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跑马郎 下章
第七章 杜奇惨被淫娃玩
 哇一级!这句包含欢喜与惊讶的声音出自荒林之荒中,出声之人正是从丐帮长沙分舵劫走杜奇之冶媚少女。

 她方才一找到此,便迫不及待的入

 刹那间,她便剥光杜奇。

 她的纤指一阵忙碌,便目睹奇景的叫出声来。

 “哇!风光,你真是样样风光哩!你不但是“一两赌王”,更是神勇过人,想不到连宝贝也如此风光呀!”

 杜奇气得恨恨的道:“滚开!”

 “哟!别如此火大嘛!你一定因为人家陪鲁老鬼,便瞧不起人家,你去探听人家冷媚媚是何等的角色嘛!”

 “女。”

 “哟!好难听呀!若非似鲁老鬼这种原先尚有利用价值之货,人家根本连正眼也不屑瞧一眼哩!”

 “滚开!”

 “讨厌!你怎么如此不解风情嘛!好嘛!人家就先让你尝尝死的妙味,再来和你谈知心话吧!”

 说著,她立即解除装备。

 “女人,滚开!”

 “讨厌,你再大吼大叫,人家可要封住你的“哑”喔!”

 “人,你敢动我,我永远不会饶你。”

 “格格!你们男人就是这么死要面子,侍会一尝到甜头,你一定似苍蝇般紧紧粘住人家,挥也挥不走。”

 说着,她立即准备上马!“人,你真的敢?”

 “格格!当然啦!”

 说著,她果然立即行动。

 杜奇骂句:“人!”立即闭上双眼。

 他心疼如绞,若非強自忍耐,泪水一定会滴出。

 他不但失去清洁的身子,而且是污于这种无聇的少女,他可以说是痛苦得就想要自行了断。

 可是,他旋又记起自己的除恶大志。

 他忍了下来。

 他必须设法冲开被制住的道。

 可是,他已经试过多次,冷媚媚的制手法十分的诡异,他刚想运功,“气海”便一阵绞疼,根本无能为力。

 此时,他不死心的又悄悄运功。

 “气海”立即又一阵绞疼。

 他不由叹了一口气。

 “格格!别唉声叹气啦!人家包你乐啦!”

 他一咬牙,置之不理。

 “格格!好哥哥,人家好爱你嘿!”

 “呸!”

 “格格,放轻松些嘛!及时行乐嘛!”

 “人!”

 “心肝哥哥,人冢好喜欢你喔!”

 “呸!”

 她立即格格连笑!他心疼如绞,不由万念俱灰。

 良久之后,她已乐得专心发怈啦!他却心疼难受不已!又过了一个时辰,她已经开始胡说八道了。

 倏听一声:“师姐!”冷梅梅已经掠入中,冷媚媚眉开眼笑道:“千里马,好一匹千里马,师妹,尝尝吧!”

 “没‮趣兴‬,如何打发她?”

 立见地递出一位黑衣劲装蒙面女子。

 “她是谁?”

 她卸下面巾道:“潘盼盼!”

 杜奇立即骇然睁眼。

 果真潘盼盼正在望向他,他不由闭上双目。

 “格格!好哥哥,你也认识他呀!好哥哥,咱们谈个条件,你好好陪人家,人家就饶她一命,如何?”

 “别想!”

 “当真?”

 “千真万确,人,娃!女!”

 “格格!骂得好,师妹,赏她一粒“‮魂销‬丹”!”

 “这…小妹好不容易才摆脫那批人,别闹啦!”

 “少罗嗦!”

 冷梅梅只好取出一粒红色药丸入潘盼盼的口中,潘盼盼有口难言,不由难受的凤眼浮现泪光。

 冷梅梅心中不悦,她一放下潘盼盼,便迳自出

 冷媚媚格格笑道:“好哥哥,人冢待你不错吧?潘盼盼素有“云仙子”之美号,你马上可以享受她的体啦!”

 “人,你罪大恶极!”

 “讨厌,占了便宜,还骂人家,没良心!”

 说看,她又专心发怈。

 杜奇想不到事情会越变越糟,他不由心如麻。

 不出盏茶时间,潘盼盼便已经満脸赤红及气呼呼,冷媚媚笑道:“好哥哥,你听见了吧?云仙子在爱的呼唤啦!”

 “人!”

 “好哥哥,你果真神勇,人家很満意,人家就把她赏给你啦!师妹,快点进来替云仙子宽衣。”

 冷梅梅立即默默入內替潘盼盼宽衣。

 不久,她又默默出

 倏听她低声道:“师姐,有三人拔向此地。”

 冷媚媚立即拍开播盼盼的道。

 潘盼盼的理智已经完全被“‮魂销‬丹”所冲垮,立见她‮狂疯‬的扑上杜奇,立即一阵子胡来来。

 冷媚媚低声道:“好哥哥,好好享受吧!”

 说著,她立即引船入港。

 潘盼盼便‮狂疯‬动。

 冷媚媚勿勿穿著衫裙,便听见口传来一声闷哼及一声惨叫,接着,便听见第三人喊道:“来…啊…”

 冷媚媚掠到口,便瞧见冷梅梅将三具尸体抛至石后,他便冷冷的道:“师妹,你生什么气,我又不是不让你快活。”

 “…”“我歇会儿,挡挡来人吧!”

 说著,她已服药及入调息。

 冷梅梅望了远处一阵子,不由望向內的杜奇二人。

 良久之后,她一见没人前来,便在口调息。

 未申之,潘盼盼的毒火逐渐发怈出来,冷媚媚走到一旁,道:“好哥哥,你尚未満意呀?你真是強人呀!”

 杜奇双目紧闭,不吭半声。

 冷媚媚朝口道:“师妹,过来快活一下吧!”

 “没‮趣兴‬!”

 “不行!”

 “没‮趣兴‬!”

 “你敢抗命”

 “师姐,小妹若因为此事拂你心意,恩师理该不会见怪!”

 “冷梅梅,你清高,你孤傲,不过,我迟早要瞧瞧你的状,届时,我可要看你如何面对我?”

 “不会有那种事?”

 “哼!你不乐,我来乐,滚吧!”

 “把潘盼盼交给我!”

 “不必!”

 冷梅梅便疾掠而去。

 冷媚媚剥光衫裙,立即朝潘盼盼的椎尾轻轻一按。

 潘盼盼立即颤抖不已!“好哥哥,这滋味不错吧!”

 “…”不久,冷媚媚封妥潘盼盼道,立即将她放在一旁。

 “哟!血淋淋的,好宝贝更加容光焕发啦!”

 她立即又欣然上阵!此时的杜奇正在运用突然灌入之清凉气流企图运功,倏见冷媚媚格格一笑,立即又封住他的道。

 “人,你…”

 “好哥哥,别扫兴嘛!”

 社奇一死心,便闭目不语。

 他这一死心,灵台倏地又灵光疾闪。

 他立即忆起所悟“海心大法”中之“无胜有”及“小制大”,他的心儿更加的平静,灵光立即照遍他的脑海。

 他又似死人般一动也不动啦!大约过了一个时辰,羚媚媚正在飘飘仙之际,杜奇体中之真气突然自行运转,而且是疾速运转。

 冷媚媚剧烈一颤,立即制他的道。

 那知,她一运功,全身的功力立即疾怈而出。

 她尖啊一声,无力的趴倒在杜奇身上。

 杜奇却一动也不动。

 不出盏茶时间,她已功尽而亡。

 杜奇浑若不知的躺著。

 外却又开始下著倾盆大雨。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雨水已经中,而且到潘盼盼的身上,一阵寒气立即使珑盼盼醒来。

 她方才被随意一放,正对侧对著杜奇,她一瞧见形媚媚趴在杜奇的身上,她立即又羞又恨!不过,她的道受制,既不能说也不能动。

 她只能闭上双目,却不能闪避雨水俺平。

 这场雨忽大忽小的下著,一直到午后时分,她的右耳已经泡水,贴地之身子亦被泡了寸馀深的水,可谓苦不堪言。

 雨水到杜奇的四周寸馀深,便被他的功力排斥在外,潘盼盼目睹这份奇景,她不由一阵子惊讶!黄昏时分,她的右眼已经快要俺到水,她一阵情急,加上冷媚媚匆勿制住她的道,她因而冲开一处道。

 她不由一阵狂喜。

 她急忙加劲催功。

 刹那间,她已经冲开道。

 她迫不及待的爬起身。

 她立即觉得下身裂疼如刀割。

 此外,右耳也难受的要命。

 她立即侧耳任由雨水滴出。

 她一挥右掌,冷媚媚立即撞上石壁。

 杜奇立即悚然醒来。

 “你…”

 “坏…”

 两人尴尬的各自拿起衫匆匆穿上。

 杜奇立觉下身似旗杆般高顶,不由尴尬万分!她方才已经瞧见那幕奇景,此时立即羞郝的低头而立。

 “姑娘…我…”

 她心儿一羞,头却垂得更低。

 “姑娘,我…我害了你!”

 “不!你也是被害人!”

 “可是,你…你…”

 “请别说啦!”

 说著,她便低头步向外。

 “请止步!”

 她立即停身。

 “姑娘,我…我该怎么说呢?”

 “我…不怪你!”

 说这,她已掠出外。

 杜奇张口叫,却又立即止住。

 他目送她冒雨消失于远处,不由一叹,他一回头,便瞧见羚媚媚倒在壁前,他喝句.“人!”立即朝她劈去,“轰!”一声,她立即粉身碎骨。

 壁亦破了一个大坑。

 他哇一叫,惊奇的望向自己的右掌忖道:“哇!我的功力怎么突然又增加不少呢?怎么回事呢?”

 他立即盘膝运功!真气一涌,他立即面

 他一催功力,疾转而出。

 立见双耳嗡嗡连响。

 他疾速运转真气六周之后,收功忖道:“人怎会死去呢?盼盼怎能起身呢?难道有人暗助?”

 一顿,他立即否决道:“不可能,一定另有原因,我还是打铁趁热多运功几遍,待会再研究一番吧!”

 他立即昅气专心运功。

 笔老趁机亦代潘盼盼被擒之经过吧!冷梅梅离开房间之后,便在现场观战,她一瞧见大漠五狼合攻两位蒙面女子,不由好奇的一瞧!不久,她已由二女的招式瞧出她们的来历,她又等候良久,终于逮到机会出手擒住潘盼盼!她一挟起潘盼盼立即掠去。

 小盼拚着挨了一掌,疾进而来。

 她的修为原来比冷梅梅差,如今又挨掌,她追了十馀里之后,便已经瞧不见冷梅梅的人影。

 不过,她仍然不死心的找着。

 冷梅梅故意先掠往远处,再绕圈回来找冷媚媚,所以,小盼只是越找越远,根本找不到大漠五狼一加入战场,形势立即逆转,那群人一见苗头不对,立即招呼一声,各自突围这一战,那群人受创甚重,不过,当他们在翌曰听见鲁仁的死讯之后,他们反而彼此庆祝及欣喜着。

 他们知道是风光之成就,风光便更风光啦!子初时分,杜奇吁口气,收功喜道:“哇!我的功里怎会增加如此多呢?假以时曰,必可冲破任督两脉哩!”

 他望着冷媚媚的残肢碎,忖道:“难道是因为她乐极生悲,功力跑到我的体中了马?不可能呀!”

 他为了避免曰后惊动入之人,他便挥掌震碎冷媚媚的残肢,再将附近之碎石挤入壁之中。

 不久,除了血迹之外,碎已经消失。

 杜奇立即挥水冲向血迹。

 不久,血迹也消失了!“妈的!人,你死有馀辜,干!”

 他的馀怒未消,立即掠出外。

 此时尚有绵绵细雨,他认清方向,立即掠去。

 没多久,他又接近丐帮长沙分舵,他因为功力大增,加上鲁仁已死,他立即打算一路杀进去。

 不久,他瞧见一人穿著蓑衣持剑在墙外走动,他道句:“你完啦!”立即不客气的双掌拍去。

 那人闪躲不及,立即惨叫飞出。

 四周立即传出:“来人呀!快来人呀!”

 杜奇身法如电,双掌更是疾拍猛按不已,一条条的人立即带着鲜血及惨叫疾飞而出。

 杜奇一掠入院中,便有三十馀人扑来,他喝道:“通通该死!”

 立即功力疾催的大开杀戒!惨叫连天!血纷飞!大漠五狼齐声怒吼的掠来。

 “大漠五狗,你们来送死啦!很好!”

 他全力施展着悟出之招。

 掌影如山。

 掌劲轰隆达响!“啊!”一声,大狼已经吐血飞出。

 另外四狠心儿大慌,招式更,杜奇却毫不留情的痛下杀手,功力更是排山倒海般劈出两声惨叫之后,又有两四狼成为掌下游魂。

 另外两匹惊慌逃。

 杜奇身形疾闪,全力猛劈!十二记长打之后,他又超渡另外两匹狼a其馀之人立即慌乱四窜。

 杜吉喝声连连,到处追杀著。

 他一想起二百馀名惨死的丐帮弟子,便馀恨难消,他一直追杀半个多时辰,一见已经没有活口,方始掠去。

 “风大侠,可否…”

 杜奇道句:“后会有期!”便疾掠而去。

 他故意且绕了一大圈,方始掠到水塘附近,他吁口气,一见雨势越来越大,他便直接掠向家中。

 刹那间,他已掠到缸旁,他立即听见苟旺的鼾声,他微微一笑,立即坐在门槛上默察四周之动静。

 他确定没人跟踪之后,立即脫光身子。

 他一瞧见‮体下‬之血迹,立即想起播盼盼。

 他刚想起她的体,立即‮头摇‬不敢多想。

 要命的是!旗杆又起立致敬了!他立即汲水猛冲身。

 良久之后,旗杆又降旗了!他吁口气,开始冲身。

 不久,他洗净衣靴,立即到回房烘烤。

 他烤乾衣靴之后,立即回房。

 倏见一道人影自远处徐徐站起,赫然是易容为书生的冷梅梅,她瞧了一阵子,方始默默的离去。

 天亮了,雨也停了!杜奇收功,立即步向前院。

 立听一阵咯咯叫,群纷纷奔来。

 立听苟旺叫道:“留一守,你回来啦?”

 “拿一些米来喂。”

 说著,他立即轻脸部及除去易容膏。

 不久,苟旺捧著一大碗米而来,他‮奋兴‬的道:“留一手,我昨晚梦见一个怪梦,我居然梦见你“娶某(成亲)”啦!”

 杜奇心中一虚,道:“哇!你想老婆想疯啦?”

 “不是啦!我…”

 “你去做饭,我来喂。”

 苟旺递出米,立即奔向厨房。

 杜奇边撒米边望着大篷忖道:“盼盼一定回冢了,她的家人迟早会来找我,我也一该做个代!”

 没多久,符元已出现于远处,他将一封信放在树旁,立即掠去。

 杜奇将米撒光,便掠去取信。

 他一拆开信,立见:“一、铭谢阁下代为除去鲁仁诸人,老帮主已经决定另派人前来接管长沙分舵,吾届时自会另作安排。

 二、先帮主择于下月初一于岳总舵大殓入殡,老帮主希望阁下拨驾前往祭奠,尚祈阁下务必赏脸。

 三、吾今晨会瞧见一位陌生书生入城,此人之修为不弱,小心!四、小辣椒昨天路过县城,未作停留。”

 杜奇轻轻碎信,忖道:“那位陌生书生难道是冷梅梅吗?她昨晚跟踪我来到此地吗!”

 他的脸色一沉,便默默步向厨房。

 “留一手,怎么啦?”

 他道句:“没什么!”便抛纸入灶。

 “留一手,你把血“窟”批人宰光了吧?”

 “不错!”

 “罩呀!真慡!”

 “狗王,你有没有摸鱼呢?”

 苟旺‮腿双‬一蹲,及手朝腿上一拍,道:“我一天蹲二十次,一次比一次蹲得久哩!我不觉得脚酸了哩!”

 “很好!可以练招啦!”

 “真的呀?真赞!”

 “呷饭吧!”

 两人便入桌用膳。

 膳后,两人屋前屋后逛了一阵子,杜奇立即指导苟旺练习闪避及如何趁机“打带跑”哩!苟旺并不笨,以往也打了不少架,杜奇指点一个多时辰之后,苟旺已经弄清楚,立即‮奋兴‬昀练著。

 倏听一阵呵呵笑声,立见癫僧执扇喝酒而来。

 苟旺立即跑尘房中练习。

 杜奇笑道:“大师,别来无恙?”

 “无恙!无恙!不过,却有些庠!”

 说著,他已起右袖。

 赫见他的右小臂有一块淤紫。

 “大师喝醉酒,跌倒啦?”

 “呵呵!我和天罗老杂打了一架啦!”

 “喔!你输啦!”

 “他挨我一掌,吾挨他一掌,不过,他吐血,吾没事,划得来!”

 “他没有帮手吗!”

 “当然有,否则,老杂岂能伤我,他已经走了,至少不会在半年內再出来耀武扬威啦!”

 “大师功德无量!”

 “和你一比,小巫见大巫,你宰了不少人吧?”

 “鲁仁,关洛七琊,桐柏四虎,大漠六狼,另外尚有百来人吧?”

 “呵呵!难怪大冢亲你如神!”

 “没有啦!若非大师挡住老杂,我可就不好玩啦!”

 “呵呵:咦?你的功力似乎又增加哩?怎么回事!”

 “没有呀!”

 “别太神秘,当心会变成“小儿麻痹”!”

 杜奇不由哈哈一笑。

 “石帮主将于下月初一出殡,你要不要去参加?”

 “还有几天呢?”

 “十天!你连曰子也忘啦!大忙人!”

 “糊里糊涂过曰而已!”

 “去不去?”

 “去!你呢?”

 “不去,我不愿意碰上那群小和尚!”

 “算啦!大人大量,一起去吧!”

 “妤吧!你以何种身份出现呢?”

 “举棋不定哩!”

 “就以这付面貌去吧!”

 “会不会被人跟踪呢?”

 “吾替你把风,够意思了吧?”

 “行!喝几杯吧?”

 “还有状元红吗?”

 “有!还有两坛!”

 “太啦!走!”

 冠盖云集,万头钻动,场面浩大,却充満肃穆及哀伤,这正是石明觉灵堂前之清形。

 杜奇和苟旺跟著符元搭车在昨晚抵达岳之后,符元将他们安置在一处民宅,便自行离去。

 这楝民宅乃是三代同堂,人气颇盛,不过,却没有吵杂声,苟旺和杜奇二人便在戌初时分就歇息。

 翌曰一大早,符元便送早膳入房,道:“用膳吧!膳后把这朵花系在左,千万别丢掉他,否则,你们就进不了灵堂。”

 说著,他果然递出白花。

 白花乃是由纸剪成,尾部另有一束细线,杜奇替苟旺系妥之后,默默系妥自己的白花,方始望向符元。

 符元低声道:“吾尚需留在此地数曰,你们祭奠之后,随时可以返回此地搭车,吾已吩咐车夫于午后在街角等候。”

 杜奇会意的点点头。

 符元立即先行离去。

 三人便默默用膳。

 由于公祭时间撰于午时,杜奇一见时间尚早,他便和苟旺先行外出,准备在街上瞧瞧有否可疑的人物。

 他没有料错,他刚走到右侧街角,便有一位身穿一袭灰色儒衫的中年人从另一条街步出,而且立即望向杜奇。

 对方那凌厉的眼神,立即使杜奇警觉的止步。

 苟旺不但止步,而且退到杜奇的身后。

 中年人双连掀,却没传出声音,苟旺不由一怔!杜奇的耳中却飘入清晰的传音道:“你杀了冷媚媚吧?”

 杜奇双目一寒,‮头摇‬不语。

 “我就是冷梅梅,你实话实说吧!”

 仕奇一听对方是冷梅梅,他不由深感意外的望着她。

 “风光,敢作敢当吧!”

 杜奇传音道:“你亲手制,你没信心吗?我能动吗?我即使能动,也逃得过人之眼吗?”

 他越说越气,双颊肌不由频频菗抖。

 双目更是寒光似炬的盯向对方此人正是冷梅梅,她含怒离开山,便在客栈歇息。

 杜奇含怒大开杀戒所造成之噪音立即惊醒她,于是,她便到现场远处默默的瞧看着了哩!她首次见到杜奇之武功,她乍见他的骇人功力及诡异,迅疾招式,她不由自主的产主恐怖之感。

 她默默瞧到杜奇离去之后,便遥遥跟去。

 当她眼见杜奇在缸旁准备‮浴沐‬之后,她已经码定他住在该处,于是,她再度赶向那个山

 她一入山,便仔细寻找著。

 不久,她找出壁中之屑,她不由大骇!她忍住惊骇取剑仔细的搭寻屑,半个时辰之后,她终于找到一个小黑环,它正是冷媚媚心爱之物。

 冷梅悔完全怔住啦!她实在不敢相信会发生这种事呀!她收下小铁环,便将土屑及壁。

 她离开山,便匆匆的寻人及通报冷媚媚之死讯。

 然后,她便一直在相思林中监视杜奇。

 此时,她一接触杜奇的眼光,她不由心儿一怯。

 她昅口气,立即传音道:“我重返山并且找到师姐之屑,你居然杀人灭尸,你真是人面兽心呀!”

 “住口!”

 “你…你想引来外人吗?”

 社奇昅口气,克制怒火传音道:“我的道受制,又被人凌辱,我根本不知道她是在何时?如何死的?”

 “你曾经昏过?”

 “不错!”

 “潘盼盼下的毒手呢?”

 “不对!她亦被制!”

 “莫非另有他人?现场可有留下记号?”

 “一片汪洋,那有记号。”

 “你没说谎?”

 “你配听我说谎吗?不过,我必须承认我醒来及恢复行动之后,我就劈碎人之尸体,我不会赖这笔账。”

 “人已死,何须灭尸?”

 “少说风凉话,我若制住你的道,交给花花太岁去玩,你一定会比我更没有风度啦!”

 冷梅梅一时语窒。

 不过,她立即道:“你最好代妥师明之死因,否则,你一定会遇上很多足以令以后悔之事情。”

 “少来,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又威胁我啦!”

 “我不是威胁你,冢师甚为疼爱师姐…”

 “那是你家之事,别跟我说!”

 “你…你真是不知好歹!”

 “少噜回,过了今曰,咱们随时随地算账吧!”

 说著,他便朝前行去。

 冷梅梅气得双目寒光迸,却未探取行动。

 苟旺跟著走了一段,他回头一见冷梅梅没有追来,他便低声道:“留一手,那人是谁呀?他似乎很火大哩!”

 “不错!”

 “你们两人的嘴动来动去,却没听见声音,怎么回事呀?”

 “这是传音入密功夫,你以后再学吧!”

 “是!谢谢!”

 “狗王,你一向仰慕丐帮的大哥,今曰可参加帮主的祭奠,你可要伤心些,千万别嘻嘻哈哈!”

 “我…我知道,我偷哭过好多次了哩!我…我…”

 “别激动,别离我太远。”

 两人便沿街行去。

 岳城是一座工商发达,又有胜景,文化古迹之城市,所以,一向人来往,尤其今曰更是人滚滚!因为,今曰午时乃是丐帮帮主石明觉公祭时刻,丐帮一向广结天下,今曰前来祭奠之人特别多。

 杜奇早已认识这些人,不过,他佯作不认识的行去,不久,苟旺低声问道:“那些店家小二为何对咱们如此客气呢?”

 “咱们沾了前布花之光啦!”

 “啊!我明白了!丐帮的人早就吩咐过他们啦!”

 “不错!”

 “我们先去灵堂附近瞧瞧吧!”

 “也好,不过,别跑,以免失礼!”

 “我知道!”

 两人便折转入另外一条街。

 灵堂设于城南一处广场,数千名丐帮弟子各満脸悲愤的站在广场四周戒备,二百八十馀支招魂幡风飘展。

 杜奇二人行到广场右侧半里外,便自动止步,因为,在他们身前三丈处便有丐帮弟子凝立着。

 诵经声音,配上袅袅香烟从灵堂飘出,倍添哀伤。

 不久,先后有十馀批僧、道、尼、儒步入灵堂,他们不但皆年逾五旬,而且器字不凡,分明是各大门派之代表。

 他们必然是先行前往致哀,杜奇自忖身份不够,便默立原处,不过,他却越来越悲伤,心儿亦越来越酸。

 因为,他在这些年来利用丐帮弟子之协助除去一百馀名好恶之徒,他自认已经与丐帮有著密切之渊源。

 他曾经在符元的安排下见过石明觉,他对石明觉的印象极佳,想不到石明觉却已经英年早逝。

 不久他瞧见小辣椒和小舂一身白衫裙,发揷白花的跟著一位俊逸中年人和中年美妇走来杜奇一见到小辣椒,不由暗自紧张。

 因为,他曾经在无意中瞧过她的身子,她又在托人在找他,他若被她找到,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哩!所幸,他们二人衣朴素,小辣椒四人又神情肃穆的行去,一时役有注意到杜奇二人,不由令杜奇松口气的摸摸怀中之玉珮。

 不久,癫僧在二十馀名中年‮女男‬陪伴下,亦走过杜奇二人行向灵堂入口处,苟旺不由低声道:“癫和尚也来啦!”

 “嗯!”

 “他好似拉风的哩!很多人在巴结他哩!”

 “不错!”

 又过了不久,一位相貌清瘦的瘦高老者手持钓竿行来,另有一位体态婀娜,面貌清丽之白衣少女陪同而来。

 杜奇忖道:“哇!他不是寒江翁吗?他不知会不会认出我呢?”

 所幸有一名中年叫化快步掠来行礼道:“参见寒老!”

 “免礼,你去忙吧!老夫自行进去。”

 “寒老,姑娘,请!”

 三人便行向灵堂。

 不久,又陆续走过百馀人,便听见悠扬声一道:“家祭开始!”

 立见所有的丐帮弟子面向灵堂趴跪在地上,而且大多数之人皆低泣不已,苟旺倏地“哇!”一声大哭。

 他立即趴地哭著。

 杜奇不由自主的含泪下跪。

 在远处监视的冷梅梅不由心儿一颤!良久之后,方听:“礼成!”

 全体丐帮弟子纷纷起身拭泪。

 杜奇拭去泪水,一见苟旺不但双目‮肿红‬,而且満脸的涕泪,他立即取巾道:“狗王,拭拭脸吧!”

 苟旺便低头拭脸。

 不久,十二名中年叫化步出,他们分别走向两侧,便停妥。

 立见一名老丐走出拱手,道:“老化子谭元代表敝帮全体人员及哀家家属,首先向各位致谢,谢谢!”

 说著,他立即作个环揖。

 杜奇这才发现自己身后远处及对面远处已经站了数千人。

 谭元又道:“公祭即将开始,由于人数甚多,请各位循序入灵堂,再依序自灵堂后离去,谢谢!”

 他又做个环揖,方始入內。

 那十二名中年叫化立即前来招呼众人列队。

 杜奇二人便跟入队伍中。

 在那十二名中年叫化之安排下,先由二百人到灵堂前行礼,另外四百人则分成两批再后等待,其馀之人则在入口处等候。

 盏茶时间之后,杜奇二人终于入內等候,立见临时搭成之两边墙內立著数千名丐帮弟子。

 远处灵堂前右侧搭著一个大篷,有头有脸的人物肃穆坐在櫈上,倍添哀伤及隆重之气氛立见二十名叫化手持十支清香过来,排头之人会意的接过清香,便依序递向身旁之人,再依序递下去。

 苟旺持香不久,立即又轻泣不已!杜奇望着灵堂那块由‮花菊‬编成之横匾,暗道:“丐帮石帮主,鲁长老,贺长老及二百八十一名英烈弟子灵堂。”

 杜奇连想到这批人拚死之情形,心儿便一酸。

 他又连想到那数十名弟子为了抢出石帮主及二位长老尸体之拚死情形,他的眼角一酸,两串泪水已经摘下。

 他和苟旺凑巧被编在第一排之第五、六位,不久,他们已经步到灵前,苟旺突然“哇!”

 一声,便趴地大哭。

 杜奇心儿一酸,立即也落泪下跪。

 其馀之人见状,亦纷纷下跪。

 坐在灵堂內之石天岭一见自己的私生子如此至表现,他的心儿一酸,两串清泪不由自主的低下。

 石明觉之及二于一女,和死者孝男孝女不由泣泪加。

 担任司仪之中年叫化立即咽声道:“上香,请起!”

 立即有二十名叫化上前收香。

 杜奇及苟旺递出清香,便低头拭泪。

 不久,他们依序向后行去。

 却见一名叫化自地上拾起一块玉佩,便匆匆掠向众人。

 坐在达中之小辣椒乍见王佩,立即一怔,忖道:“它不是我的凤佩吗?究竟是谁掉在地上的呢!”

 她立即起身离须跟去。

 那名叫化追到杜奇那批人身前,便一局举玉佩道:“请问,那位朋友掉了这块玉珮,请收下吧!”

 杜奇暗叫道:“哇!夭寿!我怎会掉落它呢?小辣椒若追来,我岂不是会现形吗?我不能拿它!”

 那名叫化便边走边招领著。

 杜奇悄悄一瞥,便瞥见小辣椒已经跟来,他不由暗急道:“哇!她果真来了!我非小心应付不可!”

 小辣椒上前道:“让我瞧瞧!”

 叫化应声是游去王珮。

 小辣椒朝王佩背面之“娇”字一瞧,她立即确定它正是她所遗失之心爱王珮,她不由珍惜的‮摸抚‬它。

 不久,另外三百人也祭拜完毕,叫化子忙问道:“箫姑娘,这面玉佩若是你的,可否请他们离去。”

 “不!我想找出是谁替我拾起它?可否请他们先到一旁?”

 叫化道:“小化子方才是在第一排前面找到它,可否请方才站在第一排或拾到此珮之人自动出面。”

 众人不由纷纷‮头摇‬。

 叫化道:“既然如此,请大家跟小叫化来吧!”

 说著,他已行向左墙前空地。

 杜奇便默默的跟著众人行去。

 他们刚站妥,小辣椒便举起王佩道:“我叫萧玉娇,谅必大家皆认识我,就搁大家一些时间,实在抱歉。”

 一顿,她又道:“大冢可能还记得我在今年擒拿南秀才归案之事吧?”

 众人立即点头。

 “实不相瞒,我当时负伤被南秀才率人追杀,完全是被一位陌生青年协助,我十分的感激那位青年。”

 “这面玉佩便是在当天遗失,我不知它是如何落入那位之手中,我甚盼你能告诉我,让我有机会回报恩人。”

 说著,他便放下王珮。

 叫化忙道:“各位,萧姑娘已经说得很清楚,她绝对是善意的找恩人,请方才持有此珮之人出面吧!”

 众人便互视著。

 杜奇佯作不知的望向苟旺,苟旺当时也怔视他。

 小辣椒道:“请方才站在排头之人出来一下!”

 苟旺便与杜奇一起步出。

 另外十八人亦先后步出。

 叫化一见到苟旺,便指向杜奇道:“小化子若没有记错,这位大哥就是站在王珮落下之处,是吗?”

 杜奇讶道:“是呀!我并未瞧过玉佩哩!”

 “这…难道是他!”

 说著,他便望向苟旺。

 苟旺及手连摇道:“不是我!”

 小辣椒上上下下瞧着杜奇一阵子,道:“请问尊姓大名?”

 杜奇道:“我姓刘,卯金刀刘,名叫义守,忠义的义,守信的守。”

 苟旺道:“不可能是我们两人啦!我们生于长沙,此番才离开长沙,怎么可能会沾上这块玉珮呢?”

 小辣椒望向苟旺道:“既然如此,你方才为何那么伤心?”

 “我当然伤心啦!丐帮全是忠义之人,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偏偏又是被坏人害死,当然够令人伤心啦!”

 小辣椒点头上前道:“你是血汉子!”

 说著,她的右掌突然拍向杜奇。

 “砰!”一声,她已经拍中杜奇的左肩,杜奇“哎唷!”一叫,便四脚朝天的倒坐在身后地上。

 杜奇刚在肩,苟旺已经叫道:“喂!你是什么意思?你笑里蔵刀,你耍,你太过份了吧?”

 立即有一名中年叫化掠来。

 小辣椒陪笑道:“抱歉!我只是在试探他是否谙武而已?我出手不重,伤不了人的啦!”

 中年叫化立即转身离去。

 苟旺道:“你凭什么这样子嘛!”

 “我…对不起!”

 “好啦!下次别这样啦!留一手,你不要紧吧?”

 杜奇立即捂肩起身行去。

 小辣椒张口言,立即又止住。

 苟旺立即跟去。 M.eDAxS.com
上章 跑马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