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月情仇 下章
第十一章 鱼水之欢妙无穷
 破晓时分,岳铃含笑入内净过身,便穿妥大红新衫裙在镜前梳发,不久,她已挽个妇髻。

 因为,她已在昨夜成为十八岁的小妇人啦!

 不久,她取眉笔平柳眉。那知平即平的眉稍,如今却不乖的一平便又挑起来啦!

 她不由忆起昨夜的销魂。

 她不由足一笑!她连画良久,方始平眉稍。

 她立即上前轻轻印上袁千的双

 袁千乍醒,便搂吻她。

 不久,她一松便低声道:“该向爷爷及请安啦。”

 “好!”

 她一起身,他便跃下榻入内沐浴。

 她乍见被上之“辉煌战果”不由双颊一红。

 她卷起它们,便送入头小室中。

 她自柜中取出新被褥铺妥啦!

 不久,她坐口镜前,便见眉梢再扬,她立即又以眉笔画平它。

 她取出一套新衫,便送入内室。不久,袁千愉快的陪她离房。

 立见对房尚关,袁千便上前一瞧!

 哇!李佩珠尚在睡哩!袁千急忙入内吻醒她。

 “啊!我…天…天亮啦!”“是的!”“抱歉!我使你太累啦!”

 “我…无妨!”

 “我在厅内候你!先净身吧!”

 “好!”

 袁千便带上房门离去。

 他一入厅,便见三女正陪袁福夫妇轻叙着。

 他上前行过礼,方始入座。

 袁福含笑道:“何时返潘府?”

 袁千答道:“已时吧!”

 “好!吾二人出去走走!”

 二者便入花园赏梅。

 袁千一见三女含笑不语,他不由一阵尴尬。

 他立即道:“我入衙瞧瞧吧!”

 说着,他逃难似的匆匆离去。

 潘珊低声道:“姐返房行动吧!”

 “也好!唤我用膳!”

 “行!”

 岳铃便返房服丹行功。

 且说袁千一入巡抚府,立见孟师爷来行礼道:“恭喜大人!”

 “谢谢!子扬六人未到呀?”

 “他们协助发放旅费给那批人,今送他们前往工地?”

 ”这么快?”

 “是的!运金车及运梨车全派上用场啦!”

 “山西等五城已接到公文吧?”

 “是的!丐帮信鸽昨晚已回报此讯。”

 “现场可有人招呼?”

 “丐帮已会合该地群豪邀行家在现场勘察,相爷已择定与山东界一带作为开发处!”

 “此地由谁率队前往?”

 “丐帮、东方世家、潘家、金家共有三十人分五路前往!”

 “太辛苦大家啦!”

 “大家乐意粉碎不肖之徒之计谋!”

 “你也明白这是不肖之徒的计谋?”

 “是的!卑职对官场、巨富、黑道之剥削伎俩透啦!大人之行动真可谓大快人心也!”袁千道;

 “你等着看好戏吧!”

 “卑职明白大人暂时被人情拖住行动!”

 “谢测!勿对外张扬或多作揣测!”

 “是!”

 “我去瞧瞧吧!”

 说着,他立即离去。

 不久,他已眼见车队及大批人员正在上车,他—上前,便见大批军士正在招呼其余之人上车。

 “参见大人!”

 “免礼!”

 立见车内纠纷传出“谢谢大人”之喊声。

 袁千挥手扬声道:各位好好的开垦良田啊!”

 “是!”

 袁千便赶往别处。

 不到半个时辰,他已走遍四个城门内外。

 他一一勉励着众人。

 他挥手送走东门车队,便含笑掠近巡抚府。

 立见太子已和李相爷在座,他急忙上前行礼。

 太子含笑道:“卿不担心夫人们埋怨乎?”

 “谢谢殿下关心!微臣一向先公后私!”

 “父皇多次赞卿为吾朝栋梁,果真不假也!”

 “不敢当!”

 “那批人启程了吧?”

 “是的!山西等五城之群豪已率行家先在现场勘察,这批人一到场,便可以开垦田地。”

 “唉!父皇及吾朝先皇为何一再排斥江湖人呢?本殿在卿及江湖人身上处处瞧见超人之效率呀!”

 袁千道:“江湖人之中也有不少败类呀!”

 “的确!可是,卿除恶聚善,发挥用人之效率呀!”

 “殿下如此关心黎民,群豪岂能无动无衷呢?”

 “哈哈!是吗?”

 “是的!殿下启用十八位群豪任杭州县令,此乃打破大内忌讳,群豪莫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哈哈!很好!”

 殿下愉快的品参茗啦!

 李相爷忖道;

 “区区二十岁青年竟有如此敏捷反应及口才,殿下他若登基,他岂非立居高位!”

 他微微一笑啦!

 不久,殿下道:“二卿该准备赴归宁宴矣!”

 “遵旨!”

 袁千二人便行礼离去。

 不久,袁千已看见柳大刚在府前走动啦!

 “大人早!”

 “早!膳否?”

 “谢谢!老爷子叫我们吃过啦!”

 “很好!照子放亮些!”

 “是!”

 袁千便含笑人厅。

 袁福立即道:“用膳吧!饭菜快凉啦!”“好!”

 袁千一见四女皆在座,便含笑入内厅用膳。

 膳后,他吩咐妥二婢及大刚,便率四及袁福夫妇行向府侧半里余处之潘府,立见管事含笑出

 袁千答过礼,便率众入内。

 立见潘百富夫妇及子媳皆在座。潘珊之二弟潘金龙及潘金虎快步出厅来。

 “参见姐夫!”

 “你好!”袁千便各赠一个红包。

 二人申谢便引导他们入厅、

 袁千便向潘百富四人行礼。

 袁千问道:“谢谢爷爷及爹协助助安置那批人!”

 潘百富含笑道:“此乃稳赚不赔之商机,更何况又可以粉碎幕后主使者之阴谋,快哉!”

 “谢谢!大家怎会介入此事?”

 “金承发一向精明!他此次投入大批资金及人力,打算进一步扩充实力,他已经押对宝啦!”

 “爷爷如此有信心?”

 “不错!吾听太子昨天话中之意,研判官方可能会对此五个地区,采取免赋优惠,故有信心。”

 “爷爷高明!”

 “呵呵!吾投资垦田种麦,专供酒厂酿酒也!”

 “酒厂需要如此多面吗?”

 “不错!吾有六十家酿酒厂设备,汝明再开眼界吧。”

 “好!金家也打算经营银楼吗?”

 “不!他打算销售那批人所需之一切用品,再利用工人及少女制造五城之传统手艺品,运入本城银楼销售。”

 “可行吗?”

 “可行!三年便可回收!”

 “丐帮及东方世家呢?”

 “经营车行!平运送游客,更可运梨及参!”

 “三帮不是自行备车吗?”

 “他们售梨赚了不少,且愿放弃车行!”

 “也好!我可以对他们有代啦!”

 “他们在昨午宴赞助三千席,已表承过谢意!”

 “对了!我该和爷爷结结帐哩!”

 “呵呵!免了吧!否则,吾要和汝算售参之帐呢?”

 “也好!谢谢爷爷!”

 潘百富不由呵呵一笑。

 潘世传低声道:“今年前二次售参净赚五千余万两,此次至少可赚四千万两,汝别再客气啦!”

 “是!恭喜爹!”

 “吾此次另运回一斤余株二百余年之老参,皆己送给张老。”

 “谢谢!参之产量如此多呀!”

 “是的!采参工人在重赏之下,已在九月底发现另外一座参山,该处之参几乎信手可得!”

 “恭喜!”

 “为控制价格,吾不算大量售参。”

 “参市如此旺呀!”

 “中国人一向当参为大补品呀!”

 “原来如此!”

 潘百富低声道:“各地参商目前多受黑道人物之剥削,所以难全力售参,否则销售量必增!”

 袁千道:“放心!我会逐批消灭他们!”

 “对!逐批消灭,以免引他们之全面反扑!”

 “是的!”

 立见东方敬夫妇率子在府前下车,袁千立即出

 不久,东方敬三人一入内,众人便起身相

 东方敬含笑道:“那七八十万人全走啦。”

 袁千点头道:“谢谢爹!”

 东方敬含笑道:“客气矣!吾既增一条财源,又可进一步和五城群豪结盟,对大家皆有利!”

 “是的!爹!可否同时消灭此五区之黑道势力?”

 “可以!不过,必会立即引来江南及他处黑道势力之率联反扑,目前先逐步结盟扩充势力吧?”

 “是!若有人来袭,不宜出手吗?”

 “不!按江湖规矩,他们自行送死,别人不会干涉。”

 “我上次在杭州之作法已违江湖规矩吗?”

 “是的!所幸他们尚忌讳官方,否则,必有大拼斗。”

 袁千问道:“江湖怎会有这种怪现象呢?”

 东方敬道:“此事说自一百五十年前之一段正决战,当时双方为争夺神龙令而拼斗二年。”

 “结果,双方精锐多亡,遂订妥此种怪规矩,沿袭至今,黑白两道除汝之外,没人犯过此忌!”

 袁千道:“若任由黑道继续勾结污吏扩大实力,有朝一,各派可能无法抵抗黑道之联攻吧!”

 “不错!白道早有此意识,所以,才刽如此支持汝!”

 “大家为何不及早联手呢?”

 “原因有三,首先缺乏似汝之高手,其次缺乏官方之支持,最后则是缺乏充沛的资金呀!”

 “原来如此。”

 “丐帮最了解此态势,才会率先支持汝!”

 “原来如此!”

 东方敬道:“据吾研判,黑道之中不乏人才及高手,他们可能会打击或消灭汝,因此,汝必须多加小心!”

 “是!”

 “黑道及污吏此次发动人海攻势,意在打击汝及观察汝之反应,他们必然会有下一步的行动!”

 “吾及丐帮会结合群豪密切注意此事,汝只须留心此事必可逐步的削弱黑道的实力!”

 “是。”

 “黑白两道迟早会有一拼,汝别急于在短时间内除恶!”

 “是!”

 立见张朗三人下车,众人便含笑去。

 众人一出大门,立见李相爷一家三人也含笑行近。

 双方便欣然行礼及入厅。

 不久,男人在大厅叙着。

 李氏则率女人入客房询问房情形。

 李佩珠脸红的道出自己无力承之景。

 李氏皱眉道:“如何善后?”

 “由铃妹献!女儿昏睡到天亮始由他唤醒。”

 “这…身子有碍否?”

 “没有!”“裂伤呢?”

 “已经上药,该药甚灵,疼痛已失!”

 “吾会请汝爹转告贤婿体恤汝!”

 “不!女儿他另邀一妹一起承吧!”

 “嗯!多保重身子!吾返宫之后,必会送来补药。”

 “是!谢谢娘!”

 不久,李氏低声道:“下回承时,别过度合!”

 “是!”

 李氏便低头指点着。

 良久之后,婢女方始请她们入席。

 席开三桌,众人享用着美酒佳肴。

 一个多时辰之后,方始宾主尽而散。

 袁千一返府,便再入巡抚府。

 立见盂师爷来低声道:“太子上午微服出巡,到午前方始返府用膳,瞧他的神色,甚为满意!”

 “我们经得起考验也!”

 “是的!”

 袁千便入座批阅公文。

 不久,他问道:“金永发为何申办明年端节诗会?”

 盂师爷答道:“金掌柜为回报大人准他参加五区投资。”

 袁千点点头,便详阅内容。

 不久,他含笑道:“他大方的。”

 “是的!不过,游客若增,也可增加银楼之生意。”

 “高明!”

 “金记很少做亏本生意!”

 袁千微微一笑,立即批可。

 不久,他批妥公文道:“我明随侍殿下出巡辖区,师爷多费心!”“是!”

 袁千便欣然返府行功。

 当天晚上,他和四女品茗参并叙良久,方如各潘珊返房。

 潘珊主动搂吻他,便紧搂不语。

 袁千吻香颊道:“怎么啦?”

 “我企盼此刻良久矣!”

 “我早就仰慕你,碍于身份一直不敢示意!”

 “我懂!我早由你的眼神看得出来,所以你被押走之后我便一路追去,当时可真危险哩!”

 “是的!爷爷事后责怪过你吧?”

 “险些被骂得抬不起头。”“我害了你!”

 “值得!否则,怎有眼前此刻呢?”

 说着,她作垫脚尖便送上一吻。

 四立即一沾。

 她立即紧吻不放。

 她把桃仙所授之吻功施展出来啦!

 不久,袁千已被吻燃焰啦!

 四一分,他便转身宽衣。

 她也大方的宽衣解带着。

 不久,她一丝不挂的站在他的眼前。她愉快的送上香吻啦!

 袁千亢奋的随着她的着。

 他的左手轻抚酥背啦!

 立见她附耳道:“千哥!还记得我们常在湖上泛舟之景吗?”

 “记得!那气氛真美!美多令我一直想倾诉心意!”

 “千哥!好好回忆那种气氛,同时…”他们回忆着泛舟之景。

 良久之后,他美梦成真的挥戈加速顶着。

 她立即松道;“哥很足吧?”

 “是的!”“可尽情享受吧!”

 “好!”他欣然挥戈开垦着。她顺着他的进出而旋及扭

 “哇!扭得真妙!”

 “别让人难过,多玩少说吧!”他会意的点头啦!他足的搂着她。

 她足的附耳道:“比昨夜愉快吧?”

 “嗯!你呢?”

 “其妙!难怪古人会百般形容鱼水之!”

 “是呀!”不久,他问道:“我们没玩多久吧?”

 “一个半时辰,只达昨夜之一半!”

 “这…我怎会如此轻易就比昨夜舒畅呢?”

 潘珊含笑道:“所谓舒畅包括身心,亦即灵,哥昨夜必有顾忌,今夜却直接由回忆进入合体,感受当然不同!”

 “哇!高明!”

 “讨厌!可别误会人家是!”

 说着,她朝下取出自巾。立见它沾血迹及秽迹。

 袁千看她道:“谢谢!我懂啦啦。”

 “这是娘今天上午在潘家之指点。”

 “我懂啦!今后,我可省事,你们也轻松些。”

 “的确!”

 二人便欣然温存着。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歇息。

 翌上午,袁千带着四位娇陪太子及李相爷一家三人启程之后,他们便直接朝青岛前进,他正式展开月之旅啦!

 他们不但皆一身便服,而且未率一名军士或衙役,他们沿途顺着太子的心意在镇旬间歇息或和百姓话家常。

 百姓对过去充感激,对未来更充着信心。

 他们只认识袁千,他们一再的向袁千申谢以及保证会更加的努力,太子在旁瞧得甚表欣慰的连连点头。

 当天中午,太子故意选择—家镇甸小店用膳。

 而他按壁上之招牌莱点菜。

 不久,蒸饺、虾饺及小红包一上桌,太子遍尝之下,立即召来店家道:“好面!它来自何处?”

 店家答道;“山水庄!”

 “山水庄?”

 “潘员外所经营之山水庄呀,此面粉由水力冲磨而成,另掺有参粉,既可口又滋补哩。”

 “小吃中掺参粉?”

 “是的,虽稍贵三成,客官们皆反映甚佳,因为.青岛城内外各店面及住家多已改用山水庄之面粉。”

 “嗯,独到的,再来一份吧。”

 “早!”

 太子愉快的尝着。

 下久,店家又送来蒸饺等面食道:“大人尝尝潘记之面酒吧。”

 袁千道;“面酒?正式上市啦?”

 “十五才上市,庆贺大人之大喜呀。”

 “很好,尝尝吧”

 “是。”

 店家便率小二送来五壶酒及一批新碗,太子不由暗怔道:“此店怎会以碗盛酒,太鲁了吧?”

 店家挑开泥封边擦酒边道:“大人!麦酒和白干、状元红、大面、竹叶青或女儿红…诸酒完全不同。它完全由面酿造,再添些参,所以,酒温和。甚至可以解渴,畅饮一睡、醒来必会精神!”

 袁千问道:“如此妙乎?”

 “是的!小店自十五迄今已卖五千余壶,不少邻坊也来买因为,大家试饮之后。皆发现它有此妙效。”

 “为何要以碗盛酒?”

 “一口气让半碗酒顺喉入腹,那滋味够舒畅!”

 说着,他另取一碗,便斟酒及仰首咕噜喝光。

 他轻哈一声道:“大人尝尝吧!”

 “好!”

 袁千便端起碗中酒一饮而光。

 酒味甘甜,顺喉入腹之后,一种前所未有的滋味加上凉爽立即使袁千道:“不错!后劲强不强!”

 “不强!每名村妇至少可喝六壶!”

 “好!再送来一打吧!”

 “是!谢谢大人!”

 太子立即也喝光碗内之酒。

 果见他点头道:“妙!”

 袁千立即又为他敬酒。李相爷也偷快的干碗啦!

 菜肴便一道道的送上桌。

 太子越喝越过瘾,胃口也为之大开。

 李相爷更是一壶接一壶的畅饮着。

 半个多时辰之后,他们方始尽兴,立见店家道:“请大人准小的作一次东,因为,小的能有这一切,全是大人所赐。”

 袁千含笑摇头道:“继续努力!随时量力协助他人!”

 说着,地已送出二锭金元宝。

 “谢谢大人!用不了半锭呀!”

 “收下吧!”

 “是!谢谢大人!此酒会有便意,请先入房稍歇!”

 “好,带路!”

 不久,众人先后入房缴过水费。

 他们愉快的登车启程啦!

 黄昏时分,他们一到城门前,便有一吏在城前等候,袁千掠到他的身前道:“免礼!下回别如此送!”

 “是!潘家已在山水庄为大人备妥寝处,请随管事前往!”

 “谢谢!此地一切正常吧?”

 “是的!卑职告退!”

 “请!”

 立见一名中年来行礼道;

 “小的带路。”

 “请!”

 袁千掠返车辕上,便吩咐车夫跟去。

 他们一入城,立见大批城民欢呼道:“恭喜大人!”

 “谢谢!歇息用膳吧!”

 众人却连连欢呼到马车离去,方始散去。

 入夜不久,车队仍在平整的城外道上前进,袁千诸人却嗅到酒香,袁千更瞧见远方山坡上有大批灯火。

 他立即眺望远方。

 不久,他已瞧见灯光由山顶延伸到山下,酒香之中亦含有香及鱼香,他立即暗喜潘家之大手笔成就。

 不久,前方已经出现岔道,只见管事策骑驰入左道,袁千便通见半山有一座灯火通明的庄院。

 他不由暗佩潘家之设想周到。

 山道既宽又平整,沿途之垂柳及梅树在寒夜中飘香,盏茶时间之后,管事已经在庄前下车。

 立见六对青年男女列队恭

 袁千下车道:“殿下请!”

 太子便含笑下车。

 管事便率六对下人下跪恭

 大子含笑道:“平身!”

 “谢谢!”

 管事便引导他们入庄。

 立见两侧梅树展花吐香宾。

 不久,众人已入厅依序就座。

 少女们立即送上香茗。

 青年们则持行李入各房中。

 不久,管事已招呼他们入侧厅用膳。

 随着信麦酒依序上桌,袁千便招呼众人取用。

 壁炉内之火光熊熊,将厅中供得甚为温暖,众人各喝三壶麦酒之后,太子便述山东之繁荣。

 李相爷酒脾一畅,便连连畅饮着。

 太子愉之下,不知不觉的喝十二壶酒。只见他按上袁千的左肩道:“本殿将于后年登基,卿肯入官否?”

 袁千道:“启奏殿下!微臣较宜在外除恶助民!”

 “卿不懂本殿之意,区区山东巡抚太委屈卿矣!”

 “不敢!草民才二十岁,能任此职,已是天幸矣!”

 “卿目前之所作所为已不逊于任何一位尚书!”

 “微臣正由工作中学习,宜更戮力以赴!”“哈哈!本段最中意卿这种敬业及学习态度!”

 说着,他又端碗一饮而尽。

 “哈哈!好酒呀!”

 袁千斟酒道:“微臣和家岳陪殿下畅饮吧!”

 “准!”

 李氏便率诸女及爱子行礼退席。

 李相爷捧酒道:“臣为杭州弊案向殿下请罪!”

 说着,他立即喝光碗内之酒。

 太子注视他道:“卿受贿否?”

 “微臣不敢欺瞒殿下,确有此情!”

 太子点头道;

 “本殿经过连来之思考,诸吏之弊源于吾朝承平二代,由上而下皆松懈之故。因此,本殿此次返宫之后,必奏请各吏自请并视情节从轻发落,本殿一登基,再行整顿吏治!”

 “叩谢!”

 “平身!平身!”

 “谢殿下!”

 太子向袁千道:“卿对除恶有何计划?”

 袁千道:“一百五十余年前,黑白两道为争夺一把宝剑斗三年,导致元气大伤,双方进约定息兵。”

 “近七十年来,黑道利用大内承平松懈胁迫,或勾搭不肖官吏先剥削商户及百姓牟利,再经营赌场及院致富。因此,目前之黑道势力已超越群豪甚多,微臣目前正在结合山西等五城群豪,进一步由山东扩充实力。展望明年,微臣打算结合殿下之官吏自清,先切断黑道之主要财源,及扩大结盟群豪,俾拉小差距。”

 太子道:“本殿由杭州弊案,抄获九千余万两黄金,确信卿方才所奏之黑道势力,但愿尚来得及!”

 袁千道:“万一有变,微臣愿力拼群恶。”

 太子点头道:“本殿绝对不会亏待卿,本殿支持卿行事!”

 “谢谢殿下!”

 太子又喝一碗酒道:“若非卿破杭州弊案,本宫此次出巡如同虚行,本殿一直被各地诸吏所瞒矣!”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全仗卿矣!干!”

 “敬殿下!”

 二人便又各喝完一碗酒。

 三人便边聊边饮着。

 良久之后,袁千方始送他们入房歇息。

 他入房沐浴之后,便服丹行功。

 翌一大早,他们便被远方的欢笑声及酒香唤醒,袁千漱洗之后,便直接到庄前远眺着。

 管事来道:“参见大人!”

 “免札!山水庄内欢笑连连哩!”

 “是的!游客正在体会磨麦粉及大鱼上之乐!”

 “游客观磨麦粉?”

 “是的!山水庄利用山顶瀑布冲力转轮带动石磨,游客只须放麦人孔,即可目睹麦被磨粉之趣。”“好点子!简介山水庄及酒厂吧!”

 “是!”

 “山水庄依山势由山顶到山下共辟建一千家酒楼兼客浅,可同时供四万名游客用膳及宿夜。酒楼之间以回廊通行各亭、树。湖地,可供游客赏景、泛舟、喂鱼、钓鱼、烤鱼,共有二万名下人。”

 “不简单!生意如何?”

 “自开放迄今,天天客,房间已预定到本月底。”

 “很好!酒厂呢?”

 “酒厂利用山来纯麦掺少许参须酿成麦酒,每的可酿此十五万壶,自十五试售迄今,库存已经减半。”

 “需要库存吗?”

 “是的!因为,酒母必须发酵一段时间!”

 “原来如此!利润如何?”

 “五倍的利润!”

 “当真?”

 “是的!山泉源源不绝却不用本钱,每壶酒中有八成余之山泉。”

 “原来如此!此酒甘甜可口的!”

 “是的!麦酒可止渴、健肠及补身。”

 “有多少人在酒厂工作了?”“近一万人!另有八座窟专制酒壶,有五千名工人。”

 袁千点头道:“规划周到矣!”

 “的确!另有大批仓库及房舍供囤物品及下人居住!”

 “不简单!大投资也!”“是的!”

 袁千问道:“谁负责管理此地?”

 “大孙公子!不过,老爷常来坐镇!”

 “三位管事在此吗?”

 “是的!此地若无贵宾,小的七人便协助管理山水庄。”

 “很好!让世人瞧瞧山东之富足及能力吧!”

 “是。”

 袁千便含笑步向厅中,因为,他已听见四女的步声。

 果见李佩珠四女含笑由屏风后依序人厅,她们的一容貌及体态,不由使袁千一阵足以及自傲!

 尤其潘珊既美又更加人!

 袁千便含笑向李佩珠道:“山上之早晨较冷,添件外套吧!”

 李佩珠受用的含笑点头返房添衣啦!

 袁千便陪潘珊三女走到庄前,及简介方才管事所述之内容岳铃诸女听得连连点头赞美着。

 不久,潘珊低声道:“另有二万部马车运送酒,麦粉及客人,山下那片广场便是车辆之停放处!”

 袁千点头道:“果真规划完善!不过,那来如此多的下人及车夫呢?该不会来自山西那五城吧?”

 潘珊摇头道:“不是!他们多来自爷爷所售出之店面,因为,他们希望继续替爷爷做事。”

 “不简单!爷爷如何获得他们之向心力!”

 “赏罚分明!分工公平!”“高明!其余之下人在自何处?”

 “原先在船上运参之贫户青年,如今已由船员直接运参。”

 “原来如此!爷爷在此投资多少?”

 “三千余万两!预计一年回收完毕!”

 袁千怔道:“这么快?”

 “是的!产售麦酒有五倍以上之利润,以目前之设备及人力,每尚可增产一倍,它是主要的财源。”

 “真不简单!”

 潘珊低声道:“张爷爷暗中投资一半,利润归我们!”

 袁千会意的点点头。

 潘珊指向东方远处道:“该处尚有三处活泉,可再扩建三家同样规模的酒厂,可能在明年初动工。”

 袁千问道;“销路如此佳吗?”

 “是的!目前只试销于山水庄及青岛,便有如此佳绩,刚好天气较热,百姓多喜喝酒,至少有一百倍以上的市场。”

 袁千低声道:“赚翻啦?”

 “是的!所以,爷爷雇三百名武当派俗家高手,在此地巡视及保护,此地后之财源必强过售参。”

 “哇!天下之财岂非多落入我们手中?”

 “哥太低估天下之富矣!”

 “是吗?”

 “不错!哥后慢慢体会吧?”

 “好!咱们赚如此多钱,皆存入银庄吗?”

 “不!只存二成而已,不宜让官方知道太多,以免惹麻烦。”

 “担心官吏索贿?”

 ”是的!另担心官方加重收税,”

 “有理!听说龙弟负责此地!”

 “是的!爷爷要他历练一番。”“虎弟管售参?”

 “是的!”

 “妙安排!”

 潘珊一瞥李佩珠行近,便遥指向山下道:“由山下沿回廊可走到山顶,途中可随时用膳,歇息或做各种娱乐。”

 袁千问道:“足够玩一整天哩?”

 “是的!据闻不少的游客连玩六天才离去,临走之时,还买走大批麦酒,所以,此地必成山东首要游区!”

 “不简单!”

 岳铃问道:“山顶之瀑布一直有如此多水吗?”

 潘珊点头道:“是的!据悉它已经三十余年未曾断过水。”

 “真神奇!”

 “是的!各位看看远方之海面,多美呀!”

 五人便含笑遥眺蓝天碧海。

 岳铃问道:“运参船由此地进出吗?”

 “是的!此港甚具规模,可惜,一直未加充份运用。爷爷打算俟此地生意更旺之时,在此经营客船来往江南。”

 岳铃点头道:“好主意!”

 袁千道:“好主意!可由群豪经营沿途各港口之客运生意!”

 潘珊道:“哥今就向殿下提及此事吧!”

 “好!”

 潘珊喜道:“此事着成,今后也可由船运麦酒赴江南。”

 岳铃含笑道:“妹的点子皆不错哩!”

 潘珊含笑道:“爷爷在三年前就叫我管帐,我学不少!”

 李佩珠含笑道:“珊妹支配我们之收支吧!”“不!珠姐作主!”

 袁千含笑道:“仍由珠妹作主吧!殿下快出来啦!”

 四女便含笑跟他入庄。

 不久,他们一入厅,果然看见李相爷一家三口陪太子人厅,只见太子愉快的道:“麦酒果真有妙效,哈哈!”

 立见管事入内行礼道:“恭请入席!”

 众人便欣然人内厅用膳。

 膳后,他们便搭车下山。

 不久,马车进入山水庄广场停妥,他们一下车,立见另外一名管事来行礼道;“恭各位贵宾莅驾!”

 太子便含笑点头致意。

 没多久,他引导众人沿回廊前进。

 立见数百人在一个大池畔垂钓。他们不仅皆有木椅,更有垂柳遮,立见十余人笑哈哈的收竿取大鱼。

 太子便含笑沿途欣赏着。

 果见沿途除酒楼及事盗之外,处处可见大小池供人钓鱼、喂鱼,更有烤鱼区供游客们烤食鲜鱼。

 半个多时辰之后,他们瞧见数百人在一个大池中泛舟,岸边尚有大批人在排队,太子便含笑连连点头。

 他们再上行不久,便已听见轰轰水声及笑声连连,管事便介绍运用瀑布水力带动大磨磨麦粉之趣。

 太子边听边含笑而行。

 不久,太子已站在回廊旁遥赏瀑布。

 果见瀑布疾冲而下,将一座二层楼高的大本轮冲得在大木架上连连转动,另有一个大石磨平转不已!

 大批人则在大石磨远处栏前边忙边笑着。

 太子忍不住加快脚步行去。

 不久,他们发现大本轮之转动带动一又圆又长的巨,它来回拉动大石磨让大石磨原地疾转。

 大石磨中央有一个大口,十二长圆之竹端皆聚集在大口上方一寸余高处,大批麦正沿竹端落人大口中。

 那十二长圆竹延伸到栏上,它们的上方各装有一个大木斗,游客们正以榴将麦倒入大木斗中。

 难怪大批麦能够顺利滑人磨口中。

 大石膏之四周则是一条磨槽,麦粉沿磨隙滑落槽中之后,使依着斜度往东侧之收集口。

 收集口之下方以木板钉成一个大出口,出口下方有六名青年迅速的以布袋接妥麦粉,再将由另外十二名青年绑袋口。

 另有数百年青年,由袋旁延伸到山下仓库,他们接力式的将一袋袋麦粉,迅速的由山上传入仓库。

 太子由头瞧到尾,不由大表赞赏。

 不久,他也取构将麦粉倒入竿口。

 他连装三构麦,方始瞧着大木轮及石磨。

 不久,他瞧着麦粉由石磨隙滑落槽道,再由青年们装袋及传人山下仓库,他不由微微一笑。

 袁千众人也欣然各装入三构麦。

 太子望着瀑布道:“水势不会中断吧?”

 袁千答道:“是的!近三十年来,未曾断过水!”

 “物尽其用!有创见!很好!”

 不久,管事前来行礼道:“恭请贵宾用膳!”

 太子便率众含笑眼去。

 不久,他们已进入附近之一家酒铺,而且在临窗桌旁入座,太子一见到大本轮及瀑布,立即泛出笑容。

 麦酒立即先行送上桌。

 蒸饺等开胃点心亦先行上桌。

 众人便欣然取用着。

 此时,楼下临窗桌旁有三位老者及五名中年人共坐一席,立见三名老者频频低语及注视附近之游客。

 此三老正是长江两岸现行九大帮帮主中之三人,他们便是昔年曾入风月阁为桃仙痴过之大哥大。

 杭州弊案及旋风帮之垮散使他们记恨张朗,所以,他们会合另外二十余位黑道帮主导演人海闹剧。

 此外,此三人更率五位心腹扮客入济南实地监视。

 袁千结合官方及群豪借力使力的送七、八十万人去开发官地,使他们对袁千既恨又怕啦!

 其中一人却认出李相爷便是首年任长沙知府的李宗汉,他们商量之后,便商妥一套狠计。

 因为,李宗双音年在长沙知府内大捞一票,他的不少把柄尚留在黑道人物的手中,他们要趁此打击袁千啦!

 所以,他们跟到此地进一步观察或搜集证据。

 李相爷却毫不知情的陪太子畅饮哩!

 半个多时辰之后,他们方始尽兴下楼离去。

 不到一个时辰,他们已先进入仓库,立见工人们纷纷涌来向袁千请安,袁千亦含笑勉励他们。

 太子一见遍地之一袋袋麦粉,便欣慰一笑。

 不久,他们进入酒厂,便由另一名管事入厅简报。

 没多久,他们实地欣赏酿酒之过程。

 袁千亦趋降指示管事派人送来三十车麦酒入巡抚府后之府中,管事便召来一名青年吩咐妥此事。

 不久,太子和李相爷品尝刚酿妥之麦酒。

 两人连连赞美着。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入窟欣赏烧制酒壶之过程。

 半个多时辰之后他们已经在港口巡视着。

 袁千趁机低声道:“可否利用此港串连沿海各港,以运售麦酒及游客加速串连群豪力量!”

 太子稍村,便点头道:“上策!返庄先办此事吧!”

 “遵旨!”众人立即搭车离去。

 太子一返半山庄中,便入书房缮妥“手今”及指示着。

 袁千便一一记妥。

 黄昏时分,袁干便陪他们用膳。

 大一暗,袁千便先行离去。

 他一出庄,便掠向夜空。

 刹那间,他已降落在济南城郊。

 他立即再度掠起。

 刚一声,他已落在大明湖畔张府前。

 他一敲门,婢女便启门啊道:“参见大人!”

 “免礼!我见见庄主!”

 “庄主正在用膳!请!”

 袁千便含笑入内。

 不久,他果然看见张朗和二女含笑拭嘴,他行过礼,便上前出示太子手令及低声叙述自己的计划。

 张朗稍忖,立即道:“可行!吾和丐帮及东方堡主妥研细节之后,便直接推动此事,官方由汝推动!”

 ‘是!”

 “太子似急于扫黑哩?”

 袁千答道:“是的!他一返宫,便要推动官吏自清,他后年一登基便要整顿吏治,所以,他急于扫黑。”

 “原来如此!吾就以巨金下一帖猛药吧!”

 “爷爷有何妙计?”

 张朗低声道:“吾赠沿海各城之各派各一千万两黄金,供他们经营船运及售麦酒,并请他们邀同道扩大向内陆及江南售酒。此举加上官吏自清,必会造成黑道人物之疑虑,假以时必会发生拼斗,汝再起隙消灭黑道高手。”

 袁千道:“妙策!不过,各派必有不少的伤亡吧?”

 “是的!汝再撒金慰问伤亡人员及协助受创之派重整旗鼓,此举必可号召更多的人扫黑!”

 “高明!不过,好似狠心些!”

 “傻瓜!何谓‘一将功成万骨枯’,各派之伤亡可换来天下安定及上百年之江湖和平,值得呀!”

 袁千稍忖,会意的道:“好!就按此计划行事!”

 张朗含笑道:“好!各明速和丐帮及东方堡订妥细节及飞函告知群豪,汝告知官方及潘家吧!”

 “好!”

 张朗微笑道:“参观过山水庄及酒厂吧?”“是的!人滚滚!远景必佳!”

 “不错!吾代汝投资一半,一年内必可回收。”

 “谢谢爷爷!”

 “小事!吾三人明起便关闭此庄,吾三人将和汝爷爷暂居。”

 “太好啦,我更放心啦!对啦!有对门神在防守该处哩!”

 张朗含笑道:“大刚和小刚吗?”

 “是的!爷爷瞧过他们啦?”

 “是的!吾今和他们聊过!他们是对憨厚的好帮手。”“是的!他们的掌力浑厚的!”

 “不错!”

 袁千道:“太子已上麦酒,明将有三十车麦酒送入府中。”

 “行!吾会安排此事!”

 “谢谢!我先赴巡抚府吧!”

 张朗道:“桃仙!送千儿十张金票。”

 桃仙便含笑离去。

 不久,她取来一个信封道:“别丢!每张金票皆值一千万两哩!”

 “是!”袁千申过谢,立即离去。

 他一出大门,便掠向夜空。不久,他已在巡抚府中会见盂师爷。

 孟师爷道:“大人有何指示?”

 “没发生大事吧?”

 “连小事故也未发生!”

 “很好!你先瞧瞧这份手令!”说着,他已送出太子之手令。

 盂师爷便细阅手今。不久,袁千便仔细指点着。

 盂师爷道:“卑职先拟稿吧!”

 “好!我看看这二之公文吧。”孟师爷便启柜端出公文。

 二人便各忙各的!不久,袁千阅毕公文,盂师爷也送来草稿。

 袁千详阅三次,又略加删改道:“明早由丐帮送走!”

 “是!”袁千一离府,便直接返府。

 立见柳大刚行礼道:“参见大人!”

 “免札!小刚呢?”

 “他先睡,我等一下再睡!”

 “辛苦啦!”

 袁千便入厅见袁福夫妇。

 他陪他们一阵子,立即离去。

 不久,他一出城,便掠向夜空。

 刹那间,他已掠落仓库后。

 他一掠返庄,便见到太子尚和李相爷在喝酒叙,他不便打扰,便溜返房中直接沐浴啦!

 不久,他已服丹行功。 M.edAxS.cOM
上章 风月情仇 下章