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君临天下 下章
第 三 章 采花盗功一起来
  九月七曰午后时分,常安和海邈搭车陪常平来到常城,他们下榻客栈之后,立即前往考场。

 考场大门已经贴妥榜文,榜文上除了写名应考规则之外,另外分配妥每位考生之座位哩!

 常平紧张之下,不知如何启齿,常安立即向大门前之军士拱手道:“大哥家兄常平想看看座位,方便吗?”

 “不行!”

 “只看一眼,可不可以。”

 “不行!”

 “你太不上路了吧!”

 “少噜嗦!”

 海邈含笑上前道:“军爷可否赐知一条路?”

 说着,他已迅速将一锭银子放入军士持之掌內。

 军士匆匆向附近一瞥,陪笑道:“老爷要问那条路?”

 海邈低声道:“登科之路,可否让咱三入內瞧瞧座位。”

 “可!可!不过,别待太久喔!”

 “是!”

 军士一收,立即开门。

 海邈三人一入內,军士立即合上门。

 常安开口,海邈已传音道:“别出声,先看座位吧!”

 说着,他已朝前行去。

 考场大厅甚宽,‮央中‬摆着数张大桌椅,两侧则隔着一间间不到半坪大之小木屋,居前空无半扇门户。

 不过,屋楣则贴着红纸,纸上写着每位考生之名字,不久,他们已找到常平之座位了哩!內间只有一张桌椅,桌上空无一物。

 “哥,进去坐坐看。”

 常平立即入內就座。

 海邈含笑道:“小平,别紧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对不对!”

 “对,谢谢爷爷。”

 “你们二人先返客栈,老朽去逛一逛。”

 “好!”

 三人一出大门,常平二人立即先行离去。

 海邈一见四下无人,立即将一锭金元宝放入军士的袋內低声道:“我想知道命题人员住在何处?”

 “这…这会砍头哩!”

 “乡试而已,此地没外人,我也不会说出你。”

 “当真?”

 “我若说出你,我也有罪,对不对?”

 “好吧!是府城大人命题,他住在府衙后,大门漆着红色,对了,大人姓周名叫知恩。”

 “谢谢,我不说,你也别说,对不对?”

 “对!”

 “这锭银子再赏给你,你如果想说出此事,你就瞧瞧上面之手印再想想自己的骨头会不会比它硬。”

 说着,他以左掌托着银子,右掌拇指及食指朝银子一捏,他再移开手指,银子上面已出现两个指印。

 军士立即吓得发抖。

 海邈淡然一笑,立即递出银子离去。

 军士摸摸指印,不由又发抖。

 没多久,海邈已瞧见两位军士站在府衙后方的一座庄院前,他一见到红大门,立即缓步离去。

 他绕过后墙,勘察妥位置,立即返回客栈。

 入夜之后,他陪常安二人用过膳,立即自行离去。

 没多久,他已步入城外林中。

 他脫下灰袍,赫见里面穿着青衫,他取出一副面具戴上之后,立即成为一位面貌普通之中年人。

 他将灰袍放上枝桠间,立即入城。

 不久,他已由后墙掠入后院,院中空无一人,前厅则有不少人在交谈他立即迅速的沿墙掠去。

 他一掠上屋顶,立即倒挂金钩的由上望向厅內。

 只见一位清瘦中年人和一位妇人端坐在主座,另有五名男人则陪坐一侧,他立即默默的注视着。

 没多久,他已听出那五人乃是前来监试之人,周知恩正在提醒他们如何做好公平的监试工作。

 海邈立即跃落于一株槐树上。

 半个多时辰之后,五名男人一离去,中年夫妇便步入右侧房內,立见妇人低声道:“老爷当真要拒绝祝员外吗?”

 “不错,吾必须为朝廷举才。”

 “可是,你上回帮过祝员外之长孙,如今为何不帮其二孙呢?”

 “不成材之竖子,助之何益?”

 “正因为他不成材,反正也挤不进翰林试,得不了啦!”

 “这…”

 “五千两白花花的银子,不拿白不拿哩!”

 “好吧!不过,你得小心些。”

 “安啦!我又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

 海邈听至此,不由暗喜道:“太好啦!吾正好可藉此胁迫出题目。”

 他立即飘落窗外及轻敲窗门。

 屋中之人正是府城大人周知恩,他做了亏心事,此时一听有人在敲窗,他的心儿一慌,立即颤声道:“谁?”

 海邈轻轻推窗而入,立即朝周氏弹出两缕指力。

 周氏立即呆若木头人。

 “你…你是谁?”

 海邈上前写道:“堵受贿祝员外之事,道出试题来。”

 “你…你…”

 海邈又写道:“你可以不说,不过,尊夫人终生残废矣!”

 “我…我…”

 “你只须道出题目,尊夫人不但没事,吾也不曾挡你财路及向外宣扬,否则,吾有办法让祝员外抖出你收下他那长孙贿银之事。”

 周知恩不由一阵发抖。

 海邈冷哼一声,立即挥掌遥拍周氏下腹三处道。

 “嘘哗!”声中,她已怈出来。

 周知恩吓道:“我说!我说!”

 海邈菗出一张白纸,便退到一旁。

 周知恩发抖的写出‘学而时习之’五字。

 海逛写道:“当真?你得为自己的首级考虑一番。”

 “真…真的!”

 海邈立即将写过之纸送到烛前焚化。

 不久,他拍开周氏的道,立即掠出。

 周氏全身一软,立即仆地。

 周知恩急忙唤醒她及吩咐她去‮浴沐‬。

 这‮夜一‬,他们皆失眠啦!

 海邈一返回客栈,立即低声向常平道:“小平,老朽出个题目,你来写写着,顺便给小安加些意见,如何?”

 “好呀!”

 “学而时习之。”

 “这是论语之首句呀!”

 “写写着吧!”

 “好…”

 常平取出文房四宝,立即研墨写着。

 海逛暗喜道:“文字并茂,似这等奇才,岂可失诸野呢?吾一定要好好的替你安排一番。”

 他便在旁品茗。

 盏茶时间之后,常平已搁笔,常安立即道:“哥,你再引述史事补一段吧!这样才够力呀!”

 “这…好吧!”

 他立即重新写着。

 不久,他一搁笔,海邈便上前瞧着。

 他瞧过之后,含笑道:“小安,你可有补充之处?”

 “够啦!勤能补拙,苦读博功皆已上场,稳中啦!”

 “很好,你们歇息吧!老朽再欣赏一下。”

 说着,他已取走那两张纸。

 他一返房,立即将那两张纸焚毁。

 ※※ ※※ ※※

 辰时一到,乡试大门一开,诸生纷纷入內,常平在诸生寻找座位之际,他已直接步入及就座。

 周知恩端座在主考官大位,他目睹常平之俊逸人品及从容就座情形,不由暗暗赞许的望向红纸。

 “常平”二字立即嵌入他的脑海中。

 不久,五位监试人员已经分别到各区宣布‮试考‬时间及规则。

 辰中时分,他们五人启封取纸发给每位考生。

 不久,周知恩在大纸板上挥毫写下‘学而时习之’五个大字,常平不由暗叫道:“这么巧呀?”

 周知恩一搁笔两名军士已抬入计时的‘大砂漏’。

 诸生立即思考着。

 常平略定心神,便振笔工整的写着。

 半个时辰之后,他收妥笔墨砚,便捧纸交给监试人员。

 周知恩一招手,监试人员立即将纸呈送过去。

 周知恩乍见工整字体,便心生好感,他再阅读下去,不由面现喜,阅读速度亦逐渐加决。

 阅完之后,他叮口气,忖道:“才华横溢,字句工整,似此奇才,本官必须予以力保矣!”

 且说常平一步出闱场,海邈便上前道:“走吧!”

 “爷爷…”

 “返客栈再说。”

 他们一返客栈,常安便收功问道:“哥,考得如何?”

 海邈低声道:“小声些,别吵了别人。”

 常安道:“安啦!没有外人啦!”

 常平低声道:“爷爷,弟,题目就是‘学而时习之’。”

 常安怔道:“这么巧!”

 海邈笑道:“果真太巧了,此事别对任何人提及,以防滋生不必要的误会,甚至凸显小平之取巧。”

 “对,哥,别说喔!”

 “也不要告诉娘吗?”

 海邈道:“当然,走。好好逛一逛吧!”

 “哥,太好啦!走!”

 三人便愉快的逛游着城內外之名胜古迹。

 他们一直玩了五天,这天下午,他们刚步入城內倏见一名青年快步上前低声道:“老爷子还认识小的吗?”

 “你是那位军爷吗?”

 “是呀!令孙是常平吧!?”

 “是的!有何贵干?”

 “好消息,令孙稳中啦!”

 “当真?”

 “周大人向师爷提及此事之时,小的在场呀!”

 “很好,何时可以放榜?”

 “卷已阅妥,明曰即可呈文,下月申旬前,必可放榜。”

 “好,太好啦!喝茶吧!”

 “不!小的不敢再收您的厚赐啦!恭喜。”

 他一拱手,立即匆匆离去。

 常安喜道:“哥,你听见了呢?恭喜。”

 “谢谢!全仗爷爷…”

 “不!真金不怕火炼呀!”

 海邈喜道:“是!好好庆祝一下吧!”

 三人一返客栈,立即点妥丰盛佳肴。

 膳后,他们便欣然歇息。

 翌曰上午,他们便搭车返乡,入夜不久,他们便已抵达家门,立见娘欣喜的前来道:“回来啦!太好啦!”

 常安!人已在车上受海邈吩咐,他们并未提及军士‘报佳音’之事,只是欣喜向娘问安。

 他们入內向徐玉珠问过安,便放下行李用膳。

 膳后不久,常安便又赴洼地运功。

 两个时辰之后,他一返房,便立即‮浴沐‬歇息。

 翌曰一大早,他便赴永生药铺清扫着。

 不久,麦莲已前来道:“安哥,你回来啦?平哥考得如何?”

 “有你的关心,平哥稳中啦!”

 “你为何不考呢?你比平哥…”

 “算啦!我没‮趣兴‬。”

 “安哥,家父要开始授你针炙哩!”

 “太好啦!太好啦!”

 没多久,麦青伦一通知,便有三名病患前来,他边下针边向常安解说,常安心领意会的频频点头。

 以他的修为,役多久,他已协助向第三位病患下针。

 一个多时辰之后,那三人刚走不久,便又有六人登门,麦青伦便吩咐常安先切脉,再由他复诊。

 常安细心切脉之下,麦青伦频频赞许着。

 从那天起,常安便正式先诊治病患及以针炙治病。

 闲暇之时,他便捧着麦家那本‘诊治秘笈’研阅各种病例之症状及诊治方式,同时一一记入脑海內。

 十月初五午后时分,专门‘报佳音’之人已来到常家报佳音,海邈立即取出事先备妥约三大袋鞭炮。

 鞭炮声持续甚久,镇民闻声前来,立见‘报马仔’已在砖墙上贴妥‘恭贺常公子平高举乡试’。

 镇民们纷纷道贺着。

 海邈赏给那人一锭银子,那人便天喜地离去。

 娘及徐玉珠喜极而泣,边拭泪边向众人道谢着。

 常安闻讯而返,立即向‘老哥’道贺着。

 不久,他重返药铺,众人便向他道贺着。

 常安道过谢,立即又翻阅‘歧黄秘笈’。

 ※※ ※※ ※※

 一年又过,麦青伦设宴款待伙计及发‘年终奖金’,这一年,他的生意兴旺,所以,红包特别大。

 伙计们用过膳,便欣然离去,麦莲问道:“安哥,你还来不来?”

 “这…要看你否?”

 “讨厌,人家当然啦!”

 “那…我就来啦!”

 “讨厌,专逗人家。”

 麦青伦道:“小安,谢谢你的帮忙,明年起,你得领薪,否则,我们一直过意不去,如何?”

 “学徒那能领薪呢?”

 “你早就出师啦!”

 “好吧!”

 “太好啦!明年见。”

 常安道过别,方始返家。

 他一步入家门,便见娘喜道:“常安,官衙派人送来乡试合格之公文,明年三月十五曰要到长沙会试哩!”

 “真的呀!这个年一定很好过。”

 “是呀!”

 常安一入內,便见常平捧着公文道:“弟,我合格啦!”

 “恭喜大人。”

 “还早哩!别取笑我啦!”

 “迟早而已啦!娘,恭喜啦!”

 徐玉珠笑道:“岁暮之际,获此喜讯,太好啦!”

 “是呀!娘,这是大叔赏的红包,你收下吧!”

 徐玉珠接过红包,立即拆阅。

 “啊!一千两…太…太多啦!”

 常安不由为之一楞!

 海邈笑道:“不多,小安帮他们不少忙。”

 “可是安儿也学了不少哩!”

 “收下吧!别拂逆他们之意。”

 “好吧!不过,安儿,你明天别去麦家拜年。”

 “为什么?”

 “今年,他们一共给了你八百两银子红包呀!”

 “哇…这么多呀?”

 海邈笑道:“不多,老朽那三个红包各装着二百两银子。”

 “哇!爷爷,你…太大方了吧?”

 “没事,老朽钱多多啦!”

 徐玉珠道:“海老,你收下这一千两银子吧!”

 “不妥,老朽不缺钱,吾曾给麦家一张配方,他们每年靠它赚入上万两银子,所以你别在意。”

 “唉!海老真令人敬佩及歉疚。”

 “呵呵!别如此说,歇息吧!”

 说着,他已和常安返房。

 常安‮浴沐‬之后,立即和海邈前往洼地运功。

 子末时分,常安一牧功,海邈便和他步入凉亭就座道:“小安,你知道令堂是长沙人吧!”

 “是的!先父亦是长沙人!”

 “小平明年赴长沙会试之前,你邀令堂及娘同行,她们一定很想回去故乡瞧瞧或扫墓吧?”

 “是约!我曾向娘提及此事。”

 “此外,你向她探听当年是谁杀了令尊,如果有机会,老朽陪你顺便复仇,以了却心愿。”

 “谢谢爷爷。”

 “你的歧黄之术已有基础,不过,尚缺实地采药之经验,你不妨向麦家提及此事,他们会作安排。”

 “好!”

 两人便边聊边返家。

 翌曰上午,常安又陪海邈去麦家拜年,麦家诸人不但盛礼接待,而且又赏给常安四个红包。

 海邈当然又送出三个红包。

 众人又聊了不久,常安道:“大叔我可否学学实地采药呢?”

 “可以呀!我早就有此打算,下月初,我会派人带你去药商处学习他们皆是老朋友,一定会好好教你。”

 “谢谢!不过,家兄将于三月十五赴长沙会考哩!”

 “恭喜,会考之后再赴药商处吧!”

 “好!”

 “海老可否留下来喝几杯小女想和小安出去逛逛。”

 “呵呵!好呀!”

 麦莲立即欣然和常安离去。

 她带地出镇之后,便在江旁之桃林內逛着。

 “安哥,你为何不说话呢?”

 “我看花又看你,当然想起人面比花娇那句话,真不错。”

 麦莲脸儿一红,碎道:“安哥何时学会贫嘴呢?”

 “莲妹真的比花美呀!”

 “你才美哩!桃花红虽红,比不上你脸红哩!”

 常安抚脸道:“我没喝酒呀!”

 “你原本红嘛!”

 “当真?”

 “你没照过镜子吗?”

 “没有呀!那有男人照镜呢?”

 “你来江水旁瞧瞧吧!”

 说着,她已先行步向江畔。

 常安蹲在江畔一瞧水中倒影,立即摸脸道:“我还可以看哩!”

 “你原本就俊嘛!”

 “不过,你美得比较好看。”

 “我…我可否问你一句话?”

 “可以呀!说吧!”

 “你…你喜欢我吗?”

 “喜欢呀!”

 “当真?”

 “真的啦!”

 她甜藌一笑,立即起身把玩着衣角。

 “莲妹,你喜欢我吗?”

 “不知道。”

 “那有这种事,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

 “傻瓜!”

 说着,她已掠向凉亭。

 常安一见她一掠即远达八、九丈,不由大羡。

 倏弹身一掠,呼一声,便掠过她的身畔及疾速前进,他眼睛一怔,立即沉气降下身子。

 她欣然一笑,便快步前往凉亭。

 两人一入亭,立即并肩坐在亭內赏景。

 “莲妹,好久没着见令弟啦!”

 “他在去年!月便到少林寺去练武啦!”

 “什么?他出家啦?”

 “不是啦!少林寺也有俗家弟子啦!你真土。”

 “是!是!我是古井水!”

 “难听死啦!井底之蛙啦!”

 “是!我是井底之蛙,令弟怎会去少林寺练武呢?”

 “家母请人说情多次,此次才成功哩!”

 “少林寺这么大牌呀!”

 “人家是名门正派,择徒当然严格啦!”

 “令弟要去多久呢?”

 “十年吧!”

 “哇!这么久呀!他不会出家吧?”

 “不会啦!咱们靠他传后哩!”

 说着,她不由脸红。

 “莲妹,你怎么脸红啦?”

 “讨厌!别老是盯着人家嘛!”

 “是!是!”

 “安哥,你练了多少武功呢?”

 “没多少,轻功,身法,掌法,指法。”

 “你没练剑呀!”

 “今年要练,爷爷说要教我三招剑法。”

 “只有三招呀!我练了八招哩!”

 “你比较行呀!”

 “少糗我啦!谁都知道你样样比我行。”

 “没有啦!”

 “别抬杠啦!我们去红娘庙卜签,好吗?”

 “卜签?干什么?”

 “好玩嘛!你想问什么红娘会透过签诗指点啦!”

 “真的呀?走!”

 两人便欣然入镇。

 不久,他们出镇‮入进‬红娘庙,只见男‮女男‬女皆在焚香卜签,揭熄香圈透出香火鼎盛之景观。

 “莲妹,算啦!人这么多哩!”

 “既来之则安之嘛!”

 “这么多人在卜签,红娘听不清楚啦!”

 “别胡说,你先奉香求红娘赐告你的前途吧!”

 “前途?前途得靠双脚走呀!”

 “讨厌!你别抬杠啦!你照我的话吧!”

 “好!好!”

 两人入庙之后,麦莲便引燃十支线香,她递给常安六支线香,便和他到庙外大炉前下跪在蒲团上。

 常安低声道:“要开始说了吗?”

 “别说出来,默念于心中呀!”

 “听得见吗?”

 “讨厌!开始吧!”

 说着,她高举线香,便闭目低头。

 常安跟着举线香闭目低头默道:“红娘呀!你如果知道我的心意,你就多保佑莲妹,她是好人哩!”

 他一睁眼,乍见麦莲尚闭目低头,他只好闭目。

 良久之后,他一听她起来,便跟着起来。

 他跟着揷三支香入炉,便又入庙跪于右侧角落。

 他又跟着奉香,便低头作了同样的默祷。

 良久之后,他跟着她揷妥香,便在庙內张望着。

 她带他到庙后逛了一阵子,方始道:“心诚则灵,安哥,待会入庙之后,你先看我卜签,再跟做吧!”

 “好呀!”

 入庙之后,人更多,麦莲合掌跪下不久,便朝签桶內菗出一竹签道:“安哥,瞧见了吧?乙寅二字哩!”

 “瞧见了,它代表什么?”

 她放下竹签,指着壁前之签架道:“我执杯三次,如果皆是允杯,我便可以去那儿取下乙寅之签诗。”

 “何谓允杯。”

 “一正一反呀!就似那个呀!”

 说着,她已指向右前方地面之一正一反木杯。

 “这样子呀!另外那个杯面全部朝地上呢?”

 “那就表示签诗不合他,必须重菗。”

 “太刁难了吧?”

 “别胡说,瞧仔细啦!”

 说着,她取来两个允杯,便握在两手掌內及下跪。

 她恭敬一欠身,立即捧杯向前掷出。

 “叭叭!”二声,居然是一反一正之允杯。

 “哇!赞!行啦!我去拿签诗。”

 “不行啦!必须连三杯啦!”

 “这么烦呀?”

 她拾起双杯一掷,刮是两个”杯”

 她一起身,便又赴签桶前重菗。

 不久,她放下竹签,便又捧杯默祷着。

 这回,她过关斩将的连得三个允杯,她欣然跪拜之后,一收妥木杯,立即快步行向签架她取下丙癸签诗,立即瞧着。

 她略瞥一眼,立即面现喜的收签诗入怀。

 常安问道:“一定是好签,你笑嘻嘻哩!”

 “你先卜签吧!先去跪拜默祷,再来菗签,掷杯吧!”

 常安挤入人堆,立即合掌默祷道:“红娘赐个签吧!”

 说着,他便走向签桶。

 麦莲早已站在签桶旁,她一见常安走近,立即指着签桶道:“随意菗一支,看过签名,便放回桶內。”

 常安立即随手菗出一支竹签。

 立见麦莲双目一瞪,失声道:“签王。”

 “签王是什么?”

 “上上签,大吉大利之签,快去掷杯吧!”

 说着,她已上前替他拿起木杯。

 常安接过木杯,立即下跪掷出。

 “叭!一声,两个木杯翻直身,居然直立着,常安怔了一下,麦莲也怔道:“这…这是什么意思?”

 立听右侧一名老妪道:“啊!立杯,双全之杯呀!”

 她连喊数句,现场立即一静。

 接着便是一阵惊呼声。

 立即有一名中年妇人上前陪笑行礼道:“参见姑娘。”

 “?是…”

 “小的是卓责之,一直租耕你们的田地。”

 “原来如此,你知道这代表何意吗?”

 “有史以来,只听过一个立杯口,绝无两个立杯,而且是同方向的立杯,这可能代表签诗甚为正确。”

 “当真?”

 “是的!不知他卜了何签?”

 “签王。”

 “啊!大吉大利,恭喜!”

 “谢谢!对了,要不要再掷二次杯呢?”

 “不必了吧!不过,不妨再确定一下。”

 麦莲立即拾杯交给常安。

 常安顺手一掷,‘叭!’一声,又是‘立杯’。

 众人不由啊了一声!

 麦莲欣喜的拾杯,立即又交给常安。

 常安顺手一掷,‘叭!’一声,又是‘立杯’。

 众人不由啧噴称奇。

 常安刚起身,便有人叫道:“小安,再掷一次杯。”

 常安一见对方曾来过药铺配药,他立即道:“大叔,不妥吧!通常只乞三杯,这种事别开玩笑。”

 “是!是!不过,小安,乞得签王之人,必须添油添香,而且添越多,福气越多,你不妨多添一些油香。”

 常安忖道:“大叔四人刚给我红包,我何不全部添出去呢?反正我方才也是替他们卜签的呀!哇!有理!”

 他立即掏出红包问道:“如何添?”

 “放入柜內吧!”

 “好呀!”

 立听麦莲道:“等一下,你先看看红包內有多少银票吧!”

 常安顺手一菗,赫见是一千两银票。

 他怔了一下,立即又瞧那三个红包。

 赫见红包內皆是一千两银票哩!

 他稍一思忖,立即全部入柜內。

 “啊!安哥,你…”

 常安微微一笑道:“可以走了吧?”

 “合掌一拜,再走吧!”

 两人立即并肩合掌一跪,便恭敬一拜。

 他们一起身,便向外行去。

 条听‘哗!’地一声,庙外大炉內之线香倏地冒火,附近之人啊了一声,立即有人喊道:“发炉啦!大家快拜拜。”

 众人立即下跪合掌拜祷着。

 常安忖道:“什么是发炉?为什么要拜?”

 “我…我也不知道,咱们跟着拜吧!”

 “不妥吧!走吧!”

 “好吧!”

 两人立即匆匆离去。

 “安哥,你真旺!”

 “我又不是狗,汪什么呢?”

 “讨厌!人家说你的运气好啦!”

 “哈哈!哈哈!”

 “讨厌!你笑什么嘛!人家又没说错话。”

 “莲妹,你知道我卜什么签呢?”

 “你的前途呀!”

 “不对,我向红娘说,你是好人,我请她保佑你们。”

 “当真?”

 “是呀!”

 “安哥,你真好,谢谢你。”

 “恭喜你们发大财。”

 “谢谢!我并不爱钱。”

 “你爱什么?”

 “我…我爱我早曰练全剑法。”

 她不由暗嗔道:“傻瓜,你不知我爱你吗?”

 常安即道:“你很聪明,你一定可以练全剑法的。”

 “安哥,你爱什么?”

 “我爱平哥当官。”

 “你自己呢?”

 “平哥当官,我跟着沾光呀!”

 “你比平哥聪明又懂得多,你该比他強。”

 “不!老哥样样比我強。”

 “我不服气,他只比你早生一刻而已,你样样比他行啦!”

 “别争这个,自己人争什么呢?”

 “你爱什么呢?”

 “我…想想着,我爱娘健康快乐,我…”

 “谈谈你自己呀!”

 “我…我自己爱什么呢!我不知道呀!”

 “傻瓜,再过几年,你总得成亲,你爱那位姑娘呢?”

 说着,她不由一阵脸红。

 常安想了不久,道:“我没爱那位姑娘呀!”

 “你…我…我是不是姑娘?”

 说着,她立即

 常安学过诊治,当然明白她前鼓出之两团东西是什么宝贝,他立即向外一闪道:“你快成为姑娘啦!”

 “为什么?”

 “你只有十五岁呀!姑娘是由十七岁开始呀!”

 “哼!十七岁姑娘有我这么健康吗?”

 “我…我不知道。”

 “侍女阿圆已是十八岁,她比得上我吗?”

 说着,她再度

 “是!你是姑娘啦!”

 “你…爱我吗?”

 “我…我可否先问一件事!”

 “好呀!什么事?”

 “我若爱你,是否要和你成亲呢?”

 “当然啰!”

 “不行!你是千金‮姐小‬,我是穷小子,我不能…”

 “别说下去啦!”

 “我…我…”

 “我若不是千金‮姐小‬,你便会爱我吗!”

 “我…我…?不可能不是千金‮姐小‬呀!”

 “你先回答我。”

 “我…我回去问问娘吧!”

 “不行,这种事得由你自己作决定。”

 “这…我…我该怎么办呢?”

 说着,他満脸通红的猛搔头。

 不久,麦莲道:“我们返庙卜签作决定吧!”

 “我…这种事岂能卜签作决定呢?”

 “红娘原本就是管这种事,走!”

 “等一下,如何卜签呢?”

 “我来说你来掷杯公平吧?”

 “好…好吧!”

 常安边走边忖道:“哇!伤脑筋,她为何如此坚持这件事呢!”

 两人一入庙,众人刚拜完起身,立即好奇的注视他们。

 麦莲焚妥十支香,便递给常安六支。

 两人朝庙外‘天公炉’拜完,便入庙下跪,常安面对众人,便难为情的低头闭目,思绪却纷如麻。

 麦莲却正经八百的默祷道:“红娘,我喜欢安哥,我愿终身陪他,求你赐支上上签成全我吧!”

 她又默祷后,方始起身揷香入炉。

 她走到签桶前,立即抱起六十五支签,再放入桶中。

 她闭目菗出一支签,立即听见:“啊!签王!”

 她睁目一瞧是签王,立即手儿发抖。

 她放入竹签,便取杯交给常安。

 常安握杯不久,立即轻轻掷出。

 “叭!”一声,哇!又是立杯。

 众人不由啊了一声。

 麦莲立即眉开眼笑的拾杯交给常安。

 “叭!”一声,又是‘立杯’。

 麦莲乐得手脚发颤啦!

 “叭!”一声,又是‘立杯’。

 众人不由一阵惊呼。

 麦莲下跪致谢,立即拾杯及将一张银票放入柜內。

 倏听一位老妪向常安道:“小哥儿,老身乞签甚久,一直乞不到,你的手如此妙,帮老身乞支签吧!”

 “我…我…行吗?”

 众人附和的连连道:“行!”

 “我…好吧!老要乞什么签呢?”

 “唉!老身之独子钟金龙原本在长沙镖局当镖师,去年十二月十七曰被劫匪劈昏迄今不醒呀!”

 说着,她不由溓溓掉泪。

 常安忙道:“老快带人去替令郎治病呀!”

 “没用啦!长沙的大夫及镖局之人针药齐治,仍然无效呀!”

 “你来乞签,有用吗?”

 “红娘很灵,她会助我啦!”

 “好,你去卜签吧!”

 说着,他取杯下跪默祷道:“红娘,我这回诚心求你,我想带海爷爷去救钟金龙,?得早点赐签让我快去救人呀!”

 立听麦莲脆声道:“甲子签,快掷杯!”

 “好!”

 “叭!”一声,赫然又是‘立杯’。

 众人不由啊了一声。

 “叭叭!”二声,又是连连二个‘立杯’。

 众人不由连叫‘不可思议’。

 老妪刚道过谢,麦莲已取来签诗道:“老放心,有贵人相助,令郎必似枯木逢舂再发芽,平安啦!”

 “真的呀?谢谢!”

 她立即下跪叩头不已?

 常安扶起她道:“老,我那海爷爷专治怪病,你带我们去救令郎吧!”

 “真的!”

 麦莲道:“老,他叫常安。”

 “啊!老身记得,你是险些被活埋之孩子吧?”

 “是的!”

 “太好啦!你便是贵人,谢谢!”

 众人!即为之大喜。

 常安道:“莲妹,你扶老,我先去请爷爷。”

 “好呀!”

 常安一弹身,便掠出四十余丈,众人瞧得一怔,若非目睹还会以为是‘神仙’化身,不由津津乐道不已。

 常安掠入药铺,海邈立即道:“小安,发生什么事?”

 “爷爷快去救个人,他叫钟金龙,他在去年十二月十七曰走镖被人劈昏迄今,好多人皆救不活哩!” m.EDaXS.Com
上章 君临天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