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君临天下 下章
第 六 章 浪女实在够三八
  

 翌一大早,那位少女便和二位少女带着八名青年入厅,只见少女伸出右手道:“你真行,此手昨夜即消肿啦!”

 海邈含笑道:“可见姑娘玉体健安!”

 少女粲然笑道:“她们二人想请你查查有否不适?”

 “请!”

 一名丰腴少女立即递来右腕。

 海邈切脉不久,便含笑道:“恭喜,夫人已有喜三个月!”

 “啊!真准哩!”

 “不过,夫人滋补过度,节制些吧!”

 少女欣然点头,立即递出一张银票。

 另外一名少女立即伸出右腕。

 海邈切脉不久,立即含笑道:“姑娘何必考老朽呢?”

 “此言何意?”

 “姑娘修习太极心法,又有六成绵掌火候,何必考老朽呢?”

 “你…佩服。”

 说着,她已递出一张银票。

 海邈摇头道:“再付两张。”

 “你…好吧!”

 少女立即又付出二百两银票。

 海邈含笑道:“掌如何裂纸?”

 “你…你怎知此诀?”

 “姑娘不妨细加参悟!”

 “我…我一直悟不透!”

 “再加一千两吧!”

 少女立即欣然取出一叠银票道:“五千两,够了吧?”

 “切,旋,震!”

 “啊!你…你是谁?”

 海邈含笑收下银票道:“老朽是谁,重要吗?”

 “承教,感激不尽!”

 说着,她已起身行礼。

 不久,三女已欣然离去。

 海邈指着那些银票道:“全是官方的银票,她们必是大内之人,想不到大内姑娘有如此高手,不简单!”

 “爷爷,大内姑娘为何要吃苦练武呢?”

 “我也不清楚,不过,扮仙已过,正戏将上场,大内真正的高手将会逐一出现,你别惊讶!”

 “是!”

 “小平已阅卷多久了?”

 “五个月了吧!”

 立见又有四名病患结伴入内,常安二人立即仔细诊视着。

 没多久,病患陆续入内,他们立即开始忙碌着。

 黄昏时分,两名布衣青年以门板抬着一名少女入厅之后,随行之妇人立即先下跪叩头。

 其余八名病患便起身在旁观看。

 常安忙道:“大婶请起!”

 “公子,求求你救救小女,她每逢黄昏便昏不醒哩!”

 常安立即蹲在木板旁切脉探视着。

 海邈一见常安在沉思,立即上前切脉。

 不久,海邈朝妇人道:“她是令媛吗?”

 “是…是的。”

 “她没病!”

 “没病?中了吗?”

 “没中,谁请你们来的?”

 “不,不是,我们诚心来求诊的!”

 “好吧,姑娘别提功抗拍喔!”

 说着,他的双掌已遥拍少女的双肩肩井,立见少女直觉的缩肩,身子更是迅速的向下滑去。

 海邈一收手,掌力顿逝。

 海邈微微一笑,立即返座。

 少女口气,立即向外行去。

 两名青年立即抬起木板跟着妇人离去。

 常安和海邈诊治过八名病患,便吁口气道:“爷爷,她为何如此做?”

 “人怕出名呀!”

 “她来试探呀?她有恶意吗?”

 “没有,走吧!”

 两人欣然返庄,立即先行沐浴更衣。

 不久,两人已陪常平三人用膳。

 膳后,常平道:“爷爷,圣上在早朝之后单独召见我,圣上垂询我就任何官,我告以县令,而且是治安最之县。”

 “有理,圣上如何说呢?”

 “圣上垂询原因,我道出抱负之后,圣上考虑良久,他居然旨谕我今夜带安弟去太和殿见他哩!”

 常安怔道:“圣上今夜要见我?”

 “是的!”

 “你替我吹牛啦?”

 “没有啦,圣上知道你是良医哩!”

 “爷爷,我该去吗?”

 “呵呵,你当然要去,否则,小平如何缴旨。”

 “我…我该怎么办呢?”

 “随机应变吧!”

 “好吧,哥,何时走?”

 “酉末时分,官轿会来接我们。”

 “哇,你该早些告诉我,我亳无心理准备呀!”

 “弟是天才,惊啥米!”

 “老哥别吃豆腐啦!娘,我该更衣吗?”

 徐玉珠含笑道:“换套新衣靴吧!”

 常安立即快步入房更衣。

 不久,徐玉珠入内替他梳发道:“安儿,别担心,圣上视你哥如孙,他只是想瞧瞧你们这对孪生兄弟而已!”

 “原来如此,害我紧张老半天!”

 不久,两人已欣然返厅。

 他们品茗不久,果见内侍率二项官轿停在大门口,二人欣然朝内侍打过招呼,立即各登上一顶官轿。

 官轿内甚为宽敞,而且铺着软垫,常安一靠坐妥,便由两侧方窗之纱帘清晰的瞧见两旁的街景。

 他便好奇的瞧着。

 没多久,街道己过,他们已逐渐接近区,常安已瞧见远处那一片宏伟的殿宇,不由一阵紧张。

 倏见六名蒙面人翻墙而出,内侍啊了一声,立即全身发抖,常安不加思索的立即由轿内直接掠出。

 他一落地,立见二位蒙面人挥剑攻来。

 常安闪身扬掌,立即捏住剑身及摔断利剑。

 另外四人立即挥刀由后攻来。

 常安右手持着断剑身,立即攻出。

 “卜…”声中,四人的右腕已经“中奖”

 利剑一落地,他们立即翻墙而逝。

 内侍喜道:“好功夫,烦你随行吧!”

 “好呀!”

 常安便和内侍并肩而行。

 不久,使见两名蒙面人挥动钢翻墙而出,常安喝句:“来吧!”立即徒手闪掠向右侧之人。

 对方立即砸来钢

 常安托抓住钢,左掌迅速连切三下,那把钢立即似甘蔗般迅速的被切成三段。

 不过,另外一人已挥扫向常安的后脑。

 常安曲肘一挡,“叭!”一声,他已挡退钢

 对方啊了一声,立即踉跄退去。

 常安迅疾上前握住钢,立即迅速切断。

 两人立即落荒而逃。

 常安刚吁口气,便见四支短镖自两侧内来,而且另有四名蒙面人挥剑掠出,常安立即旋掌震劲。

 “咻…”声中,四支短镖已疾向那四人。

 那四人一翻身,便“大鹏展翅”扑来。

 常安疾按四记掌力,那四人掌剑疾封之下,“砰!”声中,四人立即仰翻飞出,其中一人更出一口鲜血。

 立见四名蒙面人由墙内掠来接住那四人,另外八人则迅速扬剑及连连翻身的疾攻向常安。

 常安双掌连按,他立即似打球般劈飞那八人。

 立见二名魁武蒙面人徒手掠来,他们尚未接近,四记掌力便已经迅速的涌向常安的腹大

 常安越打越顺手,立即疾劈双掌。

 闷哼声中,两人已踉跄连退。

 他们撞上砖墙,立即吐血滑落地面。

 立见三名蒙面人自右侧墙内翻出,他们迅速分开身子,立即双掌疾出十八支飞镖及弹身扑来。

 常安双掌疾旋,立即收妥那些飞镖。

 他翻掌疾,飞镖已疾向那三人。

 那三人劈开飞镖,立即加速扑来。

 常安喝句:“好功夫,来!”立即向后退去。

 那三人一落地,立即依“三才方位”徒手扑来,常安从容震退正面及右侧之人,立即追向正面之人。

 左侧之人研判常安会攻来,所以,他立即改采守势,此时乍见常安攻向正面之人,他立即喝道:“小心!”

 常安运掌如轮,迅疾劈飞面之人。

 “接招!”声中,三名纤秀蒙面人已由右侧墙内扑来,只见她们双手疾掷,六把细针已经来。

 常安左掌一,那些细针似遇磁石般疾飞向他的左掌,他的右掌立即疾劈向三名蒙面人。

 那三人刚闪身,常安已疾翻左掌的劈出细针。

 那三人见状,自知避不了,立即尖啊一声。

 常安乍听女音,他立即双掌向后疾招。

 那些细针立即似被细线拉住般坠落地面。

 那三人身子一晃,立即低下头。

 一声“好功夫!”沉喝之后,一名瘦高蒙面人已经由右侧墙内掠出。

 常安问道:“你们是谁?你们究系何意?”

 “领教!看招!”

 “刷!”一声,那人已似一阵风般疾掠而近,只见他的十指箕张,便似十只怪爪般猛抓疾扣不己。

 常安信心十足的闪身施展掌法拆攻着。

 二人斗二十三招之后,使听“叭!叭!”二声,两人之右掌一接触,蒙面人身子一晃,立即连退二步。

 常安凝立如山,心中更加笃定。

 蒙面人喝句“接招!”双拳紧握的疾捣不已。

 “呼…”劲风声中,对方似厉鬼般捣、砸、扫、挥不已,常安飘闪之中,注意观招不久,立即喝句:“小心啦!”

 使见常安双掌疾翻不己,密绵掌圈便卷而出。

 一阵“砰…”连响之后,蒙面人“蹬…”连退七大步,方始止住退势,地面立即出现七个深陷的脚印。

 “呃哇”声中,鲜血已冲出蒙面巾。

 “刷!”一声,一位矮胖蒙面人已经疾掠而来,他刚劈掌,炙热如火之气劲立即疾涌向常安的面门。

 常安一气,便向后飘去。

 蒙面人一落地,身子便似圆桶般滚来,他一滚近常安,身子倏地以背为轴,疾旋一周,双脚及双手已各攻出一招。

 常安乍遇这种怪招,立即飘退。

 蒙面人右掌朝地面一按,身子便弹飞近常安,他那四肢立即诡异的由四周疾攻出一招。

 常安挥掌连拍,使见对方的右脚一曲再疾弹而出,“叭!”一声,常安的右掌心已经挨了一脚。

 常安并未负伤,不过,信心立即一阵动摇。

 他连闪三招,左小臂便又挨了一腿。

 倏听常平道:“弟,你先走吧!”

 常安全身一震,立即记起自己保护大哥的决心,只见他口气,双肘一直,立即向对方踢来之二脚。

 “叭叭!”二声,他又挨了二脚。

 不过,他的双臂倏直,已扣住对方的双膝。

 蒙面人正以双掌按向常安的腹部,双膝一阵澈疼,全身力道一失,他不由自主的闷哼了一声。

 立听一声朗喝道:“住手!”

 常安口气,便轻轻一抛。

 蒙面人翻身落地,便退到一旁。

 立见一位中等身材之蒙面人掠出,另有二位纤小身材之蒙面人各持一把木剑紧跟着由右墙掠出。

 右侧那名蒙面人更是立即抛来木剑。

 常安立即翻腕接剑。

 中等身材蒙面人接过木剑,立即斜指同天际,他的双腿微微一分,立即不丁不八的立着。

 常安见状,立即不敢轻视的提足功力摆出起手式。

 他运斗二场,内力一阵欠匀,木剑尖不由轻抖着。

 蒙面人收剑道:“你可以运功盏茶时间。”

 常安以左掌连按“膻中”、“鸠尾”及“中脘”三大道,全身潜力倏地发而出,他立即直木剑道:“出招吧!”

 蒙面人略一颔首,立即又斜指木剑。

 常安潜力泉涌,精神大振的双目光熠熠。

 蒙面人见状,立即喝句:“接招!”疾攻而来。

 八朵剑花疾幻而出,立即嘶声大作。

 常安提足功力振剑疾挑,剑尖已戳破一朵剑花疾戳向蒙面人之右肩,当场便将他退了。

 常安双足一滑,第二招已疾攻而出。

 蒙面人身子连闪,木剑疾攻出六招,两人身子倏地一近,蒙面人左掌疾拍向常安之右肩,常安之左掌立即出。

 常安这一递出左掌,立见对方闪身疾退,他只觉得按上对方右一团软软的又富弹力之物,他不由收手疾退。

 他一瞧左掌,立即又望向对方。

 对方喝句:“走!”立即掠入墙内。

 常安怔了一下,立见内侍前来陪笑哈道:“公子神勇盖世!”

 “不敢当,他们是…”

 “奴婢也不明白,请上轿!”

 “会不会另有他人来袭呢?”

 “应该不会,请!”

 常安抛掉木剑,立即上轿。

 不久,内侍已率二轿消失于远处。

 立见那批蒙面人匆匆由墙内掠出,只见持木剑之中年人道句:“小心善后!”立即抛下木剑及疾掠向右前方。

 那群蒙面人迅速拭净地面之血迹及痕迹,立即结伴行向前方。

 使见海邈及钟金龙由远处墙角闪出,只听钟金龙低声道:“庄主修为之高令人佩服,您老没有白费苦心!”

 “他仍然欠缺实战经验,大内这批人的招式甚杂,看来大内果真卧虎藏龙,咱们别轻易惹这批人。”

 “是,听说在近年来有不少好手被网罗入大内,不知何意?”

 “江湖人物曾促使社稷动,大内吃过苦头,必然以江湖人物制江湖人物,咱们不妨作壁上观。”

 “是!”

 两人立即掠返庄中。

 此时的常安二人已在朝阳门外下轿及通过一重重的殿门、侍卫,再来到太和殿的殿前。

 立见一位军服中年人率四名军士立在大门前,内侍立即上前道:“统领,状元已率常安到!”

 “请!”

 常平行过礼,立即跟着内侍入内。

 他们行过回廊,便步入外殿,立见一位军服中年人上前道:“抱歉,循例搜身!”说着,他已按上常平之双肩。

 他沿上而下搜过常平,便行向常安。

 他一按上常安的双肩,便觉潜劲涌出,他暗悚之下,立即迅速的由上往下搜及拱手道:“冒犯,请!”

 内侍立即率常安二人步入内殿。

 内殿灯火通明,两侧回厩站侍卫,殿前更立着八名侍卫,他们个个佩刀立,光凭这架式,便令人胆颤。

 内侍带他们来到厅前,立即指点他们下跪及快步离去。

 不久,远处已传来“圣上驾到!”

 全体侍卫立即单膝下跪着。

 常安一见常平趴伏在地上,只好跟着趴下。

 一阵阵“圣上驾到!”朗喝之后,常安已听出六人步入大殿。

 不久,殿内已传出洪亮的声音道:“常卿平身!”

 常平道句:“谢圣上!”立即起身侧身而立。

 常安立即跟立于一旁。

 “常卿,这位便是令弟吗?”

 “禀圣上,他正是微臣之弟常安!”

 “朕瞧瞧你们!”

 常安立即望向殿内。

 立见一位红光面之人穿袍戴冠的端坐龙椅上,两位内侍则侍立一旁,他刚瞧至此,对方已呵呵一笑。

 “很好,一文一武,国之干城,妙哉!常卿,你意赴何处任官?”

 “俯祈圣上恩赐最需要励治革新之处。”

 “很好,朕会妥加安排,常安!”

 常安应句:“草民在!”立即趴跪在地上。

 “常安,朕久闻你之善心及岐黄之术,朕有意延搅你跟随御医学习,不知你是否有此意愿?”

 “禀圣上,恕草民违命,草民承慈命必须保护家兄。”

 “嗯,你对官方之能力没信心吗?”

 “不敢,草民斗胆藉机多加历练!”

 “嗯,有抱负,朕赐你二品侍卫之职,专责保护常卿,如何?”

 “禀圣上,草民福薄,不敢仰承浩恩!”

 “这…你纯系义务效力吗?”

 “正是!”

 “好,朕会妥善安排常卿之职!”

 “铭谢圣上浩恩!”

 “很好,朕瞧瞧你之文才,赐四宝!”

 “遵旨!”

 内侍立即抬来矮几,几上亦已备妥笔墨纸砚。

 “常安,朕令你以“心”为题,即兴作一五千字文。”

 “遵旨!”

 常安朝几前一跪,立即研墨。

 不久,他提笔写道:“天心渺渺,道心微微,人心危危…”

 他立即畅书天心之仁慈浩伟,道心之渊薄及人心七情之所衍化而成之争名夺利现象。

 他直斥人心罔顾道心辜负天心,更直陈拯治之方。

 不到半个时辰,他已经写妥十张纸。

 他一搁笔,两名内侍立即前来捧走纸。

 圣上阅读一遍之后,又接连阅读两遍,方始问道:“常安,你所述之天心及道心是代表什么?”

 “天心即天子之心,道心即皇律!”

 “哈哈,妙哉!哈哈…哈…”

 洪亮的声音立即迥着。

 常安忖道:“圣上原来诰武呀!”

 不久,圣上哈哈一笑道:“常安,你有此宏观思维及文才,你为何未赴考?”

 “禀圣上,草民耽于武事!”

 “不,朕认为你在成全常卿。”

 “不敢,草民似狂风暴雨,只能肆威一阵,家兄似微风,它绵绵不绝,它足以抚慰大地及人心!”

 “哈哈,说得好,你贵庚?”

 “禀圣上,草民今年十七。”

 “哈哈,奇才,奇才,朕非留住你不可!”

 “禀圣上…”

 “你别多言,朕自有安排,哈…”

 畅笑之中,他已经起身。

 常平忙下跪道:“恭送圣上!”

 不久,内侍欣然前来道:“恭喜二位,请!”

 常平道过谢,二人立即起身。

 他们跟着内侍离去之际,沿途之侍卫皆含笑欠身行礼,常安不由暗叫道:“哇!太现实了吧?”

 不久,他们已搭轿返回庄中。

 立见娘出来问道:“怎样?”

 常安各赏轿夫一百两银票,方始入内。

 立见海邈及徐玉珠含笑坐在厅中,常安一入座,立即品茗,常平则兴奋的叙述常安过关斩将及逗乐圣上之经过。

 徐玉珠不由眉开眼笑。

 娘亦乐道:“太好啦!”

 常平道:“我入朝五个月,未曾见过圣上笑,更不可能听见笑声,圣上今夜如此乐,安弟必然大有好处。”

 娘道:“圣上一定会赏官给小安做。”

 “安弟已在殿上二度回绝呀!”

 “小安,你真傻!”

 常安道:“我一留下来做官,便不能陪大哥呀!”

 “这…有理喔!”

 海邈道:“那些蒙面人必是大内派来试探你之人,至于圣上作何安排,咱们不妨以不变应万变吧!”

 “是!”

 “小平明尚需早朝,歇息吧!”

 众人立即返房歇息。

 常安刚换妥便服,海邈已入内低声道:“我方才瞧过你和那批人手,你曾发过潜力,速服药补充吧!”

 说着,他已递来六粒灵丹。

 常安立即欣然服药。

 海邈立即低声讲解常安出招之优缺点。

 良久之后,他一离去,常安方始运功。

 ※※ ※※ ※※

 翌上午,常平一退朝,便迫不及待的赶入药铺道:“弟,圣上方才派人当殿朗读你那篇文及倍加赞美哩!”

 “圣上太抬举我了吧?”

 “圣上以此文指示文武百官要整治律章哩!”

 “早该如此啦!”

 “好啦,你忙吧,我尚须赴吏部哩!”

 说着,他便欣然搭轿离去。

 病患们便好奇的议论著。

 常安却仍然平淡的诊治着。

 晌午时分,病患已返家用膳,常安正陪海邈返庄用膳,使见一名青年带着四名青年步入大门。

 他一见是骆宏,立即含笑前道:“骆兄被那阵风吹来呢?”

 “哈哈,仁善之风矣!敬佩常兄之仁义善行!”

 “不敢当,我来介绍一下,爷爷,他便是哥上回在长沙会考时,我遇见之骆宏!骆兄,他是海爷爷,单名邈!”

 “参见海老!”

 “呵呵,幸会,好人品,请坐!”

 四位青年立即将酒菜放上桌。

 骆宏含笑道:“海爷爷,常兄,在下知道你们很忙,所以直接送来酒菜,咱们就在此小叙一下吧!”

 “呵呵,好呀,借花献佛,敬你!”

 “谢谢,敬海爷爷!”

 二人立即欣然干杯。

 海邈替常安斟酒道:“小安,敬骆公子!”

 “骆兄,敬你!”

 “干!”

 两人立即杯到酒干。

 酒一入喉,甚为甘甜,常安不由放心!

 三人立即欣然取用酒菜。

 良久之后,骆宏道:“常兄,听说令兄是新科状元,恭喜!”

 “谢谢,全仗圣上破格擢封哩!”

 “客气,令兄必然是位奇才!”

 “不敢当!”

 “常兄打算一直在此行医吗?”

 “不,在下随时会陪家兄赴任。”

 “令兄将赴何处任官?”

 “尚待圣上赐旨。”

 “令兄希望至何处任官呢?”

 “愚兄弟有心好好做一番事,所以,家兄希望能分派到较之处。”

 “有胆识,不过,江湖人物三教九良莠不齐,各种阴谋技俩亦层出不穷,颇难预防哩!”

 “愚兄弟并不打算对付江湖人物。”

 “不,二位一定要作此打算,因为当今天下并无天灾,只有人祸,黑道人物更是人祸之主要源。

 你们若整理治安,必然要扫除黑道人物,届时他们必然会暗算你们,所以你们必须事先有所打算。”

 “有理,骆兄有何高见?”

 “以武止武,结合名门正派及忠良之士对付黑道人物。”

 “行得通吗?”

 “全看你们的作为啦!”

 海逊含笑道:“江湖人物一向不与官方打交道哩!”

 “常兄并非官方之人,不妨先以道义结呀!”

 “结甚易,他们出力,甚难矣!”

 “在下有不少朋友,愿意共襄盛举!”

 “太好了,敬你!”

 “敬海爷爷!”

 两人立即欣然干杯。

 不久,十二名病患又上门,骆宏立即起身道:“改再聊吧!”

 四名青年立即上前收拾酒菜。

 常安便含笑送走他们。

 他一返座,立即诊治病患。

 不出半个时辰,那十二名病患已经离去,常安问道:“爷爷,骆宏为何如此热心的协助咱们呢?”

 “爱!”

 “什么意思?”

 “她爱你!”

 “她…她是姑娘家?”

 “不错,她掩饰甚妙,不过,她没有男的喉结。

 常安立即怔住了。

 海邈端起香茗,便默默品茗着。

 “爷爷,我已有莲妹,我不能爱她呀!”

 “谁说的?”

 “这…我…我…”

 “大丈夫何尝没有三四妾呢?”

 “我…我只是个小人物呀!”

 “胡说,当今之世,谁能让圣上如此乐呢?”

 “这…”

 “顺其自然吧,我出去一下。”

 说着,他立即离去。

 常安忖道:“莲妹深爱我,我岂能再爱别的姑娘呢?”

 不久,病患又登门,常安只好定神诊视着。

 他一直忙到黄昏时分,方始歇息返庄。

 立见常平来道:“弟,吏部竺大人百般推崇你哩!”

 “谢谢!”

 “弟,今天有不少人到吏部向我探听你及推崇你,他们打算于近来拜访你,我正在安排时间哩!”

 “好呀,邀他们来此用膳吧!”

 “娘亦是此意,准备用膳吧!”

 常安立即返房沐浴更衣。

 不久,他已陪大家用膳。

 此时,太湖湖面有一艘书舫停在湖心,船夫们正在搭快舟离去,船舷则飘来优扬的琴声。

 一身白衫官装的许毓芬含笑凭桌而坐,一位俊逸青年正愉快的盘坐在几旁琴赏景。

 一曲既罢,许毓芬已含笑鼓掌道:“哥真是妙技无双呀!”

 此青年正是建龙公子之子许承明,他哈哈一笑,立即起身入座道:“妹,翟兄恐怕被事耽搁,咱们先用膳吧!”

 “好呀!”

 两人立即欣然取用“海鲜大餐”

 这位冒牌许毓芬何自从上次离开桃源之后,便返回汉许家庄,这些年来,她技巧的偷练着许家绝学。

 另外那位冒牌习永兴朱法,当然也混入翟家庄偷练绝学。

 如今他们皆已有心得,便打算进行下一步阴谋。

 朱法在半个月前飞函邀许承明及何于今夜来此会面,他早已雇舟停在远处等侯好戏上场啦!

 何和许承明取用酒菜盏茶时间之后,她趁着许承明在赏景之际,右手小指尖悄悄戳入鱼汤,指内之媚毒便渗入鱼汤。

 没多久,许承明自然而然的喝酒及喝汤,媚毒便入口。

 他只觉全身燥热,不由解开领扣。

 何心中暗喜,立即又陪他喝了一碗鱼汤。

 哇,不得了,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啦!

 “哥,你会不会热?”

 “是呀,好热喔!”

 “哥,咱们熄烛宽去外衣吧!”

 “好呀!”

 他一挥熄烛火,立即宽衣。

 何立即欣然宽去衫裙。

 她虽然尚穿着中裙,那又白又薄之中裙反而将她的大红肚兜透得更加人,许承明瞧得“火气”倏旺。

 他急忙避开视线。

 可是,她的体香阵阵飘入,他更心猿意马了。

 “哥…我…哥…我…”

 要命的声音,更令他把持不住了。

 他毕竟修为颇高,立即定心神,那知气机刚运转,媚毒已趁隙冲向四方,他立即脑筋混沌。

 他正在暗叫不妙,她已搂住他。

 “妹,不…不行!”

 “哥…哥…哥…”

 她紧搂着他,樱亦吻住他。

 他终于崩溃了。

 两具身子立即纠在一起啦!

 不久,二人已经在兴风作啦!

 船身轻摇之中,远处的朱法狞笑的忖道:“姓许的,你终于上钩了,嘿嘿,今后有好戏可看啦!”

 他便愉快的品酒。

 一个多时辰之后,何足的闭目养神。

 许承明在混沌之中,倏听一声:“啊!你们…”他抬头一见是翟永兴,他自己也啊了一声。

 他一见自己趴在妹子的体上,不由骇然起身。

 何立即匆匆抓上衫裙哭入舱内。

 许承明匆匆穿妥衣衫,便羞得无地自容。

 朱法徐徐转身道:“怎会发生此事?”

 “我…我…”

 “许兄莫非着了暗算?”

 “啊!我…莫非鱼汤有毒!”

 他立即引亮烛火瞧着鱼汤。

 他以汤匙杓起鱼汤,立即自怀中取出一个瓷瓶。

 他倒入一些白药粉,赫见鱼汤转红,他不由啊道:“媚毒!”

 朱法故意叹道:“是谁作此安排呢?”

 “我…唉,怎么办呢?”

 “唉,在下深爱令妹,如今…唉!”

 “我…我…”

 “唉,此事若传出去,该怎么办呢?”

 许承明立即神色大变。

 朱法暗笑于心,故意低头不语。

 倏见何前来道:“翟公子,我今生不能和你厮守,我…”

 说着,她已扬掌自碎天灵。

 朱法喝句:“不可!”立即上前扣住她的右腕。

 她泪下如雨的这:“翟公子,你成全我吧!”

 许承明忙道:“妹,你别糊涂,你一死,我如何向爹娘代?”

 “我…已是残花败柳了呀!”

 说着,她不由放声大哭。

 “妹,别引来外人,我…我…”

 “哥,我如何做人呢?”

 “我…我…”

 朱法一咬牙,这:“许姑娘,我娶你!”

 “你…你…”

 许承明一喜,却又不便开口。

 朱法这:“许兄,事已如此,唯有靠小弟善后。”

 何道:“不行,不能如此委屈你!”

 “姑娘,在下爱你至深,在下不会计较此事。”

 “不行,不行!”

 许承明道:“妹,咱们可以补偿翟兄!”

 “如何补偿?用什么来补偿?”

 “我…翟兄,你开口吧!”

 朱法故意道:“小弟别无所求!”

 “这…翟兄,小弟该略尽心意!”

 “我…我…”

 何道:“哥,你何不把“潜龙在天”教翟公子呢?”

 “这…爹娘恐怕不会应允呀!”

 “咱们不说,爹娘怎会知道呢?”

 朱法故意道:“不,在下不能如此做!”

 何掉泪道:“哥,你…你想死我吗?”

 “好吧!”

 “哥,谢谢你!”

 “翟兄,咱们另觅他处吧!”

 “请!”

 三人立即弹而出,只见他们沿途抛出砰银及路银掠去,没多久,他们便已经顺利上岸。

 不久,他们已消失于夜之中。

 使见船旁水下浮出一人,只见那人迅速耸肩,立即掠上船面。

 此人年约四旬,长得尖头鼠目又皮肤白哲,稍谙相学之人,便会明白他是一位工于心计之阴险小人。

 他迅速下水靠,只穿着内衣便步向许承明及何方才“搏战”所留下的辉煌战果。

 他仔细瞧过秽物,忖道:“许建龙这对子女居然会如此伦,而且其女居然没有落红,她莫非常吃野食。

 他思忖不久,便在现场找到一粒金扣及玉簪,他不由喜道:“太好啦,我终于逮到这对小子之证据啦!”

 他收下金扣及玉簪,立即将水靠抛向湖面。

 那付水靠刚落湖面,他的右脚尖已踏上水靠,只见他再度弹身掠去,身子便似车轮般疾翻而去。

 不久,他已经掠上岸,他匆匆一瞥,便瞥见许承明三人留下的轻淡水印,他微微一笑,立即掠去。

 他只穿着内,便沿着水印追去。

 他已估算出何三人的步伐,所以他沿途顺利追去,不久,他已听见前方林中有呼呼劲风声音。

 他止身一瞧,便瞧见许承明正在演练剑法,他虽然只是以树枝施展剑招,威势却是非同小可。

 中年人瞧了不久,便注视着何

 只见何坐在一块大石旁瞧着许承明施展剑招,她那美好的曲线加上狂留下的脸上红,倍添人的风姿。

 此人姓马,名叫必成,他乃是一位独来独往的贪财嗜之人,不过,他的修为甚高,所以他能活到如今。

 他偷遍黑白两道及玩遍南北佳丽,可是,他并未偷过翟家及许家,这是他认为“遗憾”之处。

 今天中午,他瞧见何及许承明在用膳,他决定“光顾”一番,所以他一直跟踪下来,想不到却发现这宗伦事。

 他此时一见何人神色,不由心大动。

 他暗中设计如何偷香啦!

 盏茶时间之后,何一见许承明已经在指导朱法练剑,她放心之下,立即道:“哥,我有些累,我先返客栈歇息。”

 许承明点头道:“好,好!”

 何立即暗笑的离去。

 “一阵风”暗喜道:“天助我也!”

 他立即折身赶去。

 不久,他已经隐在三里外的一块大石后,何刚走过大石,他立即按扣她的眼及起身扣住她的哑

 何乍遇此景,不由芳容失

 “一阵风”欣喜的按住她的右,便搂她躺在大石后面。

 他迫不及待的把自己剥光,立即嗅吻着她。

 倏见一位中年人由三丈外之树后闪出,只见他的右掌遥遥一按,“一阵风”微微一震,立即趴昏在何身上。

 何乍见来人,不由面现惊

 中年人上前解开她的道,道:“你忘了银凤使者失踪之事吗?”

 何下跪道:“属下知罪!”

 “念你安排妥朱法练剑之事,此事就此揭过,按计行事!”

 “是!”

 中年人挟起“一阵风”立即掠向林内深处。

 何松口气,立即返回客栈。

 中年人挟著“一阵风”绕返何之画舫上,他将“一阵风”放下,立即揭开面具,赫见她是一位丽少女。

 她匆匆宽衣,立即现出一付玲珑体。

 她朝“一阵风”的后脑一拍,立即坐在他的身旁。

 “一阵风”乍醒,便发现自已又重返船上。

 他乍见身旁之体少女,不由一征!

 少女脆笑道:“我不会比许丫头逊吧!”

 “你…你是谁?”

 “别问我是谁,来吧!”

 说着,她已仰躺着。

 “你…你当真要陪我快活吗?”

 “不错,而且要让你死,终身难忘!”

 “你为何要如此做?”

 “我要你为我办一件事。”

 “什么事?”

 “我要你玩袁锦美。”

 “袁锦美?建龙公子之吗?”

 “不错!”

 “我恐怕办不到。”

 “我会安排她乖乖的任你玩。”

 “你何不找别人?”

 “不,唯有如此,你才肯真心为我办一件事。”

 “什么事?”

 “届时再说吧,来吧!”

 “你…当真要陪我玩?”

 “傻瓜,上来吧!”

 “一阵风”稍加思考,立即“既来之则安之”的搂着她。

 他热稔的破关而入,顿觉她的下体一紧。

 “你…你…”

 她妩媚一笑,立即功。

 他啊了一声,功力立即摇摇

 他不由骇这:“饶…命…”

 她妩媚笑道:“你玩了多少女人啦?”

 “我…不知道!”

 “有否逾五百?”

 “有,有!”

 “好,我就收你二成功力吧!”

 说着,她已疾速催动功力。

 “一陈风”剧抖一陈,功力便疾而出。

 刹那间,少女朝“一阵风”的眼一按,立即收功。

 “谢…谢…你高抬…贵手…”

 少女右指尖轻弹,一粒白色药丸已入“一阵风”的口中,药丸入口即化,他的全身立即打个哆嗦。

 “催心丸…”

 “不错,唯有此丸能使你就范!”

 说着,她已制住他的“哑

 她将他向外一抛,立即默默运功。

 “一阵风”心疼如绞,立即哆嗦的冷汗。

 没多久,他已疼极而昏去。

 少女一收功,立即起身穿衣。

 不久,她将一粒黑丸放入“一阵风”的口中,立即按醒他。

 “你…我认了,有何吩咐?”

 “听着,半个月午时时分之后,你在汉码头等侯,逾时自行负责。”

 “你究竟要我办什么事?”

 “届时自知,去吧!”

 “一阵风”只好穿上内衣掠去。

 少女一笑道:“臭男人,看你还敢不敢采花?”

 她便就地运功着。

 Scanby:Phoenixp OCRby:Yinzhung m.EdaXs.COM
上章 君临天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