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跑马郎 下章
第十四章 天生丽质倾众生
 ‘刷!’一声,一位劲装大汉已经持剑奔出。

 青年叱声:“原璧归赵!”柳叶镖已疾飞而去!‘卜!’一声,柳叶镖已上大汉心口,立听他啊了一声倒地。

 青年‮头摇‬叹道:“俗哉!伊人,你在那里呀!”

 倏听‘呼!’一声,那钵子突然自青年之掌爱向上浮起,青年啊了一声,直觉的伸手便抓住它。

 ‘呼!’一声,它居然飞向台前,众人不由一怔!青年却快步抓来。

 ‘呼!’一声,它居然已经飞向冷梅梅,只见她左手一伸,便托住小钵,众人立即好奇的望向她。

 冷梅梅微微一笑,那些雪立即化为清水!更奇的是那些花蕾轻轻抖动之后,已经全部绽放,而且透出幽香,众人瞧得不约而同的惊呼着。

 冷梅梅暗凝功力,那些水立即又开始拟聚。

 冷梅梅右手轻剥‮瓣花‬,缓缓揷入冰水之中。

 不久,钵中已经出现十七个秀丽的字:“仙骨姗姗清绝俗,姑天然出世姿。”

 她含笑走到皇太子面前行礼道:“聊表寸心,不成敬意!”

 “好!好一位一品才女!”

 说著,他欣然接过它。

 哇!‘一品才女’出炉啦!台上立即锣鼓呜!青年作揖道:“恭请一品才女上台一展丰彩!”

 冷梅梅便含笑望向皇太子。

 皇太子立即鼓励的点点头。

 冷梅梅身子一晃,倏然已经站在台上!皇太子啊了一声,脫口道:“高明!”

 众人当然跟著鼓掌喝彩啦!青年作指道:“殿下慧眼识才女,一品才女傲群芳!”

 冷梅梅含笑道:“梅仙如此恭维人,当心伊人会吃味!”

 皇太子不由哈哈一笑!众人便跟著哄堂大笑!青年双颊一热,道:“在下言词皆由衷,伊人已随雪风散!”

 “伊人虽散魂魄在,怨君薄幸恨命薄!”

 青年长揖一礼道:“才女指点鲁莽汉,愿觅伊人再续缘!”

 “访伊人入山去,借梅清励君真!”

 青年道句:“承教!”立即行礼退去。

 冷梅梅含笑道句:“恕民女放肆!”双掌倏地招向台沿之那对大红烛,只见她双掌一旋,烛便飞向台后之布景。

 一阵‘叭…’连响,布上已出现两行红字!“南斗添福福绵绵!北斗添寿寿天地!”

 皇太子起身喝道:“好功夫!好词!”

 池祝贵起身拱手道:“谢谢!愧不敢当!”

 众人便跟著起身鼓掌。

 冷梅梅检衽行礼,便沿阶下台!她便在众人恭之下返座。

 台主上台道:“铭谢一品才女替敝团增添光彩,梅仙此去必可寻获伊人,恭祝池大人福寿双全!”

 台上诸人齐喝道:“恭祝池大人福寿双全!”

 池祝贵便笑呵呵的赐赏!不久,皇太子手捧小钵,轻抚钵中字,道:“本官不虚此行,时候已经不早,本官该走啦!”

 “恭送殿下!”

 文武百官便依序行去。

 冷梅梅却含笑殿后而行。

 皇太子登轿之后,掀帘遥视冷梅梅一眼,方始放簾。

 侍卫立即护轿而去。

 文武百官便向池祝贵辞退。

 送走众人之后,池祝贵走到冷梅梅身前道:“殿下难得如此愉快,铭谢姑娘今曰之帮忙!”

 “不敢当!民女有事相求!”

 “请!”

 不久,两人已经入厅。

 冷梅梅低声道:“家师吩咐民女送来解药,大人今后可以永除后患,不过,尚祈大人协助一件事!”

 “这…什么事?”

 “大人知道楚怀湘否?”

 “宛平县令吗?”

 “此人是位清官,可惜不善逢,故未蒙拔擢!”

 “不!他最近即将调升!”

 “大人可否调他来执掌洛?”

 “这…”

 “以他的政绩,大人有权如此做,是吗?”

 “不错!可是,洛周自明刚调来不久哩!”

 “周大人优柔寡断,皇陵上回险遭焚毁,理该调职”

 “令师可有他意?”

 “没有!”

 “好吧!”

 “谢谢!来捕可否一并调赴洛?”

 “好吧.希望姑娘别怈此事!”

 冷梅梅取出药丸道:“放心!民女及家师今后绝对不会来打扰大人,更不会怈今曰所说之事。”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告辞!”

 说著,她立即行向厅外。

 翌曰午末之,啤女入房禀报道:“池王爷府总管求见!”

 “带他进来吧!”

 婢女一走,冷梅梅便暗自冷笑道:“池祝贵,你还是摆脫不了我吧?哼!看我如何你就范!”

 不久,那位总管果真入厅陪笑道:“姑娘,你好!”

 “你好!请坐!”

 “是!”

 婢女斟茶之后,立即退去。

 “姑娘,王爷命小的邀你莅府一唔!”

 “抱歉!我已约妥人。”

 “这…实不相瞒,殿下目前在府中,他见你!”

 “抱歉!我已约妥人!”

 “可否延后呢?”

 “不方便!他们远从宛平来此,而且马上要返宛平。”

 “这…”

 “留待下回吧!小琪,送客!”

 说著,她立即迳自入房。

 当今世上,唯有她敢向池王府总管如此无礼也!那名总管立即悻悻离去。

 小琪一返厅,冷梅梅立即道:“此人或陌生人若再来,就说我已经陪人外出,不知何时会返来!”

 “是!”

 冷梅梅便赴密室泡在冷泉运功。

 没多久,她已经入定!酉成之,天色已暗,冷梅梅嘘口气,便离池擦身。

 不久,她一步出密室,便见慕香低声道:“梅姑娘,池王府那位总管已在客厅等候两个多时辰哩!”

 “活该!让他再等吧!”

 “小婢已收了二百一十家!请核收!”

 “到密室去吧!”

 “是!请!”

 一入密室,冷梅梅立即启柜取出名册。

 慕香一边核对名册,一边送出银票,足足过了一个半时辰,她方始道:“大约尚需两曰,便可以完成此事!”

 “辛苦你啦,早点歇息吧!”

 “是!小婢告退!”

 慕香一走,冷梅梅便包委银票及自柜中取出三束银票离去。

 她一走近门外,小琪便低声道:“池王府总管刚走!”

 “我知道!”

 “方才送来三封信,你瞧瞧吧!”

 “好!备膳!”

 小琪立即应是离去。

 冷梅梅入厅拆信,立见:“少林碧玉杖己得手,正赶运之中。”

 “峨媚如意杖已得手,已派专人运送。”

 “恒山狮头玺已入手中,不曰即可送达。”

 冷梅梅微微一笑,立即焚化信纸。

 不久,小琪送来晚膳,她便欣然取用。

 膳后,她在院中散步半个时辰,便返房歇息。

 翌曰一大早,那位宝贝总管立即来报到。

 冷梅海漱洗之后,又仔细的梳发整装,足足过了半个多时辰,她方始入厅,立见那位总管陪笑起身相

 “坐!”

 “谢谢!姑娘请!”

 冷梅梅一入座,便道:“有何贵事?”

 “王爷吩咐小的来告诉姑娘一件事,一周之內,楚大人及苗大人将会来本城就任,请姑娘放心!”

 “谢谢!”

 “殿下今天下午可能会再莅王府,姑娘肯赏脸否?”

 “抱歉!吾奉家师之令,必须在今天上午离开此地,途中若无差错,理该在一周之內返庄。”

 “真不巧!”

 “是的!吾返庄之后,楚大人二人若来赴任,吾将请贵府!”

 “是!小的就返府面报王爷,告退!”

 “小舂,送客!”

 “是!”

 冷梅梅暗自冷笑道:“你骂吧!我才不在乎哩!”

 没多久,她易容为儒士再赴银庄存钱。

 存妥钱之后,她绕了一大圈,方始接近千面妖姬居住之山庄,却听一阵急促的呼昅声及‘战鼓声’。

 她立即摒息潜行。

 不久,她由窗隙瞧见慕香正另一位青年在玩‘原始的游戏’,她认出那人是富贵山庄之人,她便退到假山旁。

 几番风雨及怪叫之后,立听慕香啧道:“勇哥,你最近越来越不争气,是不是另外有拼头啦!”

 “慕香!别冤枉我嘛!是你的胃口越来越大啦!”

 “讨厌!勇哥,假玉佩弄妥了吗?”

 “待会就可以取货啦!”

 “太好啦!咱们发财啦!”

 “慕香,我总觉得咱们不该再弄个假玉佩,你已经从那四五百弄走了数十万两银子,够咱们吃喝数代!”

 “你知道什么?等我弄走铁柜中之宝贝再远走高飞吧!”

 “万一梅梅知道,怎么办呢?”

 “哼!她已经被我瞒得死死啦!何况,她即使知道此事,我就以密室之尸水她就范,我才不怕她哩!”

 “妈的!她可真狠哩!”

 “是呀!她还以为瞒得了所有的人哩!笑话!”

 “慕香,咱们把财物埋在密室,妥吗?”

 “妥啦!等你取来假玉佩,咱们今晚就可以远走高飞啦!”

 “太好啦!咱们发啦!”

 “别啦!人家还必须去收钱哩!你快去拿假玉佩吧!”

 “好呀!你中午要不要回来!”

 “当然要!我大约在午前便可以收妥银了啦!”

 “太好啦!我多准备些酒菜,咱们乐一乐!”

 “好呀!”

 冷梅梅忍住怒火,立即隐入假山后。

 不久,慕香二人果真欣然离去。

 冷梅梅嘘口气,便‮入进‬密室。

 她先挖出她所蔵之财物,再仃细的搜索著。

 不出半个时辰,她找出两个包袱,只见其中一个包袱包著一束束的银票,另外一个包袱则包著衣杉及黄金、银子。

 她暗一冷笑,便收下银票、黄金、银子,再盘坐在转角处。

 又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只听入口处传出一阵‘轧…’细晌,她的双目寒芒一闪,右手立即蓄足了功力。

 立见那位青年右手持酒,左手提食盒哼歌下来。

 他浑若不知的摆妥酒壶及料理,便喃喃自语道:“慕香,别怪我心狠手辣!是你大烂,配不上我啦!”

 立见他取出一个褐瓶,一一倒入酒菜中。

 他收下锅瓶,立即服下三粒药丸。

 他试喝一杯酒,便坐在椅上。

 不久,他哈哈一笑,便走向埋包袱之处。

 他乍见地上之泥土,不由一怔!倏觉眼一疼,他不由啊了一声。

 他乍见冷梅梅,立即冷汗大!冷梅梅将他制坐在椅上,便又隐回原处。

 不出半个时辰,慕香已笑嘻嘻入內,她一见青年坐在椅上,立即笑嘻嘻的上前道:“大功告成啦!”

 倏觉眼一麻,她立即倒地。

 冷梅梅冷哼一声,缓步而出。

 “啊!梅姑娘,你…”

 “意外吧?我怎会来此呢?”

 “梅姑娘,小婢知错啦!”

 “是吗?你做了什么事呀?”

 “小婢不该受胡勇蛊惑,小婢糊涂!”

 “胡勇,你怎么不说话啦?”

 “小的知罪!”

 “哼!胡勇,你方才在酒菜中加了什么香料呀,”

 “小的…小的…”

 “说!”

 “蚀魂丹。”

 慕香不由尖叫这:“死胡勇,你居然想害我?你这个死没良心的,你既然要害我,当初何必拐我!”

 “是你惑我呀!”

 “胡说!你…”

 冷梅梅冷冷的道:“够了!你们到地府去告状吧!”

 说著,她立即双掌疾按!‘叭叭!’二声,二人立即脑袋开花。

 冷梅梅自慕香的怀中搜出三大叠银票,又自胡勇袋中搜出假玉佩,便将化尸粉倒上他们的尸体。

 他提善两个包袱走出密室,立即默坐厅中。

 她坐了半个多时辰,确定四周没人之后,方始离去。

 她先赴银在存妥银票及黄金、银子,方始返回富贵山庄,立见小琪前道:“禀姑娘,又送来五封信。”

 她接过信,便返房更衣。

 不久,他坐在房中一一拆信,立见崆峒、衡山、华山、点苍及排帮之內奷已经来函表示已经取得掌门信物。

 她微微一笑,便焚毁信纸。

 不久,她‮入进‬密室开启铁柜取出那五百人名册予以烧毁,再包妥所有的银票及黄金、白银。

 不久,她将两包袱财物提去存人银庄啦!她便返庄专心等候接收各大门派之掌门信物及静候眉眉诸人之战果。

 此时的社奇正和石天岭夫妇,在忠义厅和一批人品茗,他们正是‘翻云手’潘天龙夫妇、潘玉俊夫妇及潘盼盼和小盼。

 此外,便是小辣椒、小舂及其父箫健平夫妇。

 寒江翁及二子寒忠、寒义、二位媳妇及寒音和两位青年及一位少女亦在场,鬼堡主人夫妇及锺倩倩和其兄、其弟也在场。

 如今的杜奇因为功力曰益湛加上舂风得意既英俊又威武,说多人就有多人,寒音诸女简直是心花朵朵开!倏听大门口有人喊道:“大媒驾到!”

 众人刚一怔,杜奇已道:“是癫僧!”

 说著,他已疾掠而去。

 呵呵笑声之中,癫僧边扇风边饮酒行入大门,杜奇上前行礼道:“参见前辈!您这阵子忙什么呀?”

 “不敢!疯和尚不忙!帮主,你比较忙!”

 “大师别糗我啦!”

 “真的啦!你忙著招呼四位大美人,够忙哩!”

 杜奇双颊一红,道:“大师请入厅一叙吧!”

 “等一下!疯和尚先问你一件事,走!”

 说著,他已行向右墙。

 杜奇跟前道:“大师有何指教?”

 “你认识冷梅梅吗?”

 杜奇心儿剧跳,道:“大师瞧见她?”

 “别岔开话题,说吧”

 “有数面之缘,是敌非友!”

 “不见得吧!”

 “为什么呢?”

 “疯和尚在洛被冷美美和雷电真君围攻,冷梅梅宰了冷美美,又助疯和尚宰了雷电真君哩!”

 “当真?”

 “若非她协助,疯和尚恐怕见不到你啦!”

 “她为何要如此做呢?”

 “你和她深否?”

 “这…实不相瞒,我和盼盼及音妹之合体,完全由冷梅梅故意喂服媚药,我不了解这个女人!”

 “会有此事?怪哉!”

 “她与冷秋有关吗?”

 “疯和尚也弄不清楚!对了!你知道泰山派垮了吗?”

 “帮中弟子曾经函报此事!”

 “听说是天鹰客下的毒手,是吗?”

 “是的!”

 “这只老鹰难惹的!此外,疯和尚在途中遇见不少黑道人物赶往此地,你听到此讯吧?”

 “是的!在在监视中。”

 “这批人不大好惹,小心些!”

 “是!”

 “你真的要在下月初一就位及成亲吗?”

 “是的!”

 “恭喜你啦!”

 “谢谢!我请大师作媒!”

 “为什么呢?”

 “若非大师安排盼盼及小盼来‘相思屋’,岂有这些良缘!”

 “呵呵!好小子,不错!好!疯和尚欣然答应!”

 “谢谢!请入厅和大家一叙吧!”

 “好!太好啦!”

 他喝口酒,立即大摇大摆入內。

 寒江翁率先来道:“疯和尚,久违啦!”

 “呵呵!钓鱼的,鱼竿呢?”

 “改行啦!”

 “等著抱尊孙子吗?”

 “是呀!呵呵!”

 潘天龙上前道:“疯和尚,你太不够意思啦!你多次路过嘉兴,为何不到我那儿喝几杯呢?”

 “为了牵红线,没空啦!”

 “喔!改行啦!撮合几对啦!”

 癫僧喝口酒,指指潘盼盼诸女道:“就是她们呀!”

 “少来!别想坐享其成!”

 “呵呵好小子,你说话呀!”

 杜奇含笑道:“爷爷,大师的确够格客串月老,若非他安排盼盼及小盼来见奇儿,往后就没有这些良缘!”

 “原来如此!”

 癫僭呵呵一笑,朝鬼堡堡主锺柱招手道:“扮鬼的,你的那把破音剑埋在堡后那株古松下,自己去挖吧!”

 “原来是您老窈走它呀!”

 “疯和尚嫌它太霸道,今后少用它!”

 “是!”

 癫僧朝萧建手一指,道:“你们大惯溺孩子,改进!改进!”

 “是!”

 癫僧朝石天岭笑道:“化子,恭喜啦!既得义子,又可以差,今后可以经常陪疯和尚喝几杯吧?”

 “呵呵!奉陪!奉陪!”

 倏听一阵蹄声,立见一位劲装黑衣人掠到门前,朗声道:“恭祝杜帮主就位及成亲,区区薄礼,尚祈笑纳!”

 说著,他已抛来一个以红巾包妥之方盒。

 一名中年叫化接住方盒道:“请留步!”

 黑衣人道句:“后会有期!”便掠上马背驰去。

 中年叫儿立即捧盒掠向大厅。

 石天岭沉声道:“拆盒,小心!”

 中年叫儿在厅口拆巾及旅盖,立即啊了一声。

 “禀帮主,是雷老虎首级!”

 “可有信函?”

 “没有!”

 “小心掩埋!”

 中年叫儿立即应是掠去。

 癫僧道:“此事乃是老鹰之杰作,他最近可能会来,小心些!”

 石天岭沉声道:“但愿他在月底之前来此,以免扰初一的大典。”

 “难说!兵来将裆!喝酒吧!”

 “请!”

 天色已近黄昏,众人便‮入进‬客厅就座,癫僧一见苟旺双手各托一坛酒和六名叫化端酒入內,他便叫道:“狗仔,来!”

 苟旺将酒放下,立即前来趴跪道:“拜见大师!”

 “狗仔,怎么如此有礼貌啦?”

 “晚辈先前狗眼狗脑不知尊敬大师,请原谅!”

 “你是谭元之弟子?”

 “是的!”

 “开始修练打狗法否?”

 “刚练会第一式!”

 “你如果不怕拉肚子,就每曰吃一粒吧!”

 说著,他已经取出一个小瓷瓶抛去。

 苟旺接住小瓷瓶,立即叩头道:“谢谢大师的厚赐!”

 “太麻了!起来!起来!”

 “是!大师,请品酒!”

 “这才像话!对了!你的好兄弟即将成为你的帮主,有何感想?”

 “高兴!荣幸!誓死劾忠!”

 “杜奇听见没有?多多提拔喔!”

 “我打算提拔他养狗!”

 “呵呵!这是他的本行哩!疯和尚有口福啦!”

 “不!不!我打算让他训练一群狗来加強打狗法!”

 “好点子!狗若打死,可得交给疯和尚喔!”

 “没问题!不过,你得多指点招喔!”

 “算啦!划不来!喝酒!喝酒!”

 众人立即欣然用膳及饮酒。

 癫信有酒必乾,不久,他呵呵笑道:“盼盼,你该敬敬大媒吧!”

 播盼盼羞郝的斟酒道:“谢大师!”

 “呵呵!三杯!三杯!”

 “是!”

 “呵呵!小盼,你也少不了,三杯!”

 “是!”

 “小辣椒,你也三杯!”

 “是!”

 “音丫头,你也三杯!”

 “是!”

 “最美丽的女鬼,你也三杯!”

 锺倩倩立即羞赧的敬了三杯酒。

 寒江翁呵呵笑道:“疯和尚,你一下子喝了十五杯酒,已经过瘾了吧?可以说说正事了吧?”

 “什么正事!”

 “你有否遇见袁老鬼?”

 “疯和尚已经把他超渡啦!”

 “当真?你不怕他的毒掌呀?”

 “另有贵人相助?”

 “谁?”

 “天机不可轻怈,乾!”

 “乾!”

 雷电真君一死,众人的心理负担立即减轻不少,于是寒江翁及潘天龙便联手灌癫僧之酒这一餐足足喝了六坛酒,方始散席。

 翌曰上午,韩周义一家三代陪著一位妇人来访,杜奇出厅接他们,石天岭诸人则欣然人厅等候。

 韩周义介绍道.“社大侠,她是宛平醉枫褛掌柜史萍,亦是雪梅之师,雪梅已经与小孙声儿订亲!”

 杜奇拱手道:“恭喜!参见史前辈!”

 史萍含笑道:“不敢当!大侠果真人品不凡!”

 “谢谢!请入厅!”

 “请!”

 众人入厅之后,杜奇正在介绍,癫僧已经人厅。

 立见由萍上前下跪道:“拜见恩师!”

 “呵呵!好大的风!自然把你吹来啦!起来吧!”

 “是!禀恩师,梅儿已与韩少侠订亲!”

 立见韩秋声及史雪梅上前下跪道:“拜见师祖!”

 “好小子!有出息!别待梅儿喔!”

 “是!”

 “梅儿,韩家素来修道,别辱没萍儿之苦心调教!”

 “是!”

 “行啦起来吧!”

 “是!”

 寒江翁问道:“疯和尚,你何时收徒啦?”

 “也不算收徒啦!疯和尚当年瞧她勤快做事,一时心血来送她一瓶药及指点几招,想不到她已成老板啦!”

 “呵呵!瓜又多了一处喝酒之地方啦!”

 “冤枉!疯和尚一向不喝霸王酒,萍儿,对不对?”

 史萍行礼道:“是的!恩师一掷千金哩!”

 “呵呵!钓鱼的,听见没有!”

 “听见啦!不过,你那来的银子呢?”

 “向那些坏蛋‘化缘’呀!”

 “好本事!佩服!”

 “小卡司!对了!老韩,何时办喜事呢?”

 “下月中旬!”

 “何不一并在初一举行呢?”

 “不敢沾光,届时,你得来主婚哩!”

 “行!别忘了多准备几坛酒。”

 “已备妥十二坛陈年状元红!”

 “真赞真赞!”

 说著,他又抓起葫芦灌酒。

 韩周义道:“武当已递来信息,天鹰客昨晚会去过武当,另有一位儒生随行,请大家多加小心!”

 石天岭点头道:“不错!迄今晨止,已有三百馀名黑道人物‮入进‬岳,飞骑会及飞索盟之人亦联袂赶来此地哩!”

 “他们会不会在初一搞鬼?”

 “但愿不是!老朽已调集高手返防此地!”

 “各派有何反应?”

 “准时前来观礼!”

 “可有雷电真君之消息?”

 癫僧呵呵笑道:“疯和尚已将他起渡啦!”

 “大好啦!大师果真不凡!”

 “不敢当!自有贵人相助啦!”

 石天岭含笑道:“请各位移驾餐厅吧!”

 “请!”

 翌曰午后时分二名黑衣劲装中年人跨骑驰近丐帮总舵,立即喝道:“奉祝老之令递来战帖,接住!”

 ‘咻!’一声,一封信已向大门口。

 立见一位中年叫儿伸手接信道:“请稍侯!”

 说著,他已掠向大厅。

 杜奇步出大厅,立即拆信一瞧:“今夜子时,飞鹰崖前敬侯措教!”

 杜奇沉声道:“告诉他,准时参加!”

 中年叫化立即应是掠去。

 不久,黑衣中年人哈哈一笑,策骑驰去。

 杜奇一入厅,石天岭便道:“奇儿,按计行事!”

 杜奇立即离厅调集人马。

 锺柱亦出厅派人前往飞鹰崖监视。

 半个时辰之后,一批批的丐帮弟子分别回来禀报黑道人物之动态,谭元记录一个半时辰之后,眉尖立即深锁。

 癫僧上前一瞧,亦皱眉道:“连岭南怪婆子也来啦究竟是何方神圣如此神通广大的找来这么多人呢?”

 韩周义道:“老夫来对付她!”

 鬼堡堡主沉声道:“飞索盟之人由本堡负责!”

 石天岭沉声道:“谭长老,你率周龙他们二百人对付飞骑会吧!”

 “是!”

 “寒兄、潘兄.恐怕亦需偏劳你们!”

 “理该如此!”

 “萧亲家,烦你配合掌令吧!”

 “是!”

 倏见杜奇和三百馀名道士步入大门,石天岭欣然道:“行啦!有武当九官剑阵纣制浮罗七妖这一班人,安矣!”

 众人便含笑出厅。

 立见杜奇大步前道:“义父,武当诸位前辈前来协助矣!”

 石天岭含笑道:“感激之至!”

 立见一名老道行礼道:“奉掌门师兄之令前来听候驱使!”

 “不敢当!请入厅吧!”

 “请!” m.EDaXs.Com
上章 跑马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