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霜刀风 下章
第 七 章 霜乍塞剑已封喉
 细雨纷飞之中,蓝衫人一走近月人楼,立见大门敞开,门联及横批已逝,代之而起的是空无一物。

 大厅中正有十余人在品酒欢笑着。

 蓝衫人只听不久,立知小昭君已去。

 他不由一哼。

 他便转身离去。

 他在城中连住三天,终于确定小昭君早已在一年余前离去,他更知道贵如今之繁荣。

 他没心情管贵州人,便直接离去。

 又过五天,小昭君才约艾土入潭赠功及赠剑。

 艾土为之锦上添花的功力更强劲。

 他陪爱赴峨嵋寺了却心愿之后,便直接近庄。

 他天天陪爱散步及逗子。

 他们目睹外地商人一批批的入城采购,不由大喜。

 他们便每天轮到各酒坊慰问大家。

 他们惊喜的发现酒坊不但已经增设逾一倍,每家酒坊之规模也扩大不少,众人皆春风面。

 尤其苗人更是充欣喜以及感激。

 “弟成功啦。”

 “是呀,真令人欣喜哩。”

 “是呀。”

 二人便深入山区探视各酒坊及住户。

 他们甚至夜宿民宅接受住户之款待。

 不知不觉之中,他们已走遍各户及各酒坊,王玉昭的临盆期已近,他们便只在庄附近散步。

 二位娘热心的又找妥二位娘。

 因为,她们由王玉昭之超大腹部研判她又怀二婴。

 艾土更先雇妥助产妇及大夫。

 这天下午,王玉昭在众人如临大敌戒备之中,却似母下蛋般轻易的连生二个儿子。

 艾土乐透啦。

 他大喜的赠送大家红包。

 贺客纷到。

 补品迅即又堆房中。

 入夜之后,艾土又搂着爱温存连连。

 二人皆乐透啦。

 贺客自翌起一直延续三的一批批入庄申贺,甚至连大小官吏也巴结的前来送礼申贺着。

 因为,艾土之财力已强过一切呀。

 何况,艾土已使贵州各衙“没事干”啦。

 又过十天,苗族总峒主率众送来补酒及补品。

 艾土不但招呼他们吃喝一顿,更送他们六万两黄金。

 他更答允让六千名苗人入城工作及学习经商。

 四十名部落老大接着轮宴请总峒主诸人三天。

 这天上午,他们方始欣然离去。

 不到半个月,果真有六千名中年人及青年入城,四十名部落老大便安排他们入车行以及各店中工作。

 众人皆详加指点他们。

 他们夜勤快的工作着。

 又过了半个月,总峒主率二万余人挑来四万余坛补酒请艾土代售,艾土阿沙力的先行买下。

 他交给他们五十万两银票。

 他吩咐他们返昆明先买店面。

 他们惊喜的连连申谢。

 翌中午,艾土便在各酒楼宴请他们。

 各位住户亦同时享用弥月宴。

 诸吏及仕绅更受邀入艾土庄中享用酒肴。

 他们尝过苗族之补酒,不由频频叫好。

 散席时,艾土便赠每人一坛补酒。

 每人喜出望外的申谢离去。

 经此一来,艾土重新评估补酒之价钱。

 他与部落老大们商量之后,决定以每坛五百两先行试售,那知,不出十天,便被八名酒商抢购一空。

 他们惊喜之余,便派人吩咐苗人再送来补酒。

 不出二十,苗人已送来六万余坛补酒。

 艾土便交给他们六百余万两银票。

 不出半个月,另批酒商试饮之后,连连叫好。

 他们便以每坛六百两白银买走所有的补酒。

 艾土喜出望外啦。

 于是,他吩咐部落老大代七万名苗族青年依照苗族配方结合茅台酒专门调制补酒。

 他们更派出近十万人协助采草药及制造补酒。

 现成的茅台酒一调妥壮草药便制成补酒。

 众人便把八成茅台酒全部改酿补酒。

 酒坛口更绑上红布以资分辨。

 那二批苗族补酒一销售出去,便造成轰动。

 一传十,十传百,酒商纷纷涌入贵买补酒。

 四十名部落老大坦告补酒刚配妥,须存放一个月之后,始能生效,酒商们却迫不及待的买着。

 不出一个月,便被买走近十万坛补酒。

 艾士立添近六千万两银票。

 他险些乐歪啦。

 他便赏给酿酒的人各一锭白银。他原先各赏三锭白银,却被部落老大们劝阻,因为,他们为避免把众人的胃口一下子养大呀。

 此外,他们尚须顾及其余下人没此福份呀。

 酿酒之后,二十万人为之大乐。

 人人更勤于酿酒及采药。

 他们尚未售光自售之补酒,苗族便又送来了八万余坛补酒,艾土便比照上回赏他们八百万两银票。

 酒商们一窝蜂的前来买补酒之下,又过不到一个月,所有的补酒便已经被买的一干二净。

 艾土又在银庄存八千余万两银票啦。

 众人亦统统有奖的获赏。

 众人卯劲的夜采药及酿酒。

 雨水丝毫也挡不注众人冲劲。

 天下之财富便如大海纳百川般入艾土的手中。

 艾土夫妇在恩爱及快活之中,便又有爱的结晶。

 茅台大补酒在各地之畅销以及奇货可居,终于刺位于洛的忠义帮之眼红以及歹念。

 他们决定入贵抢钱以及抢酒。

 所以,他们一口气动员一千余人并且由帮

 主蔡宁路亲自率领,他们便搭车浩浩的进入了贵

 艾土一获讯,便匆匆现身。

 却见那一千余人直接冲入各店面,便挥

 刀剑喝出财物,完全无视于官方之存在。

 艾土一到现场,一时无策可对。

 因为,他担心伤及店内之贵州人或苗人呀。

 可是,不久,倏听一声刺耳的竹哨声传自一家酒楼之中,接着,立听一阵惨叫声啦。

 惨叫声便一发不可收拾的响着。

 一千余名忠义帮人员纷纷捂心或抓鼻惨叫倒地,艾土不由瞧得又喜又怔的上前瞧着。

 立见一名苗族中年人率一名青年前来。

 立见青年以汉语道出内情。

 原来,各店中苗人躯体中蛊出体及飞入忠义帮人员之体中,如今正在咬心噬肝呀。

 难怪忠义帮之人疼得死去活来。

 艾土为之大喜。

 他便下令杀人及搜物埋尸。

 他并且把所搜出之财物赏给这些苗人。

 苗人们为之大喜。

 艾土更喜。

 因为,他料不到会有这批得力助手呀。

 他便鼓励苗人多协助打击恶人。

 他欣喜的返家啦。

 从此,苗人连睡觉时也放蛊出来巡视啦。

 这些蛊敢在贵州各地飞,却也不敢接近艾土或艾土的庄中,因为,艾主体中之蛟气是它们之克星呀。

 苗人之蛊乃是先以毒蛇,蝎、蜈蚣…等各种毒物互咬互食而变成之怪物,它们再被血及兽长期饲养。

 功力低者呈灰色,一般多呈黑色。

 若呈银色则足以骇死人。

 金色则是蛊王。

 据说每位总峒主所饲之蛊皆是银蛊。

 又过一个月余,忠义帮副帮主便率二百余人至贵查访同伴之下落,那知,他们尚未查出端倪,立即惨叫。

 因为,苗人又役蛊招待他们。

 而且,每人至少被三支蛊招待哩。

 艾土到场时,这批人已死。

 他由众人搜出之物获悉这批人是上回那批人之同伴。

 他便把财物由苗人自行分配。

 他更加高枕无忧啦。

 这天下午,苗族总峒主又率人送来了六万余坛补酒。

 这回,他不肯收钱,他只希望能在贵买店面。

 因为,昆明人不肯出售店面给苗人。

 艾土立即答允。

 他吩咐他们自己去挑店面。

 他们为之大喜。

 天未黑,他们已挑妥二十家比邻之店面。

 艾土便吩咐店中之贵州人移入其他的店中。

 总峒主便欣然召来在城中学习经商之苗人。

 翌起,他们便自行经营这二十家店面。

 部落老大们一吩咐,贵州人纷纷到此二十家店面捧场。

 苗人为之大乐。

 总峒主便欣然率众离去。

 不到一个月,他又率人送来补酒,他更交给艾土近千万两银票,他希望能再买一百家店面。

 艾土不愿占太多便宜,便把东大街的二百余家店面全部交给他们,苗人们为之大乐。

 苗人们便一批批的搬入贵

 这天上午,他陪爱逛过苗人之店面之后,王玉昭便提议协助苗人买地搭屋以解决居住问题。

 艾土为之大喜。

 于是,他亲访刘知府提出此事。

 刘知府阿沙力的答允着。

 艾土立即买妥大批官地。

 他便率苗人们到官地安排着。

 翌起,苗人们便整地伐木砍竹准备搭屋。

 当天晚上,艾土便送三十坛补酒给刘知府。

 他同时派部落老大们送补酒给其他之吏。

 此外,他们也赠各衙加菜金。

 众人可谓皆大欢喜也。

 经此一来,苗人已辟通苗区内之山路。

 苗族物品一批批的送入贵出售。

 艾土便以每坛三百两白银买苗族补酒,他更吩咐苗人返乡搭屋,买衣衫改善家居生活。

 他更派车夫们在外出返乡时买回货物。

 他一贯的经商及改善大家之生活。

 总峒主在获悉蛊可除恶人之后,他加派一百名已养到青蛊火候之人入城坐镇。

 他留在贵的时间越来越久。

 他与艾土越来越啦。

 这天,艾土陪他入银庄存妥五百万两银票,他吩咐总峒主把存单及印章送回苗族交给家人分别保管。

 他视总峒主如尊长。

 总峒主却更加敬爱他。

 两人越混越之后,这天中午,二人又畅饮一番,总峒主便以生硬的汉语询问艾土的身上有何宝物?

 艾土怔道:“没有呀。”

 “有,—定有。”

 “可是这…”

 艾土不由望向爱

 王玉昭含笑道:“会不会是那宝剑?”

 艾土一见厅中只有他们三人,便自上解下皮带以及出那支宝剑道:“我只有这一把剑。”

 总峒主只口气,便摇头道:“不是它。”

 艾土苦笑道:“我别无他物啦。”

 “—定有。”

 “为什么呢?”

 “吾体中之蛊一直怕怕的。”

 艾土怔道:“当真?”

 “是的,吾每次和汝在一起,皆有此感应,而且每位族人只要接近汝,便会怕怕的又痛痛的。”

 艾土更怔啦。

 王玉昭美目一转,便低声道:“会不会与霜剑有关?它既然由蛟所化,它该可以克制蛊。”

 “啊,有理,—定是它。”

 王玉昭道:“勿道出此内情。”

 艾土点头道:“我曾吃过一种宝物。”

 总峒主点头道:“一定如此,汝真厉害。”

 艾土道:“真对不起,不会伤害你吧?”

 “不会。”

 一顿,他又道:“本来,吾要把孙女送汝哩。”

 送?艾土不由一怔。

 王玉昭却立即皱眉。

 总峒主道:“吾之孙女一定受不了,算啦。”

 受不了?艾土不由听得怪怪的。

 总峒主便把话题转到了补酒方面。

 二人便畅谈着。

 此时,正有大批人入城,他们不但多达数千人,而且一下车,便入各店面询问如何买补酒。

 众人不由又喜又疑着。

 因为,这些人不但目泛凶光,间皆鼓鼓的,店员们一见他们颇似先前那二批人,不由纷纷启疑。

 不过,仍有人热心的指引对方赴庄找艾土。

 那人获此讯,便出来大喝着。

 不久,众人浩浩的离去。

 立即有人觉得不妙,而匆匆赶来报讯。

 艾土一获讯,立见总峒主已张开口。

 一道银光立即飞出他的口中。

 艾土正在骇诧,银光已飞出厅外。

 它迅速的冲飞而去。

 它似总司令般发号施令。

 苗人们体中之蛊立生感应。

 人人纷纷役蛊离体及匆匆跟去。

 总峒主立即道:“汝看热闹吧。”

 说着,他已大步出厅及行到大门前。

 立见他朝大门前一站,便仰头喃喃自语。

 银光乍获感应,便俯飞而下。

 其余之蛊立即由四周跟着俯飞而下。

 立听三句惊呼道:“什么?蛊?”

 “是呀,苗族之蛊。”

 “快走,啊。”

 惨叫声中,便有上千人倒地惨叫。

 漫天黑影一沾上人体;便由耳、鼻孔中入人体,再迅速的沿喉到心或肝连咬着。

 那支银蛊更是连连出白雾状之物。

 人群只要一沾雾,便惨叫抓着所沾之处,刹那间,皮一破,血立溅,肌却开始又烂又的。

 惊呼声及惨叫声立即大作。

 将近四千余人便在三条街上打滚惨叫不已。

 贵州人瞧得骇喜加。

 艾土大开眼界道:“厉害。”

 总峒主得意的哈哈一笑。

 苗人们不由跟着泛出笑容。

 王玉昭低声道:“须防范毒伤及自己人。”

 艾土便道出此顾虑。

 总峒主却含笑道:“不用怕,吾会做。”

 立见他又仰天喃喃自语着。

 不久,银蛊已先落在他的左手中。

 艾土立即注视它。

 立见它的威态倏失,反而缩成一小团。

 不久,地上诸人已断气而亡。

 苗人便纷纷收蛊。

 总峒主便上前下令着。

 不久,众人已抬尸出城。

 总峒主便派另批人取药粉洒地。

 不出盏茶时间,地上之秽物及血水已经缓缓冒出浓烟,不少贵州人骇得纷纷躲入店中。

 总峒主连叫道:“别怕,别怕。”

 不久,地上已化净不少。

 总峒主便派人携工具出城挑土回来铺路。

 不久,诸尸已被埋妥。

 苗人们便一起挑土铺路。

 艾土见状,便欣然交给下人六万两银票。

 不久,下人们已入银庄领银由车送来赠给苗人。

 此批人乃是来自武昌之三个黑道帮派,他们因为受不了惑及看不起贵州人,便打算来此劫财。

 哪知,他们会全军覆没。

 这便是他们作恶之报应。

 艾土却担心苗人会误伤善类。

 他由前来送死的一批批人员,他知道此地已经引起了不少人之注意,他担心尚有不少人会前来此地。

 他以前没有家累,所以,他天不怕地不怕。

 他以前没有钱,所以,他可以横冲直撞。

 如今,他忌讳多多矣!

 于是,他利用深夜以油纸封妥所有的存单之后,便又送到双亲之坟中予以埋入深处。

 翌上午,他便吩咐下人及娘多注意应变。

 他更指点她们如何应变。

 此外,他召集一百名识武人员吩咐他们率人夜轮在庄内外巡视,他更以双倍工资雇用他们。

 又过十天,忠义帮留守人员因为两批人皆在贵州失踪,他们便派一百人扮成游客进入贵城中。

 他们料不到贵城如此热闹。

 他们更料不到城内外会有如此多人。

 第三天下午,他们尚未探听出答案,他们便已经目睹到答案,他们骇得立即匆匆出城。

 因为,广西的长眉帮帮主率一千余人于午后在贵用完膳,便直接押走掌柜以及小二。

 他们打算以人质取金。

 他们更打算一批补酒。

 哪知,他们竟挟持苗人。

 苗人便张口役蛊出来咬人。

 不久,这一千余人已倒地惨叫。

 他们边叫边疼边求饶着。

 苗人们纷纷拿起扁人。

 所以,忠义帮诸人骇得匆匆离去了。

 长眉帮诸人纷纷搭上死亡列车。

 苗人便搜出财物及埋尸。

 他们已有丰富的作案及善后经验啦。

 经由这批忠义帮人员之传述,苗人在贵役蛊杀人之消息便逐渐的传遍天下啦。

 这回,再也没人敢再入贵送死呀。

 因为,蛊之恐怖早已深植人心呀。

 不过,仍有不少人反而好奇的探此秘。

 贵反而增加一批批的游客哩。

 可惜,他们只瞧见彩面又彩衣之苗人。

 他们根本瞧不见蛊。

 不过,真正的行家在入夜之后,便由来回飞翔之小怪虫,发现它们便是传闻中之蛊。

 他们纷纷离去了。

 他们忍不住向亲友炫耀此事。

 贵之游客为之增加。

 一向未曾客之客栈居然经常客哩。

 最畅销的是大补酒,因为,在贵只须付六百两,便可使十余人共享一坛大补酒哩。

 若在外地,至少要付一千两哩。

 所以,游客们餐餐享用补酒。

 他们更买补酒返乡。

 苗人最乐啦。

 因为,他们的店面生意天天大旺呀。

 他们干脆挤住在一起,他们把建妥的大部份新屋供游客居住以收钱,他们为之大乐了。

 他们终于知道他们以二百两售绐艾土之补酒,居然可售出六百两,而且游客还争先恐后的买酒哩。

 可是,他们毫无怨言。

 因为,总峒主不让他们埋怨。

 因为,他们对目前之工作,太满意啦。

 这一切皆是艾土所送,他们敢怨叹吗?

 补酒因而供不应求。

 艾土为繁荣贵,便减少卖酒给酒商们。

 这天下午,艾土夫妇各率一子在园内散步,艾土倏见一名中年人在大门前下车,他便告诉爱

 二人立即认出此人便是小昭君。

 于是,艾土直接掠落大门前。

 来人果真是小昭君,她付过车资,便含笑来道:“想不到贵居然会热闹到这个程度?”

 “姐出过功劳也。”

 “入内再叙吧。”

 “请。”

 二人便含笑入内。

 王玉昭便率二子来。

 小昭君含笑道:“快临盆了吧?”

 “是的。”

 “该是第三胎吧?”

 王玉昭便脸红的点头。

 小昭君含笑问道:“第二胎仍生二子?”

 “是的。”

 “够啦。”

 “请姐帮忙。”

 “行,阿土,汝同意昭妹绝育否?”

 “同意,请姐帮忙吧。”

 “好,吾打算在此住一阵子。”

 “之至。”

 “小昭君望着二童道:“好资质,可以奠基矣。”

 王玉昭道:“请姐指点。”

 “好,吾此次顺便办妥此事。”

 “谢谢姐。”

 “找个静处叙叙吧。”

 “请。”

 于是,王玉昭把二子交给娘。

 不久,她们已陪小昭君进入书房及关妥门窗。

 艾土斟茗道:“姐,请品茗。”

 “谢谢,听说有不少黑道帮派毁于此地?”

 艾土便详述经过。

 小昭君喜道:“想不到有苗人之助,很好。”

 “小弟担心随时有失闪哩。”

 “放心,外界已知苗人役蛊在此杀人之事,今后将罕再有黑道帮派敢聚众来此送死。”

 “太好啦。”

 “不过,因好奇而来之人必多,不宜疏忽。”

 “是!”

 “麦家堡的人来过否?”

 艾土便道出在扶风山顶发现一批麦家堡人员之经过。

 “很好,显然,他们未怀疑此地。”

 王玉昭问道:“姐已复仇啦?”

 “是的,吾把封彩拖下水啦。”

 王玉昭笑道:“姐可真行。”

 小昭君便含笑略述经过。

 王玉昭不由听得会心一笑。

 小昭君道:“麦家堡迄今仍不死心,各派也仍在协助他们,所以,否打算在此地暂时避一避。”

 “,封彩可就走投无路啦。”

 “他一直在找吾哩。”

 “姐未替他化毒乎?”

 “吾早已替他化毒,否则,他怎能出手呢?”

 “格格,姐整惨他啦。”

 “他太狂啦,该杀杀他的气焰。”

 “有理。”

 小昭君望向艾土道:“替吾家留个后嗣吧。”

 “好呀,姐自己挑吧。”

 “汝自行安排一姓蔡吧?”

 “好。”

 “吾昔年一时糊涂险些被那家伙坑害,吾如今已经复仇,吾已经没有牵挂,吾先住此一阵子吧?”

 “。”

 “汝知树大招风之理吧?”

 “知道,小弟一直防范着。”

 “很好,人外有人,休轻敌。”

 “是。”

 小昭君问道:“汝当真已收霜剑?”

 “是的。”

 “吾一直思忖一事,霜剑昔年可翔飞天下,它必能助汝飞腾,汝必可成为天下第一人也。”

 艾土怔道:“可能吗?”

 “佛道皆有飞升之记载,该有此心法。”

 “飞升不是指死人归天吗?”

 “不,那只是侠义的说法,吾曾瞧过驭剑冲天之记载,可惜,吾一直未发现过此类心法。”

 艾土苦笑道:“小弟没有此种福气啦。”

 “不一定,汝不妨朝此方向冥想,以汝如今之功力,可意动功行,此并非不可能之事。”

 “好,小弟会试试。”

 “吾知道古册中经常记载奇人异士在苗族修练之所,汝不妨找个时间到苗族各处瞧瞧。”

 “好呀。”

 “吾在此地,汝可以放心入苗。”

 “好。”

 王玉昭低声道:“姐怎会役毒呢?”

 “吾与唐勘在成都住过三个月。”

 “原来如此,唐门之毒会强过蛊吗?”

 “不会,蛊乃毒中之毒,不过,四川唐门之下毒手法甚妙,若无必要,切勿得罪唐门。”

 “是,姐放过唐勘啦?”

 “嗯,他尚无大恶。”

 “另有一事,蛊甚惧阿土哩。”

 “当然,蛟乃天下万物之克星。”

 “弟有抗毒之能平?”

 “是的,汝及孩子们也皆可抗毒。”

 “太好啦。”

 一顿,王玉昭问道:“弟不能与苗女合体吧?”

 小昭君笑道:“相反,苗女可受益。”

 “可是,苗女体中之蛊怕阿土呀。”

 “不同,阿土出之物乃蛊之大补品也。”

 “当真?”

 “古册内有记载,经由此方式所生之子,甚是聪。”

 “这…”

 艾土忙道:“昭姐别费心啦。”

 小昭君笑道:“怎么啦?”

 王玉昭道:“总峒主有意把孙女嫁给阿土。”

 “好事。”

 “他却忌讳其利。女之蛊受不了。”

 “他是门外汉也。”

 王玉昭对艾土道:“弟自己提亲吧。”

 “不,没此必要。”

 王玉昭正道:“有此必要,吾无法单独长久侍候汝。”

 “不,我非中饿鬼。”

 “不行汝非办此事不可。”

 “这…”

 小昭君道:“对,汝正值体健及亢,昭妹无法独自侍候汝,汝还是娶个苗族公主,俾进一步拢络苗人。”

 “没此必要呀,目前是苗人有求于小弟,而且,以小弟之财力以及一切,皆没必要促成此事呀。”

 “汝太短视矣,人多福气更多,懂吗?”

 “这…可是…”

 “汝自行考虑吧。”

 “好吧。”

 王玉昭道:“吾自今年来每次与汝合体之后,皆有无力及晕眩之感,吾始会作此安排。”

 艾土脸红不语啦。

 小昭君道:“此乃正常现象,汝之力甚强呀。”

 艾土更无言以对啦。

 小晤君道:“别急于一时,吾先入客房歇息吧。”

 王玉昭便陪她离去。

 艾土不由沉思着。 M.edAxS.cOM
上章 剑霜刀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