榻。

 二人便一起拍按一童的道。

 他们一直忙大半,方始完成此事。

 四个小家伙为之呼呼大睡。

 小昭君不由吁口气。

 艾土行礼道:“谢谢姐。”

 “小意思,吾先用蛇目。”

 “请。”

 小昭君便含笑取走了二颗蛇目。

 她一返房,便先以口含住一目。

 她再把另一目入方寸之地。

 然后,她仰躺行功着。

 艾土便搂着爱道:“孩子们已受益良多。”

 “辛苦矣。”

 “姐耗功不少哩。”

 “姐疼孩子哩。”

 “是呀。”

 “见过总峒主之孙女吧?”

 “嗯,她叫喜娜,她识汉语,她没彩面。”

 “她一定早就打算嫁汉人啦。”

 艾土不由一阵脸红。

 “汝此次杀蛇,她非嫁给汝这位大英雄不可。”

 艾土不由更脸红。

 “娶她吧。”

 “当真有此必要吗?”

 “嗯,吾的确愈来愈招架不了矣。”

 艾土不由又脸红。

 “娶她吧?”

 “好。”

 王玉昭不由欣然送上吻。

 “谢谢昭姐。”

 “格格,吾在为自己设想呀。”

 二人不由温存着。

 小昭君含二粒蛇目行功三天之后,她一收功,便把二珠放入盒中,再装半盆的清水泡着。

 然后,她端盆入王玉昭房中。

 她便附耳指点着。

 不久,王玉昭也把二目放入口中及方寸之地。

 她欣然行功着。

 小昭君便含笑离去。

 不久,她便与艾土密商着。

 当天下午,她便又与艾土轮替四童洗筋伐髓,这回,她只负责辅助,完全由艾土使力。

 四童已有上回之根基,艾土便顺利催动功力。

 黄昏时分,二人已经大功告成。

 他们便欣然用膳。

 膳后,小昭君取回二粒蛇目便返房行功。

 三天后,她便又与艾土替四童洗筋伐髓。

 她们便每三天忙碌一次。

 四童因而迅速茁壮着。

 艾土只须喝补酒行功,便足以补充功力。

 因为,蛟之元气太充沛呀。

 这天下午,总峒主不但率三万余人挑来补酒,更率来所有的亲人,艾土一瞧之下,便心中有数。

 他便先接待他们入厅品茗。

 不久,四十名部落老大已派人收妥补酒。

 苗人们便主动到店中去会见族人。

 部落老大们便陪着艾土诸人。

 不久,总峒主便向他们道出艾土除大蛇之经过,那四十人听得啧啧叫奇及连连钦佩行礼。

 黄昏时分,艾土便在厅中宴请众人。

 众人似在办喜事般畅饮叙着。

 良久之后,众人方始欣然离去。

 艾土迫不及待的入房。

 王玉昭含笑道:“喜娜会把喜事告诉亲人。”

 艾土不由一阵脸红。

 “她甚聪,吾喜欢。”

 艾土不知如何搭腔啦。

 不久,小昭君含笑入房道:“行功吧。”

 “好。”

 艾土便陪她入四子房中逐一忙碌着。

 落之前,二人方始收功。

 翌上午,总峒主一家人彩衣鲜而来,另有一百人送来大小礼盒,尤其喜娜的发间更系花又戴红巾。

 艾土不由一阵脸红的出

 总峒主便笑呵呵的率众入内。

 小昭君见状,便召来下人包红包。

 不久,一名侍女已把红包送入艾土之手中。

 艾土便出去各赏那一百人一个红包。

 不久,他在喜娜之父指点之下与喜娜向尊长行礼。

 这段姻缘就此谱成。

 不久,四十名部落老大已含笑前来申贺。

 艾土立知总峒主已先邀来了他们。

 他申过谢,便招呼众人入座。

 小昭君便派下人出去订酒席。

 众人便品茗叙着。

 立听一名部落老大道:“公子,方才有三十名酒商买八万坛酒,我们出售五万坛酒。”

 “很好,游客多,多留些酒在城中。”

 “好。”

 “不少人在探听蛊,怎么办呢?”

 艾土便望向总峒主。

 总峒主含笑道:“叫他们明天下午看热闹。”

 “好。”

 立见另一部落老大道:“该不该再修路呢?”

 艾土点头道:“该,后天一起动手吧。”

 “好。”

 “草药已渐少,可否入云南采药呢?”

 总峒主含笑道:“吾会派人送来。”

 艾土立即申谢。

 立听另一部落老大道:“很多人爱吃鲜笋炖哩。”

 艾土问道:“笋干生意如何?”

 “很好,游客也在买哩。”

 “山上之笋多不多?”

 “多。”

 “那就多煮些笋吧。”

 “好。”

 另一部落老大接道:“又造妥八百部大车,车夫不够哩。”

 “车行生意如何?”

 “很好,每位车夫都很忙。”

 “找得到车夫吗?”

 “可以。”

 “再找二千人吧。”

 “好。”

 总峒主道:“吾想再买三百家店面。”

 艾土点头道:“好,邻街那四百余家店面交给爷爷吧。”

 “太好啦。”

 艾土含笑道:“车夫的来源更足了吧?”

 部落老大们皆含笑点头。

 他们又叙一阵子,菜已经送到。

 下人们便出来忙碌着。

 不久,艾土便吩咐下人送出补酒。

 他便陪众人畅饮着。

 四十名部落老大便频频向总峒主一家人敬酒。

 这一餐,总峒主一家三代皆醉倒啦。

 艾土便送他们入客房歇息。

 他送喜娜回房后,她立即紧搂着他。

 她一贴上体,便似蛇般动着。

 艾土已憋数,火气立旺。

 他便搂吻着她。

 二人便边吻边行向锦榻。

 不久,二人已滚上榻。

 二人便边吻边去衣物。

 不久,榻上已出现二个原始人。

 喜娜的身材出乎艾土意料的雪白以及健美,酒意使她热情奔放的频频贴磨着。

 小兄弟便不小心的被拉进去啦。

 艾土刚刹车,她已扭顶不已。

 艾土只好顺势而为。

 人的响曲立即飘出。

 小昭君避难似的迅即离去。

 她直接入扶风山下之寒潭,便剥去衣物。

 她合住一目及妥另一目,便入潭行功。

 功力一涌,她便发现二粒蛇目更具活力,她心知它们已感应出蛟之余气而发出潜能。

 她心知自己将获益良多。

 她大喜的行动着。

 此时,艾土正大开杀戒。

 喜娜舒畅的叫个不已。

 她毫无忌讳的发着。

 良久,良久之后,她哆嗦着。

 她舒畅的叫不成声啦。

 艾土吁了口气,便注入甘泉。

 她嗯了一声,足的笑啦。

 艾土不由爱怜的下马。

 她却立即贴身一搂。

 两人便含笑温存着。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入眠。

 此时,位于四川成都北郊之唐门正有一批人凝立于大门前,为首之人便是麦家堡老堡主表钦。

 另有少林,武当等六派掌门人同行。

 此外,尚有一人捧盘而立。

 盘中赫然放着一幅画。

 唐门主人唐扬则率二名中年人正在瞧着那幅画。

 良久之后,唐场沉声道:“此画上的确抹过敝门之‘神仙倒’,不过,吾保证非敝门人员所为。”

 麦钦点头道:“出手之人是位女子,此乃她之画像。”

 立见他自袖中掏出一卷纸递出。

 唐扬一接纸,便展纸详阅。

 不久,他把纸传阅二名中年人。

 立见二名中年人皆摇头。

 唐扬道:“恕吾三人不认识此女。”

 麦钦道:“吾研判此女经过易容,请问,贵门是否曾经出售或者遗失过‘神仙倒’?”

 唐扬便向右侧之人道:“查。”

 “是。”

 那人便匆匆入内。

 唐扬道:“各位不便或不愿入内一坐?”

 麦钦沉声道:“先澄清此事吧。”

 唐场道:“吾听过令郎遇害之事,请节哀。”

 “谢谢,吾盼能循此线索缉凶。”

 “吾会全力配合。”

 “谢谢。”

 立见唐扬身旁之中年人沉声道:“堡主识得此物否?”

 说着,他已递出一个锦盒。

 只见他自行掀起盒盖,立见盒内装着一块由如意刻成之牡丹,麦钦乍见到它,不由神色一变。

 唐扬却怔道:“弟何来此物?”

 此人便是小昭君口中之唐勘,立见他摇头不语。

 立见唐钦沉声道:“底座该有刻字吧?”

 唐勘点头道:“燕南飞三字。”

 说着,他已夹起如意展出底座。

 果见底座刻着“燕南飞”三个古篆字。

 麦钦为之变

 六位掌门人为之皱眉。

 唐勘把如意牡丹放回盒中便递向麦钦。

 麦钦却未见伸手道:“二当家的何来此物?”

 “敢问堡主,它是否贵堡祖传之宝?”

 “正是。”

 “它为何会落入外人手中?”

 “敝堡在十八年前失去它。”

 “堡主未追查此事?”

 “查过,却无线索。”

 “听说此宝一直归每代长媳佩用及保管,是吗?”

 “是的。”

 “它当时在尊夫人手中或令媳手中?”

 “小大当时尚未成亲。”

 “它在尊夫人手中吗?”

 麦钦稍忖便点头道:“是的。”

 唐勘问道:“它在上回失踪前,曾失踪过吗?”

 “未曾失踪过。”

 “请堡主追查它为何会落在外。”

 “二当家的何不直述它的来源?”

 “堡生先查再说。”

 说着,他又探手入怀。

 立见他取出另一小盒及直接打开盒盖。

 立见它是一枚约有掌心大小之流星镖,不过,锦身黝黑而且六个尖角,每个尖角皆另有倒勾。

 麦钦当场瞧得双目一凝。

 六位掌门人的眉头更皱啦。

 唐勘沉声道:“郭乾是否仍在贵堡?”

 “是的。”

 “此支六合镖是郭乾独门之暗器吧?”

 “是的。”

 “据说,郭乾只有六支六合镖,他每次出镖,皆当场回收镖,所以,他才被称为六合客,对不对?”

 “不错。”

 “请堡主瞧瞧此镖是否伪造?”

 “它是真品。”

 “郭乾为何独让它落在外呢?”

 “吾未听郭乾道过缺镖之事,吾会追查此事。”

 “请收下此二盒吧。”

 “二当家的仍不肯道出此镖之来源乎?”

 唐勘沉声道:“事关贵堡大事,请堡主先查再说。”

 “直说无妨。”

 唐勘便望向唐扬。

 唐扬注视麦钦沉声道:“吾完全不知此事,不过,吾盼贵我双方先冷静,切勿因此而结怨。”

 麦钦沉声道;“敝堡一向息事宁人。”

 唐扬便向唐勘点头。

 唐勘沉声道:“十八年前,令郎在大雁塔结识一名女子,令郎以如意牡丹为订情信物赠给此女,此女有喜之后,令郎却回避,该女子事后遭八名蒙面人围攻,并被六合镖上小腹,婴儿因而产。”

 说至此,他立即不语。

 六位掌门人不由互瞥。

 麦钦沉声道:“二当家的相信该女子的话?”

 唐勘沉声道:“吾找不出否认之理由。”

 “二当家的因而赠送神仙倒予该女?”

 “非也,吾一向不携毒。”

 “二当家的在何时接到此二物?”

 “令即遇害之五个月前。”

 “二当家的为何不直接把此二物送入敝堡?”

 “那女子预言堡主会有今之行,吾因为不相信令郎会有此行为,吾因而一直保存此二物。”

 “太牵强矣。”

 “请堡主慎言。”

 “以二当家的昔日之个性,此举大违常矣。”

 “不错,吾隐忍及犹豫良久,吾为证实令郎是否此种人,所以,吾一直隐忍到如今矣。”

 “二当家的若在昔日即刻送回此二物,小犬必不会遇害。”

 唐勘沉声道:“令郎及郭乾之罪行也不会爆发矣。”

 麦钦瞪目道:“二当家的太妄断此事了吧?”

 唐勘哼道:“令郎若非心虚,岂会遇害呢?”

 “若非该女使用神仙倒,绝难得逞。”

 唐勘望向峨嵋寺掌门人上白师太道:“师太之俗家堂姐是否叫姚杏。”

 上白师太点头道:“是的。”

 “师太与她甚吧?”

 “是的,她之灵骨尚存敝寺后寺塔中。”

 “她的遗物全在师太手中吧?”

 “是的。”

 “她是否向师太提过蔡一女?”

 上白师太点头道:“提过,蔡女施主曾多次去过敝寺。”

 “师太知道她的遭遇吧?”

 “不详,她们皆未提过此事。”

 “听说令堂姐有记事习惯,是吗?”

 “是的。”

 “她的记事本尚在贵寺否?”

 “在。”

 唐勘道:“蔡曾拥有过如意牡丹及被六合镖过?”

 六位掌门人为之变

 麦钦一时语窒。

 立见那名中年人捧一册出来,便交给唐扬。

 唐扬一瞧内容,便交给了麦钦。

 麦钦阅后,沉声道:“贵门弟子在四年前在榆州遇害及失去神仙倒等三件毒物,确有此事?”

 “千真万确,此事列入敞门大事,可惜,追不出凶手。”

 麦钦沉声道:“如今可确定凶手与蔡有关吧?”

 “是的,盼堡主先查内部。”

 麦钦递册道:“吾会澈查此事。”

 “若有消息,请派人赐告。”

 麦钦点点头,便望向上白师太道:“师太,此画上之女是蔡乎?”

 上白师太又瞧一阵子,便点头道:“貌似,此画出自令郎之手吧?”

 “画上之签章皆似,不过,吾仍研判它是伪品。”

 “请堡主冷静处置,勿掀起波端。”

 “好,师太若记画本内容有所发现,请师太赐告。”

 “好。”

 麦钦便向六位掌门人申谢。

 不久,他已率人离去。

 不久,唐扬正道:“弟为何隐瞒此事?”

 “小弟委实不敢相信麦伦如此人面兽心。”

 “此事可能难以善了哩。”

 却见上白师太自肩上取下包袱。

 她一打开包袱,便取出一册。

 她略翻册,便摊开一页递给了身旁之少林掌门人如空大师。

 如空大师只翻视二页,便脸色一沉。

 他又阅过三页,便把册交给武当派掌门人。

 他摇头不语啦。

 不出盏茶时间,另外四位掌门人及唐扬兄弟皆已瞧过此册内容,唐勘吁口气道:“小弟没辱没本门吧?”

 唐扬沉声道:“麦堡主有子不肖,已够难受,勿外传此事。”

 “是,不过,仍须防范少数人之反扑。”

 “哼,若有人来犯,唐门可不是省油的灯。”

 不久,六位掌门人已一起离去。

 且说麦钦兴师问罪不成,灰头土脸的离开唐门之后,他恨恨的便夜搭车赶返麦家堡中。

 他立即与其密商着。

 良久之后,二人才召郭乾入书房。

 “堡主有何指示?”

 “汝之六合镖全在否?”

 “全在。”

 “吾瞧瞧。”

 “且容属下返房取镖。”

 “嗯。”

 郭乾便匆匆离去。

 麦钦便沉容掂着手中六合镖。

 不久,郭乾一返桌前,便把六支六合镖放上桌,麦钦二话不说的拿起一镖在手中轻抛接着。

 不久,他放下此镖,便拿起另一镖掂量着。

 没多久,他已发现第四支镖重量有异。

 他便取回第三支镖,同时以双手掂镖。

 然后,他边捏边瞧二镖。

 不久,他已发现第四支镖之成有异。

 他冷冷一哼,便放下二镖注视着郭乾。

 郭乾忙道:“禀堡主,卑属之六合镖以玄铁铸成,因为玄铁不足,所以,另以生铁掺铜汁补铸妥一镖。”

 “胡说八道。”

 说着,他已把放在上之镖抛在桌上。

 郭乾当场神色如土。

 麦钦便怒视着他。

 麦氏却扮白脸的和声道:“道出内情吧。”

 “是,卑属昔年不慎遗失一镖…”

 麦钦喝道:“何时遗镖?在何处遗镖?”

 “这…约在十一、或十一年前…”

 “住口,汝在十八年前遗镖。”

 郭乾神色又变,全身不由一震。

 麦钦沉声道:“说实话,否则,吾非废汝及家人不可。”

 “这…这…”

 “蔡已在告状,汝还犹豫什么?”

 “卑职知罪。”

 叭一声,他已低头下跪。

 “说,详述之。”

 “是,禀帮主,十八年前之仲夏,六月七上午,公子率卑职到留侯村中约见一名女子…”

 麦钦沉声道:“只率汝一人?”

 “朱兴旺同行。”

 “另外六人呢?”

 “何强六人在翌始被公于征召跟随卑属二人行事。”

 “说下去。”

 “是,公子指控该女将危及本堡,卑属八人遂于翌夜蒙面围攻该女,不过,仍遭该女负伤投入秦岭绝魂崖下。”

 麦钦气得怒吼句可恶。

 他一拍桌面,坚硬的桧木立被震裂。

 麦氏急忙劝着。

 郭乾不由骇然叩头求饶。

 不久,麦钦喝道:“召来另外七人。”

 “是。”

 郭钦便匆匆离去。

 不出半个时辰,他已率七人入书房下跪叩头求饶。

 麦钦沉声道:“汝等可知昔年跃崖之女,便是去年杀害吾子之女,汝等可知因隐瞒而造成多大的祸?”

 那八人立即叩头请罪。

 “吾决定封堡,请吧。”

 那八人怔住啦。

 麦钦便沉容率离去。

 不久,他已召二人入厅指示着。

 不出半天,所有的外人已经全部离堡。

 麦家堡大门立即深锁。

 门上更贴纸公告封堡。

 不过,纸上却未道出封堡之原因。

 离堡之人更是绝口不提此事。

 长安人不由议论纷纷。

 麦伦之死已够长安人议论,麦家堡动员大批人迟迟逮不到凶手,更是令人议论以及怀疑,如今又突然封堡,岂不更引人议论呢?

 麦钦一家三代却避门不见客。

 他们更罕见面。

 众人不由好奇及议论更烈。

 此讯因而迅即传遍天下。

 唐扬兄弟获讯之后。又是摇头一叹。

 六派掌门人一获讯,亦三缄其口。

 整个白道势力为之大挫。

 黑道势力为之窜起。

 由于开封,长沙以及杭州,榆州之主力黑道帮派先后毁于贵,此四区之黑道势力便打算重新洗牌。

 可是,立即有外来势力介入。

 谈判及械斗之戏码纷纷出现。

 此四区因而先行混乱起来。

 怕死的有钱郎便先落跑。

 具实力之商人跟着溜之大吉。

 他们纷纷先到外地避祸。

 不出十天,便有近百人自榆州进入贵买庄院或店面,因为,他们知道黑道人物已经不敢进入贵

 四十位部落老大获讯后,便向艾土报告。

 艾土与二商量后,决定不卖产业。

 因为,他们担心苗人之生意会被这批人抢走。

 不过,他们把利用官地盖成之房舍售给这批人。

 这批人只好暂时在此避难。

 不出三天,他们便庆幸自己之决定,因为,贵之物价便宜又道地,尤其补酒更是便宜得要命。

 于是,便有一批人返渝州通知亲友。

 不到一个月,便有三千余人住入贵

 艾土的空屋因而销售过半。

 又过了半个月余,便有六千余名长沙富户及商人住入贵,艾土的空屋一口气的被买光啦。

 于是,艾土又入衙洽购空地。

 不出三天,苗人及贵州人便又忙着搭建房屋。

 一向人力过剩之贵州地区居然人力吃紧啦。

 总峒主便派人返苗族召人前来协助搭屋。

 因为,新屋尚未搭成,便有近万人自长沙及渝州涌入贵,他们宁可住入客栈,也不愿返乡担心受怕。

 经由富户们之预购众人同时兴建庄院。

 兴建地区更由贵城中延伸到郊外。

 一向地瘠人贫的贵州如今大翻身啦。

 尤其艾土更是“赚钱如赚水。”

 他如今天天春风面,因为喜娜已经有喜啦。

 王玉昭更是经常陪他快活着。

 小昭君多在潭中潜练内功。

 不过,她仍然每十返庄协助艾土替四童淬练筋骨。

 艾土及王玉昭亦已经督导四子蹲马步及拉弓箭步。

 别看四童才三岁及二岁出头,皆已经练得有板有眼哩。

 艾土为之大乐。

 这天,小昭君返庄坐镇。

 艾土便率二赴苗族。

 因为,艾土寻道家飞升之秘术。

 喜娜早已由王玉昭的口中知道此事,她先向爷爷及乡亲询问相关秘之后,便欣然客串向导。

 他们便边游边寻找着。

 他们先后发现先人炼丹及闭关之遗迹,他们虽然没有得到丹药,却抄录不少的炼丹秘方。

 艾土决定利用云贵草药后炼丹出售。

 又过了四个月余,他们终于在瘴毒地区之一处荒中找到了大唐年间一名修道士“土龙子”所留之秘简。

 他们研悟三天之后,为之大喜。

 此秘简包括息心法以及一套剑招,其中一招颇似中土之剑招,艾土便决定先行返庄。

 因为,喜娜的腹部已越来越大呀。

 他们抄妥内容,便直接离去。

 他们一返庄,便先告诉小昭君。

 小昭君便先详阅息心法。

 半之后,她大喜的向艾土道:“汝改练此心法吧,以汝目前之修为,必可练到外力不侵之境界。”

 “太好啦。”

 她便详加指点着。

 于是,艾土便开始练息心法。

 鹤乃长寿之象征,能长寿,并非它动作慢,而是因为它经常似武者般一动也不动的缩头歇息。

 土龙子结合此景及道家心法,因而悟创出息心法。

 艾土勤练一个月余之后,便大有心得。

 他与王玉昭快活时,已能收发自如啦。

 他的掌招及剑招亦更具威力。

 他便继续勤练着。

 王玉昭却早已集合药铺之大夫们一起研究利用古简炼丹方式炼丹,大夫们越研究便越感兴趣。

 于是,他们率人赴外地买回大批炼丹之器材。

 他们开始采草药试炼丹药。

 他们是艾土所有店面中贡献最少之人,他们如今一有机会表现,他们便集思广益的忙碌着。

 小昭君一见艾土诸人返庄,便益住不下去啦。

 她并非受不了艾土夫妇快活之引

 因为,她已由榆州及长沙人之口中知道麦家堡遣走众弟子以及封堡不出之事,她甚想知道内幕。

 这天上午,她把二颗蛟目交给王玉昭,便易容离去。

 她便直接赴长安探听着。

 有钱果真好办事,她“见针”的根据城民之议论循线一直追查,她配合银子沿途的打通关。

 半个月之后,她终于突破一名麦家堡婢女之心防。

 此女原是麦氏之婢,她在郭乾八人认罪之际,无意间听见了片段内容,她曾经告诉过双亲。

 其父在一场畅饮中,炫耀的道出此事。

 小昭君只花了三万两白银,便使此婢遵从父命的道出内情。

 小昭君便追问麦钦那段期间之行踪。

 婢女终于道出六位掌门人曾经赴堡及随堡主出去半个月余,然后,堡主单人返堡,便演变成封堡。

 六位掌门人却没有再返堡。

 小昭君稍忖,便心中有数了。

 她欣然离去啦。

 她自认已经连本带利的讨回这笔帐啦。

 所以,她打算直接离开长安。

 哪知,她刚走出巷口,立听身后有步履声音,她一回头,立即看见封彩正凝视她行来。

 她不由忖道:“这小子可真魂不散。”

 于是,她折向左侧。

 半个时辰之后,她一停在林中,便转身靠立在一株树旁,立见封彩沉声道:“汝还是面啦。”

 “格格,抱歉之至,害汝憋了一年余。”

 “解药呢?”

 “格格,汝早已没毒啦。”

 “胡说,吾尚把余毒在‘藏血’。”

 小昭君怔道:“汝若还中毒,岂能在吾撒毒时无事?”

 “这…”

 “汝这阵子是否负过伤?”

 “没有,吾只是在该役中被砍伤手。”

 “对方之剑可能淬过毒。”

 “这…”

 封彩稍忖,不由信心动摇。

 小昭君便探怀取银票。

 封彩沉声道:“免,吾只想知道汝为何如此做?”

 “吾已在毒昏麦伦时道出真相。”

 “汝便是被他始终杀之女?”

 “不错,吾为复仇,不惜牺牲相矣。”

 “麦家堡为何封堡?”

 “那八人已向麦钦认罪。”

 “原来如此,麦钦的。”

 “哼,六派掌门人必已知其子之兽行。”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小昭君取出一叠银票道:“笑纳吧。”

 “不,汝已坦言,吾无收银之理。”

 “格格,汝承认汝是风刀了吧?”

 “哼,算汝聪明,盼勿密。”

 “没问题,汝一直在长安候吾呀?”

 “不错,吾研判汝会返长安,想不到汝如此沉着。”

 “格格,吾若非获悉麦家堡已封堡,吾会永遁。”

 “高明,谁说女人是弱者呢?”

 “算汝聪明。”

 “玉昭呢?”

 “汝尚对她念念不忘乎?”

 “顺口问问而已。”

 “她该是全天下最幸福之女人。”

 “她已成家?”

 “不错,汝扼腕了吧?”

 封彩摇头道:“非也,吾吃这行饭,岂可拖累她。”

 “汝可以急勇退,找个好姑娘安渡此生呀。”

 “吾没此福份,告辞。”

 “咱们已扯平吧?”

 “不错。”

 刷一声,封彩已掠向远方。

 小昭君吁口气,便欣然出林。 M.edAxS.cOM
上章 剑霜刀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