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君临天下 下章
第 二 章 桃花林内艳事多
  

 时光似水般消逝,一晃又过了三年,常安不但已经离开药桶一年,而且他已经练了一年的身法。

 白天,他在房中练身法。

 夜晚,他便泡坐在沅江旁桃林內之一处洼地,该处洼地乃是海逊所精心挖掘及安排之宝

 桃清正,否则,道士岂会以桃木作剑驱鬼呢?

 这处洼地原本只是一个小凹地,它四周之桃树甚为茂密,桃子亦又太又甜,所以,它在四年前引起海邈注意。

 海邈检视凹地之土质之后,便发现它的上既深又,以他的经验,立即判定凹地下方有“地灵气”

 于是,他专心的先替常安奠基。

 同时,他以五行八卦术配合药材昅聚地灵气,当常安每次在洼地运功时,全身条地桃红海逝见状,不由欣喜若狂。

 他不惜耗费功力的当场掌拍常‮全安‬身道,二个多时辰之后,常安已足以承受那些“地灵气”啦!

 这一年来,常安风雨无阻的每夜来此地打坐二个时辰,他的骨胳及內功已经筑下深厚的基础啦!

 他在白天练习身法之际,更顺利的施展啦!年逾七岁的他,却已经比常平大出一个头哩!

 这天上午,常安正在房中练习身法,海邈一听前厅有人在交谈,他稍一听,立即含笑道:“常安,歇会儿,小莲来啦!”

 “真的呀?”

 “喝口茶吧!”

 常安便入座喝茶。

 海邈刚斟妥两杯茶,便见周玉带看麦青伦夫妇及二位女童和一位男童笑嘻嘻的步入房中三童齐声唤道:“海爷爷!”快步上前下跪。

 “呵呵!乖,太好啦!“

 麦青伦道:“铭谢海老恩赐麟儿。”

 “呵呵!恭喜!他取何名?”

 “单名原。“

 “麦原”

 小男童立即上前。

 海邈抱看麦原,立即逐一‮摸抚‬他的骨胳。

 麦莲朝常安道:“安哥,你黄牛啦!”

 “我…黄牛…”

 “你不是说要来我家吗?你为何没来啦?”

 “我…我…”

 麦氏笑道:“莲儿,安哥忙呀!他一定会来啦!”

 “真的吗?安哥。”

 海邈道:“现在就去。”

 麦莲喜道:“哇!太啦!谢谢海爷爷。”

 “呵呵!走吧!”

 说看,他已放下麦原。

 麦氏急问道:“小犬堪造就否?”“上中之材,堪造就。”

 “谢谢!谢谢!”众人便向外行去,前厅內尚有二位妇人及三位少女在等侯徐玉珠,海邈上前道:“玉珠,老朽带小安去麦家一趟。”

 “是!麦大爷,恕小女子招待不周。”

 “哈哈?妳忙吧!海老及令郎中午便在寒舍小聚一番吧!”“是!安儿,要听话。”

 “是!”

 众人外行不久,便步入永生药铺,只见十余人正在椅上等侯,柜后之人则忙碌的配药哩!海逊含笑道:“生意颇旺哩!”

 “托福,请!”他们刚走入后院,麦青伦之双亲已欣喜出

 双方行礼之后,立即‮入进‬內厅就座。

 麦莲道:“爷爷,爹,连儿想带安哥去书房瞧瞧。”

 麦青伦合笑道:“好呀!”

 “安哥,走!”

 常安便含笑跟看她离去。

 不久,他已跟入一间宽敞,窗明几净的书房,麦莲指看右侧书桌道:“安哥,这张桌子是我的。”

 “哇!好大喔!另外这两张书桌是…”

 “梅妹和原弟的,你瞧瞧我的作品。”

 说看,她已自菗屉捧出一大叠纸。

 “哇!妳的字真好看哩!”

 麦莲眉开眼笑的问道:“真的吗?”

 “真的,尤其这涸安字最好看。”

 “我一直想你,所以,我每写到安字,便很用心哩!”“对不起,我一直没空来见你。”

 “没关系啦!你不是来了吗?对了工我今天的功课是“四季昑”安哥,你写一写,供我参考一下吧!“

 “好呀!”

 麦莲立即铺纸研墨。

 不久,常安已提笔工整的写道:“舂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麦莲叫道:“天呀!好妙的意境呀!好工整有力的字呀!安哥,你真是天才我的字太弱啦!”

 “不!你的字娟秀得很,看起来很舒服。”

 “可是,我喜欢你这种有力的字体,你教我,好吗?”“好呀!”

 麦莲捧走那首“四季昑”道:“我要好好收蔵它。”

 不好吧!

 我喜欢它,安哥,开始吧!

 好,我就按“永字八法“说起吧!

 说看,他点、撇、钩的写看及叙述看。

 麦莲立即坐上邻桌专心练习看。

 晌午时分,李氏入內道:“莲儿,请安哥用膳吧!”

 “娘,你快来瞧安哥的这首‘四季昑’。”

 李氏上前一瞧,芳心一颤的忖道:“真是奇才,不知海老是如何调教他,实在太令人羡慕啦!”

 她立即笑道:“太好啦!莲儿,你得多向安哥学习。”

 是呀!莲儿正在练字哩!莲儿好喜欢安哥之字喔!

 说着,她已捧来一叠纸。

 嗯!很好,常安,谢谢你。

 大娘客气啦!

 先用膳吧!

 二童立即欣然跟去。

 他们一步入餐厅,便见大人们已经在座,麦莲立即朝麦青伦道:“爹,安哥的字真好看,莲儿正在练字哩!”

 “哈哈!很好,入座吧!”

 “安哥,咱们坐在一起。”

 说看,她已牵常安入座。

 席间,他频频替常安挟菜及催他多吃,大人们瞧在眼里,乐在心里,便末作任何的干涉及阻止。

 膳后,麦莲便拉着常安返书房练字。

 麦青伦道:“小女一向直子,海老别见笑…”呵呵!稚子之情,最为纯真,顺其自然吧!

 是!小犬何时可以泡药?

 再侯一年吧!今年內先服药建內元。

 是!尚祈海老赐方。

 不妨服用老朽上回所配之丸。

 是!在下已配妥五、六千粒,海老待曾取回一些吧!太让你破费了吧?小事一件,实不相瞒,在下曾于二年前以此丸救过一位来自常德之游客,如今,常德及长沙每月皆购买三、四千粒此丸哩!

 可喜可贸,勿怈此药方。

 当然,在下皆和內人亲自调配。

 此丸功效甚宏,对方若富有,不妨索取高价。

 是!贸不相瞒,此丸已为在下添入不少的财富。

 恭喜!

 全仗您老所赐,所以,尚祈笑纳。

 好吧!对了,莲儿已在练武了吧。

 是的!內人已在一年半前授她內功。

 很好,不知授何招?

 麦氏答道:“小女子一向学习青萍剑法,打算授以此技。”妳施展一下吧!

 是!

 麦氏立即以筷代剑的演练一遍。

 海逊点头道:“此套剑法是由达摩剑法之三招衍化而来,它只有达摩剑法的十分之一威力。”

 “海老高明,先父昔年在少林身份较低,只能练此技矣!”“老朽另有一套剑招颇适合天人及令媛令郎练习,请备四宝。”

 麦青伦夫妇立即欣然取来笔墨纸砚。

 海邈立即录下八招剑式道:“曰后若有人问起此套剑招之来历,倘祈各位告以在路侧巧拾。”

 “是!”

 海逊便低声解说看。

 黄昏时分,麦氏感激的行礼道:“铭谢海老厚赐。”“别客气,缘份矣!老朽该告辞啦!”

 “是!小女子去请小安。”

 不久,麦莲已和常安前来,立听麦莲道:“海爷爷,你今后是否可以带安哥来此玩呢?”

 “好!”

 “谢谢海爷爷,安哥,你听见了吧?你要来喔!”“好!”

 麦青伦捧来装看瓷瓶的包袱道:“海老请笑纳。”

 “有吃又有得拿,老朽该常来,呵呵!”

 “竭诚!”

 “呵呵!告辞!”

 XXXXXX

 曰子又平静的过了六年,七夕之夜,夜空飘来雨丝,凡间俗人立即附会的形容为“牛郎织女相会哭泣。”

 常安盘坐在桃林內之洼地,他的以掌亦习惯性的按在地面,可是,今夜的他反常的频频颤抖。

 海邈注视半个多时辰,忖道:“太好啦!小安终于粹炼出“地灵气”之华,不出三年,他使可以大功告成啦!”

 他立即传音道:“全力运功,没事。”

 常安正在惊慌,乍听此语,立即安心的练功。

 此时,位于东北方向的江畔凉亭內,正有两道人影疾掠而入。

 他们正是一对蓝衫青年及自绸宮装少女。

 他们一入凉亭,青年立即取巾递给少女道:“所幸雨势不大,否则经过这段路程,咱二人已成落汤啦!”

 “谢谢师兄,小妹自有纱巾。”

 说看她取出丝巾转身拭脸。

 青年立即拭去脸上及发间之雨珠。

 趁看他们在拭雨珠之际,笔者略加代他们,这位帅哥名叫翟承兴,这位俏妞叫做许毓芬。

 此二人之名字不怎么醒目,不过,若提及他们的长辈,可就大有来头,所以笔者就从头叙述吧!

 四十年前,以少林为首约九大门派掌门人在昆仑山顶举行十年一度之聚会,并且互相砌磋武学。

 不到半曰,一位自称游龙客诸福之中年人前来表示向各派掌门人较量,各派掌门人一见他満脸正气,亦欣然同意。

 各派掌门人原本利用游龙客作“靶”而比出九人之高低,那知,少林掌门人一上场,大家便心知不妙。

 不到半个时辰,少林掌门人便已经落败。

 接下来三天,另外八位掌门人亦先后落败。

 游龙客很上路的表示会保密,并且邀请各位掌门人有空到重庆“游龙山庄”奉茶,便飘然离去。

 一年之后,各派掌门人默察之下,一见游龙客果真守信未怈密,于是,他们先后赴游龙山庄拜访。

 游龙客之“万儿”便曰益响亮看。

 他的徒弟“游龙书生”翟瑞铭及“游龙公子”许建龙亦沾光的到处成为最受的“帅哥”

 三年之后,游龙客宴请各派,席间,他宣布自己将闭关向道,游龙山庄及爱女诸碧环则交给游龙书生翟瑞铭。

 游龙书生许建龙一见自己人财两失,他便在半年后和排帮帮主袁世泰之独女袁锦美成亲,同时定居于汉

 表面上,他仍和师兄保持着来往,私底下他运用排帮的势力奋发向上,因为,他一定要強过游龙书生。

 汉系位于长江及汉水淮合处,重庆则位于长江及嘉陵江淮合处,两条游龙使各据一段长江奋发向上。

 如今的“游龙山庄”及“建龙山庄”已经不相上下矣!

 妙的是,他们皆各生一对‮女男‬,连生孩子也不相上下哩!许毓芬正是游龙公子之女。

 翟永兴则是游龙书生之子。

 今天,他们游桃源之桃林而相遇,以方畅游之下,用过晚膳便联袂夜运,那知竟曾遇上这场雨。

 好,咱们言归正传吧!

 只见翟永兴取出一个水晶方盒放在木桌上道:“师妹,它便是小兄方才提过之物你欣赏一下吧!“

 水晶盒通体透明,盒內有一只五彩缤纷的蝴蝶蛰伏看,许毓芬瞧看大喜道:“真美,它来自何处?”

 “贵山区內,它不但美,而且通体泛香哩!”许毓芬道:“当真?”立即揍前瞧看。

 翟永兴轻轻将盒盖挑起一寸高,果然飘出一股幽香,许毓芬道句:“真香哩!“立即深深昅了一口气。

 翟永兴的嘴角立即泛出一丝难以意会的笑容。

 “师妹,小兄可否道出肺肺之言?”

 “请说。” “师妹,家父母一直对师叔怀有歉疚之心,因而时常嘱咐小兄接近你,企盼由小兄弥补一些歉疚。”

 许毓芬低头道:“小妹明白。”

 “师妹,嫁给小兄,好吗?”

 “这…这…”

 “师妹,游龙山庄及建龙山庄若能因为你我之成亲而结合,不但可弥缺憾,更可以跃登天下第一派,是吗?”

 “是的!”

 “师妹,应允小兄,好吗?”

 说看,他已轻按她的柔夷。

 她缩手,卸停留不动的低下头。

 他轻唤句:“师妹!”立即牵看她的柔夷。

 她轻轻一震脸儿垂得更低啦!

 他一摸她的掌心沁汗立即暗喜。

 他又唤句:“师妹!”立即楼住她。

 “师…兄…别…”

 他一吻住樱,她便说不出话来。

 她伸手轻推,他反而楼得更紧。

 不久,她的全身一烫脑门便昏沉沉的,他‮奋兴‬的吻看。

 一股原始的焰立即使她不由自主的搂住他了。他欣喜的‮抚爱‬着。

 不久,衣衫逐渐滑落地面。

 两具‮白雪‬的胭体便‮动扭‬不已。

 他抱她躺在木桌,立即破关而入。

 乘风破之中,他欣然发怈着。

 她婉转承,莺昑不已。

 不久,他将水晶盖凑近她的鼻端,幽香昅入不久,她便在一阵剧烈颤抖之中,茫酥酥啦!

 他放下水晶盒,轻抚胭体的运功着。

 他将她放在桌上,立即在椅上运功。

 海逊在方才被“嗓音”引来,他隐在远处一族桃树后默睹至此,立即明白对方在盗采功力。

 他为之不齿。

 可是,他不愿干涉。

 他只是对那个水晶盒有‮趣兴‬。

 他又等候不久,条听一阵衣袂破空声音,他刚注视不久,便瞧见一位白衣宮装女子挟着一人掠来。

 哇!赫然是许毓芬挟来翟永兴哩!

 原本在椅上运功的翟永兴立即起身道:“师妹,得手啦!”

 “是呀!这家伙的功力不弱哩!哟!你把这位美人儿搞成这样子呀!你懂不懂怜香惜玉呀?”

 说看,她已将青年放上桌。

 翟永兴搂看她道:“天仙‮女美‬也不似你般值得我怜惜。”

 “格格!先解求尸体吧!”

 “你把他昅干啦?”

 “当然,一劳永逸嘛!”

 “你这只大白鲨真狠,你还怪我不知怜香惜玉哩!”

 “格格!我若是大白鲨,你便是大金刚。”

 “哈哈!彼此!彼此!”

 “先运功吧!等会儿得待曾挨刮。好吧!”

 他一穿妥‮服衣‬,两人便各在椅上运功。

 海逝瞧至此,更感‮趣兴‬的留下来啦!

 不到半个时辰,一位丰腴女子已经掠近,亭中之二人立即起身拱手行礼及恭声道:“参见使者。”

 “免礼,得手啦!”

 “是的!”

 “埋尸!”

 “是!”

 丰腴女子立即坐在椅上运功。

 那对青年‮女男‬各朝桌上‮女男‬戮了一指,立即在江旁劈个大坑,他们拋入尸体,立即倒下褐黄药粉。

 尸体一开始蚀烂,他们便互视一笑。

 不久,尸体一化尽,他们立即埋上土石。

 他们一返回亭內,立即各按上丰腴妇人之“期门”及“关元”剎那间,丰腴妇人的衣衫已似灌风般起。

 海逊忖道:“此妇是谁?为何利用此套盗取功力呢?“

 盏茶时间之后,那对‮女男‬已收掌离去。

 妇人则继续运功看。

 海邈思忖迄今,立即悄然摒息行去。

 不久,他已按近妇人背后,倏见妇人沉哼一声,右掌闪电般向后抓来,而且奇准无比的抓向海邈的膀间。

 海邈冷哼一声,左脚一旋,左掌已扣上妇人之颈项。

 “你…你是谁?”

 海邈封住你的“哑”立即将她按上桌面。

 他撕去她的亵,立即分开她的粉腿。

 他一宽,立即破关而入。

 他一破关,便立不动。

 他的以掌分别按住她的“尾鸠”及“促”立即昅气。

 妇人刚昅收入体中之功力及她本身之功力,立即似决堤湖入海邈的体內,她不由为之芳容失

 哇!好一个现世报。

 不久,海邈剎住功力,‮开解‬她的“哑”道:“妳想不想活命?”

 “想…求求你…饶命…”

 “你是谁?”

 “银凤!”

 “方才那两人是谁?”

 “朱,何敏。”

 “他们乔扮何人?”

 妇人念头一转,瞒道:“徐里,祝慧英。”

 “死者是何来历?”“点苍及峨嵋弟子。”

 “妳是使者?”

 “是的!”

 “贵上是谁?”

 “岭南一鹤池天威。”

 海逛忖道:“原来是他,哼!”

 他立即封住银凤的“哑”及继续昅收功力。

 不久银凤已经遭到恶报。

 海逊以她的衫裙拭净现场之血迹及秽物,立即将她拋出江畔之尸水中,立见她迅速的腐蚀。

 她一化尽他便小心的埋妥土石。

 不久,他已掠返常安身旁,他一见常‮全安‬身仍在颤抖,他不由忖道:“我何不将那些功力转注给小安。”

 他一拿定主意,立即道:“小安,继续运功。”

 说看,他已按上常安的“命门

 他便以“分期付款”方式断断续续的输入功力,常安的身上亦逐渐的恢复稳定,不过,额上已现汗珠。

 破晓时分,海遴一收掌,便取药服下。

 他注视四周,一见天色虽亮,仍然未见游客,他心知常安正需要运功炼化功力,他便继续等侯看。

 不久天空又飘雨他不由暗喜。

 他便躲在桃树下避雨。

 只见雨水一淋近常安立即似淋上一把无形大伞般向外噴溅而去他愉快的欣赏不久,便満脸的笑容。

 黄昏时分,雨势已歇他一见常安的吐纳已经平和,他立即起身道:“小安!可以返家啦!”

 常安呼一口气,立即起身道:“爷爷我的功力好似增加数倍。你是不是把功力送给我啦?”

 “不错。天暗了,你娘一定在看急了。”

 “啊!是的!”

 两人便默默返家。

 他们一近家门,果见徐玉珠出来道:“海老回来啦?”

 “是的!抱歉!老朽和常安玩太久啦!”

 “平安就好平安就好!”

 “娘放心,爷爷会照顾安儿。”

 “娘知道,快去洗洗脸,准备用膳吧!”

 海邈二人立即返房漱洗及更衣。

 不久,他们已陪家人用膳。

 膳后,海邈道:“小安,今夜就在房內运功吧!”“是!”

 没多久,常安已在椅上运功。

 海邈在小室內‮浴沐‬净身之后,立即上榻歇息。

 窗外雨势绵绵,窗內卸是风平静,鼓明时分,海邈一醒来,便见常安仍然在运功。

 他外出吩咐周玉诸人别来打扰,便在旁守着。

 经过接连七天的运功,海邈一见常安已经能够驭御那些功力,他立即唤醒常安及陪常安用膳。

 膳后,他吩咐常安‮浴沐‬,便在旁思忖。

 常安浴后,海邈便吩咐他继续运功。

 七天之后,他唤醒常安用膳及暂歇。

 不久,他又吩咐常安运功。

 他便以这种密集方式吩咐常安运功着,除夕时分,他方始陪常安和家人共进团圆餐叙哩。膳后,徐玉珠道:“海老,麦大爷今天曾来访,他邀海老明曰带安儿去他府上聚一聚哩!”“好呀!对了,平儿明秋将参加乡试吧!”“是的!可否让安儿一同参加呢?”

 小安不宜步入仕途。

 “是!您把安儿调教得这么成功,感激不尽。别如此说,你别太忙,该享福啦!”

 “谢谢!我做惯了,我打算在明年授徒,便可以轻松些。对,你这手巧艺也该传给别人啦!”

 “是!”

 “小平,祝你明秋乡试进榜。”

 常平立即起身行礼道:“谢谢海爷爷的鼓励。”“呵呵!很好,小安,你和你大哥站拢吧!”

 常安便欣然走到常平身旁。

 娘周玉立即笑道:“姑娘,老身没说错吧?安儿足足比平儿高出一个头哩!呵呵!太好啦!”

 徐玉珠欣慰的道:“全仗海兄之调教。”

 “呵!平儿温文儒雅,曰后必可封公晋侯。”

 “谢谢!我只希望他谋偶一官半职告慰先人而已!”“不成问题啦!”

 众人又叙良久,方始返房歇息。

 XXXXXX

 爆竹一声旧岁除,常安穿看一身崭新的行头,如玉树临风般跟看海逝在鞭炮声中走出家。

 沿途之中,镇民频频互贺年,常安也凑热闸的行礼看。

 他们一近永生药铺,便见一身大红绵袄的麦莲来道:“海爷爷恭喜,安哥哥恭喜!恭喜!”

 常安拱手道:“莲妹恭喜!妳真好看!”

 小丫头双颊一红,一时说不出话来。

 海邈望看她的神色,再瞧见她那微鼓的脯,不由忖道:“小丫头懂得情爱啦!这一对散不了啦!”

 立见麦青伦夫妇带看麦梅及麦原前来行礼,海逊呵呵连笑,愉快的各递给麦莲三人一个红包。

 麦莲三人道过谢,便收下红包。

 麦青伦夫妇立即欣然各送来常安一个红包。

 他们一入內,麦青伦之以亲亦各送常安一个红包。

 海邈呵呵笑道:“早知有如此多的红包,往年该年年来拜年,小安,对不对?” 常安脸儿一红道:“不好啦!您老不是亏大啦!”众人为之哄堂一笑。

 麦莲端来喜糖道:“安哥,吃糖。”

 “先给海爷爷吧!”

 “你先拿一个嘛!”

 常安只好拿起一块糖。

 “海爷爷,吃糖。”

 “呵呵!爷爷齿摇,留着曰后吃正式的喜糖吧!”

 麦莲脸儿一红,立即退去。

 麦青伦道:“这十四年来,海老未见龙钟老态哩!”“呵呵!老朽已老不下去啦!”

 众人为之一笑。

 海邈道:“老朽打算让常安在此地学习一年,否?”

 麦莲双目一亮,脫口道:“好呀!”

 话一出口,她立即脸红的低下头。

 麦青伦喜道:“之至。”

 海邈道:“老朽打算让常安在这一年中熟悉各种药材及药,同时学习诊治病患。”

 “在下一定倾囊传授。”

 “一年之期如果不足,不妨再延期。”

 “是!是!” 众人又聊了一阵子海逊道:“老朽带小安到别处走走吧!”麦莲忙道:“留下来用膳吧!”

 “谢谢!改天吧!”

 “不要,你们不知何时才会再来哩!”

 “呵呵!小安不是近曰将来学药吗?你不吗?”麦莲脸儿一红,立即低下头。

 海邈呵呵一笑。便带常安离去。

 不久,他们已步入桃林內之洼地,海逊一见洼地內已经长草他立即跃入及探掌按在地面上。

 他昅口气默察不久,忖道:“好強之气,常安若再昅收一段时曰,必然可以接近六成之境界。”

 他立即欣然跃出来。

 “海爷爷,我该再来此运功吗?”“不错!今夜起,每夜来此一个时辰吧!”

 “好!”

 “走!去江畔瞧瞧!”说看,他便带常安行向埋尸之处。

 不久,他已发现该处已覆上更多的土石,他心知必是下雨之故,他放心之下便愉快的赏景。

 不久,江面两侧远处已各目驶来一条船,他目送两船错离去之后,立即含笑步入凉亭:“小安,方才船上有多少人?”

 “好多喔!每人都穿新衣,热闹哩!”

 “不!只坐两种人。”

 “两种人?什么意思?”

 “名、利二人而已。”

 “我不懂!”“你尚年青,而且曰子过得太单纯,所以,你不明白世人为了七情六,太多在争名及夺利哩!”

 “爷爷并无争名夺利呀!娘也没有呀!”

 “老朽看开了,令堂历死还生,又为了栽培你们兄弟,所以,她不曾争名夺利你曰后慢慢体会吧!”

 “是!”

 “你可知道老朽授你武功之用意?”“爷爷疼我,爷爷要我保护家人。”

 “这只是一小部份原因而已,老朽要你保护你大哥任官。”“大哥会任官吗?”

 “会!他今年秋试入榜之后,明年便可以到府城晋试,及格之后,后年便可以入京参加殿试。”

 “殿试一入榜,必可出仕任官,通常会出任县令,他必将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之县令。”

 “县令是什么官呢?”

 “一县之长,至少可以管二、三万人。”“哇!这么多呀?”

 “不错!每个县郡有好人及坏人,你协助他对付坏人,他治理妥县政,便可以保护更多的人,是吗?”

 “对!”

 “令堂常怀感恩之心而希望你们常协助别人,这是一条最有效之途径,你要好好把握。”

 “是!”

 “老朽希望你学药,便是因为老朽瞧过太多的人受看病疼,所以,老朽希望你专心学习。”

 “是!”

 “你到麦家之后,要尽早记下所有的药材及药,届时老朽再指点你如何利用內功诊治病人。”

 “是!我要不要再练武呢?”“要,你已有基础,每天只需练习三趟即可。”“是!”

 “老朽先按照本草纲目叙述‮物药‬吧!”“好呀!”

 他立即按照动、植物及矿物叙述看。

 不久,他带常安沿途解说看各种草木。

 黄昏时分,他陪常安返家用过膳,便换上便服外出。

 不久,常安已坐在洼地运功。

 海邈一见常安的印堂泛亮,不由暗喜道:“行啦!小安已经登堂入室啦!吾之心血没有白费啦!”

 XXXXXX

 大年初六,永生药铺在鞭炮声中开张,常安单独前来,立见麦莲欣然来道:“安哥你真的来啦!”

 “是的!大叔呢?”

 “他已在书房侯你啦!请!”常安便欣然跟入书房。

 书房內只坐看麦青伦,他一见常安入內,立即含笑道:“小安,来,我向你解说一下药材。”

 说看,他已翻开药典。

 常安一上前,麦青伦便有系统的解说看。

 不久,麦莲端来萎茗道:“爹,安哥,喝杯蔘茶吧!”

 “放着吧!你该去练剑啦!”

 麦莲只好行礼退去。

 一个时辰之后,麦青伦端看药材来到店內,他指看壁柜道:“这些小柜內各放着一种药材。”

 他菗出一柜道:“它便是一枝莲,你按照药典吧!”

 说看,他已递出药典。

 常安果真专心的瞧看。

 大年初,罕有人上药铺,所以,常安安静的瞧看。

 黄昏时分,他方始捧看药典返家。

 海邈笑道:“好玩的吧?”

 “是呀!好多种药喔!想不到连也可以做药哩!”“是呀!童名叫‘童中白’效果不凡哩!

 他立即边翻药典边补述看。

 戌初时分,他便陪常安到桃林洼地运功。

 XXXXXX

 不到一个月,常安已记下所有的药材及药,他便在麦青伦指导下开始学习抓药及配药。

 镇民们好奇的亦纷纷找常安配药。

 常安在忙碌之中,学得更多啦!

 四月四曰黄昏时分,他一返家,便见桌上摆看丰盛的菜肴,娘更是上前道:“常安,恭喜你十五岁啦!”

 “啊!难怪莲妹今天请我吃面哩!”

 “她也是这一天出生的呀!”立见海邈含笑出来道:“小寿星,上座吧!”“谢谢爷爷带我入人间。”

 “呵呵!小事一件。”

 立见徐玉珠带看常平前来行礼。

 海邈呵呵笑道:“坐!坐!”

 五人立即入座用膳。

 膳后,海邈道:“常安,趁着这个有意义的曰子,老朽就授你切脉之方法吧!如何呢?”

 “好呀!”

 两人便台笑返房。

 海邈述过窍门,便伸出右腕。

 常安一搭上腕脉,立即道:“爷爷,你的脉象真強哩!”“呵呵!爷爷命大呀!”

 “恭喜爷爷。”

 “别如此说,老朽教你识人体道吧!”说看,他已取出一张纸。

 纸上画看两个赤体人,人体正面及背面之各处道名称。

 “呵呵!会不曾头晕眼花呢?”

 “不曾,不过,好奇的。”

 立即密密麻麻的全部标画出来。

 “老朽先介绍人验之重大道及其功能吧!”

 说着,他已经以指尖由头顶“天灵”一直戮下。

 “爷爷,这些道是否为你提过之死?”“对,它们正是你攻敌之最佳目标,你先记下它们,老朽待会再介绍如何制及解吧!”

 说着,他已欣然喝茗。

 常安默记不久,便好奇的“自摸”重大道。

 半个时辰之后,海邈带他步入桃林洼地运功。

 两个时辰之后,他趁着常安神清气朗,记忆力特強之际,他立即解说制及解之方法。不出一个时辰,常安已经记妥。

 海邈便欣然带他返房歇息。

 翌曰一大早,常安便来永生药铺协助清扫前后院。

 一切就绪之后,他立即注视那尊半人高的铜人,他一见上面皆标出道名称,他立即欣喜的瞧看及默背着。

 不久,麦莲已前来道:“安哥,你在学针炙了吗?”“没有,爷爷要我记下道名称,供把脉之参考。”“把脉,家父最在行啦!我请他来教你吧!”

 “哈哈!莲儿,别太捧老爹的场吧!”

 “爹,谁不知你是医林圣手呢?快教安哥呀!”

 “没问题,小安,你跟吾返房吧!”“是!”

 不久,两人一入房,麦青伦便取出一本册子道:“此册乃是吾家历代祖先把脉诊治之心得,你不妨参考。”

 “哇!这么多呀!”

 “不多,大部份是病例记录,你先瞧瞧前十页之脉象分类,今曰若有病患登门,吾先把脉,再教你把一次脉。”

 常安道过谢,立即翻阅看。

 麦青伦便在旁补充解说看。

 一个半时辰之后,下人入內行礼道:“李员外前来求诊。”请他稍坐。

 “是!”

 “小安,李员外太肥胖而引起气,他的脉象属于第六类,你待会好好的印证他的脉象。”常安立即欣然应好。

 他们一入前厅,果然看见一位福福泰泰的锦服中年人坐在椅上,另有一名青年则陪笑道:“偏劳麦爷。”

 麦青伦在桃源乃是数一数二之富豪,又以歧黄救人,一向人绿甚佳,所以,李家管家如此客气。

 “管家请坐!”“谢座。”

 麦青伦一入座,便向李员外道:“员外贵体失和吗?”

 “李兄帮帮忙,小弟昨夜畅饮又…那个“行房”今晨便又起来了,而且这次的劲头似乎更大哩!”

 “请赐尊手。”

 李员外立即将右手搁上布垫。

 麦青伦搭上腕脉,便挑眼默察。

 不久,他收手道:“员外容常安见识一下吧!”

 “好!好!”

 常安便欣喜又紧张的将右手食中二指指尖搭上季员外的右腕脉,麦青伦立即合笑道:“劲道放轻些。”

 “是!”

 不久,常安收手道:“大叔,员外的…”

 麦青伦哈哈笑道:“员外别担心,今夜便可一觉到天亮。”说看,他已提笔边开药方边向常安解释看。

 没多久,常安便亲自去配妥三付药。

 李员外愉快的道:“管家,赏常安五两银子。”

 “是!”

 常安忙道:“不妥!不妥!”

 “哈哈!收下,见了你,吾的病已好了一大半啦!”不久,他已愉快离去。

 常安递出银子道:“大叔,您收下吧!”

 “你收下吧!这是吉兆哩,来,再进去瞧瞧吧!”说看,他已欣然返房。 M.eDaxS.com
上章 君临天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