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跑马郎 下章
第四章 你乐我爽两相好
  留一手终于完全录出『海心大法』,他一放下笔,便瞧见癫僧皱眉喝了三口酒,便低头不语。

 他便端砚执笔到缸旁冲洗着。

 不久,他刚走到门口,立见那块墨疾向心口,他一伸右掌,立即以食指及中指挟住那块墨。

 “好小子,好功夫!”

 “你在探我的底呀?”

 “活动一下手脚而已!”

 “你可否指点海心大法一番?”

 “侮,既深又广,心,既细又小,可是,心屹立于海中,它凭何屹立呢?心者,心也,对不对?”

 “不明白!”

 “瞧瞧佛陀渡父之事迹,佛陀之父贵为一国之王,又是佛陀之尊长,可是,他却尊佛陀为师,这是何意?”

 “它与心者心也有关吗?”

 “有,另外七篇亦是在解释心者心也,你静悟吧!”

 “那有这种大法呢?”

 “此法远胜当今佛门之任何心法,你必须用心去体会心法。”

 “你体会了吗?”

 “没有,我只知如何体会,却自知体会不出义,此情好似我知道该如何当神仙,却永远当不了神仙。”

 “我能吗?”

 “不能!”

 “为什么?”

 “你的心计太深!”

 “冤枉啦!”

 “咱们心知肚明,你若知道杜奇是谁,你就通知他出现解决丐帮之扰,否则,丐帮会垮。”

 “会吗?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哩!”

 “明易躲,暗箭难防,杜奇越出名,丐帮的压力越大。”

 “可惜,我不认识他。”

 “罢了!心者心也!”

 说著,他一起身,便向外行去。

 留一手怔道:“哇!他如此失望,仍在心者心也,什么意思呢?心者,心也,心者,心也,心老,心也,这…”

 他开始伤脑筋啦!良久之后,他又回到菜圃旁除草,他边想边除草,倏见一条蚯蚓被扒断成为两段,立见它们不停动着。

 留一手脑中灵光一闪,他便一直望着它们。

 没多久,它们连滚带爬的逐渐移到远处,留一手回过神,直觉的双手又一起挥动铲扒著。

 却见它们似面粉般瘫化在土上。

 他哇一叫,倏然望向双掌忖道:“哇!我…我的功力为何…为何如此纯,难道是因为方才…”

 他便怔怔的回忆著。

 良久之后,他默运功力,便望向双掌。

 立见双掌肤正常全无以前之紫

 他的右指尖轻轻一挑,尺馀外之石块立即破碎,他不由狂喜道:“哇!行啦!我可以光明正大的出掌啦!”

 他的十指尖轻轻一挑,附近地面立即出现十个指

 他欣喜的猛我手忖道:“哇!『海心大法』果真似海般浩瀚,我方才只是稍有领悟,便这么罩,我若全部领悟,那还得了!”

 他乐了一阵子,又忖道:“丐帮之事必须解决,我上街逛一逛吧!”

 他洗净手脚,立即穿靴离去。

 留一手姓刘,名叫义守,他亦是风光,他更是神秘的杜奇,笔者利用他走路之际,略述他的身世吧!看官们还记得死于枫之城客栈之万富贵吧?他当年的确与醉枫楼女老板史萍成亲,不过,当时,他做工,她织衣。

 他们很穷,所以,他们拚命工作,根本无暇生孩子。

 可是,万富贵不告而别之后,史萍在伤心一段时期之后,她发现她居然有孕,她不由又恨又急!她恨他,她又袒心会影响工作,岂能不恨不急呢?偏偏她分娩出一位女婴!于是,她便狠心将甫满月的女婴送入荒山。

 那个女婴可真命大,居然被一只母老虎衔去哺育。

 随著时光之消逝,女婴跟著母虎、小虎一起生活,在她十八岁那年,母虎已死,二只小虎亦已经各自成家。

 她便和四只大虎一起在荒山野谷中捕兽及扑纵著。

 合该有事,这天黄昏时分,她和一只公虎出来捕兽之际,当时的丐帮帮主石天岭正在五里外林中和一位妇人拚斗。

 那妇人正是闻名江湖的蛇蝎美人冷雪,石天岭技高一著,终于在第三十六招之际,劈中冷雪之“膻中”。

 冷雪可真狠,她在中掌之际,双袖齐挥,两股红雾顿时卷过石天岭之面部,石天岭心知不妙,立即狂掠而至。

 冷雪厉笑而亡。

 大虎及少女却闻声奔来。

 石天岭被那两股红雾卷过,神智立眩,阵阵绮思随着他的狂掠迅速的发他的原始渴望一声虎吼醒他的一丝理智,他双掌一挥,大虎立即死去。

 少女立即愤怒的扑来。

 少女一直与虎为伍,不但全身赤,而且甚为健美,石天岭一抓住她,立即疯狂的发

 当他清醒之后,她已经昏去。

 他一见自己居然如此摧残少女,不由冷汗直

 倏听一阵虎吼,另外三只大虎已经扑来,他不由分说的运掌疾拍,刹那间便摆平那三只大虎。

 倏听一声异吼,少女居然朝他扑来。

 他当然边闪边解释啦!她却不停的异吼及扑纵着。

 石天岭越瞧越怪,立即先制住她。

 不久,远处一阵沉吼,三只小虎已经匆匆奔向远处,石天岭暗自好奇,便一直跟著三虎掠去。

 不出半个时辰,三只小虎已经逃回内深处惧吼不已,少女更是又怒又急的吼叫不已,他便入逐走三虎。

 他仔细一瞧,突然瞧见壁上刻著一套奇怪的掌法,他一生练掌,乍见这种奇怪的掌法,他立即仔细瞧着。

 由于少女一直吼叫不停,他便制昏她。

 他又瞧了一个多时辰,自忖已经记住招式,他先以掌力拂消壁上之口诀及招式,再思忖如何安排少女。

 几经思考,他便带她来到杜奇目前所居之处,因为,此地原本就是丐帮的一处秘密连络地点。

 他将少女交给一名中年化子,便通知老及二子二媳,秘密来到此地共同研商照顾这个虎女。

 几经研商,他的老便同意收留虎女。

 要命的是虎女居然有孕啦!石天岭已经将近五旬,他的儿子石明亦二十七岁啦—如今突然又迸出这个喜讯,石天岭诸人不由伤脑筋啦!因为,他们不希望此事传出去呀!虎女救了石天岭怀孕,他们基于人道立场,必须让她生下孩于,而且是秘密顺利的生下孩子。

 于是,石天岭安排一位心腹携陪虎女在此地待产。

 偏偏虎女不但仇视石天岭,而且仇视人类,他们出于无奈,只好间断的制住虎女麻,不过,却一直制不住她的哑

 因为,她一开口便是异吼,吓死人喔!而且会引人注意哩!除此之外,他们一直注重她的饮食及营养。

 由于她的麻间断受制,加上她长期愤怒,要命的是她一向吃兽,如今却改吃常人之饮食及进补。

 这一切终于造成她的难产。

 在她分娩之时,石天岭之老及二媳皆在场,她们一见虎女挣扎三天三夜,终于昏,她们不由大急。

 她们探过她的脉象之后,便出房与石天岭父子会商。

 无奈之下,只好剖腹取子。

 虎女死了!杜奇呱呱降世啦!石天岭含泪吩咐中年叫化一阵子之后,便默默离去。

 杜奇便平静,神秘的成长著。

 他刚一俩周岁,他超乎孩童之力气,立即吸引中年叫化之注意,于是,中年叫化暗中禀报石天岭前来默察他之体质。

 石天岭一察之下,确定杜吉的体质与常人不同,更比一般江湖人物优越,于是,他决心把那套掌法传授给杜奇。

 他开始定期前来暗中以药物及功力培植杜奇。

 杜奇十岁那年,石天岭技巧的让杜奇在林中玩耍时拾到石天岭所写的那套掌法口诀及招式。

 杜奇返家和义母禀报之后,他们便吩咐他背牢及将小册烧毁,杜奇费了三个月,终于完成这项工作。

 又过了半年,中年叫化夫妇先后装病死亡,杜奇便开始独居。

 由于中年叫化夫妇早已训练他独居及维生,加上留下五十馀两,所以,他仗著种菜及养平淡的维持下来。

 一直到他遇上癫僧,请教过运气之法,方始步入武学领域,石天岭出帮主宝座给爱子,便以中年书主身份藉机接近杜奇。

 他取得杜奇信任之后,便正式指导社奇练武。

 在他的安排在丐帮的掩护下,他正式以杜奇神秘的进行杀手生涯,石天岭指导两年之后,便放心的返回丐帮。

 所以,杜奇便以刘义守身份出现于长沙,另以风光的身份出现过宛平,至今仍然没人识破他的身份。

 他当年也不知道自己是丐帮帮主石明觉同父异母之弟,他一直认为自己是被人遗弃,而遭义父母怃养之孤儿。

 由于他的特殊体质及练功之需要,石天岭严他在功力练至双掌不再泛紫之前,接近任何的女人。

 所以.他不沾女,就好似苟旺不吃香哩!以上便是概述社奇之身世。

 且说社奇习惯性的步到长沙西方岳麓山下之小洲县城之时,已经是午后未初时分。

 他刚走近“湘乡小吃店”,店主立即招呼道:“小守,入城采购呀?歇歇腿吧!狗王方才也来此用膳哩!”

 杜奇含笑唤句:“朱大叔!”立即入内。

 他一人座!店主朱财立即端茶道:“好久不见啦!又出去玩啦!”

 “对,主岳玩了一阵子,好玩哩!”

 “趁着年青没家累,多玩玩吧!”

 “大叔,来碗卤饭吧!再切些小菜吧!”

 “行!”

 没多久,一碗又高又香,灌大小块之卤饭已经端来,接一盘丰盛的卤味也送来。

 “大叔,你太令我过意不去啦!”

 “又来啦!快吃,快吃!”

 说着,他便去洗餐具。

 倏听斜对面“潇湘褛”传出一串琵琶声,接着便听见。

 “昔闻庭水,今上岳楼;吴楚东南圻,乾坤夜浮。

 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戌马关山北,优轩涕泪,”

 琵琶声音伴著低沉磁之女人嗓音,配上杜甫这首“登岳楼”,不由令人似瞧见庭胜景,又似感染老病之伤感。

 杜奇止箸听着,脑海中不由浮现“生老病死”四幕情景,没多久,这四幕情景似连著圆圈绕著他的脑海。

 他听不见对面传出之掌声及脆甜之答谢声,他已经连想到海心大法八例中之“菩提悟道”。

 此例叙述佛陀在菩提树下悟道之经过,杜奇并非想到佛陀如何悟道,他只是想着自己坐在菩提树下。

 他所瞧见之菩提树皆呈“心”状,心者,心也,心者,心也…潇湘楼又传出歌声及琵琶声,杜奇却浑然不知的“心者,心也”不已!朱财洗净餐具,正擦拭桌椅,一见杜奇在发呆,他不由暗笑道:“小子难免喜欢听姑娘唱歌,他也该成冢啦!”

 他不便打扰,便趴坐在桌上打盹。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只见一位青年手持琵琶和一位少女从潇湘楼步出,他们略一张望,便行向朱财之小吃店。

 他们一走到店前,朱财便被步声唤醒,他抹抹脸,立即起身陪笑道:“公子及姑娘光临,请坐!”

 青年朝柜中一瞧,道:“两把钙,两盘小菜。”

 “是,请用茶。”

 青年及少女一入座,朱财边斟茶边道:“姑娘歌艺如神…”

 青年淡然道.“你听睡啦?”

 朱财睑儿一红,道:“小的太肤浅啦!”

 说著,他立即返灶煮面。

 少女一见社奇望街发呆,不由淡然一笑。

 青年却低声道:“他是否被人制住,否则,为何一动也不动呢?”

 少女摇头道:“别多管闲事!”

 倏听街上传来一阵哈哈笑声,立见一位锦服青年昂头负手行来,另有六位青年则陪笑跟行于他的身后。

 青年眉梢一挑,又目立即寒芒闪烁。

 少女右手一摇,立即低头用膳。

 青年一咬牙,亦低头用膳。

 朱财立即陪笑前作揖道:“萧公子,您好。”

 锦服青年嗯了一声,道:“有赏!”

 右侧青年慌忙取出一串钱过去,锦服青年哼了一声,道:“本公子就只值这么一丁点身价吗?”

 敢清他包的哩!青年慌递出一锭银子。

 朱财后退道:“萧公子肯莅临小店,已经是小店的天大福份,小的岂能再接受公子的厚赐呢?”

 锦服青年道句:“收下!”便步入店内。

 朱财凭空发了一次小财,他立即边道谢边端椅又边擦椅的请锦服青年坐在店中央。

 杜奇乍被吵醒,他刚望向锦服青年,锦服青年朝杜奇一望,立即有一名青年走到杜奇面前低声道:“你可以走了吧?”

 杜奇立即端饭捧盘朝外行去。

 不久,他已经在店外灶旁用膳。

 立见锦服青年笑道:“雪梅姑娘,本公子方才请你用膳,你推说不饿却来此地吃面,太不赏脸了吧?”

 少女起身道:“公子海涵,奴家吃四方必须一视同仁。”

 “有理,你用膳吧!不过,膳后请你到寒舍稍坐,如何?”

 “抱歉,奴家赶往长沙!”

 “你稍坐半个时辰,本公子必会派车送你赴长沙!”

 “不敢劳驾!”

 “你不肯赏脸?”

 “抱歉!”

 “哼!南来北往之人,至今仍然没人敢拂本萧大公子之意,你踏入本县城之前,难道没有事先探听吗?”

 “公子何必与奴家这种低女子计较呢?”

 “少噜嗦!你最好识相些,否则,本公子就抬走你。”

 倏见青年沉声道:“住口!”

 “小子,你什么嘴,快下跪赔罪。”

 六名青年立即一起喝道:“还不快下跪赔罪吗?”

 青年冷哼一声道:“无知之徒,坐井观天,关门称尊,识相些,快走开,否则,别怪我不留情。”

 “反啦!上!”

 “慢著,别毁坏店家的东西,到外面去。”

 “好!走!”

 七人便昂头摆手出店。

 雪梅低声道:“师兄,别下手太重。”

 青年便徒手跟去。

 青年刚走上街,那六人已经挽袖抡拳扑来。

 青年振臂格、裆、拍、推、扣、抓一阵子,那六人便哎唷连叫的摔落在四周,锦服青年亦骇然后退。

 青年哼了一声,立即入店。

 锦服青年喝道:“小子,你若有种,你就别走。”

 青年回头道:“放马过来。”

 锦服青年喝句:“走!”立即恨恨离去。

 那六人爬起身,似丧家之犬般奔去。

 杜奇边用膳边忖道:“此人之招式颇似武当之绵掌,看来他们必是利用卖唱暗中从事什么工作。”

 青年一入座,雪梅便道:“师兄,快用膳吧!”

 “师妹,你怕事啦?”

 “这种小人值得咱们出手吗?”

 青年便默默用膳。

 雪梅走到杜奇身旁欠身道:“委屈公子,请返座吧!”

 杜奇摇摇头,匆匆扒光饭,便放下一块银子走。

 朱财忙道:“小守,收回去!”

 “大叔,别让我不安。”

 “好,你等等,还要找零钱哩!”

 杜奇便低头而立。

 不久,他收下碎银及铜板,便默默离去。

 少女目送他离去,立听朱财喃喃自语道:“这孩子,唉!”

 少女好奇问道:“他是令侄?”

 “不是,我姓朱,他姓刘,名叫义守,这孩子自幼即乖,义父母死后,他便独立至今,可取的哩!”

 少女便默然返座。

 不久,青年吃完面,道:“咱们走吧!别拖累店家。”

 说著,他便上前付账。

 ︽︽︽︽︽︾且说社奇离开“湘乡小吃店”之后,先去买了两包的米,因为,天气渐暖,米比较不会发霉,他也必须将一千两银子化整为零。

 更重要的是,他必须来此连络,此地乃是石天岭专门为他设计的连络站,米店的头家正是丐帮长老符元所乔扮。

 符元不但暗中承办杜奇的杀手生意,更担任护卫杜奇工作,不过,他也是不知道杜奇乃是老帮主的私生子。

 符元将现银装在小袋中,他趁递袋之际,瞄了米包一眼,杜奇立即明白米包中有“东西”,他便会意的点头。

 符元吩咐下人将米放入箩筐中,杜奇便挑著它们离去。

 杜奇又买了调味品及一些腊,便准备离城。

 却听一阵哎唷叫声,他不由忖道.“哇!一定是姓箫之手下在挨扁,妈的!真该好好的教训一番。”

 他前行不远,果见二十馀人倒在地上哎唷叫疼,另有八名青年围著那位琵琶青年不停的挥胡挥打著。

 青年从容移动双脚,双手则飞快的抓扣腕及摔人出场。

 刹那间,又八人亦叫疼连天啦!萧公子一见苗头不对,拔足就逃!青年少女手中取回琵琶,两人便默默离去。

 杜奇忖道:“脚踝化太极,此人之修为不错!”

 倏听一阵汪汪狗吠声,立见两只大狗先奔来,苟旺和三十馀条狗则随后奔来,杜奇立即道:“狗王,站住!”

 苟旺止步边边望向杜奇。

 社奇上前低声道:“萧大吃豆腐,他的下人挨扁,你别去看,免得那些人把火气发到你的身上。”

 “有理,谢啦!妈的!我险些因为好奇而挨扁哩!你出来采购呀?哈哈!我今天又有口福啦!”

 “没问题,不过,别让这些大小“将军”骇了我的那些母,它们万一骇得不生蛋,你就没有口福啦!”

 “安啦!本王会吩咐它们在远处玩,行了吧?”

 “行!”

 “你先回去菜,我去办些事。”

 “什么鸟事呀?了你如此紧张哩!”

 “这两三天来了不少陌生人,金老大“丐帮分舵主金泰源”吩咐我探听他们的动态,我身负重任哩!是不是?”

 “对!快去办正事吧!”

 苟旺哈哈一笑,得意的率狗奔去。

 杜奇边走边笑道:“可爱的小人物。”

 出城之后,杜奇又前行三、四里,便听见远处右前方林中传出呼呼掌劲声音,他在好奇之下,便继续前行。

 不久,他趁著路上没人,立即走入林中。

 他放下箩筐,故意蹲在一块大石后“制造肥料”。

 他偷偷一窥,便瞧见雪梅和青年分别和两位中年人斗,地上另有四位青年僵倒著,分明已经挨过扁。

 只见雪梅两人从容见招拆招,她们偶尔进攻一招,便退那两名中年人,显然,她们已经掌握住战局。

 杜奇瞧了一阵子之后,便起身挑米出林。

 他边走边忖道:“雪梅二人修为颇高,而且皆施展绵掌,她们既然是武当弟子,何需利用卖唱掩护身份呢?”

 他思忖不久,认为她们必然另有重要任务,他自忖与她们没有渊源,便加快脚步行向他那“相思屋”。

 在他的内心深处一直渴望能够遇见将他抛弃之亲生父母,所以,他一直将相思林中之木屋命名为“相思屋”。

 申酉之,他已经进入厨房,他将调味品及腊放入柜中之后,立即将米缓缓的倒入米缸之中。

 他终于发现一封信,他一拆阅,立见:“一、风雅已遭正法。

 二、宛平县衙已张贴公告洗清风光杀人罪名。

 三、诸葛源五人在押运途中,遭十二名蒙面人劫杀,判系遭灭口,可惜,衙没全死,无从追查那十二人来历。

 四、冷秋城外私宅近有一名中年人出入,监视中。

 五、卖唱姑娘雪梅二人已在本城逗留三,监视中。

 六、血窟弟子八人已在昨夜入城,监视中。

 七、血窟掌令余啸天前曾于长沙现身过,正在追查中,此人高六尺、瘦削、黑脸、右颊有一条寸长疤痕,擅长枯木毒掌。

 八、本帮迄今已毁十二名血窟弟子,以血窟之作风,必会寻仇,帮主近将抵长沙,阁下若需会晤帮主,请赐知。”

 信尾则为著一个“金”字。

 杜奇将信撕碎,放入灶中,引燃柴火,立即炊饭。

 他边炊膳边忖道:“血窟一定是为了追查我的下落才与丐帮发生冲突,我不能让丐帮吃亏,我先去找余啸天吧!”

 他妥晚膳之后,一见苟旺尚未报到,他立即回房自榻下夹层中取出一张面具放入袋中他又藏妥银子,便至厨房用膳。

 不久,突听一声“咯咯!”,接著,便是一阵咯咯叫,杜奇不由暗骂道:“妈的!臭狗王,居然说话不算话。”

 却听“轰!”一声,接著,便是女人之闷哼声!杜奇掠到窗旁一瞧,立见雪梅散发踉跄于院外林中,琵琶青年正截住一名瘦高老者挥动琵琶砸扫著。

 另有一名中年人则和六名青年扑向雪梅。

 杜奇注视瘦高老者不久,便瞧见对方之右颊果真有一条寸馀长之疤痕,他不由暗喜道:“哇!走运啦!余啸天自己送上门啦!”

 倏见雪梅疾劈出三掌,便掠向左侧林中。

 琵琶青年疾掷琵琶,亦转身掠去。

 杜奇戴上面具,边套上黑衣劲装边道:“雪梅二人果真是正派人物,他们居然不拖累民宅哩!”

 他上下瞧了一遍,立即由回房后门出去。

 不久,只听一声闷哼,瘦高老者已经震退青年,杜奇疾速弹出两粒石子,方始沉声道:“姓余的,住手!”

 老老挥掌劈开两粒石子,只觉掌上微麻,他在暗悚之馀,立即转身仔细的打量著杜奇哩。

 中年人和六名青年亦收招注视杜奇。

 雪梅二人则趁机在旁服药。

 杜奇收招缓步行到老者身前丈余外,立即止步。

 这名老者正是血窟掌门余啸天,只见他声道:“尔是何人?为何敢架梁,血窟最痛恨此事!”

 杜奇沉声道:“余啸天,枉你痴活这一大把年纪,居然率众欺凌两位后生晚辈,真是丢尽老脸及血窟之颜面。”

 立听一名青年跃前喝道:“放肆!你是什么…”

 他尚未道出“东西”,杜奇已经右掌疾抬速旋,当场便劈中他的心口,立听他惨叫一声,吐血飞出。

 中年人掠前接住他,却被余动震得连退两大步,方始稳住身子,他的那张马睑立即吓得一阵青白。

 余啸天冷哼一声,道:“很好,你敢当着本令面前伤人,本令今若不将你锉骨扬灰,誓不为人。”

 “你见不到明朝阳,当然不能为人啦!”

 一声怒喝之后,余啸天已经扑来。

 杜奇一见余啸天扬拳举掌而来,而且掌部完全泛黑,分明已经动员全部歹毒掌力,他立即并掌疾推。

 杜奇心知自己若闪躲,必会被余啸天抢占先机,届时,可就不好玩,所以,他直接了当的将地推掉。

 他自恃功力够,所以敢如此做。

 立听青年道:“小心毒掌。”

 余啸天仗恃功力高及毒力足,立即加速推来。

 他的嘴角不由泛出得意的获笑。

 “轰轰!”二声,两人各自退去。

 杜奇为了避免被毒掌余劲波及,所以,他收招疾退。

 余啸天却是被社奇的雄浑掌力震退,要命的是,他刚退二步,便觉得双臂全部又热又麻又疼!他啊了一声,慌忙起右袖瞧去。

 却见右小臂又黑又肿,分明已经中毒,而且是中了自己之毒,他大啊一声,立即叫道:“盂宏,快过来削去本座双臂。”

 说看,他立即伸出双臂。

 “哇!削臂?有没有搞错呀?”

 名叫孟宏之中年人不由一怔!“砰!”一声,余啸天忘了自己尚在后退,乍然伸出双臂,身子一个重心不稳,他立即仰捧在地上。

 这一摔,气机立散。

 这一散,毒力立即冲近双肩。

 他啊了一声,急忙爬起来,道:“孟宏…快呀!”

 他这一爬,双肩立即大麻。

 他刚爬起来,立即又摔倒。

 “孟宏…快来呀…”

 孟宏怔道:“掌令,你怎么啦?”

 “猪…快削呀…啊…”

 两股毒力透肩而入,便入了心脉。

 余啸天心知若让这两股毒力到心脉,他非死不可,立见他咬牙使出全力朝地上一,双腕立即折断。

 两股黑血立即出。

 落叶被血一,迅即枯萎。

 哇!好烈之毒呀!余啸天惨叫一声,拚命的挥甩双臂。

 鲜血便似泉般着。

 三名青年闪避不及,各被毒血沾上管,立见管冒烟,他们的腿迅即一阵热麻疼痛。

 他们惨叫一声,立即倒地。

 孟宏退到远处喊道:“挖,快!”

 那三人正挥剑挖,却又被毒血上脸部,立见他们惨叫连连,不停的翻滚及以指挖掘睑部。

 没多久,他们已经血翻黑“隔”!余啸天虽然拚命挤出毒血,可是,他的体力亦迅速的失,终于,他凄厉惨叫一声,便结束他的罪恶一生。

 杜奇默默瞧着,心中却暗骇着。

 余啸天一死,孟宏四人便溜之大吉。

 杜奇立即沉喝道:“站住!”

 孟宏止步厉内荏的道:“你想怎样?”

 “两件事,一、埋尸及清理现场,二、回去转告曹仁,他若敢杀人,今之事便是他的借镜,听见没有?”

 “你是…杜奇?”

 “非也,动手吧!”

 “你…不会趁机伤人吧?”

 “你值得我动手吗?”

 孟宏一低头,立即小心的掠到余啸天尸旁取出一个褐瓶,再将瓶中之绿色药粉倒在黑血所污染之地方。

 立见黑烟滚滚冒出。

 孟宏边倒药边喝道:“掘坑埋尸。”

 三位青年立即以剑掘坑。

 雪梅和青年立即上前行礼致谢。

 杜奇沉声道:“走吧!”

 青年问道:“前辈可否赐知名讳。”

 “萍聚而已!走吧!”

 二人道过谢,立即离去。

 孟宏四人忙了半个多时辰,终于埋妥尸体,杜奇冷冷的道:“你们下次若再犯在吾手中,非死不可!”

 说著,他已疾掠向左侧。

 盂宏一见那一掠即远达二十余丈,立即骇然掠向右侧。

 他们刚消失不久,杜奇又掠回原处,他朝四周默察不久,立即沿著孟宏四人消失方向掠去。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此诗乃是描述岳麓附近“爱晚亭”之枫叶胜景,此时正是枫红处处,枫诗篇篇之际,胜景令人痴

 可惜,亭前站着二十馀名劲装大汉,他们不但脸横,而且刀剑齐出,厉戾之气可谓“大煞风景”矣!倏见一人自右侧掠到亭前行礼道:“禀副座,盂香主到!”

 亭中立即传出低沉有力的声音道:“传!”

 “是!”

 不久,孟宏四人掠到亭前行礼道:“参见副座。”

 “免礼,掌令呢?”

 “不幸阵亡!”

 “什么?谁下的毒手?”

 “一位神秘中年人!”

 “详述经过。”

 “属下七人原本追随掌令朴杀一对男女,中途却出现那位神秘中年人,掌令和他对掌,立即毒力倒攻心而亡。”

 “真有此事?”

 “周志辉三人不幸被掌令出之毒血毒死。”

 “你们四人为何能幸活?”

 “蔡副座,那人吩咐属下传话。”

 “哼!吩咐?你可真听那人的话呀!”

 “砰!”一声,孟宏下跪道:“禀副座,属下为了报讯,才忍辱苟活。”

 “说!”

 “那人表示窟主若再杀人,必步掌令后尘。”

 “妈的!什么玩意儿?竟敢如此藐视本窟,他是何长相?”

 “他约有五尺半,身材适中,相貌平庸,年约四旬,嗓音低沉,功力颇深,否则,绝对无法一掌即震毙掌令。”

 “你说完了?”

 “副座,你…”

 “临敌苟活,你们自行了断吧!”

 “啊!禀副座,属下一向效忠本窟…”

 “少说废话,动手!”

 “是!求副座饶过属下之家人。”

 “可!”

 “波…”声中,孟宏五人已经自碎天灵而亡。

 “埋!”

 立即有五人挟走尸体。

 亭中人冷冷一哼,道:“速禀报窟主。”

 “是!”

 不久,一只信鸽已经飞向北方。

 “听著,明午时前,每人各提一具叫化首级来此报到,谁若自忖办不到,现在就自行了断吧!”

 “遵命!”

 “下去吧!”

 那群人立即行礼散去。

 立见亭中步出一位高头大马黑衣老者,他正是以掌力万钧,心狠手辣闻名的血窟副窟主石万钧。

 他望春天空喃喃自语道:“好似又要下雨啦!?这趟远行似非吉兆,啸天究竟是死于何人之手中呢?”

 他便仰天不语。

 倏觉右侧有异,他一偏头,立即瞧见三丈外站着一人,他不由暗悚道:“此人是谁?为何如此轻易接近吾三人呢?”

 他仔细一瞧,失声道:“神秘中年人?”

 来人正是杜奇,他跟踪孟宏四人来到附近之后,立即掠上枝桠间问运功默听石万钧与孟宏交谈之经过。

 此时,他一见石万钧失声而言,他立即沉声道:“姓石的,你太沉不住气啦!似非吉兆,是不是?”

 石万钧喝道:“住口,报名送死!”

 “省省力气吧!你昀喽罗已经走远,他们听不见你的话声啦!你还是庄敬自强,为自己的老命挣扎吧!”

 “你是杜奇?”

 “你很恨杜奇吗?”

 “住口!本座正擒杜奇哩!”

 “爱说笑,你己经自身难保,岂能擒杜奇。”

 “住口!你究竟是不是杜奇?”

 “好吧你就把我当作杜奇,擒吧!”

 说著,他已经缓步行来。

 石万钧全身一阵“毕叭!”连响,徐徐提起双掌。

 杜奇心知他已经动员全部的功力,他便止步道:“姓石的,听说你的掌力如山,咱们对对掌,如何?”

 “行!杀!”

 石万钧双掌一并,疾推而来。

 地面之细石及落叶立即疾卷而去。

 杜奇双掌一抬,双掌疾推而出。

 他不敢大意的全力一击啦!“轰!”一声,两股掌动已经碰面啦!掌劲四溢。

 沙扬叶飞。

 杜奇双掌齐麻,不由暗骇!石万钧双臂皆麻,上身连晃,他一见对方夷然不动,他为了颜面及气势,立即咬牙稳住身子。

 “卜!”一声,他的双脚已陷入地下寸馀深。

 他勉强稳住身子啦!不过,他的内腑却馀波漾,他正在暗骇,杜奇已经再度推来一掌。

 双方距离一丈二尺,杜奇全力出掌,石万钧的内腑又在漾,他即使闪避,亦无法完全闪避。

 于是,他咬牙再度出掌。

 “轰!”一声,两股掌劲在石万钧身前四尺半处碰面,石万钧当然比杜奇承受到较多的气劲。

 他顿觉气血翻涌。

 杜奇打铁趁热的再劈出一掌。

 石万钧不敢避,立即防掌再劈。

 杜奇喝句:“再来!”立即又劈出一掌。

 石万钧刚觉得内腑一疼,一见掌劲近,他只好再度去,“轰!”一声,他内腑疼得不由闷哼一声。

 杜奇立即又劈出一掌。

 石万钧不敢硬挡,只好向右一闪。

 倏觉双脚脚踝怪怪得,他一低头,赫然发现脚踝已经陷入地下,敢情它们是在他接连使力之下而陷入地面。

 他骇得只好提掌劈。

 高手拚斗,生死往往系于一线之间,他经过这一耽搁,当他刚提掌劈,杜奇的掌力已经涌到。

 “砰!”一声,他的双掌立折!他的口似遭巨杵撞中,立即大疼。

 眼冒金星!鲜血连!“砰!”一声,石万钧的口又挨了一掌。

 “砰!”一声,他立即吐血倒地。

 他挣扎好半晌,方始撑起身于,却见社奇已经消失不见,敢倩杜奇认为他不值得出手,所以才会离去。

 他急怒加,立即吐血晕去。

 没多久,两名叫化掠到他的身旁,右侧之人一脚猛踹石万钧的“气海”,立听他惨叫一声醒来。

 两名叫化绑妥他,便挟他掠去。 m.EdaXs.COM
上章 跑马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