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霜刀风 下章
第 四 章 人为财死够悲哀
 大年初六,各行各业一开市,艾土便携王玉昭所赠之三千万两银票存入贵银庄,两人便各携出一个大包袱。

 二人便含笑走过车行以及二、三百家店面赏给每位下人红包,途中,他们走进五个庄中各赏给四十位部落老大一个大红包。

 黄昏时分,他们一返家,下人们便请他们用膳。

 二人便畅享酒菜。

 膳后,二人便返房一起悟招及练招。

 此式以疾狠准为原则出招,它可施展于掌,指力以及各种兵刃,练至化境,更可以驭物在数百里外宰人。

 此式创自大唐一名道士,难怪他自认强过

 搏沙一击之疾猛。

 它只有三个小式,却必须环环相扣且取妥角度方位,所以,艾土二人越练越觉得变化无穷,便夜夜详加参悟练习着。

 翌起,二人便足不出户的夜悟招及练功。

 二月二“头牙”之后,外地酒商便纷纷前来买酒,四十位部落老大主动接待及易,然后把银票交给艾土。

 艾土只象征的取部份银票,他吩咐他们转赠大家。

 贵州人为之与同沾的进财。

 他们既乐又亢奋的继续酿酒。

 甚至连老人及孩童也协助洗瓮哩。

 他们更主动取土造瓮以便装酒。

 他们便以努力及大地之物换取一批批的财富。

 接着便是杂货商前来买笋干及特产。

 四十名部落老大仍然主动进行易。

 艾土仍然只取小部份银票。

 贵州人均分财物啦。

 三月初,便有一批长沙建商前来订购三万株树且付订金,贵州男人立即总动员的伐木及抬木下山。

 车队再来回的运走木材。

 贵州人因而又添一批财富。

 因此,贵州青年一有空,便伐木堆放在城郊空地上。

 俗语说:“月有圆残缺,人有悲离合”世事果真尽难如人意,艾土之生意越做越大,天南帮越眼红啦。

 他们不敢明干,便暗中搞鬼。

 贵州人比他们更行,双方因而时常争斗。

 四十名部落老大更是亲自参与。

 双方因而皆有不少人挂彩。

 拼斗亦持续不断。

 艾土忙于练招,根本不知此事。

 一直到端节前三,他便与到处赠红包

 时,才发现不少人挂彩,他一直追问之下,才知道这段过节。

 王玉昭便主张以牙还牙。

 艾土亦打算趁机练招。

 于是,他在当天晚上戴着面具一身黑衣的来到了天南帮总舵大门前,他一出手,便夺来一剑。

 他便振剑出招。

 卜卜二声,二名门房立即惨叫卜倒。

 立见八人闻声而来。

 艾土便以掌劈死六人及振剑刺向了二人。

 他迅即超渡他们。

 正在用膳的天南帮弟子便纷纷仗刀剑冲来。

 李仁更仗剑立在厅前押阵。

 艾土便掌剑加的疾刺猛劈着。

 他飘闪如风的疾攻着。

 惨叫声为之一波紧接一波。

 不久,李仁已率高手怒吼扑来。

 艾土一紧张,便以口咬剑疾劈不已。

 一阵爆声之后,李仁诸人已入地府报到。

 其余之人因而惊骇而逃。

 他们一逃出,便被闻声而来的贵州青年抡一阵狠打,不久,人人已被打得伤亡倒地求援。

 艾土见状,便欣然离去。

 贵州青年们却凶残的扁死众人。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离去。

 又过良久,官方才出面善后。

 翌上午,便有不少商人拜访艾土售产,因为,他们原本已经生意不佳,昨夜之拼斗更骇坏他们啦。

 艾土便有求必应的点头啦。

 他照单全收的置产。

 他赴银庄领回了七百余万两银票,便完成了这些易。

 当天下午,又有一批人前来售产,他便照单全收。

 他更向官方买下了天南帮总舵。

 不出三天,六万余名各部落贵州人已住入城中。

 连月人楼也由十名部落老大进住啦。

 城内之酒坊便正式加入营运。

 各店面彼此分配物资着。

 整个贵城几乎已被艾土掌握八成啦。

 他便把它们分配给四十名部落老大管理经营。

 他专心的陪悟招练招。

 他经由上回在天南帮之拼杀,他已经更有心得了。

 贵之繁荣以及贵州人之主动经营店面纷纷吸引外出讨生活或练武的贵州人返乡投入工作。

 艾土乍听有一百余人练武返乡,不由大喜。

 这天中午,他宴请这一百余人及四十名部落老大。

 他以每人每月十五两白银之工资邀这一百余人巡视及保护各店面,他更请他们各挑二十名青年授武。

 这一百余人险些乐透啦。

 因为,他们以往之每月收入只有三两白银呀。

 艾土便一口气各给他们一年之工资。

 那些人险些乐昏啦。

 这一餐使宾主尽而散。

 那一百余人经由四十名部落老大之推荐,迅即各率二十人予以授武,他们更各划分地区巡视着。

 贵因而出现一支自卫武力。

 不少青年虽未获选,仍然勤加学武着。

 因为,他们经由天南帮之斗,已明白自卫之重要

 尤其五千余名车夫一有空便蹲马步及挥扁担练招着。

 八月二上午,四十名部落老大陪十二名彩面大汉以及一名彩面老人入庄,然后有三百名彩面大汉各挑二酒跟入。

 王玉昭惑道:“这批人是谁?”

 “苗人,彩面老者是总峒主。”

 二人便含笑出

 不久,厅中已经客

 经由一名部落老大之转述,艾土知道苗人希望能够加入酿茅台酒之工作,而且希望能够派来五万人。

 艾土立即答允及道出工资。

 苗人们一听工资如此多,不由大喜。

 于是,艾土便率众赴银庄。

 他便预发五万人之一年工资。

 他除发银票,更让那三百人各挑走金元宝。

 因为,他知道苗人爱金。

 苗人们果真天喜地的离去了。

 中秋前一天,五万名苗族青年果真一起前来报到,四十名部落老大便安排他们住入各酒坊附近及分配工作。

 艾土夫妇接着各赏每人一块碎金。

 苗人们为之欣无比。

 中秋当天晚上,各酒坊纷纷烤歌舞着。

 苗人及贵州人为之融。

 艾土夫妇赶场的走过各地与大家聚着。

 深夜时分,他们方始返庄。

 艾土饮下一碗苗族之酒,便觉全身火热。

 王玉昭一嗅酒味,便喜道:“大补酒也。”

 艾土又饮三碗酒,便开始行功。

 王玉昭只饮半碗酒,便全身火热的先行歇息。

 八月十五一大早,大雨便下个不停,苗人及贵州人便一起在坊内酿酒,妇人们则在屋中切着笋片。

 各店面人员趁机整理物品。

 青年们则在屋内打拳挥练武。

 艾土夫妇则在房内练招。

 众人各忙各的,为之浑身是劲。

 这场雨便断断续续的下了三天余,天一放晴,四十名部落老大便率众出去巡视道路以及挑土补路。

 数十万人忙了一天余,便已经修妥道路。

 又过了六,三十名建商匆匆的前来订购木材,他们不但各付了一半的订金,而且指明要各奖三万株木材。

 众人为之大喜。

 五千余部车迅即先运走了二万余株木材。

 四十名部落老大便率众上山伐木及送入城外。

 由于建商们出价甚高以及催货甚急,众人一伐妥木,便以索套妥合力的挑抬送向远方。

 五千余部马车便来回的运送木材。

 连苗人也总动员的伐木及挑木哩。

 不但如此,不到十天,便有大批的药商前来买药,他们大小通吃的买走了各药铺之药,而且还订购了大批的药材。

 艾土便率贵州人及苗人上山采药。

 书到用时方很少,同理可证,众人此时才体会出人力仍然不足,众人不由更佩服艾土之接纳五万名苗人。

 众人一直忙将近二个月才完成这二批易的返回贵

 不过,五千余名车夫则受雇在外地运货。

 艾土一核算,立知收入逾五百万两白银。

 于是,他赏给直接介入此工作之二十余万人各一锭白银,五万名苗人乍获此批横财,不由手足舞蹈。

 艾土更准三十人代表送银票返苗族。

 艾土净赚一百余万两,可是,他毫无喜处。

 因为,他终于明白黄河下游因为积雨过多造成水灾,始有这二批生意,他不由替那些灾民难过着。

 贵州人却大乐的一有空便伐木及采药材送入城中备用。

 又过半个多月,建商及药商又来采购。

 众人便又集体大忙待忙着。

 众人一直忙到了十月底,方始大功告成。

 艾土便又欣然赐赏。

 不少贵州人一添此收入,果真入银庄存妥钱啦。

 艾土之心愿终于逐步实现啦。

 十二月十上午,苗族总峒主又率一批人送酒来访,他们先表示谢意,再要求增加二万人入此地工作。

 艾土便欣然同意。

 他便又笑赠二万人之一年工资。

 此外,他允五万名苗人在年前返乡过节半个月。

 总峒主感谢的紧握着艾土之双手。

 良久之后,他才率众挑金携银票离去。

 艾土送走他们,便入内饮酒行功着。

 因为,他持续饮酒行功迄今,功已经大增,他的功力经常随着他的意念而自行运转,身子也飘飘飞。

 他由王玉昭口中知道此乃即将突破之现象。

 所以,他一有空便饮酒行功。

 庄中因而夜飘酒香。

 □□□

 十二月二十五上午,五万名苗人各携笋干及艾土之赏银欣然攀山离去,他们尤喜的迈向了返乡之山道。

 艾土夫妇送走了他们,便到各店面及酒访赏钱。

 他们加倍赏车夫,车夫们在灾区忙碌了三个月余,赚回不少钱,艾土趁机多犒赏他们一番。

 艾土夫妇忙了三,方始统统有奖的赐赏完毕。

 令他们欣慰的是各酒坊人员皆婉拒领赏,因为,此次灾情已使茅台酒的销路受影响而存酒甚多。

 他们仍然坚持的赏钱。

 他们吩咐大家明年继续酿酒。

 他们办妥此事,便吩咐下人返家过年。

 他们准备恩爱的自炊自食。

 哪知,除夕当天上午,一名陌生中年人来到了大门前。便直接入内。王玉昭仔细一瞧惊喜的道:“姐来啦。”

 “当真?”

 “嗯。”

 二人便欣然出

 来人果真是小昭君,她一入厅,便含笑道:“不简单,一向被人看不起之贵州人如今皆发财啦。”

 玉昭君含笑道:“天时,地利,人和也。”

 说着,她已含笑斟茗。

 小昭君含笑道:“吾替汝等高兴。”

 “谢谢姐,姐近况可好。”

 小昭君苦笑道:“吾浪费一年矣。”

 “怎么回事?”

 “杂干扰矣。”

 王玉昭心中一动,便低声道出老公之奇遇。

 小昭君喜道:“该潭在何处?”

 艾土便低声道出地点。

 于是,三人开始饮酒。

 午前时分,三人便一起离庄。

 不出半个时辰,艾土已陪二女来到了出口,小昭君一气,便大喜道:“否正需要此种场所,太完美啦。”

 说着,她迅即剥光了全身。

 艾土为之心猿意马。

 小昭君却直接跃入了潭中划游着。

 妙处毕呈,艾土急忙低头。

 不久,王玉昭也剥光全身跃入了潭中。

 她划游一阵子,便泡坐在潭沿行功。

 小昭君则泡在深处只探出脑瓜子行功着。

 二具人的体为之一览无遗。

 艾土急忙缩坐在道内行动定神。

 深夜时分,二女方始收功返

 艾土便先行向外爬。

 二女整妥装便向外爬。

 半个多时辰之后,艾土已陪二女返庄。

 二女便各在房内沐浴更衣。

 艾土则烤酒以待。

 良久之后,他已陪二女享用着。

 膳后,小昭君含笑道:“汝二人尚未合体吧?”

 二人便脸红的点头。

 “阿土,汝似贯通玄关哩。”

 “是的,只差临门一脚矣

 “很好,吾再入潭行功数,必可助汝。”

 “谢谢。”

 三人又叙一阵子,便返房歇息。

 天未亮,小昭君便自行离去。

 她直接入潭服丹行功。

 艾土二人则整忙着接待拜年之人群及送红包。

 入夜之后,二人方始烤饮酒。

 膳后,王玉昭含笑道:“汝可知姐如何助汝?”

 “不详。”

 她便轻声叙述着,艾土啊叫一声,不由面红耳赤。

 王玉昭含笑道:“此乃最迅速之途径,勿视之。”

 “可是…这…”

 “吾不在意,汝别分心。”

 “这…这…”

 原来,王玉昭方才指点合体功之诀呀。

 她一见他又窘又犹豫,不由心儿甜兮兮的。

 不久,她已先返房歇息。

 这夜,艾土险些失眠啦。

 大年初四下午,小昭君一含笑返庄,便向王玉昭道:“行啦,如果方便,可以即刻行功矣。”

 “下人皆不在,方便之至。”

 “行。”

 小昭君便先行入客房。

 艾土却面红耳赤而立着。

 王玉昭又催一阵子,他方始起步。

 他一入客房,立见小昭君已一丝不挂的坐在榻上行功,她那波霸双以及蜂,立即使他全身大热。

 小兄弟迅即搭起帐篷。

 立见王玉昭轻轻一推便带上房门。

 艾土便似赴沙场般咬牙气。

 他窘得低头去衣衫。

 不久,他面红耳赤的上榻仰躺着。

 小兄弟便一柱擎天昂举着。

 小昭君一收功,便瞧得心儿一忖道:“好玉昭,汝可真有福气,这尊巨炮足够汝销魂终生矣”

 她便含笑趴身一搂。

 她稍,便入小兄弟。

 之充实快使她忍不住扭摇十余下。

 艾土为之心儿一

 不久,她附耳道:“凝神一志。”

 “小弟办不到。”

 她倏地轻咬他的右肩。

 他只觉一疼。念立减。

 “气行功。”

 他便咬牙气行功。

 不久,她附耳道:“吾将把体中之气灌入汝之体中,当吾按汝肩之时,汝即刻刹功,俾吾离身。”

 “好。”

 “吾一离身,汝即刻起来行功。”

 “好。”

 “若顺利贯通玄关,便持续行功,吾会唤醒汝。”

 “好。”

 “准备。”

 艾土便长一口气及运转功力。

 小昭君倏地吻,他不由一震。

 小昭君松道:“唯有沟通天地之桥,吾始能注入气。”

 “好。”

 艾土便口长气行功。

 不久,小昭君轻轻一吻,便催动功力。

 只见她一颤之际,艾土的小腹立

 立见她轻捏他之右肩。

 艾土急忙气刹住功力。

 她便松离体。

 艾土一起身,便盘腿行功。

 她立即看见连抖之小兄弟。

 她忍不住轻按下体回味方才之充实感。

 她为之心神摇。

 她急忙气整装。

 不久,她逃难似的离房。

 王玉昭来轻声道:“谢谢姐。”

 她轻拧王玉昭之香颊道:“汝好大的福气。”

 王玉昭羞喜的一阵脸红。

 小昭君含笑道:“该不成问题,小心守护。”

 “是!”

 小昭君便入另一客房内服丹行功着。

 她经此一来,功反而更加纯哩。

 艾土又连连行功二二夜,方始全身连震两下,他的功力立即上山下海浩浩的运转于全身百脉。

 他飘飘飞。

 他说不出的舒畅。

 他知道自己已经完成武林人梦想之至高境界。

 他便继续行功着。

 王玉昭瞧得欣然离房。

 她一会见小昭君,便轻声道:“成功啦。”

 “很好,下月再快活吧。”

 “嗯!”

 “记住,须先指点他如何身,否则,汝会招架不住。”

 王玉昭便脸红的点头。

 王玉昭含笑道:“上天如此成全他,不会只叫他在此地嘉惠贵州人,汝须预作心理准备,明白吗?”

 “明白。”

 “早多生几个子女吧。”

 “嗯。”

 “吾将入潭继续行功,休在意吾之去留。”

 “是!”

 “勿让他人在此时打扰他,多让他行功几。”

 “好!”

 不久,小昭君已女扮男装离去。

 王玉昭便吩咐下人保持静肃及谢绝访客。

 她便在老公的房中趴桌歇息及守护着。

 □□□

 元宵上午,艾土似一块棉絮般在房内飞来飞去以及浮沉,他虽然仍然盘腿闭眼,却未曾撞上墙壁或桌椅。

 他比蝙蝠更厉害哩。

 王玉昭惊喜的退出房外。

 当天下午,六百名苗人挑酒入庄申谢。

 王玉昭含笑接待着。

 不久,她已明白共有七万名苗人入城。

 她便含笑鼓励着他们。

 不久,那批人已欣然离去。

 王玉昭便召下人送酒入客房中。

 她愉快的等候老公主动收功来会面。

 那知,艾土又盘飞三,方始出来。

 王玉昭乍见到他,便心花怒放。

 因为,他已无先前之威态,却充了亲和力。

 于是,她道出苗人赠酒及前来报到之事。

 艾土为之大喜道:“姐呢?”

 “她早已入潭多,她将会直接离去。”

 “小弟不知该如何表达谢意。”

 “她也受惠良多呀。”

 “小弟在此三入定中已进一步领悟该式哩。”

 “太好啦,以汝如今之功力,已可充分发挥此式之威力矣。”

 “太好啦。”

 当天晚上,两人便畅享酒菜。

 膳后,二人便出厅赏月散步着。

 二人又逛了良久,方始返房。

 不久,艾土便以指代剑施展招式。

 王玉昭只瞧不久,便惊喜的道:“太完美啦。”

 艾土便欣然反复施展着。

 王玉昭便跟着施展着。

 不久,她已获益良多啦。

 二人又练良久,方始沐浴歇息。

 翌上午,艾土便打铁趁热的在房内练招着。

 不久,王玉昭已入厅接见三名部落老大,立听他们道出有十名酒商购三万坛酒,不过,却杀价二成。

 王玉昭摇头道:“不卖,吾人不缺钱。”

 那三人便欣然离去。

 不到一个时辰,那三人便含笑送来了银票及表示那十人已按原价买走了五万坛酒,三人为之大乐。

 王玉昭便只取一千两银票道:“赏给大家吧。”

 “谢谢夫人。”

 夫人二字立使王玉昭一阵羞喜。

 三人便行礼离去。

 当天中午,她便向艾土道出了此事。

 艾土喜道:“对,咱们又无缺钱,何必廉售酒呢?”

 “是呀。”

 不久,二人便欣然取用酒菜。

 艾土便夜专心行功练招。

 王玉昭便替他处理大小事情。

 元月底,三十名酒商在一天之内买走了十二万坛茅台酒,五千余部马车便一起运酒送酒商们离去。

 王玉昭便只收下了三千两银票。

 贵州人及苗人皆欣然领到了一笔小财。

 苗人们忙得更起劲啦。

 各酒坊之存酒因而消化逾半。

 三月份乃是民俗玄天上帝,准提佛母以及天上圣母猪神佛之圣诞,由于去年之水灾,使

 人们更祈求神佛之佑。

 祭典因而遍地举行。

 宴客之平安斋为之遍设。

 酒类之需求因而增。

 自二月中旬起,酒商便一批批的涌入了贵买酒,因为,茅台酒既香醇又中价位,最适合采用。

 不到二月底各酒访已无存酒。

 王玉昭仍然只取一小部份银票。

 其余之收入则由众人分享。

 苗人因而派代表送银票返乡。

 贵州人纷纷入银庄存钱。

 一向存款业绩最差之贵银庄因而排名窜升。

 众人更努力的酿酒。

 且说那一百余名识武之贵州人各调教了二十名青年迄今,皆已有显著之效果,连客串练武之人也大有心得。

 贵城之自卫实力为之大增。

 艾土更是突飞猛进,他如今只似指代剑,指尖便可出剑气,而且可由房中中园中之花朵哩。

 他的霜剑一式亦更疾,狠,准。

 他甚至可由二种姿势及角度出招。

 他如今正以桃花木剑加紧练招着。

 他经过持续饮酒行功迄今,功力更可收发自如,他的轻功更是大进,他如今已可在二个掠纵间由山下掠上黔灵山顶。

 他内外进着。

 他仍然勤练着。

 王玉昭见状,便准备替老公生儿子啦。

 清明时节,她便陪老公到坟前祭拜亲人。

 然后,她遥祭不知名之亲人。

 因为,她自幼便是一名弃婴,全仗小昭君

 抚育呀。

 这夜,她向老公道出身世,不由泫然泣。

 艾土急忙安慰她。

 她顺势靠入老公的怀中。

 不久,她已送上了樱

 四一沾,立似天雷勾动地火。

 她紧搂猛吻着。

 她更以双磨老公之

 她的小腹立被一支硬顶着。

 她打铁趁热的自我褪衣。

 艾土见状,立知她的心意。

 他自认武功已经大成,便欣然宽衣。

 不久,榻上已添二个原始人。

 二人便边吻边动着。

 不久,她便敞开玉门关。

 她不久,小兄弟已滑入半截,一阵热烫裂疼,立即使她紧急刹车的边吻边磨着双

 艾土被得火冒万丈。

 小兄弟不知不觉的偷渡入境。

 她立觉又疼又酸。

 她不由忖道:“姐没说错,吾受不了的。”

 她便附耳道:“弟,轻顶。”

 艾土便徐徐开垦良田。

 “弟,有落红血迹乎?”

 艾土低头一瞧,便点头道:“疼否?”

 “还好,姐没辱没弟吧。”

 “谢谢姐,小弟永不变心。”

 “好弟弟,听着,吾约在一个时辰后让弟身,届时,弟放松肌,想像平小解之景身吧。”

 “这…小弟不大明白。”

 “弟届时就在吾之体内小解吧。”

 “这…太失礼吧。”

 “姐甘之如怡,来吧,顶。”

 说着,她已款摆圆

 艾土便加速挥戈。

 “好弟弟,继续。”

 二人便密切合作的畅玩着。

 又过了一个时辰,她已舒畅的呻不已。

 又过了不久,她哆嗦道:“弟……吧。”

 艾土立即放松肌

 可是,他左想右想良久,仍不了身呀。

 她只好道:“顶吧,边顶边感觉吧。”

 “姐太累了吧?”

 “不累,顶吧。”

 他便挥戈再攻。

 不久,她已舒畅的泪汪汪。

 汗出如浆的她好似刚浴毕哩。

 又过了良久,艾土倏颤,她为之喜道:“再颤。”

 她便使出吃余力的合着。

 不久,艾土终于出了甘泉。

 她唤句弟,便全身瘫软。

 她舒畅的轻泣着。

 “姐疼啦?”

 “不疼,妙,妙呀,好弟弟。”

 “姐。”

 二人便紧搂着。

 良久之后,他方始下马。

 “好弟弟。”

 “姐,妙呀。”

 “嗯。”

 二人不由温存着。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步入梦乡。

 翌上午,她一醒来。便全身酸软无力。

 她乍见老公已在练招,不由羞喜的起身。

 下体乍疼,她不由皱眉。

 候见身旁有一个瓷瓶,她立即心中一暖。

 她之疼意为之大减。

 她缓缓下榻,便见桶中已有水及巾。

 她一入内,立觉水温适中。

 她不由欣喜老公之体贴。

 她足的净身着。

 艾土便含笑上前换下被褥。

 他铺妥一套新被褥,便送出战果辉煌之被褥。

 她的心地甜兮兮的上榻啦。

 她便以瓶中之药粉抹妥下体之裂伤。

 她便穿袍躺着。

 不久,艾土送入早膳,便在榻前陪她用膳。

 “好弟弟,谢啦。”

 “姐好好歇息吧。”

 “嗯。”

 不久,艾土已端走餐具。

 王玉昭闭目不久,便欣然入眠。

 不久,她已步入了百花怒放的旎梦中。 M.edAxS.cOM
上章 剑霜刀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