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霜刀风 下章
第 一 章 月人楼风光旖旎
 “青灯古庵人将逝,红粉朱接兰;

 无瑕白玉遭泥染,王孙公子叹无缘。”

 琵琶声咚咚,如诉如泣。

 歌声呜咽,如悲如切。

 配上屋外滴答雨声,使“月人楼”一大早便弥漫着哀怆之气息,令人不由掬把同情之泪。

 月人楼是贵的新兴“观光胜地”亦是“怡情地方”它已替贵城增加一批“观光客”或“解闷客”

 贵是贵州最热闹之地方,却一向罕有游客入城,想不到如今皆每天有游客入城哩。

 此景不由令大部份贵人瞧走眼。

 此景好似美国股市因为“那斯达克指数”崩跌而引起之大回档,令老美及世界各证券专家跌破眼镜。

 月人楼有何人之处呢?

 它位于贵城之西北方,后方全是山林,它原是有钱郎避暑纳凉赏景之处,自三个月前变为月人楼。

 月人楼之门联,便与众不同及引人遐思。

 “月到中秋分外明

 人逢喜开精神

 此二联之尾字为“明”及“”分明包人也!

 横批竟是“楼中楼”之三字而已!

 妙的是楼宇之木字旁刻得好似提手旁,不知出自雕工之疏失或是有心人之暗示?

 楼中楼若是搂中搂,那就够味道了?

 月人楼之中央另搭一座二楼建筑物,它四周皆窗,檐下垂吊着粉红色宫灯,宫灯下挂着风铃。

 只要雨一瓢,宫灯立摇。

 只要风一吹,风铃立鸣。

 由于贵州多雨,所以,月人楼中经常传出清雅之风铃声。

 此时,清雅之风铃声配上琵琶声以及歌声,反而更加的扣人心弦。

 不久,一辆马车停在门前,只见一名锦衣青年一下车,便撑起油伞望向里面,他乍见宫灯,立即轻轻点头。

 于是,他付给车夫一块白银道:“喝茶吧”

 车夫惊喜的哈连连申谢。

 青年微微一笑,便步入了大门。

 立见地面全部铺着青石,两侧墙前搭建木板篷,此时,篷内空无一物,青年只一瞥,便直接行向了前方。

 他一近厅前,立见一位婢女来道:“公子海涵!午后请早。”

 青年含笑道:“小昭君在此吗?”

 “在,不过,姑娘一向在午后始见客。”

 “吾姓封,封神榜的封,单名彩,彩人生的彩,她会见吾。”

 婢女一见青年人品不凡又一身锦服,她立即点头道:“好!小婢入内请示。不过,请恕小婢不便公子入厅。”

 “请。”

 婢女便转身入内。

 不久,琵琶声及歌声立歇。

 又过不久,婢女已快步前来道:“请。”

 青年一入厅,便合上了油伞。

 另一婢女便上前接伞置入桶中。

 青年便顺手抛给她一块碎银。

 婢女惊喜的道:“谢谢公子厚赐。”

 青年微微一笑,便跟着向内行去。

 不久,一名女子已在内厅盈盈一礼道:“久违啦。”

 “是呀,汝怎会迁至这个蛮荒之地呢?”

 “远离烦嚣,洗涤心灵”

 封彩笑道:“可能吗?那批人仍会闻香而至呀。”

 女子含笑道:“届时再说,请。”

 立见她长裙曳地,婀娜多姿的入厅。

 封彩一入座,便含笑道:“汝仍喜长裙?”

 “遮丑矣。”

 “哈哈,汝又不似王昭君以长裙遮一双大脚丫子。”

 小昭君笑道:“汝体污辱四大美女之一的王昭君。”

 她这一笑,顿似牡丹绽放,封彩不由心儿一道:“小昭君,汝仍然笑得如此人,足以颠倒众生矣。”

 “偏偏不倒汝”

 封彩哈哈笑道:“吾有自知之明,吾养不起汝呀。”

 “讨厌,谁要汝养啦。”

 婢女斟妥茗,封彩便抛给她一块碎银。

 婢女便行礼申谢离去。

 小昭君含笑道:“汝仍然如此出手大方。”

 “自娱娱人,汝何尝不是如此呢?”

 小昭君笑道:“吾自娱娱人,有银可收,汝却付银呀。”

 “哈哈,吾岂在乎这种小银呢,汝方才说吾污辱王昭君吗?”

 “然也!”

 “非也!吾瞧过王昭君之画像真迹,她全身皆美,唯独有一双大脚丫子,所以,她一直以长裙遮足。”

 “当真?”

 “千真万确,上天赐她那双大脚丫子,乃是要她行万里路,否则,她怎么会奉钦派出关和番呢?”

 “格格,强加附会,胡掰也。”

 封彩哈哈笑道:“汝想知另外三大美女之缺陷否?”

 “各倒要看汝如何盖一通?”

 封彩笑道:“汝可知貂蝉有体臭?”

 小昭君啐道:“少缺德。”

 “千真万确,貂蝉为祛体臭,一天到晚以香花泡汤供她润体,她更以香花粉抹身及携香包。”

 “格格!当真?”

 “千真万确,杨贵妃的衫上为何喜欢一直系铃挂玉呢?”

 “美人饰物相益得彰也。”

 “非也,杨贵妃因为长年练武,步履甚重,她为掩饰喀喀靴声,才以铃玉撞击声音予以遮掩。”

 “格格,胡扯,西施呢?”

 封彩笑道:“西施最喜欢戴耳环吧?”

 小昭君点头道:“的确,西施之每幅画皆挂不同之耳环。”

 “因为,她的耳朵太小,耳垂更小呀。”

 “难怪她红颜薄命。”

 “是呀。”

 “格格,汝怎会如此研四大美人?”

 “吾在自我戒惕,再美的人,也有缺陷。”

 “少来,人生苦短,何必如此约束自己呢?少挑剔别人啦。”

 封彩笑道:“吾一向追求完美。”

 “当心变成孤单老人。”

 “哈哈,若真如此,吾也认啦。”

 小昭君一转话题道:“汝怎知否在此地?”

 “三员外所透。”

 “好快的嘴,他上月中旬才来过此地哩”

 “他正在招兵买马打算来此捧场数月哩。”

 “兵来降挡,水来土淹也。”

 封彩正道:“小昭君,汝在这些年来,已经捞了不少,及早从良吧。”

 小昭君笑道:“汝替吾赎身吗?”

 “爱说笑,汝是‘自由业’,何须赎身呢?”

 “彩哥若肯娶否,吾便封楼。”

 “谢啦,吾没此福气。”

 “彩哥还不是嫌吾之残花败柳。”

 “非也!吾若有意,早在昔年点头啦。”

 倏见他凑前低声道:“见过简圣文否?”

 小昭君一怔,便低声问道:“天南帮帮主乎?”

 “嗯!汝该已向他拜过码头。”

 “嗯,他经常来此捧场。”

 “听说他既魁梧又孔武有力,汝吃得消乎?”

 小昭君白他一眼道:“铁杵磨成针。”

 “哇,好厉害的磨功,小生怕怕。”

 “少来,汝为何探听他?”

 封彩笑道:“入山拜土地公,入贵州当然要探听此地之老大,以免因为不长眼而丧掉一条小命呀。”

 小昭君白他一眼道:“少来,吾统计过,汝在过去向吾探听二十七人,而且彼二十七人皆在一个月内遇害。”

 “哇,汝视吾如煞星呀。”

 “少来,汝究竟是不是风刀?”

 “像吗?吾这付德配吗?”

 “可是,彼二十七人皆死于一刀毙命,听说此乃风刀之绝活”

 “汝太抬举吾矣,小昭君。”

 小昭君啐道:“算啦,反正彼二十七人也非善类,更与吾毫无瓜葛,吾又不在乎缺少这二十七个客人。”

 “是呀。”

 小昭君道:“姓简的一向谨慎,他身旁之双卫一向形影不离,吾听说他们的掌力浑猛,汝可别胡来。”

 封彩耸肩道:“吾敢乎?吾又非九命怪猫。”

 “心照不宣,品茗吧。”

 “请。”

 二人便含笑品茗。

 不久,封彩含笑道:“汝仍对金萱情有独钟?”

 “不错,汝似对茗较不挑剔?”

 “出门在外,迹天涯,将就些吧。”

 倏见他望向瓶中之花道:“何花?香的”

 “醉棠,采自贵州深山,花谢甚迟,花香甚长。”

 “经济实惠也。”

 “此花谢后,尚可磨粉,有清肺之效”

 “哇,贵州之宝也。”

 小昭君啐道:“休如此小视贵州。”

 “哈哈,汝叫吾如何敬佩贵州呢?天无二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两银,放眼天下,何处具有此三无呢?”

 “贵州人却穷得乐天知命。”

 “汝认为贵州是圣地。”

 “不错。”

 “为何仍让天南帮存在于贵?”

 “天南帮原本在长沙,他们入此避祸,并无大恶。”

 “非也!天南帮在此找霜剑也。”

 小昭君怔道:“霜剑?”

 “不错,他们在找一百余年前潜遁于贵州之霜剑。”

 “汝可真渊博哩。”

 “道听途说而已。”

 “聊聊霜剑吧。”

 封彩点头道:“据说,霜剑由一条蛟龙幻化而成,它原已有六百余年的修行,因为遭天雷追劈,化为霜剑逃出深潭。”

 “真有此奇事?”

 “是的,当时之黑白两道及三江五湖四海人士纷纷追捕此剑,因而造成一场空前杀劫,数万人为之丧命。”

 “痴愚之至。”

 “不错。”

 “它怎会遁入贵州呢?”

 “一来,它被追捕逾一年,亟须安栖,二来,贵州有灵物,它必然已经收此灵物,化龙飞升指可待矣。”

 “为何只有汝提此事?”

 “吾七月初在西湖灵隐寺由一位老僧口中获悉此事,此僧之师昔年目睹霜剑遁入贵州山区哩。”

 “他没找剑?”

 “当然找过啦,当时尚有二百余人在场,他们相约先找剑,听说他们找三年之后,便失望的各自返乡?”

 “从此没再有人来找过霜剑?”

 “可能仍有人不死心的寻剑,不过,必然秘密行事。”

 “天南帮此次怎会寻剑?”

 “简圣文之友便是昔年幸存二百余人中之一员。”

 “原来如此,汝也为此剑而来。”

 “碰碰运气吧?”

 小昭君正道:“算啦,昔年已有数万人因它而死,汝即使找到它,必然得不到它,说不定反会被它所伤。”

 “汝怎会如此关心吾呢?”

 “吾仍在盼汝娶吾呀。”

 “拜托,寡妇丧子,没指望啦。”

 “汝一定会后悔。”

 封彩笑道:“哈哈,吾封彩迄今未后悔过一件事,打扰。”

 说着,他便含笑起身。

 小昭君起身低声道:“简圣文今下午会来此。”

 “谢啦。”

 封彩便含笑离去。

 小昭君微微一笑,便直接返房。

 ★★★

 午后时分,三部马车直接弛入月人楼不久,三名锦衣中年人已经含笑下车,三车便弛入右篷下歇息。

 立见小昭君含笑出道:“怪不得今未下雨,原来是王大爷,朱大爷及许大爷大驾光临,之至。”

 三名中年人不由哈哈一笑。

 小昭君便他们入厅就座。

 三名婢女迅即奉茗。

 三位中年人心不在焉的品茗,六支眼却眯眯的望着小昭君,他们好似已经穿宫装望见她的体。

 不久,小昭君含笑道:“那位大爷先请?”

 朱姓中年人便笑眯眯的起身。

 于是,小昭君陪他入内。

 不久,二人已沿梯登楼。

 没多久,楼内四周之宫灯款摆。

 宫灯下之风铃亦无风自鸣着。

 隆隆战鼓隐约的传出。

 王姓中年人低声道:“怎么样够劲吧?”

 许姓中年人双目倏亮道:“小昭君更啦。”

 “的确,吾上月乐得全身骨头发酥哩。”

 “如此妙呀?”

 “嗯,许兄待会好好享受吧。”

 “太好啦。”

 不久,便听见朱姓中年人哎哎一叫。

 接着,便是唔唔一叫。

 然后,便是哎唔胡叫喊着。

 许姓中年人怔道:“这么快?”

 王姓中年人点头道:“嗯,咬得真妙哩。”

 “当真?”

 “嗯,她贴身边摇边咬,又酸又麻哩。”

 “尤物!果真是尤物也。”

 “是呀。”

 立听哎喔叫声更加的响亮又密集。

 就在此时,另有五部马车弛入大门,立见二名婢女含笑步出大厅口,便俏立于台阶前。

 没多久,她们已入五名中年人。

 五名中年人一听怪叫声,便眉开眼笑。

 他们一入座,二婢便含笑斟茗。

 王姓中年人及许姓中年人一见此五人之肤及貌,立知他们是贵州人,他们不由生起优越感。

 他们便故作从容的品茗着。

 又过一阵子,一名婢女已陪朱姓中年人入厅,立见他眉开眼笑的向王姓中年人点头以及竖起右手大拇指。

 许姓中年人立即骨头一酥。

 他便三步并作两步的入内。

 朱姓中年人一入座,便低声向王姓中年人道:“赞。”

 王姓中年人哈哈一笑,便含笑品茗。

 朱姓中年人低声道:“明再来一趟吧。”

 “行。”

 二人便边品茗边低声交谈快活心得。

 不久,许姓中年人的哎叫声似连珠般传来,朱姓中年人低声道:“许兄目前一定被咬得又麻又酥。”

 “真妙哩。”

 “是呀。小昭君那张小嘴真妙哩。”

 “哈哈,是呀。”

 不出盏茶时间,许姓中年人已发返厅,他一入座,便吁口长气道:“小昭君比以前更人啦。”

 王姓中年人便入内报到。

 许姓中年人含笑道:“咬得够麻醉吧?”

 “是呀,险些哩。”

 二人不由哈哈一笑。

 另外五人不由大为亢奋。

 可是,没多久,他们的笑容立逝。

 他们甚至似待罪羔羊般低头而坐。

 因为,他们瞧见二部马车弛入大门,车柱上皆着一支三角形黑旗,他们已经知道车上坐着何人。

 二位婢女迅即快步出

 不久,二车一停,第二部车内已跃下了二名壮汉,他们虽然手无寸铁,他们却散发出令人窒息服之彪悍气息。

 他们又瞥厅中一眼,朱许二人亦立即低头。

 立见他们朝第一部车旁一站。

 车夫一揭帘,立见一名又高又壮硕之人似一尊大塔般下车,厅中之人为之一阵子下安。

 二名婢女忙脆声行礼道:“恭帮主金驾。”

 “哈哈,很好。”

 “请帮主入座品茗。”

 “很好。”

 三人便昂头入厅。

 厅中之七人不但立即起身,而且低头贴步而立。

 因为,此人便是贵州第一黑帮天南帮帮主简圣文,另外二人则是他的护卫,立见他们不屑的一瞥此七人。

 简圣文立即昂头入座。

 那七人便主动出厅。

 双卫便朝椅后一站。

 二婢便上前斟茗及递上点心。

 简圣文道:“坐。”

 二卫立即陪坐于二侧。

 二婢立即又斟茗呈点心。

 立见一卫抛出一块金元宝。

 二婢立即行礼申谢。

 立听王姓中年人哎唔怪叫不已。

 简圣文不由微微一笑。

 双卫则向往神游般双目皆亮。

 简圣文见状,便微微一笑。

 不久,他沉声道:“汝二人准备快活吧。”

 双卫喜出望外的行礼申谢着。

 简圣文不由哈哈一笑。

 双卫便亢奋的双目发亮。他们的气息为之浊。

 又过了不久,王姓中年人已眯眼入厅,他乍见厅中三人之模样,他脸上之足神色立即消失无遗。

 他一见同伴已在厅外,便低头出厅。

 二婢便含笑道:“帮主请。”

 简圣文便哈哈一笑的离厅。

 王姓中年人一会合同伴,便匆匆搭车离去。

 双卫却亢奋的在厅中“备战”着。

 不久,立听小昭君脆声道:“好帮主,奴家要周游列国。”

 “哈哈,行。”

 立听叭一声脆响。

 “喔,肿,一定又肿啦。”

 “哈哈!够劲吧?”

 “嗯,奴家今天接不了客啦。”

 “不行,汝尚须侍候双卫。”

 “天呀,奴家这身骨头非散不可。”

 “哈哈,吾要让汝一次个够。”

 立听隆隆战鼓声。

 小昭君亦哎哎叫个不停。

 双卫听得面红心促啦。

 因为,他们久盼此刻矣。

 又过不久,小昭君的叫声已添加了简圣文之闷哼声,泡过女人之人一听此哼声,立知他大也。

 又过不久;便传出简圣文之哎叫着。

 不过,他尚克制的断续哎叫着。

 又过了一阵子,他已哎叫不已。

 唔叫声亦频频掺杂着。

 双卫不由听得额头冒汗。

 他们亢奋的额头频现青筋啦。

 又过一阵子,简圣文已呻不已。

 又过良久,他方始春风面的入厅。

 他一入座,二婢便呈上参茗及点心。

 他足的道:“登楼吧。”

 “谢谢帮主厚赐。”

 立见右卫亢喜的离厅。

 简至文便一口气喝光参茗。

 然后,他足的取用点心。

 又过了不久,右卫已闷哼出声。

 简圣文哈哈笑道:“好好乐吧。”

 左卫忙道:“属下恭送帮主。”

 “免,准备快活吧。”

 “是!谢谢帮主。”

 左卫便恭送简圣文出厅。

 不久,简圣文己搭车弛去。

 他一上车,便靠坐在锦垫上。

 他忍不住回味方才之妙趣。

 他为之春风面。

 车夫却小心的控车沿山道缓下。

 俗语道:“上山容易下山难”月人楼位于斜坡上,此坡虽然不陡,车夫却仍然不敢掉以轻心。

 那知,马车刚缓行一里余,倏见坡右之一株树后出一截树枝,它刚出现,便入那匹马之右腹中。

 车夫刚变,那匹马已负疼疾冲而下。

 车夫这才发现右侧居然有一株断树倾倒而来,他一见马车上断树,不由骇然直接跃向左前方。

 叭一声,他一落地,便顺势滚下了坡下。

 轰一声,马车已被断树砸中。

 立见简圣文正掠出车尾。

 他不但发,衣衫也被刮破。

 他正在骇怒,倏见一人疾掠而来,他刚瞥见对方,对方倏地自左袖中出一刀疾刺而来。

 刀光乍现,便耀眼院辉。

 寒气竟直简圣文之心口。

 简圣文大吼一声,便疾推出左掌。

 卜一声,他的左掌已被刀贯穿。

 不过,他却挡下了这致命一刀。

 他啊叫一声,身子已下坠。

 却见对方疾拍左掌,便拍上了他的面门。

 砰一声,简圣文那张脸已成烂蕃茄。

 对方一刀使掠入林中。

 砰一声,简圣文一落地,便翻滚而下。

 车夫见状,急忙翻身拦住他。

 车夫乍见简至文已死,不由骇吼道:“来人呀。”立见左卫已匆匆掠来。

 车夫忙指向林中吼道:“凶手已入林。”

 左卫便腾掠而入。

 那加,他入林不久,倏见刀光一闪,他便觉心口一疼,他只啊叫一声,全身便觉得一阵寒冷。

 对方一拔刀便隐在前方一株树后。

 砰一声,左卫已凸眼倒地。

 不久,右卫衣衫不整的掠来。

 车夫急道:“凶手在林中,左卫…”

 右卫来不及听完,便疾掠入林。

 他乍见伙伴趴地,不由骇怒的扑去。

 他刚掠过一株树旁,刀光倏现,便向他的背心,他刚觉不妙,“命门”已经一疼。

 他惨叫一声,立即倒地。

 对方一拔刀,便掠向坡。

 刷一声,他已扑向了车夫。

 车夫骇呼句“来人呀。”便起身掠向坡下。

 刀光乍闪,立即上车夫之后颈。

 车夫乍叫一声,便摔滚而下。

 对方上前拔刀,便掠入右侧林中。

 空气中迅即弥漫着血腥。

 刹那间,此地便添四条冤魂。

 五名寻芳客出来一瞧,便惊慌的下山。

 五位车夫不由瞧得头皮发麻。

 他们便上前移开断树及马车。

 然后,他们匆匆驾车下山。

 不久,小昭君已率三婢来到了现场,她乍见简圣文及车夫之尸,立即忖道:“死封彩,汝坑煞吾矣。”

 她立即吩咐着二婢。

 不久,二婢已结伴下山赴天南帮报讯。

 不出半个时辰,三百余名天南帮弟子已经惊怒的赶到,小昭君便向为首之人道出下人所听见之经过。

 三婢更一一报告着。

 良久之后,四尸方始被抬走。

 马尸,马车及断树亦被众人移入林中埋妥。

 一批批的人便入月人楼中询问着。

 小昭君便率三婢一批批的接待以及回答着。

 足足过了三之后,她们方始未再受扰。

 又过了三,观光客及寻芳容方始再入月人楼。

 月人楼亦逐渐热闹起来。

 这天上午,封彩携一束花来访,小昭君一见到他,便白他一眼及低声啐道:“汝还敢来此呀?”

 “干嘛,此地是龙潭虎呀?”

 “汝心中有数。”

 封彩递花道:“一束醉棠,请笑纳。”

 小昭君接花道:“谢啦,汝去过扶风山啦?”

 “汝认为此花只来自扶风山吗?”

 小昭君答道:“赠花之人一直自扶风山采花。”

 “汝指艾土乎?”

 小昭君怔道:“汝见过他?”

 “不错。”

 “印象如何?”

 “少年不离乡,废人也。”

 小昭君瞪道:“汝积点口德,行不行?艾家三代代代在贵州担土铺路,他们积了不少功德哩。”

 封彩笑道:“那又怎样?又瘦又干,土里士气的。”

 “俗透矣,汝真令吾失望。”

 “生气啦?”

 “不错,吾不能容忍汝小视艾土。”

 “他是汝之小老公吗?”

 小昭君倏地一拳捶上封彩之肩。

 封彩笑道:“真,再送一拳吧。”

 小昭君瞪道:“不准汝瞧不起艾土。”

 “是,汝方才说艾家三代皆在贵州挑土铺路呀?”

 “不错,扶风山已快被他们铲去一半矣。”

 “喔,他们只铲扶风山?”

 “不错,他们并非胡铲,扶风山被铲半之后,不但方便六个部落之互相来往,雨水也少多啦。”

 “铲山关系到雨水之多寡呀?”

 “不错,扶风山昔年挡风积云,致造成多雨,如今风势畅,云气一散,雨水已灭矣。”

 “有理,艾家之人有几下子哩。”

 “艾土之祖乃是地理师。”

 “原来如此,不简单。”

 “哼,艾土够伟大吧?”

 “够伟大,其双亲呢?”

 “殁于前年之山崩。”

 “啊,老天不长眼矣。”

 “是呀,好人短寿呀。”

 封彩道:“换个角度而言,早死早结束苦日子。”

 小昭君瞪道:“汝认为艾土这种日子是苦日子?”

 “是呀,天,忙得一身汗,下雨天,淋透全身,即使坐牢干苦役,也不会如此苦呀。”

 “他叫过苦啦?”

 “没有。”

 “他的笑容消逝啦?”

 “没有,吾怀疑他的脑筋秀逗。”

 “少来,他视苦如乐,他已习以为常。”

 “世上不可能有这种伟人?”

 “哼,艾土不是活生生的在汝眼前吗?”

 “吾怀疑他若非大傻便是别具心机。”

 “龌龊之至。”

 封彩变道:“汝如此形容吾?”

 “不错,吾方才说过,不准汝小视艾土。”

 “算啦,吾明年再来。”

 “不来也罢。”

 “汝当真生气啦?”

 “不错,请吧。”

 封彩摇摇头,便直接离去。

 小昭君便沉容不语。

 不久,她愤恨的把封彩所赠之醉棠抛出窗外及喃喃自语道:“死封彩,汝咋如此现实?”

 她便沉容返房。

 午前时分,一名布衣青年光着脚丫子一入月人楼,小昭君未待婢女通报,使春风面的出现。

 青年立即递上一束花道:“请笑纳。”

 “谢谢,汝今较迟哩。”

 “嗯,买些祭品略有耽搁。”’

 “啊,明是令尊二人之忌呀。”

 “是的,又过一年啦。”

 “日子过得真快,帮吾买一份祭品吧。”

 说着,她已递出一块白银。

 青年攸道:“心领,昭姐去年所赠之银,尚有余矣。”

 “干嘛如此见外,收下。”

 “是,谢谢昭姐。”

 “很好,施记仍在收药草吧?”

 “是的,谢谢昭姐之安排。”

 小昭君含笑道:“别只助别人,多补身子。”

 “是,小弟告辞。”

 “膳后再走吧?”

 “谢谢,小弟下午尚约一批人修路。”

 “多保重。”

 “是。”

 小昭君便直接送他出门。

 青年拿起地面之物品便含笑离去。

 小昭君一直目送他消失于坡下,方始入厅。

 她春风面的把一批花入瓶中。

 然后,她把剩下的花携返房中妥。

 她不由凑近花前含笑闭眼着。

 那青年姓艾名土,他一离开月人楼便直接入林,不久,他已矫捷的沿林中穿梭奔去。

 不久,他已攀过峰顶再沿坡而下。

 坡中皆是丛林,林中皆是一人余高之杂草,他却以手拔草如履平地般一直行向峰下。

 然后,他又由草丛迅速的上峰。

 不久,他已消失于峰后。 M.eDAxS.cOM
上章 剑霜刀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