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君临天下 下章
第 五 章 俏女实在够臭屁
   

 湘潭县城隶属长沙,位于衡山下,这天下午,马车已经停在半山一片庄院大门前。

 立见一位健壮中年人及硕伟青年含笑站在门前。

 麦青伦一下车,便拱手道:“秦兄,打扰啦!”

 “哈哈,太见外啦,这位便是令婿吧?”

 “是的,他是小婿常安,安儿,见过秦大叔及明哥!”

 “参见大叔,明哥!”

 “哈哈,好人品,语!”

 四人立即含笑入内。

 立见一名秀丽少妇端茗行礼道:“员外请奉茶!”

 “谢谢,安儿,见过明嫂!”

 “参见明嫂!”

 “你好,你!”

 “请多教导!”

 麦青伦取出一个瓷瓶道:“秦兄请笑纳!”

 “麦兄太见外了吧?”

 “小婿在此打扰,请笑纳!”

 “好,谢啦!”

 “安儿,安心学习,爹走啦!”

 秦农忙道:“麦兄留一夜,咱们多喝几杯吧?”

 “留待他吧,店内尚有患者哩!”

 “好吧,恭送!”

 “请留步!”

 常安便陪秦农三人送麦青伦上车。

 不久,秦农已带常安步入客房道:“小安,你就住此房吧,你先放下包袱,我带你去识环境。”

 “是!”

 不久,常安已步入屋后之药圃,他吁口气道:“好地方,大叔好有福气,这片药圃必然耗费你不少心血吧?”

 “是的,吾家五代经营迄今,两湖二十三家大药铺大部份之药材皆由此地供应,吾可以告慰先人矣!”

 “佩服,大叔多指教,我一定会努力学习。”

 “没问题,咱们转一圈吧!”

 他立即边走边叙述药名。

 黄昏时分,二人一返厅,秦明夫妇便招呼他们用膳。

 膳后,常安陪他们品茗不久,便返房运功。

 不久,他已开始练掌及练剑。

 子初时分,他已欣然上榻歇息。

 破晓时分,他穿上布衣及布靴,立即漱洗着。

 他一见秦农父子已在药圃忙碌,立即上前行礼。

 秦农便欣然指点他如何培土及介绍药草。

 光荏苒,一晃已过了四个多月,常安经过这段期间之努力学习,他的强记博闻已使他透这片药圃。

 他甚至也学会烘制各种药材。

 一年一度的中秋佳节悄悄来临,晌午时分,一声脆甜的“爹!”唤声之后,一位绿衣少女已经拎着礼盒掠入药圃。

 常安正在采收药材,他一瞥少女,立即收回视线忖道:“她必然是秦玉妃,她长得颇为正点哩!”

 秦农哈哈笑这:“妃儿,你回来过节呀?”

 “是呀,人家带回你最爱吃的绿豆糕哩!”

 “哈哈,乖女儿!”

 “爹,你雇了人啦?”

 “哈哈,爹雇不起他啦!小安,来一下!”

 常安立即含笑上前向秦玉妃拱手道:“在下常安,姑娘好!”

 “常安,等一下,你认识常平吗?”

 “认识,他是在下的孪生大哥。”

 “你知道令兄已经高中状元吗?”

 “状元?不可能呀,家兄尚未参加翰试呀!”

 “此事在半个月前由各地官衙张榜公告,此乃前所未有之事,各地在议论之余,皆想瞧瞧令兄哩!”

 “会有此事?家兄何时履任?”

 “听说令兄将于重入大内面圣哩!”

 “九月九呀?”

 “是的!”

 “大叔,在下得提前返乡啦!”

 “别急,明再走吧!”

 “好,在下先送药材入仓。”

 说着,他已托起两袋药材前去。

 秦玉妃低声道:“爹,他是那儿人呢?”

 “桃源人,他是麦家之女婿。”

 “永生药铺的麦家吗?”

 “不错,麦莲已和他文定。”

 “这…他来做什么?”

 “他已有不凡的歧黄之术,此番前来学习植药及制药,他只来四个多月,便比你大哥,他真是奇才!”

 “真的?他似乎谙武哩?”

 “十个爹也挡不住他的三招。”

 “真的?”

 “没错,此人必定会飞黄腾达,可惜!”

 “可惜什么?”

 秦明接道:“可惜爹慢了一步,致收不了他这个乘龙快婿!”

 “讨厌!”

 “妹,你出师了吧?”

 “是的,恩师已肯让我单独行道了,哥,你的妹子如今已经有一个“峨嵋仙子”之美号了哩!”

 “恭喜,你那魔剑法有几成火候啦?”

 “六成五,如何?”

 “高明,难怪师太会放你下山,有何计划?”

 “先锄强济弱一段时吧!”

 “甚盼仙子早携妹婿返乡!”

 “讨厌!”

 秦农哈哈笑道:“准备用膳吧!”

 说着,三人已携走四袋药材。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已欣然在院中享用团圆膳,秦农含笑提起酒壶道:“小安,喝一杯吧?”

 “谢谢大叔,家母未允,在下不便喝酒。”

 “也好,你多吃些菜吧!”

 “谢谢!”

 半个时辰之后,秦明之送来绿豆糕、水果、瓜子及香茗,他们五人立即边赏月边取用着。

 戌亥之,秦玉妃道:“常大哥可否赐教?”

 “赐教?什么意思?”

 “小妹略习剑招,请指点!”

 “我…我恐怕不是姑娘的对手!”

 “客气矣!请!”

 说着,她已上前折下两段树枝及除去细枝叶。

 常安只好上前接住树枝。

 秦玉妃一引剑诀,道:“请!”

 “请!”

 秦玉妃振枝,立即使出“投石问路”

 常安旋身一闪,她立即削来“里白条”

 常安仍然从容飘闪着。

 秦玉妃连攻十二招寻常招式,她一见常安只是飘闪,自己便沾不上他的衣角,她的好胜心陡盛。

 她喝句:“接招!”魔剑法立即滚滚攻出。

 魔剑法乃是佛家四大剑招之一,以她的修为,立见劲气四溢,“刷刷”声音更是刺耳及密集。

 常安首次出剑,便遇上这种正点招式,他为了颜面,先踏步出招,树枝立即似利矢入强风圈内。

 一声闷哼之后,秦玉妃已捂肩疾退。

 常安忙收招道:“抱歉,在下并非故意的!”

 秦玉妃一移开左掌,便见衣衫已破,右肩更是皮破血

 她的右半身亦迅速的麻酥。

 她立即取药抹上伤口。

 秦农哈哈笑道:“高明,佩服!”

 “大叔,在下误伤令媛,真该死!”

 “别如此说,没伤及筋骨,没事,投事!”

 “抱歉,姑娘海涵!”

 秦玉妃问道:“此招何名?”

 “在下也不知道。”

 “不知道?可能吗?”

 秦农道:“没错,小安全由海老调教。”

 “海老是谁?”

 “一位慈祥老者,爹瞧过他。”

 “这…世上竟有招式能轻易破解“佛光普照”吗?”

 “个人修为有异,慢慢来,你返房歇息吧!”

 秦玉妃深深注视常安一眼,便先行返房。

 秦农哈哈一笑,道:“小安,吃些水果吧!”

 “是!”

 常安又陪他们半个时辰,方始返房歇息。

 翌上午,他道别秦家四人,立即拎包袱掠向山上,他曾和海迩掠过衡山,所以,他顺利的沿山掠去。

 入夜时分,他便抵达家门,他一见家人正在用膳,他立即唤道:“娘,娘,哥,我回来啦!”

 惊喜之中,他们三人已快步出。

 “哥,恭喜你高中状元!”

 “弟,你怎知此事呢?”

 “秦大叔的女儿昨天返家提及呀!”

 徐玉珠道:“先用膳吧!”

 常安欣然应是,立即返房更衣。

 不久,他已欣然陪家人用膳。

 膳后,常安立即问道:“哥,你为何突然鲤鱼跃龙门呢?”

 “我不知道呀!五月下旬,我们接获报佳音之人通报我夺魁,我便专心准备明年之翰试,那知突然传来此喜讯呀!”

 周玉喜道:“老天保佑呀,人才该出头呀!”

 常平笑道:“娘太抬举我啦!”

 “你真的很行呀!”

 常安问道:“哥,你打算何时启程呢?”

 “爷爷原本打算在二十陪我北上,你一回来,咱们一起去吧!”

 “好呀,你为何没请人通知我呢?”

 “爷爷不打算妨碍你呀!”

 “爷爷呢?”

 “目前在长沙,爷爷最近忙进忙出哩!”

 “爷爷太照顾咱们啦!”

 徐玉珠问道:“安儿,你学会草药了吗?”

 “是的!”

 “去麦家走走吧!你不在之时,小莲天天来陪娘哩!”

 常安立即欣然离去。

 他一走入药铺,便见麦家之人正在厅内品茗,麦莲啊了一声,唤句:“安哥!”立即疾掠而来。

 常安一见她来势颇急,立即扶住她。

 “安哥,何时回来的?”

 “刚到不久,我先回过家啦!”

 “怎会突然回来呢?”

 “我先向爷爷、请安吧!”

 “好,进来呀!”

 常安欣然入内,立即向众人行礼。

 麦莲拉他坐在她的右侧,立即替他取来甜瓜。

 常安吃过甜瓜,立即叙述秦玉妃告知常平擢登状元之事,他一说完,麦莲便紧张的问道:“安哥,你和妃妹说过话吗?”

 “不但说过话,还较量过哩!”

 “她是峨嵋高手,她赢,对不对?”

 “相反,我伤了她!”

 “啊,怎么可能呢?”

 常安立即叙述较技之经过。

 麦莲啊道:“安哥,你练剑半年,她练了十二年,你竟然能胜她,太…”

 “她一直问招式来历,可惜我也是“莫宰羊”呀!”

 “格格,她一向顺利,如今一输,她一定呕死啦!”

 “我不是故意要伤她,我真歉疚!”

 “没关系啦!她在本月二来此地住了七天,她和我最合得来,她会看在我的面子上,不会计较啦!”

 “谢谢!爷爷,,爹,娘,我学会秦大叔的绝活啦!”

 麦青伦含笑道:“我由你的气看得出来!”

 “我的气有何不同吗?”

 “有,你收大地灵气及药气,你的气质更高雅了!”

 “有吗?莲妹,你瞧瞧!”

 麦莲注视不久,便芳心大喜的笑道:“真的哩!”

 常安摸脸道:“我却没有发现哩!”

 麦青伦问道:“你将陪小平入京吧?”

 “是的,二十启程!”

 “小平真是人才,他未经过翰试,便直接擢登状元,这是本朝未曾有过之事,可见当今圣上甚为英明!”

 “是的,不过,榜眼及探花如何选出来呢?”

 “明年秋天再选呀!”

 “哇!只有平哥入京呀?”

 “是的,听说大内礼部尚书已派专人前来指点小平朝廷礼仪,届时你们再随他们入京吧!”

 “好呀!莲妹去不去?”

 “不妥,等你们安定下来吧!”

 “是!”

 “本镇未曾有大官来过,我已经在六天前请大家一起整理环境,此外,我也派三名侍女届时前往贵府接待大官。”

 “是,谢谢爹的安排!”

 “别客气,我们也沾光不少!”

 “小平有此机遇,你可得好好辅佐他哩!”

 “是,对了,爹,我曾向秦大叔建议改以别种方式培育“川芎”等十五味药材,明年应该可以送来新产品。”

 “他上月份送药来此之时,他曾提过此事,他赞不绝口哩!”

 “他很用心教我,我学了甚多,不过,他的为人淡泊,不图名利,否则,他可以雇工增加三、四倍的收入哩!”

 “他是少林弟子,他不贪名利!”

 “原来如此,他们一家与佛颇有缘哩!”

 “是的,他值得我学习!”

 “爹已经够优秀啦!”

 “人外有人,见贤思齐,你陪莲儿出去走定吧!”

 “是!”

 麦莲便欣喜的陪常安离家,他们踏着皓明月光行到凉亭,他们一见四下无人,立即并肩而坐。

 “安哥,我以你为傲,爹一直赞你是奇才哩!”

 “谢谢,我仍待多加学习!”

 “人生有限,知识无涯,够用即可!”

 “好!”

 “妃妹美吧?”

 “不错,不过,她太严肃,不似你之随和可亲。”

 “她因为在峨嵋派太久,被戒律薰陶成那付模样,事实上她也是很开朗、活泼的人哩!”

 “我忘不了她负伤时之惊讶神色!”

 “别在意此事,是她邀你拆招,你又不是故意要伤她。”

 “是!”

 “安哥,听说北京繁华似五花八门,你自己小心些!”

 “安啦!我不会胡来啦!”

 “我相信嘛!我只希望你预防歹人之暗算。”

 “谢谢,我会小心!对了,你今夜不运功吗?”

 “我想多陪你聊聊!”

 “好呀!”

 两人便卿卿我我的低语着。

 ※※ ※※ ※※

 锣声悠扬传来,新科状元之“马前锣”一接近桃源镇外,常安兄弟便跟着麦青伦设香案恭

 马前锣由两名魁武军士合扛,另外一名军士则按韵律在旁敲锣,此外,另有六部马车随后驰来。

 马前锣一接近香案,立即止步,那三人立即朗喝道:“参见大人!”

 常平点头道:“免礼,辛苦啦!”

 常安立即上前各赏给他们一个红包。

 六部马车一停,赫见一身锦袍的海邈陪着一位清瞿官服老者前来,另十二名官吏则恭谨的随行。

 海邈呵呵笑道:“青伦,小平,小安,吾介绍一下,这位大人便是大内礼部尚书庄大人庄耀辉!”

 青伦三人立即下跪行礼。

 庄大人含笑道:“别行此大礼,请!”

 “谢大人!”

 庄大人含笑道:“恭贺公子擢登状元,本官替你引见两湖地面之十二位大人吧!”说着,他已含笑介绍着。

 那十二人亦欣然致贺。

 庄大人道:“常大人,先赴贵府领旨吧!”

 “是,请!”

 马前锣再响,众人便跟锣入镇。

 镇民夹道,不但家家户户设香案,而且呜炮不已,这些鞭炮乃是常安托人购来,镇民们乐得“免费玩炮”

 不久,众人已到常家大门,立见徐玉珠及娘率三位侍女下跪接,庄大人立即肃容道:“圣旨到!”

 常平立即跪于香案前。

 常安诸人亦入院内下跪。

 庄大人朗读过圣旨,便邀众人入厅就座。

 常平接过圣旨,便邀众人入厅就座。

 几上早已备妥精致的点心、水果,侍女立即送来蔘茗。

 庄大人朝海邈道:“海老,本官此次出京蒙您沿途接待,感激不尽!”说着,他立即起身一揖!”

 “大人长途跋涉,草民理该效劳,不知大人何时启程返京?”

 “后吧!”

 “草民定当随行!”

 “感激不尽!”

 “小平乃是草民之义孙,他年幼又未涉官场,今后尚祈大人时加指点及提拔,俾他为社稷尽些心意。”

 “没问题,本官乐于提拔这位既年轻优秀又破格擢登之状元。”

 “谢谢,大人可否赐知小平为何能获破格擢登状元?”

 “这…本官只能说,有人将状元之二份试卷呈圣上钧阅过,圣上龙心大悦,在早朝之时,宣布此喜讯!”

 “原来如此,不知圣上将赐小平何官?”

 “通常新科状元皆必须先在大内吏部学习治吏一年,再外放任官,状元太年轻,恐怕得多留几年哩!”

 “尚盼大人俟机荐保小平早任官,俾展抱负!”

 “没问题!”

 “谢谢,请!”

 众人立即欣然取用点心。

 半个时辰之后,佳肴醇酒已送到,海邈便邀众人入座。

 一个多时辰之后,海邈便陪庄大人等十三人赏江景及桃花。

 黄昏时分,麦青伦在一座庄院设宴款待他们,佳肴一道道上桌,美酒一杯杯入腹,不到一个时辰,已是宾主尽

 麦青伦招呼他们入房歇息,方始和常安诸人返回常家。

 海邈含笑道:“庄大人一出京,我便送他一对明珠,更送每位随行人员、军士、车夫一个红包,可谓皆大欢喜。”

 常安道:“爷爷真是设想周全呀!”

 “理该如此,朝廷有人易做官,庄大人掌礼部十余年,甚获圣上倚重,有他的支持,小平可以平步青云啦!”

 “谢谢爷爷!”

 “别客气,你在赴京途中,就和庄大人共车,你好好学习礼仪吧!”

 “是!”

 “我已向庄大人探听妥该如何致礼,而且已请金龙在京城购妥,咱们一抵达,庄大人便会替咱们送礼。”

 “谢谢爷爷!”

 “此番南下,全仗金龙诸人沿途暗中保护哩!”

 “他们辛苦哩!”

 “他们已在京城购妥庄院及雇妥下人,玉珠,你就搬居京城吧!”

 徐玉珠点头道:“好,我明代一下。”

 “我们先在京城定居一段时,小平任官后咱们再随行吧!”

 常安问道:“爷爷卖掉云烟庄啦?”

 “没有,我吩附那些下人看守着,我一口气赏给他们十年的工资,他们乐得要命,理该会安份守已。”

 “谢谢爷爷!”

 “对了,你学全草药啦?”

 “是的!”

 “很好,我在京城买下一间药铺,他的规模不亚于永生,你今后就和我在该处诊治病患收经验吧!”

 “是!”

 麦青伦问道:“是回堂吗?”

 “正是,你怎会知道?”

 “听说过,回堂已迁安洛哩!”

 “不错,我以二倍之价格买下药铺,他们很高兴。”

 徐玉珠道:“铬谢海老苦心安排及破费。”

 “呵呵,别客气,我颇有积蓄,你别担心!”

 “是,谢谢海老!”

 “青伦,小莲是否同行?”

 “暂时不必,她正需要练功哩!”

 “也好,今天让你破费啦!”

 “海老别如此说,这是我的荣幸!”

 “呵呵,不错,咱们同沾小平之光,理该多做些事。”

 “是呀!”

 众人又聊一阵子,方始歇息。

 常安和海邈一返房,立即叙述他误伤秦玉妃之事,海邈笑道:“区区魔剑法根本不堪一击!”

 “那三招是何名呢?”

 “三老剑法!”

 “它会强过达摩神剑吗?”

 “至少强过三倍!”

 “哇!真的呀?”

 “你后自知,小安,大内御医有不少的良方及妙药,如果有机会,你叫小平安排御医来回堂聊聊!”

 “好呀,爷爷需要学习吗?”

 “他们专治皇亲国族,我想见识一下!”

 “好呀!”

 ※※ ※※ ※※

 九月七晌午时分,常安诸人已经进入回堂隔壁之豪华庄院,庄大人立即被奉为上宾。

 三名清秀侍女立即送来点心及香茗。

 众人聊了不久,庄大人含笑道:“本官先去缴旨,再派人送来朝服及指点状元如何应对吧!”

 常平立即道:“是,谢谢大人沿途之指点!”

 “别客气,这正是本官之职责,告辞!”

 “恭送大人!”

 众人送走庄大人,便欣然送行李入房及内外逛着。

 不久,常安已和海邈步入回堂,立见一名中年人快步含笑出来道:“参见海老,这位必是主人吧?”

 海邈含笑道:“正是!”

 “参见主人,属下曹远鸣!”

 “你好!”

 海邈含笑道:“远鸣在此铺工作二十一年,大大小小事儿皆了如指掌,你今后可得多加倚仗!”

 “是,大叔多指教!”

 “不敢当,在下引见此地之十二名下人吧!”

 立见十位男人及二位妇人前来行礼道:“参见主人,海老!”

 常安含笑道句:“兔礼!”便送给每人一个红包。

 他便跟着曹远呜内外瞧了一遍。

 不久,曹远鸣带他步入地下仓库,他一见到那些整理有序的药材,他愉快的连连点头赞许着。

 他一返回前厅,便见下人正在门口张贴,他好奇的前往一瞧,立即瞧见一段有意义的公告,他不由大喜。

 “本铺恭贺长沙常公子高中状元,自即起义诊一个月,转请宿疾、恶疾之人前来受诊。 店主常安敬上 ”

 立见海邈前来道:“如何?”

 “好点子,不过,咱们得忙一个月哩!”

 “不止忙一个月喔,后生意一旺,更有得忙哩!”

 “太好啦!”

 “入内坐吧,马上会有人前来哩!”

 两人立即入内就座。

 回堂以往有三名大夫应诊,所以,他们各据一桌而坐,二位青年立即端茗前来招呼他们饮用着。

 不久,城民纷纷聚在门前瞧着公告。

 不出盏茶时间,一名瘦削中年人入内问道:“真的有义诊吗?”

 常安含笑道:“千真万确,请!”

 中年人坐在海邈桌前,立即道:“我最近一直酸背痛,怎么办?”

 海邈低声道:“少去八大胡同吧!”

 “你…你…”

 “你的肾已亏,肝已损!”

 “你…你怎会知道呢?”

 “按理说,你这种花天酒地之人不值得义诊,念在一面之缘,吾送你三包药,供你尝尝看吧!”

 说着,他已振笔疾书。

 中年人问道:“有效吗?”

 “你不去玩女人便有效。”

 中年人默默行向柜台。

 不久,他已取走三包药。

 常安道:“这种人一看便知道不是善类。”

 “不错,望、闻、问、切四大要领之第一项便是观看对方的气,此人神失、目暗、眼波浮肿,必是赌双全之人渣。”

 “有理,他有口臭,语音又散,肝必已伤吧?”

 “正是,他的泛黄眼珠,亦是伤肝之兆。”

 “有理!”

 人群越聚越多,半个时辰之后,远处有人喊道:“各位乡亲请让道!”

 人群纷散之中,有人喊道:“董员外的媳妇来啦!”

 常安正在好奇,便见一位青年带着四人抬着一项轿子停在门前,青年一掀帘,便搀出一名大腹便便的少妇。

 轿后立即有两名侍女前来扶着少妇步入厅内。

 少妇的腹部圆肿如鼓,双脚却是浮肿似“山东大萝卜”她每走一步,便不由自主的呻着。

 常安乍见此状,不由好奇着。

 青年快步前来道:“那位是店主?”

 常安起身道:“在下便是常安!”

 “你…这…”

 海邈含笑道:“老朽姓海,她是尊夫人吧?”

 “是的,在下董进德,内人有喜一年二个月,迄今仍未分娩,行动却益不便,身子亦渐衰,请赐妙方!”

 “请入座!”

 青年立即扶着少妇入座道:“在下曾在四个月前到此地雇医诊治内人,可是药石无效,请您老高抬贵手吧!”

 说着,他已取出一张银票放在桌上。

 “请收下,本铺纯系义诊!”

 “这…在下区区心意,请笑纳!”

 “先救人吧!”

 说着,他已搭上少妇的脉门。

 不久,他一收手,立即道:“尊夫人并未有喜!”

 “什么?不可能!不可能,在下身为长子,家父因为内人有喜,至少请三十名大夫瞧过内人,没人否定内人有喜!”

 他大声一叫,大门前人群立即安静的注视着。

 海迩含笑道:“尊夫人已有喜多少个月?”

 “十四月零八天!”

 “为何尚未分娩?”

 “众说纷纭,在下也拿不定原因。”

 “尊夫人怀了血胎,如今胎已在血,不出一个月,尊夫人必会时常贫血晕眩,届时大夫必会叫你们进补。

 “可是,血胎必会继续大,当它爆破之时,亦是尊夫人含恨归之时,你妥加考虑吧!”

 “这…当真?”

 “庸医害人,良医救人,老朽意在救人!”

 “这…在下可否返家请来双亲及家岳父母?”

 “请!”

 董进德立即搭车匆匆离去。

 “小安,你参考一下董夫人之脉象。”

 常安立即搭上少妇的右腕脉。

 海邈搭上她的左腕脉,立即解说着。

 半个时辰之后,董进德己带十三名锦服男女入厅,立见一名老者上前道:“老夫石添寿乃是回生堂主人。

 “老夫不服你妄断董夫人怀血孕,你休胡言害人命,这是一尸两命,你明白吗,你敢胡言吗?”

 海邈含笑道:“石兄何不设法让董夫人分娩?”

 “母体营养太多,胎儿太大,甚难分娩。”

 “石兄,咱们打个赌,如何?”

 说着,他已掏出一个锦盍。

 他将锦盒递给董进德道:“偏劳公子清点一下。”

 董进德立即启盒清点那叠崭新银票,不久,出自富户的他不由也颤声道:“二百…五十万两银子。”

 众人不由一怔!

 海邈问道:“银票是否真品?”

 “真品,全是官方的银票。”

 “很好,石兄,小弟以这盒银票外加一条老命赌你一两银子,小弟若误诊,这条老命任石兄处置,银票全妇你。”

 “你…当真?”

 “不错,如何?”

 “好,老夫赌十万两银子!”

 说着,他提笔立状。

 海邈在纸上签过字,道:“石兄如何研断?”

 “你说呢?”

 “小弟研判董夫人怀了血胎,打算以化血剂供她服用,届时必会排出黑血,若有一块人,小弟即输,如何?”

 “行!”

 “远鸣,带董公子陪夫人入房!”

 说着,他已亲自上柜调药。

 石添寿立即在旁监视着。

 “石兄,这是化血剂,没错吧?”

 “千真万确!”

 “好,请带二位侍女入内准备善后,请!”

 石添寿立即带二位侍女跟入。

 不久,海邈已托着少妇的小腹及喂入化血剂。

 他轻轻放下少妇道:“别怕,些许腹痛之后,即会出血块,老夫会另赠药丸供夫人恢复元气!”

 少妇惊慌的点头,立即望向老公。

 不久,她已呻叫疼。

 盏茶时间之后,她的下体已出黑血,石添寿到旁注视一阵子,立即拱手道:“海兄高明,果真是血胎。”

 “呵呵,请至前厅稍歇。”

 石添寿立即叹息离去。

 他逞一时之快,却输了十万两银子,真够他心疼的。

 海邈吩咐侍女提来热水,准备为少妇更衣净体。

 他陪董进德一返厅,董家亲人纷纷致谢。

 石添寿道:“小弟已派人返店取来十万两银票。”

 “区区笑言,罢了!”

 “不行,白纸黑字,假不了!”

 “这样吧,石兄就以新科状元常平的名义购米油救济城内外需要之人,或者由官方处理此事。”

 众人立即肃容起敬。

 石添寿道:“小弟自行办理此事吧!”

 立见董进德之父道:“老朽赞助一万两银子。”

 海迩呵呵一笑,自盒内取出二张银票道:“小弟赞助二十万两银子,济贫范围更扩大吧!”

 “佩服!”

 “呵呵,小事一件,请奉茗!”

 众人立即欣然品茗。

 董进德之岳父问道:“小女有碍否?”

 “血为女人之母,令媛伤了不少元气,不过,老朽保证令嫂服药三个月之后,必然可以复原,明年冬至必可分娩!”

 “当…当真?”

 “若有半句虚语,你随时来砸招牌!”

 “谢谢,在下亦捐助一万两银子。”

 “呵呵,感激不尽!”

 这一天,便在这宗“杏林豪赌”中结束了。

 翌上午,常平在庄中着官服练习朝礼,常安则和海邈在店中正式义诊,立见店内外人滚滚。

 海迩和常安各按病患一脉,海邈逐一解释及开方,常安获益良多,欣喜的一一记在脑海中。

 这一天,他们一共义诊四十六人。

 翌上午,常平入朝,常安二人继续义诊,却见石添寿父子带着下人运米油到药铺前发放着。

 他们对名册发放,秩序井然,每位贫民领过米油,先入内向常安二人道谢,然后再欣然离去。

 入夜时分,药铺一打烊,常安二人便欣然返家。

 立见常平出来道:“爷爷,弟,圣上今晨对我鼓励甚多,他也知道你们义诊及济贫之事,他很高兴哩!”

 海邈含笑道:“很好,你分配何职?”

 “循例至吏部阅卷半年。”

 “好,用心学吧!”

 常安问道:“圣上怎么会知道此事呢?”

 海邈含笑道:“此地离大内只有二、三十里,必然有不少护卫人员在暗中监视,我正希望他们如此做。”

 “会不会太明显啦?”

 “树头正,不怕风大,用膳吧!”

 三人立即入内陪徐玉珠及娘用膳。

 膳后,常安仍返房练武,海邈一返房,钟金龙立即入内低声道:“今仍有六名密探在监视着。”

 “很好,让他们看个过瘾吧,可有江湖人物之动态?”

 “没有!”

 “小心些!”

 “您老放心,在下二十一人已夜轮监视着。”

 “很好!”

 ※※ ※※ ※※

 一月义诊之期既,济贫工作亦告一段落,常安经过“临”二千余人之后,他已经大有心得。

 这天一大早,董进德夫妇立即备礼来访,双方寒喧不久,海邈便含笑这:“小安,瞧瞧董夫人的脉象吧!”

 “好呀!”

 少妇一伸手,常安立即搭脉默察。

 不久,常安收手道:“血仍亏,气已平,神稍欠宁!”

 海邈又切脉不久,点头道:“完全正确,开方子吧!”

 常安立即欣然开出药方。

 海邈又补充一些,便由下人去配药。

 不久,董进德夫妇已付银欣然雏去。

 立见一名妇人前来道:“我常觉晕眩无力哩!”

 常安立即搭脉诊视着。

 不久,常安含笑道:“大婶上次来诊之后,为何不再来取药呢?”

 “你还记得吗?我不好意思再来呀!”

 “别如此说,大婶操劳过度,又缺营养,致贫血及伤及肾,我开半个月之药,另赠十两银子…”

 “不…不行,你已经没有义诊啦!”

 “我出身贫苦,我发过愿要助人,大婶成全我的心意吧!”

 “我…谢谢你!”

 说着,她已双目含泪。

 常安取出药方,便吩咐柜台另赠十两银子。

 不久,妇人又连连道谢,方始含泪离去。

 “爷爷,我没错吧?”

 “很好,继续做吧!”

 日子又平静的过了三个月,如今的常安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他每天至少诊治五十名病患,海邈则诊治三十人。

 生意旺,收入亦甚丰,扣除杂支及救助贫困患者,每月居然尚盈余三、四百两银子,负责理账的徐玉珠不由大喜。

 这天下午,四名中年人陪着一名少女入内,少女朝常安桌前一坐,立即递出又紫又肿的右掌。

 常安问道:“怎么回事?”

 少女脆声道:“昨天玩水,致有此症!”

 常安立即切脉及探视少女的眼皮。

 “爷爷,你瞧瞧!”

 海邈搭脉不久,便含笑这:“姑娘适值“天癸”(月经)吧?”

 少女脸儿一红,轻轻点头。

 “尊手必泡入冷泉吧?”

 “正是!”

 海邈递出三粒灵丹道:“按三餐服用,明晨即可消肿止疼。”

 “当真?”

 “姑且一试吧!”

 “好吧,多少银子?”

 “三百两银子!”

 “什么?这三粒小丸值三百两银子呀?”

 “奏效之后再来付吧,请!”

 “你如此自信!”

 “姑娘姑且一试,请!”

 少女收下灵丹道:“付吧!”

 一名青年立即递来三张银票。

 少女一起身,立即离去。

 常安低声问道:“爷爷在狮子大开口呀?”

 “她付得起!”

 “爷爷认识她吗?”

 “她来自大内。”

 “爷爷为何知道呢?”

 “大内姑娘喜带香囊,囊内皆装有麝香。”

 “原来如此,她果真有麝香味道哩!”

 “此外,她穿耳,平必常系环,唯有富家千金才会如此做。”

 “爷爷真细心!”

 “你该比我更细心!”

 “是,我会改进!”

 Scanby:Phoenixp OCRby:Yinzhung m.EDaxS.Com
上章 君临天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