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君临天下 下章
第十六章 洞房花烛人人爱
 五月三午后时分,汉水河畔锣鼓连晌,二万名凤人左键右鼓又唱又跳,既精彩又热闹!

 他们一收场,八万名四川男女亦载歌载舞着。

 他们的传统服装及歌舞充刚及柔和之美!

 他们一结束,五万名湖南青年男女亦开始歌舞着。

 接下来,便是五万名湖北青年表演传统歌舞。

 圣上、皇亲贵族及文武百官一直在艇上观赏,他们之频频鼓掌及笑容,洋溢着无限的欢喜!

 歌舞一结束,常平及庄大人率两湖大小官兵前来行礼,圣上呵呵一笑,愉快的和常安下艇。

 常平一起身,圣上便含笑道:“常卿恭洗你!”

 “铭谢圣恩!”

 “呵呵!很好!”

 群官立即一一唱名前来叩见。

 圣上一一含笑颔首。不过,他对于十九名污官,特别提了一句:勿负朕意!吓得他们颤声回答“遵旨”

 不久,常安已陪圣上前行,立见城民及方才献艺之二十万人跪在两旁军士后面频呼“叩见圣上!”

 圣上含笑道:“驸马!通知众人平身?”

 “遵旨!”

 常安喝道:“圣上浩恩?众人平身,毋需下跪!”

 “遵旨!”

 圣上便欣然前行。

 整齐、清洁的街道,配上万民夹道,圣上愉快的放下身段,跟着常安边走边挥手致意。

 黄昏时分,他们已近巡抚府,只见万火通明映着数十万人签名之大红布,倍添喜气。

 圣上一入庄院,他便点头道:“很好!”

 他步入大厅,便欣赏着美轮美奂之礼堂道:“很好!”

 皇亲及文武百官亦为这份气派而心折。

 尤其那付由万粒明珠所绣成之“圣恩浩”大红毯,更是醒目,圣上不由瞧得连连点头道好。

 众人瞧了半个时辰,方始步花厅。

 立见地上铺着红毯,一千名面目姣好,仪态万千之湘女穿着宫装俏立在一百张圆桌旁哩!

 只听她们裣衽行礼脆声道:“参见圣上”

 “平身?”

 “恭请圣上暨贵宾用膳!”

 常安便招呼圣上、皇亲、文武百官及五百名侍卫入座。

 众人一入座,常安便起身道:“圣上!各位贵宾!今夜之宴计有十二道地方菜,它们来自两湖、四川及凤,请!”

 立见一百名侍女将一道佳肴端到厅门口。

 立即有一百名湘女将佳肴送上桌,她们一边报菜名一边替众人挟菜,同时告知佳肴之特殊美味。

 这群人吃惯山珍海味,乍尝这种特殊美食,不由连连道好!

 一个时辰之后,他们尝遍十二道佳肴,不少人捂腹叫着。

 圣上呵呵笑道:“朕已有数年没有如此好胃口,很好!”

 常安起身道:“圣上!各位贵宾,请饮完这杯十全酿,它含有整肠、顺气之异效,祝各位今夜酣睡!”

 众人立即端杯饮光绿

 香、甘、醇之异味,顿使众人大喜!

 常安便带他们住入后面那五进舍。

 香汤及精致浴具立即使他们欣然沐俗。

 华丽、崭新的寝具,配上清香名花,不由使他们一畅!

 不久,丝弦分别在院中扬起,俊秀青年男女立即合唱着悠扬,轻快的歌曲及随音起舞着半个时辰之后,丝弦一歇,他们一起欠身道:“恭祝圣上及全体贵宾晚安!”再联袂离去。

 此时的常安正在花厅招待其余的侍卫,内侍及船夫取用十二道佳肴,美酒亦已经早已送人他们的腹中。

 戍亥之,他们方始返客房沐浴歇息。

 常安慰问过炊膳人员及侍女,方始返房。

 立见海邈入内道:“满意吧?”

 “谢谢爷爷!太完美啦!”

 “明让他们尝尝南方大师傅所炊膳之大内佳肴,此外,尚安排歌舞及相关节目,好好让他们开开眼界吧!”

 “谢谢爷爷!”

 “呵呵!好好歇息吧!驸马爷!”

 “爷爷别折煞我!”

 海邈呵呵一笑,立即离去。

 常安嘘口气,便沐浴歇息。

 ※※ ※※ ※※

 破晓时分,悠扬歌声伴着丝弦声在前面广场飘出,万名帅哥美女愉快的在广场合唱轻快的歌曲。

 五千名湘女含笑将漱洗品送到门外,立即离去。

 两间偏厅更是开始送入丰盛的早膳。

 常安及常平在圣上门前恭候不久,圣上已含笑出来道:“好轻快的歌曲!好一个崭新的早晨!”

 常安含笑道:“恭请圣上聆曲!”

 “很好!”

 三人入广场一入座,便欣然欣赏歌舞。

 不久,湘女们已引导皇亲及文武百官入座欣赏。

 半个时辰之后,俊男美女们已行礼退去。

 常安兄弟使陪众人入厅,众人乍见大内餐具及正宗大内早膳,人人不由自主的欣然入座。

 常安起身道:“恭请圣上暨各位贵宾尝尝南方大厨所调制之大内早膳,若有不合口味之处,请海涵!”

 一千名湘女立即侍候他们取用早膳。

 众人尝得连连赞许。

 膳后,常安便陪他们参观巡抚府,再沿墙参观数十万人签名。

 一个时辰之后,他们返回广场凉亭一入座,湘女立即送来绿

 众人饮过绿,便见常平含笑行礼道:“恭请圣上暨各位贵宾欣赏地方歌舞及特技!”

 锣鼓一晌,一万名凤姑娘己背鼓持锣边敲边唱而来。

 她们聚集在广场正中央之后,只见她们先布成两道圆圈,再有一批少女踏着地面人之肩膀布成一个大圈。

 底层之人从容敲锣打鼓,其余之人则从容攀跃而上,不久,她们已经布成一个二十丈高的圆形人墙。

 只见正面最上方之两名各自背后取下一大团红布,便向下一掷。

 两条大红巾便由上向下垂着。

 立见两行大金字道:“圣恩浩黎民仰恩”

 “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圣上鼓掌喝道:“很好!各赏白银十两!”

 少女们一弹身,整齐的跃落地面,立即趴跪道:“叩谢圣上!”

 侍卫统领周百泰立即招手道:“请来此地领赏!”

 少女们立即欣然前往领赏。

 立见单于福率领六百名高手一身水蓝劲服的掠入广场,只听单于福拱手道:“成都单于世家敬献剑舞!”

 一声“呀嘿!”之后,六百人已经整齐散立着。

 单于福扬剑喝道:“一元复始万象新。”

 六百人立即以二人为一组迅速攻出六式。

 单于福喝道:“双双对对美侣成。”

 六百人立即展开双打。

 六招之后,单于福又喝道:“三开泰福禄寿。”

 六百人立即以三人为一组改向另外一组之三人。

 “四季如百花开。”

 单于福指挥若定,六百人迅速的以不同的组合拆招,剑光霍霍之中,谙武之圣上及殿下们瞧得神驰目眩!

 单于福喝道:“圣恩浩!”

 六百人齐声喝道:“国运兴隆!”

 说着,他们已掠回原处行礼!

 圣上鼓掌道:“好功夫!单于世家名不虚传!”

 单于福行礼道:“铭谢圣誉!”

 他一挥剑,众人立即掠出墙外。

 不久,一群老少牵手入内,他们进入广场,立即前行,于是过了半个时辰,广场已经站了十余万人。

 只见一名老者上前下跪道:“禀圣上!草民何永川来自重庆贫民区,他们来自四川各地贫民区。

 四川素以天府之国驰名,却仍有不少人受困于疾病及家变,草民更是受风折磨!一十七年,及三十年下不了

 昨天,草民和大家搭车及走路耗时十二天,始抵达此地,大家一致来向常大人及驸马道贺及诚意祝福!

 禀圣上!草民识字不多,却读过史册,有史册以来,罕有此种仁善之人,更罕有英明如圣上者肯将公主嫁给平民。

 此乃吾朝更兴旺之兆,如今之四川一片民生乐利,家家户户夜不闭门,川民何其荣幸蒙常大人及驸马德泽。

 企盼圣上继续提擢常大人,甚愿全国居民沐蒙圣恩能够安居乐业,使吾朝能够超越贞观之治。”

 说着,他立即叩三个晌头。

 圣上上前扶起他道:“朕不会使你们失望,请歇息!”

 “遵旨!”

 众人立即结伴迅速离去。

 圣上正向文武百官道:“众卿毋忘今所见之事?”

 “遵旨!”

 不久,神弓客背弓跟着影子掠来行礼道:“敬献箭技!”

 影子指着大笼内道:“鹰翔千里!请注意它的凌厉双目!”

 立见大鹰双目闪烁不已!

 影子倏地掠一十丈,立即打开笼盖。

 大鹰呱了一声,立即破空飞去。

 神弓客搭箭疾,立见三箭齐发。

 箭飞如电,迅即追到大鹰下方,大鹰怒骇之下,厉呱一声,振翅侧身,便?箭及闪躲另外二箭。

 “叭!”一声,它一?中剑,翅骨立即被穿。

 它疼得甩头悲唳一声,另外两支箭已经分别穿它的脖子及双目,立见它疾坠而下。

 “影子”在纵鹰之后,立即在脚踏右脚的再度掠向上方,大鹰一挨箭坠下,他一张手,立即顺利的接住它。

 圣上口喝道:“好身法!好箭法!”

 影子掠落地面,立即快步跪于圣上面前及低头捧起那支大鹰道:“鹰虽疾,箭更疾,贼虽刁,必难遁形!”

 圣上呵呵笑道:“说得好!你是猿公派弟子吗?”

 “圣上英明!草民正是袁田之后人。”

 “很好!你知令祖目前在何处?”

 “草民知道!”

 “暂让你玩几年,后随驸马进退!”

 “遵旨!”

 “下去吧!”

 “遵旨!”

 圣上望向神弓客道:“你是石坚吧?”

 “是的!恕草民誓己言在先,不便下跪!”

 “朕明白!朕准你平身,不过,你得追随驸马。”

 “遵旨!”

 “很好!下去歇息吧!”

 神弓客立即拱手退去。

 圣上呵呵笑道:“江湖果真藏龙卧虎,奇人辈出,此乃吾朝之幸,驸马,你得替朕好生招呼他们。”

 “遵旨!恭请圣上用膳!”

 圣上立即率众跟入花厅。

 立见一百名湘女恭敬行礼及献上丰盛大内名膳。

 不同的大厨调制出别种口味之大内佳肴,立即使他们胃口大开,每人欣然取用之下,频频低声赞美着。

 膳后,他们便依例返房歇息,常安及常平利用时间,在!二位大内礼师指点下,细心的学习完婚之礼节。

 那繁复之动作,不由令常安二人专心学习及默记着。

 一个时辰之后,他们大致记妥,他们一见圣上诸人已经前来,他们立即行礼及邀众人入席就座。

 立见一群年逾五旬之灰袍老者各持乐器由右侧墙角列队步出,下人们立即快步端椅摆于广场上。

 立见那些皇亲们低声道:“海韵!”

 那群老者一字排开的下跪道:“海韵献艺!”

 圣上含笑道:“很好!来多久啦”

 “禀圣上!草民们已来六矣!”

 “很好!今演什么呀?”

 “云霓献瑞!”

 “喔!押箱宝哩!开始吧!”

 “遵旨!”

 他们一就座,立即弦奏出悠扬的乐声,皇亲及文武百官们乍听这曲熟悉的“太平谣”立即含笑欣赏!

 不久,弦音一扬,右侧墙角立即有一群女子踏着碎步前来,众人乍见这一百零八人,立即一阵欣喜。

 海韵乃是大内第一把椅之乐团,她们一向只有四、五十人献艺,如今动员一百零八人可谓精彩可期!

 她们行礼之后,立即边唱边列队。

 整齐的步伐配上抑扬顿错歌声,迅速的结合纤手之羽扇,结成各种花团锦簇,富贵吉祥画面。

 众人不由眉开眼笑的随着歌声摇头晃脑及打节拍。

 半个时辰之后,她们含笑行礼道:“恭贺圣上政躬康泰?恭贺驸马百年好合!恭贺常大人早生贵子!”

 圣上呵呵笑道:“有赏!”

 “叩谢圣上厚赐!”

 她们立即欣然前往领赏。

 她们离去之后,圣上诸人尚在回味方才之精彩歌曲,条见二位头戴冠,一身黄裳的锦靴青年联袂由左墙掠出。

 此二人乍出现,便有不少官吏暗暗皱眉,因为,此二人之打扮正是大内殿下,官吏们不由暗怪驸马太放肆可是,驸马正红,谁敢阻止呢?

 皇亲们乍见那二人,不由一怔,圣上双目倏瞪,神色大讶!

 那二人掠到广场中央,立即此手划脚的演着“哑剧”众人瞧得头雾水,唯独圣上却直坐。

 他的神色由愕讶逐渐转为凝重。

 他的视线更集中于右侧之中等身材青年。

 不久,那两人并肩跪下,状似发誓,圣上不由颊肌一颤。

 常安只觉圣上呼吸忽促忽缓,不由暗诧着。

 又过了不久,二位青年互拱手,立即出招,只见他们各自攻出“伏虎掌法”招式及火侯似不相上下。

 殿下们不由讶于此二人谙“伏虎掌法”

 圣上却双拳紧握住太师椅之椅背,朕甚激动。

 盏茶时间之后,中等身材之青年一掌斜按向对方之左,对方张口惊骇,双手不由一阵发抖。

 中等身材青年倏地收掌退,对方却一记“黑心脚”揣上他的左协间,只听“砰!”一声,他已应声倒下。

 对方状似得意,立即指向他。

 他黯然颔首,立即闭上双目。

 对方上前拍开他的道,立即仰首张嘴状似畅笑!

 中等身材青年一摇头,立即低头行向大门。

 另外一人却转身扬长而去。

 圣上立即低下头。

 他一松手,乍见椅背上之指痕,他立即皱眉不语。

 众人亦怔得一时无语。

 常安乍见椅背指痕,不由忖道:“此二人莫非在影圣上之秘密,否则。他为何会如此失态及激动呢?”

 现场立即一阵寂静。

 良久之后,圣上沉声道:“驸马!召方才二人至朕行馆。”

 说着,他立即先行起身离去。

 常安恭声应是,立即掠向左侧墙角。

 赫见方才那两名青年含笑并立在墙角,常安正启口,中等身材青年已经传音道:“常安!圣上见我吧?”

 “爷爷!是你?”

 “走吧!”

 另外一人立即匆匆掠向后方。

 常安立即陪海邈行去。

 不久,二人已至房外,立见内侍行礼道:“驸马请进!”

 常安二人立即入内。

 海邈自动关上房门,立即又去关窗及卸下窗帘。

 圣上一直坐在太师椅上,他的目光一直盯着海邈,当海邈行近之时,他的双目倏亮,立即紧盯着海邈。

 海邈深深一损,沉声道:“兵卫森昼战,宴寝凝清香吕海上风雨至,逍遥池阁凉。”

 圣上沉声道:“果真是你!”

 海邈又道:“俯饮一杯酒,仰聆金玉章耳神体自轻,意凌风翔。”

 圣上沉声道:“你若有此意。今何须现身?”

 “玉卿如今安在?”

 “你一走,她于翌亦不见,朕遍寻十年,皆无消息。”

 海邈嘘口气道:“往事如云姻,你栽培常平兄弟,我原本不再提往事,不过,我怀疑玉卿是暗杀各派掌门之主谋者。”

 “可能吗?”

 “我甚至怀疑她导演重庆那桩二、三万人毒案。”

 “不是雷老虎吗?”

 “他没此能耐!何况,他的家小幸逃不久,立即被人屠尽,据目睹者表示,一共有一百人屠杀他们。”

 圣上立即皱眉沉思。

 海邈迳自入座,道:“小安!坐吧!”

 “爷爷!究竟是怎么回事?”

 “待会再议!”

 不久,圣上沉声道:“若是玉卿,你朕如何做?”

 “她最喜欢什么?”

 “玉兰花!”

 “不错!她最喜爱玉兰花,即使北方严寒,我仍派人自南方每送来玉兰花,你会怪我太劳民耗财!”

 圣上嘘口气道:“你朕做什么事?”

 “明公开降诏,你返京之后,立即退位!”

 “太匆促了吧?”

 “你尚未安排妥健晖登基吗?”

 “好吧!不过,有效吗?”

 “有效!明天一早,此地内外遍悬玉兰花!”

 “你…好大的苦心!她会知道吗?”

 “会!连来之宁静故汉双毫无犯,足证玉卿甚注意此地,我研判她明一定会来此地。”

 “朕负你甚多!”

 “罢了!你忘了国师预言我非富贵中人吗?”

 “朕…唉!”

 “你自己告诉常安吧!”

 说着,他便离去。

 圣上忙道:“陪朕聊聊!”

 “先让小安明白那件事吧!”

 “朕不便启齿!”

 “好吧!小安,我二人原是殿下。我居长,众多殿下之中,数我们二人最有希望登基,所以,我两角逐甚烈!

 我两共恋阮国师之孙女玉卿,她支持我登基,先父较属意圣上,因而,我两私下此武定天下。

 我败于心软,我愤然离开大内,还至昆仑向道,却巧获容成子丹方及武功秘笈,因而潜练十五年。

 功成之后,我以各种身份锄行医,当年在桃源巧救你们母子,便留在桃源,接下来之事,不必赘述。

 我今安排此段哑剧,便是圣上配合我引出阮玉卿,因为,她可能含恨作出这一连串之罪行。”

 圣上领首道:“这一切全是事实,朕自承登基以来,一直无愧于心,即使皇兄当年登基,亦是如此而已!”

 海邈点头道:“我承认!尤其你提擢常平及将公主赐婚平民,这份器度足堪吾慰,所以,我绝无任何野心!”

 “朕明白!驸马,你回避!”

 常安立即行礼离去。

 他返房之后,忖道:“想不到爷爷居然会是圣上之兄,他实在令人佩服,我必须为他保密及效法!”

 ※※ ※※ ※※

 天一亮,数万人立即在庄内外及巡抚府内外牵拉绳索,一串串玉兰花立即按照图案各就各位的泛出清香。

 那些玉兰花结合彩灯,红白相映,更添喜气!

 围观人群瞧得频频赞美着。

 不久,庄内广场飘出一串丝弦乐音,接着,一百零八名少女在广场载歌载舞的演出“俪影成双”

 人群立即瞧得喝采不已!

 在盏茶时间之前,远处民宅屋脊便有两名青年凝立着,右侧青年瞧至此地,突然-传音道:“绵绵,你当真喜欢他?”

 “是的!”

 “我可以成全你,不过,不许你我之秘密!”

 “恕孩儿抗命,孩儿舍不得离开义母!”

 “腹中之孩子怎么办?”

 “奉还!他必会抚育!”

 “不行!孩儿无辜!?不可如此!”

 她立即传音吩咐着。

 左侧青年立即掠入民宅更衣。

 她正是多次假冒麦莲之神秘少女,她一返房,立即卸下面具梳发更衣,不久,麦莲又活生生出现啦!

 她一步出,屋脊之青年立即掠下。

 她们一步出大门,便有城民发现麦莲,他们立即道:“夫人到!大家快让道,夫人到啦!快让道呀!”

 众人大多认识麦莲,立即纷纷让道。

 不久,神秘少女二人已经来到大门前,门房及负责接待之人乍见新娘子由外而入,他们暗怔之余,立即行礼。

 神秘少女脆声道:“尚有玉兰花否?”

 “有!夫人稍侯!”

 “顺便带一尺细绳来!”

 “是!”

 二名青年匆匆离去不久,立即抬来半筐的玉兰花及递来三条细绳,那名青年立即以绳迅速的串妥玉兰花。

 不久,她绕绳数十下,一串莲朕玉兰花已经成形。

 她将它挂在神秘少女前,立即离去。

 神秘少女脆声道:“仁善公子呢?”

 “夫人,?…”

 “请仁善公子出来见我!”

 门房立即应是离去。

 不久,正在“恶补”拜堂大礼之常安已绕过表演现场接近大门前,他乍见“麦莲”心中不由一阵狂跳!

 他缓下步伐忖道:“莲妹方才尚在陪我练习拜堂,怎会来此地呢?看来她便是另外那人,她莫非来闹场?”

 他一步近,神秘少女便取下那串玉兰花道:“恭贺大喜!”

 说着,她己递出那串玉兰花。

 “?…?…”

 神秘少女抚媚一笑,立即转身。

 常安忙道:“稍候!可否入内稍歇?”

 “你诚心邀请吗?”

 “是的!请!”

 神秘少女立即含笑跟入。

 她们一近厅前,神秘少女的麦莲打扮立即引起众人的注意,麦莲更是一马当先的了出来。

 “安哥!她是…”

 神秘少女脆声道:“我叫阮绵绵,幸会!”

 “你…你是何来历?”

 倏见海邈快步前来,他一托起常安手中之玉兰花,双目便神光折折的望向阮绵绵问道:“姑娘姓阮?”

 “是的!”

 “姑娘认识阮玉卿否?”

 “不认识!”

 “此串花出自姑娘?”

 “不!它出自家义母!”

 “她呢?”

 “走啦!”

 “走啦?能否找到她?”

 “没办法!”

 “这…常安,请姑娘入你房暂歇!”

 常安立即陪神秘少女向内行去。

 海邈匆匆来到圣上之房外,立听圣上道:“请进!”

 他一入内,立即关妥门窗及托着那串莲朕玉兰花道:“一位自称阮绵绵女子伴成麦莲献来此物。”

 “这不是玉卿最喜爱之心莲吗?”

 “正是!它出自阮绵绵义母,她却不是玉卿!”

 “不!一定是她!你瞧这些指痕!”

 “不错!它正是玉卿之手法!”

 “一定是玉卿,她带来此女,必有用意!”

 “不错!她吩咐此女献来她最心爱之心莲,我怀疑她亦将此女托附给常安,圣上认为如何?”

 “有理!看来你今晨之安排已经奏效,咱们如果接纳此女,或许可以化干戈为玉帛,是不是?”

 “是的!我去和她谈谈!”

 “好!争取时间!午时将届!”

 海邈立即领首离去。

 且说阮绵绵和常安入房之后,她立即入座。

 常安关上门窗道:“?…?便是…”

 阮绵绵含笑道:“青海云雨,明珠已结!”

 “什么?…?有喜啦?”

 她一起身,略拉裙,赫见小腹微微凸起。

 常安不由为之大骇!

 听到敲门声,常安一启门乍见海邈,他忙唤句:“爷爷!”

 海邈一关门,立即上前道:“姑娘直陈来意吧!”

 阮绵绵望向常安道:“全凭他一句话!”

 常安怔道:“我…我…”

 海邈正道:“常安!午时未至!尚来得及赶制喜服。”

 “爷爷知道了!”

 “圣上已同意此事!”

 “我…遵命!”

 海邈松口气道:“绵绵!你准备恢复原貌及套量礼服。”

 说着,他立即匆匆离去。

 阮绵绵取出一瓶药水使以巾沾

 她轻拭脸部不久,一张丽脸孔已经出现,她抚媚一笑,道:“你一定很恨我,对不对?”

 “不!我只想知道原因?”

 “我喜欢你!”

 “何必使用这种方式呢!”

 “若不如此,岂能接近你!”

 “?!唉!算啦!我利用时间指点你拜堂吧!”

 “你原谅我啦?”

 “是的!听着!”

 常安立即仔细叙述及演练着。

 不久,六名妇人已经抱着布料及工具匆匆入内,她们替阮绵绵套量妥,立即迅速、熟练的在房内裁制喜服。

 另外一批人则迅速布置一间房。

 海邈带着公主、麦莲、秦玉妃及单于明珠步入圣上房中,圣上受礼之后,立即吩咐她们四人入座。

 圣上正道:“阮绵绵身系国神及江湖大局甚钜,朕决定收她为公主,而且是惠淑之长,你们不得持异议!”

 “遵旨!”

 “惠淑,你更应尊她如姐!”

 “遵旨!”

 “朕今将会宣布退位,而且长居此地,惠淑,朕要你们保持镇静,后,你们必会明白原因。”

 “遵旨!禀圣上,何位殿下登基!”

 “傻孩子!”

 “叩谢圣!”

 “呵呵!没事了吧?下去吧!”

 “遵旨!”

 四女立即行礼退去。

 海邈含笑道:“有惊无险哩!”

 “是的!全仗你机智应变!”

 “不!全仗圣上宽宏润之器度。”

 “呵呵!彼此!朕得见健晖!”

 海邈立即含笑离去。

 不久,健晖殿下已经入内行礼道:“叩见皇父!”

 “平身!赐座!”

 “遵旨!”

 殿下一入座,圣上立即道:“殿下认得方才那人否?”

 “恕儿臣愚昧!”

 “他便是永明!”

 “什么?他尚在人间?”

 “不错!你还记得朕提过之阮玉卿吗?”

 “记得!他们二人原本该结合!”

 “是的!昨那幕哑剧完全真实,朕昔年的确施巧计登基!永明演此戏,意和朕私下详叙。

 朕和他交谈之后,判断阮玉卿恨而两度暗杀各派掌门人及高手,为了国佑及江湖,朕决定安抚她。

 今晨悬玉兰花及上演她最心喜之戏,果真已将她出,她方才派其义女送来她最心爱的莲形玉兰花。

 朕面对这种善意响应,决定收阮绵绵为长孙公主及让她参加今之拜堂,新人们已同意此事。

 朕决定在今宣布退位,由你登基,而且朕将长留此地,俾澈底和阮玉卿解决恩恨,弭平局。”

 “儿臣心悬父皇安危!”

 “放心!永明及驸马足以护驾,你明设宴回客之后,立即返京登基,明年安排常平接掌吏部!”

 “遵旨!”

 “此外,你一登基,便宣布停赋三年,俾安定民心!”

 “遵旨!”

 “你去召来其它的殿下”

 “遵旨!”

 不久,殿下们全部入房下跪行礼。

 圣上含笑道:“你们听着!朕将于今午宣布退位及长居此地,大位由健晖登基,你们务必要全心辅弼!”

 “遵旨!”

 “吾朝代代兴旺,朕甚盼你们这一代更创高峰!”

 “遵旨!”

 “下去吧!”

 “遵旨!”

 殿下们一退去,圣上不由松口气。

 此时的常安已在惠淑公主房内和五位美娇娘练习拜堂,广场之表演已经结束,红毯及桌椅、餐具迅速的安排上。

 数十万人井然有序的站在城内各大街小巷,每张脸儿皆漾着笑容,他们即使见不到拜堂盛况,亦已经足!

 已中时分,阮绵绵已经顺利穿上喜服,正由二位宫女在替她梳发,常安五人亦在房内整理仪容。

 圣上及皇亲们亦欣然就座。

 麦青伦夫妇、秦农夫妇、单于福夫妇亦坐于主婚大位。

 文武百官就坐于证婚人大位。

 海邈不但已经恢复原貌,而且一身喜服的和圣上并坐着。

 徐玉珠更是独坐于男方主婚人大位上,首度面对这种浩大场面的她,不由阵阵坐立不安的低下头。

 不久,礼部尚书庄大人夫妇和儿子媳妇向大家行礼,便坐于主婚人大位。

 午时一到,广场传出悠扬乐声,礼部司礼官员担任司仪,中气十足的指挥着繁琐的大内成亲仪式。

 半个时辰之后,新人已步入房。

 万炮齐鸣!数十万人高声欢呼!

 圣上含笑聆听良久,方始道:“朕宣布一事!”

 皇亲及文武百官立即上前下跪。

 麦青伦诸人亦和海邈陪跪于一旁。

 “朕自今起退位及定居汉,由健晖殿下登基!”

 “遵旨!”

 “平身!”

 众人立即起身。

 海邈含笑道:“请各位返房稍歇,且容下人布置桌椅。”

 众人立即欣然离去。

 海邈步到厅前,便见到贺客们已经开始入座。

 他一见神弓客等一千余人井然有序的安排座位,远处之贺客们亦前往酒楼及临时搭成之接待处,他不由大喜!

 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喜事,却如此顺利完成,他岂能不喜!

 尤其阮绵绵前来拜堂所显示之和睦气息,更令他安心!

 又过了半个时辰,众人皆己入座,海邈和圣上、新人们及健晖殿下夫妇共桌,立听万炮齐鸣不已!

 正宗大内佳肴立即上桌,湘友们便在旁服侍着。

 来自两湖、四川及凤之十二道佳肴亦穿的上桌,圣上及海邈甚为愉快。二人不但频频饮酒,更是畅享佳肴。

 坐于广场二十桌旁之贺客亦吃得大呼过瘾。

 半个时辰之后,男女方尊长陪着新人们在大厅敬酒。

 良久之后,他们一走入广场,常安立即扬声道:“我是常安,我们由衷敬谢大家,请大家干杯吧!”

 广场及远处四周立即传来啊喊道:“干杯!”

 众人干杯之后,立听有人喊道:“敬新人呀!”

 “对!敬新人呀!”

 常安哈哈笑道:“别急!大家敬圣上!”

 “是!敬圣上!”

 啊喊声中,圣上含笑步出。只听他扬声道:“朕干三杯!”

 “圣上万岁!”

 “圣上万岁!万万岁!”

 圣上立即欣然连干三杯酒。

 他一返座,众人立即又敬新人们。

 不久,众人又喊道:“敬驸马!”

 “敬仁善公子呀!”

 常安哈哈笑道:“见贤思齐!我也喝三杯!”

 说着,他亦欣然连干三杯酒。

 只见圣!又前来道:“朕宣布一件事,朕已收阮绵绵姑娘为公主,而且是长孙公主,大家干杯!”

 阮绵绵深感意外的一喜!

 众人亦在欢呼声中干杯。

 整个汉城立即欢呼连连!

 圣上呵呵连笑的方始返听入座。

 常安诸人一入座,文武百官便向阮绵绵敬酒。

 她虽然有喜,亦欣然干杯。

 这场喜宴一直进行到末中时分,方始散席,常安率着五位娇,常平率着庄玉芬欣然在大门前送客。

 广场的贺客尚未离去,别处的贺客便已涌来致贺。神弓客见状,立即率领一千余人配合军士上前指挥着。

 人便由左侧前来致贺,再由右侧离去。

 一直到黄昏时分,贺客方始全部离去,常安松口气,立即上前向工作人员致谢及返房稍歇。

 立见海邈入内道:“小安!你今夜住在绵绵房内。”

 “她…已经有喜!”

 “何必行房!陪她聊聊,记住!别探她的私事,除非她自己说。”

 “好!爷爷!如何安排圣上居住呢?”

 “他喜欢此地,我会陪他,你别耽心!”

 “爷爷!你真伟大!我该向你学习。”

 “别如此客气!人生苦短,何必争呢?”

 “是!是!”

 海邈呵呵一笑,立即离去。

 常安略加梳洗,便步入惠淑公主的房中道:“公主累不累?”

 “不累!圣上如此愉快,大家跟着欣喜着。”

 “是的!恭喜父皇登基!”

 “是的!王父明主持回客宴之后,便要返回大内登基!”

 “这么快呀!”

 “他们已离京十五天,不宜太久!”

 “有理!公主!恕我今夜陪绵绵!”

 “理该如此!”

 “谢谢!?的器度令人佩服!”

 “别如此客气!大家有缘共处,何必分彼此呢?”

 “谢谢!?歇息吧!”

 常安一离房,便将麦莲、秦玉妃及单于明珠唤入房中道:“我今夜宿绵绵之房,请你们别在意!”

 三女立即含笑点头。

 常安含笑道:“在我的心目中,你们五人一般大,你们放心!”

 三女立即含笑点头。

 常安又陪她们聊了不久,方始步入阮绵绵房内,只见她在桌旁把玩那串莲朕玉兰花。她乍见常安入房,立即含笑起身。

 “公主请坐!”

 “安哥!唤我为绵妹吧!”

 “好!绵妹!累不累?”

 “不累!喜出望外,谢谢你们之海涵及成全。”

 “别如此说!大家有缘嘛!”

 “我总觉得自己太小人啦!”

 常安搂着她道:“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我很足!”

 “我也一样起初,我只是慕名逗逗你,谁知竟然动了真情,而且更怀了你的孩子,我真幸福!”

 “害喜否!”

 “刚开始时,时常干呕,服药之后,已经正常了!”

 “我替你切切脉!”

 “好呀!”

 常安便愉快的切脉。

 不久,他欣然道:“好的!?的根基甚高!恭喜!”

 “谢谢安哥!你今夜要留下吗?”

 “是的!”

 “我侍候你!”

 “不妥吧?”

 “无妨!我让你尝尝别种妙趣!”

 说着,她已送上香吻!

 常安放心的热情搂吻着。

 不久,两人已成“原始人”的上榻。

 她趴伏在他的身上,立即启关宾。

 不久,她在活动之中,暗施玄功。

 “唔!绵妹!妙!这是何技?”

 “素女心法!源自黄帝!”

 “妙透了!再来!”

 “安哥!你等着享乐吧!”

 说着,她已吻住他。

 她催功之下,他不由全身哆嗦!

 没多久,他美啦!

 他眉开眼笑啦!

 “安哥!如何?”

 “美透啦!真赞!”

 Scanby:Phoenixp OCRby:Yinzhung m.EDaXs.Com
上章 君临天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