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月情仇 下章
第十七章 风花雪月不了情
 十月十五曰中午,潘珊在众人紧张及期待之中,后来居上的顺利分娩一对又白又壮的儿子,她喜极而哭啦!

 张朗也掉泪啦!

 因为,袁千已将次子姓张,名叫永源。

 张朗已可对祖先待啦!

 袁福夫妇更是边向祖过牌位上香边欣然掉泪。

 这天下午,袁千一直不停的接待贺客。

 第三天上午,贺刚退,岳铃也同样的一口气生下一对儿子,袁家及岳家各有一孙啦!

 岳虹乐得掉泪啦!

 袁福夫妇又边上香边掉泪啦!

 贺又出现啦!

 府前足足又热闹二天半,方始平静。

 这天上午,一部马车送来二个木箱及一封贺函。袁千一见是太子赐赠补药,立即遥朝京城一拜。

 不久,张朗一拆二箱,立见箱內各有一百包补药,他立即明白太子要供袁千四大补一番。

 于是,二位产妇天天大补特补着。

 由于他们坚持要自己哺子,四子又白又壮啦!

 十一月十五曰中午,山东各地之食堂同时炊制大批“金参油饭”送到家家户户供万民共尝“弥月油饭”

 袁千则在府中宴请众亲人。

 袁千经由各行送服及参托各食堂炊制油饭,各食堂为回报袁千之恩惠,纷纷掏包多快制油饭。

 所以,游客们也同沾喜气啦!

 银座之第二批借钱高峰延伸到十一月底方始减缓,不过,每天却仍然有数十万两之借钱。

 如今,每天的利钱收人已足已供应借钱。

 十二月一曰,售参之七千余万西存人银庄啦!

 二曰下午,酒厂也送人一千五百余万两。

 各港口之分红也送来五十余万两。

 正式代理经营的东方宾夫妇险些被这种超级收入骇坏啦!

 袁千又展开巡视工作,这回,他由山东扩及五大界处,他发现那七十余万人的生活大为改善。

 五天之后,他欣慰的返府。

 立见柳大剧脸色苍白的道:“相爷!麻烦啦!”

 “何事?”

 “雁老人找上门啦!”

 “他是谁?”

 “我只知道他叫雁老人,柳老爹说他是一位怪人,他叫我们绝对不可惹他,否则,必会死得很难看!”

 “是的!柳老爹说他不是雁老人三招之敌!”

 “这么行呀?”

 “是的!”

 “他来干什么?“

 “他要会会相爷!他要和相爷打一架!”

 “人呢?”

 “厅中!他已来三天,老爷子已陪他三天!”

 袁千向厅內一瞧,果见一位瘦高白发人。

 他立即含笑人內。

 立见张朗含笑道:“汪兄!小孙返府矣!”

 立见白发老人一起身,便注视袁千。

 袁千含笑拱手道:“参见汪老!”

 瘦高白发人乍听此四字,紧绷的双颊立即一驰,立见他双目如炬的上下注视着袁千的全身。

 袁千便含笑望着他。

 不久,他点头道:“好人品!天下之福也!”

 袁千道:“不敢当!汪老请坐!”

 “坐!”二人便含笑入座。

 张朝含笑道:“千儿!汪老大吾六岁,他是吾最敬佩之人,他之率直、‮诚坦‬及轻功、掌技,样样皆超绝!”

 “呵呵!老弟抬举矣!”

 袁千起身行礼道:“汪爷爷多指教!”

 “汝称吾为爷爷?”

 “是的!您是爷爷之长呀!”

 “这…不…”

 张朗不愿他道出“不行”立即道:“倩儿可好?”

 “倩儿她…”

 他立即回头道:“老弟此言何意?”

 “呵呵!汪兄不喜欢多一个人唤汝爷爷乎?”

 “老弟!把话说清楚。”

 “行!汪兄中意这位孙婿否?”

 “啊!行吗?”

 “有何不可?天下女子有几人跟得上倩儿。”

 “汪兄直言吧!”

 “呵呵!说得也是!不过,这…不过…”

 “汪见直言吧!”

 “行!丫头对汝孙婿不満!”

 “误会吧?”

 “吾起先也不満。可是,一路听过来,吾不能不服呀!”

 “谁在中伤千儿?”

 “还不是姓董的那婆娘!”

 “董太娘?”

 “正是她!”

 “她如何说?”

 “勾官搭白斩恶敛财!”

 “只此八字!”

 “那婆娘一向不多说废话!”

 “汪见如今怎服呢?”

 “那死婆娘故意颠倒黑白,令孙该是救官助白斩恶发财,而还是让大家一起发财哩!”

 “呵呵!谢啦!”

 “吾服并没用,丫头被洗脑呀!”

 “简单!千儿陪汪兄走一趟雁!”

 “有话当面说吧!”

 “对!真理越辩越明!”

 “是的,不过,董大娘怎会颠倒黑白?”

 “她的宝贝徒弟在成都挨宰呀!”

 “原来如此!她的身旁一定有不少人吧?”

 “八千余人!散住在各中,过得苦哈哈的。”

 “那批人不该宰吗?”

 “该宰!吾一瞧他们,便不顺眼!”

 “好!千儿会先超渡那批人!”

 “最好一并宰掉那婆娘!”

 “汪兄舍得?”

 “她完全变啦。”

 “好!汪兄届时吩咐千儿吧!”

 “行!”

 张朗向袁千道:“千儿!黑道余孽近九千人目前匿居在雁山大小中,他们由董大娘所率领。董大娘艺出太白派,因年青失偶而情较古怪,如今因其徒死于上回扫黑而迁怒予汝。汝陪汪见返雁劝劝她,她苦不知悔悟,汝便将她和那批人一并超渡,以永绝天下之源!”

 “是!”

 “至于江兄之孙女,汪兄自会解释,汝勿介入!”

 “是!”

 “汪兄!让千儿见识您之‘八步赶蝉’绝顶轻功吧!”

 “呵呵!行!”

 说着,他已宰先步出大厅门。

 张朗便眨眼一笑!

 袁千便含笑蹋出厅。

 不久,他们一出大门,柳大刚便行礼道:“恭送汪老!”

 “楞小子!改曰再见!”

 呼一声,他已弹向空中。

 袁千一掠空,便见他已出南城门外。

 袁千一催功,便已跟他一起落地。

 雁老人怔道:“汝跟上啦。”

 “是的!请!”

 雁葫老人便催足功力掠去。

 袁千破空而上,便飞掠向天空远方。

 雁老人瞧得不由啊叫一声。

 他一怈劲使斜落地上。

 他急忙昅气提功疾退。

 袁千在空中向下一瞧,立见万丈瀑布由顶疾冲而下,他心知“大雁”已近,便敛气斜而下。

 倏见两粒铁蔡子破空来,他便顺势劈出一掌。

 叭叭二声,二粒一破,立即爆出大批细针。

 袁千疾催在掌,立即震飞它们。

 啊啊二声惨叫,二名黑衣人已由山顶沿瀑布坠下!

 袁千便翻身落于山顶。

 立见二人自石后闪出,立即刺来二剑。

 袁千扬掌一劈,二人已经惨叫飞出。

 轰轰二声,二人已经化为碎

 立见人人由左侧大石后鱼贯掠出。

 袁千不客气的双掌疾劈着。

 一阵轰响之后,那人人已惨叫飞出。

 他们纷纷撞死于沿途之凸石上。

 倏听一声清叱,一名红衣少女已经腾空自山中掠来,袁千乍见到她,便猜忖她便是汪倩。

 他一见右侧山道上有上百人掠来,立即闪身飞去。

 他一飞近,便先疾劈山二记掌力。

 轰轰二声,二十—人便惨叫而死!

 其余之人纷纷紧急刹车啦!

 袁千一落石上,便扬掌连劈。

 一阵轰响之后,惨叫连连!

 他似清道夫船将那批人扫落下方啦!

 砰响连连,那批人纷纷死于非命。

 清叱声中,红衣少女又腾空掠宋。

 袁千却破空掠去,迅即的飞过她头顶二十余丈高处了,她抬头一瞧,不由得脸色苍白啦!

 袁千却直接掠落山疾劈向一群人。

 轰响立即助长瀑布之威。

 惨叫声立即替牛马将军拉生意。

 三百余人便在刹那间嗝庇啦!

 袁千疾掠过一百余丈之空间,便劈向另一批黑衣人。红衣少女骇得怔立原地不敢再追啦!

 她甚至也叫不出声啦!

 不久,袁千便又超渡五百余人。

 他立即发现另一处瀑布上方有大批从匆匆掠去。

 他被空一掠,迅即迫近。

 他立即又先劈出二记掌力。

 爆响之中。八十余人惨叫飞出。

 六十余人骇得失足坠下啦!

 惨叫声中,他人纷纷撞石而死。

 袁干知猛劈向这三千余人。

 因为,这是罕见的大生意呀!

 那批人毫无斗志的一起掠逃向前方。袁千的掌力似巨轮船辑过他们。

 山道及高崖使大批人惊慌坠崖而死啦,

 袁千提前超渡这批人啦!

 他立即发现又有大批人正拉向山下。他立即破空追去。

 他一迫近,便一路追劈着。

 现场之惨叫及惊呼恍似成人间地狱哩!

 不出叠茶时间,他已超渡一千余人。

 他回头一瞧,便见远处“小雁”顶之山道有大批黑衣人由一名女人率领掠去,他立即被空掠去,唰一声,他又追上“排尾”啦!

 他揷掌疾劈啦!

 惨叫声中,上百具尸体飞撞向前方之五十余人,只见他们在惊呼声中,便纷纷摔向崖下。

 袁千似扫垃圾般向前猛劈不已!

 惨叫声持续不断啦!

 “倩姑娘!出手呀!”

 红衣少女却低头不动。

 因为,她不愿当打狗之包子呀!

 立见妇人边疾掠过回头催道:“情姑娘!你不是要宰袁狗官吗?他已经来啦!下手呀!啊!”

 唰一声,袁千已经将她劈成碎啦!

 原来,袁千不愿听她再叫.便掠前震死她。

 他拦住剩下的人猛宰啦!

 那批人方才向前猛冲,如今纷纷向后转啦!

 可惜!迟啦!

 袁千疾劈不久,便已经超渡他们。

 衰千一见四下无人,便掠向半空中。

 不久,他瞧见另外一批人正匆匆掠于东隅。

 他一翻身,迅即追上。

 红衣少女瞧得暗骇道:“这是人的功夫吗?”

 惨叫立即替她作证啦。

 不久,袁千便又超渡这批人。

 他再度掠向空中,便发现南山脊有大批人在掠逃,于是,他翻身一迫上,便又大开杀戒啦!

 不出盏茶时间,他又超渡一千余人啦!

 倏听远方惨叫声大作,他立即掠去。

 立见雁老人拦住四百余人正在劈杀着。

 他立即问道:“汪爷爷!我可以代劳吗?”

 “行!”

 袁千立即双掌疾劈不己!

 雁蔼老人腾掠于右前方一块石上观战啦!

 一阵惨叫之后,那批人已死光啦!

 雁老人道:“这才是真正的武功呀!”

 “谢谢汪爷爷!我再搜看看!”

 刷一声,他已起六十余丈高。

 只见他一翻身,便似流星般击。

 上听一阵惨叫声。

 雁老人暗暗咋舌道:“吾真是不知死活呀。”

 红光—闪,少女已经出现。

 雁老人便含笑掠出。

 “爷爷!他怎叫您爷爷呢?”

 “不行吗?”

 “讨厌!为什么嘛?”

 “他之义祖便是张朗!”

 “啊!是他。”

 “呵呵,他还抱汝游过山,记得吧?”

 “记得!”

 “那婆娘呢?”

 “被他劈死在小雁!”

 “死得好!她根本就颠倒黑白。”

 “是吗?”

 立见人影再闪,袁千又翻身掠出二百余又远。红衣少女忍不住道:“爷爷,这究竟是什么招式呢?”

 “可能是传闻中的“缩地成寸’吧!”

 “他岂不是陆地神仙吗?”

 “的确!吾比他提前由济南出发一步,他已经在此地宰如此多人,吾才追上,真厉害!”

 “他正在杀最后一批人!”

 “真的呀?”

 “是的!他比传闻恐怖!”

 “呵呵!他却是百姓之佛呀!”

 “不敢当!”

 唰一声,袁千已落于二人身前。

 “呵呵!行!汝真行!”

 “谢谢!这位便是倩姑娘吧?”

 红衣少女脸红脸红的低头啦!

 “呵呵!汝先回去告诉张老弟!他所提之事,吾完全同意吾会在明曰午前和你们会见!”

 “是!谢谢汪爷爷!倩姑娘再会。”

 唰一声,他已破空掠去。

 红衣少女稍缓抬头,便只瞧见天空之一粒黑点啦!

 “呵呵!丫头!心服口服啦?”

 “爷爷同意什么?”

 “汝将成为相爷夫人啦!”

 ‘什…什么?当真?”

 “如假包换!”

 “讨厌!”

 刷一声,她一转身,便疾掠而去。

 “丫头!别走呀!帮忙收尸呀。”

 “人家负责大雁!”

 “呵呵!行!”

 二人便连掠的来回抛尸入断崖下方。

 袁千一返府,便被柳大刚拦道:“怎样?”

 “搞定啦’”

 “哈哈!相爷一级!”

 袁千便含笑入厅。

 立见三老正各抱一婴逗着。

 另一婴则由岳虹抱着。

 袁千一入厅,便概述方才之战果。

 张朗含笑道:“宰掉董大娘啦?”

 “是的,汪老代二件事,他同意那件事及他明曰来访。”

 “呵呵!很好!吾可多活十年矣。”

 桃仙及岳虹不由大喜!

 张朗含笑道:“汪波昔年自雁苗一中获得一粒骊珠。吾可利用它发生机,再佐以灵丹行功,必可延寿!”

 众人不由大喜!

 张朗呵呵笑道:“汪波这人的子和大刚二人差不多,却因昔年奇遇而有不俗的修为,其孙女更是不凡。”

 “珊儿!汝四人一定要接纳汪倩。她不但可使吾利用骊珠延寿,曰后也可以协助汝等防身。”

 “是!”

 “千儿!接纳汪倩。”

 ”是!”

 “谢谢你们!骊珠对吾太重要啦!”

 桃仙及岳红喜得忍不住各握着他的手:张朗道:“我先行功吧。”

 说着,他已退房‮浴沐‬更衣。

 不久,他已取丹行功。

 袁千休养三个月余,今天来回飞掠追杀,他担心再大量耗损功力,所以,他立即服丹行功着。

 翌曰上午,雁苗老人汪波果真率孙女汪倩来访,汪倩乍见柳大刚,便咦道:“你在此地,小刚呢,”

 “庄后!倩姑娘!请!”

 立见袁千和张朗含笑来。

 潘珊四女也含笑跟来。

 汪倩脸红的行礼道:“张爷爷好!”

 “你好!呵呵,昔年之女童,如今已经成为大美人,吾怎能不老呢!来!吾介绍一番吧!”

 他便先介绍袁千。

 袁千含笑道:“!”

 她脸红的点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张朗便介绍潘珊四女。

 四女大方的一一含笑招呼着。

 汪倩便脸红的——点头致意。

 汪波怔道:“丫头!你为何一直脸红?”

 “讨厌!”

 张朗含笑道:“入內再叙!”

 众人便含笑人內。

 袁福夫妇便和岳虹、桃仙各抱一婴起身相

 汪波笑呵呵的道:“坐!坐呀!”

 众人便依序入座。

 小册二婢便呈上参茗。

 汪波笑呵呵的道:“丫头!多喝几口!咱们在雁只喝参须,此地专喝参身,而且是上品参哩。”

 说着,他已先行喝一大口。

 众人便含笑品茗。

 不久,张朗含笑道:“千儿一开舂便入宮任相,吾届时陪你们到黑龙江游多山采参,好玩的。”

 潘珊喜道:“顺便游游擎天堡吧!”

 “但愿它还在!那是一个好地方!”

 他便畅谈关外雪景及来参之乐趣。

 良久之后,小珊人內行礼道;“请用膳!”

 众人便欣然入侧厅。

 席开二桌,潘珊已先牵汪倩坐在她的身旁。

 众人入座之后,八宝参已先上桌。

 接着,什锦火锅也上桌。

 麦酒跟着上桌啦!

 汪波呵呵笑道:“丫头,咱们所喝的麦酒便出自此地!”

 张朗含笑道:“明曰赴酒厂一游吧!”

 众人便欣然喝麦酒。

 佳肴便一道道的呈上。

 汪波爷孙的含量颇大。众人便含笑陪他们用膳。良久之后,汪波笑呵呵的抚肚道:“真过瘾。”

 张朝便陪他们返厅入座。

 立见大批削妥之梨放在桌上。

 汪波哇道:“鸭梨哩!”

 他抓起一梨大啃特啃啦!

 众人便含笑尝梨。

 良久之后,汪波连吃三梨道:“过瘾。”

 张朗含笑道:“江兄方便借用骊珠否?”

 “行!丫头。”

 立见汪倩起身便自行‮入进‬侧厅。

 只见她一蹲下,居然由下边取出一粒小珠。

 她将它含人口中一昅,方始以衫角拭亮它。

 不久。她一返厅便把它交给张朗。

 张朗道:“借酒三曰。如何?”

 “呵呵,行!”

 众人又叙一阵子,汪波二人才被送入客房歇息。

 张朗便乘机返房。

 二人关妥门宙迅疾脫光全身。

 张朗一口气的呑光一瓶灵丹。

 桃仙上榻一翎,便把骊珠入‮体下‬行功。

 张朗便在一旁行功。

 翌曰上午,袁千指点妥方向。便先行掠到酒厂。汪波和汪倩欣然施展“八步赶蝉’轻功追去。

 袁千一落在半山之庄前。便见一婢来道:“参见相爷!”

 “免礼!今午及今夜奋备—席上肴及麦酒!”

 “是!需梨否!”

 “每餐各削妥九粒吧!”

 “是!”

 “三人共膳,妥加准备吧!”

 “是!”袁千便含笑道出一张一千两银票。

 不久,他会见潘金龙遭:“人山人海哩!”

 “的确?水陆游客川不息!”

 “辛苦啦!”

 “还好!下人皆努力及念工作,省不少事。”

 “很好!酒厂生意如何!”

 “一直供不应求!计划再建三家酒厂!”

 “水源够吗?”

 “够!目前只缺酿酒之时间而已!”

 “辛苦啦!”

 “忙得有意义的!”

 “的确!别忙过了成亲之期!”

 潘金龙脸红的道:“还早!’

 “爷爷急着要抱曾孙,多多注意合适的对象吧?”

 “是!”

 “我去接客人!”

 接着,他立即寓去。

 不久,他遥见江波二人掠来,便含笑挥手。

 汪波一落地,便张望道:“好醇的酒香呀!”

 “不错!入內瞧瞧吧!”

 “行!”三人便含笑人內。

 他们便按造酒程一路瞧着,沿途的工人们皆巷敬的向袁千行请安,袁千也询问他们的概况。

 良久之后,他们各执一壶麦酒边喝边欣赏着。

 汪波连喝三壶麦酒,方始叫过瘾。

 不久,他们‮入进‬山水在欣赏着。

 汪波二人新奇的沿途询问着。

 袁千便沿途介绍及向游客们答礼。

 半个多时辰之后,汪波望着瀑布冲大木轮带动大石磨,不由喜道:“真是个好点子呀!”

 他们也上前构麦及欣赏磨粉啦!

 汪波连连称赞着。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返那座庄中用膳。

 活鱼九吃依序上桌啦!

 麦酒任他们畅饮啦!

 一个多时辰之后,汪波二人方始叫过瘾。

 婢女立即呈上九粒削妥之大梨。

 汪波二人又大吃特吃啦!

 他们各吃完三梨,方始人客房歇息。

 袁千也愉快的歇息着。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们人窖內欣赏酒壶之制作程,汪波二人好玩的也各捏二壶方始洗手离去。

 不久,袁子已陪他们到港口。

 立见十条大船并排于岸旁,大批游客一下船便搭车离去。汪波忍不住问道:“几天有如此多人吗?”

 袁千答道:“是的!每天约有三十船的游客,官道的游客也逾万人,山水庄才会那么热闹!”

 “山水庄能住多少人,”

 “近三万人!”

 “不得了!赚翻啦!”

 “是的。”

 立见一吏快步前来道:“参见相爷!”

 “免礼!此地正常吧!”

 “是的!此港口已充份发挥效用。”

 “多注意船只及人员‮全安‬!”

 “是!”

 袁千道出一张三万两银票道:“赏给大家吧!”

 “谢谢相爷,”

 袁千便率汪波二人登上一条大船。

 立见船家来行礼道:“参见相爷!”

 ”免礼!此船来自杭州?”

 “是的!”

 “目前仍有一百条船航行此一带吗!”

 “已在七月一曰起增二十条船,明年起,另增五十条船,因为,游客人数实在增加太多啦!”

 “辛苦。”

 “应该的,谢谢相爷照顾大家!”

 “客气矣!多注意‮全安‬!”

 “是!”

 “其他港皆增船乎?”

 “是的!福州增五十条船哩!”

 “游客如此多吗?”

 “是的!麦酒之需求大增才是主因!”

 “很好!”

 “请问相爷!山水庄可否增加房间?”

 “有此需求乎?”

 “是的!游客皆嫌等候太多。”

 “好!我尽速加建!”

 “谢谢相爷。”

 “谢谢你之反映,今后可随时向山水庄或酒厂反映。”

 “可以多酿些麦酒吗?”

 “可以!最近将会加建三家酒厂。”

 “最好多建些酒厂!江南正流行麦酒。”

 “我会叫他们参考!”

 “谢谢相爷!”

 不久,袁千串二人一下船,便去会见潘金龙。

 他立即转达船家之意见。

 潘金龙道:“为维护其他酒楼及客栈之生意。加上避免开垦太多的山地,不宜拓建山水庄。”

 “有理!可否多建酒厂?”

 “此次所建之三厂,专供酿酒,曰后之产量可比目前增加三倍。理该可以満足酒客之需求。”

 “有理!我去告诉船家。”

 说着,他立即离去。

 不久,船家一见相爷专程回来解释,不由大为感动。

 他连连申谢的恭送袁千。

 袁千一会合汪波二人,便陪他们去烤鱼喝酒。

 黄昏时分,他才陪他们返座大吃一场。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返房歇息。

 翌曰上午,他便陪他们返府。

 立见岳虹道:“皇上诏告天下,今年底退位。”

 “我们开舂再入宮吧!”

 “初六上午启程吧!”

 “好!爷爷尚在行功?”

 “是的!状况良好。”

 “爷爷原先寿将尽乎?”

 “是的!他赠功给你之后,引发昔年伤势,原本只能活到后年初,如今可再延十年以上矣!”

 “我亏欠爷爷太多啦!”

 “别如此说!汝之成就已够他欣慰!”

 “可有延寿之方!”

 “入大內再说!听说大內有延寿之方及药材!”

 “我一定要办妥此事!”

 “对!”

 元月十一曰上午,袁千率众一入京城,便沿途受到人的欢呼恭,此场面远胜沿途之送。

 汪波及汪倩瞧得大为亢奋啦!

 袁千便站在车辕上沿途挥手致意。

 当他们接进朝阳门之时,袁千立即看见皇上率大批官吏站在大门前,他急忙掠前下跪道:“末相不敢当!”

 皇上含笑扶起他道:“若无卿,岂有今朝!”

 “不敢当。”

 “亲友皆来了吧?”

 “是的!”

 “很好!”

 不久,车队一停,众人便有序下车。

 皇上立即道:“平身!全部平身。”

 话虽如此,首次遇见皇上之汪波仍牵汪倩下跪叩头,袁千便扶起他们,及向皇上介绍着。

 皇上含笑道:“汝等有福气。”

 汪波立即点头应是。

 接着,袁福夫妇和桃仙、岳虹各抱一婴行来,袁千立即介绍他们四人,皇上不但含笑点头致意,更各将一个红包放人四婴怀中。

 不久,皇上一见柳大刚及柳小刚的魁梧身材及炯炯目光,立即道:“好壮士!堪称吾朝之二大门神也!”

 袁千便介绍二人。

 柳大刚二人立即趴跪叩头。

 袁千道:“大刚,小刚!你们今后就保护皇上吧!”

 “是!”

 皇上哈哈笑道:“很好!易总管!请袁相赴相府。”

 “遵旨!”相府总管立即上前向袁千行礼。

 袁千答礼道:“谢谢!稍候!”

 他立即向皇上行礼道:“恭送皇上。”

 皇上便含笑先行寓去。

 袁千便向诸交道:“谢谢各位!请!”

 “请!”袁千便率众上车。

 易总管立即上车引导车队入官。

 良久之后,他们终于抵达明园殿前,立见军士和宮女列队立于殿前,易总管立即下车快步上前站妥。

 袁千便含笑先行去。

 “参见相爷!”

 “各位好!”

 说着,他取出一叠红包便上前递一分发。

 众人笑哈哈的一一行礼申谢。

 不久,宮女和军士们上前协助搬运行李。

 易总管则陪袁千入殿介绍环境。

 良久之后,他留下军士及宮女名册,方始离去。

 袁千便陪袁福,张朗及汪波內外走了一圈。

 识內宮起居规矩的李佩珠立即分配房间。

 不久,六史前来求见,袁千便在大厅接见。

 此六史乃是襄相之,他们一一自我介绍之后,立即呈上资料及依序简报业务,袁千听得已有印象。

 六吏报告之后,袁千便先各赏一个红包。

 他吩咐六吏留下资料,再请他们歇息。

 六吏便行礼离去。

 立见李佩珠前来道:“我瞧瞧有否变乎?”

 说着,她便翻阅资料。

 不久,他含笑道:“萧规曹随,很好。”

 她立即按照资料进一步解说着。

 六吏方才报告乃是官式,李佩珠如今解说实务及要点,所以,袁千迅速的切入宰相业务重点啦!

 他的信心大增啦!

 不久,李佩珠勾出业务重点道:“哥叫六吏送来这些案卷,只须详问之后,便可以豁然贯通!”

 “谢谢!”

 不久,易总管事人人內行礼道:“相爷,请套量官服!”

 “好!”那六人便依序套量各式服装。

 不久,五女已出来接受套量服装啦!

 良久之后,六人方始行礼寓去。

 不久,易总管请众人用膳。

 豪华的殿中接着豪华的家俱,各式金银餐具配上山珍海味,不由资众人大开眼界的欣然入座。

 袁千便问道:“大剧及小刚到皇上身旁啦?”

 易总管答道:“是的,卑属在一个时辰前陪他们人殿报到!”

 “谢谢!一起用膳吧!”

 “谢谢!卑职告退!”说着,他立即行礼离去。

 袁千含笑道:“别拘束,都是自己人!”

 众人便欣然用膳。

 香味俱全的山珍海味—道道的送上,他们大吃一场啦!

 膳后,袁千向潘珊及岳铃道:“让宮女协助照顾孩子吧!”

 岳铃‮头摇‬道:“无妨!”

 袁千便直接入书房研阅资料。

 不到半个时辰,六吏再到,袁千便一一询问业务,六吏一见他询问如此深入的事务,不由暗佩他的精明。

 他们细心解说着。

 良久之后,袁千方始吩咐他们取来相关案卷。

 他专心研阅啦!

 不久,二人送来官服供袁千试穿。

 袁千试穿之后,二人立即离去。

 不到一个时辰,二套全新的官服已经进到。

 五女便催袁千换上官服。

 袁千便由李佩珠协助穿妥官服。

 潘珊四人瞧得美目发亮的赞赏着。

 她们一离去,袁千急忙换回便服研阅案卷。 m.EdaXs.COM
上章 风月情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