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跑马郎 下章
第十八章 七凤朝阳来报到
 华山,又名花山,因为它与莲花,朝阳诸峰串成似花般之山系!华山派便是建于华山之山顶附近。

 夕阳时分杜奇与冷梅梅掠立在莲花峰顶,立听冷梅梅叹道:“好美的夕阳,奇哥,咱们欣赏一下吧!”

 杜奇道句:“好呀!”便搂她坐在石旁。

 “奇哥,我突然有一个想法,我该恢复徐叶之身份,以免冷梅梅的身份引来官家之注目好吗?”

 “好呀!就从现在起吧!”

 她微微一笑,卸下面具,抛向远处道:“除旧佈新啦!”

 “叶妹!”

 “奇哥,你替我除去脸上的易容吧!”

 “你还有易容?”

 “是的!冷秋认为我比她美,所以,一直不让我以本来的面貌出现,我亦立过誓,在仇不报,绝不以真面目见人。”

 他立即轻她的脸部。

 不久,一些薄膜落之后,一张白里透红,既娇又媚,既冷又,却又高贵端庄的脸孔清晰的呈现在杜奇之面前。

 他啊了一声,顿时瞧呆了!她羞郝一笑,道:“奇哥,怎应啦?”

 “我…叶妹,你一定是仙女下凡!”

 “别捧我啦!”

 他倏地搂住她,便吻着整张脸!她唤句:“奇哥!”一见四通黑暗,立即宽衣。

 不久,两人又开始‘加夜班’啦!一回生,二回,两人稔的你来我往着!“奇哥,你令我刻骨铭心!”

 “叶妹,你为我做了太多的事,我一定在往后的日子中弥补你,报答你!我要让你沐浴在欢乐之中!”

 “谢谢!我愿为你做牛做马!”

 “别如此说!我该照顾你!”

 “奇哥,谢谢你!”

 “别光说不练,付诸实际行动吧!”

 说著,他已经吹起冲锋号角。

 “人家不是你的对手嘛!”

 口中虽然如此说,她却全力反扑著。

 一向寂静的峰顶,立即热闹纷纷!天亮了,杜奇及徐叶(冷梅梅)刚步近华山派巍峨大门,立见一位中年秀士快步出来行礼道:“恭杜帮主”

 “打扰,李掌门人在吗?”

 “在!请!”

 “请!”

 三人一近大门,大门迅即开启,果见华山派掌门人李庆亮夫妇率领儿女及弟子出来啦!“!”

 “冒昧打扰,抱歉!”

 “言重矣!帮主大驾光临,有失远,海涵!”

 “不敢当!”

 “请!”

 华山派四百馀名弟子就在杜奇二人客套之际已经列队,他们一起走,众人便拱手行礼道:“恭杜帮主!”

 “谢谢!谢谢!”

 入厅之后,杜奇立即取出一把‘玄铁剑令’道:“请收下!”

 ‘砰!’一声,厅中十余人立即下跪,李庆亮激动的双目一,立即含泪上前跪过掌门信物。

 他收妥它,道:“起来吧!”

 那十馀人立即应是起身。

 “杜帮主,千谢万谢,仍是一句,谢谢你!”

 “别客气!尚有峨媚六派之掌门信物待送…”

 “不!杜帮主远道送来敝派之掌门信物,至少也该用膳再走!”

 “好吧!”

 “请!”

 众人立即进入餐厅。

 餐厅中至少坐了五百人,华山派掌门起身道:“各位,杜帮主今特地送来本派之掌门信物,谢谢社帮主!”

 说著,他已经高举剑令!众人立即高喊著:“谢谢社帮主!”

 杜奇起身还礼道:“不敢当!请坐!”

 众人立即欣然入座。

 杜奇含笑道:“各大门派之掌门信物皆被千面妖姬所布置之内窈走,幸赖有心人送回,实乃武林之幸!”

 众人立即欣然点头。

 杜奇含笑道:“这位有心人因为另有忌讳而不便公然现身及出示姓名,尚祈诸位多加海涵,谢谢!”

 李庆亮含笑道:“全赖杜帮主之协助,谢谢!”

 “别客气!在下年青识浅,初掌丐帮,加上又有近半的新进人员,今后若有任何失礼之处,尚祈诸位海涵!”

 “哈哈!杜帮主客气矣!杜帮主年青有为,又武功盖世,才能与四大世家结亲及获得那么多的英雄豪杰入帮,华山该效法!”

 “不敢当!请多指教!”

 “请用膳吧!”

 “请!”

 这一餐便在愉快的气氛下结束。

 餐后,李庆亮之子李宗源走到杜奇身前行礼道:“禀帮主,可否展示绝技供后进大开眼界及效法呢?”

 李庆亮忙道:“来!”

 杜奇哈哈一笑,道:“吾久仰贵派飞花剑阵之不凡,请!”

 李宗源立即兴奋的调兵遣将!不久,三十六名青年已经凝立在广场。

 杜奇含笑一跨步,便飘落出十丈外。

 李宗源等三十六人立即持剑行礼道:“恭请杜帮主指教!”

 杜奇拱手一笑,便闪入阵中央。

 李宗源剑指天际,喝道:“五岳朝宗!”

 众人立即剑指天际,应道:“石山俯首!”

 ‘刷!’一声,他们立即迅速的穿掠著。

 没多久,便似有近千人在杜奇四周穿掠,倏听一声:‘渊源长!’便听见一阵‘呼…’剑风声音!刹那间,便似有三百馀支剑刺向杜奇。

 杜奇喝句:“小心!”便原地疾速旋转。

 他那双掌却飞快的挥按不已!一阵‘当…’声音之后,地上多了三十六把剑,李宗源等三十六人各自按住虎口脸骇的怔立在四周。

 杜奇拱手道;“得罪啦!”

 李庆亮哈哈笑道:“大开眼界!”

 说著,他立即鼓掌。

 其馀之人便跟著鼓掌。

 杜奇拱手致谢,便朝李宗源道:“你过来一下!”

 “是!”

 杜奇便含笑指导著!李宗源佩服的连啊不已,巴不得下跪致谢哩!杜奇含笑道:“试试看,或许会更具威力!”

 “是!谢谢!谢谢!”

 足足的过了半个月,杜奇与徐叶终于将峨媚、恒山等大大门派之掌门信物送给各大门派。

 他们离开最后一站峨眉山之后,徐叶易容为书生,杜奇换上便服,两人便搭船进入成都畅游四季如之美景。

 途中若遇贫人,徐叶便大方的救济一番。

 他们畅游四天之后,便于黄昏时分前往丐成都分舵,他们尚距二十余丈,更见一名中年叫化上前行礼低声道:“恭迦帮主”

 “免礼!总舵没事吧?”

 “除了不时有人造访之外,别无他事!请!”

 三人便迅速的进入一座宽敞的民宅。

 立见二百馀人列队躬身默默行礼,村奇含笑上前一一瞧着他们及频频询问一番,然后方始进入厅中。

 “禀帮主,当今殿下亦在成都!”

 杜奇喔了一声,便望向徐叶。

 “禀帮主,殿下系为了祭拜武侯而南下。”

 “喔!何时祭拜?”

 “明午时!”

 “有多少侍卫随行!”

 “除了正副统领之外,尚有铁捕,共计三人。”

 “只有三人,他太放心了吧?”

 “他们皆是微服来此,若非府城大人请本帮暗中保护,属下尚不知此事,不知帮主是否前往?”

 “方便吗?”

 “殿下不准扰民,故明并无清场!”

 立见徐叶轻轻点头。

 杜奇点头道:“好!吾明就去瞻仰他的丰采!”

 “是,请帮主容属下略尽心意!”

 “好吧!”

 没多久,二十馀名重要干部已和杜奇二人共进晚膳。

 膳后,杜奇低声吩咐一阵子,便与徐叶离去。

 徐叶先买了一把竹笛,再与杜奇住进一间上房,只听她低声道:“奇哥,助我恢复他的元神!”

 “好呀!如何做?”

 她立即细语著!巳中时分,杜奇和徐叶二人通过竹林,进入庄严肃穆的武侯庙,两人焚香之后,便见铁捕苗义炎一身儒衫的入殿。

 由于此时已经接近午时用膳时刻,殿中只有杜奇二人及另外四人,铁捕略为瞧过那四人,立即注视杜奇。

 杜奇微微一笑,传音道:“大人,草民杜奇有礼啦!”

 铁捕神色一变,立即望向殿口。

 “大人放心!草民专程奉还殿下之龙佩!”

 铁捕立即传音道:“不妥,正副统领皆会随侍而来!”

 “草民自有对策!海涵!”

 说著,他立即焚香跪在武侯塑像前。

 徐叶一见殿外尚没人进来,立即传音道:“叶儿向师叔请安!”

 “啊!你…”

 “叶儿已与奇哥成亲,实因还殿下之龙佩,致出此下策,海涵!”说着,她便取出竹笛凑吹出袅袅笛音。

 铁捕一时惊喜,便步向股外。

 另外那四人合掌一拜,便急着去吃饭。

 不久,果见三位书生二前一后的入股,徐叶一见到殿后之人,立即认出他是皇太子,于是,她立即一扬笛音。

 杜奇会意的道:“臣本布衣,躬耕于南,苟全性命于世,不求闻于诸侯,光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

 来人正是当今皇太子,他一听笛音颇,不由缓步而行。

 杜奇暗中贯注功力跪地哦,立即引起皇太子之注意!徐叶乘隙贯注功力施展‘摄神惑魄大法’,皇太子原本已经受制,当下便受笛音引到杜奇之身旁。

 正副总领随行至此,便望向武侯。

 徐叶便暗催功力攻向他们二人。

 杜奇则配合的道:“臣受命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尔来二十有一年矣,先帝知臣谨慎,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

 笛音一催,皇太子三人双膝齐屈,茫然下跪。

 徐叶一使眼色,继续吹笛。

 杜奇便将以纱布包妥之龙佩放入皇太子之怀中。

 两人便缓缓步向殿外。

 铁捕一直站在殿口,他一见二人行来,他正询问,杜奇已经传音道:“大人,烦你上前徉装被笛音所制。”

 铁捕会意的立即上前下跪。

 徐叶一使眼色.杜奇便匆匆离去。

 徐叶倏聚功力,笛音便似铁杵铜锣般连晌六下,正副统领各啊一声,立即回头望来啦!徐叶疾催功力再吹三声,立听皇太子啊了一声!徐叶迅疾掠去。

 正副统领原本追,一见皇太子啊叫,立即止步。

 铁捕立即勿勿追到殿口。

 自太子怔道:“本官…怎会…”

 “禀…有人施展笛技惑神,不知您有何不适?”

 皇太子口气,按向心口道;“好似轻松不少!咦…”

 他伸手一摸,立即摸出纱巾。

 他打开纱巾,立见那块龙佩及娟秀的字迹道:“百世其昌,万世感恩!”

 他不由恍然大悟的忖道:“原来是她!”

 他立即匆勿张望着。

 铁捕立即入内低声道:“他们已混入人群!”

 皇太子摇头道:“算啦!焚香!”

 “是!”

 杜奇二人一离开武侯庙,便返回客栈更衣,没多久,他们已扮成中年人混入人群及行向码头。

 不出盏茶时间,他们已经搭船离去。

 沿途之中,他们尝梅鲜及欣赏风光。

 他们一抵达嘉定,立即有一名小叫化托钵注视每位上岸之旅客,杜吉便含笑竖起右手姆指及递出一铲银子。

 小儿子道过谢,趁自接银之际,悄悄入一个字团。

 杜奇二人走入附近一家酒楼,便吩咐妥酒菜。

 小二一走,杜奇便瞧向字团,立见:“宙大叔报隹音。”

 社奇收下字团,低声道:“苗大叔报佳音。”

 徐叶愉快的立即品茗a不久,小二送来酒菜,二人便欣然取用。

 膳后!两人便到江边候船,立见一位中年人上前低声道:“属下鲁元敬禀帮主!少林函总舵,将于下月初一莅访!”

 仕奇会意的轻轻点头。

 “帮主可有指示?”

 “代吾向各位弟兄致意!”

 “是!”

 “此地没事吧?”

 “没事!弟兄们皆能遵奉帮主训示行事,三间店面生意兴旺,良田亦近收成,年底必有相当的盈馀。”

 “很好!多加菜!多奖励!”

 “是!禀帮主,嘉定七义及六十三人入帮,可否?”

 “可以,只要志同道合之士,皆准入帮!”

 “是!谢谢帮主!”

 就在此时,船已泊岸,旅客正上船,中年人低声道句:“属下告退!”便转身离去。

 杜奇二人上船不久,大船便已离岸。

 徐叶付过银子,两人便进入一间舱房。

 她略为整理一下,便搂她凭窗赏景。

 “奇哥,谢谢你助我完成未了之事。”

 “别客气!你的笛技实在不凡!”

 “奇哥之悟性更不凡!”

 “别捧了!”

 “奇哥,要不要尝尝素女功?”

 “好呀!”

 两人立即迅速解除装备。

 没多久,她已跨坐在他的腿间运功“妙哉!”

 “别说话嘛!隔墙有耳哩!”

 说著,她已吻住他的双

 他向侧一躺,便闭目享受妙味。

 岳,久违啦!杜奇所搭之船正靠岸,立见苟旺和两条大犬在岸边,他立即低声道:“叶妹,认识他吗?”

 “狗王呀!他又玩狗啦?”

 “是呀!要不要逗逗他?”

 “算啦!”

 船一泊岸,那两条大犬便汪汪连叫,杜奇立即先行上岸。

 二犬沉吠一声,便望向他。

 苟旺欣喜的行礼道:“参见帮主!”

 “哈哈!好!好!”

 立见三人边来边道:“苟哥儿,你们帮主回来啦?”

 杜奇卸下面具道:“大家好!”

 “哇!杜帮主回来啦!”

 “是呀!快来见杜帮主呀!”

 刹那间,立即奔来百馀人。

 三位船夫正启锚,乍听此讯,匆匆向旅客道歉,立即奔来。

 一传十,十传百,一大群人已欢呼的奔来,这些人大多数出自贫民窟,他们一奔近,便纷纷下跪叩头致谢。

 杜奇忙道:“不敢当,别如此!快起来!”

 立即有三十馀名叫化疾掠而来。

 人群越聚越多,虽然有那三十馀人开道,杜奇仍然缓步而行,他感动的双手连挥,双目不由浮现泪光。

 没多久,沿途之城民,商店及旅客皆挥手向杜奇致意及欢呼,三、四百名丐帮弟子已经筑成‘墙’开道。

 足足的走了一个多时辰,杜奇诸人方始接近总舵大门,立见谭元已经率众在大门前恭“免礼!大家下去歙息吧!”

 “是!”

 二人一踏入大门,便瞧贝厅中已经坐了不少人,谭元更是低声道:“禀帮主,铁捕陪三名书生已在厅中坐了半个时辰。”

 “啊!他们刚来呀?”

 “昨天即来过一次!”

 “速全面戒备,暂时谢绝访客!”

 “是!”

 杜奇便与徐叶疾技至厅口。

 只见石天岭、潘天龙、寒江翁三人和潘盼盼六女坐在左侧,右侧果然坐著四人,居中宝座则空无一人。

 杜奇关上厅门,便和徐叶匆匆走到右侧首座书生前面下跪,立听杜奇恭声道:“罪民恭向殿下领罪!”—、石天岭诸人神色大变,立即下跪。

 这名书生正是皇太子,他微微一笑道:“平身!”

 “不敢!请殿下恕罪!”

 “赐尔二人无罪,平身!”

 “谢殿下!恭请殿下上座!”

 皇太子便含笑坐上帮主宝座。

 铁捕三人便站于椅后。

 石天岭忙道:“恕草民方才失礼之罪!”

 “赐尔等无罪,平身!”

 “谢殿下!”

 众人立即拘谨的返座。

 杜奇二人便分别坐在右侧第五、六个座位,由于皇太子四人方才坐在前四张座椅,他们恭敬的不敢再坐。

 皇太子望着徐叶道:“皇妹,是你吗?”

 徐叶卸下面具下跪道:“恕民妇欺君之罪!”

 “民妇?你…”

 “民妇已于月前和杜奇成亲!”

 “这…你为何不抬头!”

 “民妇待罪之身,不敢见殿下,”

 “赐你没罪!”

 徐叶道句:“谢殿下!”立即徐徐抬头。

 她那绝世容貌立即慑住众人。

 潘盼盼六女立即自惭形丑!良久,皇太子口气道:“你真的是…皇妹!”

 “民妇愧不敢当!”

 “君无戏言!你当真是皇妹?”

 “恕民妇一诗!”

 “准!”

 “浩瀚长江现底来,高崇泰山俯称臣,真龙降世泽万民,君临天下荫苍生。”

 皇太子喃喃念句:“果真是你!”不由面现不舍。

 “恕民妇欺君之罪!”

 “罢了!皇妹,你收下龙佩吧!”

 “这…民妇不敢!”

 “君无戏言!收下!”

 “谢殿下!”

 她立即低头上前接下龙佩。

 她一返座,皇太子便含笑道:“苗卿!”

 苗义炎应声:“微臣在!”立即上前下跪。

 “苗卿,你果真不愧铁捕之誉,本宫特增设一名副统领,赐你代本宫巡行天下,弘扬皇上之德泽!”

 “谢殿下!遵旨!”

 “平身!”

 “谢殿下!”

 “本宫早已获悉新任丐帮帮主甚得民心,方才目睹城民由衷接之情景,更信此事,杜帮主!”

 杜奇道句:“草民在!”立即下跪!“本宫不过问江湖事,望你善待本宫皇妹及配合苗卿安定天下,本宫他登基,必有所赐!”

 “遵旨!”

 “平身!”

 “谢殿下!”

 皇太子起身上前一一含笑朝潘盼盼六女点头,便步向厅外。

 杜奇便恭敬的启门及随行。

 皇太子一见广场通道两侧整齐的跪著叫化们,他口气,道:“统领!”

 “微臣在!”

 “瞧!这才是真正的军旅!”

 “微臣遵旨!微臣返大内之后,必会严督林军!”

 “很好!皇妹,别忘了返大内玩玩!”

 “遵旨!皇兄登基之时,必会前往恭贺!”

 “哈哈!妙哉!杜帮主!”

 “草民在!”

 “届时,别忘了率些人同来!”

 “遵旨!”

 皇太子哈哈一笑,立即昂头阔步行去。

 他们刚走近门口,立见许远和府城大人匆匆奔来,杜奇立即道:“禀殿下,范大人和许大人前来向你请安!”

 立见许远二人下跪叩头,道:“恕微臣…”

 “平身,本宫微服出行,赐尔二人无罪!”

 “谢殿下!”

 杜奇一见谭元站在右侧一部车旁,立即行礼道:“禀殿下,可否赐化子们一次护你返回大内之福份?”

 “哈哈!很好!很好!”

 谭元立即护车前来。

 三名年青叫化立即牵来三匹健骑。

 皇太子一上车,杜奇诸人立即下跪道:“恭送殿下!”

 皇太子道句:“平身!”马车便平稳的驰去。

 铁捕三人策骑一去,立即有三十名叫化策骑跟去。

 杜奇低声道:“谭长老!函告各分舵及各大派全力沿途护送。”

 “是!”

 府城大人感激的道:“杜帮主,谢谢贵帮弟兄前往通知。”

 “不敢.惊动大人啦!”

 “不!此乃下官之福份,谢谢!”

 “别客气!”

 “下官急于返府通知沿途府衙护送殿下,告辞!”

 “请!”

 两人便又匆匆奔去。

 哇!难得看见大官当街奔跑哩!不出半个时辰,全岳城民便知道殿下来过丐帮,而且丐帮夫人还是殿下之皇妹,顿时全城沸腾!刹那间,便传出鞭炮声!接著,各家鞭炮商便生意爆!全岳城便处处闻鞭炮声。

 哇!大家沾了光,兴奋的庆贺著。

 杜奇却转身道:“各位弟兄,请歇息!”

 众人立即应是离去。

 石天岭上前低声道:“先入厅吧!”

 杜奇心知有事,便与徐叶跟去。

 他们一入厅,石天岭取出一封信低声道:“铁捕方才在门口私下递来此信,你自己先瞧瞧吧!”

 “是!”

 信封中央端书‘杜帮主钧阅’,杜奇立即拆阅!“杜帮主钧鉴:首先致歉,因为,统领一再追问吹笛者,故只好和盘托出。

 殿下获悉之后!曾经沉思二个多时辰,然后一直很愉快,殿下毕竟不是凡人,此事谅必可以喜剧收场。

 若无意外,殿下将于明年登基,帮主年青有为,甚盼大力改革武林,重塑江湖人物形象!免遭官方排挤及猜忌。

 叶儿只身在世,如今有幸随侍帮主,尚祈帮主费心指教,苗某自在宦途不便介入江湖,尚祈多加包含苗义炎敬笔。”

 杜奇瞧过之后,立即将信递给石天岭:诸人轮瞧信,杜奇却默默品茗。

 徐叶更是低头而坐。

 良久之后.小将信送还杜奇!方始人座。

 杜奇平静的道:“爷爷、爹、各位妹子!她是徐叶,飘萍剑客之孙女。”

 潘天龙立即啊道:“徐兄还有后人在世?”

 杜奇点头道:“徐家被千面妖姬及冷秋师徒谋害,叶妹因为其母受制而以冷梅梅的身份供其利用。

 ”前些时,叶妹利用冷秋谋逆与千面妖姬同归于尽获得她们的功力,财物及所有的人物资料。

 “所以,她一一除去老魔及使天鹰客诸人前来这死,更运用冷秋之关系结识殿下,终成皇妹及软差大人!”

 众人听得大为敬佩!徐叶却起身下跪,潘天龙立即上前扶起她道:“叶儿,吾与令祖形同兄弟,她即使犯了天大的错,吾亦须檐待!”

 “谢谢潘爷爷,可是叶儿被或多或少的沾上血腥,实在不配和各位这种正人君子淑女并坐在一堂。”

 “别如此说!你是被的!”

 “可是,九大门派掌门信物是叶儿下令盗走的,各大门派不知因而遭受多少的惊慌,痛苦及羞辱哩!”

 “你想左矣!他们应该感谢你!他们的确也在感谢你!否则,他们无法肃清门派中之内哩!”

 说著,他便望向锺倩倩。

 锺倩倩便含笑离去。

 寒江翁含笑道:“叶儿,你没错!若非你快刀斩麻的一起引出各派之内,各派不知又会发生什么事哩!”

 “谢谢二位爷爷的鼓励。”

 “叶儿,那些内皆解决了吧?”

 “全部毒毙!”

 “做得好!够魄力!”

 立见锺倩倩取出一叠信递给徐叶道:“叶姐!这是各大门派最近送来之谢函,他们皆惑你哩!”

 “谢谢!小妹不敢当!”

 她便一一阅信!她更利用阅信之际整理思维。

 杜奇接著逐一阅信之后,含笑道:“爹,各大门派似乎已经联系过,否则,他们不会决定在同一来访哩!”

 石天岭含笑道:“不错!据相关分舵呈报,各大门派的确透过他们彼此联系过,咱们就竭诚招待吧!”

 “是!”

 立见徐叶自包袱中取出一个小袋道:“袋中尚有一些银票!收下吧!”说著,她便直接将小袋交给杜奇。

 杜奇便含笑递给潘盼盼道:“报告财政部长,请收下吧!”

 潘盼盼羞赧一笑,便收下小袋。

 杜奇含笑道:“叶妹,盼盼诸人不但分别掌管财政,内务及其他事情,每人更分别督导数个分舵,你也该帮帮忙吧!”

 “好呀,不过,你呢?”

 “我…对了!我好似没事干哩!”

 寒江翁呵呵笑道:“你掌管全帮,够忙哩!”

 “对!我统统管!”

 寒音道:“统统管?才不哩!统统不管哩!”

 “哇!不得了!连音妹也在抗议,事态严重啦!你们尽量的批评指教吧!我全部俯首认罪!”

 小辣椒首先发难道:“殿下来此之事,你不该没有事先道出武侯祠那段事,所幸殿下大人大量,否则,咱们就关门大吉啦!”

 “我认罪!一定改进!”

 潘盼盼道:“你应该先告知叶姐之事,免得大家好担心喔!”

 “是!下次改进!”

 小辣椒立即叫道:“什么?还有下次呀?”

 “哇!失礼!我失言!下不为例!”

 寒音道:“听说你会飞,是吗?”

 “是的!”

 “你在归还各派掌门信物之时,有否飞过此地呀?”

 “没有!我一直搭船或搭车!”

 “不论水路或陆路,皆会经过此地吧?”

 “是的!”

 “经过两次吧!”

 “是的!”

 “你为何没返家瞧瞧呢?为何不通知岸边之弟兄们呢?”

 “我…我打算一口气完成那份工作呀!”

 “伟大!昔年大禹治水,三度过家门而不入,你却两度过家门而不入,你真会效法先圣先贤哩!伟大!”

 杜奇睑通红,道:“认罪!我改进!”

 徐叶忙道:“全是小妹之错,别怪奇哥!”

 潘盼盼笑道:“叶姐,你别紧张!大家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奉命行事!”

 杜奇啊道:“哇!一定是大师爷爷的点子吧?”

 潘盼盼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小辣椒诸女亦笑而不答a杜奇忙道:“潘爷爷,大师爷爷怎么不见人影呢?”

 “他在享受香美酒大餐哩!”

 “真的呀?是他设计坑我的吧?”

 “我没瞧见,亦未听见哩!”

 “这…倩倩,你最‘阿沙力’!你说一句话吧!”

 锺倩倩笑道:“你还记得和大师爷爷打赌之事吧?”

 “记得呀!我认输啦!”

 “大师爷爷说他要收一些‘利息’所令安排方才那一幕!”

 “哇!太过分啦!我要抗议!”

 倏听后院传来:“谁要抗议呀?”

 “哇!说曹,曹就到!”

 诸女不由捂嘴暗笑!杜奇立即朝徐叶传音道:“叶妹,扁他!替我出口气!”

 徐叶不由一怔!杜奇立即又传音道:“义孙女该鉴定义祖之能耐!”

 徐叶苦笑一声,立即点点头。

 ‘刷!’一声,癫僧已经掠入厅中,他一瞄厅周,立即呵呵笑道:“好小子,是不是你在抗议呀?”

 徐叶冷冷一哼,起身道:“是我!”

 “你…你是冷梅梅吧?”

 “不是!”

 “怪啦!疯和尚我明明认得你是冷梅梅呀!”

 “不是!看招!”

 ‘刷!’一声,她便滑到他的身前,三十馀个纤掌幻影更是迅疾罩住他的周身大及左右两侧。

 癫僧果真不赖,只见他一旋身,手中扇子一挥,便消卸来掌道:“等一下!把话说清楚了再打!”

 徐叶心中一动.立即传音逍:“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叫吹箫!”

 癫僧啊了一声,不由后退一大步。

 徐叶冷冷一哼,立即前一大步!众人不由一怔!杜奇忖道:“哇!叶妹演得真像哩!”

 癫僧口气,传音道:“你是冷姬之传人吗?”

 徐叶冷冷一哼,冷冰冰的道:“多言无益,动手吧!”

 “不!你若为了那件事而来,疯和尚问心无愧!”

 “哼!既然问心无愧,何须多言,接招!”

 ‘刷!’一声,她的右掌五指忽缩倏弹,五缕指风已经疾弹向癫僭,当场便他挥扇扫来。

 ‘卜…’声中,扇上立即出现五个指

 他立即神色一变!她徐扬双掌,冷冰冰的道:“西湖固美,瘦西湖更美!”

 “你…你为何知道此事?”

 “你既然问心无愧,何须惊骇?”

 “我…我要见她!”

 “红颜已成尸水,长恨永埋心湖!”

 “啊!你当真出手?”

 “你怕啦?”

 “来吧!”

 ‘刷!’一声,他已经倒掠立于厅前广场。

 徐叶紧跟于前,立即出手疾攻。

 癫僧一展身形,破扇立即幻出漫天扇影!刹那间,两人便已经难辨五官!小辣椒立即上前问道:“奇哥,你方才叫叶姐做什么呢?”

 “逗逗大师爷爷呀!”

 “可是,她们似乎真的拆命哩!”

 “安啦!不会有事啦!”

 石天岭苦笑道:“奇儿,你可能假成真啦!”

 “为什么呢?”

 “癫僧与千面妖姬有一段不为增人知之情结,叶儿方才正是提这段事.你瞧癫僧已经全力出招哩!”

 果见癫僧已经幻成上百条人影紧盯住徐叶,徐叶却似棉絮般飘闪,双掌更是疾速的挥切著。

 “爹,孩儿该阻止吗?”

 “别急!叶儿似乎有所保留哩!”

 “不错!她已经贯生死玄关!”

 “唔!那就好!那就好!”

 小辣椒诸女立即一羡!.倏听‘轰!’一声,癫僧不由后退一大步,徐叶双掌合什,并膝沉喝道:“二十年前载酒瓶,春风倚醉竹西亭,而今再种扬州竹,依旧准南一片青!”

 癫僧神色一悚,立即双眉一皱!徐叶庄容道:“落拓江湖载酒行,楚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你…究竟是谁?”

 “峰高江澜方寸间,来去自如源心田!”

 说著,她回头一瞧杜奇,便徐徐跃上空中。

 杜奇会意的弹而去,迅即牵住她的左掌。

 两人身形一折,便并肩立在二十馀丈高处。

 众人不由出厅仰望。

 癫僧神色一悚,扇子已经手而落。

 他却不自觉的仰首望着。

 徐叶一提气,杜奇便和她冉冉向上飞去了。

 立听她道:“返朴归真一念间,执著俗情为何来?”

 癫僧全身一震,不由趺坐在地!徐叶又上飞三十馀丈高,再度道:“盘山导伊,中断若天辟;却门遥相望,佳气生朝夕。

 素怀出尘意,这有携手客;舍绕层阿,千怜峭壁。

 缘云路犹缅,憩涧锺已寂;花树发烟华,淙散百脉。

 长啸招远风,临潭漱金碧.落望都城,人间可役役!”

 讫,两人又上飞五十丈,立见两人只成‘小团’。

 癫僧唸句:“阿弥陀佛!”倏地执葫芦浇向头顶,立见香醇美酒自他的头顶淋滴至全身!他一掷葫芦,双掌便抚向头顶。

 刹那间,顶上短发全消,脑瓜子较‘五百烛光灯泡’亮!众人正在一怔,空中已经飘来笛音!只见徐叶庄容吃笛,杜奇则扶著她的纤似棉絮般飘下。

 癫僧又宣句怫号,便合什低头诵经。

 潘天龙庄容道:“返朴归真,可喜可贺!”

 寒江翁点头道:“好一位灵奇女子,音儿,好好学习!”

 “是,”

 良久之后,徐叶一收笛,便已跪在癫僧面前道:“参见爷爷!”

 癫僧徐徐睁目道:“永铭女施主点化大恩!阿弥陀佛!”

 只见他缓缓起身,便庄容步向大门。

 杜奇心中一动,道:“大师莅临相思屋!”

 癫僧转身合什行礼道:“老衲永仪心田!”

 说著.他便转身离去。

 杜奇嘘口气,道:“叶妹,咱们做对了吗?”

 “理该没错!他原本慧深厚,却为倩所系,致以癫疯现世,如今能返朴归真,实是莫大的福份!”

 “他与千面妖姬有情结吗?”

 “她爱他,他不爱她,她因而更加放,他因而不安!”

 “原来如此!她是至情至之人哩!”

 “不错!你若是他;你会不会接受千面妖姬之爱!”

 “会!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

 “不是这个理由吧?”

 “你认为该是什么理由呢?”

 “好乎,多情乎?”

 “哇!你别忘了自己是始作俑者,若非你故意安排,盼盼和音妹岂会和咱们在一起,我抗议!”

 “你刚才抗议,已经赶走大师,你再抗议,要赶走谁?”

 “我…含冤待雪呀!”

 她不由噗嗤一笑!小辣椒欣喜的拉来道:“叶姐,你好高明喔!”

 杜奇忙拉住她道:“小心!别动了胎气!”

 她的双颊一红,立即羞喜的低头。

 徐叶上前道:“娇姐,小妹有一帖药方可以补身强婴,需要否?”

 “我…”

 杜奇忙道:“快配六付,她们全部需要。”

 小辣椒啐句:“羞死人!”立即行向厅前。

 倏听大门前街道上传来一阵喧哗声及步声,杜奇笑道:“叶妹,咱们可能必须再飞一次喔!”

 “好呀!先飞去相思屋,如何?”

 “好呀!不过…”

 他立即传一道:“你得陪我!”

 她的双顿一红,啐道:“好嘛!”

 他哈哈一笑,立即望向大门外。

 立见门外已经挤,杜奇哈哈笑道:“光临!”

 立听一人喊道:“帮主,你再飞一遍,好不好?”

 “飞?我又不是鸟,亦没翅膀,那能飞呢?”

 立听另外一人喊道:“有啦!我方才瞧见帮主飞在半空中,结果我撞上墙壁!哎唷!好疼喔!”

 众人不由哄然大笑!.杜奇笑道:“别挤!别挤!”

 “帮主,拜托啦!再飞一次啦!”

 “是啦!拜托帮主再飞一次啦!”

 众人立即纷纷央求著。

 杜奇转身道:“爹,孩儿返家瞧瞧吧!”!,石天岭含笑点头这:“顺便协助大师安顿下来!”

 “是!”

 寒江翁道:“告诉他,吾会去瞧他,”

 “是!”

 杜奇转身面对众人道:“把照子睁亮,别挤!免得又撞墙啦!”

 众人立即哄然大笑!杜奇含笑伸出右手道:“叶妹,走吧!”

 徐叶一点头便握住他的手掌。

 两人足尖一弹,便飞起二十丈。

 众人欢呼连连!众人鼓掌不已!杜奇二人又飞升三十馀丈,只见两人身形一折,立即似被大风吹走般迅即朝南方飞出五十余丈。

 城民疯狂呐喊啦!杜奇二人疾催功力,便似流星般掠去。

 不出半个盏茶时间,两人已经掠落入相思林中之大篷,立见一排全新的木屋竖立于旧屋原址。

 “奇哥,一定是盼盼她们建的?”

 “不错!这个大篷还梃牢固的哩!”

 “不错!”

 “咱们到篷中?还是到屋中?”

 她羞郝的道:“大师随时会来哩!”

 杜奇哈哈一笑,双手一阵挥之后,篷布上面已经被一大堆落叶钉上,而且组成‘大师别吵’四个大字。

 “去你的!羞死人啦!”

 “来嘛!”

 说著,他已经先行入蓬。

 她啐句:“讨厌!”立即跟入。

 篷中仍是被枕、褥俱全,虽然有些微的霉味,两人的兴致丝毫不受影晌,立即解除装备!“奇哥!”

 “叶妹!”

 不久,钉在篷上之枯叶纷纷被震落,本书就在人的‘原始响曲’中圆的落幕啦!

 ———全书完——— m.EDaxS.Com
上章 跑马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