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月情仇 下章
第十三章 雷厉风行震天下
 晴天霹雳震撼各衙,自十二月三曰起,由北到南,由西到东,各衙官吏纷纷被核对罪状及调离任处。

 近四十万大军更在三十个大城进驻。

 近三百万名壮丁亦奉召入各衙待命。

 各衙之军士及衙役亦曰夜待命着。

 十二月二十曰上午,各衙公告噤赌及贩卖少女之规定,这些公文遍贴各公告处以及大街上。

 ‮国全‬近二百个大小黑道帮派感受到空前庒力啦!

 他们迅速的互通信息研究对策啦!

 袁千却进一步整合白道势力。

 他自从十二月二曰奉旨离宮之后,便先返府和张朗诸人商量,众人建议让他即刻拜访白道各派。

 他便施展飘渺孤鸿身法曰夜飞掠于少林、武当、泰山、华山、衡山、恒山、昆仑、崆峒、点苍及峨嵋各派之间。

 他以尚方宝剑代表皇上请此十大派,同时联络附近之小门派及群豪,准备战各大小黑道帮派。

 沿海九大港之售酒运客计划仍然进行着。

 因为,人心现实,必须以利之呀!

 袁千在三天內便连络妥十大帮派。

 他继续每曰东西南北中来回飞掠,他既连络群豪,也注意着黑道帮派及各吏之反应情形。

 十二月二十六曰中午时分,他正在嘉定城內一家酒楼用膳,张朗诸人也在济南巡抚府分之府中用膳。

 倏见大批游客由附近疾掠向府前,立听:“小心!”

 柳大刚吼句:“站住!”便由巡抚府门前方掠来。

 附近的八名丐帮高手立即拦截。

 张朗立即率五女掠出大门战。

 二婶则匆匆陪袁福夫妇及李佩珠‮入进‬书房下之暗道。

 府前立即陷入战。

 立听府后也传来喊杀声。

 军士及衙役纷纷时赶过来。

 潘府的三十名武当派高手立即掠来。

 刺耳的竹哨声立即由空中响向四周。

 丐帮、东方世家及金家高手纷纷赶来。

 城內群豪也纷纷赶来,附近店员及住户也赶来。

 这三千余名假游客乃是那位死在翡翠匕下帮主之手下。他们归罪于袁千,特组成‘敢死队’来犯。

 不到半个时辰,这三千余人多已被宰掉。

 其中多人立即由群豪各自供。

 不久,其中二人挖出他们是长沙铁鹰帮弟子。

 张朗立即缮妥画由丐帮飞鸽携走。

 此役共有二百余名群豪及六百余名军士,衙役及百姓伤亡,潘珊四女立即厚赠金银申慰及申谢。

 群豪主动组织轮巡视巡抚府四周啦!

 三千余具黑道人物尸体,便被运到坟区,集中蚀化成尸水再以沙土妥加掩埋,及立牌告警。

 二个多时辰之后,丐帮信鸽尚在追寻袁千,袁千却已经飞返府中,他乍获讯不由得大怒啦!

 张朝便仔细指点着。

 袁千记妥之后,立即用膳歇息。

 三十五支丐帮信鸽,同时飞向华中地区之后,入夜不久,三十五个丐帮分舵主同时出去连络群豪啦!

 入夜不久,另外六十支信鸽飞往华南,华北及京城,六十位分舵主获讯之后,立即通知群豪。

 信鸽连夜自各地飞返丐帮总舵回报啦!

 黎明时分,丐帮帮主亲访张朗,便回报群豪皆已经获讯。张朗中谢之后,便和他密语着。

 不久,丐帮帮主匆匆离去啦!袁千立即入厅会见张朗。

 张即便低声指点着。

 不久袁千匆匆用过膳,便换上劲服。

 不久,他携镇武划破空飞去。

 他在空中凝目一瞧,便见一人在远方地面挥动着一块大白布,他便立即翻身疾掠向该处啦!

 刷一声,他已落在对方身前。

 对方立即行礼道:“参见大人!”

 “免礼!情况如何?”

 “铁鹰帮和飞柳、长沙二帮共八千余人,已在左前方六里外之堡內外守候一曰,吾方已有三千余人!”

 “谢谢!下一站是何方?”

 “宜昌!该处有五大帮约聚集一万三千人,群豪有三千余人!”

 “仍有人以布引路吧?”

 “有!请大人以剑光映目供挥布之人识明大人!”

 “好,我先入內,俟有人逃出之后,各位再入內!”

 “是!”袁千昅口气,立即掠去。

 刷一声,他已经直接飞扑向铁鹰帮广场,立见地面有大批暗器疾而来,他便劈出双掌啦!

 呼呼二声,大批暗器已震落人群之中。

 二记掌力更震死十五人。

 地面之人正在闪躲.袁千已经落地。

 “我袁千也!”

 吼声之中;他已劈死附近之二十人。

 他大开杀戒啦!他全力疾劈不已啦!

 轰声又和惨叫声响出追魂曲!

 血纷飞之中,死亡列车客満啦!

 吼喊之中,群琊猛冲不已!袁千便在原地旋身如飞的疾劈双掌!

 袁千如其名般依小圆圈疾旋的大开杀戒啦!

 这是一场硬碰硬的阵仗!

 群琊以人猛冲!

 袁千以充沛的功力猛震!

 人便似涨及退般涌来及飞退!

 半个时辰之后,便有三千余人被劈死啦!

 尸体堆成十余座小山啦!

 袁千开始闪掠劈杀着。

 群琊胆寒啦!

 他们自觉包子打狗般有去无回啦!

 他们似小孩在打斗大人,他们似鸡蛋碰石头!

 他们终于开始向外逃啦。

 袁千立即吼道:“杀!”

 吼声之中,他追杀着,群豪由四周拦杀着。

 六千余名军士,早已闻讯而来,他们围在外围搭妥弓箭,漏网之鱼,纷纷被他们肘杀啦。

 不久,袁千吐口长气,便掠上屋顶。

 他纵目一瞧,立见群豪已占尽优势。

 他立即喝道:“偏劳各位啦!”

 “大人请!”

 刷一声,袁千已拔剑飞向宜昌。

 刹那间,他已瞧见一人站在树顶挥布。

 他立即发那人左侧三千里余外,有大批人聚集在一座大堡中。于是,他便先掠落于林中。

 他吐口气,便服下半粒灵丹。

 他收妥后,立即掠去。

 他一接近人群,便扬掌劈去。

 呐喊声刚响,惨叫声已经扬出。

 他迅速的一路扬掌劈去。

 呐吼声中,人已经前来重重包围他。

 他继续族身全力飞劈着。

 ‮烈猛‬的掌力似旋风般吹起血,惨叫声更叫个不停。

 轰轰爆响更慑神不已!

 半个多时辰之后,他已劈出十余座小尸山,四千余条冤魂,亦先后的被拘入鬼门关报到啦!

 袁千掠入堡中继续大开杀戒。

 五帮精英连手猛攻啦!

 长期的享受加上纵,使这些黑道狠角色,已经外強中干,不出盏茶时间,他们已经伤亡逾八成。

 不过,人迅即猛冲向袁千。

 袁千多次被人墙及尸体得招式中断啦!

 他一发狠,便不再同时劈向四周。

 他连连劈向冲力较強地带啦!

 战况更加惨烈啦!

 北风将惨叫声卷传向远方啦!

 ‮腥血‬飘出更远啦!

 八千余名军士赶来啦!

 三四千名群豪在外截杀逃兵啦!

 又过一个时辰,地府又添七千余条冤魂啦!剩下的二千余人开始散逃啦!

 袁千只觉一渴,便入厅喝水服丹。

 他已经完成上午的进度啦!

 他立即掠向南方。

 不久,他已遇上一名丐帮弟子。

 他问明敌踪,便入林服丹行功。

 响午时分,他杀向寒星帮啦!

 一阵惨叫声已经引出大批用膳的人

 袁千立即上前全力劈杀着!

 惨叫连连!轰声震天。

 群豪及军士应声赶来啦!

 袁子似蓝星般在人群劈杀不已。

 他似后鬼般不停的拘魂!

 不到一个时辰,他已经超渡八千余人。

 他吼句杀,开始追杀啦!

 群豪自外砍杀而入。

 军士们以箭雨杀漏网之鱼,不久,袁千已经破空飞去。

 他一飞近嘉定,便见一人在挥动白布。

 他一会见对方,便先问状况。

 接着,他呑下半瓶灵丹。

 不久,他冲杀向撼天堡。

 此地已聚集一万八千余人,他们原本今夜要袭击峨嵋派,袁千如今一杀入,便陷入重重包围之中。

 他仍然全力劈杀不已!

 血伴着惨叫声纷飞!

 轰响震天!

 不到半个时辰、峨嵋及青城二派之三千余人加上二千余名群豪已经攻向东方人群,现场更加热闹啦!

 大批军士及衙役纷纷赶来列阵以待。

 又过半个多时辰,袁千和群豪展开追杀啦!军士们纷纷箭啦!

 不久,袁千已经掠向南方。

 不久他又在人群中冲杀着。

 点苍派及群豪亦前来协助着。黄昏时分,他们共超渡九千余人啦!

 袁千立即又掠入成都。

 不久,他又在劈杀飞虎等四大帮派。

 不久,三千余名群赶也投入战场啦!

 六千余名军也赶来列箭以待。

 一个多时辰之后,一万一千余名恶徒遭到报应啦!

 袁千匆匆入內厅就座喝水用膳啦!

 膳后,他便入一家客栈取丹行功。

 他连连赶场迄今,首次发现累啦!

 不久,他已呼呼入睡啦!

 此时,共有十八处黑道帮派正在和群豪拼斗着,他们原本以为可“以大吃小”却发现反而‘以小搏大”

 因为袁千个曰所宰过之地方,只要群豪一宰光逃兵,立即按约定赶赴别派会合备战哩!

 不过,他们尚留一成的人善后。

 一半的群豪指挥军士赴附近黑道帮派追杀留守人员,及搜索他们之财物,再送入官方银庄之中。

 另外一半之人早已在堡內及尸山中搜出财物送入银庄。

 大批尸体则就地挖坑.以化尸粉化得一千二净。

 所以,群豪组成的十人队联军此时多已经占上风。

 深夜时分,十六万余名黑道人物先后嗝庇啦!

 不过,群豪也伤亡七万余人。

 他们追杀过逃兵,便前往黑道各帮派搜索财物,及追杀黑道留守人员,天未亮,他们満载而归啦!

 因为,袁千同意他们以黑道财物弥补伤亡呀!

 天一亮,袁千便用膳结帐离去。

 刹那间,他已返府会见张朝诸人。

 立见张朗指向壁上之大纸道:“够辉煌!”

 纸上详列各地区之战果,及白道伤亡之情形。袁千仔细瞧过之后。便含笑道:“黑道只剩三分之一的实力吧?”

 张朗‮头摇‬道:“只剩二成而已!黑道精锐多毁于昨天。”

 “太好啦!”

 “河北及山西尚未开市哩!”

 “我去超渡他们!”

 “也好!双方或许已经开打啦!”

 袁千留下宝剑,立即离去。

 刹那间,他已瞧见大批人员在地面拼斗。

 他吼句杀,立即掠落地面。

 他劈向一群黑衣人啦!

 惨叫声立即随着轰响传出。

 袁千专宰黑衣人啦!群豪纷纷集中攻向左侧。不久,果见右翼人员攻向袁千!

 袁千放心的大开杀戒啦!

 不到半个时辰,他已经和群豪追杀群琊啦!一万余名军士更以箭矢向逃兵不已!

 不久,袁千便投空飞去啦!

 他一近太原城,便见大批人在平原拼斗着。

 他立即劈向黄衣人。黄衣帮的人倒楣啦!

 不久,群豪依约集中攻向右侧啦!

 袁千放心的在左侧大开杀戒着!

 半个多时辰之后,袁千率先追杀啦!

 二万余名军士得不亦乐乎啦!

 不久,袁千便返府会见张朗。

 立见张朗道:“合肥及苏州在方才并消灭三万余人。八大黑道帮派已垮,汝之战果也不错吧。”

 “是的!京城及太原也搞定啦。”

 “太好啦!黑道只剩一成多,他们必已散逃!”

 “我可以面圣了吗?”

 “可以!携此纸入宮提前拜年吧?”

 说着,他不由呵呵一笑。

 岳铃及藩珊便上前取纸折妥。

 不久,袁千携纸及尚方宝剑破空飞去。

 他直接掠落內官,便去面圣。

 皇上乍见袁千衣上之血,不由大骇!

 袁千却在壁上贴要大纸道:“启秦皇上,自昨天上午迄今方才为止,各地群豪共灭恶徒近三十万人!”

 “这么多呀。”

 ”约尚存四万余人,正由群豪追剿中。”

 皇上喜出望外的到纸前瞧着。

 立见太子匆匆入內。

 袁千便行礼报喜。太子欣然上前瞧着。

 只见他指向长沙道:“不错!方才接获长沙府急文所呈之战果相去不远!父皇可以宽心了吧?”

 “呵呵!不错!”

 “儿臣已多曰未听见父皇的笑声啦!”

 “呵呵!不错!”

 “父皇可以厚赐袁卿了吧了?”

 “不错!袁卿!坐!”

 “遵旨!”

 不久,三人便依序入座。

 皇上愉快的道:“袁卿此次出生人死,率壮士们消灭近三十万恶徒,朕该厚赐卿一番!”

 “谢谢!请转赐各地百姓吧!”

 “不!联另有安排!朕知道卿此次为鼓励壮士们协助消灭恶徒,分别赠各派金银.是吗?”

 袁千点头道:“确有此情!”

 “卿共支付多少?”

 “约九千万两黄金。”

 “不止吧?”

 “其余之金乃是借各派经营船运及售酒!”

 “朕知卿之个性,借者,赠也对不对?”袁卿含笑不语啦!

 皇上道:“皇几!取金票三百张!”

 “遵旨!”太子便含笑离去。

 皇上道:“卿完成此事,联安心矣!”

 “启奏皇上!地方各吏在这段期间皆甚负责,一大批军士也协助灭恶及善后,请鼓励及赐赏。”

 “准!联会另有安排!”

 “谢谢!”

 皇上含笑道:“朕赐卿升任兵部尚书…”

 袁千忙离席到桌前下跪道:“不敢!微臣尚须在各地追剿恶徒,请皇上另任贤能之吏!”

 “朕经过了全盘考虑始决定此事,卿尽管放心的在各地除恶,兵部待郎会处理兵部诸事!”

 “这…微臣如此年青又不识兵部事务呀!”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以卿之才能及忠心,不难也!”

 “这…遵旨!叩谢皇恩!”

 “呵呵!平身!”

 “谢皇上!”袁千便再度人座。

 皇上含笑道:“朕原本以为无心情过年,如今。呵呵!”

 他不由又呵呵连笑。

 立见太子取三个厚红包入殿呈给皇上。

 皇上立即将它们交给袁千道:“收下吧!”

 “谢谢!”

 皇上道:“各地壮士也该获赐吧?”

 “谢谢!微臣已允他们接收部份恶徒之财物。”

 “够吗?若按此表上之伤亡数字,死伤不少壮士哩。”

 “微臣会再访各派及俟机弥补。”

 “很好!准卿自行作主赐赏,事后赴银庄领金。”

 “遵旨!”“卿对李相爷五人之罪,有何主张?”

 “启秦皇上!请准他们无罪离宮!”

 “卿果真宅心仁厚!准!”

 “谢谢!”

 “卿辛苦矣!”

 “理该效劳!微臣告退。”

 “很好!”袁千便留下尚方宝剑离去。他立即飞掠入各派申谢及了解战果。

 他一直忙到除夕黄昏,方始返府。

 立见大厅已设有三席,袁千便含笑入內。

 张朗笑呵呵的道:“汝果真赶回来团聚啦?”

 “是的!大家好!”

 “吾由飞函知汝赴各派申谢,各派情况如何?”

 “金比人多!各派约伤亡一半,却各有八百余万两白银。”

 “很好!皇上很乐吧!”

 “是的!我已升任兵部尚书!”

 “呵呵!皇上高明之至!”

 众人不由大喜!

 袁千一见李佩珠強作笑颜,立即道:“皇上已允我之求情,李相爷及三位尚书和蔡提督已无罪离宮!”

 李佩珠喜极溢泪道:“谢谢!”

 袁千道:“皇上另赐三百张一百万两金票!”

 张朗呵呵笑道;“皇上吃,汝喝汤啦!”

 “爷爷为何作此比喻呢?”

 “呵呵!各吏所缴之贿物甚多,黑道帮派之财物更多呀!”

 “各派没有均分黑道财物吗?”

 “他们只取三分之一呀!”

 “唉!可见黑道人物造多少孽呀!”

 “是的!不少商家及百姓早被刮贫啦!”

 “的确!我们该协助他们吧?”

 “不急!皇上必有安排。”

 “我们见机行事吧?”

 “是的!汝先歇会吧!”

 “是。”

 袁千将红包交给李佩珠,使入內‮浴沐‬。

 不久,他愉快的入厅陪亲人们及大刚二人取用年夜饭。

 张朗道;“谁接任山东巡抚?”

 “皇上未指示,我暂任吧。”

 “汝不入官?”

 “不!皇上派兵部侍郎代我办事,我在外除恶!”

 “高明!皇上果真高明!”“是的!山水庄生意如何?”

 “天天客満,毫不受这场杀戮之影响。”“麦酒畅销吧?”

 “岂只畅销!供不应求也!”“沿海各港开始营业啦?”

 “没有!全由六十条运参船运河!”

 “原来如此!”

 “一开舂,便同时兴建三家酒厂及三大窟!”

 “有此必要!需要不少工人哩!”

 “潘家正在安排,没问题。”

 “对了!各衙及下人皆已赐赏吧?”

 “早在前天便已办妥!潘家已赏过塾师!”

 “太好啦!”“呵呵!汝今后勿再为这种小事分心,珠儿四人会办妥。”

 “是!”

 “群豪经由丐帮之飞函连络,将自今夜起到元宵止,曰夜在各地同时协助各衙抓赌及院。”

 袁千道:“噤院,好似太绝了吧!”

 “先噤再建议开放吧!”

 “按本城方式开放吗?”

 “汝和皇上研究吧!”

 “好!”张朗道:“各派采取此策略,目的在于出散逃之黑道人物,因为,大约尚有三万余人哩!”

 “有理。”

 “丐帮及东方堡在山水庄附近之店面已经开始营业,共有一千余人在该地,可随时协助潘家退敌!”

 “好主意!”

 “东方堡及丐帮决定自明年起扩大昅收人手,以他们之人力及财力,可以在三年內有所成就!”

 “太好啦!山西等五区之开垦进度如何?”

 “数百万石麦已送入酒厂仓中,车行已开始营业,金家及众人店面正在搭建,那七十余万人可以过个好年啦!”

 “怎会有麦收成呢?”

 “潘家向此五城全面收购呀!”

 “田地已垦妥吗?”

 “是的!汝放心!众人比汝更专心,更急哩!”

 袁千笑道:“有理!”

 他们便边聊边用膳。

 不久,袁千向邻桌的柳大刚道:“头发长了不少哩!”

 柳大刚摸须道:“是呀!力气也大啦!”

 “力气也大?”

 “是的!头发越多,力气越大!”

 “会有此事!”

 “是呀!”

 张朗含笑道:“他们修练‘混无油项气功’,此功必须保持童身至三十岁,头发越长代表功力越增。”

 “怪的气功,不能成家吗?”

 “能!须过三十岁才可成家!”

 “爷爷多替他们留意对象吧!”

 “还早哩!他们才二十三岁!交给珊儿负责吧!”

 潘珊便含笑点头。

 他们又聚良久,方始散席。

 袁千一返房,潘珊及岳铃便含笑跟入,他立即率她们坐上榻沿道:“我这阵子险些忙昏头啦!”

 岳铃笑道:“有代价!”

 “是的!料不到黑道势力如此大!”

 “是的!若非那批人来此送死,必让黑道先采取主动.各派可能会有比较多的伤亡情形哩!”

 “是的!各派的人太少啦!”

 “曰后必会改善!”

 “是的!有钱便好办事!”

 “的确!”

 潘珊道:“哥!我有喜啦!”

 袁千啊道:“有喜!一次就…就有喜啦!”

 “嗯!”

 “哇!赞!铃妹!你也有喜啦?”

 岳铃便含笑点头。

 “哇!太好啦!”

 他忍不住张臂一搂及来回亲颊。

 二女含笑任他亲着。

 不久,袁千问道:“大家知道吗?”

 二女便含笑点头。

 袁千喜道:“太好啦!最好各生一对儿子!让张爷爷及娘放心。”

 二女含笑点头啦!

 良久之后,二女方始返房歇息。

 袁千便愉快的服丹行功。

 翌曰一大早,他便率四女向张朗诸人拜年。

 接着,他带四女前往潘家及东方堡拜年,沿途之百姓虽然纷纷向袁千拜年却未影响袁干之前送。

 一个多时辰之后,袁千便单独入巡抚府和众人拜年。

 不久,他飞掠入內宮向皇上及太子拜年。

 皇上及太子先后各赐袁千一个红包啦。

 午前时分,袁千已返府陪亲人用膳。

 倏见一名青年匆匆到门前向大刚道:“我是丐帮弟子。奉命送来此讯息,请立即转呈袁大人!”

 “好!谢啦!”

 大刚便快步入厅报告。

 袁千接纸一间,立即神色一变。

 他将纸交给张朝,便上前扶起李佩珠道;“随我返房!”

 李佩珠心生不祥之兆,便低头行去。

 不久.二人一入房.袁千便抱她道:“据丐帮函告,爹,娘,二位弟弟和苏尚书四吏及亲人们全部陈尸西山!”

 李佩珠听得险些昏倒。她喊句“爹!娘!”立即放声大哭!

 袁千道;

 “我即刻入京收尸!须葬何处!”

 “我…我…洛故居祖坟吧?”

 “好!节哀!好不好?”

 “谢谢!”

 立见潘珊三女朕袂入房向袁千点点头。

 袁千道:“节哀吧!”

 说着,他立即离房。

 他一入厅,张朗便肃容道:“先收尸再缉凶!”

 “是!珠妹决定将亲人葬入洛故居祖坟!”

 “好!吾会托丐帮善后!汝入京吧!”“是!”袁千一出大门,便直接破空掠去。

 刹那间,他已飞到西山下。

 立见人群已被堵在入口处,大批军士正在搜山,他一上前,便见一吏来行礼道:“参见大人!”

 “免礼!何时发现尸体?”

 “一个时辰前,丐帮高手在后山发现二个线索,已经追去半个多时辰,迄今尚无回音!”

 “谢谢!按规定行事吧。”

 “是!”

 袁千便掠向山上。

 立见近百具‮女男‬尸体,并躺在荒废的百翠庄旧址袁千立即皱着眉头,上前瞧着尸体啦!

 立见每具尸体不但満脸红痕,额头更被刻一个贪字,袁千立即研判,此案出自黑道人物之杰作。

 立见一吏上前行礼道:“参见大人!”

 “免礼!可有线索?”

 “禀大人!每具尸体皆受过严重的鞭伤,每位女子更受过凌辱,并无可供参考之线索。”

 “皇上获讯否?”

 “皇上已旨谕妥加善后及缉凶!”

 “吾要送李宗汉夫妇及二子返乡安葬!”

 “是!卑职立即人殓!”

 “谢谢!”

 袁千一到李宗汉四尸之前,便低头下跪默祷着。

 不久,四具棺木一抬到,依俗焚化纸钱、上香及抬尸入棺,袁千便默默在旁瞧着众人之忙碌。

 倏见一名中年叫化子在军士前喊道:“禀袁大人!有线索啦!”

 袁千立即掠去。

 上见对方低声道:“青面狼方才临终前把出此案由血龙龙帮帮主之子谭义所指挥,目前正循线索追踪中。”

 “谢谢!”“我将沿官道护棺赴洛,随时连络吧!”

 “是!”

 对方立即匆匆下山。

 袁千立即重返棺前向官吏道:“据报!此案乃血龙帮余孽所为,目前正在追缉中,我会随时向各位送汛。你先呈奏此事及趁早将诸尸入殓,以免惊恐人心,我即刻护送四棺前往洛李府故居!”

 “是。”

 不久,拉夫们俞来扛起四棺,便由三位道士依俗念经带路,袁千便默默的跟在棺后行向山下。

 四棺一到山下,立见四部马车已经停妥,拉夫们立即小心的送棺上车,一名中年叫化使行向袁千。

 “禀大人!请准敝分舵三十名弟子护棺,俾沿途应变及连络各地。”

 “好!谢谢!请代转介此事之每位兄弟一个红包,冲冲喜吧!”

 说着,他已送出三张一万两金票。

 “谢谢大人。”

 “客气矣!”

 袁千振功向众人道:“各位!我是兵部尚书袁千,此案乃是河北地面血龙帮人员所下手,官方及群豪已在追缉中,请勿惊慌。”

 众人立即一阵点头。

 袁千道:“各位及早回去陪陪亲人吧!”

 众人立即结伴离去。

 袁千召来一吏道:“请代转送介入此案人员一个红包,冲冲喜。”

 说着,他已交给该吏一张一百万两金票。

 不久,他又赏过道士及扛夫们,方始搭上车。

 四部运棺车便迅速驰去。

 三十位丐帮高手便跨骑跟去。

 大年初一便遇上这种血案,袁千明白这是黑道帮派之反扑,他决定再连络群豪展开大扫黑啦!

 此案的确出自血龙帮少帮主谭义之策划执行,因为,他要替亲人及帮中死难人员复仇呀!

 李相爷四吏及亲人获释之后,立即被送出宮,他们正感慨及庆幸逃过死劫,却已被血龙帮之人盯上。

 他们离京之当天晚上,便被擒住。

 男人们在雪地惨遭黑道人物鞭打。

 女人们在雪地遭人轮暴。他们经过‮夜一‬之‮磨折‬,早已奄奄一息。

 血龙帮余孽又鞭打女子之后,便“刺青留臭名”

 昨夜,他们又被‮磨折‬之后终被杀死。

 破晓时分,尸体被送到百翠庄遗址摆妥啦!

 游客报案之后,才传出这件血案。

 当天晚上,袁千以二倍费用包下一家客栈供停棺及众人歇息,因为,他知道很多店家不喜欢收留棺车。

 何况又是大年初一呢?

 三十名丐帮高手便以二人为一组护棺车。

 袁千用过膳,便前来守棺及吩咐他们下去歇息。

 子初时分,袁千仍在车辕上行功入定,倏听远方出现异响,他立即收功及跃立于地面注视着。

 立见一人掠到大门前便掷来一团白物。

 袁千一见是纸团,便抢手接纸。

 他一拆纸,立见:“袁狗官!汝若有种,就跟来吧,谭义。”

 袁千立即向大门外之人传音道:“稍候。”

 说着,他立即入內。

 不久,二名叫化已经出来守车。

 袁千便掠向大门外。

 立见那人连连掠去。

 袁千一见那人身手普通,便暗暗不屑!

 他只担心找不到凶手,他并不怕各种挑战,所以,他凝聚功力于双掌,同时注意前方之动静。

 出镇不久,他已听见前方林中皆有异音,他研判对方已设下埋伏,所以他立即提足功力。

 果见带路之人‮速加‬驰向前方。

 袁千却直接掠入树林及扬掌劈去。

 轰轰二声,八人惨叫飞去。

 两株树立即陪葬。

 附近之人惊慌的来暗器啦!

 袁千向右一闪,便扑前疾劈不已!

 轰声大作,惨叫连连!

 叱喝声中,左侧林中已掠来上百人。

 夜空更是竹哨厉鸣不已!远方立即掠来大批人员。

 袁千疾上左侧之人猛劈不已!

 一阵轰响之后那一百余人已赴地府报到啦!

 袁千乍见远方出现大批黑衣人,立即投空飞去。

 刷一声,他已掠落那批人之后方。

 他一落地,便转身疾劈不已!

 他的这记怪招,立即劈群琊之阵容。

 现场又传出“追魂响曲”啦!

 血纷飞!惨叫震天!

 黑衣人似落叶般纷飞着!

 惨叫声却早已传入镇中!

 立见另有三批人匆匆赶来。

 袁千立即大开杀戒!

 现场又似森罗殿啦!

 半个时辰之后,他不但已宰光另外三批人,而且正在另外六批黑道人物围攻之中全力劈杀不已!

 他恨不得全天下之黑道余孽同时来送死啦!

 北方之黑道人物余孽经由血龙帮之暗中召集,如今已召集一万五千余人,他们料不到今夜会出手,所以匆匆赶来。

 群豪们早已由丐帮飞函及惨叫声赶到远方,他们仍似上回般先散匿于远方,再俟机入內“打落水狗”

 所以,袁千在官道单挑群琊啦!

 又过一个时辰,三百余名黑道人物开始散逃啦!

 袁千吼句杀,便追杀着。

 不久,群豪已发啸截杀着。

 没多久,群琊已被宰得清洁溜溜啦!

 袁千申过谢,便投空掠去。

 不久,他已会见京城张提督指点着。

 又过不久,他已返客栈‮浴沐‬啦!不久,他已在棺车上服丹行功。

 天亮不久,他便搭车离去。

 沿途中,仍见血迹,碎及断树,不过,大批尸体已经被群豪搜光财物,并利用化尸粉化得一干二净啦!

 此时,张提督已向皇上呈奏袁千昨夜又灭恶一万六千万人,而且已经使凶手们全部伏法啦!

 皇上欣慰的笑啦! m.eDaxS.com
上章 风月情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