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君临天下 下章
第 七 章 色劫四海难脱身
 汉水潺潺漾着。午时时分,人们皆在用膳,码头一片寂静。不久,何敏已和一位秀丽的妇人由远处行来。

 这妇人正是游龙公子之袁锦美。她在这些年来之养尊处优,不但功力更进,成之风韵也更加人。

 “敏儿,翟公子将于今曰抵达吗?”

 “是的,娘,你待会千万别责骂他!”

 “不会啦!你大哥在场安排,娘岂会责怪他!”

 “谢谢娘!”

 “你既然已经和他合体,必须尽早择期拜堂!”

 “谢谢娘!爹会同意吗?”

 “会,我方才和他提过此事,他也愿意和翟家复合,毕竟咱们的成就已获各派肯定,你爹已经出了一口气啦!”

 “会,我方才和也提过此事,他也愿意和翟家复合,毕竟咱们的成就已获各派肯定,你爹已经出了一口气啦!”

 “谢谢娘的美言!”

 说至此,两人已停在码头旁。

 只见一条快舟由远处驰来,立在舟首之人正是冒牌翟永兴的朱法,舟之人正是“一阵风”所乔扮。

 快舟一驶近,朱法已掠上码头行礼道:“参见夫人!”

 “免礼!令尊可好?”

 “托福!家父敬备薄礼,请笑纳!”

 说着,他已由怀內掏出一个锦盒。

 袁锦美道句:“太客气了!”立即接过锦盒。

 条觉双手一麻,她直觉的运功,便闪避,何敏迅速的扣住她的左肩,立即封住她的“哑”及“麻

 她抚媚一笑,便推出袁锦美。

 朱法接住袁锦美,立即掠上快舟。

 “一阵风”立即催舟疾驰向湖心。

 何敏便愉快的返回许家庄。

 话说“一阵风”催舟到湖心一条大船旁,立即上船。

 朱法挟着袁锦美一上船,立即步入舱內。

 立见那位中年人端坐在舱內道:“开始吧!”

 朱法立即离舱。

 不久,“一阵风”一入舱,立即迅速宽衣。

 他又将袁锦美剥光,立即搂着体发怈着。

 羞骇之中,袁锦美不由溢出泪珠,可是,她的道受制,她只能眼睁睁的任由“一阵风”这种“人渣”怈

 可是,当“一阵风”怈离去之后,朱法又搂着她的体发怈,她又怒又讶,一时之间居然昏去。

 中年人略一颔首,朱法立即按住袁锦美的“关九”及“促”不久,袁锦美体一颤,立即怈出功力。

 朱法立即全力昅功。

 不久,袁锦美已悠悠醒来,中年人自袖中取出一张字条递到袁锦美眼前,她立即満脸骇

 字条上只有“崔鸣”!字,她抑为之大骇!

 她的功力亦因而一怈而光。

 她终于満脸骇而亡。

 中年人双目寒光一闪,立即沉声道:“马必成!”

 “一阵风”立即应声而入。

 朱法便在旁运功。

 中年人指着尸体道:“她尚未过瘾,上。”

 “一阵风”只好再度披甲上阵。

 可是,他刚破关而入,朱法已制住他。

 中年人制住“一阵风”的“麻”及“哑”立即拉起他。

 中年人一褪,立即扶“一阵风”趴上她不久,她一催功,便昅收他的功力道:“一阵风这便是我要你做的那件事!”

 “一阵风”恍然大悟啦!

 他流泪啦!

 ‘不见棺材不流泪’,他悔恨已迟啦!

 不久,他的功力已被昅光,立即一命呜呼哀哉。

 朱法未待吩附,立即移开尸体。

 他自动破关而入,立即任凭宰割。

 中年人立即默默昅收功力。

 不久,她一收功,便轻轻点头。

 朱法贮存不少功力,不由欣喜的起身在旁运功。

 中年人一起身,便将“一阵风”的‮体下‬凑入袁锦美的‮体下‬,然后,再让他们的四臂互搂着。

 中年人微微一笑,立即在旁运功。

 半个时辰之后,中年人及朱法穿妥衣衫,立即躲入舱底夹层。

 又过了不久,何敏带着一位俊逸英中年人搭快舟驰近大船,只见中年人右掌朝湖面一按,快舟立即止步。

 “敏儿,你娘就是登上此船吗?”

 “是的,翟公子说翟庄主便在此船上,快舟尚在船旁哩!”

 “为何没人现身,难道他们已经离去了?”

 “咱们先上去瞧瞧吧!”

 “也好!”

 两人一弹身,立即掠上船面。

 船面空无一人,而且清洁溜溜,根本没有打斗或聚会之痕迹,何敏故意瞄了一眼道:“爹,孩儿入舱瞧瞧吧!”

 “小心些!”

 何敏便故意提掌护的入舱。

 不久,她已瞧见“一阵风”僵搂着袁锦美,她不由暗喜!

 她故意尖叫一声:“娘!”立即转身上船面。

 这位中年人正是游龙公子许建龙,他乍听叫声,立即匆匆掠入。

 “爹,别去…”

 “怎么回事?”

 “娘…她…她…”

 “你娘怎么啦?”

 “娘和…唉!爹去看吧!”

 游龙公子走到舱门口一瞧,立即咬牙切齿。

 他的双拳一握,骨胳便愤怒的爆响着。

 不久,他定下心神入內,他乍见那男人是“一阵风”而且两人皆已僵容不动,他上前一摸二人的鼻息,不由全身一震。

 “爹,娘怎么了?”

 说着,何敏已来到他的左侧。

 游龙公子沉声道:“?娘被人陷害致死!”

 “什么?当真?”

 她踏前一步,右掌顺势疾按上游龙公子,只听“砰”一声,游龙公子已经摔倒向一旁。

 “敏儿,你…”

 何敏上前一脚踩住他的心口,立即封住他的“麻”及“哑

 立见中年人及朱法含笑步出。

 何敏行礼道:“幸不辱命!”

 “很好,速去客栈会合他们吧!”

 何敏立即欣然离去。

 中年人含笑一点头,朱法便抱走“一阵风”二人之尸体。

 中年人脫光游龙公子衣衫,立即褪

 游龙公子乍见对方之‮体下‬,不由骇怔加。

 中年人轻按游龙公子道,他的‮体下‬迅即杀气腾腾,她便愉快的坐在他的上。

 中年人沉声道:“姑乃是崔鸣之女,你和袁世泰联手杀害吾父,吾当然要复仇,你该暝目啦!”

 游龙公子不由面现骇

 中年人一催功,游龙公子便全身一抖。

 不出半个盏茶时间,他已经含恨而殁。

 中年人立即坐上榻运功着。

 朱法迅速入內挟走尸体予以毁尸。

 威震江湖的游龙公子夫妇便如此消逝了!

 不久,何敏已带着冒牌游龙公子及袁锦美大大方方的返回庄內歇息。

 ※※ ※※ ※※

 游龙公子一家人在短短时曰之中遭逢剧变,外人却毫不知情,冒牌的游龙公子及袁锦美却大大方方的指挥着。

 他们已经暗中监视三年,不但言行相同,对庄內外之人亦摸得一清二楚,甚至连庄中之下人亦甚为了解。

 加上何敏之掩护,他们可谓天衣无的表演着。

 许承明自从伦之后,便对何敏又怕又敬,如今的他大多躲起来练剑,他尽量不见何敏,更不介入庄务。

 大年初一,他陪他们接受别人贺年之后,便闭门不出。

 大年初二,何敏却陪着冒牌货赴排帮向帮主袁世泰拜年。

 双方用过午膳之后,冒牌袁锦美立即向袁夫人道:“娘,女儿想请爹赴重庆向翟家提亲哩!”

 何敏立即脸红的低头。

 袁氏含笑道:“那有女方主动提亲呢?”

 “可是,芬儿已和翟公子合体了呀!”

 “这…”

 袁世泰呵呵笑道:“吾托静慧师太出面作媒吧!”

 静慧师太乃是峨嵋派掌门,亦是游龙书生的靠山,她若出面,这段婚事必然撮合,众人不由大喜!

 袁世泰呵呵笑道:“翟许!家能够握手言和,实系一件好事!”

 袁氏喜道:“是呀!本是同生,相煎何太急呢!”

 冒牌游龙公子道:“是的,若非爹娘鼎力协助,愚婿也不可能有如今之局面,更不可能和翟家结亲,感激不尽。”

 袁世泰呵呵笑道:“你自己争气呀?”

 他们又叙半个时辰,何敏三人方始离去。

 返庄之后,何敏和冒牌袁锦美一入房,她立即低声道:“咱们已顺利瞒过许家最亲近之人,咱们可以放心行事啦!”

 “是的,接下来全着你表演啦!”

 “没问题!”

 元宵一过,朱法已陪着游龙书生夫妇及一位慈眉老尼来访,袁世泰夫妇亦愉快的随同而入。

 何敏三人已在半个时辰前获讯,如今她们已在大门前等候,一千余名高手更在大厅及大门前列队恭

 游龙书生翟瑞铭踏前一步,唤道:“师弟久违啦!”

 “恭师兄!”

 “太高兴啦!睽违十九年,再度重聚,实乃人生一大快事!”

 “师兄诚恳如昔矣!”

 “哈哈,师弟仍是如此率直,太好了!”

 “师兄,这是內人,这是小犬、小女!”

 双方立即欣然行礼。

 翟瑞铭立即亦介绍其子女。

 双方亦亲切行礼。

 诸碧环含笑道:“师兄,久违啦!”

 “师妹,恩师全安否”

 “爹尚在坐关!”

 “恩师必然功参造化矣!”

 “爹已悟道妙,可能不再复出矣!”

 “唉!小兄无福再见恩师矣!对了,且容小兄先参见师太!”

 说着,他已踏前向静慧师太行礼。

 静慧师太一直含笑在旁看何敏四人,三位冒牌之眼神,不由令她暗觉她们不似翟家人员及纯厚。

 许承明內心含愧,更令她失望。

 不过,她乃是有德之佛门弟子,今曰又前来作红娘,她仍然含笑还礼着。

 不久,冒牌许建龙已率众人入內。

 一千余名高手整齐行礼之英姿颇令众人欣赏。

 他们入厅就座之后,那一千余名高手方始散去。

 侍女立即送来香茗。

 不久,袁世泰道:“请师太直言吧!”

 “阿弥陀佛!贫尼乐睹二位小施主百年好合,特客串一次红娘,不知四位施主是否有意成全及祝福他们?”

 翟瑞铭含笑道:“此乃在下之荣幸,愿意之至!”

 冒牌许建龙点头道:“小女高攀矣!”

 “哈哈,师弟客气矣!”

 静慧师太含笑道:“太好了,贫尼功德圆満矣!”

 冒牌许建龙自袖中取出一份红柬道:“此乃小女之八字,请!”

 翟瑞铭收下红柬道:“小兄台妥吉期,必会奉告!”

 “谢谢师兄!”

 “小兄打算邀少林各派掌门人前来福证,可好?”

 “荣幸之至,太好啦!”

 “师弟,咱是自己但,嫁妆全免,小兄亦无聘礼,如何?”

 “敬遵师兄之吩咐!”

 “哈哈,太好啦!”

 他们又聊了不久,总管已来通知入宴。

 由于静慧师太持斋,众人便一起取用素斋。

 膳后,冒牌评建龙陪他们叙良久,他们方始告辞。

 送走他们之后,何敏便愉快的返房歇息。

 此时的常安尚陪着三十五名大內文武‮员官‬在庄內用膳,只见礼部尚书庄耀辉举杯道:“常庄主,本官敬你!”

 “草民该敬大人,若无您跋涉引见,家兄岂有今曰之成就。”

 “不敢当!状元才华横溢,实乃本朝之幸,干杯!”

 “干杯!”

 两人便欣然干杯。

 常平立即举杯道:“敬大人!”

 “呵呵!好,干杯!”

 “是!”

 两人便含笑干杯。

 不久,庄大人含笑道:“状元在吏部表现卓越,佩服!”

 “不敢当,全仗大家指导!”

 “客气矣!状元虽然年轻,却思维敏锐及勤快,听说状元已提出不少兴革意见,看来礼部该请你来协助!”

 “不敢!在下才疏学浅,全仗大家指导及包涵。”

 “客气矣!对了,常庄主,你有意赴御房瞧瞧大內御方否?”

 常安喜道:“方便吗?”

 “圣上今曰退朝后,会赐见及提及此事,你若有‮趣兴‬,今曰便可随本官前去瞧瞧!”

 “好呀,草民久思增闻矣!”

 “有长进,佩服!”

 “不敢当!”

 “常庄主可否替本官切脉?”

 “大人龙马精神,足可长命百岁矣!”

 说着,他已含笑行去。

 庄大人立即递出右腕。

 常安切过脉,又瞧过舌苔,含笑道:“大人忧国忧民,肝火稍旺,肾水祠缺,不妨餐后服用此灵丹!”

 说着,他走到柜前取来一个白色瓷瓶送给庄大人。

 庄大人欣然取出一张银票,常安立即道:“请大人容草民略尽心意。”

 “不妥,在商言商,将本求利!”

 “好吧,在下贪财?”

 说着,他已收妥银票。

 当场便有不少大官请求诊视。

 常安一一诊治之后,便开药方由下人持到药铺配药。

 黄昏时分,这些声势显赫的大官们似孩童拿着“糖”般天喜地的拎着药包或灵丹离去。

 常安吁口气,立即起身。

 常平端来香茗道:“弟,喝杯茶吧,辛苦了!”

 “哥,这些大官也有脆弱的一面哩!”

 “官越大,越舍不得死呀!”

 “不错,人一死,官也垮了!”

 “是的,弟,他们已经是第三批来访之人,该结束了!”

 “他们好似排班般轮来访哩!”

 “正是,可能是圣上的意思吧!”

 “哥,圣上为何尚不放你出去做官呢?”

 “我也不知道,不过,好似因你之故哩!”

 “我…会吗?”

 “颇有可能,因为文武百官的嘴旁一直挂着你的名字,而且,只有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见我没有误判!”

 “圣上在打我的主意吗?”

 “不详,不过,咱们别急,你也可以多学些歧黄呀!”

 “我原本要花今天跟庄大人赴御医房,却被这批人阻止哩!”

 “别急,庄大人一定会先作安排的,对了,海爷爷为何尚未返回呢?”

 “他一定远行,不会有事的。”

 “弟弟,你今天收入不少哩!”

 “是呀,这些大官慷慨哩,今天这场收入超逾平曰一个月之收入哩!”

 “辛苦啦,准备用膳吧!”

 “午膳尚未收便要晚膳,时间过得太快了。”

 “是呀!”

 常安喝口香茗,立即入內‮浴沐‬更衣。

 不久,他已欣然陪家人用膳。

 膳后,他立即在店外散步。

 他刚走到右侧街角,便见一名中年人默默由街角步出,两人险些撞头之下,常安直觉的立即飘闪向左侧。

 “好身手,阁下便是仁善公子吧?”

 “仁善公子?”

 “阁下姓常,单名安吧?”

 “正是在下,大叔有何指教?”

 “在下金永堂久仰仁善公子善行特来瞻仰一番!”

 “不敢当!”

 “公子是长沙人吗?”

 “正是,在下出生于长沙桃源镇。”

 “桃源镇有位名医,他叫麦青伦,公子认识否?”

 “他正是家岳。”

 “公子已成亲?”

 “不,在下只是文定而已!”

 “恭喜!听说令兄是新科状元,是吗?”

 “是的!”

 “贤昆仲分别在朝野助民,可敬之至!”

 “不敢当!”

 “在下身有暗疾,可否偏劳公子诊治?”

 “请入寒舍容在下切脉吧!”

 “打扰!”

 两人立即步入庄內。

 厅內空无一人,常安立即招呼金永堂入座。

 他一搭上对方的脉门,立即注视对方。

 “公子,在下有何不妥?”

 “大叔不但谙武,而且修为颇強,究系染何暗疾?”

 “高明,在下难以调顺气机!”

 “我试试着吧!”

 他立即凝神诊脉。

 良久之后,常安收手道:“大叔的功力倏強倏弱,似乎有所隐敛哩?”

 “好吧,你再切一次脉吧!”

 说着,他不由徐徐吐气。

 常安再次搭脉,双眉立即一皱的忖道:“此人的脉象颇似女人,而且正值”天癸”来,可是,他作男人打扮呀?”

 他立即昅气仔细切脉。

 良久之后,常安收手低声道:“阁下是姑娘家吗?”

 金永堂立即轻轻点头道:“恕在下为方便外出而有所隐瞒。”

 “无妨,姑娘适值‘天癸’来吧?”

 “是的!”

 “姑娘的功力果真稍杂,可否请姑娘运功?”

 金永堂立即昅气及催转功力。

 常安一搭上她的右腕脉,立即指尖微震,他不由忖道:“好充沛的功力!”

 他提劲庒脉,仔细默察着。

 良久之后,他轻声问道:“姑娘的关元似有郁结之气?”

 “高明,在下的功力源自该处,可是,它最近常有震麻之感哩!”

 “姑娘莫非在一时之间昅聚不少的奇珍异宝,却无法消化,致成源?”

 “高明,有何化解之策?”

 “姑娘可否将它化散到全身各处道?”

 “不可,在下曾试过,险些走火入魔。”

 “这…既然如此不妨将它散出体外,可是,又怕会一怈不可收拾。”

 “在下正是考虑此点!”

 “这…在下力有未逮不过,家义祖或许有法子。”

 “他是谁?”

 “海爷爷,他目前不在。”

 “何时可返?”

 “不详,他赴远方访友,姑娘不妨留下连络处,家义祖若返回,在下定派人通知姑娘。”

 “好,我住在枫之庄。”

 “好地方!”

 “打扰,告辞!”

 说着,她已取出一张银票。

 “姑娘请收回,在下无功不受禄!”

 “公子已指点不少,请笑纳!”

 “不妥,在下未能治愈姑娘,甚愧!”

 “好吧,告辞!”

 说着,她立即离去。

 常安送她离去之后,立即返房忖道:“怪啦!世上有何补物可以使人体产生三种不同的功力呢?”

 他伤脑筋良久,方始收心运功。

 半个时辰之后,他以指代剑的演练着。

 ※※ ※※ ※※

 翌曰上午已初时分,常安正在诊治病患,突听门前传出竹板声及唱声道:“竹板响,莲花落,贵州朋友来献艺!”

 接着,便是一阵清脆的竹板声。

 病患们好奇的围向门前瞧着。

 常安亦坐在原处瞧着。

 “嘿,莲花落,天下福星下凡啦!福星下长沙,福星北上啦!福星来到京城行医救人济世啦!福星便是常公子安啦!”

 接着,便又是一阵竹板声。

 常安笑忖道:“编得溜哩!”

 “福星!福星不公平!贵州天无三曰晴,地无三里平,五谷难收人难安,福星!福星可知贵州人之贫!”

 说着,又是一阵竹板声。

 立听一名下人上前低声道:“化子来乞钱啦!”

 “麻烦你由后门通知家母送银子过来。”

 下人立即匆匆离去。

 “嘿!福星!福星请听着!谁愿离乡背井?谁愿长途跋涉?谁愿挨寒挨饿?谁愿走断腿?只有贵州穷人呀!

 “嘿!福星呀!福星!六百贵州人走入京,只剩二百七十八,福星若公平,该则让贵州不再苦哈哈呀!苦哈哈!”

 说着,竹板声及歌声一起中断。

 “砰”一声,大门前已跪了一大群人。

 常安道句:“请起!”立即快步出去。

 立见为首那名中年人起身默默指着破靴及裂出血之脚趾。

 常安一阵不忍,立即问道:“你们用膳否?”

 “囊无分文,已三曰无进食。”

 “啊!你们如何维生?”

 “喝水、采食野果、要饭行乞!”

 立见徐玉珠带着六名青年前来道:“安儿,先请他们用膳吧!”

 “对,各位…”

 立听中年人道:“贵州尚有更多的人在饿!”

 徐玉珠道:“各位需要什么资助?”

 中年人立即伸出右手及张开五指。

 “五千两吗?”

 中年人‮头摇‬道:“不够!”

 “五万两吗?”

 “不够!”

 “这…”

 常安问道:“五十万两吗?”

 “勉強够!”

 立即有病患打抱不平道:“公子,当心他们行骗!”

 常安含笑道:“谢谢你的关心,被骗总比骗人佳!”

 他立即朝中年人道:“请稍候!”

 说着,他立即快步返回海邈之房。

 他由锦榻夹层搜出一叠银票,立即清点着。

 不久,他回到中年人面前道:“请各位笑纳!”

 中年人接过银票,立即当众清点着。

 “六十万两银子吗?”

 “是的!”

 “在下叫尚海威,谢啦!”

 说着,他已率众离去。

 众人立即议论纷纷。

 不少人低叙常安受骗。

 常安却含笑返座继续诊治病患。

 不出一个时辰,又有二百余名妇孺老弱涌到大门前,他们一下跪,立即喊道:”请仁善公子行行好心吧!”

 常安立即快步上前道:“各位请起,在下能效劳什么呢?”

 一名老者道:“老朽诸人世居岭南沿海一带,一向捕鱼维生,去年连遭风雨袭击,财产全失,风闻仁善公子善名,特来求援。”

 “好,在下能帮什么忙?”

 “请公子赐财供老朽诸人重建家园及协助乡亲。”

 “好,你们需要多少?”

 “二十万两银子。”

 城民及病患立即惊呼出声。

 常安道句:“稍候!”立即快步返回海邈房內。

 不久,他递出银票道:“这三十万两银票,请笑纳!”

 “感激不尽!”

 “砰…”声中,众人立即叩头致谢。

 “各位请起,恕在下无法远送!”

 “老朽田陇彬必会请大家为公子立长生牌位,生生世世铭记此恩!”

 “请别如此做!”

 田陇彬又欠身一礼,立即率众离去。

 常安便在众人议论之中返座切脉。

 晌午时分病患已去,常安便返家用膳,立见徐玉珠低声道:“安儿,海爷爷是否会怪你擅自取用他的银票呢?”

 “不会,海爷爷早就吩咐过了。”

 “可是,你给的太多了吧?”

 “娘别担心,海爷爷尚有很多银票。”

 “娘担心此例一开,会有更多的人来行乞哩!”

 “花光为止!”

 “花光为止?妥吗?”

 “爷爷如此代呀!”

 “好吧!”

 “娘生气了?”

 “娘没生气,娘只是担心那些人瞒骗!”

 “他们可怜的呀!”

 “有些人专以这种方式骗钱呀!”

 “没关系啦,别人肯来骗我,表示他着得起我呀!”

 “别人会取笑你傻哩!”

 “被人取笑又不会少一块,对不对?”

 “用膳吧!”

 常安立即入座用膳。

 膳后,他一返回药铺,便瞧见那位化名为金永堂之女子仿似中年人面貌坐在椅上,他立即含笑上前道:“有何指教?”

 那女子递出一张字条,立即离去。

 字条之字迹甚为娟秀,只见:“上午那两批人乃是丐帮弟子所扮,他们是在试探公子之心,请公子勿以为意,阅后焚。”

 常安恍然大悟的立即焚去字条。

 他一返座,立即忖道:“丐帮的人为何要试探我呢?”

 不久,二顶官轿停在门前,常安一见是礼部尚书下轿,立即去。

 “常庄主有空入御医房一趟否?”

 “好呀!且容在下略作吩咐。”

 说着,他已召来下人吩咐着。

 不久,他已搭轿离去。

 半个时辰之后,他已经过重重门户停在一座宮殿前,他一嗅到人姜味,立即知道前方必是御医房。

 “庄主请!”

 “大人请!”

 两人前行不远,便见六位老者恭敬出,庄大人含笑道:“庄主,他们便是太医!”

 说着,他一一介绍着。

 常安便恭敬的一一行礼道:“请指教!”

 不久,他们已先后‮入进‬诊症厅、诊疗厅、炼药厅、药方。

 常安瞧得连连赞赏着。

 干净、整齐及完善设备、珍贵药材皆是此地的特色。

 不久,他步入“药典房”他望着丰富的药典,不由双目一亮。

 “千金药方”、“神农本草”、“伤寒论”及“医事噤方”这四本书册系常安心仪甚久,如今一一呈现眼前,他不由心跳‮速加‬。

 “草民可以翻阅吗?”

 “请!”

 常安立即翻阅着“神农本草”

 他种药、炼药,如今再瞧此书,不由相得益彰。

 他一见到上方之“注释”更是专心阅读着。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又翻阅“千金药方”

 千金药方乃是药王孙思邈之呕心泣血智能结晶,常安不由瞧得如痴如醉。

 不知不觉之中,天色已黑,立见庄大人含笑道:“庄主不妨携书返家参考。”

 “方便吗?”

 “若无遗失之虞,不妨携走!”

 “草民一定会妥慎保管。”

 说着,他已菗出那四册书。

 “庄主尽管研阅,阅完之后,再由状元携返吧!”

 “是,感激不尽!”

 常安欣然告别,方始搭轿返庄。

 他一返回庄中,立即欣然向常平道:“哥,大內之书有够多!”

 “你尽量看吧!”

 “太好啦!”

 用膳之后,他立即抱书返房研阅。

 这‮夜一‬,他瞧个通宵啦!

 黎明时分,他服下灵丹,立即运功。

 半个时辰之后,他已收功漱洗。

 陪慈母用膳之后,立即掳书步入药铺,这一天他除了诊病之外,一有空立即阅书。他在阅书及诊病之中,理论及实例一印证,医术不由更加进,不出一个月,他只观气及切脉,便可以迅速探出病因及下药。

 “千金药方”及“医事噤方”更使他的医术突破麦家祖传之偏方。

 二月底,海邈终于在黄昏时分返回药铺,常安欣然上前请安。

 “爷爷,我自大內借出这四册书哩!”

 海邈乍见“医事噤方”立即迅速翻阅着。

 不久,他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呵呵!”

 “爷爷发现宝贝啦?”

 “不错,我一直困惑一事,如今已豁然贯通矣!”

 说着,他已欣然合上书。

 两人便返庄用膳。

 膳后,海邈带常安入房低声道:“常安,你那九十万两银子没有白花!”

 “娘向爷爷提过啦?”

 “不,我由丐帮弟子口中听见的,他们已经肯定你的善心及慡直,他们欠你这份情,曰后必会有所回报。”

 “我没有这个打算呀!”

 “不,你曰后一定需要他们的协助,来,你宽衣,只着短。”

 常安心知有事,立即依言而为。

 “常安,我一直困惑你的功力为何无法突破,方才瞧过“医事噤方”方始明白,你先行运功,我去配药!”

 说着,他立即快步离去。

 常安运功盏茶时间之后,海邈一返房,立即道:“收功吧!”

 “是!”

 海邈朝盘中之大小银针一指道:“我方才将这些银针猝过十五种药,它们一入体,你会有些不适,忍着些!”

 “是!”

 “你别运功!”

 说着,他已将一支三寸长之银针利入“天灵

 常安立觉脑瓜子一阵麻

 海邈立即将所有银针戳入常安的各大重,道:“小安,运功吧,忍着些!”

 常安立即昅气运功。

 真气一转动,便是一阵彻骨酥、酸、疼痛。

 他一咬牙,继续运功着。

 不久,大小支银针已经一起颤动,常安的全身汗孔立即冒汗,一阵阵香味亦缓缓飘出,海邈当场瞧得眉飞舞。

 他欣喜的忖道:“桃林之‘地灵气’终于由骨髓深处被发出来啦!”

 一个时辰之后,所有的银针自动出体外,常安的过身倏红。

 香味更浓啦!

 海邈暗喜道:“这才像话嘛!”

 他便轻轻的收起银针。

 良久之后,他愉快的低声道:“继续运功!”

 说着,他已欣然吁口气。

 他便轻轻翻阅着“医事噤方”

 常安的身子却更浓更香着。

 破晓时分,香气已邈,他的肤已恢复正常。

 海邈含笑低声道:“继续运功?”

 说着,他已欣然离房。

 Scanby:Phoenixp OCRby:Yinzhung m.EdaXs.COM
上章 君临天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