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跑马郎 下章
第五章 巫山云雨春意浓
 细雨霏霏,杜奇一回到冢附近,立即先脫下劲装及面具,因为,他担心苟旺尚留在他的家中,不宜被苟旺撞见他的这付模样哩!他窥伺及默察一阵子,方始入屋。

 他匆匆洗净劲装,立即取火烘烤。

 烘乾劲装之后,他将它包妥及入榻下地下,方始‮浴沐‬。

 浴后,他安心的将剩饭菜放入锅中蒸热。

 没多久,他愉快的用膳道:“哇!狗王没来哩!他一定凑热闹去啦!我该阻止他加入丐帮,以免他杯死。”

 哇!说人人就到:“阵狗吠声之后,苟旺冒雨奔来啦!”

 “哇!狗王,你昨天为何黄牛啦?”

 “忙死啦!不得了!”

 “怎么啦!瞧你的气,你似乎脸啦!”

 “当然,大大的脸哩!我抬过石万钧哩!你听过这个名字吗?不!你这种角色不可能听过这种大人物。”

 “哇!你真的抬过这种大人物呀?”

 “是呀!我抬他的庇股哩!妈的!那家伙又高又大,壮得似一头牛,不!应说壮得好似一只猛虎哩!”

 “你怎么知道他似猛虎呢?”

 “我瞧他的脸部一眼,妈的!惊死人喔!”

 “七孔血啦?”

 “不是啦!他还没断气啦!不过,他那表情有够猛,有够恐怖,似你这种没经过大场面之人,你若瞧见他,你一定会昏倒。”

 “可能喔!你真有福气,你居然能抬过他哩!”

 “是呀!一共有三个人抬,我出了最多的力哩!”

 “对!庇股最重,谁叫你抬的呢?”

 “我自己抬呀!这才像自告奋勇呀!”

 “你在堂口抬他的呀?”

 “不是,我在大门外抬的啦!我还不便‮入进‬堂口哩!”

 “谁把那人扁成那样子的呢?”

 “不知道,宝哥及龙哥在爱晚享发现他,便抬他回来啦!”

 “自己人吗?否则,干嘛抬回堂口呢?”

 “才不是哩!听说那人是血“哭”的二老板哩!”

 “血会哭吗?”

 “这…应该不会,不过,听说那批人恐怖哩!任何人见了他们其中一人,经常都会觉得连血也在哭哩!”

 “真的呀?他们抬那人回来,那批人会不会来找麻烦呢?”

 “听说那批人最近一直找丐帮的喳,所以,金头儿准备将那人交给帮主,再和那批人彻底的摊牌。”

 “那批人会不会来抢人呢?”

 “金头儿当然早有准备啦!那批人若来一个,就宰一个,若来两个,就宰两个,总之,不管来多少人,一网打尽。”

 “丐帮的人不怕那批人吗?”

 “开玩笑,丐帮忠义传冢,奋勇争光,啥米珑免惊啦!”

 “你怕不怕?”

 “这…”

 “狗王,你最好别在这几天跑,以免中了弹。”

 “不行啦!我必须去瞧瞧有何需要帮忙的事呀!”

 “你打得过那些人吗?”

 “我不打,我在远处看。”

 “若是宝哥他们挨扁,你看得下去吗?”

 “这…”

 “你裆得了吗?”

 “这…”

 “别去凑热闹啦!”

 “可是,这大不够义气啦!”

 “金头儿吩咐你去吗?”

 “我没机会碰上他。”

 “宝哥托你去吗?”

 “没有,他也叫我别跑。”

 “这才对,你若有意外,他们也会伤心呀!”

 “可是,我总觉得太不够意思啦!”

 “错了,他们自己解决不了之事,你一定帮不上忙,他们若能自己解决,你又何必帮忙,对不对?”

 “这…这样一来,我就没路用啦!”

 “不!你可以在平时帮他们跑跑腿,探听消息呀!”

 “有理!”

 “可是,你别在此时去凑热闹,以免他们袒心。”

 “有理,留一手,你比我聪明哩!”

 “不会啦!你是因为太关心别人,所以,没有时间,精神去想这种事情,你只要想一想,就完全明白啦!”

 “对!对!我最近少跑,呷饭,呷饭!”

 “要不要换下。”

 “免啦!我是个『天公囝仔』,不会感冒啦,”

 说著,他已经奔入厨房用膳。

 “哇!慢慢吃,小心噎着啦!”

 “不会啦!酒呢?”

 “你要喝酒?”

 “是呀!我了脸,该庆祝一下呀!”

 “没问题!”

 说着,他立即‮入进‬义父母房中自榻下地中掘出一个酒坛。

 他望着酒坛默祷道:“义父,义母,你们安息吧!奇儿已经练成武功及做了不少件有意义的事啦!”

 念及旧情,他不由神色一黯!却听苟旺啊道:“疯…疯…”

 立听呵呵笑声道:“是不是疯和尚?”

 “不是!我是说…风很大!风很大!”

 “不错!风的确很大,狗仔,你很聪明哩!”

 “比不上你,坐呀!坐呀!”

 “哇!好丰富的料理呀!是不是有什么喜事?”

 “没…没什么?”

 杜奇捧坛走入厨房,果见癫僧坐在桌旁嚼食腊,他尚未开口,癫僧已经呵呵笑道:“有酒,妙哉!”

 杜奇苦笑道:“义父母在世时,蔵了这坛状元红,原本当作喜酒,如今他们已经作古,唉!”

 “好小子,你也该成亲啦”

 “养得起人家吗?”

 “我介绍一位富家千金,如何?”

 “谢啦!我不受那种臭铜气。”

 “有骨气的,朱财的女儿不错,有意思吗?”

 “谢啦!别耽误人家,喝酒吧!”

 说着,他已拍开泥封倒了三碗酒。

 癫僧端酒凑鼻一嗅,道:“好酒,疯和尚真有口福也!”

 他立即仰首一饮而尽。

 苟旺不由瞧傻眼。杜奇却含笑又斟了一碗酒。

 癫僧朝苟旺道:“狗仔,你发什么呆?”

 “我…没…没什么!”

 “乾呀!”

 “我…我不能乾,会醉哩!”

 “不能乾?丐帮的人一向是大碗大碗的乾,你不是很想加入丐帮吗?你还不赶快练好酒量。”

 “我…我可不可以慢慢喝?”

 “可以,好小子,你呢?”

 “我也慢慢喝吧!”

 “行!你慢慢喝,可别怪我把酒喝光啦!”

 “不会,你请!”

 “呵呵!上路!”

 立见他自斟自饮着。

 杜奇笑道:“狗王,喝呀!庆祝一下!”

 “我…好…好!”

 两人立即各啜一口酒。

 癫僧怔道:“你们在庆祝什么?”

 苟旺脸儿一红,立即朝杜奇一使眼色。

 杜奇笑道:“庆祝我们三人一起吃饭呀!”

 “是吗?狗仔!”

 “是…是的!”

 “是…是的!”

 “我倒觉得该庆祝一件事,我瞧过两名叫化送一人返回堂口,却有一位青年自告奋勇的上前抬庇股哩!”

 苟旺窘得立即満脸通红。

 杜奇倒酒道:“大师,再喝一碗吧?”

 “很陪我喝半碗,如何?”

 “不行啦!”

 “不错,你是安份守己的少年家,我不能带坏你,我该去敬那位在爱晚亭劈倒石万钧之神秘中年人。”

 说著,他立即又一口而尽。

 杜奇忖道:“哇!他一定跟踪我,怈底啦!”

 他便默默呷饭。

 苟旺坐立不安,立即道:“雨歇了,我要走啦!”

 癫僧‮头摇‬道:“把酒喝光再走。”

 “我…”

 癫僧另外倒了一碗酒放在苟旺面前,道:“喝光再走。”

 “我…我会醉呀!”

 癫僧又倒了一碗酒,放在苟旺面前道:“喝光再走!”

 杜奇笑道:“狗王,慢慢喝吧!”

 “好吧!”

 癫僧瞪著苟旺道:“狗仔,你在最近最好一直在此地,否则,你的小命一丢,疯和尚可要大燉香啦!”

 苟旺立即低头喝酒。

 癫僧呵呵一笑,立即低头喝酒。

 只见他倒了半碗酒之后,这句:“心者,心也!”立即小心的斟了一滴酒,立见碗中之酒只是出涟漪,便恢复平静。

 杜奇心中一动,立即望向那碗酒。

 癫僧微微一笑,便不疾不徐的在碗內各个角落一滴滴倒酒,而且是在酒面平静后再继续倒下另外一滴酒。

 他倒了十摘酒之后,杜奇便双目神光闪烁的沉思。

 癫僧朝苟旺后脑一按,苟旺立即趴向桌上。

 癫僧轻轻托住他,让他悄悄趴昏在桌上。

 他便坐在椅上悠哉的品酒。

 杜奇却脑中灵光闪烁不已!他若有所悟的‮入进‬武学另一领域啦!癫僧喝光那坛酒,方始‮入进‬客房歇息。

 杜奇却仍然沉思著。

 午后时分,一阵狗吠声及咯咯叫声唤醒杜奇,他一见癫僧不在,苟旺趴在桌上,他不由一怔!立听:“姑娘,这些野狗好臭呀!走吧!”

 “不行!大师的记号在这一带消失,找找看。”

 “好嘛!讨厌!”

 “砰!”一声,立听一阵“汪…”急促狗叫声。

 杜奇度窗一瞧,便瞧见一只大花狗被踢滚入院中,只见它落地之后,立即挟尾匆匆奔向后院。

 立见两位妙龄少女在林中张望着。

 右侧少女一身白衫官装,头揷玉钗,足穿白色锦靴,配上那付秀丽面孔,不由令杜奇眉梢一皱。

 因为,他最怕瞧见‮女美‬呀!他朝左侧少女一瞧,立即双目一直。

 因为,右侧少女已经够美,左侧少女更美,而且美得高贵、端庄,美得好似画中之仙女。

 隐在远处客房‮窥偷‬的癫僧乍见社奇神色,立即微微一笑。

 他的双目一转,立即倒在榻上叫道:“哎唷!疼死我啦!救命呀!”

 杜奇怔道:“哇!他还没走呀?是不是喝坏肚子啦?”

 他便匆匆行去。

 “姑娘,好似大师的声音哩!”

 “不错!过去瞧瞧!”

 杜奇一入房,立即道:“大师,你怎么啦?”

 “哎唷!头疼呀!”

 “我帮你吧!”

 “不…你去烧些开水吧!”

 “有效吗?”

 “哎唷!有效啦!快去啦!”

 杜奇立即勿勿离去。

 二女少女刚站在窗外,立见灞僧笑嘻嘻的起身朝著她们猛眨右眼,她们不约而同的为之一怔!杜奇点燃柴火,便运功默察。

 立听客房窗旁有两股轻细鼻息,他立即忖道:“她们会不会伤害癫僧呀?怪啦!他为何不叫疼呢?啊!有诈!”

 他立即连想二女方才会在林中提过“大师留下之记号”

 他越想越有理,立即‮开解‬苟旺的道及躲到回房外。

 苟旺醒来一瞧,立即叫道:“留一手,留一手,你死到那儿去啦?妈的!疯和尚,你会整我,你给本狗王记住,妈的!”

 他呸了一声,立即向外行去。

 他一走出厅,乍见两位少女,不由一怔!左侧少女微微一笑!右侧少女却瞪著苟旺道:“你是谁?”

 苟旺支支吾吾的道:“我…叫…苟…旺…”

 “那群脏狗是你的吗?”

 苟旺乍听“脏狗”,不由刺耳,可是,他未曾瞧过这种‮女美‬,立即忍气呑声的道:“它们咬了你啦?”

 “敢咬我,我不踹死它们才怪!”

 “你们找人?”

 “不是!”

 “你们为何在此地?”

 “不行吗?”

 “可以啦!我只是觉得奇怪而已啦!”

 “多管闲事,你可以走啦!”

 “我…不走,你们来意不明。”

 “你怕我偷东西?”

 “我没说,是你自己说的!”

 “哼!你开价,我买下啦”

 “不卖!”

 少女取出香袋,挑出一粒小珠,道:“卖不卖?”

 “不卖!”

 少女挑出一粒儿拳大小的明珠道:“卖不卖?”

 苟旺怔了一下,喊道:“不卖!”

 少女右手菗出火摺子一扬,火光立冒。

 “卖不卖?不卖就烧光。”

 “这…”

 立听厅中传出:“不卖!”

 立见杜奇沉脸步出。

 他那俊逸之容貌配上沉脸,居然威仪显现,少女怔了一下,一时忘记手中尚持着燃烧之火摺子。

 右侧少女唤句:“小盼!”立即踏前一步。

 少女一悚,立即抛去火摺子。

 右侧少女拱手道:“小婢无礼,海涵!”

 杜奇望向远处狗群,冷冷的道:“明知婢女无礼,却在旁看戏,这份心态不无可议,请吧!”

 说著,他便转身入厅。

 小盼掠前拦住他道:“把话说清楚再进去。”

 杜奇侧首望向左侧,道:“茅坑越拌越臭。”

 小盼脸色一寒,立即扬掌劈来。

 右侧少女忙喝道:“小盼,住手!”

 迟了,小盼虽然紧急刹车,掌力已经近杜奇右,却见杜奇上身向左一歪,掌劲立即擦身而过。

 “砰!”一声,三尺馀地面立即溅起了泥水。

 苟旺吓得奔向远处道:“留一手,快闪呀!”

 杜奇被施功闪避,心中一恼,立即瞪回小盼,那如炬般明亮,凌厉眼光顿使小盼神色一怯的低下头。

 不过,她立即倔強的抬头瞪他。

 杜奇冷冷的道:“你还有何话可说?”

 “你不一该侮辱本姑娘的姑娘!”

 “侮辱?木自朽而虫生!”

 “住口,你敢如此损人,你活得不耐烦啦!”

 “有理走遍天下,你算老几?她又算老几?”

 小盼脸色一青,立即扬掌抓来。

 杜奇沉声道:“大师,看够了吧?”

 话一出,他的上身向左一偏,立即避开小盼那一抓。

 小盼正化抓为切,杜奇已经弹出一褛指风中小盼的右眼,立听她啊了一声,便上身前倾僵立著。

 杜奇左脚一移,便站在一旁。

 房中却仍然未传出癫僧之声音。

 另外那位少女拱手道:“承教,我是潘盼盼,我今曰携婢来此,乃是季大师所负,方才误认大师会出面,故一直未制此小婢。”

 杜奇右手遥朝小盼际一按,立即行向厅中。

 小盼的道一解,羞愤的转身扬掌拍。

 潘盼盼立即喝道:“住手!”

 小盼只好硬生生的收招。

 杠奇入房一见癫僧已经不见,他立即步向厨房。

 潘盼盼朝房中一瞄,忖道:“大师真会开玩笑,此人究竟是谁?居然会有如此高深的修为,我…”

 小盼立道:“姑娘,你咽得下这口气吗?”

 潘盼盼淡然道:“走吧!”立即掠向远处。

 小盼只好跟著掠去。

 不过,他却狠狠瞪了苟旺一眼。

 苟旺暗骂一句:“恰查某(凶女人)!”便奔向大厅。

 他一入厨房,便瞧见社奇蹲在缸旁清洗晚盘,他立即上前道:“留一手,你实在有狗神秘…”

 “狗王,你若想再我这个朋友,就不许“大嘴巴”。”

 “我…你为什么…”

 “忘了方才所见到之事吧!”

 “我…好吧!我不会说!”

 “谢啦!帮我拔拔草吧!”

 “留一手,你为何不让人知道你如此罩呢?”

 “不喜欢!”

 “你能不能教我几招?”

 “行!去拔草吧!”

 苟旺立即欣然提桶去拔草。

 杜奇默默洗完碗盘,便脫靴前往拔草。

 “留一手,你真的要教我几招吗?”

 “今晚就教!”

 “谢啦!”

 且说潘盼盼掠入林中之后,小盼立即问道:“姑娘,你生气啦?”

 “你不该盛气凌人。”

 “小婢知错,可是,那小子太气人啦!”

 “他不是主人,岂能卖屋?”

 “他不说,小啤怎会知道呢?”

 “你得太急啦!”

 “小啤知错!”

 倏听呵呵笑声,癫僧已从远处路侧石后步出。

 小盼唤道:“大师,你害小盼挨骂,你要赔偿。”

 “呵呵—骂得好,你该骂!”

 “讨厌,小盼不服!”

 “呵呵!放心,我曾替你出口气,你不妨如此!如此!”

 他立即以传音入密叙述点子。

 小盼犹豫道:“妥吗?”

 “你信不过我?”

 “这…小盼可否向姑娘报告一下?”

 “理该如此。”

 说著,他已行向远处。

 小盼立即低头叙述着。

 潘盼盼立即皱眉不语。

 “姑娘,大师一向神秘莫测,此举必有深意!”

 “此事若传入爷爷及爹娘耳中,怎么办?”

 “此地罕有人至,没关系啦!”

 “好吧!你去安排吧!”

 小盼盼立即欣然离去。

 潘盼盼走到癫僧面前道:“大师可否略透玄机?”

 “当今世上,何人最神秘?”

 “杜奇吗?”

 “正是,你想知道此人的来历吗?”

 “想!”

 “那就相信我一次吧!”

 “他就是杜奇吗?”

 “你认为呢?”

 说著,他己呵呵连笑的离去。

 潘盼盼思忖不久,便转身行去。

 半个时辰之后,二部马车运来两张新木,一大叠布篷,一大捆木另有桌椅,盆架…等全新物品。

 两部马车离去之后,二女迅速的挥剑削木,再竖搭篷。

 不久,一座全新的布篷已经搭起,二女便开始将桌、倚、等家俱送入篷中及仔细的布置著。

 一切布置就绪之后,二女立即挥剑在篷外四周开辟排水道,并且小心的矶下驱虫蛇之石灰粉。

 “姑娘,好玩的哩!”

 “我去找水源,你搭灶及晾衣线吧!”

 说著,她已掠向远处。

 不久,她便发现杜奇二人在屋后拔草。

 她勿勿一瞥,便瞥见水缸及竹管,她略一张望,不久,她便已经找到水源处汇聚着一个大池塘。

 她松口气,便掠向大篷。

 却见小盼双手各提一只大欣然道:“姑娘,此地有不少哩!”

 “放掉吧!可能是他饲养的。”

 “这…不会啦!它们栖于树上哩!”

 “别惹事,木屋右后方里馀有池塘,你先去提两桶水吧!”

 小盼放下,立即提桶掠去。

 潘盼盼瞧瞧树上之及远处之狗,忖道:“怪人!”

 她吁口气,便入篷调息。

 黄昏时分,杜奇及苟旺不但已经除完草,亦松妥土,杜奇立即低声道:“狗王,你真的要跟我练武吗?”

 “是的!师父,我行礼啦!”

 “免!咱们仍然是兄弟,我今天对付那女人之招式,你喜欢吗?”

 “喜欢的不得了!”

 “好!我就先教你蹲马步,你会吗?”

 “会啦!”

 说著,他的‮腿双‬一张开,立即半蹲。

 杜奇道:“太菜啦!双脚要与改肩同宽,庇股别太翘,收肚子,脯,收下颚,两眼正视前方。”

 他边说边较正,苟旺果真正经八百的学着。

 “双臂平伸,听著,除非我出声或你有生命危险,否则,我没吩咐你起来,你就继续蹲着。”

 苟旺立即点头。

 杜奇又道:“没多久,你的‮腿双‬便会酸,亦会麻,甚至也会有蚊子来咬你,不过,你一定要撑下去。”

 苟旺坚毅的点头。

 杜奇便当着苟旺之面挥动双掌,立见那些拔下之杂草成群结队的飞落入二十馀丈外林中“狗王,别羡慕,你也能办到!”

 说著,他便到缸旁洗净四肢及木桶。

 接著,他开始炊膳啦!没多久,苟旺的得全身大汗,及腿发抖了,杜奇瞄了一眼,道:“撑下去,今曰多撑一下,明曰便可以少挨一次扁。”

 他煎妥荷包蛋之后,道:“行啦!在后院来回走十遍,顺便活动双臂,,千万别说话。”

 “砰!”一声,苟旺一松劲,便一庇股落地,不过,他不吭半声的立即爬起来在后院走动著。

 苟旺之父是位赌场打手,既好赌又好斗,其母在苟旺六岁那年,便羞恨悬梁自尽,其父却变本加厉的赌斗。

 苟旺九岁那年,其父终于在打斗之际死去。

 苟旺便仗着邻坊的接济及做些小工活到今天。

 他目睹父亲赌斗而死,所以,他很厌恶赌,他最佩服丐帮。

 他一直认心为他比杜奇行,所以,他发现杜奇有了武功,他相信他只要肯苦练,迟早会胜过杜奇。

 所以,他方才一直咬牙苦撑著。

 他在后院走了三趟,突问一阵香味,他好奇的前往一瞧,便瞧见远处林中有火光,香味亦从那儿飘来。

 他立即喊道:“妈的!在林中烤,不怕火烧山呀?”

 小盼闻言,立即柳眉一挑。

 潘盼盼沉声道:“别惹事!”

 苟旺走近一瞧见二女,他立即向后转及跑步走。

 “留一手,那两个恰查某在前面林中烤,对了,她们也搭了一个大篷,是不是要留下来啦!”

 “别大惊小怪,我早就发现她们来往水塘了,所以,我才吩咐你在后院走一走,那知,你居然自己去讨揍。”

 “她们没动,有你在,她们不敢啦!”

 “别理她们,把她们当作疯子吧!”

 “对!三八查某,有家不住,住到林子啊!”

 “去我的房中拿套衫,好好洗去臭汗吧”

 “好!好久没‮澡洗‬了哩!”

 “多久?”

 “一个多月吧!”

 “哇!我有吐,脏鬼。”

 “天冷,少洗为妙。”

 说著,他已笑嘻嘻的去取衣

 不久,他已蹲在缸旁边喊冷边‮浴沐‬。

 浴后,他奔到灶前道:“有够冷!”

 “先吃一碗酸辣汤吧!”

 “好!谢啦!”

 不久,两人喻快的用膳。

 “狗王,滋味如何?”

 “累,不过,我还得住!”

 “不简单,我刚练之时,蹲不了多久哩!”

 “真的呀?”

 “不错,你待会就跑一趟城里,你别跑太快,不过,你一定要跑到符记米行,才可以停下来。”

 “行!这叫做练耐力吧!”

 “你真聪明,你向符记买一两绿豆,你刚练马步,肝火会比较旺,必须利用绿豆清除肝火。”

 “谢谢!谢谢!”

 “你吩咐符记装妥绿豆之后,你顺便去买五两腊,等买妥腊,再回来拿绿豆,明白了吗?”

 “明白,谢啦!”

 “别客气!”

 说著,他便递给苟旺十两银子。

 “太多啦!”

 “你想什么,就买回来!”

 “不必啦!”

 “没关系,我上回宰了几个坏蛋,从他们身上取到不少银子,你就当作是在替他们花钱吧!”

 “哇!怪不得你逍遥哩!”

 “别“大嘴巴”说喔!”

 “我知道,我不会说,我走啦!”

 “别理那两个三八查某。”

 苟旺道句:“我知道!”立即由后门离去。

 不久,远处已经传出一阵狗吠声,杜奇微微一笑,便熄去烛火,站在窗旁默默瞧着潘盼盼二女在取用烤

 立见小盼掠向远处。

 杜奇忖道:“她们在监视我吗?有这种大摇大摆的监视方式吗?她们另有什么阴谋呢?”

 他又瞧了不久,便默默清洗碗盘及锅灶。

 不久,癫僧掠到播盼盼面前低声问道:“有什么反应?”

 “没有,苟旺一发现我和小盼在烤,立即回去,不过,他并没有什么反应,大师,这种方式合适吗?”

 “你有带来小笛吧?”

 “有!”

 “今晚亥子之,你就吹奏“云海”吧!”

 “这…妥吗?”

 “我说的,就算!”

 “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呢?”

 “我负责!”

 “你不会开玩笑吧?”

 “不会,别忘了,吹奏两次!”

 “为何要如此呢?”

 “相信我,别忘了喔!”

 说著,他立即掠向远处。

 潘盼盼自怀中取出一把两寸长的白小笛,忖道:“爷爷说“云海”会惑人心神,癫僧为何要如此呢?”

 ““云海”曲谱乃是痴僧所赠,他必然知道此曲之厉害,他如此做,莫非要测试此人之功力火候吗?”

 她越想越有理,便收笛及熄去火苗。

 不久,她已入篷调息。

 戌亥之,苟旺満身大汗的挑著两个竹筐,边走边跑的率领那群狗回来了,他吆喝数句,便撒出一大包骨。

 群狗欣然加菜之际,他已奔向房中。

 “留一手,你在那里呀?”

 “房中。”

 苟旺一入房,便道:“不得了!不得了!”

 “怎么啦?火大啦?”

 “不是,不是,我方才到堂口转了一下,听说有八名大哥被做掉了,另有十一人亦挂彩,真是凄惨呀!”

 “是血窟的人干的吗?”

 “是呀!听说大哥们宰了十二名“血哭”的鬼子哩!”

 “八比十二,丐帮赚啦!”

 “可是,还有十一位大哥挂彩呀!”

 “对方一定也有挂彩啦!”

 “这…宝哥并没说哩!”

 “别担心,他们自己会去处理,你到客房去蹲马步,蹲累了,就在房中走一走,再上‮觉睡‬!”

 “好!我不会跑,对了!我多买了一些香肠,另外把老周摊上之大小骨全部买给“将军”们加菜,没关系吧!”

 “小卡司,去吧!”

 苟旺立即欣然到客房蹲马步。

 杜奇打开布袋,便朝绿豆堆中摸去。

 不久,他果然摸出一封信,立见:“一、石万钧已被运至长沙。

 二、本曰上午计有三十六人遭到血窟人员袭击,计死八人,伤十一人,对方死十二人,伤十七人。

 三、帮主已抵长江,鲁仁行踪未明,不过,长沙分舵已接获鲁仁函告将于十曰內至长沙解决纠纷。

 四、“翻云手”潘天龙之孙女潘盼盼及侍啤小盼已在林中扎篷,烦你自行留意她们是否另有用意。

 五、小辣椒已托本帮寻找一位身材与你相近之青年,据悉她并无敌意,不过,你请自行小心!”

 末尾署名仍是一个“金”字。

 杜奇将东西搬入回房柜中,立即引火烧信及炖绿豆。

 他蹲在灶前忖道:“潘盼盼原来是潘天龙之孙女呀!听说潘老甚为正直,为何会有如此任之孙女呢?”

 “癫僧原本与潘老私甚笃,他引她们二人来此,究竟在搞什么鬼呢?算啦!以不变应万变吧!”

 他又添一块柴火,忖道:“血窟与丐帮即将一战,我该请符老告知血窟主人鲁仁之动向,俾先除去鲁仁。”

 他又默忖一阵子,一见绿豆已经炖妥,他便熄去灶火离去。

 他朝远处大篷一瞧,便又去瞧苟旺。

 却见他已经四肢大张的在榻上呼呼大睡,他便返房调息。

 他自从领悟癫僧酒入碗之后,他觉得功力更加的纯,所以,他一有时间,便努力的运功进动力。

 没多久,他已经入定。

 大篷內却走出珲盼盼及小盼,只见潘盼盼一颔首,小盼立即目行封住听力及持剑在附近张望着。

 潘盼盼盘坐在木椅,立即取笛凑出际。

 一缕情悠的笛音便由小至大,由低至高揭起。

 立听一阵咯咯叫及汪汪狗吠。

 潘盼盼收笛村道:“糟糕,会伤了它们哩!”

 立见杜奇走出厅外,道:“脚想做什么?”

 潘盼盼一横心,立即再度吹笛。

 不久,咯咯叫馨及汪汪吠警织响个不停,群纷纷飞跃向远处,群狗亦惊慌的奔向远处。

 潘盼盼心中一安,使专心吹笛。

 社奇氛得要命,侯听左侧傅出:“心者,心也!”

 杜奇不因心中一勤,付道:“这下是癫僧的声音吗?难道是他安排她利用笛音指点我吗?”

 他的脑瓜于立即浮现“海心大法”。

 笛音好似火箭冲天般一直高吭,刹那间,它好似穿入云霄中,附近之树叶立即行动不已杜奇好似目睹汪洋大海波淘汹涌,不过,海底深处却平静无波,他的脑中立即又不断的闪现灵光。

 笛音倏地由高吭尖锐疾降而下,它低柔的近乎无声。

 杜奇脑中之灵光顿时织成为一股明亮的炬光,他服下“火鹤丹”时之现象,再度显现于他的脑海之中。

 他立即全身一震。

 小盼以为他已经被笛音所制,不由一笑!潘盼盼却仍然专心吹笛。

 笛音徐徐扬起,令人听得心儿一阵平和。杜奇亦缓缓盘坐在地上,小盼得意的忖道:“哼!你休想运功对抗。”

 不久,笛一已经转为轻怏,树叶立即纷纷飘落,杜奇突然向后一倒,脑中之炬光迅即遍布他的脑海中。

 他所练过之招式以及他对敌之时,自己及对方所施展过之招式,迅即似海水般汹涌翻腾于他的脑海中。

 那些炬士顿时被搅

 他不由吓得大啊一声。

 小盼怔了一下,忖道:“他死了,死得这么快?”

 房中之苟旺刚被啊声吓醒,早已潜入房中之癫僧立即制昏他。

 潘盼盼被啊声所搅,立即望向杜奇。

 她乍见他倒地,立即骇然收笛。

 癫僧倏地引燃火措子,探头示思她们勿动。

 火摺子一熄,癫僧已站在窗旁目注杜奇。

 杜奇啊了一声,脑海中浮现八点小光,那些混乱的招式被小光一照,迅即消失,八点小光却迅速的变大变亮。

 终于,它们一进聚成一,杜奇全身立即一震。

 潘盼盼惊喜的忖道:“他没死!”

 杜奇震了一下之后,便动也不动,不过,他的脑海中却是明亮无比,往昔之大小招式又一一浮现出来。

 他清晰的一一瞧出招式之缺失,没多久,那些招式已经被他完全瞧出缺点在何处?弱点在那儿!他一一‮解破‬它们。

 一个时辰之后,他已经将它们破得一乾二净,解得清洁溜溜,根本没有什么招式“够看的”。

 他的脑中一片空白。

 他的脑瓜子似乎完全被漂白啦!他的思维似乎完全停顿啦!他便闭目僵躺著。

 天亮了,他仍然闭目僵躺著,小盼沉不住气的道:“姑娘,他完全没动,是不是已经死了?”

 “会吗?”

 “天气如此冷,他若活著,应该会动一下呀!”

 “这…”

 癫僧一听,再也沉不住气的走到杜奇身边。

 他左瞧右看一阵子,指尖便搭上杜奇的腕脉,倏觉指尖被震得一麻,他不由松手忖道:“好小子,诈死呀!你自己玩吧!”

 他便掠到二女面前低声道:“别理他,他诈死。”

 小盼啊了一声,道:“神曲也制不了他呀!厉害!”

 “小盼,你最好对他客气些。”

 “为什么?”

 癫僧朝潘盼盼神秘一笑,便迳自离去。

 潘盼盼没来由的心虚,脸儿亦忽红倏白。

 “姑娘,你…”

 “一宵没睡,歇会吧!”

 说著,她已逐自入篷。

 小盼怔道:“姑娘怎么突然怪怪啦?大师方才那句话是何意思呢?难道姑娘…钟情于他啦?”

 她傻眼啦!聪明的她在隔了不久之后,一见潘盼盼已经入定,她便好奇的走到杜奇的身边仔细的瞧着。

 此时的杜奇仍然脑中一片空白,不过,他体內的真气因为脑力之故,仍然按照原先的內功路子运转着。

 他的面貌既俊又威,此时虽然闭上双目,却因为真气流转之故,整张脸不时的萤光微透,倍添人的丰采。

 小盼未曾如此仔细瞧过他,此时一瞧,立即住!她痴痴的瞧着。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她仍然痴痴瞧着,潘盼盼一收功,一见小盼不在蓬中,她拍心的立即出篷张望着。

 她立即发现小盼痴立在杜奇的身边。

 她立即轻咳一声。

 小盼悚然一醒,乍见潘盼盼,她不由心儿一虚。

 她便低头行去。

 “小盼,你在做什么?”

 “小婢察看他。”

 “有何所得?”

 “他没死!”

 “还有呢?”

 “没…没有…小婢…”

 “算啦!去城里买些早膳吧!”

 小盼立即应是离去。

 潘盼盼漱洗之后,遥见杜奇仍然僵躺著,她虽然暗佩对方之耐力,想瞧瞧对方能够诈死多久哩!她便坐在椅上默默瞧着杜奇。 M.edAxS.cOM
上章 跑马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