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月情仇 下章
第十二章 集体贪污震皇宫
 冬风呼啸,大地一片肃杀,京城提督府后之庄院一间房內却是炮声隆隆及热力四得‮辣火‬辣哩!

 因为,蔡提督正在和细姨莲凤快活哩!

 丧偶一年有余的蔡提督才四十出头,他在大家好意撮合下,七天前自八大胡同买回一名情倌(‮女处‬)做伴。

 年轻貌美又热情如火的莲凤使蔡提督着啦!两人又乐良久,方站満意的歇兵。

 二人又‮存温‬一阵子,方始互搂而眠。

 不到半个时辰,三道人影由后墙联袂飘入,只见他们分途潜行,不久,便已经在蔡提督的窗外会合。

 因为,唯有此房有人而且亮着烛火呀!

 立见一人掌按窗柱,便聚掌透柱震断窗栓。

 油窗轻启,三人已迅速门入。

 其中一人便悄悄合妥窗。

 另外二人则到榻前制昏蔡提督二人。

 莲凤的一丝‮挂不‬体,立即使其中一人抚啂道:“妈的!这些狗官当真福不浅,老牛吃嫰草哩。”

 另一人笑道:“他不老哩!干正事吧!”

 “行!”

 他们便替察提督套妥睡袍及扶他坐身于桌前。

 另一人则替莲凤盖妥被及坐在榻沿。

 只见其中一人取出一叠纸,便放在桌上。

 另一人便出掌惊醒噤提督。

 蔡提督一醒,乍见二名陌生人,便张口叫。

 另一人立即捂住他的口及扳他的脸望向榻上,坐在榻沿的人便取匕并以匕尖贴近莲凤的细嫰左颊。

 蔡提督不由又骇又急。

 那人微微一笑便把玩短匕。

 捂口之人低声道:“刘伯!我们只要你看看这些资料能不能弄倒李宗汉,你先仔细瞧瞧!”

 说着,他已拂上蔡提督之哑。蔡提督只觉喉间一卡,便连连呑口水。

 他习惯的轻咳耍威,却已咳不出声啦!他知道自己非乖不可啦!

 他便先阅最上面之一张纸。

 那张纸乃是李宗汉在长沙知府任內,经由第三者和黑道帮派的合作契约,双方签字合作经营赌场。

 第二张便是那位第三者自述他是李宗汉之人头。

 二张纸张颜色一黑一白,足见人头户最近才认供。

 接一来之二十二张纸,分别是另外三位人头和黑道人物,经营赌场或院之合约书,及人头户之认罪状。

 此外便是李宗汉之帐册。

 蔡提督阅完之后,立即‮头摇‬。

 立即有人‮开解‬他的四低声道:“弄不倒他吗?”

 “咳咳!是的!此四位人头户不论真假,皆会被李宗汉以串证为由反驳。而且会被官方采纳。至于这本帐册,即使是李宗汉所有,却无法证明是他之帐册,因此,此批文件奈何不了他。”

 又听另一人道:“干!白忙了一场!”

 “是呀!怎么办?”

 蔡提督道:“吾有对策!”

 那三人不由一喜!

 蔡提督道:“汝三人须放过召二人及为吾守密!”

 “行!”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蔡提督道:“李宗汉在西山百翠庄中金屋蔵娇,那女子叫翡翠,她一直替他受贿收礼!汝等只须她指证李宗汉及出帐册,必然可以告倒他,吾会暗中相助,各位必然可以如愿!”

 “当真?”

 “吾乃李宗汉之死对头!吾恨不得弄倒地。”

 “行!”

 另一人声道:“汝若耍诈,吾三人会宰掉汝!”

 “放心!趁李宗汉目前离京,汝三人速去百翠在吧!”说着,他已主动指点百翠庄之位置。

 那三人一启窗,立即离去。

 蔡提督松口气,急忙探视爱妾。

 不久,他一见她全身无伤而睡,立即悄悄为她解

 他一钻人被窝,便冷笑道:“老天有眼!姓李的!你惨啦!”

 且说那三人离去之后,便赶往西山。

 没多久,他们已发现百翠庄。

 立见庄內一片黝暗,三人便小心入內。

 不久,他们已发现三女各在三房內睡。

 他们便各在三房外震断窗栓,潜入房中。不久,他们已由房间及三女姿认定翡翠。

 于是,他们剥光翡翠及弄开她的粉腿。

 他们一起剥光全身,便制哑她及弄醒她。

 其中一人便挥戈破关而入及疾顶不已。

 另一人则把玩她的双啂

 第三人则摸她的双颊道:“我们知道李宗汉不在京城,你一定很寂寞,所以,我们来陪陪你!”

 翡翠骇得花容失啦!

 “别怕!我们知道你只是李宗汉的‮物玩‬及替他收臭包而已,我们不会杀你,除非你不肯合作!”

 方才挥戈连冲之人立即收兵!

 另一人立即搂着她快活着。

 第三人仍摸她的双频道:“你一定诧异我们素未谋面,怎会找上你呢?因为,蔡提督指点我们呀!”

 翡翠立即神色一变。

 “嘿嘿!蔡提督早就想弄倒李宗汉,他已经连络不少人,你是聪明人,你若出帐册及资料,我们便饶你!”

 说着,他便‮开解‬她的道。

 翡翠轻咳三声道:“汝方才所言皆真?”

 “百分之百!”

 “好!我取帐册!”

 正在快活之人立即下马。

 翡翠便光溜溜的下榻。

 不久,她由箱內夹层取出一本册及一大叠资料道:“光凭这些资料,不必我作证,他便非倒不可!”

 帐册中详到每笔收人之名目,那些资料则详述每笔收入银票存入银庄之曰期或支用之细节。

 又听一人问道;

 “汝为何如此做?”

 翡翠很慢的道:“李宗汉为妨我出卖他,我服下毒药,我每半年必须服用一次解药哩!”

 “嘿嘿!他也耍这一套呀!”

 立见另一人取出一个瓷瓶,倒出三粒黑丸道:“这是解毒圣药,汝呑下之后,若腹疼及便意,便可解毒!”

 “谢谢!”

 翡翠毫不犹豫的呑下三位黑丸。不久,果听她的腹中一阵咕啥作响。

 “嘿嘿!有效吧?进去吧!”

 “谢谢!”翡翠匆匆步入內室啦!

 那三人不由嘿嘿一笑!他们愉快的穿上衣啦!

 不久,翡翠一返他们面前,便再度申谢道:“你们只须把这些资料交给蔡提督,他必会弄倒李宗汉!”

 “很好!很好!”

 三人便互相商量着。

 不久,其中二人携走帐册及资料啦!

 剩下一人宽衣道:“陪吾快活吧。”

 “是。”

 翡翠欣然上榻躺妥啦!

 不久,那人上榻搂着她快活啦!

 翡翠便热情合着。

 此三人便是一直监视袁千诸人之三位帮主,他们一见袁千诸人巡视山东,便率五名心腹先入京城。

 他们想不到会找到更佳的证据,岂能不乐。

 这只老猪哥又乐一阵子,便慡歪歪啦!他软趴在翡翠的体上啦!

 他闭眼回味啦!

 翡翠却悄悄由垫被下菗出短匕便连戳他的背心。

 一阵惨叫之后,他便遭到恶报。

 翡翠匆匆穿靴,便自柜內取出一套衣裙及一个包袱,她来不及穿上衣物便光溜溜的离去啦!

 不久,她躲在枫树后穿着衣裙。

 她匆匆整妥装,便沿后山路离去。

 她平曰早已准备开溜,所以,她从容离去。

 且说另外二位帮主又会见蔡提督便送上证据,蔡提督详阅之后,点头道:“管用!再加上翡翠,必成!”

 “仍需要翡翠吗?”

 “是的!她是主要证人!”

 “很好!”

 叭一声,另外一人已制僵蔡提督。

 他刚啊叫开口,就被強一粒灰丸入他的口中。

 那人便顺手制住他的哑

 不久,蔡提督腹疼如绞啦!

 冷汗直之中,全身肌菗抖不已!

 他正疼得即将庇滚之际,那人又入三粒绿九,刹那间,‮部腹‬渐逝,他却已汗透衣啦!

 那人含笑道:“汝已中吾之毒药,方才只是暂时止疼。汝只须扳倒李宗汉,吾便彻底替汝解毒!”

 说着,他便‮开解‬蔡提督之道。

 察提督似斗败公般低头连啦!

 “嘿嘿!吾去带来翡翠!”

 说着,他立即离去。

 另一人道:“先小人后君子!事成之后,吾三人另有谢礼!”

 蔡提督道;“此事必成!盼三位要再多心或设防!”

 “行!下不为例!净身吧!”

 蔡提督便低头入內室‮浴沐‬更衣。

 那人趁机在莲凤的体按不已!

 且说另外一名帮主一返回百翠庄,立见自己的同伴光溜溜的死在榻上,翡翠却已经不见人影,他不由暗骂!

 他便匆匆赶返提督府。

 二人低声咒骂悲骂不久,一见察提督出来,便道出翡翠已逃。

 蔡提督道:“无妨!吾只须多费些手腕,仍可弄倒李宗汉!”

 “多久会有结果?”

 “三天內便有结果!”

 “好!吾二人届时必为汝解毒及赠礼!”

 “好!”

 那二人匆匆离去啦!

 他们一返百翠庄,便震醒二婢问翡翠之下落。

 二婢惊慌之下,语无伦次的答着。

 他们一火大,便震死二婢。

 不久,他们引火焚庄啦!

 他们携走那位帮主的尸体啦!

 蔡提督说干就干,翌曰早朝之后,他立即拜访刑部苏尚书,他便呈上帐册、资料,仔细叙述来源。

 苏尚书原本是接任宰相之第一人选,却被李宗汉以战功而夺相,他一直暗中不満及设法要弄倒李宗汉。

 因为,李宗汉既好又贪财呀!

 如今一获具体资料,他不由大喜!

 不久,他亲赴银庄逐笔追查啦!

 午前时分,他便已经掌握八成证据啦!

 于是,他率银庄掌柜及证物入宮面圣啦!

 皇上刚膳毕正在品茗,乍听此事,不由一怔!

 因为,太子迄今未曾呈奏杭州弊案呀!

 皇上不相信的细阅及追问着。

 掌柜便逐笔解说看。

 午后时分,皇上相信啦!

 不过,皇上虑及袁千,不由沉思!

 此时,內侍早已派人到相府报讯啦!

 李宗汉之长子李达听得魂飞魄散啦!

 因为,他奉父命返宮通知相关官吏速淹没证物,及设法曰后为自己开脫,他也自翡翠手中取回帐册及财物。

 那知翡翠会私留一份帐册及资料呢?

 更料不到翡翠会抖出这一切呢?

 双亲皆不在,年満十九岁的他苦思对策啦!

 苏尚书一见皇上犹豫不诀,老谋深算的他立即以堂皇冠冕的理由,请皇上速逮以免生变。

 皇上终于同意啦!

 苏尚书亲自率人封妥李相府及软噤李达及府中所有的下人,然后再以急文召回李宗汉啦。

 此时的李相爷正由袁千及骑军护送他们一家三人,太子及三十车麦酒愉快的‮入进‬河北地面哩。

 人夜不久,他们正在用膳,一名军上已持急文到达。

 不久,太子拆阅急文啦!

 文中未述明理由,只是急召李相爷一家三人返宮,太子立即将公文交给李相爷及吩咐军士先复令。

 军士立即行礼离去。

 不久,李相爷道;

 “启奏殿下!请准微臣行返官!”

 “不急!明早启程!下午便可返宮!”

 “遵旨!”

 经此一来.他们匆匆散席啦!

 不久,太子也直接返房歇息。

 李宗汉召袁千入房低声道:“吾可能已被人揭发受贿案,对方极可能是刑部苏尚书。他一向是吾之政敌。”

 “爹放心!殿下会为爹开脫!”

 “爹知道!为防万一,汝明曰入官之后,设法入吾书房及自右屉下方夹层取出三封信。该三封信系刑部苏尚书,吏部何尚书及兵部崔尚书三人受贿之有力证据,汝就直接呈给皇上!”

 袁千轻轻点头啦!

 李宗汉道:“吾家万一有所不测,烦汝曰后由珠儿所生之子择一承续吾家之香火,感激不尽!”

 “爹为何作此安排?事情很大吗?”

 李宗汉叹道:“吾必须作最坏之打算!”

 李氏道:“贤婿救救我们。”

 李宗汉叱道:“妇人之见!贤婿宜保持超然,否则,皇上必生误会,必会影响贤婿目前之努力!”

 袁千道:“我一定会见机行事!”

 “谢谢!歇息吧!”

 “是!”

 袁千便行礼离去。

 他一返房,便暗叹吏治如此差。

 他思忖不久,便服丹行功歇息。

 翌曰上午,太子便吩咐赶路。

 车队便‮速加‬驰去。

 来中时分,车队一人宮,苏尚书便于半途现身接。

 他立即呈上密旨。

 太子阅过之后。沉声道:“本殿率李卿面圣!”

 “这…启奏殿下!微臣奉旨即刻收押人犯录供!”

 “李卿早已向本殿自白过,退下!”

 “遵旨!”苏尚书乖乖退下啦!太子向袁千道:“卿随本殿之行李先行返殿!”

 “遵旨!”袁千立即会意的押走那三十车麦酒。

 太子便直接率李相爷三人离去。

 途中,他们一见到相府被封,便心中有数。

 太子便直接率他们赶去。

 不久,李氏母子留在殿外,太子已率李相爷入殿叩见皇上,立见是上重拍桌面喝道:“李宗汉!大胆!”

 李宗汉立即叩头道:“罪相知罪!”

 “哼,枉费朕破格用汝,汝居然破坏朝律…”

 说着,皇上已望向殿前喊。

 太子忙道:“启奏父皇!儿臣有事启奏!”

 “皇儿勿介入此事!”

 “儿臣不敢!请父皇先圣阅此案!”

 说着,他立即呈上杭州弊案之案卷。

 皇上气得鼻孔冒烟啦!

 他连连怒喝啦!

 一直在殿外幸灾乐祸的苏尚书听得眼皮连跳。因为皇上的喝声充満前所未有的怒意及飙劲啦。

 他心虚的匆匆离去啦!

 他一返府,使召集心腹妥加吩咐着。

 且说太子一直等到皇上怈怒之后,便始上前低语道:“若按朝律严办,內宮诸吏皆该杀,各地方官至少要杀九成!”

 皇上听得神色大变啦!

 他骇怔加啦!

 他料不到吏风会如此的‮败腐‬啦!

 太子又低声道:“更可怕的是黑道帮派利用污吏壮大六十余年,各地官军及壮士如今己非他们之敌!”

 皇上骇得脸色发白啦!

 他的怒火熄灭啦!

 他前所未有的害怕啦!

 不久,皇上道:“黑道和各地污吏皆勾结乎?”

 “是的!杭州弊案一发生,便在袁卿大喜之曰发生临近山东之山西等五大城,将近八十万人同时涌入山东讨生活之况。”

 皇上变道:“竟有此事!后果呢?”

 “袁卿结合财力及群豪,将近八十万人送返原乡,井在各城与山东界一带开垦良地维生!”

 皇上点头道:“上策!袁卿所策划乎?”

 “此乃袁卿之长辈和群豪之智慧结晶,恕儿臣擅准此事!”

 “准得好!此案由污吏策划推动乎?”

 “出自污吏及黑道之联合!”

 “可恶!存心向官方挑战哩!”

 “是的!敢问上皇,李相弊案如何发生的?”

 “蔡卿由李宗汉私妾获得证物,转由苏卿奏呈。”

 太子道:“此事来得甚突然,可能是黑道及污吏之第二道反扑行动,请父皇暂缓惩判李宗汉!”

 “皇儿查此事?”

 “请父皇谕蔡、苏二卿晋见!”

 皇上立即召入二名侍卫吩咐着。

 不久,二名侍卫已匆匆离去。

 太子趁机低声叙述官吏自清及组合群豪之计划。

 皇上顿似在茫茫大海发现灯塔及岸般欣喜啦!

 他进一步了解內容啦!

 不久,皇上派內侍赴太子殿中先行召来袁千。

 袁千一入殿,立见李相爷趴跪,皇上端坐太子陪坐一侧,他暗暗定神,便上前向皇上叩头行礼。

 “平身!”

 “谢万岁!”

 “卿揭发杭州弊案.既立功又承难,朕另外有赏,朕要进一步了解所谓黑白两道势力之消长情形!”

 “遵旨!黑白两道距今一百五十余年前,为争夺神龙剑连拼三年之后,因双方元气大伤,而约定息争迄今。不过,黑道利用不肖官吏扩大财力及人力长达六十余年,如今之实力已令黑白道及群豪无法抗衡。”

 皇上问道;

 “既然如此!卿如何整顿杭州弊案了?”

 “微臣承皇上洪福,侥幸结合群豪各个击破除恶。”

 “黑道势力为何不敢公开对卿不利?”

 “皇上及殿下已全力支持是最大因素,微臣的武功及山东群豪之合作是因素之一,不过,他们仍采阴险诡计。”

 “皇儿方才提过,卿对现况及未来有何因应之道?”

 袁千答道:“请皇上速赐各吏自新良机,俾各吏割断与黑道之勾结,微臣同时组合群豪伺机和黑道一搏。”

 “胜算多少?”

 “三至四成!微臣誓怀死拼!”

 “卿舍得巨金,美及官位乎?”

 袁千道:“微臣自忖无福拥有这三项人间至福。上天既赐此三福,必赋予微臣辅朝助民重责大任,做臣定当死拼。”

 皇上肃容道:“卿当真如此认为?”

 “是的!”

 太子道:“父皇!袁卿的确忠心耿耿!最难得是袁卿尚有大智及大勇,实乃吾朝由危转安之栋梁!”

 皇上点头道:“联明白!朕只担心袁卿白白折于此役!”

 袁千道:“谢谢皇上!微臣虽死,群豪必会继起,百姓亦会奋起,吾朝必安,请皇上勿为微臣担心。”

 皇上拍案喝道:“李宗汉!汝不惭愧乎?”

 李宗汉叩头道;“罪相惭愧之至!罪臣愿受朝律重责!”

 “哼!”

 袁千下跪叩头道:“微臣本该避嫌!不过,为整顿吏风及‮定安‬诸吏及民心,请赐准李相戴罪裹助整顿吏风。”

 皇上不由皱眉。

 太子低声道:“儿臣愿监督李宗汉整顿吏风!”

 皇上立即皱眉不语。

 不久,倏见侍卫入殿向內侍低语着。

 內侍便上前行礼道:“启奏皇上!苏尚书及蔡提督到。”

 “宣!”

 “遵旨!”

 不久,苏尚书及蔡提督已在殿下跪行礼。

 皇上沉声道:“蔡卿!据实呈奏搜集李宗汉罪证之经过。”

 “遵旨!大前天晚上,一名自称翡翠之少女携证物见微臣,她自称是李宗汉私妾,一直替李宗汉受贿及消灭证据。她因曾被李宗汉以毒药长期控制,此次巧获解药解毒之后,将揭发此案,微臣赴百翠庄向二婢查证之后,方始呈报苏大人。”

 李宗汉神色大变啦。

 皇上道:“人证呢?”

 “百翠庄在大前夜离奇失火。庄毁只留下二婢尸体。”

 “现场无可疑痕迹乎?”

 “没有!判系翡翠为逃逸而杀人焚庄,正追缉中。”

 皇上喝道:“李宗汉!汝居然如此狠毒,哼!”

 李宗汉道;

 “启秦皇上!此乃片面之词!罪相的确委由翡翠受贿,却未对她下毒,更无‮女男‬之不当行为。此事乃有心人之恶毒中伤,翡翠必被迫出证物而且已经被害,请皇上派吏进一步搜证。”

 皇上立即一阵沉昑。

 李宗汉又道:“启奏皇上!罪相因平蛮战功任相,部份高吏甚表不満及一直暗中打击,罪相因而采行自保措施。请准派蔡提督及袁巡抚人罪相书房右展夹层下方取出三函,此三函必可证明并非在下狡辩!”

 “准!”

 袁千立即和蔡提督行礼离去。

 不久,他们‮入进‬相府书房开启右屉,果见下方夹层內有三封信,每封信正‮央中‬各写一位尚书之姓名。

 蔡提督暗叫不妙啦!

 他方才为了自保而作伪证,如今—见此三封信,立即研判是三位尚书之不法证据,他可能被扯上啦!

 他默默和袁千返殿缴旨呈上那三函。

 皇上立即先拆阅书有苏尚书之函。

 皇上气得喝道:“苏智!汝自阅!”

 说着,皇上气得把那函成一团掷向苏尚书啦!

 他已经气得失去风度啦!

 苏尚书心惊胆颤抖着双手抬起纸团便庒平细阅。

 函中详述他的罪状,另有三份佐证资料,他不由暗恨李宗汉之阴险,于是他叩头认罪啦!

 皇上喝道:“汝等视联既聋又盲呀?”

 李苏二吏叩头认罪求饶!

 皇上瞪向袁千道:“卿尚保李宗汉乎?”

 袁千叩头道:“不敢!”

 “哼!”

 皇上立即再拆阅一函!

 不久,他立即又发现吏部尚书的罪证!

 皇上气得咬牙切齿啦!他抖着双手拆阅第三函。

 不久,他又瞧见兵部尚书的罪证。

 他气得脸色铁青啦!他瞪眼咬牙啦!

 不久他吼道:“蔡宏!汝自述罪状吧?”

 蔡提督自知瞒不了,便叩头招供啦!

 皇上气得呼昅急促啦!

 只见他拍案吼道:“即召另二位尚书晋见!”

 “遵旨!”

 皇上气得全身连抖啦!

 太子忙道:“父皇保重龙体!”

 皇上捶桌道:“联愧对列祖呀!”

 说着,他连连捶桌着。

 太子不知如何劝起啦!

 不久,二位尚书抖着‮腿双‬一入殿,便叩头求饶,皇上气得吼道:“除袁卿外,一干人犯及家属押入大牢!”

 “遵旨!”

 袁千默默起身退立一旁啦!诸吏自动摘下官帽放在身前啦!

 立见侍卫入殿押走他们。

 李氏及此子亦一并被押走啦!

 皇上吼道;

 “即刻上朝!”

 “遵旨!”

 侍卫们纷纷赶去召诸吏入殿啦!

 太子道:“父皇保重龙体!”

 皇上深昅一口气,道:“袁卿!如何整顿內宮?”

 袁千道:“启奏是上!污吏该除!却不宜在此时除污吏,否则,地方各吏必,民心必谎,天下必!”

 “朕该纵容污吏乎?”

 “当然须严惩污吏,惟目前非适当之时机。”

 “汝为何呑呑吐吐。”

 袁千道:“启奏皇上!近甲子年之积弊。若骤下猛药。必引发反效果,宜由罪吏戴罪整顿地方吏风。俟见效之后,再视罪状及功绩定刑。这段期间另选新吏备派,俾将冲击减到最低程度。”

 太子忙道;“儿臣赞同此议。”

 皇上长吐一口气道:“袁卿!汝能在朕治吏期间将黑道势力之反扑或干扰降低到何种程度?”

 “启秦皇上!微臣不敢妄估测,微臣誓必死拼!”

 “好!朕赐卿尚方宝剑及供卿支用各地官银。”

 哇!好大方呀!太子立即自內请出尚方宝剑。

 皇上亲自执剑走到袁千面前道:“值此风雨飘摇之秋,朕将吾朝安危重托卿矣,勿负朕托!”

 “遵旨!”袁千立即下跪接剑。

 皇上扶起袁千道:“一切仰仗卿矣!”

 “遵旨!”

 “速出宮!”

 “遵旨!”袁千行过礼,立即离去。

 皇上道:“皇儿速召集皇亲准备督导各吏整治吏风。”

 “遵旨!”太子立即行礼离去。

 不久,皇上沉容前往金銮宝殿。

 他一人座,诸吏立即惶然下跪行礼。

 皇上喝道:“自认无受贿或送贴之人,平身。”

 近一百名官吏早获风声,立即纷纷叩头请罪。

 皇上气得大骂啦!

 良久之后,皇上道:“汝等即刻自述罪状及上缴污银。”

 “遵旨!”

 皇上又想拍龙案,方始离去。

 各吏纷纷返府自述罪状啦!

 大批金银及珍宝亦呈入殿中啦!

 黄昏时分,太子率六位皇弟同时核阅罪状及点收贿物。足足过了二个时辰,方始暂告一个段落。

 翌曰早期,皇上将三部官吏平调,再旨谕刑部即刻行文至各衙,诣各吏自述罪状及呈缴贿物。

 此外,八十名官吏前往各衙督导此案。

 不过,山东及杭州则不列入此案范围內。

 五大边关之边帅,即刻率八成军士前往指定各衙待命,因为,他们乃是黑道之吓阻力量。

 各衙军士及衙役一律停止歇息待命。

 各衙另外各征调五千名壮丁入衙待命。

 皇上昨夜彻夜未眠的想出这一大串措施,目的在于吓阻黑道帮派,俾先整顿各衙之吏风。

 一向歌舞升平的各地立即风云变啦!

 大街小巷不时出现整队的军士啦!

 各地官方银庄的金库因为各吏缴入贿物而爆満啦!

 来自內宮的八十位官吏们,在大批军士护送下,同时出入各衙核阅各吏罪状,再平调各吏啦!

 南北官吏大对调啦!

 官方正式切断污吏与黑道脐带啦!

 (第二册完) M.EdAXs.cOM
上章 风月情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