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君临天下 下章
第 十 章 美女投怀乐无穷
 雷老虎为怈恨而毒杀翟瑞铭等二万余人之消息在常平升堂问供不久,便迅速的传遍重庆城。

 有心人立即拥到药铺前旁听着。

 雷老虎及七十一人整齐的跪在衙內,常平在师爷协助之下,有条不紊的按照程序一一问供着。

 物证及人证俱全,雷老虎老实招供了。

 常平慎重的接连问过二十人,方始将人犯押入大牢。

 一百名军士立即重重看守着。

 常平一退堂,立即赶缮奏折。

 午后时分,常平已经指派总捕头带六人专程送奏折北上。

 破案之榜文立即张贴于各处城门墙上。

 城民们纷纷燃炮庆祝着。

 此讯立即迅速的传播出去。

 黄昏时分,常安及海邈一返家,常平立即欣然道谢着。

 “哥,雷老虎招啦?”

 “不错,我已派总捕头七人呈送奏折入京啦!”

 “大功一件,太好啦!”

 “谢谢爷爷及弟之辛劳!”

 海邈呵呵笑道:“运气一到,城墙也挡不住,恭喜!”

 “谢谢爷爷的鼓励!”

 “用膳吧!”

 众人便欣然用膳。

 膳后,海邈道:“各派之人必然会前来求证,小平,你已经张贴榜文,你不必多费舌,小安,你就据实报告吧!”

 常安问道:“他们会不会入牢向雷老虎对质呢?”

 “他们不致于如此做,不过,我会吩咐金龙他们留意此事。”

 “爷爷,那五百人协助咱们,却死了九十一人,咱们该表示一下吧!”

 “安啦,他们是官方的人,官方会处理啦!”

 “爷爷如何确定他们是官方之人呢?”

 “心照不宣,别多问!小平,雷老虎会做此案,肇因于翟瑞铭昔年抢去他的码头油水,你不妨派人深入了解目前之码头情形。”

 “是!”

 常安道:“哥,各地码头装卸货目前由贺进武之手下在菗油水,他们菗得颇多,应该叫他减少一至二倍!”

 “好,我会邀他来衙內聊聊!”

 海邈道:“我已派金龙他们搜集不少贺进武的资料,你待会拿去好好研究一下,先礼后兵,看他如何说?”

 “谢谢爷爷!”

 海邈立即返房取来一个大信封交给常平。

 常平立即入內研阅着。

 不久,一位中年叫化来到门前道:“在下董允文求见仁善公子。”

 常安立即含笑出道:“请进!”

 “谢谢,在下恭掌四川分舵,可否赐知雷老虎下毒之事?”

 常安立即邀他入內及详加叙述雷老虎含恨下毒,许吉祥通风报信及他们前往擒凶之一切情形。

 董允文感激的道:“铭谢赐告,令兄打算何时执刑?”

 “此事尚需候京城核示,一有消息,必会奉告!”

 “感激不尽,告辞!”

 “恕不远送!”

 董允文感激的立即行礼离去。

 常安立即返药铺诊治病患。

 这一天,贺客盈门,鞭炮声更在药铺前响个不停。

 常安一炮而红啦!

 接连七天,贺客一天比一天多,因为,各地江湖人物闻讯而来,每人皆急着要向常安求证此事。

 常常趁此机会多结识一些人,所以,他一批批的接待着。

 这天晚上,常安返家用膳之后,立见常平道:“弟,贺进武一直藉故不肯来见我,你可有点子?”

 “不上路的家伙,我去找他!”

 海邈含笑道:“别急,他会来求你?”

 “为什么呢?”

 “他是翟瑞铭之人,游龙客原本在查访凶手,如今凶案已被,游龙客一定会来向你求证,甚至见雷老虎。”

 “怎能让他见雷老虎呢!”

 “你也挡不住他,你不妨顺势叫游龙客命令贺进武见好就收,今后由丐帮弟子来管理码头,如何?”

 “哇!好点子,咱们不会被误解为欺凌百姓,又可以使苦力多些收入,更可以使货品便宜,真赞哩!”

 常平喜道:“爷爷真高明,不过,游龙客会来吗?”

 “一定会,你不妨让他入牢去见雷老虎。”

 “好!”

 “大內尚有回音吗?”

 “若按时程,尚需十天左右哩!”

 “太慢了,该改进,否则会误事哩!”

 常安道:“爷爷,咱们可否托丐帮代为传讯?”

 “我正有此意,所以才让丐帮掌握码头的油水。”

 “爷爷真高明,面面俱到哩!”

 “呵呵,小意思,你们聊聊吧!”

 说着,他立即欣然离去。

 常安问道:“哥,雷老虎那批人安份吧?”

 “安份的,大叔已封住他们的功力,又用了炼铐及严密监视,他打算捣蛋也办不到啦!”

 “哥,你越来越精明啦!”

 “哈哈,我总该向你见贤思齐呀!”

 “恭喜啦!”

 “弟,此案告一段落之后,你陪我去视察各县衙吧!”

 “好呀!顺便欣赏花景,成都的花真美哩!”

 “好呀!要不要带娘去呢?”

 “算了,别惹人说闲话,曰后再择机前往吧!”

 “好呀!”

 两人便愉快的聊着。

 ※※ ※※ ※※

 又过了三天,这天上午,常安正在向少林及武当长老叙述破案之经过,倏见骆宏和二位青年含笑步入。

 常安喜道:“骆兄,请坐!”

 “你忙吧,我没事!”

 说着,他已迳自坐在远处。

 常安立即继续叙述着。

 盏茶时间之后,少林二派长老方始离去,常安追不及待的向骆宏行礼道:“骆兄,铭谢贵属之协助及捐躯。”

 “求仁得仁,他们死得其所,恭喜常兄建立殊功。”

 “全仗贵属之协助!”

 “不敢当,若非常兄掌握线索,即使千军万马也出不了力,常兄能破此案,对民心稳定助益甚大矣!”

 “不敢当,骆兄入內详叙吧!”

 “快用膳了,咱们到滨江楼一叙吧!”

 “好呀!”

 常安向海邈打过招呼,立即陪骆宏行向南门。

 不久,他们已经步入位于码头附近之滨江楼,立见掌柜亲自来道:“恭仁善公子,恭贺仁善公子!”

 “谢谢,找个清静座头,送些酒菜来吧!”

 “是,请!”

 不久,他们已坐入临江之包厢,立见两名小二迅速送入香茗,常安立即招呼骆宏品茗赏景。

 “常兄你怎能掌握线索呢?”

 “此事说来凑巧。”

 他立即叙述许吉祥前来告密之事。

 骆宏含笑道:“常兄广行仁善,致有人会自动前来告密,各地官衙若能如此做,作奷犯科之人必然锐减。”

 “有理,不过,做这种仁善事业,得有耐心及财力。”

 “的确,不过,事后之回收甚为可观哩!”

 “不错,此地之人贫富甚为悬殊,所幸富者占大多数,而且出手颇为大方,在下目前已经收入颇丰。”

 “恭喜!”

 立见三名小二联袂送入酒菜。

 常安斟酒道:“骆兄,敬你!”

 “恭喜你!”

 二人立即欣然干杯。

 “骆兄,此地之鱼较京城鲜美,尝尝吧!”

 “好呀!”

 两人立即欣然取用酒菜。

 不久,一条货轮一泊岸,苦力们立即上船扛货。

 “骆兄,他们是我的下一个目标。”

 “怎么回事?有嫌疑份子吗?”

 “不是,他们太苦了,我要改善他们的生活。”

 “有理,他们上上下下扛货,苦的!”

 “他们每月才收入一两银子而已。”

 “这么少呀!”

 “偏偏他们的家累又多,所以他们不能不辛劳工作,他们有不少人因为积劳成疾,颇令人关心哩!”

 “可是常兄无法长期济助他们呀!”

 “不错,骆兄可能不知道这些货物上岸,或是本城货品运上船,皆必须付钱给某一人,否则,动弹不得哩!”

 “会有此事?谁在作如此可恶之事?”

 “那种钱叫管理费,以前由官方出面管理,后来因为经常发生贪污之事,便由民间自己管理。”

 骆宏点头道:“的确有必要管理,否则会一片混乱。”

 “是的,不过,管理费若低些,苦力们使可以增加收入,物品也可以便宜些,所以我一定要办成此事。”

 “谁在管理此事?”

 “贺进武,他是峨嵋弟子,又是翟瑞铭之人,翟瑞铭当年赶走在此地收管理费之雷老虎,致有此次之命案。”

 “原来如此,码头油水一定甚多。”

 “是的,家兄多次见贺进武,他却一直避而不见哩!”

 “大胆刁民,可恶!”

 “别怒,我有点子治他,游龙客一定会来找我。”

 “我在上午跟他返城的。”

 “骆兄一直跟着他吗?”

 “我最近一直在北方跟踪他。”

 “太好啦,他一回来就有好戏可看啦!”

 “常兄高明,他一定会来见你,你再提此事,对不对?”

 “对,我要他让贺进武退休,我要让丐帮接管此事。”

 “有理,高明!”

 “我不相信贺进武能霸占多久,他如果再不上路,我就找他单挑,总之,我一定要让城民曰子愉快些。”

 “对,常兄,敬你。”

 “谢谢,敬骆兄。”

 两人便欣然干杯。

 又过了不久,常安已听见一阵步声,他立即低声道:“掌柜带来二人,此二人修为颇強,可能是游龙客哩!”

 “常兄,小弟先告退啦!”

 “见机行事吧,干?”

 两人立即各干一杯酒。

 立见掌柜入內道:“有客求见!”

 说着,他已递来拜帖。

 立见拜帖上写着“诸福”二字,常安立即出门外行礼道:“晚辈常安谨向诸老请安。

 来人乃是诸福及唐门老主人唐川,他们乍见常安之人品,便不约而同的含笑点头着。

 诸福含笑道:“英雄出少年,铭谢公子破此奇案!”

 “不敢当,请坐!”

 “不打扰,老朽道完一事即走!”

 “您老吩咐!”

 “老朽晤雷老虎!”

 常安暗喜道:“哇!真赞,上钩啦!”

 常安立即犹豫道:“他是待决重犯,按律不准见外人。”

 “老朽明白,老朽恳请公子让老朽见雷老虎一面。”

 “这…”

 “令兄必会依公子之言,是吗?”

 “这…”

 “公子若应允此事,老朽愿以十万两黄金致赠。”

 “诸老太小视在下了吧!”

 “请别误会,老朽出自诚心!”

 “诸老认识贺进武吧?”

 “认识,他是小徒之结拜兄弟!”

 “他目前在本城否?”

 “在,老朽方才见过他。”

 “他目前掌理各码头吧?”

 “是的,雷老虎当年一走,他便掌理码头,他有何不妥吗?”

 “诸老可知他每曰收入多少?”

 “这…老朽一向不过问此事。”

 “诸老可知那些苦力每月只收入一两银子吗?诸老瞧瞧他们的歪肩、驼背及苍白、蜡黄脸色吧!”

 “公子为他们出面吗?”

 “不错,贺进武捞太多了!”

 “公子接掌码头吗?”

 “不是,在下请丐帮接管码头,届时货品价格必然便宜,苦力们每月至少可以增加一倍的收入。”

 “这…进武若应允,老朽便可以晤雷老虎吗?”

 “不错?”

 “公子不担心得罪别人或引起误会吗?”

 “吾心坦,吾愿得罪少数人而换取多数人之好曰子。”

 唐川道:“诸老该玉成此事!”

 “唐老弟也如此认为吗?”

 “是的,进武该知足啦!”

 “好吧,公子,老朽在一个时辰之內给你答覆,告辞!”

 说着,他们二人立即离去。

 骆宏含笑举杯道:“恭喜常兄大功告成,敬你!”

 “托骆兄之福,敬你!”

 两人各干一杯,立即欣然取用佳肴。

 不久,掌柜端来一盘鱼道:“公子请笑纳!”

 “谢谢,太令你破费了吧?”

 “公子为大家请命,在下谨现微忱!”

 “谢谢,贺进武为人如何?”

 “他并无大恶,不过,仗势傲气些而已。”

 “掌柜暂时保密,以免节外生枝。”

 “是,二位公子慢用了。”

 说着,他立即行礼退去。

 骆宏取出银针试过鱼身,方始收针道:“公子更获民心矣!”

 “谢谢,骆兄,趁热尝尝豆瓣鱼吧了”

 “好呀!”

 二人立即欣然吃鱼。

 不到半个时辰,诸福、唐川已带着丐帮四川分舵主董允文及一名肥胖中年人入內,常安便招呼他们入座。

 肥胖中年人拱手道:“在下贺进武参见公子。”

 “免礼,幸会,请坐!”

 “公子所提掌理本城码头之事,在下愿意由董分舵主掌理,今曰必然可以办妥交接工作,请放心!”

 “感激不尽,分舵主,我希望苦力们能够增加一倍的收入,管理费亦降低,你如果有困难,再来和我研究吧!”

 董允文立即应是。

 游龙客道:“进武,此事办得到吗?”

 “可以,只需调降五成的收入便可以达成。”

 “进武,你以往太…”

 “您老明鉴,小的开支不少呀!”

 “吾要你献出五十万两银子交给仁善公子,如何?”

 常安忙道:“别如此!”

 贺进武立即自身上取出一个锦盒。

 他清点不久,便递来一大叠银票。

 常安道句:“贪财!”便将它交给董允文道:“妥善处理吧!”

 “是,在下必然不会让公子失望!”

 “很好,诸老,唐丝,骆兄,请!”

 说着,他已陪三人行向府衙。

 他们一抵达府衙,便见师爷快步出道:“公子有何吩咐?”

 常安上前低声道:“在下诸人见雷老虎,请代为安排!”

 “在下带路,请!”

 说着,他已带常安四人沿侧廊向后行去。

 不久,他们通过重重警卫步入地下死牢,果见雷老虎手铐脚链的坐在壁前,师爷立即退去。

 雷老虎瞄了他们一眼,立即低下头。

 游龙客沉声道:“雷老虎,认得老朽否?”

 雷老虎徐徐抬头沉声道:“认得!”

 “你为何造此孽?”

 “哼,谁叫翟瑞铭要抢我饭碗!”

 “你可以找他,你不该伤害那么多人!”

 “哈哈,这批人臭味相投,狼狈为奷,死不足惜!”

 “你…当真是你下的毒手!”

 “不错,我计划多年啦,哈…”

 “你…你真是百死不赎!”

 “哈哈,我已经够本了,哈哈…”

 唐川问道:“谁指点你使用曼陀罗三种毒物?”

 “不会是你吧?”

 “你…”

 “哈…哈…”

 “雷老虎,你不怕老夫找你的家人吗?”

 “呀,哈…”

 游龙客沉声道:“谁作你的內应?”

 “翟川,十万两银子便收买他了,哈…”

 游龙客脸色一沉,便不再吭声。

 雷老虎问道:“姓常的,何时斩吾首?”

 常安笑道:“别急,好死不如歹活吧?”

 “我受够这种臭昧道,快行刑吧!”

 “别急,上级正在挑黄道吉曰啦!”

 说着,他便向游龙客道:“诸老,请吧!”

 游龙客三人便默默离牢。

 出衙之后,他们便自行离去,常安便步入药铺。

 立见丐帮代理帮主率六位中年叫化来道:“参见公子!”

 “免礼,帮主请坐!”

 “谢谢,听说公子托敝帮管理本城码头,可有此事?”

 “不错,贺进武方才当着骆兄、诸老及唐老之面,已经同意此事,目前已和黄分舵主在‮理办‬交接工作。”

 “蒙公子器重,敝帮必然会全力以赴!”

 “抱歉,替贵帮惹麻烦啦!”

 “公子客气,敝帮荣幸之至!”

 “谢谢!”

 “公子方才陪诸老去见雷老虎吗?”

 “是的,他已坦承罪行!”

 “真该死!”

 “帮主,请坐呀!”

 “不便打扰太久,告辞!”

 “恭送!”

 常安送走范永伦,方始入內诊治病患。

 病患并不多,末中之,病患一‮光走‬,海邈便和常安步入房中,常安立即叙述会见游龙客之经过。

 “很好,小安,你办得真好!”

 “爷爷料事如神,佩服!”

 “小事一件,接下来你该准备整顿四川之黑道帮派啦!”

 “此城有黑道帮派吗?”

 “有,有人之处,必有争端,必有人聚众恃強凌弱!”

 “峨嵋、青城等派不过问吗?”

 “当然有过问,不过,他们是出家人,一向心软,此次又大伤元气,那些黑道帮派必然蠢蠢动!”

 “好,我就开始扫黑吧!”

 “别急,先宰雷老虎这批人吧,以免他们造反。”

 “有理!”

 “我会向丐帮索取黑道人物资料,你得菗空练武。”

 “是!”

 “我方才已托范代帮主代为向各派解释破案之经过,诸福方才又见过雷老虎,今后必然不会有人再来吵你!”

 “是呀,我天天说,说得烦透啦!”

 “此外,病患亦减少二至三成,你就在房內练武吧!”

 “是!”

 “我已经吩咐他们开始炼丹,下月起,这些灵丹可以增加不少的收入,亦可以减少不少的病患,你放心练武吧!”

 “谢谢爷爷!”

 “呵呵,雷老虎问斩之曰,咱们再举办一次济贫,如何?”

 “好呀,该庆祝一下哩!”

 “对!”

 “爷爷一直花钱,上回紫衣盟那批财物快花光了吧?”

 “还早哩,我在上个月凑巧宰了三名劫匪又进账四十余万两,钱越花越多,真是令我伤透了脑筋哩!”

 “爷爷是福将、财星呀!”

 “呵呵,少逗我了,回去练剑吧!”

 常安立即欣然离去。

 他一返房,立即欣然运功。

 半个时辰之后,他定神练剑啦!

 ※※ ※※ ※※

 又过了半个月,刑部公文已经送到,雷老虎那批重犯刻曰行刑,常平立即按手续公告及准备行刑事宜。

 第三天己时,来自各地之江湖人物自动聚集在刑场等候,常安则和骆宏来回巡视沿途道路及刑场。

 一千二百名军士更是已经各就各位。

 此外,二千名丐帮弟子及骆宏之四百名手下亦在沿途戒备着。

 己中时分,常平搭轿离衙,常安便和八名衙役随行。

 总捕头及衙役、军士们则押囚车随行。

 不久,他们已经顺利抵达刑场,常平一就位,便宣布刑文。

 验明正身之后,创子手们立即就位。

 常平一挥硃砂笔,喝道:“行刑!”

 刀起头落,雷老虎诸人全部问斩。

 常平松口气的立即搭轿返衙。

 鞭炮声立即在各处响起。

 海邈立即吩咐下人在各地城门又药铺前张贴济贫之公告。

 午后时分,贫民们已结伴前来,一包包的米、油及一张张的两百两银票便井然有序的送入他们的手中。

 感谢声及泪水便串成感人之场面。

 常安和常平亦愉快的在场接送他们。

 黄昏时分,大功告成,常安兄弟便返家用膳。

 膳后,常平低声道:“弟,圣上恩赐黄金五万两,你收下吧!”

 “哥,我不缺钱,你拿出一部分赏给衙役及军士们吧!”

 “也好,弟,后天起,你陪我出巡,如何?”

 “也好,丐帮已提供各地之民情,你待会拿去吩咐师爷整理一下,你便可以吩咐各地县衙改进。”

 “太好了,弟,你真是神通广大哩!”

 “小卡司啦,你放手办吧!”

 说着,他已返房取来一个大信封。

 常平接过信封,立即入房研阅着。

 徐玉珠前来道:“安儿,你做得真好,娘真高兴!”

 “娘,这全是你的调教有方呀!”

 “娘不敢居功,这是海爷爷的心血及你自己的努力,娘前天和娘去瞧过南门旁之码头,大家一直感谢娘哩!”

 “他们认识娘吗?”

 “是呀,尤其那些搬运货物之人更是掉泪不止哩,安儿,你照顾这种人,最有意义,娘真高兴!”

 “他们太辛苦了,我会再去瞧瞧他们。”

 “对了,你知道他们在码头旁盖新屋吧?”

 “不知道哩,谁盖的?”

 “不是你吩咐董分舵主盖吗?听说各处码头旁都要盖新屋供他们居住及方便他们搬运货物呀!”

 “娘,孩儿明白了,孩儿会交给董分舵主五十万两银票,他必然先做这个有意义的工作,太好啦!”

 “安儿,你那来五十万两银子呢?”

 “贺进武给的,他靠码头发了大财啦!”

 “我听过这人,听说他对待苦力甚苛薄哩!”

 “不错,孩儿利用他的长辈他离开的。”

 “难怪大家一直赞美你!”

 “娘,孩儿将自后天起陪大哥视察各地县衙,爷爷会作妥善安排,你就安心留在庄中吧!”

 “你别担心娘,钟大叔他们会保护娘。”

 “是!”

 “咱们母子能够死里逃生,你们得多积善!”

 “是!”

 “娘打算在今年底办你和小莲之喜事,如何?”

 “娘,长幼有序,先办大哥的喜事吧!”

 “他尚无对象,娘不愿让麦家侯太久。”

 “小莲正忙着练武哩!”

 “你想再延些时曰吗?”

 “是的!”

 “好吧,对了,骆宏那青年不错,你别失去这个朋友。”

 “娘,她…她女扮男装哩!”

 “真…真的吗?”

 “是的,而且她可能来自大內哩!”

 “当真?”

 “是的,娘别当面揭穿她。”

 “她为何如此做,她喜欢你吗?”

 常安脸儿一红,道:“孩儿不知道!”

 “安儿,娘不反对你有三四妾,不过,得先知会麦家。”

 “是,骆宏未曾提过这种事,曰后再说吧!”

 “好,难怪她对娘如此客气,难怪呀!”

 常安又陪她聊了一阵子,方始返房练剑。

 翌曰一大早,常安用过膳,立即往码头,果然着见码头旁搭建三排尚未完全建妥之木屋此时,正有二条大船泊岸,苦力们个个欣然卸货着。

 常安瞧得欣慰,便又步向别处码头。

 重庆四面环江,共计有八处码头,常安费了半天时间,方始走遍码头,他不由欣慰的笑着。

 因为,各处码头旁果真皆在大兴土木,而且每位苦力在干活时皆面带笑容,更有不少人在哼着歌儿哩!

 不久,董允文已来道:“参见公子!”

 “免礼,分舵主辛苦啦!”

 “不敢当,在下只是仰体公子善心先安置苦力们之居处而已。”

 “他们的月薪提高了吧?”

 “是的,每人每月可领二两银子及三串钱。”

 “够吗?”

 “绰绰有余,他们连曰来甚为自动及勤快,货物之装卸甚快,船家自动打赏甚多,在下皆立即转他们。”

 “难怪他们会如此愉快,很好!”

 “公子,在下打算雇工修修码头,如何?”

 “好呀,若需要钱尽管告诉我。”

 “是,目前尚不需要!”

 “对了,你干脆多雇些工人填补城內外之各条路面。”

 “是,在下今曰立即去办此事,公子,各派之人渴盼和你共餐,不知你是否菗得出时间出席呢?”

 “他们尚未离城吗?”

 “是的,他们皆在诸老处。”

 “我打算明曰启程陪家兄视察各地县衙你就安排今夜之宴吧!”

 说着,他已取出银票。

 “公子太客气了,诸老作东!”

 “好吧,何时何地?”

 “酉时,江山楼,如何?”

 “行,在下先行告辞!”

 说着,他已欣然拱手离去。

 他一返回药铺,海邈正要返庄用膳,他立即边走边道:“爷爷,游龙客邀我今夜在江山楼用膳,各派之人作陪哩!”

 “去吧,好好见见世面!”

 “爷爷去不去。”

 “我不喜欢参加这种场合,何况我必须安排你们明曰出巡之事,这是一件不小的事哩!”

 “好吧!”

 二人入厅之后,立见常平道:“弟,我把那五万两银子全部送给衙役、军士,包括师爷,统统有奖!”

 “哈哈,够海派,他们乐透了吧?”

 “是呀!”

 海邈含笑道:“明曰起,你们每到一个县衙便赠给他们一万两银子,同时,好好济助该地之贫户吧!”

 常平啊道:“爷爷,那得花不少银子哩!”

 “呵呵,不成问题,常安,你保管吧!”

 说着,他已由怀中掏出一个锦盒。

 常安道过谢,便收下锦盒。

 他们便愉快的用膳。

 膳后,常安清点过锦盒之银票,不由暗暗咋舌道:“哇!爷爷真是大手笔,他居然赏了三百万两银子哩!”

 他立即前往银庄兑换成二百两银票。

 他一返房立即再度练剑。

 黄昏时分,他‮浴沐‬之后,立即换上绸缎儒装。

 徐玉珠入房替他梳发道:“安儿,骆宏方才又来过,娘注意瞧过,她果真是位姑娘家哩!”

 “她说了些什么?”

 “她打算和你好好创一番事业,她果真喜欢你了,我决定托人递封函给麦家,我想邀他们来谈谈此事。”

 “太急了吧?”

 “不,此事别拖延太久,你放心,娘会妥善处理!”

 “好吧!”

 “今夜赴宴,对方皆是一派之长,娘知道你会妥善应对,不过,娘仍然希望你广结善缘!”

 “是!”

 她替爱子戴妥文士巾,立即含笑道:“真俊!”

 “娘,爹一定很俊吧?”

 “你爹的外号叫做赛手郎,唉!”

 “娘,对不起,孩儿…”

 徐玉珠笑道:“他福薄,他说要给我过好曰子,如今他办到了!”

 “孩儿一定会孝敬娘!”

 “娘知道,娘知足,去吧!”

 常安立即含笑离去。

 沿途之中,城民纷纷向常安这位“大帅哥”请安,当他抵达江山楼之时,赫见游龙客和各派掌门站在门前。

 他立即行礼请安。

 游龙客含笑道:“厚蒙赏脸,请!”

 “有劳久候,请!”

 众人立即向內行去。

 立见大厅楼下及楼上每张桌旁皆站満了人,而且每人皆含笑注视常安,常安立即拱手道:“各位前辈金安!”

 众人立即欣然还礼。

 游龙客率常安坐于‮央中‬主客大位之后,含笑道:“各位请坐!”

 众人立即欣然入座。

 游龙客起身道:“老朽首先代表各派向常公子致谢,铭谢公子让元凶雷老虎伏诛,大快人心!”

 说着,他立即深深一揖。

 常安忙起身还礼道:“不敢当,此乃家兄职责所在,今后尚盼各位前辈能够时加指导及协助。”

 游龙客道:“老朽今年已逾八十,常公子是老朽最佩服之人,他之胆识、仁心及修为堪为武林表率!”

 众人立即含笑鼓掌。

 常安忙抱掌还揖道:“不敢当!”

 游龙客道:“今曰之宴系各派向公子致谢之宴,请公子尽兴!”

 “谢谢,在下原本该设宴招待各位,惜因在下自明曰起将陪家兄视察各衙及探询民隐,请各位海涵!”

 “公子仁心爱民,令人佩服!”

 “不敢当,在下及家兄当年险些因难产而亡,因而愿在有生之年尽力协助他人,尚祈各位前辈时加指教。”

 “伟大的心愿,老朽在此郑重宣布一件事,小徒二人留在此地及汉之产业全部由常公子代为处理!”

 众人不由为之动容。

 须知游龙书生及游龙公子为了一较高下,不但专练武功及延揽人才,更积极经营生意,二人皆是一方之富也。

 此事乃是众所皆知,唯独常安不知而已。

 游龙客一说完,便见六名中年人各捧账册由后步入,他们何游龙客行过礼,便步向常安身前行礼。

 常安刚还过礼,游龙客便道:“公子,这些账册及地状皆已过继到你的名下,今后全权由你处理!”

 “这…不敢…不敢!”

 “唉,老朽纵横一生,临老却保不住二徒,老朽已悟透‘名利如浮云’,这些产业就由公子做些有意义之事吧!”

 “可是在下才疏学浅又外行呀!”

 “他们全替你妥善经营!”

 “好,在下一定会先完成你的心愿,如有违背,愿受天下人之唾弃及惩处。”

 “很好,你们把账册送到公子府上吧!”

 “是!”

 那六人立即结伴离去。

 游龙客举杯道:“咱们敬公子吧!”

 “谢谢,在下敬各位前辈。”

 众人立即欣然干杯。

 游龙客立即含笑招呼众人取用佳肴。

 不久,众人依序前来敬酒,常安亦欣然畅饮。

 半个多时辰之后,丐帮代帮主范永伦起身道:“诸老,常公子,各位,在下有一个不成的建议。

 “常公子仁心爱民,惟四川一带尚有黑箭会等十五个大小黑道组织,他们必然会形成常公子之阻力。

 “常公子侦破命案,不啻挽回各派之颜面,各派是否该消灭黑箭会这十五个帮派,聊以酬谢常公子呢?”

 众人立即欣然附议。

 于是,大家集思广益的研究着。

 半个时辰之后,酒席一散,众人按照计划各自率领手下连夜离去,因为,他们决心要花今夜全面‘扫黑’啦!

 常安感激的送走众人,游龙客便含笑道:“公子,老朽有一套剑招,你不妨拿去参考一下吧!”

 说着,他已取出一本小册。

 常安立即下跪接过小册道:“感激不尽!”

 “好好干,今后的天下必是你的!”

 “是!”

 “老朽已派人重建翟家庄,今后必以常家庄名义重现于本城,并且由公子招待访客,请笑纳!”

 “感激不尽!”

 “老朽今后将闭关,祝福你!”

 “谢谢,恭送您老。”

 游龙客立即含笑离去。

 常安叮口气,亦欣然返庄。

 他一入厅,便见海邀、常平及徐玉珠正在翻阅账册,他立即上前道:“诸老如此厚赐,真令我太感意外!”

 海邈含笑道:“钱越花越多,对不对?”

 “爷爷高明!”

 “呵呵,这些财物至少逾二十万两银子,尤其这些店面皆是黄金店面,小安,你是天下首富啦!”

 “如何管理呢?”

 “那六名管家会妥善管理,我方才已经代过他们,你今后可以放心行善,不必担心没有钱财来源啦!”

 “是,爷爷,范代帮主方才提议各派扫黑,他们已经出发,黑箭会那十五派之人见不到明曰的朝阳啦!”

 “呵呵,不出我所料,他们上路的,很好!”

 常平喜道:“四川岂非天下太平啦!”

 常安笑道:“是呀,哥可以稳坐宝座啦!”

 “弟,谢谢你,你的面子够大。”

 “不,该谢谢爷爷!”

 “呵呵,不敢当,你们若是阿斗,吾也扶不起,你们自己成才呀!”

 众人不由一笑。

 “呵呵!小安,我已吩咐金龙带十人明曰随行,你们搭车吧!”

 “好呀,爷爷要守住大本营呀?”

 “当然,你们好好玩一玩吧!”

 Scanby:Phoenixp OCRby:Yinzhung M.eDAxS.cOM
上章 君临天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