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跑马郎 下章
第九章 莺燕争春来报到
 子初时分,杜奇终于掠入那个荒中,旧地重游,他望向地面,不由忆起小辣椒体疗伤之情景!他不由一阵心猿意马!他不由口气暗责道:“哇!我最近为何会经常胡思想呢?难道是火鹤丹在作祟吗?”

 他立即以手代铲的掘土。

 不久,他已捧出木箱。

 他一取出宝莲灯,内立即大亮。

 倏听口传出一声惊啊!杜奇一悚之下,匆匆将宝莲灯放回箱中,立即聚功沉声道:“谁?出来!”

 “是我!”

 清脆的声音方扬,立见一位青衣儒衫青年步来,他一取下面具,赫然是杜奇最害怕之人‘小辣椒’萧玉娇。

 杜奇一时傻住啦!小辣椒取出玉佩问道:“你在中拾到它吧?”

 “不是!我没瞧过它!”

 “你…事至如今,你还不承认!”

 “我真的没瞧过它!”

 “你为何来此处?”

 “我把物品藏在此处,今特来瞧瞧!”

 “它好似…宝莲灯吧!”

 “不错!就是它!”

 “你…入大内窈取它?”

 “错了!它失窈于八年前,我当时才十二岁,仅能盗它?”

 “你为何会得到它!”

 “黑吃黑?”

 “谁作的案?”

 “人已死,何必再提!”

 “你可知道大内目前仍在寻它?”

 “知道!”

 “你为何收下它?”

 “我不知该如何处理它,你来处理吧!”

 “不!我不惹这个麻烦!不过,我可否瞧瞧它?”

 “可以!不过,你必须保密!”

 “没问题!请我去口…”

 “不必!小已在口。”

 “你们沿途跟踪我?”

 “不错!”

 “你们的轻功不错嘛!”

 “说穿不值钱!你没发现衣衫有麝香味道吗?”

 “啊!高明!我太疏忽啦!”

 “百密一失,是吗?”

 “高明!你自己观阅吧!”

 小辣椒立即上前取阅宝莲灯。

 “太美啦!巧工妙雕呀!”

 她不由爱不释手的瞧着。

 社奇忖道:“妈的我老是犯自大的毛病,上回被寒江翁跟上,这回又被她们跟上,我必须好好的检讨改进啦!”

 他立即低头沉思!小辣椒越看越心喜,不由到处摸捏著!大约过了著茶时间,倏听她啊了一声,立即倒地道:“毒…针…”

 ‘砰!’一声,她已经抛灯昏去。

 小唤句:“姑娘!”便疾掠而入。

 杜奇瞄了一眼,立即神色大变因为,他由她仰躺之身子瞧见她的腹部一带大仁至少有二十个小黑点,显然是被毒针贯穿而过。

 小上前一瞧,立即惊啊出声。

 “你…出…出去!”

 仕奇立即匆匆离去。

 小褪下小辣椒儒衫一瞧,便瞧见小辣椒的亵及肚兜皆钉著蓝汪汪的细针,她不由大骇!小一探小辣椒的鼻皂,顿觉气若游丝,她不由急叫道:“快…快来帮忙…姑…姑娘只剩下一口气啦!”

 “我…不方便…你先取下毒针,再喂药!”

 “我…取不下,它的毒太烈啦!”

 “你没有磁石可供针吗?”

 “没有,求求你…快…快来呀!”

 杜奇只好掠回内。

 小惊慌的下跪道:“刘大侠,帮帮忙!求你!”

 说著,她已经边哭边叩头。

 杜奇朝小辣椒的身子一瞧,不由暗自叫苦道:“夭寿!这种部位碰不得呀!偏偏又非碰不可!”

 “求…求你!呜…呜…”

 “你去口守护!”

 “是!”

 小一走,杜奇立即功聚双掌,小心的下那些毒针!接著,他在伤口附近轻按缓柔,再以纱巾小心的出之黑血,没多久,她的血已经呈红。

 他嘘口气,拭去额上汗水,便又疾拍她的腹诸道,当他按上她的双峰附近及下体时,不由心儿狂跳!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立听小辣椒啊了一声!杜奇立即收手。

 小疾掠入道:“姑娘,你醒啦?”

 “我…小,你救了我?”

 “不…是他!刘大侠!”

 “啊!我…”

 她坐起上身,乍见自己的身子不由啊了一声。

 杜奇一直默立在在壁前,他一听见她的叫声,他立即暗暗叫苦道:“夭寿!此事难道就是桃花之一吗?”

 “小,你出去一下!”

 小立即默默离去。

 小辣椒匆匆穿妥衣衫,张口言,却又说不出话来。

 “姑娘…先察察体中是否尚有馀毒吧?”

 “我自己清楚!馀毒全尽,你…你…”

 “我抱歉!我亦不知灯中藏有毒针!”

 “我不怪你!我太疏忽了!不过,你…沾过我的身子…我…”

 “情急救人,恕谅!”

 “我今后…如何做人?”

 “我发誓保密!”

 “我…我…”

 她生刚烈,根本说不出什么骨的话,可是,她何尝遇过此事,她一时又羞又急又不知怎么办?杜奇此时只要开口求貌,她铁定会答应,可是,杜奇不是这种人,他更不敢惹这种火辣辣的查某!他没说!她情急之下,便恨恨的劈向宝莲灯。

 ‘轰!’一声,一件价值连城的古宝便粉身碎骨,杜奇的练武计划亦当场完全‘报销’啦!他不由怔住啦!她立即叫道:“走!你走!”

 杜奇一低头,立即行向外。

 ‘刷!’一声,她拦住他道:“你…你当真不代一句话…”

 “我…我抱歉!”

 “抱歉!我不要这两个字!”

 “你…你要什么?”

 “我…我…你走!快走!”

 说著,她的泪水已经盈眶她一捂脸,立即转身。

 杜奇心中不忍,一时举步艰难。

 小道:“刘大侠,咱姑娘乃是冰清玉洁之身…”

 小辣椒叫道:“小,别说啦!出去!”

 小立即默默离去。

 杜奇一咬牙,道:“姑娘,我…我能做什么?”

 小辣椒摇头平静的道:“你走吧!谢谢你救命之恩!”

 “我…”

 小辣椒摇头道:“别说啦!你走吧!”

 杜奇便默默离!小辣椒哇一声,立即放声大哭!杜奇听得心中一阵不忍,突然掠回她的身前道:“姑娘,你若不嫌弃,我…我愿意为方才之事负责!”

 小辣椒以手捂了,摇头道:“你走吧!”

 “姑娘,我当内拾到你的玉佩!”

 “你…年为何肯承认啦?”

 “我…我…”

 “我怀疑那件事之真实!”

 “不!它是真的,当时,你宽衣上药及…”

 立听她尖叫道:“别说啦!别说啦!”

 “我…抱歉!当时,我正在埋它,只好隐在顶!”

 “走—你走—你走!”

 “抱歉!”

 “快走!”

 她歇斯底里的叫著。

 他尴尬的立即离去。

 她立即又放声大哭!︽︽︶︽︽︽杜奇返家之后!接连三天都平静不下心,因为,小辣椒那件事发生的太凑巧,她的反应也太烈啦!这天一大早,他刚在炊膳,便又听见一阵犬吠声及叫声,他凑窗一瞧,便瞧见那位青年又挑来食物。

 他立即掠去。

 青年陪笑道:“小的替你送些脯及鱼来!”

 杜奇递出银子,便道谢返回厨房。

 立见筐底放著一封信。

 “一、雷电真君袁泰权和一位青年已入关,尚无恶迹!二、敝帮关洛分舵三百余名弟子昨晚全部死亡,屋毁尸已焚,据目击者称子丑之会有拼斗声,事后有黑衣蒙面人离去。

 三、帮主研到此案与冷秋有关,已派人善后及侦查中。”

 信尾仍署名‘金’字。

 杜奇忍住惊骇烧毁信后,边炊膳边默思。

 膳后,他前往林中拾回鸡蛋便撒米喂及撒喂狗。

 不久,他凝聚心神专心运功及练武。

 兆已现,他不许再胡思想啦!那知,他克制自己别想,小辣椒却在午后时分独自来找他,而且是直接进入客厅,站在杜奇的身前。

 杜奇自忖愧对她,不由低下头。

 她却平静的道:“看我!”

 杜奇便怯怯的望着她。

 她平静的道:“你若真的在中瞧过我抹药,你就好好想一想此部位是不是有什么物品?”

 说著,她已自右袖出一把短匕,匕尖则指向双峰之间,杜奇吓得忙叫道:“别胡来!请冷静些!”

 “仔细想!据实说”

 杜奇口气,道:“先移开匕首吧!”

 “仔细想!据实说!”

 “一粒黄豆大小之红痣,是吗?”

 她的全身一震,道:“你确定吗?”

 “确定!”

 她徐徐收下匕首,道句:“祝你和盼盼白首偕老!”立即转身。

 她的反常表现,顿使杜奇上前握著她的双臂及口唤道:“姑娘!”

 “你——你想怎样?”

 “嫁给我!”

 “我…”

 “嫁给我!”

 “不!我…我…”

 她的迥异往昔泼辣神情,顿使杜奇觉得她脸委屈,他的心儿一阵爱怜,不由自主的搂她入怀。

 她惊喜的不由全身一抖!他更爱怜的道:“嫁给我!好吗?”

 “我…不配!”

 “别如此说!”

 说著,他激动的吻著她。

 她立即全身大抖!他更爱怜的的著!不知不觉之中,她的双臂已经搂着他。

 而且,越搂越紧。

 不知不觉之中,两人已步入房中。

 而且逐渐的躺在榻上。

 一切是那么自然的进行著!终于,两人合体啦!偷偷跟来之小瞧至此,不由又羞又喜,因为,小辣椒嫁给杜奇,她理所当然的也要陪嫁呀!她已经知道杜奇以风光身份所做之英勇事迹,她岂能不乐?她若知道杜奇就是神秘的超级杀手,她不乐死才怪!她便负责收听青春晌曲!良久之后,她胡思想了!倏听小辣椒婉转承之呻声音,她抬头一瞧,暗骇道:“已经过了一个半时辰,他还…他大强啦!”

 她又听了一阵子,一见小辣椒已经招架不住,她立即硬著头皮边走边宽衣,没多久,她已近半

 她低头入房,便去了肚兜。

 杜奇不由一怔!小辣椒道:“小,你来得正好!”

 小立即羞郝的上榻。

 小辣椒拿起衫裙,便自动退位。

 杜奇不由一阵尴尬小却‘慷慨就义’!房中立即又热闹起来!小辣椒忍疼步入客房,不由松口气。

 她服下灵药及抹过伤口,便躺在榻上歇息,她实在累得要命,因此,没多久,她已经含笑步入梦乡。

 黄昏时分,小亦已昏去。

 杜吉苦笑一声,立即自缸旁以水冲身!这称硬杀火之方法实在有够痛苦,可是,二女皆已经招架不住,他岂能置她们于死地呢?他相信潘玉龙啦!他尝到火鹤丹的威力啦!良久之后,他方始穿衣返房。

 他仔细替二女盖妥棉被,便在厅中调息真气一涌,他顿觉功力又纯,他不由收功忖道:“我一定在无意中收了她们的元,我又害了她们啦!”

 他羞渐一阵子,方始继续调息。

 这一夜,他便在厅中一直调息著。

 当林中传来啼时,他便进入厨房烧了一大锅的热水,然后再炊制六道香的早膳。

 大功告成之际,小辣椒已经低头行来,他立即唤道:“玉娇!”

 “我…我来做!”

 “不!你身子不适,你先返房,我来提热水!”

 “我…自己来!”

 “身子要紧!走吧!”

 说著,他已经端盆入内装妥热水再捧入房中。

 接著,他自柜中取出新巾及皂沫送去。

 一切妥之后,他立即又烧热水。

 小辣椒甜甜蜜的净身啦!她歇息一夜之后,除了下身不舒服之外,全身说不出的轻松愉快,昨夜那种美妙的滋味令她记忆犹新哩!她回味一阵子,方始端污水出房。

 立见杜奇道:“烦你去瞧瞧小吧!”

 她羞喜的立即离去。

 她一掀被,便瞧见小四肢大张含笑睡,她想数说小,可是,她立即想起自己也是一样呀!她便覆被轻摇小舂酥肩道:“小,醒醒!”

 “嗯!啊!姑娘,你…哎唷!”

 她掀被起身,立觉下身剧疼,不由咬唷一叫!她一瞧自己全身赤,慌忙躲回被中。

 她取出药瓶,道:“先净身,再内服外敷吧!”

 说著,她立即离房。

 却见房外已经摆妥一盆水及浴具,她立即端入房中。

 “啊!折煞小婢矣!小婢自己来吧!”

 小辣椒微微一笑,便带上房门而去。

 杜奇尴尬的上前道:“对不起…”

 她羞赧的道:“我不怪你!不过,你…可否陪我去见见家人?”

 “理该如此!谢谢你!”

 “谢谢你解开…我的心结!”

 “我…太冲动了!”

 “别如此说!我该谢谢你的救命大恩!”

 “不敢当适逢其会而已!”

 “你是否在五月初一赴潘家…成亲?”

 “不!潘老瞧过我的面相之后,认为我最近一年将会遇上桃花、杀劫,所以,吉期已经延到明年。”

 “潘爷爷甚面相,他一定有所根据!既然如此,我们…我们之事…”

 “你答应顺延至明年一并举行吗?”

 她羞赧的轻轻点头。

 “谢谢!不过,我该去拜见…爹娘!”

 “别急!还是按照播爷爷的吩咐吧!”

 “你与潘家?”

 “潘爷爷和先祖是结拜兄弟!”

 “原来如此!那就容易相处啦!”

 她立即心中一喜!立见小开门端水而出,杜奇道句:“我来!”立即上前接走木盒及迳自端到后院倒弃小不由脸通红!“小,先去服药吧!”

 “是!”

 小辣椒望着在院中啄食之群,不由笑了!不久,杜奇已邀二女入厨房用膳,二女在杜奇频频挟菜之下,吃得肚子发,三人方始入厅稍坐。

 杜奇立即叙述自己的身世。

 小辣椒惊喜的道:“你…真的是杜奇?”

 “不错!去年夏天,我还在你们邻乡杀死千手太岁哩!”

 “不错!这家伙甚为狡诈,武功又不弱,爹娘早就想除掉他,可是,却一再的被他逃哩!”

 “不错!这家伙若非好,我也杀不了他哩!”

 “想不到你年纪青青,便如此威震江湖!”

 “侥幸而已!”

 “不!你能除去血窟那批人,足证不凡!”

 “那批人实在厉害!对了!你们有否听过丐帮关洛分舵被挑之事?居然一下子死了三百馀人哩!”

 “听过!丐帮真是流年不利呀!”

 “若非潘爷爷吩咐,我一定赴关洛查个究竟啦!”

 “听说鬼堡之人涉嫌行凶,丐帮已派人查证中。”

 “鬼堡之人不是一向封堡不涉江湖事吗?”

 “不错!不过,有人在现场瞧过鬼堡之破音剑。”

 “破音剑出现啦?麻烦啦!”

 “不错!听说鬼堡堡主钟桂之孙女钟倩倩已经有八成的破音剑法火候,若再配合破音剑,颇难对付哩!”

 “究竟是谁请得动鬼堡之人呢?”

 “有人怀疑是一品姑娘冷秋,我却不赞同此事,因为,我在去年瞧过她,她根本不是那种料!”

 “提起她,我就想起香草,你知道此物吗?”

 “不知道!石帮主便是死于此物吧?”

 “是的!风雅亦死于此物!”

 “你认识他?”

 “我曾和他一起坐过死牢!”

 “对了!我想起此事,舅舅险些被你害死哩!”

 “谁?”

 “宛平县令便是娘之大哥呀!”

 “啊!太巧啦!抱歉!”

 “无妨!虚惊一场而已!南秀才诸人一认罪,舅舅便没事了,若无意外,他应该会在今年调升哩!”

 “真的呀!他是位好官,该升!”

 “舅舅还提过你,他佩服你的机智哩!他若知道是你救我及协助缉拿南秀才诸人!他一定会很高兴!”

 “代我向他致歉!”

 “别客气!对了!我不该毁去宝莲灯,对不起!”

 “算啦!一了百了,免得伤脑筋!”

 “谢谢!你如何得到它呢?”

 “风雅送的!”

 “这家伙真是神通广大哩!”

 “他是位怪人,不过,尚有血!他死得真冤!”

 “舅舅也认为他是冤死,不过,上级要定罪,谁也救不了他!”

 “命!命中注定该死啦!”

 “听说有人曾请你收拾他,被你所回拒,是吗?”

 “不错!我认为他罪不至于死,加上找不到他,所以,拒绝啦!不过,当我确定他入狱,我却又去见他啦!”

 “你为了见他,故意入狱呀?”

 “不错!而且必须犯重罪,才能见到他哩!”

 “你太冒险啦!万一出不来,怎么办?”

 “我一向喜欢冒险!我已经鉴定过官方的各种刑具及管理方式,我有把握可以自由出入,所以,我自动入狱啦!”

 “真是胆大心细呀!”

 “好玩而已!”

 “对了!听说你就是一两睹王,是吗?”

 “客串一下而已!”

 “你的赌术如此湛吗?”

 “我会‘听’点数,再配合庄家吃大赔小之习惯,混水摸鱼而已!”

 “听说你会一夜赢了八千两银子,而且,每把皆赢,真的吗?”

 “的确!我当时便是和诸葛源他们同桌!”

 他便愉怏叙述赌况!小辣椒最恨南秀士,杜奇又特别形容南秀士惨输以及翻脸砸场之情景,听得小辣椒格格笑个不停!现场气氛立即热烈起来!杜奇乾脆聊起自己在邙山赢钱之情形。

 小辣椒道:“啊!那场火是你引起的呀?我当时亦在洛哩!那场火可真大,险些烧到另一端之皇陵哩!”

 “夜风助威,燎原甚快哩!”

 “对了!听说贫民窟几乎家家户户皆拾到银子,是你的杰作吧?”

 “不错!我一向左手接钱,右手送钱!”

 “你真令人佩服!这才是无名英雄,大善人。”

 “不敢当”

 “对了!你为何去瞧宝莲灯呢?”

 “灯上有招式,我的招式源自它!”

 “啊!我真该死!怎么办?”

 “没关系!我早已记下招式,我只是想另外寻求灵感而已!”

 “我不该毁去它我太任啦!”

 “别自责!我不会受影晌!”

 “谢谢!你练功吧!我们不该妨碍你!”

 “没关系!此地难得有贵客光临,我也该轻松一下!”

 “我配不上贵客,潘爷爷才是真正的贵客,他至少已经有十年未曾出过远门,此番居然来此地,可见,你够面子!”

 “他们瞧过这种不之地,一定会猛摇头!”

 “你太客气啦!我没瞧过潘爷爷那么愉快哩!”

 “你们究竟躲在何处?我为何没有发现呢?”

 “屋后林中,你曾经出来巡过,我只摒息瞒了过去。”

 “高明极了!”

 “你怎会与盼盼姐认识呢?”

 “癫僧介绍的!”

 “唔!原来是他呀!怪人!不过,有趣哩!”

 “不错!他既是和尚,却又荤酒不戒,这行虽是随便,却常含大学问,我从他的言行中获得不少的好处哩!”

 “他常嘀咕我太任,我以前不在意,如今却深有同感,就以毁弃宝莲灯为例,我当时若能加以克制,就不会有那种举动!”

 “恭喜!你进步啦!”

 她羞赧的道:“我…需要你继续指导!”

 “你太客气啦!你很聪明!你会做得很好!”

 “谢谢你的鼓励!我会全力以赴!”

 “你们回房歇会儿,我也该练招啦!”

 二女立即羞喜的各自回房。

 杜奇暗喜道:“哇!爷爷真是铁口直断!我一下子又摆平两人,不知下次又会轮到谁啦?”

 刹那间,他立即想起小辣椒及小体!他立即又‘升旗’啦!他暗暗叫苦,立即猛气他析腾良久之后,方始定心运功。

 接连三天,在小舂殷勤侍候下,杜奇和小辣椒过着恩恩爱爱的生活,两人已经更进一步的了解及相处啦!她温驯若绵羊,完全不似以前之泼辣!他们虽然没有再度合体,却更加的恩爱!午后时分,米店那位青年又自动挑来两筐的鱼、菜、,杜奇便和二女在厨房中仔钿的整理著。

 不久,杜奇找出一封信,立见:“一、鬼堡堡主为澄清谣传,已决定派人彻查被冒充之事,不过,目前尚未发现该堡派出那些人。

 二、本帮冀北分舵三百八十名弟子在昨夜遭袭,不幸全部殉难,而且亦遭焚屋毁尸,判系出自同一批人。

 三、雷电真君袁泰权及那位青年自二天前失踪迄今仍无消息。

 四、宜昌箫府托本帮通知箫姑娘速返府。”

 末尾仍署名‘金’。

 小辣椒急道:“奇哥,我和小先返家瞧瞧吧!”

 “好!别急!爹娘一定不会有事!”

 “我知道!我已经多没和他们联系,最近的江湖情势又较,所以,爹娘较为关心,我们就先走啦!”

 “沿途小心!”

 “我知道你也小心些!”

 说著,二女便依依不舍的离去。

 杜奇烧信之后,立即返厅练招。

 此时的富贵山庄内,冷秋正泡在冷泉内,倏听慕香在远处道:“禀姑娘,梅梅姑娘已经来了!”

 “让她进来!勿让外人接近!”

 “是!”

 不久,一位黄衣宫装少女已经进来,立见她行礼道:“参见恩师!”

 “免礼!”

 说著,她已含笑步出池外。

 这名黄衣少女正是冷梅梅,她一见冷秋出来,立即上前自椅上拿起乾净大巾轻柔的擦乾冷秋背部。

 “梅梅,素女经练得如何啦?”

 “铭谢恩师赐药及指点,大有进展!”

 说著,她便步到冷秋身前拭身。

 冷秋道句:“很好!”双手已搭上冷梅梅前及解开襟扣。

 冷梅梅拒却又默默任由她下手。

 不久,她已被除去衫裙。

 肚兜一除,冷秋便双目异采连闪的道:“美…太美啦!唯有你能继承我的衣钵,我没瞧错人!”

 “二师姐及三师姐比徒儿强!”

 “她们太,不似你之端庄拟重!”

 “铭谢恩师栽培。”

 冷秋轻轻褪下冷梅梅亵,便蹲身注视她的私处。

 冷梅梅立即目现无奈及不甘之!不过,她立即克制的恢复平静。

 冷秋轻摸一阵子,道:“运功!”

 说著,她的右掌心已按住冷梅梅下体。

 冷梅梅一气,冷秋倏觉掌心一麻!她便格格笑道:“妙哉!很好!远逾我的估计,你已约有六成的火候啦!”

 说著,她愉快的坐上椅。

 “铭谢恩师栽培!”

 “上来陪陪我吧!”

 冷梅梅便上去坐在冷秋的腿上。

 冷秋搂住她,便不停的扭动著。

 冷梅梅敢怒不敢言,还要故意装热情合,双目不由一!良久之后,冷秋尽兴的嘘口气,道:“柜中有药送你吧!”

 “铭谢恩师栽培!”

 她一走到柜前,立即取出三粒绿色药丸入腹中。

 “入池泡泡吧!”

 “是!”

 冷梅梅一靠躺在冷邓之位上,便张腿闭目。

 不久,冷泉便不停的泛出涟漪!半个时辰之后,冷泉无风自动的波动不已,冷秋瞧得眉开眼笑道:“太好啦!不出一年,必是一张王牌!”

 她便愉快的调息。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倏听慕香这:“禀姑娘,美美已返庄!”

 冷秋道:“传她在书房等候!”

 “是!”

 “梅梅,要不要见见你的二师姐?”

 “是!”

 冷梅梅立即匆匆离池侍候冷秋穿妥衣衫。

 冷秋便至镜前梳发理容。

 冷梅梅擦乾身子,立即穿上杉裙。

 不久,她已跟着冷秋步入书房,立见一位五尺三寸左右,体态玲珑,相貌秀甜之少女行礼道:“参见恩师!”

 “免礼!”

 冷梅梅行礼道:“参见二师姐!”

 “梅梅,你更美啦!”

 “不敢!二师姐眼神凝足,令人羡佩!”

 冷秋含笑道:“美美!这一年来,你够清闲啦!”

 “弟子虽然身在谷中,心却系在恩师!”

 “很好!你知道媚媚之不幸吗?”

 “当真?谁下的毒手?”

 “疯和尚那个老鬼!不过,却起因于风光那小子!”

 “就是杀死鲁仁之人吗?”

 “正是他!吾已设下一计,就由你去执行吧!”

 说著,她立即自抽屉中取出一封信递给冷美美。

 “何时启程?”

 “待会即走,记住!活擒他!吾要瞧瞧他!”

 “是!禀恩师,伍十一(十一哥)似有异图!”

 “唔!你发现什么?”

 “弟子曾在芜湖瞧过他易容出入一家华丽庄院,院中只有一名年青女人及两名侍女和一对中年夫妇,该女人已经怀孕。”

 “有何具体证据?”

 “没有!弟子急于赶路,无暇监视!”

 “梅梅,你三师姐今可有信息?”

 “有!她如今还在陇中。”

 “雷老鬼尚未上钓吗?”

 “尚需三。”

 “搞什么鬼?拖拖拉拉的,通知她加把劲!”

 “是!”

 “美美,你有否瞧见伍十一随行之人?”

 “有!是否为一名红睑老者?”

 “正是!他亦去过那处庄院吗?”

 “是的!他正在和两位婢女欢乐!”

 “可恶的伍十一,居然敢金屋藏娇,美美,你去宰掉那女人,梅梅,你代替美美去执行任务!”

 “是!”

 冷美美立即将信交给冷梅梅。

 冷秋双目含煞道;“美美!别忘了携回那女人之首级!”

 “是!”

 “速启程!”

 冷美美立即行礼退去。

 冷秋道:“梅梅,你先瞧信!”

 冷梅梅立即拆信阅读。

 不久,她沉声道:“禀恩师,弟子恐怕难以完成任务。”

 “你担心留不了活口吗?”

 “是的!弟子尚未能如意运用内功哩!”

 “好!准你就地灭尸!”

 “是!”

 “梅梅,事成之后.通知伍十一立即来见吾。”

 “是!不过,弟子恐难练成素女功。”

 “无妨!吾另有速成之法,记住!吹乾那小子!”

 “是!”

 “你自行赴柜取药,务必要完成此次任务!”

 “是!”

 岳麓书院位于长沙城南,它面城临江,风景秀美,加上昔年朱熹讲学留下之古迹,一向游客不少!黄昏时分,游客已下山,院前又恢复寂静。

 倏见一名老者持钓杆自院内步出,另有一位少女左手提壶,右手端著茶具跟出,不久,他们已停在一株松树旁。

 少女迅速拾来松枝,立即架壶引燃松枝。

 没多久,两人便坐在石上品茗,立听少女脆声道:“爷爷,丐帮一直在明处挨冷箭,恐非良策哩!”

 “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丐帮不得不如此哩!”

 “他们该化整为零呀!”

 “家大业大,拖累更大哩!”

 “社奇一向和丐帮关系密切,丐帮三度受到打击,杜奇为何没见动静呢?爷爷,此事大反常了吧?”

 “他或许在暗中查凶手!”

 “还有那位风光怎么也不见动静呢?”

 “他可能也在暗中查凶手!这批凶手神秘得很,咱们查了这么久,仍无头绪,可见这批人是有备而来。”

 “少林诸派应该出面呀!”

 “他们早就派人在暗查啦!你忘记诸天明那批人吗?”

 “记得!不过,人家觉得少林各派皆须联合声明表示关切,此举必然可以遏阻凶手,总比派一些俗家弟子强呀!”

 “各派各有他们之考量,别干涉人家!”

 “是!金爷,你看杜奇及风光是何来历呢?”

 “你看呢?”

 她的脸儿一红,立即摇头道:“人家不懂嘛!”

 “呵呵!爷爷也不懂呀!”

 “讨厌!笑什么笑嘛!”

 “英雄难过美人关,美人好似亦难过英雄关喔!”

 “矛盾!”

 “矛盾!呵呵!的确矛盾!”

 他便愉快的品茗。

 “爷爷,风光和社奇会不会是同一人呢?”

 “会吗?”

 “他们未曾同时出现于同一地方呀!”

 “不能据此作为判断!何况,以杜奇之声誉,岂会赌博及入狱呢?”

 “可是,人家却觉得他们是同一人哩!”

 “留待后印证吧!”

 “爷爷,他们若非同一人,你较欣赏谁?”

 “你呢?”

 “你先说嘛!”

 “我欣赏杜奇之神秘及冷静,你呢?”

 “人家欣赏风光单挑群之胆识!”

 “有理!在倒忘了你这位女中豪杰!”

 “讨厌!别糗人家啦!人家的胆识比娇姐差啦!”

 “不!你谋定后动,玉桥却说拼就拼,所以,她上回险些吃南秀才之亏,你却保持常胜纪录”

 “人家还不是托庇于爷爷”

 “唔!你想自己闯吗?行!爷爷告老还乡吧!”

 “不要啦!”

 倏见老老双眉一挑,立即望向远处。

 “爷爷,有人来啦!”

 “嗯!熄火!”

 少女立即倒水浇熄柴火。

 “嘿嘿!姓寒的,你尚未失聪嘛!”

 少女立即自出软剑。

 她姓寒单名音,此老姓寒单名江,正是家喻户晓之‘寒江翁’,寒音正是寒江翁疼爱之孙女。

 他此番携她出来历练,想不到竟然有人找麻烦。

 立见一位魁梧红脸老者行若水而来,另有两位中年人随后掠来,寒江翁皱眉道:“姓袁的,你背信复出啦!”

 说著,他已持竿去。

 寒音立即跟去。

 红睑老老停在五丈外,嘿嘿笑道:“姓寒的,睽违三十馀年,你一见面就说这种话,末免太过于绝清啦!”

 “姓袁的,别忘了自己之誓言!”

 “老夫当然不会忘!不过,你们昔年‘照顾’大恩,一不报,老夫就一不安,故今先来拜访你!”

 “很好!老夫今就让你应验誓言吧!”

 “很好!接招!”

 ‘刷!’一声,他已疾滑前二丈馀。

 寒江翁右臂一振,竿尖已疾戮向老者之面门。

 老者嘿嘿一笑,左掌一扬,右掌已疾按而去。

 寒江翁一见对方的双掌分别呈现红色及黑色,心中一凛,立即收功疾退向左侧,竿尖再度疾戮向对方之面门。

 这名老者正是‘雷电真君’袁泰权,他已经年逾七十,四十年前的他,可说是一名好又好财之家伙!他不但劫财劫,事后又嗜杀灭口,所以,得寒江诸人联手围剿他,终于,他立誓遁居于外。

 当年,寒江翁便逊于雷电真君,他完全配合众人之力量,方始将雷电真君制伏,如今一手,他便自知不敌啦!因为,雷电真君的双掌分别黑得发亮及红得泛紫,显然,他在这三十馀年间,颇为奋发图强哩!所以,寒江翁立即右手执钓竿中央及左掌配合出掌。

 寒音见状,暗骇道:“爷爷居然一开始就施展绝技,袁老魔果真不凡,我得见机行事哩!”

 倏见左侧那位中年人边走边笑,那对眼睛更是的盯著她那膛,她顿时似被针刺上哩!她立即恨恨的瞪著对方。

 “嘿嘿!美人儿,你就是寒音吧?”

 “不错!你是谁?”

 “你家哥哥姓伍,你就唤伍哥哥吧!”

 “不要脸!你想干什么?”

 “带你共赴巫山圆云雨梦!”

 “放肆!看剑!”

 ‘刷!’一声,一道寒虹迳刺对方心口。

 此人正是‘十一哥’伍十一,只见他嘿嘿一笑,身子向左一闪,右掌已经直立似刀疾削向刀叶上。

 寒音一收劲,顺势就剑后收。

 立见剑尖似蛇般疾刺向十一哥之右腕。

 “嘿嘿!好一式‘回马剑’!小心啦!”

 立见他疾收右掌!再左右开弓的抓向寒音的膛。

 寒音羞怒加,立即撤身剑疾扫出‘摇柳曳枝’,‘刷!’一声,一道寒虹已经疾削向十一哥之双腕。

 “嘿嘿!够劲!伍哥哥喜欢!”

 他一收掌,立即又疾抓而去。

 寒音一剑落空,对方又疾抓而来,她冷哼一声,右腕向外一推,剑把已经疾撞向十一哥之十指。

 十一哥一收掌,便旋身疾按向她的右胁。

 寒音撤身抡剑,‘浩浩江’已经疾削而出。

 “嘿嘿!够辣!真妙!看招!”

 倏见他斜身出掌,双掌已经疾拍向她的膀间及小腹,这种下的招式顿时令她羞怒加!她叱喝一声,再度闪身削剑!十一哥嘿嘿连笑,边吃豆腐边攻向她的腹要

 十一哥的身法甚为滑溜,变招更快,寒气得要命,出招之际,不但浮躁,而且力道也逐渐混乱!立听寒江翁喝道:“凝神一志!”

 雷电真君嘿嘿一笑,边加紧抢攻边道:“寒江,小徒人品不差,他既然中意令孙女,咱们就罢手言和吧!”

 “休想!”

 “嘿哩!寒江,你别死鸭子嘴硬,你自己心中有数,你若再硬拼下去,你铁定见不到明之朝阳!”

 “哼!鹿死谁手,尚未分晓哩!”

 “好!瞧瞧这招『天地泰』吧!”

 ‘叭!’一声,他重拍双掌一下,立即翻拿疾推!立见百余道掌影翻滚而去。

 一股腥臭更是扑鼻呕!寒江翁收招疾退道:“你…练成毒掌啦?”

 “不错!大漠饿尸配上冷夜寒,已成全老夫之雷电毒掌,放眼天下,已经没人是老夫之对手啦!”

 他立即得意大笑着。

 寒江翁赴隙振竿疾攻,立见漫天竿影刺去。

 “嘿嘿!雕虫小技,寒江,你太不长进啦!”

 他的双掌疾挥猛拍,顿时化解此招。

 只见他的双掌互拍一下,再度弹身扑去。

 寒江翁不敢硬接毒掌,立即游斗。

 雷电真君嘿嘿连笑,如影随形的猛攻著,刹那间,两人便似秒针迫分针般绕圈疾速旋转著。

 寒江松一见对方越越近,他倏地双掌向后疾劈,身子向地上疾翻而出,同时疾喝道:“音儿,快走!”

 “轰轰!”二声,寒江翁又翻滚一圈,立即挥竿扫去。

 却见另外那位中年人不知在何料已经近丈馀外,只见中年人双掌疾挥,两把柳叶镖已经疾而出。

 事出突然,寒江翁又急于出竿,他只好再向外一滚,立听‘卜!’一声二支柳叶镖已经上他的左肩。

 雷电真君嘿嘿一笑,便疾劈向寒江翁的腹部。

 寒江翁忍疼疾出钓竿,便向外疾翻而去。

 寒音刚唤句:“爷爷!”立听‘裂!’一声,十一哥已经抓破她的右袖,她那雪白的右臂立即出现两道抓痕。

 她慌乱的收剑疾退。

 她忘了另外那位中年人,当她发现右暧眼一麻之际,她惊慌、后悔的啊了一声,立即倒向地面。

 那位中年人上前扶住她,立即疾封住她的道!中年人扶起她,道句:“按计行事!”便疾掠而去。

 寒江翁则跃起身,乍见爱孙女遭擒,又见雷霞真君疾掠而来,他立即身疾掠而去。

 雷霞真君喝句:“别走!”立即追去。

 十一哥拾起软剑,立即运功将钓竿削成三段。

 他嘿嘿一笑,立即追向雷霞真君。 m.EDaXS.Com
上章 跑马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