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跑马郎 下章
第十七章 你浪我猛谁怕谁
 欢乐时光过得特别快,一晃就过了一个月。

 岳城大小酒楼食堂因为接连摆下七天的水席而大捞一票,不过,这种银子赚起来也够累的哩!他们原本以为七天一过,便可以休息一下,那知,慕多而来之江湖人物或文人益增加,他们根本闲不了呀!他们忙得不亦乐乎啦!老板大捞,伙计小捞,每人皆乐透啦!那群贫民因为获得救助,有不少人集资经营小吃店,也有不少人买舟供游客畅游庭湖哩!更有人集资买地耕种哩!总之,岳城更热闹啦!城民更安乐啦!最乐的是大小衙门之差爷,因为,这一个月,没有打杀案、偷盗案,亦没有人擂鼓诉讼,每个人皆闲得要命哩!杜奇最忙!白天,他接待访客,经常忙到夜晚哩!夜晚,他与新加入丐帮之七千馀人共餐及听取他们的训练情形和意见,经常忙到子行方始歇息哩!他打算以一个月的期问集训,然后分配他们到各地分舵积极展开工乍,俾全面维持江湖之安定及畅的通信。

 在鬼堡高手指导之下,他们学会更迅速,便利的通信方式以及更严密、迅速、安全的信鸽通信方式。

 又过了半个月,这七千馀只‘菜鸟’和三千馀名‘老鸟’在广场会师之后,便在各分舵主率领之下离去。

 杜奇松口气,立即返厅。

 厅中已坐著潘、萧、寒、锺四家之人,立听潘天龙问道:“奇儿,盼盼说帮中财务状况稍差,你知道冯?”

 “知道!这一大批人吃了四十来天,吃出问题啦!”

 “放心!我们方才已经商量过,我们皆有不少的现银可以补平,此外,我们也打算出售产业,一起搬来此处。”

 “这…不妥!不妥!”

 寒江翁笑道:“别推辞!先撑过这段期间,往后各分舵所经营之店面及田地,不但可以自足,尚可缴回,届时,你再归还如何?”

 “好吧!谢谢!”

 鬼堡堡主道:“敝堡就交给邱分舵主使用吧!”

 “这…太…”

 “别客气!收下!”

 “是!谢谢!”

 倏见萧健平之楚王湘道:“奇儿,你还记得楚怀湘吧?”

 “记得!他是宛平县令!我该称呼他为舅舅吧!”

 “正是!他今天来信祝贺!他已是洛府城大人啦!”

 “太好啦!这种清官该出头啦!”

 “他在信中道出一件秘密,嘱我不可外!”

 说著,她立即低声道:“他能升得如此怏,完全是冷梅梅帮的忙。”

 “真的呀?她为何有此能耐呢?”

 “她和吏部大人池祝贵走得很近,殿下更多次在地府见过她。”

 “哇!原来如此!这块金匾一定是她送的!”

 “不错!此事甚为机密,若外,可能会影响你的舅舅,反正她没有敌意,你就装作不知道吧!”

 “是!”

 癫僧道句:“怎样!”立即得意的一笑。

 “大师爷爷,她会不会是软差大人?”

 “按理说,不大可能,可是,她的神通广大,不一定喔!”

 “她最近为何静悄悄呢?”

 “别急!该来则来!你没忘记咱们的赌约吧?”

 “这…”

 癫僧呵呵一笑,立即起身喝酒而去。

 寒江翁问道;“奇儿,什么赌约呀!”

 杜奇苦笑道:“奇儿可能真的要娶冷梅梅啦!”

 说著,他便道出与癫僧打赌之事。

 寒江翁笑道:“你该娶她!”

 杜奇道句:“可是…”便望向潘盼盼。

 潘盼盼羞赧的道:“我不怪她!”

 “这…音妹,你呢?”

 寒音睑通红的道:“我不怪她!”

 石天岭道:“奇儿,娶她吧!她并无恶迹呀!”

 “是!”

 “奇儿,据本帮关洛分成弟子禀报,富贵山庄已经烧毁,冷秋亦甚久不见踪迹,滨湖庄亦人去庄空,莫非已有变故?”

 楚玉湘道:“亲家,铁捕随家只在洛担任总捕头,可否通知该分航去向铁捕探询冷秋之动态呢?”

 “上策!奇儿,即刻办吧!”

 杜奇立即应是离去。

 潘天龙笑道:“盼盼,你们姐妹也该将有喜之事告诉奇儿啦?”

 潘盼盼六女立即羞喜的点头。

 石天岭及史萍惊喜的互视一眼,他不由问道:“潘兄!真有此事?”

 “呵呵!她们统统有喜啦!”

 “太好啦!太好啦!”

 潘天龙含笑道:“石兄,你该大兴土木再建一楝大楼吧?”

 “该!确实该择动工啦.呵呵!”

 又过了十天!这天一大早,杜奇便被掌令唤起,他以为发生什么大事,慌忙穿妥衣靴开门问道:“发生何事?”

 “禀帮主,各分舵皆以信鸽送回一件怪事,他们分别于昨晚子时至寅时之间,接获官方致赠之三万两银子。”

 “会有此事!他们有否提及官方为何要如此做?”

 “皆奉软差大人之命令行事!”

 “哇!有是钦差大人!这…你下去吧!”

 掌令立即应是退去。

 立见潘盼盼六女一起入房,只听播盼盼问道:“奇哥,那位软差大人一定是冷梅梅,否则,不会有人做这种事。”

 “有此可能!”

 锺倩倩道:“此人能够命令官方在不同的时段赠银给各分舵,再由各分舵同时报回此讯,可见,他已对各分舵了如指掌。”

 杜奇悚然道:“此人若为敌,太可怕啦!”

 小辣椒道:“他不会与咱们为敌,我认为他是冷梅梅!”

 杜奇道:“她若是钦差大人,各派掌门信物必在她的手中,是吗?”

 诸女立即点头。

 杜奇道:“好!假设她是冷梅梅,亦是软差大人,各派掌门信物亦在她的手中,咱们该如何找出她?”

 潘盼盼道:“别找她!她自会出来!”

 锺倩倩点头道:“有理!我建议通知各地分舵各将一间店名易名为‘梅梅’,而且大肆宣传一下!”

 杜奇会意的道:“高招!她一知道此事,必会明白咱们已经猜到她,届时再看她如何出招吧!”

 诸女立即欣然点头。

 杜奇便欣然去吩附掌令通知各分舵遵办。

 此时的冷梅悔刚用过膳及步向嵩山,如今的她易容为蓝袍中年人,除了右肩挂著一个包袱外,双手空无物。

 她边走边赏景,所以,她一直到晌午时分,方始接近少室峰,却见通往少林寺之山道入口处何著一块木牌。

 “谢绝参访及参香”

 入口处空无一人,她便步入登山石阶。

 一声:“阿弥陀佛!”之后,一位小沙弥已经合什自右侧亭中步出,冷梅梅含笑望了他一眼,立即止步。

 “阿弥陀佛,施主请回!”

 “为什么?”

 “敝寺已谢绝参访及参香。”

 “我不是来参访及参香。”

 “这…抱歉!敝寺不见外客!”

 “我不是外客,我只是来游山,此山乃是国有,是吗?”

 “这…请施主别留难小僧!”

 “罢了!你认识此物吗?”

 说著,她便取下包袱及出碧玉杖!‘叭!’一声,小沙弥立即下跪膜拜!良久之后,小沙弥趴跪道:“小僧敢问施主有何吩咐?”

 “了悟在不在?”

 “掌门师祖在!”

 “请他来见我!”

 小沙弥应声是,便沿阶掠去。

 冷梅梅望着他的身法暗赞道:“一位小沙弥便有这等身手,可见少林的确名不虚传,我不该太无礼!”

 他便进入亭中赏景。

 不出盏某时间,了悟大师在四大护法开道之下,和九位老僧联袂掠到亭前,他们一见到碧玉杖,立即合什行礼!“了悟!”

 “老衲在!”

 “它是真品吧?”

 “是的!”

 “你有两种方式可以取回它,第一,你胜我,第二!通知杜奇来取。”

 “老纳斗睢采行第一条途径!”

 冷梅梅道句:“好!”便直伸出左掌。

 了悟大师立即也伸出左掌。

 双掌距离三丈遥对着,冷梅梅这句:“请!”立即吐出掌力。

 了悟立即亦运功出掌!“了悟,小心啦!”

 功力一催,地面立即土叶疾卷。

 了悟疾催功力,全身凝立不动。

 可是,不出盏菜时间,了悟的左臂立即一颤。

 “了悟,替我备一禅房,我等杜奇来!”

 说著,她立即徐徐放下左掌。

 了悟嘘口气,合什欠身道:“遵命!”

 他技不如人,能保住颜面,已经够愉快的啦!他一转身,便道:“凡伦,你走一趟丐帮分往吧!”

 四大护法之首,立即应是掠去。

 “施主,请!”

 “请!”

 冷梅梅便平稳的和了悟掠向山上。

 不久,她便被安排在后殿后之禅房,了悟诸人一走,两位小沙弥立即送来素斋及漱洗物品。

 她相信少林不敢搞鬼,便放心的漱洗及用膳。

 膳后,她步入院中散步,同时欣赏少林之宏伟,古穆建筑物及感受出尘、庄严、宁静、平淡之气氛。

 良久之后,她方始返房调息。

 她一运功,立即听见沉重的话声,她仔细一听,立即听见话声来自大雄宝殿,而且正是出自了悟大师之口中。

 “吾少林一向为怫教之源,武林之宗,如今却必须封山及侍候窈吾历代祖师传下来之掌门圣杖,吾愧对少林,愧对大家!”

 说至此,嗓音已微带呜咽。

 只听他又道:“杜帮主一来,若能顺利取回圣杖,吾必退隐面壁自忏,杜帮主若无法取回圣杖,吾必自尽谢罪!”

 “不可!掌门师兄,你不可如此做!”

 “唉!师弟,吾明白你的心意,冰冻三尺,固然非一之寒,可是,吾掌门二十三年,的确太疏忽!太松散了!”

 立听:“恩师,弟子疏忽,致让凡明有机可乘,弟子该自尽谢罪!”

 “罢了!你们这一代乃是少林之中坚,亦是他振兴少林之希望所系,一切恩怨对错就由吾一力承担吧!”

 “是!”

 冷梅梅听至此,忖道:“少林有救啦!我该适可而止啦!”

 她口气,立即入定,黄昏时分,杜奇诸人正在用膳,却见掌令匆匆掠前行礼道:“禀帮主,河南分舵恭呈一份紧急文件!”

 说著,他立即奉上一张红字条。

 杜奇一拆,立即大喜道:“她出来啦!”

 他立即时道:“蓝抱中年人于少林恭候帮主往取碧玉柱。”

 小辣椒道:“一定是冷梅梅!”

 癫僧笑道:“丫头,你不服气呀?”

 “不是啦!人家独恐不及哩!”

 “呵呵!没枉吾疼你一场,奇儿,快去吧!”

 “是!”

 “记住!为了各大门派之掌门信物,多礼让些!”

 “是!”

 “盼盼,吾如此吩咐你们老公,你们不会不悦吧?”

 说著,他便含笑望向诸女。

 诸女立即羞喜的低下头。

 石天岭道:“奇儿,你顺便带一些人出去见见世面,你此番或许必须到各大门派走动一下俚!”

 “是!孩儿若取到各派之掌门圣物,必会一一送回。”

 “理该如此!拿令,你先函覆朱分舵主,再函告沿途各分舵注意安全,奇儿将于半个时辰之后出发。”

 “是!”

 “你另挑二十人护驾!”

 “是!”

 杜奇忙道:“通知苟旺一并随行!”

 “是!属下告退!”

 掌令一走,石天岭便道:“奇儿,由此地赴少林,路途不近,对方又以静制动,你宜在车中多多歇息。”

 “是!”

 “吾会通知各分舵先行摒退各路人马之拜访,此外会另备人车供你争取时间前往少林,你别心!”

 “是!”

 小辣椒立即问道:“爹,奇哥要一路赶赴少林呀?会不会太累呀?”

 “少林一定心急如焚,即使再累,也要赶!”

 杜奇含笑道:“娇妹,你放心!我不累!”

 经此一来,众人匆匆用过膳,立即结束。

 诸女立即一起替杜奇更衣及准备行李。

 不久,杜奇已坐在厅中等候,小盼则将行李送上车。

 石天岭含笑道:“奇儿,你不会紧张吧?”

 “不会!她若是冷梅梅,孩儿保证会报佳音。”

 “很好!”

 癫僧叫道:“别忘了通知她多买些美酒回来孝敬喔!”

 “一定!”

 “好小子!你的气不错!你放心的去吧!”

 “谢谢你的金口!”

 立见掌令入厅道:“禀帮主,恭请启程!”

 杜奇朝众人行礼之后,立即出厅。

 立见近千名丐帮弟子分别立于通道两侧,大门口则停著一部密篷马车,苟旺诸人则牵马站在车旁。

 杜奇一出厅,众人立即拱手行礼。

 杜奇边走边含笑点头,他一走出大门,立见苟旺行礼道:“谢谢帮主提拔,恭请帮主上车!”

 “你会骑马吧?”

 “会!”

 “很好!启程吧!”

 说著,他立即上车。

 车夫是位干青年,只见他一扬鞭,掌令便率领六人策骑驰出,苟旺四人则驰行于马车两侧。

 另有九人则护行于马车后方三、四丈处。

 杜奇目睹苟旺专注骑马之情形,便放心的盘坐在被褥上。

 以他此时的修为,根本不需要躺下去睡觉,他只要调息,便可以保持最佳的体能状况,最适合他目前之状况。

 出城之后,他便放心的入定!大地一片黑暗,掌令这匹识途老马却平稳的率前驰去,平坦的官道上,立即传出规则的‘的答’蹄声。

 整个大地好似只有他们在赶路,因此,他们一跎畅行无阻的在破晓时分,接近另外一座城市,立见一群叫化站在路侧。

 掌令上前招呼之后,一名中年叫化立即率众前来行礼。

 杜奇下车还礼道:“免礼!各位辛苦啦!”

 “不敢当!车上备有早膳,请帮主上车!”

 “好!掌令,你们好好歇息,别急著返回总舵!”

 “是!恭祝帮主一路顺风!”

 “谢谢!”

 杜奇一坐上另外那部马车,果见车中备有被褥及丰盛的早膳,马车一启动,他便悠闲的用膳。

 膳后,他便靠在柱旁赏景。

 路上人车来来往往,可是,他们只要瞧见杜奇这批人,便有不少人自动让道及劝人让道,杜奇不由一阵暗喜!晌午时分,另外一位中年叫化已经率人在镇外恭候,杜奇下车略一招呼,又入林制造一些‘垃圾’,方始上车。

 车上已备妥午膳,他用膳之后,立即躺下歇息。

 黄昏时分,他登上另外一部马车,便见食盒取出一封信。

 他一拆阅,便见信中叙述帮中‘风平静’及通往少林之途中亦无可疑之人,他不由心中一安。

 他收妥信,立即欣然用膳。

 膳后,天色已暗,他便调息及入定。

 黎明时分,杜奇一行已经在少室—下停妥,杜奇一下车,便瞧见了悟大师那一批人已经站在远处。

 他吩咐中年叫化诸人歇息,便朝前行去。

 了悟大师上前合什行礼道:“阿弥陀佛,老衲无能,致令帮主如此奔波,老衲在此深致歉意及谢意!”

 “大师言重矣!对方尚在贵去吧?”

 “是的!他一直在禅房候你!”

 “好!我去会会他!”

 “请!”

 两人刚转身步入山门,山上便传来钟鼓鸣声,杜奇立即道:“大师,晚辈承当不起如此隆重的礼节!”

 “施主名至实归,施主不但是一帮之主,亦专程为敝寺解难,敝寺不知该如何感激及报答?”

 “不敢当,万源归一,理该同甘共难!”

 “感激不尽!”

 他那双掌一合什,立在山道两侧诸僧立即一起躬身合什行礼,同时齐声道:“恭杜帮主!”

 杜奇立即频频拱手,道:“不敢当!”

 哇!眼前这付场面实在有够庄严及浩大,二千馀名老、中、青、小和尚整齐划一,而且由衷的致敬,实在太感人啦!所以,杜奇每走一步,便一揖答礼,以示尊敬!良久之后,他们二人并肩步入大雄宝殿,杜奇拿起碧绿杖代表丐帮由衷的致敬好一阵子,方始站直身子了悟大师侧身道:“帮主,请奉茗!”

 “请!”

 两人一入座,一位小沙弥立即奉茗。

 小沙弥一走,了悟大师立即叙述他与冷梅梅会面手之经过,道:“此人之修为可能已经贯通生死玄关。”

 “喔!我去会会她吧!”

 “帮主需否歇息吗?”

 “谢谢!走吧!”

 “请!”

 两人便联袂向后行去。

 不久,两人已经步到禅房门口,立见盘坐在木上之冷梅梅微微一笑,道:“你提前三个时辰抵达,辛苦啦!”

 杜奇含笑道:“我仍嫌双肋未翅哩!”

 “你急于?”

 “非也!”

 “你急于取回碧玉杖?”

 “非也!”

 “你为何如此急?”

 “解惑!”

 “我了解!大师,得罪啦!”

 说著,绿影一现,碧玉杖已冉冉飞向了悟大师,立听了悟合什双膝着地,念句:“阿弥陀佛!”双手已经高举过顶。

 ‘滋!’一击细响,碧玉杖已落入他的手中。

 “铭谢帮主!”

 “不敢当!该谢她!”

 “是!铭谢施主!”

 冷梅梅含笑道:“不敢当!愿你勿追究凡明已死之事!”

 “孽徒咎由自取!”

 “甚盼大师匆因此而萌退意!”

 “你…”

 “我在无意中听见大师之言,甚盼大师坦然面对此事,俾作个良示范,如此方不负杜帮主奔波之劳!”

 “是,老衲可否一睹施主容貌?”

 “大师著相矣!”

 “是!老朽承教!”

 “我尚需与杜帮主了结事情,大师且退!”

 了悟大师立即向二人行礼及告退。

 “梅梅,我…”

 冷梅梅起身道:“你这身服装耐看!难怪会有那么多人肯加入贵帮,更有那么多美女肯委身相托,恭喜!”

 “谢谢!梅梅,我可否说句话?”

 “说!”

 “嫁给我!”

 “你为何要如此说?”

 “你我已有夫妇之实…”

 “差矣!当时,我只想盗取你的功力!”

 “不!不是!否则,我不会幸活至今!”

 “你不明白!先搁下此事,我想会会你!”

 “这…为何要如此做?”

 “你怕啦!”

 “不是,我认为没此必要!”

 “有此必要!为了它们,你必须如此做。”

 说著,她一打开包袱,立即取出那七件掌门信物。

 “你为何要如此做?”

 “证实女人并非弱者!”

 “我末曾藐视过女人!”

 “我知道!准备动手吧!请!”

 说著,她便朝院中一指。

 杜奇只好转身步入院中。

 她引燃一条线香入地上,再坐坐在他身前,道:“领教内功!”说著,她已平学双臂及将双掌掌心朝外。

 杜奇朝她身前一坐!掌心便贴住她的掌心。

 她微微一笑,道:“香尽之前定胜负,如何?”

 “请!”

 两人便徐徐吐出功力!两人似古人般坐了不久,倏见她的双肩微耸,极极柔的功力,便似寒般源源不绝的入他的体中。

 他的左肩向后徵塌,右肩却向前微倾,:她立即觉得右掌之动力长驱直入,左掌之功力却全数被回。

 她不由神色大变!倏觉左掌心一热,一股热已经透臂而入,她不由暗骇道:“糟糕!他居然借力打力毁我的功力啦!”

 她正一拼,却觉那股热入体之后,不但没有震伤她的经脉,而且好似冬照抚过冰冷的雪地!她顿觉全身一畅!.她立即口道:“你!”

 他微微摇头,立即闭上双眼。

 她心知他示意她住口,立即亦闭上双眼。

 柔和的功力源源不绝的自她的左臂遍她的全身,她的右掌再也推不出丝毫的至至寒功力啦!她的篮袍簌簌动著!她的全身轻颤著!不出盏茶时间,她的全身已经袅袅飘出白气,那情景好似一块冰正在被阳光照耀得逐渐的飘出白气,白汽越来越浓,她的右掌心再度出功力了!她觉得自己好似徜徉于春天和暖阳光下,全身说不出的舒畅她根本不再推拒或施展任何功力啦!她的全身已被白雾笼罩啦!杜奇那张白里透红之睑已经转白,而且又白又透明,连那两片朱也变白,十足的变成白面书生啦!那条香早已燃尽,两人却仍然贴掌而坐。

 晌午时分,杜奇的脸色渐渐转红,冷梅梅周遭的白雾亦转淡,不过,两人仍然一动也不动的贴掌而坐。

 了悟大师陪一名中年叫化在远处目睹此景,立听了悟大师低声道:“他们一时难分上下,烦施主通知其他施主上山用膳吧!”

 “是!晚辈先送出信鸽,再来叨忧吧!”

 “请,”

 三天三夜之后,杜奇及冷梅梅在了悟大师及中年叫化注视之下,突然原式不动的冉冉飞起,了悟大师立即神色大变!杜奇二人飞出三十馀丈高之后,突然冉冉飞向山顶,少林诸僧乍见此景,纷纷虽然而视及相继走告著。

 中年叫化问道:“大师,这是…”

 了悟大师肃容道:“天地和合,无所不往,所向无阻!”

 “晚辈需否禀报总舵否?”

 “不必!顺其自然吧!”

 “他们已经飞掠峰顶啦!”

 “不错!以他们之能,即使返岳,仅需半而已!”

 “当真?”

 “是的!老衲必须派人守护各派之掌门信物。”

 “请!”

 了悟大师便匆匆行去。

 且说杜奇和冷梅梅贴掌盘坐飞越少室峰峰顶之后,倏见冷梅梅凤目一张,她立即发现自已居然身在半空中。

 她不由一阵惊喜!气机一,她立即向下一沉。

 杜奇伸手一抓,便抓住她的右大臂。

 她不由啊了一声!他唤句:“梅梅!立即拧掠向山下。

 她一气,顺手搂上他的虎背。

 他便顺利的搂她向下掠去。

 不久,他遥见陡峭的半山壁上有一固同口,他朝该口一指,顺手一划,她便会意的亦将左臂向外一划!‘刷!’一声,两人便跃落内。

 ”你…“他唤句‘梅梅!’立即贴上她的樱

 她微微一抖,立即搂住他!他暗暗一喜,怪爪立即开始活动!没多久,两人已经成为‘原始人’!两人朝地上一躺,立即点燃战火!一场绵好戏立即上场!“梅梅!”

 “嗯!”

 “谢谢你!”

 “我…我该谢谢你助我炼化功力!”

 “我也获益不浅!”

 “你怎会知道我的内功路子?”

 “我修练‘海心大法’,它完全以静制动,而且后发先至,你一施展功力,我便直觉的作出反应!”

 “太神奇啦!后来,我们怎会飞呢?”

 “你我皆已经贯穿生死玄关,不但身轻如絮,而且因为功力完全融合,所以,我的意念一动,咱们便能飞!”

 “太不可思议了!”

 “梅梅,谢谢你这位钦差大人之赐赏!”

 “你…完全知道啦?”

 “大师爷爷指点的,”

 “大师爷爷,癫僧吗?”

 “是的!他已收你为义孙女,你知道吗?”

 “我听过不少人提及此事,我不配!亦不敢相信!”

 “千真万确!爷爷不愧为有道高僧,他居然能铁口直断出你的所为,更预判你不会伤害我。”

 “我…好羞惭!”

 “别如此说!聊一聊吧!”

 “我…该如何说呢?”

 “先由冷秋谈起吧!”﹂“她是一位聪明却又之女人,她在千面妖姬调教之下,利用美敛财及盗取男人之功力!”

 “一千面妖姬是她的师父呀?”

 “不错!她们面和心不和,反而成全了我!”

 她便叙述千面妖姬与冷秋同归于尽之经过。

 他道句:“好险!”立即搂著她。

 她的下身一扭,居然热情的送上门。

 战火立即再度引燃!他亦热清的冲锋陷阵!她便欣然叙述摧毁冷秋爪牙之经过。

 “梅梅,谢谢你!若非你暗中策应,武林非大不可!”

 “你不怪我?”

 “我起初误解你,如今太感激你啦!”

 她妩媚一笑,取下面具,更热情的叙述接近殿下及摄住殿下心神之经过,杜奇不由频叫“高明”

 “梅梅,殿下若登基,你岂非变成太上皇啦!”

 “我才不要哩!我只想做个平凡的…女人!”

 “该是帮主夫人吧?”

 她立即脸布霞!他哈哈一笑,道:“梅梅,你那来那么多钱呀?”

 “完全是冷秋及千面妖姬所搜刮哩!”

 她便仔细叙述著!“哇!好狠的女人呀!”

 “人算不如天算!她白忙一场啦!”

 “佩服!梅梅,你真令人佩服!若换成别人,一定会利用那笔富可敌国的财富大肆花天酒地啦!”

 “我只有一个人,如何花呀?”

 “我可以帮你花呀!”

 “黑白讲!你才不是那种人哩!”

 “哈哈!知吾者,吾梅梅也!”

 “我…盼盼她们肯容我吗?”

 “安啦!拜堂那天,你占首位哩!”

 “她们不便得罪你呀!”

 “不!她们自愿如此,盼盼还一再强调你是她的媒人哩!”

 “我…我当时只知奉行师姐之命令,并无作媒之意呀!”

 “提起那件事,可真险呀!”

 “你当时是如何困呢?”

 “全靠海心大法之助,它助我自动运行功力,因而配合盼盼之纯功力将媚媚的功力得一乾二净!”

 “太神奇啦!它如今会不会功力呢?”

 “你方才不是已经试过吗?”

 “小巫见大巫,一败涂地!”

 “安啦!我之功力已经合一,去,伤不了身啦!”

 “谢谢你!”

 “干嘛要谢谢我呢?”

 “你赐我功力,又带给我欢乐呀!”

 “你也带给我欢乐呀!凭心而论,盼盼他们六人皆没有办法给我如此美妙的乐趣,谢谢你!”

 “不敢当!”

 两人越来越兴奋,立即更加绵。

 没多久,她问道:“你还记得铁捕吗?”

 “记得!听说是你协助他升官,是吗?”

 她轻轻点头,立即道出经过情形。

 “梅梅,你太了解官场啦!”

 “不!应该说是我很了解男人!”

 “不错!你的确很了解男人!”

 “可是,我想不到你…你…”

 “怎样?”

 “我想不到你会如此冷静,我原本以为你今天和我一见面,可能会不客气的出招先教训我一顿哩!”

 “我舍得吗?”

 “你…你早就确知我取走各派之掌门信物吗?”

 “不错!”

 “你…你当真如此想吗?”

 “不错!你带音妹来之后,我就确信你对我没有敌意!”

 “我…”

 “梅梅,你相信我,好吗?”

 “我…嗯!”

 “你嫁给我,好吗?”

 “嗯!”

 “好梅梅!”

 他大开杀戒啦!她不含糊的厮拼啦!良久,良久之后,他们又‘同归于尽’啦!天亮了,杜奇和冷梅梅联袂回到禅房,立见两位年青和尚行礼道:“参见帮主,请问是否需要早膳?”

 谢谢!送来两份吧!两位和尚立即行礼退去。

 “二位用膳吧!”

 说著,他立即合什退去。

 杜奇二人便欣然用膳。

 膳后,杜奇二人便步向前殿。

 立见了悟大师及诸殿住持前来道:“恭送帮主!”

 “感激不尽!吾二人直接走山径,后会有期!”

 ‘刷!’一声,两人一牵手,便疾掠出四、五十丈,只见他们右膝微屈,便已经掠落于山处。

 了悟大师叹道:“武学无涯,人外有人矣!” m.EdAXs.COM
上章 跑马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