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霜刀风 下章
第 五 章 郎情妹意永缠绵
 战鼓如雷。

 呻如痴如梦。

 艾土抱着爱在房中边走边顶着。

 王玉昭边耸边呻着。

 这是她提议之“周游列国”花招,她却只游一半,便舒畅得死以及呻不已。

 不过,她仍然耸个不已。

 不久,她呻道:“吧。”

 艾土已和她畅玩过十场,他立知她已畅顶。

 于是,他搂她上榻。

 他紧贴着体。

 甘泉如连珠炮般着。

 她为之连泣着。

 她边泣边唤着“好弟弟。”

 她太足啦。

 他也畅然的温存着。

 二人由清明夜起迄今已玩了十一场,二人已经灵合一,二人已不管下人是否在偷听‘实况转播’啦。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进入梦乡。

 翌一大早,艾土便陪享受画眉之乐。

 此时,已有上百名药商匆匆搭车停于贵城内之八家药铺前,他们一入内,便递出一张纸道:“速送上车。”八位掌柜不由瞧得大喜。

 不出半天,原本堆积如山,由药铺一直寄放人庄院以及民宅之药草已经全部被五千余部马车运走。

 不久,艾土已接获大批银票。

 他一问之下,立知去年之水灾地区如今已发生疾病扩大之景,官方正在大举买药全面治疗及消毒。

 艾土便只收下三干两银票。

 其余的银票由药铺及采药人员均分。

 众人为之大乐。

 众人纷纷空上山采药存放着。

 又过了三,四十位部落老大邀艾土夫妇到山下之造车场一瞧,立见大批又长又宽之马车由二匹马驮着。

 艾土喜道:“它们可供运木材及货品哩。”

 “正是。”

 “马匹足否?”

 “已先买入二千匹马。”

 “新车呢?”

 “已造妥了八百部。”

 “太好啦,遇雨可以加篷吧?”

 “不错。”

 “车夫呢?”

 “已觅妥了三千人,他们此次协助运送草药。”

 “很好,以后就都造此型车吧。”

 “好,下月底可再买入五千匹马。”

 “很好,汰换一批老马吧。”

 “好,需再订马否?”

 “续订一万匹马,另添车及车夫,勿让人马太累。”

 “好。”

 “各店之收入先垫付,若仍不足,我负责。”

 “好。”

 艾土便赏一万两给三千名造车之人。

 不久,他已欣然率返庄。

 □□□

 日子便如此平静的消失着。

 终于,王玉昭在干呕多后,经由大夫确定已经有喜了。

 二人为之大喜。

 她便按计划服丹补身。

 他更每天陪她散步巡视店面。

 物美价廉又数量庞大的贵州各项物品如今已成为各地商人之最爱,金银为之一批批的涌入贵州。

 四十位部落老大更聪明啦。

 他们由每次的收入中先留下了二成供汰换各店面之物品或买马造车,然后,再交给艾土处理。

 艾土果真只取一小部份而已。

 他们再把剩余之近八成银票均分给出力人员。

 此举因而不必用上艾土之钱。

 此举更使他们随时控存二百余万两银票。

 他们的自主权为之大增。

 艾土乐得更清闲啦。

 地除了行功练招,便陪爱散步逛街。

 他们目睹众人含笑忙碌之景,不由大喜。

 这天上午,艾土夫妇正在散步,一名部落老大匆匆前来低声道:“公子,自前迄今,已有二千余名陌生人入城。”

 “陌生人?来意不善吗?”

 “是的,他们的包袱中皆有刀剑。”

 “他们目前在何处?”

 “正在扶风山顶一带。”

 “他们为何去该处?”

 “听说他们在找什么单剑或双剑?”

 艾土立即望向爱

 王玉昭会意的点头。

 于是,艾土便吩咐他叫众人别轻举妄动。

 他便先送爱返庄。

 然后,他戴面具溜出后门。

 他便沿林抄捷径掠向扶风山。

 不久,他已遥见大批游客在山顶及半山逛着。

 他注视不久,便见他们果真在寻物。

 他便隐在草丛中凝功默听着。

 不久,立听:“毫无头绪,如何找嘛。”

 “是呀,海底摸针哩。”

 “是呀,咱们算老几呢?如果这么轻易可以找到,霜剑早已现世,咱们非白忙不可。”

 “是呀。”

 二人不由摇头一叹。

 立见另一人前来低声道:“少发牢。”

 那二人不服气的瞪对方一眼。

 立见对方反瞪二人道:“汝二人懂个,寻剑只是晃子,目前已有一批人在城内探听财路,明白否?”

 那二人不由喜道:“当真?”

 “哼,愣头愣脑。”

 “古兄别吊胃口嘛。”

 “好吧,听着,贵州人在近二年来自各地捞入不少的钱,只要找出钱源,咱们便可以吃香喝辣的啦。”

 “妙哉,吾又可搂小昭君啦。”

 “妈的,汝仍忘不了这朵玫瑰呀,少碰为妙。”

 “古兄若玩过小昭君,必会废寝忘食。”

 “不可能。”

 立见另一中年人前来道:“小昭君确实人。”

 “是呀。”

 那二人便一搭一唱的叙述小昭君之状,艾土不由听得火气大旺。

 他立即决定以这批人作为练招之靶。

 于是,他起身疾掠而去。

 那四人乍见到他,他已劈来一掌。

 轰声之中,四人已吐血飞出。

 附近之人为之哗然而喊。

 艾土一落地,便连连疾劈着。

 这一带早已被他率众锄土,如今遍生野草,他那疾猛掌力,立使三百余人毫无匿处的吐血飞出。

 立见其余之人怒叱掠来。

 十余支镖亦先行来。

 艾土一闪身,便避开了十镖。

 他一弯,便自一尸手中夺过一剑。

 他便劈飞十七人及刺向另外六人。

 剑光如电,立即卜卜连响。

 呕啊声中,那六人各按颈或心口倒地。

 立见另批人冲杀而来。

 艾土立即又劈死一批人及剑刺其余之人。

 惨叫声为之连响。

 鲜血纷染杂草及大地。

 其余之人仗着人多,便继续冲杀过来。

 艾土连劈六掌,已超渡了四百人。

 他便振剑扑向了剩下之八十人。

 立见此八十人惊慌散逃。

 艾土立即掷剑死一人。

 他边掠边劈着。

 他由山顶追到半山,便超渡了这批人。

 立见大批贵州人奔来。

 艾土不愿现身,便掠向山上。

 不久,他已绕返庄中。

 贵州人立即上前搜尸及挖坑埋尸。

 不出半个时辰,他们已获得近百万两银票。

 二名部落老大便把银票交给艾土。

 艾土便吩咐留供造车买马及赏大家。

 二名部落老大便行礼离去。

 他们便赏给收尸之人各一块碎银。

 他们另赏近三来通风报讯之人。

 他们比艾土设想周到的善后着。

 黄昏时分,七十名陌生人已匆匆的离城。

 一百余名识武贵州人立即率大批人在途中围攻此七十人,他们以多攻少不久,便超渡了此七十人。

 他们便先搜财再埋尸。

 他们直接均分四万余两银票。

 六名负伤人员更获三倍之分红。

 众人为之信心大增。

 大家更小心的注意陌生人。

 尤其车夫在获赏之后,更发了所有车夫提高警觉。

 又过了一个月余,便又有三百余名陌生人在贵城东探听西瞧瞧的,艾土一获讯,便又易容离庄。

 他等此批人一入山,便现身劈掌不已。

 轰声乍响,惨叫声立扬。

 不久,一切已经寂静。

 十名附近酒坊人员一出来,立见此批尸体。

 他们便边报讯边搜尸。

 不久,各部落老大已前来指挥。

 十一余万两银票立即送入他的手中。

 他便先赠现场之众人及吩咐埋尸。

 然后,他一一赠送报讯之人。

 其余之银则集中保管。

 艾土便在城南之林中逛着。

 这天下午,他目送一批人搭车入城,他由这批人之眼神以及长相,他立即知道他们来意不善,他便跟入城中。

 不久,此批人已下车及沿途探听着。

 艾土沿途跟出城,便掠前疾劈不已。

 不久,他又超渡此二百余人。

 他迅即返庄陪爱聊天。

 众人又欣然搜尸及报讯。

 天未黑,众人便领赏埋尸。

 一名部落老大则欣然取走了十三余万两银票。

 接连十天,艾土先后又超渡了六批人。

 这一千余人不但充作竹林之肥料,亦捐献二百余万两银票,艾土未公开现身,众人却皆知他在宰人。

 大家便心照不宣的忙碌及发财着。

 识武之人更加的练武着。

 贵州人为之更机警及团结。

 整个贵城好似汪洋大海,来劫财的黑道人物便似泥牛入海般一批批的消失无影无踪。

 不出半年,没人敢再打贵的脑筋啦。

 □□□

 这天下午,一名中年人在艾土之庄前一下车,厅中进补的王玉昭立即认出来人是小昭君。

 她便吩咐下人放人。

 她便着大腹出厅。

 来人果真是小昭君,立见她掠前牵着王玉昭之手,便直接搭脉含笑凝听脉象。

 不久,她含笑低声道:“龙凤胎,可喜可贺。”

 “难怪胖得如此难看。”

 “痴,汝如今最美丽啦,他呢?”

 “在房中练招,请。”

 “不啦,吾先入潭,请他即刻来一趟。”

 “好。”

 小昭君便转身离去。

 王玉昭便入房告诉老公。

 不久,艾土已由后门离庄。

 他抄捷径掠到了口,便先启石以待。

 不久,果见小昭君含笑掠来。

 他一挥手,便转身爬入。

 小昭君一入,便合上大石。

 二人便直接爬到出口。

 立见她宽衣道:“吾该汇功入汝体。”

 “好。

 艾土感恩之下,立即剥光全身。

 他一躺下,她便贴身一搂。

 她乍小兄弟,竟先顶不已。

 艾土不由一怔。

 她又顶一阵子,方始吁气道:“汝真可人。”

 “姐为何…”

 “别告诉玉昭,凝功定神。”

 说着,她已连连气。

 艾土连连气良久,方始定下心神。

 她一吻上他,便催动功力。

 他立觉腹部大

 他刚一怔,她已抓肩。

 他立即刹住功力。

 她立即松下马。

 她一气,便直接跃入潭中。

 艾土便缩坐在道行功。

 她划游一阵子,便坐在深处行动着。

 黄昏时分,她一收功,便掠入道中。

 艾土便收功道:“行啦。”

 “不,吾尚须在此行功,吾先吩咐一事。”

 “请说。”

 “吾此次在杭州收一名江湖高手之功力,由于他练刚功力,吾因而必须入汝之体中。汝宜返庄继续行功炼化这股功,以免因为功力混杂造成后走火入魔之象。”

 “好。”

 “王玉昭已怀龙风胎,分娩时宜小心。”

 “龙风胎?”

 “她已怀二婴。”

 “啊,原来如此,会有危险吗?”

 “不会,不过,宜渐减进补多走动。”

 “好。”

 “分娩时宜请名医在厅候诊。”

 “好。”

 “去吧,吾会自行离去。”

 “谢谢姐。”

 小昭君欣慰一笑,便又跃入潭中。

 艾土整安装,立即离去。

 他一返庄,便道出受功之事。

 他忍不住搂着爱温存着。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共膳。

 膊后,他仍先陪她散步着。

 半个时辰后,他方始在椅上行功。

 他牢记小昭君之吩咐,便彻夜行功着。

 天亮不久,他便陪散步出庄。

 二人逛半个多时辰,方始返庄用膳。

 他顺便吩咐下人递减进补。

 他反而连连饮苗族补酒行功着。

 因为,他不知自己是否已炼化昨天那股功力。

 □□□

 大雨倾盆直下,艾土不安的在大厅中徘徊,因为,王玉昭自一个时辰前便在房中闷哼不已。

 二位中年妇人亦在场协助着。

 二名大夫更在厅内品茗等候着。

 正午时分,婴声乍啼,立听“添丁”呼声。

 艾土不由大喜。

 不久,立听“又添丁”之呼声。

 二位大夫立即申贺着。

 艾土乐得边申谢边各赠一个红包。

 二位大夫留下祛淤血药包,便撑伞离去。

 下人立即入厅申贺。

 艾土乐得各赠一个红包。

 不久,二妇已各捧一婴入厅申贺。

 艾土不由笨拙的抱婴。

 他瞧过二婴,便交给二妇。

 他便各赠她们一个红包。

 不久,二位少妇已入厅行礼。

 艾土使先各赠一个红包再吩咐着。

 不久,二妇已入内哺婴。

 又过了一阵子,艾土方始获准入房。

 他上前搂着爱道:“辛苦姐矣。”

 “还好,孩儿俊吧?”

 “俊,一对小帅哥矣。”

 “很好。”

 “好好的歇阵子吧。”

 “好。”

 艾土便欣然离房。

 不久,贺客已闻讯冒雨一批批的前来申贺,人人皆赞美上天赐二婴以回报艾土之行善。

 艾土为之大乐。

 立即有人以大雨附和:二婴未来必定不凡。

 艾土明知对方在拍马,仍然大乐哩。

 他便由午后一直接待贺客到入夜。

 庄中不知添加多少的及补药啦。

 二位娘及王玉昭便餐餐进补着。

 艾土光是吃剩下的补品,便已油腻得受不了啦。

 巧的是,此婴生下三天之后,各地商人便一批批的前来买酒,笋干,药材,木材以及其他之物品。

 金银竟在一个月内一批批的涌入城中。

 众人纷纷附会此乃艾土二子携来之财富。

 众人因而分得白银。

 艾土则分文不取。

 四十名部落老大一见已添四百余万两白银,便连同原先之五百余万两白银皆以艾土名义存入银庄。

 艾土根本不知此事。

 这天上午,四十名部落老大一起来访以及表示集中办理艾土二子之弥月喜宴,艾土立即婉拒。

 他们却坚决的办此宴。

 艾土只好顺他们之意。

 当他付银子时,立被众人反对。

 其中一人便取出存单表示财源不成问题。

 艾土只好答允。

 因此,在艾土二子满月之晚上,家家户户

 皆加菜庆贺着,外出之车夫则各获赏三两白银。

 人人视如己出般庆贺着。

 贵州之夜空不由弥漫着香气。

 翌上午,艾立正陪爱在厅中各抱一子

 欣赏之时,艾土倏见一名中年人在大门前下车。

 他立即认出来人是小昭君。

 他便把子交给娘及出厅。

 中年人却遥指山上,便直接离去。

 艾土一入厅,王玉昭已会意的含笑点头。

 艾土便由后门离庄。

 他仍抄捷径先入口等待。

 小昭君一到,艾土便先入内。

 立见她一入,便向内一指。

 艾土立即先爬入中。

 不久,二人已在口止身。

 立见她宽衣道:“先赠功吧。”

 艾土便剥光全身。

 不久,她一上马,便套顶不已。

 艾土已有数月未沾腥,不由火气士旺。

 立见她旋如飞的厮磨着。

 艾土倏得不由低哈一声。

 她倏地搂着他向右翻道:“顶。”

 “这…”

 “顶。”

 艾土只好挥戈进攻。

 “使劲。”

 艾土便使劲疾攻。

 “妙,继续。”

 艾土自忖欠她恩情,只好全力以赴。

 “好弟弟,够妙。”

 她便顶不已。

 不久,艾土不由自主的放进攻不已。

 她也畅不已。

 往,艾土终于一颤。

 小昭君倏地探掌扣住他的双肩。

 剧疼之下,他猛然清醒。

 小昭君吁气道:“汝真行。”

 艾土为之一阵脸红。

 “先入潭凝神吧。”

 艾土便跟着她入潭泡游着。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返道中。

 她一上马,便气着。

 艾土一凝神,便轻轻点头。

 她一吻他,便催动功力。

 艾土之腹中便一阵暴

 他刚一怔,她已扣肩。

 他便刹住功力。

 她便退后下马。

 扑通一声,她已经入潭。

 艾土便缩坐在道行功。

 他立即发现这股功力既强又纯,他便专心行功着。

 不久,小昭君已坐在深处行功着。

 又过了良久,她才收功入

 艾土便收功望着她。

 立见她自衣中取出一卷皮带道:“内有软剑一支,汝可系于际,临危再出剑,平勿出剑。”

 “好,谢谢姐。”

 “此剑来自一名剑道高手,其人虽,仍有不少的同门,汝切勿轻易出剑,汝若出剑,便须杀光现场之人。”

 “好。”

 “昭妹不会过问汝来如此久吧?”

 “这…小弟以剑作代。”

 “嗯,善意之欺骗也,去吧。”

 “谢谢姐。”

 艾土便脸红的整装。

 不久,他已携皮带离去。

 小昭君喃喃自语道:“吾不能再陷下去矣。”

 她立即跃入潭中。

 艾土一返庄,便陪入书房。

 他系妥皮带,便按扣拔出软剑。

 寒光乍闪,王玉昭已变退道:“天罡剑。”

 艾土怔道:“它叫天罡剑?”

 “瞧瞧剑叶有否天罡二字?”

 艾土一瞧之下,果真天罡二个古篆字。

 “昭姐知道此剑之来历吗?”

 “嗯,它是姐切身之痛。”

 “当真?”

 “嗯,此剑主人叫做玉面郎君麦伦,他是长安麦家堡堡主之独子,他既帅又文武全才,姐一结识他,立被他破身,那知他一听见姐已经怀子,他居然飘然离去,翌夜,姐便被八人围攻。”

 艾土啊道:“这么狠呀?”

 “嗯,姐负伤而逃,却因而产?”

 “啊,可恶之至。”

 “姐含恨投崖自尽,巧获一名前辈搭救,姐因而练成采捕之术以及易容术,她如今已复仇。”

 “杀得好。”

 “嗯,不过,麦家堡必会追缉到底。”

 “难怪姐吩咐小弟少用此剑。”

 “是的,此剑乃麦家堡之宝,天下皆知。”

 “难怪姐吩咐小弟若被使剑,须杀光在场之人。”

 “是的,吾替汝另制一把剑鞘吧。”

 “好。”

 她便取剑返房。

 她绝口不问艾土为何入潭如此久,艾土反而不安哩。

 □□□

 十之后,王玉昭已替天罡剑另换上了鹿皮,艾土一佩上它,便夜夜在房中拔剑出招着。

 不出三夜,天罡剑已似成他的右手。

 这夜,他又练过招,便收剑宽衣。

 立见王玉昭也含笑宽衣。

 他的火气一旺,便剥光全身。

 不久,她一丝不挂的行向他。

 一个月余之进补,使她略添丰腴及妩媚,尤其是双更是的抖出人的波哩。

 艾土不由矮身含住一着。

 她受用的低嗯着。

 她徐徐扭

 不久,已沿腿而下。

 艾土一见她如此亢奋,便抬手抱起她。

 她一搭肩,粉腿已夹上老公之后

 她微微一,便光了小兄弟。

 “哈,弟,它更猛哩。”

 “姐更人哩。”

 他便边走边顶着。

 她畅然耸着。

 他连走三圈,已经热身完毕。

 他抱她一上榻,便顺势挥戈疾冲。

 “唔,好弟弟。”

 她畅然战着。

 房中为之热闹纷纷。

 艾土为弥补内疚,便卖力进攻着。

 她畅然以各种花招合着。

 人之响曲为之飘扬不已。

 一个多时辰之后,她呻的求饶。

 艾土又攻不久,便欣然注入甘泉。

 “好…好弟弟。”

 “姐!”

 二人同入仙境啦。

 二位娘却在两侧房中听得汁溢个不已。

 她们更觉得间一阵子不适。

 她们迅即发现底已经了一大团。

 因为,她们的老公无法使她们如此死呀。

 六名婢女更听得不知喝了多少杯冷水啦。

 不久,艾土夫妇已入梦乡。

 二妇及六婢却险些失眠哩。

 艾土便夜夜陪爱快活着。

 王玉昭为之若桃李。

 爱的滋润使她更美。

 甘泉频频灌溉,她终于又传出喜讯。

 二人欣然挂起免战牌。

 二人天天进补及逛街着。

 又过半个月余,这天下午,他们正在行向扶风山顶,倏见六人由他们之两侧直接掠过。

 不久,六人已在山顶边打边注视地面。

 王玉昭传音道:“小心,他们是麦家堡弟子,他们右袖外侧之形绣字便是麦家堡之标记。”

 艾土会意的轻轻点头。

 他们便从容行向山上。

 不久,那六人已直接掠下后山。

 艾土低声道:“他们来此寻剑?”

 “嗯,他们可能也在缉凶。”

 “有理,姐该不会留下线索。”

 “不,姐说过,她要干他,再把他一丝不挂的挂在长安大雁塔上,因为,他们在大雁塔结识。”

 “好可怕的恨意。”

 “是的,姐这些年来之忍辱,完全为了此事。”

 “姐今后将改变作风吗?”

 “是的,她必须避对方。”

 “对方有多少人?”

 “原先约有一千五百人,目前该已逾二千。”

 “他们为何招兵买马?”

 “麦家掌控陕北三十处矿场,获利甚丰,他们须自卫。”

 “原来如此,他们既有此福,不该纵子行恶。”

 “麦伦一直瞒着亲人采花。”

 “可恶之至。”

 “可悲的是,近二千名豪杰会因此而伤亡。”

 “我们何不一直避着他们。”

 “难,有因便有果呀。”

 “姐相信因果之律。”

 “是的,吾七岁至十岁期间,曾被姐寄放于峨嵋寺,寺中之尼多慈悲启发吾不少的禅机。”

 “原来如此,我们何不去一趟峨嵋寺。”

 “好呀,吾久还此恩哩。”

 “姐打算如何还恩呢?”

 “峨嵋清尼全仗十方大德捐助油香维持寺务,她们一向刻苦自律,吾打算添三百万两金票,如何?”

 “够吗?”

 “足供她们买地收租矣。”

 “好呀,何时启程?”

 “弟一安排妥,即可启程。”

 “好,我今便安排妥。”

 二人便含笑下山。

 沿途之中,二人会见部落老大们道出游意。

 部落老大们纷纷保证会全力照顾此地。

 艾土便顺路入车行订妥车。

 他们一返庄,便吩咐下人及娘。

 他更预付她们一个月之工资。

 翌上午他们便搭车离城。

 峨嵋寺位于四川嘉定县城,他们直接沿山路前进三之后,便顺利的抵达峨嵋寺之山门。

 艾土便吩咐车夫先入城歇息。

 立见一名知客僧合什他们一礼。

 艾土二人答过礼,便沿山道而上。

 山道崎岖不平,艾土不由有了主意。

 二人便缓步沿途赏景。

 半个多时辰之后,他们方始进入大殿。

 艾土便跟着爱拈香跪拜。

 二人又三脆就叩,方始起身。

 艾土便跟着爱沿途欣赏壁画。

 午前时分,他们和十名男女受邀入席。

 他们便与诸女取用四菜一汤之素斋。

 艾土暗中打量之下,立见不少女尼之靴已有多处补,袈裟亦褪,他立知此寺之清苦自律。

 膳后,二人便直接返殿。

 二人合什一拜,王玉昭便一个红包入箱。

 艾土便跟着入一个红包。

 二人又合什一拜,便含笑离去。

 二人便沿途赏景下山。。

 二人一出山门,便直接离去。

 未中时分,艾土已陪进入一家店面,他便召来店家表示在峨嵋山道铺青石阶道。

 店家大喜的立即估价。

 艾土一文不杀的立即预付所有的费用。

 他更另赠三百两白银。

 他们便在店家夫妇连连哈之中离去。

 黄昏时分,他们已搭车离去。

 王玉昭问道:“弟添多少油香?”

 “黄金三百万两。”

 “谢谢。”

 “客气矣。”

 二人不由互视一笑。

 她漾笑容的靠入他的怀中。 m.EdAXs.COM
上章 剑霜刀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