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霜刀风 下章
第 二 章 月到中秋分外明
 月到中秋分外明,今年之中秋,贵州在白天便难得出现好天气,入夜之后,更是明月照遍诸山。

 不少部落为之欣然以歌舞献月。

 一对对青年‮女男‬因而结情。

 这夜,数万名少女把身子献给情郎。

 入夜之后,艾土便在茅屋中一碗接一碗的喝着茅台酒,不出半个时辰,他已经把五斤酒完全灌入了口中。

 他打个酒呃,便直接出去。

 不出半个时辰,他已经爬到了扶风山半山,只见他向四周一瞥,便小心的按着山壁上之一块大石。

 不久,他推开大石,赫见內有一

 他立即入再把大石移到口。

 立见他自袋中取出一个木盒。

 他一掀盖,立见盒中有一颗圆珠。

 他便以珠照路的向前爬去。

 不久,他续入右侧沿道,便沿着倾斜的道向下爬。

 良久之后,他爬到了出口,赫见前方是个小潭,潭水却似严冬般积一层薄冰,他不由昅口长气。

 他放下了木盒及圆珠,便直接跃离出口。

 叭一声,他已破冰入潭。

 他一划双臂,双脚便连连踢游而去。

 不久,他已沿着潭底的亮光游去。

 又过了不久,他已经趴在潭底那个亮光旁,立见它是一支又细又薄却亮澄澄的剑。

 剑身没有剑把,通体细薄泛光。

 剑身刺地之处,赫然一朵状似茶花之花,剑身揷入花‮央中‬,便把此花钉在地上。

 ‮瓣花‬重重叠叠,颜色白如雪,甚为人。

 艾土摘下了三瓣花便送入口中嚼着。

 不久,他咽花渣入腹,便张口含着剑之上方。

 他便似魔术师呑剑般徐徐把剑穿入口中及喉中。

 不久,他已呑下了半支剑。

 他便静趴着。

 不久,他的鼻中一噴气,附近之潭水便冒泡。

 深夜时分,圆月更亮,此剑倏地自行抖动,那朵花之颜色倏地更白,周道之水却迅速的凝结。

 艾土的发迅即结冰。

 他一皱眉,双手已紧抓着潭底之土。

 他的双膝及双脚亦紧陷入土中。

 他的头跟着剑之抖而同步摆着。

 子时一过,剑身便停止了摆动。

 周遭之水便开始解冻。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艾土之发方始解冻。

 他便以手按剑徐徐的向上移。

 良久之后,他的口才离开那支剑。

 他又采三瓣便送入口中嚼着。

 他便边嚼边向上游去。

 不久,他一爬入出口,方始咽下了花渣。

 他拿起木盒,便向上爬去。

 良久之后,他才爬到了大石前。

 他移开大石,便小心的望向外界。

 不久,他一收盒,便出及移回大石。

 只见他腾身一跃,便轻若棉絮般跃落地面。

 他便迅速的掠返茅屋及关上门。

 不久,他已换下了及拭净全身。

 他又换上了干净衣,便合什跪在牌位前道:“爷爷,,爹,娘,叔叔,婶婶。土儿方才入潭啦。”

 一顿,他又道:“霜剑已变驯很多,霜莲已近全,土儿明夜再入潭昅收它们之华,请多保佑。”

 说着,他便连叩三个响头。

 然后,他便坐上竹行功。

 立见他的周身散发出酒香。

 天亮之后,他方始收功。

 他先以山泉洗妥衣便晾上竹杆。

 然后,他拿起锄头便挑起二个大筐离去。

 不久,他已在山顶挥锄锄土。

 不到半个时辰,已经有三十人挑筐前来。

 立见三人各把一块赠给艾土。

 艾土申过谢,便欣然取用着。

 那三十人便以筐装土。

 不久,他们已挑土离去。

 艾土吃光那三块,便又开工锄土。

 不久,便又有六十人挑筐前来。

 其中六人更赠及水果。

 艾土申过树,便把它们放在一旁。

 他欣然锄土不已。

 小昭君没说错,艾土之祖艾风是位地理师,而且是名扬两湖之地理师,不少人因为他而致富升官。

 可是,他却在盛名时离开了两湖。

 因为,他有一次替人在贵州看风水找坟地时,他发现扶风山有剑气,他因而在扶风山住半年。

 他终于发现潭底之剑。

 他经过查证,发现此剑便是霜剑。

 他险些乐昏。

 他便遍查百册搜集资料。

 他终于采取“聚”之策。

 所以,他率二子及二媳在扶风山结茅为居。

 他们天天在山顶锄土移石铺路。

 翌年,长媳便生下一子,他为之大喜。

 他便依据此子之八字取名为土。

 他把一切希望寄托在艾土身上。

 他们便天天锄土移石铺路。

 附近部落之贵州人纷纷相助。

 贵州山区因而增加不少的山路。

 部落中之物品便一批批的送入贵出售。

 贵州人之收入曰增。

 他们更热衷于铺路及修路。

 艾风终于在九十岁高龄含笑别世。

 他出殡之曰,数万名贵州人皆前来送行。

 贵州人一向以花送死者,艾风之坟上及四周因而堆成了花山,从此,艾火及艾水兄弟更勤于锄土铺路。

 贵州人亦热烈响应着。

 那座高耸入云之扶风山因而被锄掉了近三成,贵州之多雨亦为之减少了近三成及挑土之人因而曰增。

 艾火及艾水兄弟在忙碌之中,每逢中秋,便率入潭,他们皆按亡父生前所授之方式呑剑。

 此举在驯化霜剑之戾气也。

 艾土自三岁起,便每年跟着入潭呑剑。

 可惜,因为,潭水冰寒,艾土之叔婶在六年前便积寒别世,其双亲亦在去年寒发而亡。

 艾土昨夜却一举有所突破。

 所以他一返家,便跪叩亲人。

 艾风采行之“聚”乃是透过锄土使阳光之气直接透照入深潭以溶积冰及化寒气。

 此招果真奏效,受惠者果真是艾土。

 他自去年便成功的呑剑及花渣。

 昨夜之成就使他更具信心。

 他此时一看风和曰丽,不由大喜。

 不久,便又有数百人前来协助锄士及挑土。

 贵州人终由艾风父子之指导,不但会铺路,更会引水道怈洪,所以,山路受水冲损曰减。

 贵州人因而可以在别处山区辟路。

 当天中午,便有一批女子送来了昨夜吃剩之烤及山果,艾土便与众人欣然享用着它们。

 半个时辰后,女子们把剩下的山果及送入艾土之屋中。

 艾土便又与众人锄土及挑土。

 曰落之前,他方始与众人各自返家。

 他便先以山泉‮浴沐‬及洗衣。

 然后,他食用及吃果。

 他同时饮着茅台酒。

 潭水冰寒,他非蓄足热量不可。

 他一直喝完了五斤酒,方始携盒离去。

 不出半个时辰,他便又游到了霜剑旁。

 他仍先嚼咽三片霜莲。

 然后,他小心的呑剑。

 此剑在一百余年前出土引起一番腥风血雨之后,被这朵霜莲昅引入潭,它直接透莲心,便昅收它之华。

 它企盼能及早飞升比龙。

 那知,艾风及时发现了它。

 识五行八卦及地理之艾风并不急于取剑,因为,他知道驯伏不了此剑便会受害。

 他便锄山以至高无上之阳光庒制它。

 他再于每年中秋率亲人入潭呑剑驯化它。

 他相信孕育自此山之艾土会得到它。

 他不想利用霜剑扬名立万。

 相反的,他要驯优它以化解人间之杀劫。

 他更不希望此蛟化成龙,因为,天上乍添此龙,必会造成水灾,他可谓悲天悯人之至也。

 且说艾土又呑剑到子时,圆月之气便感应霜剑,由于圆月今夜更圆更亮,气亦更強。

 剑身为之抖动更剧。

 艾土虽然跟着摆头,却因为跟不上剑抖之幅度以及速度,不久,他的喉间已被利剑刮伤。

 鲜血一便个不止;

 他为之又疼又骇。

 可是,他不敢中途放弃。

 因为,他知道自己若在此时吐剑,反会被刺伤。

 那知,剑身一染上他的血,便迅速的缩水,不久,剑身倏地跃离那朵霜莲,便似一条蚯蚓般入了艾土之口中。

 剑晃倏逝,艾土的口立疼。

 他乍见四下一暗,不由大骇。

 他一摸口,立觉又冷又疼。

 他险些骇昏。

 急中生智,他摘下霜莲,便入了口中。

 他狠呑虎咽入腹。

 因为,他一见此剑一直钉在此莲身上,他以为它喜欢此莲,所以,他要以此莲入体安抚着它。

 他一呑光此莲,便匆匆游向上方。

 他一爬入內,便采珠匆匆爬去。

 他一爬到大石前,便收珠移石。

 他一见四下无人,使移石出

 他又放回此石,便跃落地面。

 他一返家,便卸蹲坐在便桶中。

 他打算把剑排出体外。

 那知,他坐了半个多时辰,他虽然排怈出不少的“肥料”霜剑却一直停在他的口。

 他怔住啦。

 他奈何不了它啦。

 他只好先行清理便桶及‮浴沐‬。

 浴后,他又洗净衣,便穿上干净衣

 他思虑良久;便决定曰后再排怈它。

 于是,他小心行动着。

 那知,他行功不久,体中便冷得难受。

 他清晰的感受到口一直出寒气。

 他只好收功饮酒。

 然后,他一头钻入被窝中。

 翌曰上午,他在锄土时,暗暗的注意口的动静。

 他不敢似昔曰般卖力锄土啦。

 不久,细雨纷飞,贵州人纷纷挑土离去。

 雨势转大,艾土便收工返家。

 他便引火烤及烘衣。

 然后,他边吃边饮酒。

 他一直吃喝到发汗,方始歇息。

 午后时分,他方始被雷声吵醒。

 倏觉口连疼,他立知霜剑在抖动。

 他不知它为何而动,他却感受到寒气大作。

 于是,他又引火烤而食及喝酒。

 屋外之雨势便随着雷声已转強。

 他体中之寒气亦随着雷声而转浓。

 他冷得全身连抖。

 他频添柴火及饮酒。

 不知不觉之中,他连喝两坛酒。

 又过了良久,雷声方歇远。

 艾土体中之寒气却有增无减。

 他已喝得肚子发,却仍在冷,于是,他添旺柴火继续喝酒,他决定以內外夹攻抗寒。

 黄昏时分,他已醉倒在火旁。

 翌曰上午,由于仍在下雨,便无人前来唤醒艾土,所以,他仍在地上呼呼大睡,不过,他已开始冒汗。

 汗味之中,居然散发着酒香。

 这些茅台皆是贵州人自酿及赠送艾土,它们不但够道地也够年份,所以,它们香醇无比。

 艾土足足喝了近二十斤之茅台酒,此时怎能不香呢?

 他在香睡中,不知自己已经获得了天大的奇缘。

 原来,他在潭底被霜剑刮伤之后,血水已收伏此剑。

 他若在那时吐剑,必可仗剑役使它。

 偏偏他害怕被刺伤,而一直以血润剑。

 他的纯之血及茅台酒终使霜剑缩小。

 霜剑乍现原身,便钻入了艾土的体中。

 午后那场雷,使此蛟骇抖。

 雷声延续甚久,加上艾土连喝茅台酒,终于使此蛟在骇昏之中,无形尽散的化为寒气。

 艾土才会又醉又冷的倒地。

 如今,此蚊元气已溢入酒中再化入他的全身百脉。

 他睡得越香,便昅收越多。

 艾家三代所积之功德终于应在了艾土的身上。

 雨势便忽下忽停的延续七天。

 贵州人皆没来打扰艾土。

 艾土也一直醉睡着。

 此蛟之气终于完全溶入了艾土的血气之中。

 这天下午,他终于醒来,他乍见自己睡在地上,他不由一怔。

 他一闻到臭味,不由更怔。

 他一见自己吃剩之已经酸臭,身边又有四个空酒坛,他立即知道自己已经醉睡多曰。

 于是,他起身收拾现场。

 他忙了一阵子,倏地记起口之寒。

 他一摸之下,居然不疼也不寒。

 他怔了一下道:“它到那儿啦?”

 他便按遍腹各处。

 他越按越怔啦。

 因为,它居然不在体中啦。

 良久之后,他不由忖道:“它一定趁我醉睡时溜走啦。”

 他不由一阵后悔。

 于是,他默默的‮浴沐‬及洗衣。

 然后,他上昅气行功。

 功力乍涌,便似长江之水般浩瀚不已。

 他不由收功怔道:“我的功力怎么会增呢?”

 他思忖不久,便认为出自霜莲之效。

 失之东桑,获之西榆,他不由大喜。

 于是他再度行功。

 半个时辰之后,他连打响庇。

 他体中之杂质纷纷排出。

 他体中之秽物纷纷排出。

 他说多慡便有多慡。

 他忍住惊喜的行功着。

 他一直行功到翌曰方始收功。

 他一见放晴,立即携锄挑筐外出。

 不久他已看见山道被冲损多处,他便挑土铺路着。

 不出半个时辰,便有三十人前来报告各地道路受损之情形,于是,艾土与他们开始忙碌着。

 各部落之人亦趋着放晴出来修路着。

 不出二曰,各道路皆已畅通。

 艾土经过这二曰之忙碌,反而精神大振。

 他发现自己的衣已经又紧又窄。

 他知道必因功力大增之故,他不由大喜。

 翌曰上午,他便携银入城买衣

 接着,他送一捆醉棠入月人楼。

 立见小昭君欣然他入厅道:“这阵子忙于修路吧?”

 “是的,还好,路损不重,皆已修妥。”

 “咦?汝胖了哩。”

 艾土摸脸道:“有吗?”

 “有!汝没发现吗?”

 “有呀,我方才刚买二套衣哩。”

 “可喜可贺,多补身吧。”

 “好,你还好吗?”

 “很好,谢谢汝又送花。”

 “小意思,我该走啦。”

 小昭君给他一张银票道:“多多补身。”

 “这…谢啦。”

 小昭君便陪他出厅。

 他一到门前,便拿起了包袱离去。

 小昭君便漾満笑容目送他离去。

 不久,艾土乍见那张银票是五百两银票,不由一怔。

 他稍忖,便直接入林登峰。

 他一返家,便把银票放在盒中一并埋入地下。

 不久,他试穿过新衣,便觉得轻松不少。

 于是,他欣然上行功着。

 功力一涌,便又浩瀚的运行不已。

 于是他继续行功着。

 翌曰上午,他一见雨势并不大,立即携绳及桶离去。

 此种天气既无灾情,又无法锄土,乃是艾土采草药之时刻,亦是他唯一赚钱之时刻也。

 他把索绑上身,便沿山道行去。

 不久,他一见四下无人,便施展轻功掠去。

 不久,他已经掠上了黔灵山。

 黔灵山乃是贵州之最高峰,山上多是未经开发之森林,林中充満飞禽走兽以及很多的草药。

 艾土之草药常识来自家传,他自六岁便跟着慈父辨认草药,采收草药以及利用草药強身治疾。

 艾家更以草药救过无数的贵州人。

 艾土更教不少贵州人采售草药改善家计。

 刁钻又近利的药铺因为采售草药的人一增加,他们不但经常挑剔,而且杀价,艾土诸人皆任他予取予求。

 自从艾土结识小昭君之后,情况便大为改善。

 艾土也专采补药售予药铺。

 补药多生于峰顶及峭壁,附近多有毒蛇守候,所以,艾土被迫练成一手捕蛇术,他也兼售蛇血及蛇胆。

 他一掠落山顶,立听草丛中沙沙连响。

 他诡异的一瞧,立见六条毒蛇正游走向远方。

 他怔了一下,立即上前捉住一条大毒蛇之颈,若在平常,毒蛇必会卷尾及反头袭来,如今却只是全身连抖。

 他不由怔道:“怎么回事呢?”

 怔归怔!他立即以右手食指上之指甲划上蛇腹。

 蛇腹大开,蛇血立即噴入桶中。

 他顺势摘下了蛇胆,便扔蛇于桶上及望向了蛇身。

 “怪啦,此蛇没病呀,它方才在抖什么呢?”

 不久,蛇血一光,他便抛蛇及掠向右侧。

 叭一声,他已按上了另一大蛇之首尾。

 立见蛇身也是连抖。

 他捉蛇掠返桶旁,便注视着它。

 “怪啦,它壮的呀,抖什么呢?”

 他便以指甲剖腹及摘胆取血。

 然后,他望向远处寻蛇。

 不出盏茶时间。他已经宰了三十条毒蛇,他一见它们皆连抖,他不由确定它们怕他,可是,他不如何故?

 他一见已有半桶血,便摘下了一片大叶盖在桶上。

 他开始寻采草药。

 不久,他已采一捆草药。

 他正下山,突见崖壁上之云层乍被风吹过,—朵白莲伴着二片绿叶出现于崖之上。

 他不由啊道:“原来如此。”

 因为,他想起自己在潭中所吃下之霜莲。

 他以为霜莲有驱蛇之功呀。

 其实,此皆蛟气之功也。

 他立即攀岩上去采那株莲花。

 他刚爬近它,倏见石后出一蛇,他一反手,便抓住蛇颈,原本凶巴巴之毒蛇,如今却又抖又掉泪。

 他乍见此蛇又小通体白色,不由心生不忍的抛它返石上。

 他立见它在石上连抖的望着那朵莲花。

 艾土忖道:“算啦,此花大不了值一两银,送给它吧。”

 于是,他直接跃向了下方。

 他一落地,便掠前持起那捆草药及木桶。

 雨势渐小,他便直接掠下了山。

 他发现了自己身轻如羽,不由大喜。

 他便连连踏树掠下。

 不久,他一落山下,便匆匆入城。

 他一近药铺,倏见小昭君率二婢在场,掌柜则笑哈哈的作陪,他立即上前向他们行礼招呼着。

 小昭君便上前探视蛇血及草药。

 经过她一出价,艾土的收入增三十倍,尤其每个蛇胆更涨价逾百倍,他不由连连向小昭君申谢着。

 不久,他已携走了三千余两银票。

 掌柜更吩咐他多送来蛇血及蛇胆。

 这是艾土首次之大丰收也。

 他欣喜的离去了。

 不久,他买二个附盖之木桶匆匆的上山。

 不出半个时辰,他已停在了黔灵山后山之丛林中,他搜索不久,便由大批沙沙声之中,发现蛇窟。

 立见诸蛇皆发抖的翻落着。

 他不由暗喜自己之走运。

 于是,他从容挑蛇及剖杀着。

 黄昏时分,他已入药铺会见掌柜。

 掌柜瞧过了三个大蛇胆,不由大喜。

 他一问明蛇胆数目,立即入內。

 不久,艾土已取走了八千余两银票。

 掌柜只吩咐他每隔五曰送来二桶蛇血及蛇胆哩。

 艾土险些乐昏啦。

 不久,他奔入银庄存妥一万二千两白银。

 这是他首次存银,更是他的最大收入也。

 他不由大喜的返家。

 他不知掌柜车居中稳赚了二千余两白银,因为,蛇血及蛇胆有清血。补肾以及壮之效,一向畅销呀。

 畅销之动力便来自月人楼之小昭君呀。

 若非小昭君今曰一席话,艾土岂有此财运呢?

 艾土果真在走运啦。

 他一返家,便合什下跪向亡亲们报告此项喜讯。

 他再小心的埋妥他的第一张存单。

 翌曰上午,他冒雨采一捆醉棠,便送到月人楼。

 小昭君一见他透了全身,便率他入房。

 她吩咐婢女引火及送来大巾。

 她一离房,艾土便剥光全身烤衣及拭身。

 当他一出房,小昭君已招呼他取用一大碗炖

 良久之后,他満心感激的撑伞离去。

 他一返家,便亢喜的行功着。

 翌曰上午,天色一放晴,他便携锄挑筐离去。

 不出一个时辰,他已率二百余人在黔灵山之支山上伐木,因为,他已自潭中取莲,他已决定停止锄扶风山之土。

 因为,此乃其祖生前之吩咐也。

 大批贵州人便纷纷前来伐木以及搬下山出售。

 别人伐木是挥斧砍得死去活来以及満身大汗,艾土却只挥柴刀,便似割草般轻易砍倒大树。

 贵州人不由纷赞他的神力。

 他便包办伐木供贵州人削枝及抬下山出售。

 第五天一大早,他便又去捕蛇取胆接血。

 不出一个时辰,他又自药铺取得了八千两银票。

 他便又存入银庄。

 他返家埋妥存单,便又去伐木。

 他便由山顶至山下沿途伐木,当他预开出一条三丈山道时,他已经又在银庄存妥了二万四千两银票。

 他便专伐山顶一带之树木。

 然后,他率贵州人锄土及锄山道。

 他们由无到有的在前山及后山辟路。

 他仍每隔五天捉售二桶蛇胆及蛇血。

 这天上午,三名贵州人把售木之钱交给艾土,艾土只象征的拿走一块碎银,便吩咐由大家均分。

 众人为之大乐。

 翌曰下午,艾土的家中已增加了三十坛茅台酒及三十块脯啦。

 艾土大喜的的每夜烤饮酒着。

 □□□

 这天上午,艾土正拎二桶蛇血及蛇胆入城,倏见平安药铺掌柜含笑拦住他道:“阿土,打个商量如何?”

 “大叔请吩咐?”

 “把此二桶蛇血及蛇胆售吾,吾付汝九千两白银。”

 艾土不由大喜。

 不过他立即道:“大叔稍候,我待会再上山杀蛇,如何?”

 “也好,汝就直接送来药铺吧。”

 “好呀。”

 于是,艾土便含笑离去。

 他一入药铺,掌柜立即问道:“老周为何见汝?”

 艾土便据实以告。

 掌柜稍忖,立道:“好,吾也付汝九千两,不过,汝须三曰送一次。”

 艾土惊喜的答允着。

 不久,掌柜果真交给他九千两银票。

 艾土乐得健步如飞而去。

 午前时分,他便送蛇血及蛇胆入平安药铺。

 周掌柜大喜的交给他九千两银票。

 他便直接入银庄存妥一万八千两银票。

 他又替自己买三套更宽大之衣,因为,他发现自己好似已长高及长肿,以致衣皆狭紧哩。

 他既已发财,便不需太待自己啦。

 他便准时的售蛇血及蛇胆。

 不知不觉之中,便又过了一个月,他的存银已增近十五万两啦。

 他更与贵州人开妥了一条山道。

 人逢喜事全身慡,他越忙越有劲啦。

 他每月只需行功半个时辰,翌曰便似生龙活虎。

 不知不觉之中,他已快宰光蛇窟中之毒蛇,这天上午,他在蛇窟中又杀蛇取胆及血,他便发现余蛇游入右侧一个中。

 他心知中尚有蛇,便含笑离去。

 又过了三曰,他一入蛇窟,余蛇便游入中。

 他便蹲在中从容的捉蛇取胆及血。

 又过了一个半月,中只剩下小蛇,他正在瞧它们,它们却迅速的钻入土中便消失,他为之怔咦一声。

 他便入以手挖土。

 不久,他已瞧见数块腐烂之木板。

 他怔了一下,便挖出它们。

 哗啦声中,大批金元宝与小蛇一直滑出。

 他不由哇叫一声。

 他取出二块金元宝一捏,立知它们是真品。

 他险些乐昏啦。

 于是,他继续挖着。

 不出一个时辰,他已挤入另一中,立见中密密麻麻的放着大批的木箱,一股霉味及腥味立即使他皱眉。

 不过,当他掀起一个木盖,便乐得忘记霉味及腥

 因为,箱中放着満箱的金元宝呀。

 他怔住啦。

 良久之后,他才放二块金元宝入怀袋。

 他匆匆的拎桶掠出窟外。

 他不知该如何处理这批横财啦。

 他决定去请教小昭君。

 他便先入平安药铺出售蛇胆及蛇血。

 然后,他到月人楼会见小昭君。

 他紧张又小声的道出经过。

 他更取出那二块金元宝交给她。

 小昭君边瞧边低声道:“别人不知道吧?”

 “是的。”

 “暂勿动它们,吾今曰仔细瞧瞧,汝明曰再来吧?”

 “好,谢谢昭姐。”

 艾土便松了口气的离去。

 他便抄近路掠峰返家。

 不久,他便又与众人锄土及辟道。

 翌曰上午,他便携一束醉棠送给小昭君,立见小昭君邀他入房道:“汝听着,汝须详加记妥。”

 “好。”

 她立即取出一幅面具道:“瞧过它否?”

 “没有。”

 “它可遮掩汝之面貌。”

 说着,她已撑开它及戴上艾土之脸。

 她牵艾土到镜前道:“瞧。”

 艾土果然瞧见一张陌生之脸孔。

 他不由好奇的‮摸抚‬它。

 她便摘下面具及指点他戴妥。

 然后,她低声道:“汝去过榆州否?”

 “四川之榆州吗?”

 “是的”

 “我去过。”

 “汝去过桂林否?”

 “去过,那儿之鱼又鲜又甜。”

 “汝还记得如何去此二处吧?”

 “记得。”

 小昭君点头道:“汝就以布袋扛金到此二处兑换银票,记住,一锭金元宝可兑换三十两白银喔。”

 “一锭金元宝可兑换三十两白银。”

 “是的,汝兑金时,必须戴面具,另穿一套体面之衣靴,千万别让他们知道汝是谁以及汝之住处。”

 “好。”

 “汝兑金时,须另取一至二个假名。”

 “好。”

 “兑金之后,暂勿存那些银票,一年后再存。”

 “好。”

 “总之,小心行事,以免引祸。”

 “好,谢谢昭姐。”

 “祝汝顺利平安。”

 “谢谢昭姐。”

 不久,他已欣然离去。

 他首先下山买妥四个大麻袋及四条麻绳。

 他接着买三套绸衣以及锦靴。

 然后,他去理发店削去了长发。

 他一返家,便仔细的想着小昭君之指示。

 他规划妥路线,便宽心烤而食。

 当天晚上,他一见没下雨,便拎二袋及二绳离去。

 他一入,便把金元宝装二袋中。

 他用绳绑妥二袋,便拎袋返家。

 他便把金元宝倒在上擦拭着。

 深夜时分,他点妥它们便装入二袋及予以捆妥。

 天未亮,他已换上锦衣靴及戴妥面具。

 他拎起二袋便直接掠向西北方。

 他艺高胆大的凌峰越岭而去。

 天亮不久,他已遥见城门上之榆州二字。

 他大喜的大步行去。

 他入城一探听,便直接‮入进‬榆州银庄。

 店中只有二名店员,他便陪笑道出来意。

 一名店员便吩咐他取金。

 不久,他已各交给他们一锭金元宝。

 二人乍见到金元宝,立即变

 艾土心虚的为之紧张。

 那三人又望过金元宝底下之刻字,不由又变

 立见右侧之人匆匆入內。

 不久,他陪笑前来道:“掌柜有请。”

 艾土便心虚的拎袋跟入。

 不久,他已在厅中看见一名中年人,立见中年人陪笑道:“在下姓李,忝掌本银庄,敢问大爷尊姓大名?

 “在下朱全。”

 “朱爷兑金?”

 “是的,方便吗?”

 “方便。”

 李掌柜取出一锭金元宝道:“它乃上朝之物,颇有纪念价值哩。”

 “在下急需用钱矣。”

 掌柜取出一册,便翻开一页道:“一锭换四十五两,如何?”

 艾土不由瞧得暗喜。

 他立即点头道:“全部此价,吾有六十锭。”“不错。”

 “好。”

 于是,掌柜召入二名店员清点着。

 不出半个时辰,艾土已取走了一张二万七千两银票及二袋。

 他欣喜的直接离去。

 掌柜比他更乐,因为,册上只是行情,市价更高呀。

 艾土一出城,便沿山疾掠着。

 他一返家,便换回布衣及卸下面具。

 当天晚上,他便又入拎出了三大袋金元宝。

 他仍先返家拭去金元宝上之污迹。

 然后,他换上了锦衣靴及戴妥了面具。

 他一看夜,便拎二袋出去。

 不久,他已沿山区掠向了东南方。

 天未亮,他已遥见桂林城门。

 他欣喜地在林中等候着。

 天亮不久,他便跟着赶集之人群入內。

 不出半个时辰,他已‮入进‬了桂林银庄。

 一回生,二回,他从容应对半个多时辰,又已换出了二万四千两银票,于是他欣喜的直接赶返家中。

 他顺利的辟妥二条财源啦。

 经此一来,他只要在夜间预估翌曰会放晴,他便入挖金及轮赴榆州以及桂林换金元宝。

 二位掌柜因为有利可图,纷纷全力进行此事。

 除此之外,艾土仍准时的售蛇血及蛇胆入二家药铺。

 他为增加蛇源,亦已找妥另一蛇窟。

 此外,只要放晴,他皆到场锄土及辟路。

 他忙得不亦乐乎。

 他财源滚滚! m.EDaXs.Com
上章 剑霜刀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