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君临天下 下章
第十二章 你爽我爽大家爽
 重时节,常安四人正在畅游成都花景,倏见一名锦服中年人随着一名中年人匆匆的由远处行来。

 立见中年人道:“请问公子是否为仁善公子?”

 常安道:“不敢当,在下正是常安。”

 “太好啦!救星到啦!”

 立见锦服中年人道:“在下单于福谨向公子请安。”

 常安忙还礼道:“大叔多礼啦!请问有何需要在下效劳之处?”

 秦玉妃立即行礼道:“参见庄主!”

 “啊!秦姑娘亦在呀!”

 “是的!庄主形匆匆,发生何事?”

 “唉!可否请各位至寒舍再详述。”

 “安哥,去一趟吧!”

 常安点头道:“好!”

 此人正是以财力及剑术见长之单于福,立见他边走边道:“有扰公子游兴,愧煞!”

 “庄主言重矣!出了何事!”

 “唉!小女去年起苗区游历,却被一位苗仔中意,这一年余,那苗仔一直在此地纠不休。

 “在下情急之下,派人逐他离去,那知,他却先施蛊入小女身上,然后自尽,如今已使小女腹如鼓。”

 常安立即皱眉道:“听说人死蛊亦死,为何尚会作祟!”

 “唉!此人乃是苗区总恫主之孙,其蛊术颇高,在下遍延名医及百草,却仍然化解不了!”

 “庄主有否向总恫主提及此事?”

 “有,双方险些动干戈哩!”

 说至此,已近一座华丽,宏伟庄院,单于福立即侧身肃容。

 常安一入厅,立即道:“在下先瞧瞧令媛吧!”

 “请!”

 不久,常安已步入一间华丽房间,立见一名少女靠躺在榻上,她一见到单于福,立即道:“爹!”

 “珠儿,你有救啦!仁善公子来啦!”

 此女名叫单于明珠,她瞄了常安一眼,立即被他的俊逸人品及名声起双颊之红霞了哩!

 常安上前道:“请姑娘惠借玉手!”

 她立即低头伸出右掌。

 常安一搭脉,立即宁神默察。

 不久,他收手道:“恕在下检查玉体。”

 单于福立即掀开爱女身上之被单。

 果见腹部之衣衫如圆鼓般高高鼓起,常安轻轻按摸十余处之后,立即再度切脉。

 不久,他脸红道:“姑娘之‘天葵’已有数月没来吧?”

 “是的!三个月又十八天。”

 “恕在下探私,姑娘是否沁出粉红色之涎!”

 “是的!”

 “它有桃花香味吧?”

 “是的!”

 “姑娘觉得否?”

 “十天前,已有此种感觉。”

 “十天?天呀!已有十天啦!”

 他立即步向窗前。

 单于福跟来问道:“小女有救否?”

 “棘手的,此蛊生前被驱入令媛孕子处(子),如今,它已经是结成了死胎啦!”

 “难怪不少名医诊视小女‘有喜’,求公子惠赐援手。”

 说着,他居然下跪。

 常安忙扶住他道:“在下正在设法中。”

 “谢谢!”

 “庄主,令媛已定亲否?”

 “尚未!”

 “令媛可有中意之对象?”

 “没有!”

 “这…治此疾,必须由三方面下手,其中最重要之一方便是‘和合’,故庄主宜择一修为颇佳之男子。”

 “这…一时之间,如何觅人呢?”

 “再过五天,死胎必会在体内爆破,届时…”

 说着,他不由摇头。

 “什么?小女只有五天之寿?”

 “严格的说,只有四天又二个时辰,死胎将在午时爆破。”

 “这…这…怎么办?”

 单于明珠立即泪下如雨。

 “庄主先觅男子吧!”

 “公子…小女…能高攀否?”

 “在下已有二房室呀!”

 “小女不计名份,如何?”

 “这…庄主不妨先择人,此地必有此等人材。”

 “可是,小女久已仰慕公子呀!”

 “这…”

 “公子在下跪求乎?”

 “别如此,请稍侯。”

 说着,常安立即离房。

 不久,他已带公主三女入房道:“单于姑娘被苗人下蛊及孕结死胎,不出五,死胎必会爆破而殁命。

 “诊治之法,必须以针炙,行功及和合,使死胎自然出体外,庄主择小兄,小兄敬询妹子们之意见。”

 秦玉妃立即道:“安哥应允吧!”

 麦莲亦道:“安哥一向仁善,速救人吧!”

 公主亦轻轻颔首。

 常安道:“好吧!请庄主取来银针。”

 单于福立即欣然离去。

 不久,他已取来一盒银针,常安立即道:“在下约需施治一个半时辰,令媛若有异叫,请庄主别慌!”

 “谢谢!”

 单于福立即和公主三女离去。

 常安关妥门窗道:“姑娘能运功否?”

 “不能!稍一提气,便血气翻涌。”

 “好!在下先为姑娘宽衣。”

 “谢谢公子!”

 她便任由他除去衣物。

 不久,她已似孕妇般躺在榻上。

 常安一宽衣,立即向内室取来浴盆及置于榻前。

 他立即边下针边道:“在下目前所下之针,乃是防范死蛊之气扩散,待会在下将运功出死蛊。

 “不过,它已结成死胎,必然不会轻易离体,因此,在下希望姑娘放松身心的和在下合体。”

 “嗯!”

 常安下妥银针,立即运功轻抚她的腹部。

 不久,他轻按她的下体,立即破关而入。

 “恕在下放肆!”

 说着,他已加速骋驰着。

 他那双掌更在她的双峰游动着。

 半个时辰之后,她已渗出汗珠及桃花香味,常安喜道:“姑娘别克制焰,姑娘可以活动身子。”

 说着,他已全力冲剌。

 没多久,她已羞赧的扭着。

 她更汗下如雨啦!

 他欣喜的全力前进着。

 又过了半个时辰,她已胡乱的剧扭不已!

 那些银针更是晃动不已。

 “姑娘,放些,对!”

 常安迅速除去银针,立即按着她的雪全力冲剌。

 没多久,她已呢啊叫着。

 她的汗水已渐成红色啦!

 她的腹部搐的颤动着。

 又过了盏茶时间,她在一阵剧烈哆嗦之后,叫道:“好疼喔!”

 常安立即分别按住她的“关元”及“鸠尾”道:“出!”

 说着,他已疾速撤军。

 “哗!”一声,红泉而出。

 倏见一粒拳头大小之红球顺泉滚落而出。

 “砰!”一声,它一落入浴盆,立即弹动着。

 红泉着。

 单于明珠尖叫疼不已!

 她的腹部却迅速的缩小。

 不久,红泉已逝,她亦呻着。

 常安迅速的拍按她的腹部大道:“恭喜姑娘,俟余毒尽之后,姑娘便可以安心休养啦!”

 “铭…谢…公子…救命大恩…”

 “别客气,请姑娘起来运功。”

 说着,他已扶起她及替她披上外衫。

 她立即羞赧的盘腿运功。

 “在下助姑娘一臂之力。”

 说着,他已将功力由她的“命门”徐徐输入。

 不久,她已顺利运转功力。

 常安入内室匆匆净身,便将浴盆端出房外。

 立见单于福夫妇在房门外行礼道:“铭谢公子惠赐援手。”

 “别客气,掘坑一丈,埋下这些秽物。”

 单于福立即接走浴盆。

 常安一入厅,公主三女便含笑起身相,常安苦笑道:“想不到苗人会下此种损之毒。”

 麦莲问道:“安哥为何能解此毒?”

 “我看过大内名典‘医事方’,它载有解方。”

 “原来如此,单于夫人方才提过,她们只此一女,此番因祸成福,她们愿以钜财供你济助贫民。”

 “不!不要如此让他们破费。”

 “他们只此一女,这些财物他也是你的呀!”

 “我…届时再说吧!”

 “安哥要歇会儿吧!”

 “无妨!”

 “她尚需调养吗?”

 “不错!她的元气受创,心理亦需要平静一段时。”

 立见单于福入内道:“少女尚需如何调理?”

 “在下开三付药方,每付药方依序各服用一个月,明年元宵前,令媛必然可以复原如初!”

 “感激不尽!”

 “庄主太客气啦!在下先去开药方吧!”

 “请!”

 常安立即跟入书房,开妥三付药方。

 他仔细注明及解说一番之后,单于福感激的道:“少女命大,始能蒙你及时前来解危,今后尚祈你多加照顾。”

 “理该如此,在下将于明年仲夏成亲,届时必会函告。”

 “谢谢!区区心意,请笑纳!”

 说着,他已递出锦盒。

 “这…在下不便!”

 “请笑纳!请!”

 “贪财,谢谢!”

 “别客气!”

 “苗山那儿需要善后否?”

 “理该不必,在下已和点苍及丐帮和总恫主谈判过,他已带回其孙尸体及表示不再入中原。”

 “也好,想不到蛊会如此厉害。”

 “小女之身材会…因而走样吗?”

 “不会,在下之药方含有收敛药材,她的修为不弱。”

 “太好啦!在下只此女,不忍睹她伤心。”

 “天下父母心皆如此,在下再赴点苍玩过之后,必会再来贵府,届时再进一步诊视她吧!”

 “好!咱们就此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在下告辞。”

 “用过膳再走吧!”

 常安一瞧天色,立即点头道:“好吧!”

 “太好啦!请!”

 二人便入厅邀公主三女同往偏厅用膳。

 膳后,常安再入单于明珠房内,立见她行礼道:“感恩不尽!”

 “别客气,在下替姑娘切脉吧!”

 她立即羞赧的递出右手。

 常安把脉不久,含笑道:“余毒已尽,在下已开妥三付药方,姑娘只需服用三个月,必可复原如初。”

 “谢谢!”

 “月底之前,在下会再度来访,姑娘珍重。”

 “谢谢你!”

 常安朝单于福夫妇行过礼,立即离去。

 他们到薛涛井欣赏竹景良久,方始移向武侯府。

 武侯府祀奉诸葛亮,他们逛到黄昏时分,方始返回客栈。

 他们沐浴及用膳之后,方始取用水果叙着。

 三女的话题一直在单于明珠身上打转,常安不便多言,半个多时辰之后,他们便各自返房。

 常安依例启窗而坐,盏茶时间之后,神秘少女又以麦莲的身份来到窗旁传音道:“武侯祠!”

 她一走,常安立即也逛了出去。

 不久,他们已在武侯祠前相会,立即联袂入林。

 两人一入竹林,立即热吻着。

 衣衫亦纷纷被“驱逐出境”

 不久,她趴伏在他的身上畅乐着。

 他轻抚双峰,愉快的把玩着。

 没多久,战况已趋白热化,他立即翻身主攻。

 竹林内立即热开纷纷!

 良久良久之后,常安方始在她死之际收兵,她不由自主的呻道:“安…哥…我…永不离开…你…”

 “莲妹,咱们要长相厮守。”

 “安哥,我替你怀个孩子,好不好?”

 “这…不妥吧!明夏才要成亲哩!”

 “可是,我…好似有喜了哩!”

 “会吗?”

 “我无法确定。”

 “我替你切脉吧!”

 说着,她立即搭上她的手腕。

 不久,他松口气道:“还好!”

 “你不喜欢我有喜讯。”

 “不!我只是不希望你在目前有喜讯。”

 “你担心明夏之拜堂吗?”

 “正是!”

 “安啦!我是逗你的啦!我一直在服药啦!”

 “你真会吓人哩!”

 她抚媚一笑道:“安哥,明夜起,咱们暂停会晤,好吗?”

 “好吧!”

 两人又温存良久,她方始先行离去。

 常安穿妥衣衫,挥土埋上秽迹,方始返回客栈。

 翌,他们离开成都,沿着下关,上关,点苍一直玩去,这天上午,他们便搭舟漾于弭海。

 弭海平静如镜,四女畅玩一天,方始返回客栈。

 常安正在品茗,神秘少女又来到窗旁传音道:“弭海。”

 常安已有十未近女,立即欣然赴会。

 两人在涸海畔一见面,她立即道:“安哥,咱们入海玩玩吧!”

 “好呀!”

 两人一宽衣,便跃入水中。

 她一搂住他,立即献上香吻。

 他一身,便破关而入。

 两人各以一臂划水,身子却剧不已!

 别开生面的玩法带来异样的乐趣,两人舍生忘死玩乐一个多时辰,方始尽兴的送出纪念品。

 少女默忖:“灵药及水一定可以使我有喜,从今以后,我即使无法和安哥长相厮守,孩也够我安慰啦!”

 两人又温存良久,方始上岸。

 她由树上取出两条大巾,两人便欣然擦干身子。

 她又温柔的替他梳发,方始先行离去。

 子初时分,常安方始返客栈歇息。

 翌上午,他们结束游览,搭车赶往成都。

 末中之,他们一抵达单于世家,单于福立即他们入厅。

 立见单于明珠羞赧的送来香茗。

 常安立即上前替她把脉。

 不久,常安道:“姑娘请跟我来。”

 说着,他已步向书房。

 两人一入内,常安便低声道:“姑娘一直在思念在下否?”

 她立即羞赧的点头。

 “姑娘内元未复,不宜有此念头。”

 “我…我…可否跟你赴重庆?”

 “令尊放心吗?”

 “嗯!”

 “好吧,姑娘尽量放松身心,否则有碍复原。”

 “嗯!”

 “我去向令尊提及此事吧!”

 她立即羞赧的跟入厅中。

 常安一入座,立即道:“庄主,令媛复原较缓,可否容她随在下返乡,俾在下随时照顾。”

 “好!好!太好啦!珠儿,你先下去收拾行李吧!”

 单于明珠立即低头离去。

 常安朝单于福夫妇道:“在下就正式向您们行礼吧!”

 “好!好!”

 常安立即向岳父母行礼叩头。

 单于福欣然扶起常安,立即入内取来一个锦盒道:“贤婿,这些银票由你全权处理吧!”

 “是!小婿一定会妥善用于济贫。”

 “很好,明夏成亲前,请先赐知。”

 “小婿会在一个月前托丐帮送来佳音。”

 “很好!”

 不久,单于明珠已提包袱入厅,她拜别以亲之后,立即和常安共车,麦莲则和公主同车他们刚离开单于世家,立即赴江旁搭船。

 大船顺江而下,黄昏时分,他们已至嘉定城。

 他们一上岸,便赴客栈沐浴及用膳。

 膳后,他们又叙良久,方始返房歇息。

 翌上午,他们便搭船赏景。

 黄昏时分,船一泊岸,他们便欣然上岸,正在卸货之苦力们立即结伴欣喜的前来向常安请安问好。

 常安问道:“收入不错吧?”

 “铭谢公子照顾,小的每月已收入逾三两银子。”

 “很好,先补补身子…”

 “是!”

 常安一见马车已上岸,便挥别众人搭车离去。

 不久,他们已经抵达庄前,立见常平和庄大人欣然出,只见常平道:“晚膳已备妥,请!”

 常安牵着单于明珠道:“哥,单于姑娘是你的弟妹。”

 “!请!”

 入内之后,常安和单于明珠跪在徐玉珠面前道:“娘,珠妹向你请安,她叫做单于明珠。”

 “很好,珠儿,请起!”

 “谢谢娘!”

 二人一起身,常安立即带她入客房。

 她放下包袱,两人便入厅陪众人用膳。

 膳后,庄大人道:“公子此次嘉惠凤五十六万人,他们已于七天前推派十五人前来此地致谢。”

 常安道:“凤人太多礼啦!”

 “凤人一向彪悍,民风尚武,却又爱恨分明,本官会在二十一年前在该处掌过县政。”

 “听说该处连连收成欠佳哩!”

 “安庆府一直未奏呈此事,圣上毫不知情,所幸公子及时化解,否则,乃会造成动!”

 公主沉容道:“该议处失职人员。”

 庄大人道:“下官返京之后,必会请吏部查办。”

 公主道:“明启程吧!”

 “遵命!”

 公主朝常安道:“咱们入房一叙。”

 常安立即跟入房中。

 公主低声道:“你济助风县民,及时平弭民愤之事,颇有利令兄明接掌两湖巡抚。”

 “请公主多提拔。”

 “不成问题,目前已近九月底,圣旨将于二月中旬颁布,你必须事先妥加安排此地之产业。”

 “是!我会物买主。”

 “我回大内之后,会以骆宏身份先行在汉替你安排。相关事物你不必另外心。”

 “谢谢公主!”

 “别客气,若无意外,吉期将择于端节,你们到汉之后,再详述吧。”

 “是!”

 “别遗失尚方宝剑。”

 “是!”

 “两湖是鱼米之乡,又是商业兴盛之地,民风颇为温煦,又有武当及丐帮二大帮派,颇有利你发展武学。

 “今后,你好好协助令兄经营,俾他在后年春天接任吏部尚书及预为后入相之铺路。”

 “家兄能出任宰相吗?”

 “圣上有此念头,尚须令兄努力,我相信你们二人分别在朝野努力,圣上必然会同意此事。”

 “谢谢!我会努力。”

 “江湖形势目前尚稳,不过,我据报仍有不少神秘人物在暗中活动,你不宜掉以轻心。”

 “是”

 “你…肯吻我一下吗?”

 “我…是…”

 他一上前,立即搂吻着她。

 她的双臂朝他的虎背一抱,亦热情的吻着。

 良久之后,她取巾轻拭他上之胭脂道:“我真舍不得离开你,你自己珍重,明再见!”

 常安心中一颤,立即又搂吻着她。

 他一直将她吻得快要透不过气来,方始附耳道:“我爱你。”

 她足一笑。方始略整衫裙。

 不久,他已送她及庄大人和庄玉芬离去。

 他一返厅,海邈便含笑道:“小安,恭喜啦!”

 “谢谢爷爷,对了,爷爷,我打算出售翟家在此地之店面。”

 “缺钱吗?”

 “不是!家岳单于福刚赠送三百万两银票,我只是希望让此地之人来经营他们的生意。”

 “好吧!百坚前天来和我谈过,此人值得结,我已约他在月底之前再来和你好好聊聊!”

 “好呀!爷爷知道他的仇人吗?”

 “枭霸柴永鸣,我早在十九年前使将他杀于巫山顶,石坚感念我替他复仇,他可能会留下来陪我。”

 “太好啦!他的修为颇高哩!”

 “不错!有他相助,你更稳啦!”

 “谢谢爷爷。”

 “别客气,听说你替珠儿解过蛊胎,是吗?”

 “是的!”

 “这是一件妙技,今后你不怕蛊啦!”

 “苗人会再来犯吗?”

 “不一定,那批人知识较低,易受煽惑,自古以来曾经多次进犯中原,其蛊毒亦伤过不少人。”

 “可有防治之方?”

 “没有彻底防治之方,除非武林平靖,没人去煽惑他们。”

 “目前武林有何源?”

 “不清楚,我总预感尚会出事,大家小心些。”

 “是!”

 “你跟我入房一下!”

 常安立即跟他返回房内。

 “你的气有异,我瞧瞧!”

 说着,他已搭上常安的右腕脉。

 不久,他低声问道:“你行房颇密,是吗?”

 常安脸红的点点头。

 “你收对方不少的功力,得留心会伤了对方。”

 “是!”

 “你的内功已足以支撑你修练任何剑招,别荒废了。”

 “是!”

 “售店及土地之事,由我处理,你专心练剑吧!”

 “是!”

 “你曾长期在桃林收地灵气,下次行房之后,宜和对方离体,以免又收对方之功力。”

 “是!”

 “为何要售店呢!”

 “圣上将于明年二月中旬颁旨提擢家兄接掌两湖巡抚,所以,我要先行出售此地之产业。”

 “原来如此,升得太快了吧?”

 “家兄可能于后年夏之交接任吏部尚书。”

 “啊!太…太快了吧!”

 “爷爷别告诉任何人。”

 “圣上真是慎谋远虑,难怪庄大人说其孙女高攀,看来小平在三十岁左右,便可以掌相啦!”

 “爷爷高明!”

 海爷呵呵一笑,立即离去。

 常安忖道:“想不到我会收莲妹的功力,我得赠她灵丹。”

 他立即自柜内取出一瓶灵丹离去。

 他一步近麦莲之房,便听见她陪着单于明珠及秦玉妃在聊天,他的念头一转,立即返房练剑。

 一个多月没有练剑,招式果真有些生疏,他立即专心练着。

 他一直练到深夜,方始歇息。

 翌上午,他立即和常平赴客栈拜见公主三人。

 他们又聊了不久,便送她们赴码头搭船离去。

 他们一返庄,便见十五人在厅中等侯,常安一入内,他们立即一起下跪叩谢道:“铭谢仁善公子惠助大恩。”

 “不敢当,各位请起。”

 “是!”

 常安一入座,立即问道:“不知乡亲们已抒困否?”

 一名老者道:“铭谢公子关心,困境已解,今夏又下了不少雨,明应该可以顺利的播种。”

 “存粮足以渡过今年吗?”

 “可以!”

 “我托各位再带一百万两银票回去吧!”

 “不!万万不可!”

 “区区心意,请笑纳。”

 “真的不可。”

 “贵地为何会经常困于此种情况呢?”

 “唉!凤地势较低,淮河之水洒聚汝河、颖河、涡河、肥河等巨,经常会淹没田地。”

 “可有对策?”

 “自古以来,会三次筑堤,可是,长年冲刷及失修之下,凤经常决堤成灾,若遇山洪,更惨!”

 “提防如今在否?”

 “尚在,不过,破口连连,唉!”

 “在下出资,各位雇工筑堤,如何?”

 “这…工程浩大,所费甚巨哩!”

 “约需多少?”

 “至少要一、二百万两哩!”

 常安取出锦盒道:“这三百万两银票托付各位吧!”

 “不!凤县民何德何能受公子如此大恩呢?”

 “别如此客气,人命关天,先去筑堤吧!”

 “叩谢公子。”

 十五人立即含泪叩首。

 常安扶起他们道:“各位快回去筑堤吧!”

 “谢谢!谢谢!”

 十五人拭去泪水,立即收起锦盒离去。

 秦玉妃拭泪行来道:“安哥,你真令人敬佩。”

 “别如此说,我只是替珠妹之双亲行善而已。”

 单于明珠拭泪道:“我会托丐帮向爹娘提及此项有意义之事。”

 “好呀!不过,千万则让他们再破费。”

 “是!”

 “莲妹,你跟我来一下!”

 麦莲立即跟入房中。

 常安取出灵丹道:“莲妹,你补补身子吧!”

 “我…很好呀!”

 “补一补,身子要紧呀!”

 “我…谢谢你!”

 她伸手接,常安立即搂住她。

 她刚全身一震,常安已吻住她。

 她又喜又紧张,全身不由一阵轻抖。

 “莲妹,你…怎么啦?”

 “我…安哥…你…你…”

 “莲妹,你不喜欢吗?”

 “我…喜欢…”

 他立即又吻着她。

 她羞喜的亦搂着他。

 他虽然暗奇她如此含蓄,却又猜忖她耽心会吵了别人,所以,他吻了一阵子,立即含笑松手。

 她卸似喝了,甜孜孜的离去。

 他定下心,立即开始练剑。

 ※※ ※※ ※※

 炮竹声中,崭新的一年又开始啦!一大早,城民们便纷纷来常家拜年,常安及三位娇便陪着徐玉珠接待着。

 下人们则忙着发送银子及喜糖。

 半天下来,两大箱二十万两银子已经送出。

 他们便欣然用膳。

 膳后,海邈含笑道:“小安,翟家那些产业已经全部出售,一共入帐一百七十余万两银子,你娘已收妥。”

 “谢谢爷爷,神弓客为何没来呢?”

 “他早已来过,我吩咐他去两湖走动啦!”

 “谢谢爷爷!”

 “小事一件,游龙客的剑招,你已练了吧?”

 “是的!”

 “他待你不薄,今后多施展他的招式,我那套招式少用。”

 “是!”

 “膳后,你们出去走走吧!”

 众人立即欣然用膳。

 膳后,常安便带着三位娇前往城内进着。

 沿途之中,城民皆欣喜的前来请安,他们一一还礼之余,不由欣慰于这种安和乐利的情景。

 他们沿着各地码头向苦力们拜过年,便又赴贫民居处拜年,他们所至之处,必是人滚滚。

 入夜时分,他们方始返家陪众人用膳。

 膳后,他便和三位娇在房内叙,立听单于明珠道:“安哥,你真是深获民心,太令人感动啦!”

 “人心是的,人本善,我也很欣慰。”

 “爹在年前托丐帮送来一些银票,你收下吧!”

 说着,她已递出锦盒。

 “太让爹破费啦!”

 “无妨!实不相瞒,爹会和爷爷率庄内高手在二十一年前消灭一批黄金盗贼而获得甚多的黄金。

 “这些黄金一直藏着,爹此番将它们变现,这三百余万两银子就由你处理吧!”

 “太…受之有愧啦!”

 “爹会在上月初去过凤,他目睹全体凤县民和工人们一起挑土石补河堤,他甚为欣慰。”

 “河堤快筑妥吧!”

 “已经大致完成,听说他们在完之后,将邀你前往哩!”

 “好呀!咱们一起去瞧瞧吧!”

 “好!”

 他们又聊了良久,三女方始离去。

 常安一见麦莲不但走在最后,而且又回头看他,他的心中一动,立即含笑朝她颔首着哩!

 麦莲立即羞赧的止步。

 常安一关门,便吻着她。

 她微微一震,亦兴奋的搂吻着。

 他熟练的替她解带,她不由一震。

 不过,她温驯的任由他除去衣物。

 不久,他已将半的她搂上锦榻。

 他放下幔,立即又搂吻她。

 她又羞又兴奋的任由他爱抚。

 良久之后,她搂着她,立即破关而入。

 她在裂疼之下,不由一颤。

 他倏觉有异,立即道:“莲妹…”

 “没关系!”

 他立即放心的扬长而入。

 她便忍疼任由他活动着。

 她的下体却未见逢,不由使他暗征道:“莫非她羞涩?”

 他立即放缓力道及速度。

 半个多时辰之后,她苦尽甘来的些许反应着。

 他放心的冲锋啦!

 她在连番震之下,亦逐渐热情合着。

 房内立即合奏出“青春响曲”

 几度高之下,她不由自主的热烈反应着,他在大喜之下,更兴奋的过关斩将了哩!

 她终于茫酥酥啦!且呻之中,她妙不可言啦!

 她只知频唤着“安哥”

 哆嗦之中,他愉快的收兵。

 他耽心又收她的功力,立即躺在一旁。

 “莲妹!”

 “嗯!安哥!”

 “莲妹,咱们好久没亲热啦!”

 “嗯!安哥!”

 他轻抚她的体不久,他乍按上她的右,不由忖道:“怪啦!变小啦!盈盈一握啦!怎么回事呢?”

 “安…哥…我…我…”

 “莲妹,你怎么啦?”

 “我下去一趟。”

 说着,她已起身。

 不久,内室已传出嘘嘘声。

 常安乍见被褥之血迹,不由一怔!

 不久,麦莲一上榻,常安便发现她那下体的裂伤,他不由道:“莲妹,你的下体怎会伤得如此重呢?”

 “没…没关系,你…安哥我好累,我先歇息吧!”

 “好吧!”

 不久,她已悠悠入眠。

 常安悄悄打量她的体,她乍见她左右侧之红痣,他不由全身一震的忖道:“怎么回事,她怎会不一样呢?”

 他开始伤脑筋啦!

 Scanby:Phoenixp OCRby:Yinzhung M.eDAxS.com
上章 君临天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