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跑马郎 下章
第六章 一箭双鵰再连庄
 天黑了,潘盼盼和小盼在石灶旁取用火锅,只见潘盼盼道:“小盼,你有否注意一件事,他一直没动过哩!”

 “小婢不敢多看。”

 “少来,你的确没有多看,不过,你却瞄不少次,是吗?”

 “不敢!”

 “去仔细瞧瞧他吧!”

 小盼立即应是掠去。

 她一掠到杜奇身旁,便瞧见他的脸孔仍然俊中带威,而且在黑夜掩映之下,他的脸部更加莹亮洁白。

 她的芳心深处顿时一颤。

 她不由多看几眼。

 她又痴啦!她很聪明,个性又直,加上潘家荫庇,所以,她敢任意的表达心中之喜怒哀乐,因而才会那么“冲”。

 正因为如此,她的感情较难收制,她住了!潘盼盼的修为已经练至目能夜视,她一见到小盼又痴,她在好奇之下,立即掠向杜奇及小盼。

 小盼悚然一醒,立即道:“姑娘!”

 潘盼盼示意小盼住口,便望向杜奇。

 她的芳心立即深深格上杜奇那俊威之容貌。

 “小盼,查查他的脉象。”

 小盼的指尖便微抖的搭上杜奇的右腕脉。

 倏见她疾速收招,骇然后退。

 潘盼盼心知有异,立即将级指搭上杜奇的右腕脉,立觉指尖被弹震得麻疼不已,她便好奇的收手。

 她仔细的瞧着他的脸部。

 她凝神听著他那悠长,轻细的鼻息。

 她不敢相信的傻眼啦!她亦默默瞧着杜奇啦!小盼正走近,倏听房中传出“留一手!”喊声,她立即止步。

 潘盼盼低声道:“别让他叫。”

 小盼立即掠向厅中。

 苟旺的道因为时辰已到而不解自开,他一醒来,脑海中的残留印象使他关心杜奇为何会大叫一声。

 所以,他叫出“留一手!”

 他一奔入厅,便瞧见小盼,他立即道:“你干什么?”

 小盼上前扣住他的左肩,立即封住他的“哑”道:“你安份些”

 苟旺有口难言,急得挣扎不已!小盼原本制他“罚站”,脑海中突然涌现出杜奇的人脸孔,于是,她立即低声道:“他在练功,别吵他。”

 苟旺难得看见她如此低声下气,心中反而更不相信,不过,他也滑溜得很,他立即装出会意的点点头。

 小盼又低声道:“你别叫,我就让你说话。”

 苟旺立即点点头。

 小盼便解开他的“哑”。

 “我…”

 “小声些,你想干什么?”

 “!”

 她低啐一声,立即松手离厅。

 苟旺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入茅房减轻“垃圾”之后,他如释重负的吁口气,便偷跑到窗旁瞧着。

 夜如墨,他只瞧见院中二女之白衫裙及地上似乎躺着一人,他不由急道:“妈的!她们把留一手摆平啦!”

 他急了!他想报仇,却自知不敌。

 他若不报仇,实在不甘心。

 他左思右想,便跑向城内,打算向丐帮的大哥们求援。

 那知,他跑出半里馀远,身前突然出现一道黑影,他吓得叫了一声:“安娘喂呀!”便险些瘫倒在地上。

 “狗仔,你发什么疯?”

 “疯…是你呀!吓死我啦!”

 “你要去那儿?”

 “没…什么?”

 他已经将癫僧认为是二位恰查某之同路人,所以,他必须保密。

 “狗仔,你的狗兄狗弟呢?”

 “它们…去玩啦!”

 “你是不是想去找丐帮的人呀?”

 “不是,入城转一转。”

 “天这么冷,有什么好玩的,回去困吧:”

 “我…”

 “留一手怎样啦?”

 “他…他…”

 “怎么啦!.我从未瞧过你这种苦瓜脸哩!”

 “你自己去看看嘛!我走啦!”

 说著,他立即奔去。

 癫僧点头这:“这才是真正的情。”

 他便含笑掠去。

 不久,他掠到二女身前,立见潘盼盼低声道:“大师,他怎会这样子呢?外表昏,功力却十分的强劲哩!”

 他瞧了数眼,含笑抓起酒葫芦喝口酒,便掠向大篷。

 小盼上前添柴,道:“大师,别卖关子嘛!”

 “坐!好丰富的火锅,我真有口福。”

 小盼立即送来一付新碗筷。

 癫僧笑嘻嘻的吃了数口,道:“他在悟!”

 潘盼盼道:“悟什么!”

 “悟招,一套旷世招式。”

 “世上怎会有这种悟招方式呢?”

 “奇人奇招呀!”

 “大师吩咐晚辈奏笛,莫非与他悟招有关?”

 “正是!”

 “大师可否详述?”

 “不可,天机不可漏!”

 “他就是…”

 “不是!”

 “确定吗?”

 “你自己能确定吗?”

 “这…不确定!”

 “此事非同小可,别妄下结论,不过,你们若无急事,不妨多留一段时,此举可能对你们有所助益。”

 “是!晚辈没急事。”

 “小盼,我方才瞧见狗仔勿勿入城,你又扁他啦?”

 “没有!没有!”

 “这孩子是个孤儿,你别看他脏兮兮的,他的心乾净,而且对留一手最具义气,别再欺负他啦!”

 “小盼没有欺负他嘛!是他太气人啦!”

 “好!好!下回别理他。”

 “大师,留一手会不会著凉呢?”

 “咦?你为何关心他啦!”

 “没有啦!小盼好奇而已啦!”

 “他的功力一直在运转,不碍事。”

 “他究竟是不是昏呀?”

 “不是!”

 “怎会一直不动呢?”

 “不动即是动,动即是不动。”

 “又来啦!小盼最怕听你这种道理。”

 “小盼,你认为太阳有没有在动?”

 “没有!”

 “可是,它却出又落呀!”

 “我们自己在动。”

 “很好,你进步啦!他的功力已经足以自行运转,目前,他已经神游大虚,灵透脑海,他一醒来,慧星便降世啦!”

 “说清楚一些嘛!”

 “好!你听说大智若愚吗?”

 “听过!”

 “他就是这样子。”

 “又来啦!”

 “小盼,你原本很聪明,动动脑,少开金口吧!”

 “我…”

 “盼盼,你有所领悟吧?”

 潘盼盼点头道:“晚辈曾暗护他。”

 “对!多做少说,你有“天龙丹”吧?”

 她立即取出一个白色瓷瓶。

 他倒出三粒绿色小丸,便递回瓷瓶道:“你们轮歇息吧!”说著,他已愉快的步向杜奇的房间。

 接连七天,杜奇皆僵躺着,癫僧神色自若的接受二女的招待,二女的神色却益不安哩!苟旺每天皆跑回来瞧一瞧,便立即离去。

 这天午后,黑云越罩越浓,癫僧仰天望了一阵子,又搭过杜奇之脉象,便朝二女招招手及行向厅中。

 二女一掠入厅,小盼便道:“大师,好似快要下雨哩!是不是要将他抬入屋中呢?你认为妥当吗?”

 “不妥!”

 “可是,他会不会受寒或…”

 “不会,盼盼,你认为呢!”

 “晚辈同意大师之看法。”

 “你们可能有眼福目睹一幕旷世奇事,别急!”

 “道闪电似银蛇般吐于乌黑的天空不久,又有数道闪电接著吐于黑云中,癫僧的神色亦越来越严肃。

 小盼紧张的在厅口走来走去。

 潘盼盼虽然坐在木椅上,心儿不由紧张着。

 大约过了盏茶时间,一道闪电疾划过黑云,接着便是“轰隆!”雷呜,杜奇全身一震,立即又平静。

 小盼惊喜的啊了一声。

 癫僧立即沉声道:“别出声。”

 刹那问,雷电作。

 社奇全身连震。

 “轰隆!”一声巨响,杜奇倏地跃起。

 立见他的双掌合什于心口,倏地全身原地疾旋一周,他那双掌一分,周遭立即出现上千只手掌。

 小盼立即骇退。

 癫僧暗忖道:“天呀!这不是天龙八部吗?他怎会领悟到这么高深的境界呢?啊!达摩东来,这…”

 雷电作。

 杜奇双目紧闭,全身却跃动不语。

 “哗啦!”声中,大雨倾盆而下口雷电更加威猛的展威。

 杜奇却浑若不知的跃动不已,雨水一泼近他,便在他的周围半尺外被溅而出,刹时化为奇景。

 癫僧不由自主的走到厅口瞧着。

 他原本是少林藏经阁之一名弟子,他嗜武成狂,嗜书成痴,浑然不理严谨的寺规,所以,屡遭警告。

 每次犯错,他皆自动要求面壁思过,他却趁机偷阅书籍。

 所以,他二十一岁那年,被少林开除啦!他便独自在后山荒内静悟。

 十年之后,他开始游历江湖。

 他荤酒不戒!他会过各帮派及有名人士。

 他不停的印证所学之招式及所知之招式。

 如今,他已逾六十五岁,他不去找别人的麻烦,别人已经大呼幸运,再也没人敢来惹他啦!如今,他目睹杜奇所施展出来的招式,他不由惊喜如狂。

 因为,这些招式大多是他所领悟不出的招式呀!大雨下了一个多时辰便停止,杜奇却继续跃动不已,不过,他的招式却已经由三十馀招逐渐的简著。

 癫僧不由自主的趺坐在厅前。

 他已经有所领悟啦!又过了两个时辰,杜奇徐徐收招,立即躺下。

 癫僧吁口气,立即上前拂住他的“黑甜”及挟他返房。

 他替杜奇盖妥绵被,方始入厅,道:“二位有何感想?”

 潘盼盼道:“叹为观止!”

 “小盼!你呢?”

 “小盼好渺小喔!”

 “恭喜,你进步啦!盼盼,你们可以走啦!”

 潘盼盼没来由的依依不舍,不由一怔!小盼道:“大师饿不饿?”

 “不饿,你们代我向潘老弟问好吧!”

 说著,他已跌坐在椅上。

 二女互视一眼,立即离去。

 破晓时分,苟旺带著那群狗奔了过来,他朝院中一瞧,一见仕奇已经不在院中,他立即边奔边喊道:“留一手,你在不在呀?”

 癫僧出厅道:“狗仔,出了什么大事,如此慌张呢?”

 “我…留一手呢?”

 “在困啦!出了什么事?”

 “我…我告诉他。”

 说著,他便冲向房中。

 榻上的杜奇尚被“黑甜”制得晕睡著,苟旺一奔到榻前,立即按著杜奇的右肩摇道:“留一手,不好啦!你醒醒呀!”

 杜奇却仍然昏睡着。

 苟旺急得边摇边道:“留一手,你醒醒呀!丐帮帮主挂啦!你…哎唷!”

 癫僧一听丐帮帮主已死,急得抓住苟旺的右肩,他尚未发问,苟旺便已经剧粮难耐的叫道:“哎唷!疼死我啦!”

 癫僧松手道:“丐帮帮主真的死啦?”

 苟旺边肩边道:“是啦!”

 “说清楚!”

 “我听宝哥说,帮主昨晚和血“哭”那批人在拚斗之际,被杀死的!”

 “不可能!”

 “真的咐!宝哥哭得眼皮都肿了哩!他们已经披缢带孝哩!若非上面吩咐,他们早就赶到长沙啦!”

 说著,他不由掉泪。

 “我去瞧瞧!这三粒药给他服下!”

 说著,他已轻轻一按社奇之后颈及将药入杜奇之口中,然后,身子一闪,便已闪入厅中。

 苟旺咋舌道:“安娘喂呀!他也是高人哩!”

 只听一声轻吁,杜奇已经醒来。

 “留一手,你醒啦?不好啦!”

 杜奇只觉口清香,他不由起身怔道:“狗王,你给我吃什么东西?”

 “不是我啦!是疯和尚拿三粒药入你的口中啦!”

 “他呢?”

 “刚走!”

 杜奇只觉腹中真气,他立即道:“你去蹲马步,我…”

 “等一下,不好啦!”

 “什么事?”

 “丐帮帮主挂啦!”

 “什…什么?真的?”

 “宝哥说的,昨夜死于长沙啦!”

 “这…你别出去。”

 “你要去那儿?”

 “我去探听一下!”

 “免啦!堂口已经布妥灵堂,人人披麻带孝…喂!留一手,你等我把话说完啦!你等我一下呀!”

 他的话声未讫,杜奇已掠入林中。

 却听右侧传来一声低咳,杜奇一见是米行的符元,他匆匆朝四周一瞥,立即掠前道:“帮主当真已经别世?”

 符元轻轻点头,道:“你先瞧信,我今晚再来!”

 说著,他递出一封信,立即掠去。

 杜奇收下信,一见苟旺边喊边奔来,他便转身去。

 “留一手,我和你一起去吧!”

 “算啦!人已死,去了也没用,你饿不饿?”

 “有些饿,我去做饭吧!”

 说着,他立即奔向厨房。

 杜奇匆匆回房拆信,立见:“资主于昨夜亥初率二位长老及三百名帮主于长沙南门外白沙井附近会晤鲁仁等三百馀人。

 鲁仁仗恃邀有大漠六狼、桐柏四虎、关洛七,加上窟中高手,一开战,他便直接和帮主单挑。

 那知,不到盏茶时间,帮主和二位长老突然失常的胡乱出掌,不到十招,他们三人便分别遭到惨死。

 帮中弟子拚死抢回三人之尸体,却遭致重创,计有二百八十人死亡,仅有十七人护送尸体,目前该己送回总舵。

 吾赶往长沙会晤三名赶在此地之弟子,始知此况,请阁下设法扑杀鲁仁,俾挫敌声威及慰帮主英灵。

 鲁仁目前霸占本帮长沙分舵,扬言随时受教,阁下不妨以风光之身份设法将鲁仁予以搏杀。”

 杜奇碎信纸,便引火烧毁。

 他站在窗旁忖道:“帮主和二位长老怎么会突然失常呢?中毒吗?他们一定很谨慎,谁能下毒呢?”

 他吁口气,便自地下挖出易容药物调拌著。

 不久,他取出一个小铜镜仔细的易容。

 他的易容术乃是石天岭亲自调教,药物又甚为精细,半个时辰之后,他又易容成为“风光”啦!他小心的涂抹颈部及手部之后,便又揽镜检查著。

 “留一手,呷饭啦!”

 他应声:“来啦!”立即收下小铜镜及易容药物。

 他一进入厨房,苟旺立即啊道:“你…你是谁?”

 “狗王,我要去长沙宰人,别“大嘴巴”!”

 “原来如此,我不会说.你小心些!”

 “我知道,如果有人来找我,你就推说不知道!”

 “我懂!”

 杜奇勿勿用膳之后,便返房更衣及取出五块碎银递给苟旺道:“别忘了蹲马步,我会尽早回来。”

 “谢谢!我用不到钱!”

 “收下,买些骨给“将军”们加菜。”

 “谢谢!小心些!”

 杜奇点点头,便由后门掠去。

 他掠出十馀里,便察觉自己的功力不但更纯,而且更加雄厚,他无暇思忖原因,立即加速掠主。

 不出一个时辰,他已经遥见长沙城,他便放缓身法由林中步入官道,再默默的沿着官道行去。

 今天的天气不错,不过,气氛却很紧张及忙碌,沿途之中,不时可以瞧见骑士来回驰骋着。

 此外,林中亦不时有江湖人物掠驰著。

 杜奇一入城,便直接行入一冢客栈。

 他一入房,立即调息。

 这是他的习惯,杀人之前,他必须保持高度的冷静及体力,他尚需构思自己如何行动哩!真气一涌,他立即发觉它们果真更纯,他仔细的运行六遍之后,更仔细的回忆他在大雨中所悟之招式。

 原来,他在院中静躺七天七夜,被雷电一阵震动,原本空白之脑中利时出现他破解所有招式之各种招。

 那些招迅速的组合著。

 起初,它们组合成为三十六招,经过他不停的去芜存菁,已经淬炼成为十八招,他相信可以进一步淬炼。

 不过,他目前无暇办这种事。

 他逐一回想那十八招之后,便步入前厅用膳。

 厅中几近客,而且大多是江湖人物,风光随便找个座位,点了五样料理,便喝茶静听着。

 “鲁兄,听说老帮主重新掌权啦!”

 “不错!化子们此番元气大伤,他怎能不出来呢?”

 “听说老帮主婉谢各派之协助哩!”

 “这才是大将之风。”

 “可是,鲁仁那批人不好惹,丐帮三老二死一失踪,光凭老帮主一人恐怕奈何不了鲁仁那批人呢?”

 “不!丐帮的人敢拚,鲁仁这批人非死不可。”

 “不见得!听说天罗道长那批人近将会来捧场。”

 “真的呀?这个老道一来,麻烦的哩!”

 “不错,咱们城中之闺女惨啦!”

 立听左侧又传来:“宋兄,听说石帮主和二位长老被内在食物下毒,所以,才会临阵失常哩!”

 杜奇立即凝神默听。

 “真的呀?消一息来源正确吗?”

 “来自丐帮,够权威吧!”

 “罩!说说看呀!”

 那人立即低声道:“石帮主之大弟子刘豹今天上午被人发现死于笑啼岩,而且是全身赤,下体尚有秽物哩!”

 “真的呀?”

 “听说他在石帮主出发前半个时辰,曾亲自送去一碗莲子汤,当时石帮主曾经说过:“苦苦的,莫非未挑去莲心?”

 “莲心若未除,的确会苦苦的!”

 “可是,有人察过吃剩的莲子,莲心皆已挖掉啦!”

 “石帮主当场没发现中毒吗?”

 “他和二位长老皆运功察过,并无中毒的迹象。”

 “既然如此,表示刘豹没下毒呀!”

 “不!丐帮之人员在刘豹的带夹层找出一粒奇异的小珠,听说它叫做“香草”,会刺神经,使人突然发狂。”

 杜奇心中大震,立即忖道:“哇!风雅曾经提过这种东西,万富贵便是突然狂奔而心脏衰竭死亡哩!”

 立听:“刘豹没有参加拚斗吗?”

 “有!不过,有人瞧见他中途溜掉。”

 “可的家伙,死得好!”

 “他可能被女,才自毁前途。”

 “该死,真该死!”

 “丐帮吃了这个亏,若扳回颜面,可能要元气大伤,唉!不知会有多少的忠义弟兄伤命哩!”

 “劫数!噪!”

 两人各自摇头喝闷酒。

 小二在此时送下料理,杜奇递出碎银道:“喝茶吧!”

 小二行礼致谢而去。

 仕奇边用膳边忖道:“刘豹及十一哥皆会用过“香草”,他们会不会有渊源呢?会不会另有组织控制他们呢?”

 “鲁仁必然与刘豹有所关连,我必须在天罗老道抵达之前,先把鲁仁出来问个一清二楚。”

 不久,楼下突然一阵动,杜奇抬头一瞧,便瞧见潘盼盼及小盼仍然各穿白衫官装步入大厅之中。

 立见一位青年前行礼这:“潘姑娘,你好!”

 “金大侠,你也来长段呀?”

 “是!请坐!”

 潘盼盼微微一笑,立即跟去。

 青年立即郑重其事的介绍附近之朋友。

 杜奇趁机下楼,便向外行去。

 小盼瞄了他一眼,立即含笑分享那群男人之诃谀、拍马。

 潘盼盼回头望了杜奇一阵子,便朝小盼一瞧。

 小盼望了杜奇的背部一眼,芳心立即剧跳道:“是他。”

 她立即跟去。

 杜奇不须回头,便知道有人跟来,他便一直行向白沙井。

 白沙井位于长沙南门外,它终年不凋不溢,乃是长沙一大水源地,此时已经处处沾血迹。

 现场大约有七、八十馀人聚在多处摇头低语著。

 杜奇瞧了一阵子,回头一见小盼站在丈馀外,他立即朝她传音道:“别帮倒忙,你若有种,就去对付天罗老牛鼻。”

 说著,他便行向城内。

 小盼果真默默瞧着附近之血迹。

 杜奇尚未走近丐帮长沙分舵,便听见一阵打斗声及惨叫声,他心知必然有人在为丐帮复仇,他立即快步行去。

 他一走近街角,便瞧见不少的江湖人物驻足而观,远处正有二十馀人在围攻七位中年人,地上另有十馀具尸体。

 杜奇一瞧见那七位中年人是关洛七,他的仇火便熊熊燃烧,他口气,便挤过人群朝前行去。

 两声惨叫之后,两位青年又吐血蹈而退。

 杜奇沉喝道:“住手!”

 那二十馀人立即收招疾退。

 却有两位中年人不买帐的扑向两位青年。

 杜奇冷哼一声,立即弹出两块银子。

 两位中年人一听风声劲疾,只好到身闪避。

 “叭叭!”二声,两锭银子已经没入十馀丈外的墙中,这份指力立即使那七位中年人向他行注目礼。

 “刷刷…”声中,他们并肩面对杜奇。

 杜奇停在丈馀外,沉声道:“我叫做风光,你们关洛七鬼吧?”

 居中之中年人喝道:“住口!小子,你就是自宛平县越狱之风光吗?”

 “不是越狱,是出来透透气,顺便宰你们这批人渣!”

 “嘿嘿!马不知脸长,你当真想死吗?”

 “铭谢超渡,请吧!”

 “上!”

 另外六人立即包抄而来。

 杜奇双掌疾扬,十五记掌力便分别卷向右侧之三人,当场便将那三人得各自向旁闪掠着。

 杜奇一旋身,便疾拍向自左翼率先掠来之人。

 那人一闪再闪,见掌劲已经近,只好掌劈去,“轰!”一声,空中便出现一只手掌及血花。

 “砰!”一声,那人撞破墙壁,立即吐血不止。

 杜奇一出掌,便又转攻向第二人,就在第一人撞墙吐血之际,他的雄厚掌力又将那人劈得断掌吐血飞出。

 另外五人神色大变,不由齐退。

 杜奇仗恃功力雄厚,立即“长打”猛劈向一人。

 他的掌力涵盖对方之上下左右二尺范围,而且掌力既快又猛,那人只好咬牙掌便聚过来。

 “轰!”一声,那人便吐血飞出。

 另外四人一咬牙,便联袂劈来。

 杜奇弹上丈馀高,立即翻身疾劈向左侧那人。

 “轰!”一声,那人活生生的被劈陷入大坑中。

 立见大门内疾出十馀把飞镖。

 杜奇一翻身,立即疾扑向那三人。

 他尚未接近,十馀股掌力已经卷去。

 那三人一咬牙,联袂劈来。

 轰隆声中,杜奇踉跄后退三大步,对方却有一人吐血倒地,另外两人则似喝醉酒般歪连退。

 立见四位魁梧中年人挥刀舞鞭自门内疾掠而出。

 杜奇存心速战速决,立即催功力劈向关洛七剩下之二,立见他们施展“懒驴打滚”

 <br>&nbsp;&nbsp;疾滚而去。

 “咻…”一声中,方才那二十馀人已经有十人一起发镖。

 事出突然,二之脸部及心口立即中镖。

 惨叫声中,二已勿惶爬起。

 立即有六人上前扑杀。

 杜奇见状,立即转身送给那四人一掌。

 四人冷哼一声,扬掌疾劈而来。

 “轰…”四声,四人已向门内飞去。

 杜奇身子一晃,立即握拳疾催功力。

 那四人一落地,立即掠出道:“小子,你是谁?”

 “风光是也,你们是桐柏四猫吧?”

 “杀!”

 四人再度扬起兵器掠来。

 杜奇仍然采取各个击破方式,只见他朝四人各推出一掌,便迅速的向左一移,再疾攻向左侧那人。

 桐柏四虎方才领教过杜奇之雄浑掌力,他们此时一见杜奇的掌力已到,便不约而同的向侧闪去。

 所以,杜奇顺利的朝二虎疾玫出十二掌,当场便将二虎震得大刀飞出,鲜血出,身子亦飞落门内。

 另外三虎眼睁睁瞧着二虎挨宰,立即扑来。

 杜奇一旋身,立即疾劈向左侧之三虎。

 三虎吓得疾滚向左前方。

 杜奇哈哈一笑,一口气朝大虎疾劈出八掌。

 “轰!”声,大虎立即脑袋开花。

 立见远处传出暴喝道:“住手!”

 三虎及四虎立即退。

 杜奇却猛劈向四虎。

 “砰!”一声,四虎的背心挨了一掌,立即吐血飞去。

 三虎吓得反滚向地下。

 杜奇匆匆掏出一把银子,便疾洒而去。

 “卜!”一声,一锭银子已经钉入三虎的印堂。

 立见百馀人疾冲而出,杜奇口气,忖道:“哇!不大对,再耗下去,我一定宰不了鲁仁,先避一避吧!”

 他立即掠到门内一阵猛拍及狠攻。

 这群人乃是功力较差之人,当场便是一阵“砰!啊!”响,血更是伴著刀剑到处飞溅著。

 一阵怒吼之后,已经有六名瘦削灰衫中年人疾向半空中,杜奇一见他们,便猜忖他们是大漠之狼。

 他哈哈一笑,道句:“再见!”便疾而出。

 那三十馀人会意的自动跟去。

 “追!”

 杜奇疾掠出二里馀远,立见大漠六狼已经近那二十馀人,而那二十馀人尚落后十馀丈哩!他立即抓出银子疾弹向六狼。

 大漠六狼纷纷挥掌拍飞银子。

 不过,那二十馀人已趁机摺前二、三丈。

 杜奇喝道:“快走!”立即朝前掠去。

 “刷…”声中上六狼已经扬掌扑来。

 杜奇习惯性的向左一移,便接连拍向最左侧之人。

 大漠六狼果然轻功非凡,立见其馀五狼翻身疾拍而来。

 杜奇双掌倏合,便原地疾旋一圈。

 成千上百之掌影不但化消五狼之十股掌力,更立即将他们得翻身,一口气退出二十馀丈。

 杜奇立即又猛攻左侧之狼。

 那家伙方才躲过一劫,此时仍然馀悸犹存,乍见掌力政来,他便似车轮般向后疾滚而去“滚快些!”

 “砰砰!”二声,那家伙的腹部及背部各挨了一掌,他刚惨叫出声,鲜血便沿途洒去了另外五狼立即有一人前去扶他,另外四狼则扑来。

 远处更有一、二百人扑来哩!杜奇哈哈一笑,立即朝前掠去。

 四狼自知不敌,便刹身不前。

 i&h&&&子丑之,大地一片黝暗,人多多已进入梦乡,霸占丐帮长沙分舵之血窟人员却紧张的守卫着。

 因为,他们相信杜奇会再来“拜访”呀!又过了半个时辰!新接班人已经守了良久,一见仍无动静,他们不由自主的缩首尽量躲入避风之处。

 倏见两粒石子出,右侧墙外二十馀丈处之一人便静悄悄的倒向地面,杜奇一闪身,便上前扶住他。

 杜奇朝对方“死”一戮,便扶他躺下。

 他如法泡制的宰了六人,便已经掠入院中。

 院中战备更严,他默默观察之后,先解决步近他之三人,然后沿墙行去。

 倏听后院传出一声:“有刺客!”

 前院诸人立即紧张的张望着。

 后院立即传出两声惨叫。

 立听房中传出暴喝道:“杀!”

 前院之人立即向后掠去。

 杜奇忖道:“此人之喝声与下午相同,他一定是鲁老鬼啦!很好,我就趁隙先把他宰掉吧!”

 他便蹲在原地张望着。

 此时的后院却杀气腾腾,白天被杜奇解救诸人另外邀约七十馀人前来,他们一见探路之人被发现,立即决心明干啦!所以,他们纷纷冲进来。

 不久,两位黑衣蒙面人掠墙而人,由劲装透出之婀娜身材,显见她们必是女子,她们一掠入后院,立即掠向前方。

 不久,她们已经上大漠六狼之五匹狼。

 她们一柚出宝剑,立即并肩攻去。

 大漠五狼立即不屑的进攻着。

 可是,六招之后,他们发现二女的联手之威居然不同凡响,她们不但进攻疾猛,防守之际更是难以突破。

 他们专心出招啦!院中到处是人,不但杀得强强滚,更是惨叫连天。

 前院之人除了留下六人,其馀之人皆已经冲向后院。

 杜奇便轻松的掠近墙角。

 不久,他启窗一窥,立即入房。

 此房乃是桐柏四虎中三、四虎之房中,如今已是人死屋空,杜奇暗暗一乐,他便运功默察附近之动静。

 立听咛声道:“仁哥,来嘛!”

 “这…来敌不少哩!”

 “讨厌,人家的兴趣刚被你挑逗出来,你如果中途收兵,人家怎么办嘛!快来嘛!快来嘛!”

 “嘿嘿!媚媚,你真媚呀!”

 “讨厌,人家不许你偷工减料。”

 “嘿嘿!放心,包你!”

 “格格,好仁哥!”

 远处的房中立即热闹纷纷!杜奇暗乐道:“很好,鲁仁正在房中快活,我就让他乐极生悲吧!”他便愉快的开门及摒息行去。

 声秽语令人听得火气高涨。

 杜奇一向克制甚紧,如今又有任务在身,便冷静的行着。

 不久,他走到房外,他轻轻一按,便知道这房中没锁,他暗暗道句:“有够赞!”立即轻轻的将房门推出一条

 立见榻上有一位魁梧老者宝刀未老的大开杀戒,一位体态丰腴的冶媚少女则放的厮拚着。

 杜奇忖道:“鲁老鬼,你宰了那么多的丐帮弟子,我就先废去你的功力,再好好的“侍候”你一番吧!”

 他的双指一并,立即出指风。

 榻上之魁梧老者正在狂,根本没料到会遭此暗算,立听他惨叫一声,立即捂著小腹向内滚去。

 冶媚少女迅速向内一翻,便掷来魁梧老者。

 哇!好敏捷的反应呀!杜奇这句:“谢啦!”立即推门入内接住老者。

 “叭!”一声,他已接住老者。

 他正在高兴,背心已被一只手掌按住,同时听见低沉的声音道:“你就是风光吧?把人放下吧!”

 杜奇想不到房内另外有人,不由暗骇。

 他便沉声道:“你我无冤无仇,退下!”

 “哼!你毁了鲁仁!便是不对,把人放下!”

 榻上少女匆匆套上衫裙,媚目却一直望向杜奇。

 她一穿妥衫裙,杜奇便将鲁仁朝她抛去。

 她一接住鲁仁,立即笑道:“师妹,快制住他。”

 “叭叭叭!”三声,杜奇便萎倒在地上。

 “叭!”一声,一只脚已经踩上他的右肩,他立即发现是一位俊逸的书生,他不由问道:“你是谁?”

 “死人不需知道太多的事!”

 “你怕我向阎王告你吗?”

 “听着,本姑娘姓冷,复名梅梅,梅花的梅!”

 “冷梅梅,好名字,怪不得你身泛梅香。”

 “哼!巧言会,亦救不了命。”

 立见冶媚少女上前道:“你是风光吧!”

 “不错!”

 “很好,听说你很神勇,我喜欢!”

 冷梅梅忙道:“师姐,你…”

 “我自有主张,风光,你一定恨透鲁老鬼吧?…”

 立听鲁仁道:“宝贝,快放我下来!”

 冶媚少女封住鲁仁“哑”道:“风光,我就让鲁老鬼先尝尝“万蚁噬心”,你一定不会反对吧?”

 “乐观其成!”

 “砰!”一声,鲁仁已被掷在地上。

 他的手下明知房中怪怪的,偏偏由于鲁仁平管教甚为严酷,他们未经召唤,根本不敢前来瞧个究竟。

 冶媚少女右足尖连踢带踹,鲁仁滚来翻去一阵子,立即全身剧颤,冷汗直的遭受武林用之酷刑。

 “风光,你满意了吧?”

 “很好!你为何要如此做?”

 “为了你呀”﹂“为什么?”

 “讨厌,少假仙啦!”

 冷梅梅皱眉道:“师姐,先办正事吧!”

 “你一人前往,便绰绰有馀啦!去吧!”

 “师姐,你在此地…”

 “当然不行,放心,我会留下记号,你不妨随后跟来。”

 “师姐,小妹总是觉得不该留下后患。”

 “安啦!我自有分寸。”

 说著,她拉出被单,便包妥杜奇。

 被单上沾鲁仁和她的汗水及秽物,杜奇脸上正好贴着一块处,他当场险被薰得呕吐。

 “师姐,小心些!”

 “知道啦!你先走吧!”

 冷梅梅只好匆匆离房。

 冶媚少女朝鲁仁笑道:“鲁老鬼,别怪我,你太老,太丑啦!你也没路用啦!你就认命吧!”

 鲁仁已经疼痛难耐,此时一听她的无情言语,他的心火一旺,心儿一阵绞疼,鲜血立即溢出。

 “格格!好可爱喔!再来!”

 说著,她的足尖已踩上鲁仁的“期门”及“关元”。

 鲁仁全身据颤,双目、双鼻及双耳立即溢血。

 冶媚少女便愉快的挟着风光离房。

 不久,她大摇大摆的掠墙而去。

 她心花怒放的掠向远处。

 杜奇却心儿连沉,因为,他知道自己不但会“失身”,而且,连命恐怕也保不住啦!哇!杜奇能逃遇此段“桃花劫”吗? m.EDaXs.Com
上章 跑马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